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84章 禁区强者云集,冥坤嚣张受辱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卷第184章禁区强者云集,冥坤嚣张受辱这一次,这种场景,谁看到谁就会沾染因果。

    而且,一定会被‘以理服人’的能力撸出大量的天机值。

    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

    在两颗潜龙丹的状态,苏离对于很多事情仅仅只是有看法,有想法。

    但是,服用三颗潜龙丹之后,这一切,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不一样,已经完完全全不是一个层级、不是一个量级了。

    就像是此时的他,如果要去算计之前的他,之前的他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一样。

    那么,他苏离之前真的很弱、很差吗?

    显然也并不是,不然他不可能多次领悟魅儿的深意。

    只是系统有时候给出的物品等等,完全没有任何深层次的信息说明,所以这一路走来,他只能磕磕绊绊的摸索前行。

    首先是定向刷新这个天坑。

    其次是潜龙丹等各种物品的天坑。

    再就是雕像,一座雕像反复卖他两次。

    这些,在没有任何信息说明、没有任何方向指引的前提下,谁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是个什么名堂?

    就像是最开始刷出个雕像,哪怕是此时三颗潜龙丹的状态,苏离也有些想不明白,其意义到底是什么。

    这不是他不够聪明,而是他所获知的信息、考虑的出发点等等,都还不够,形不成一套完整的思想体系,所以无法洞察真相。

    这就如同魅儿所说的那般,生命层次底蕴达到了一种极限的时候,修行者之间,就会达到上限,就已经无法再增强、无法再变得更聪明了。

    这就是上限的制约。

    在这一方面,人族没有上限的这个特殊天赋,必定导致万族提防着人族成长起来的同时,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去从人族这种种族天赋之中获取核心的秘密,让自身也同样可以没有上限。

    而这一点,才应该是人族引来劫难的核心因素!

    或者说得更直接一些,目前这个秘密,星球守护者那批存在,应该是已经知道了,但是万族还尚且不知道人族‘没有上限’这一点!

    因为万族恐怕都并没有见过‘达到极限状态’的修行者。

    但,苏叶的师尊太清分身或者是他苏离,一定是在某种情况下展现出了无比可怕的、远远超过了人族极限的状态,以至于引起了某些强者的觊觎。

    这种情况很可能就是那冥想混沌钟惊退巨眼的那一次抑或者是还有某件事——而这件事,一定发生在他处于黑暗中的、和太清分身断开联系的那一年里。

    天道守护者,就一定是正义的吗?

    就一定会守护浅蓝星吗?

    在这方面,诸葛浅蓝或许有问题,抑或者没有问题目前还依然无法确定。

    但是苏叶是肯定有问题的。

    不过苏叶对于其师尊的这份情感确实也是真的。

    所以,苏叶目前的情况恐怕也和魅儿类似,只是苏叶还被蒙在鼓中,而魅儿是真的明白到自身的处境等等所以在几次权衡之后终于选择了加入苏离。

    既然都是一条死路和绝路那么至少她和苏离在一起,还能感受到希望之光,明悟到生命之源不是吗?

    苏离整理了一下诸多念头,随即默默的看向了苏叶。

    苏叶身边是云青萱、诸葛染月、诸葛嘉怡、华紫嫣、离暮雪、诸葛嘉云、诸葛浅韵、诸葛绮妍、梦思芸、烟若曦、古妙依和紫陌。

    苏离略微有些遗憾——人太少了。

    这样的事情,若是多来一些人知晓的话,岂不是更好?

    他心中思量的同时,却也没有强求。

    “我忽然有些很不好的预感——”

    苏叶沉声开口接着道:“此事,是不是事关重大?和我们人族将来的命运休戚相关?”

    就在苏离准备将那一幕场景以幻境呈现出来的时候,忽然苏叶莫名的开口,打断了苏离召唤分身的动作。

    苏离召唤分身,为的是让一个替身纸人来呈现这一番幻境。

    而且,在呈现幻境的同时,就直接斩断和本体的任何联系,一旦发生意外,替身纸人直接化作冥纸燃烧,xgchotel.化作劫灰。

    这就是华紫嫣非常喜欢用的手段,以此,来不沾染因果。

    苏离也已经准备这么做了。

    可是苏叶却忽然打断了他。

    苏离看向苏叶,随即,他笑了。

    苏叶道:“如果是关乎于人族发展的大事的话,那么,肯定也不能就我们聆听对吧?无论是好还是坏,总归还是得有些人要参与一下的。”

    苏叶说着,又看向苏离道:“那么,苏离你现在作何感想?”

    苏离道:“我挺急的,生怕你们不上当,这样我就无法获取更多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了。”

    苏叶闻言,哈哈大笑,抬手就拍了一下苏离的肩膀。

    苏离也没有避让,任由他拍在肩膀上。

    苏叶随手的一拍,却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缕尘埃,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和手段,不过苏离不知道便也罢了。

    知道了之后,也自然是不会当场戳穿的,甚至,他连一丝异常都没有表现出来。

    苏叶果然不简单——关键时刻,他又警惕了起来。

    这般手段,和之前他被斩仙飞刀杀穿的那刹那的反应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苏叶这一次同样也不会知道——无论任何准备,这一次面对的结果,是超出他们想象的。

    “苏离你别急,哈哈哈,你放心,你若是真有这想法,那一会儿定然让你满意。

    我们这群人虽然不少,可一旦真的中了你的真相囚笼的话,很多人恐怕都承受不住。

    如果要被夺取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总量恒定的话,那么人越多,每个人付出的代价其实也是越小的。

    那么——我喊上一些朋友前来如何?他们对这些也是很有兴趣的。”

    苏叶表面上最积极,结果苏离一同意,他立刻又最为忌惮——哪怕,这地方是他的记忆禁区里,他都如此的小心谨慎。

    苏离露出喜悦之色,道:“不错,你真的不错,都开始为我着想了。”

    诸葛浅韵无奈道:“苏离?你就别装作很欢喜的样子了,我们都进到这里来了,难道还忌惮什么吗?反而是你们两兄弟,相互忌惮着还装作很亲近的样子,这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

    诸葛绮妍也莫名的看了苏离一眼,这会儿,她对于苏离还是颇有好感的。

    不过,这种地方,她也插不上嘴。

    苏叶哈哈一笑,道:“浅韵仙子,你别看他表现出一丝喜悦之色,实际上,他是真的有些喜悦。假假真真的手段,还拿出来用,还自以为用得很成功,其实确实用得很成功,只有我一个人看出来了。”

    苏叶说着,又看向四周,道:“朋友们,出来接客了。”

    苏叶说话的同时,顿时,血河远方区域的另外一边,一道道光影显化而出,竟是形成了六名十分陌生的修行者。

    这六名修行者,每一位的气息和生命层次底蕴,竟是完全不比苏叶低多少。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呈现出来的。

    在苏离看来,这些人的实力,和诸葛浅韵其实应该差不多,和苏叶是差了一大截的。

    不过,苏离却发现,这些人的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

    “所以,你是先斩后奏了?早就将他们邀请了过来,然后才说帮我?还想我欠你一份因果?”

    苏离看向苏叶-这苏叶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口口声声要如何如何,真有事儿上的绝对不是他。

    所以,这苏叶是完全确定了他苏离一定会告知两万年前发生的一切,然后拉了一堆强者来旁听吗?

    好家伙,你这老阴货,未思胜先思败,这背锅之人找得相当的给力、相当的到位啊!

    得亏你真不是跟我一伙的,这要是待会儿别人被坑出翔来,你这跟我一伙的嫌疑,是绝对洗不清了。

    苏离心中想着,苏叶却朝着苏离挤眉弄眼看了一眼——那意思不外乎于是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到了有了,喜和意外没有!你这是不择手段啊!”

    苏离看了苏叶一眼,以眼神示意道。

    苏叶笑着、朗声回应道:“你的真相囚笼有点厉害,先前拉出洪荒时代的真相,让我损失惨重,我得长点儿心,不然还是要被你算计。”

    苏离无语之极,回应道:“你这老阴货说这话,就未免太不要脸了吧?”

    苏叶鄙夷道:“你这小银货——小阴货之前上了我的身体。”

    苏离闻言,心中微微一凛,却随即意会到,苏叶的意思是说他施展天机逆命术上了他的身、控制了他。

    由此可见,这件事显然是给苏叶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苏离解释道:“就几百余个呼吸而已!”

    苏叶道:“怎么,几百个呼吸的时间还嫌弃不够?还想上多久?”

    苏离没有解释,因为此时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两兄弟身上。

    好吧,这已经成为了众所瞩目的焦点了吗?

    诸葛染月美眸之中带着狐疑之色——苏离哪里有时间去和苏叶办事?我怎么不知道?

    莫非是苏离从记忆禁区回来之前,先去和苏叶幽会了?以至于两人之间发生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私密之事?

    苏离叹道:“这等天机逆命术,几百余个呼吸,主要还是要应对那炎姬的攻击啊!也只有你能对付得了她,不然,我也很无奈啊。”

    他这么说,众人才恍然,哦,原来是这样啊。

    诸葛染月美眸之中显出一抹失望之色。

    苏离瞥了她一眼——熄灭你心中的八卦之火以及一些腐得出奇的大胆想法好吗?!

    苏叶倒是对于众人的误会丝毫不以为意——毕竟他不仅不要脸,还可以坚持不要脸。

    这一点,苏离教导得是相当成功的。

    苏叶看了诸葛染月一眼,道:“想看的话,下次我约上阙辛延,再喊上我这个魂奴神子弟弟,我们三人来一场大战,你到时候来助威,当个观赏的嘉宾就行了。”

    诸葛浅韵闻言,当即轻啐了一口,道:“行了,你们几个,真不是个东西。不要脸到这一步,这冥山府,也就你们苏家父子和缺德鬼那一脉了!”

    “哈哈哈,许久不见,天机神子还是如此幽默风趣啊。”

    这时候,那远方的一行修行者也已经来到了此处。

    此地虽是苏叶的记忆禁区之地,还有一片血河区域,但是很明显,苏叶也不傻,仅仅只是拿了一座非常外围的记忆禁区来处理问题。

    在这样的地方,他受到了干扰最小,同时对于别人的束缚同样也最小。

    所以,这些人才毫不犹豫的进来了。

    “原来是麒麟神子,确实是好久不见,久违久违。”

    苏叶抱拳一笑,笑容阳光而明媚。

    说着,他这才朝着众人介绍道:“诸位,这几位,乃是冥山府赫赫有名的一些天骄之辈。”

    他先是简单的说明了一下,随后才一一介绍道:“苏离,这两位来自于月冥城月冥宫的冥王老祖冥昭以及月冥神子冥坤。”

    苏离朝着两人点头示意,那冥昭微微点头回应了一下,而那冥王神子冥坤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对于苏离的示意完全视而不见。

    苏叶笑着解释道:“月冥神子一向不喜多言,脸色阴沉是他一贯的风格,小弟莫要介意。”

    冥坤忽然道:“他介不介意无所谓,关键是我介不介意。苏叶兄你先介绍,稍后一些事情,我再处理。”

    苏离看了冥坤一眼,心中已经明白,这冥坤是要找茬来了。

    也对,冥潜被他化身风遥一斧头劈死了,冥希坤来找茬,在记忆禁区被杀穿,连带现实都死了。

    如今这什么冥坤又跳出来了,这不就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吗?

    不过,就这?

    这些人的实力,毫无疑问是非常强的,可是此次,苏离的提升也十分巨大。

    同时,他在套了上百号分身之后,还真不害怕这些人的手段了。

    苏叶也没多说,反而又介绍道:“这是来自于冥山主城的麒麟圣地的麒麟神子姜启,麒麟神女姜鸾。”

    苏离点了点头,朝着两人微微示意。

    姜启目光看了苏离一眼,笑道:“待会儿,你是要给我们看两万年前发生了什么吧?如果要夺我们造化本源命气,下手留点儿情啊。”

    苏离笑道:“等你们看完之后,就明白,我其实并无夺取你们造化本源命气之心。”

    姜启摇了摇头,道:“不,别装了,你有。你们苏家人,我太清楚了。我一直在苏叶手里吃亏,所以每一次他喊我,我必定是血亏的。从这一点来判断,那是绝对不会错的。”

    姜启身边的姜鸾闻言,则不由美眸含笑。

    苏离看过去的时候,她美丽的眼眸同样了也看了过来。

    苏离打量了姜鸾一眼——姜鸾穿着一身白色的碎花翠纱露水百合裙,脚上穿着一双镌刻着烟波浩渺灵性壁画般的珠绣鞋,身材修长而窈窕,颇有淑女风范。

    她梳着朝凰髻,头顶斜插着一支碧玉灵石与碧玺点缀着、布满雕刻痕迹的紫色玉簪,手里拿着一柄画着幽兰兰花的薄纱菱扇,整个人有些像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但更像是——从壁画里走出来的人!

    苏离心中生出一抹很古怪的感觉。

    只是这感觉生出的瞬间,姜鸾忽然美眸显出一抹惊讶之色,道:“这位……苏大师是不是对于壁画手段,非常的精通?”

    苏离闻言,略微错愕,道:“此话怎讲?”

    说话之间,苏离知道,他的古怪感觉,引起了这姜鸾的注意。

    所以——这一行人之中,恐怕,这姜鸾的能力,已经不下于魅儿了!

    这人,厉害!

    “没想到,第一次相见,苏大师你就看穿了我的这幅画体分身。”

    姜鸾说着,美眸含笑,随即抬手朝着她自己的身影轻轻一抹。

    那一刻,一张画从她的身上揭了下来。

    随后,姜鸾还是那个姜鸾,但是其一身大家闺秀的气质,竟是立刻化作了一身呆萌可爱、清新脱俗的气质。

    这般气质,苏离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沐雨兮一样。

    攻心来了。

    苏离当即套了一层玉清分身和替身纸人在身,同时不再有任何的情绪流动——当然,那刹那之间的、如回忆初恋般的心动感,他故意呈现了微弱的一丝。

    有意思了。

    “天机之眼厉害一点儿罢了,废物不过就是废物,魂奴就是魂奴,还什么魂奴神子,贻笑大方。”

    冥坤嗤笑了一声,不以为意。

    苏叶也不解释,反而继续介绍道:“这两位仙子,则是来自于雪螟城极寒冰宫,这位是新任的冰宫宫主冰凌仙子,这一位是冰宫圣女冰玉郦仙子。”

    苏离闻言,朝着两人同样点头示意。

    冰宫宫主冰凌和冰玉郦,都是一身白衣纱裙,黑发如瀑飞洒,身材修长,但是并不妖娆也不身材炸裂。

    至于规模方面,则是规规矩矩的,都是对c。

    两人是那种真正的浑身冰雪意志笼罩,如拒人千里之外一般的气质。

    这种寒意自血脉透入灵魂,令人忌惮。

    但是,相反,苏离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丝难得的善意。

    看来,这两位冰.zyxta.山石女——冰山雪女,倒是对他颇为了解。

    苏离并不会因为冥坤表现出仇恨之意或者是冰凌、冰玉郦等人表现出善意,就真的会和他们产生因果。

    这一次能来这里的,几乎没一个是好东西。

    云青萱是迫不得已,她母亲的事情还没解决。

    诸葛染月是纯粹不知好歹,不知死活。

    至于跟着诸葛染月的几个小丫头……

    苏离也无法具体判断她们有没有来历。

    但,除此之外,这其余的人背后是什么?

    无非就代表是守护者级别的某些意志。

    不然,他们若是不愿意来,苏叶就是三顾茅庐,恐怕她们也不愿意来。

    苏离将这一切看得非常透彻。

    而苏叶介绍完之后,却没有介绍苏离——因为苏离现在其实已经出名了。

    苟且流派的创始人嘛。

    先前在镇魂碑前的诸多场景也都传出去了,冥山府足足一百零八大古城,势力遍布。

    “好,有些事情,我也该处理一下了。”

    冥坤主动的走了出来。

    “冥潜是你杀的对吧?”

    冥坤走了出来,目光锁定了苏离。

    云青萱刚要走出去应对,苏离则只是以眼神阻止了她:“你不用出面,放心。”

    苏离回应之后,才淡淡的瞥了冥坤一眼,道:“自我感觉良好?想杀我为冥潜报仇?还是为冥希坤复仇?”

    冥坤眼神阴冷,却并不阴鸷。

    或者说,他这个人的气质,的确是非常的阴沉。

    “不,我只能说,你杀得好!”

    冥坤的话,诸葛染月等人都显得有些意外。

    冥坤又道:“冥希坤也只能算是我的一个追随者,名字都是我赐予的——希坤,希望像是我冥坤一样强大,天赋卓绝。”

    苏离道:“那你很厉害。”

    冥坤道:“我确实很厉害。我知道你,你是苟且流流派的开发者,但是这种流派,其实在两万年前已经出现了——苏叶的师尊施展过类似的极道防御的手段。

    我想了解的是,这是你自创,还是?”

    苏离道:“自创。”

    冥坤道:“那么,这次你回去云青萱这祖龙魔模仿流创始者的记忆禁区里,是两万年前对吗?”

    苏离道:“对。”

    冥坤道:“所以,其实你就是苏叶的师尊对吗?”

    苏离道:“你说对,那就是对的。”

    冥坤皱眉,道:“这世间,从不存在巧合!我冥坤也从来不相信巧合!”

    苏离道:“如果可以,我当然希望当苏叶的师尊,然后在他的灵魂里种下囚笼的烙印,像是什么天机逆命术的手段,我是无比擅长的。只要我能做到,我现在就可以随意控制强大的苏叶了!

    但这种事情,我即便想承认,却也无能为力。

    不过,不得不说,你的手段还真是歹毒啊,口口声声不为冥希坤和冥潜报仇,却直接将我扣在苏叶的师尊的名头上,你当我不知道苏叶的师尊惹下了多大的因果?”

    冥坤道:“哦?你回到了两万年前,又知道了苏叶的师尊惹下了天大的因果?好,我没什么疑惑了。”

    苏离神色淡然,道:“你母亲一定很聪明也很漂亮。”

    冥坤皱眉,道:“不错。”

    苏离道:“你母亲一定活在了两万年前。”

    冥坤脸色微微一沉,道:“小贱种,你想说什么?”

    苏离道:“我苏离是个老色胚,我既然回了两万年前,以我擅长天机逆命术的能力而言,你母亲既然那么聪明漂亮,那我一定会天天睡她啊!我不睡她,她怎么能生出你这个小贱种呢?”

    冥坤脸色当下就阴鸷了起来。

    苏离道:“废物东西,我说了这么多次《天机逆命术》了啊,你算你母亲身上的哪根毛啊?你在我面前设言语囚笼,强行逼迫我承认苏叶师尊的身份?怎么,当我不敢将天机逆命术用在你身上?

    你信不信我现在当场施展出来,然后用你的身份立刻就跑去睡你母亲?

    或许,你也很期待也说不定!”

    苏离语气冷冽,眼神凌厉的盯着冥坤。

    冥坤脸色阴冷而有些扭曲。

    他死死的盯着苏离,忽然哈哈大笑,道:“好,好!来,你来逆命我,我倒是要试试你如何施展天机逆命术!小小贱种,连生命底蕴层次都不懂的蝼蚁玩意,还敢出言威胁?!”

    苏离看了苏叶一眼,道:“苏叶,看到了吗?”

    苏叶叹了口气,道:“冥坤,我劝你——”

    冥坤道:“苏叶,你不用劝我,我虽不如你,但你这个小贱种弟弟——”

    苏离淡淡道:“苏叶,抽他耳光,抽,抽到他清醒为止。如果你不想我施展天机逆命术针对你的话!”

    冥坤闻言,更是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是以他忍不住嘲讽道:“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你还jsshcxx.施展天机逆命术控制苏叶?你大概不知道你这位天机神子哥哥到底有多强吗?”

    冥坤仿佛听到了人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但是他在笑,现场却没有人笑。

    就连冥王老祖冥昭,也都没有笑。

    他非但没笑,反而忽然看向了苏叶,沉声道:“你被逆命过?”

    苏叶苦笑道:“实不相瞒,确实如此——你们来之前,不是已经听到了吗?”

    冥王老祖道:“我们两个走在最后面,被姜鸾仙子以壁画手段加身,刚好挡住了那句话。”

    冥坤的笑容僵住了。

    苏叶则耸了耸肩,道:“冥坤兄弟,得罪了。”

    苏叶说话之间,一个耳光遥空抽出,狠狠抽在了冥坤的脸上。

    “啪啪啪——”

    这依然是抽耳光的声音。

    一个耳光,抽出的刹那,就是千万道残影呈现。

    只刹那,冥坤的脸,就被抽得血肉模糊了起来。

    不过,苏叶这么抽了一番之后,便立刻收手了。

    “苏离,你不当人子。”

    苏叶眼神略显幽怨——明明是这小子和冥坤得仇怨,偏偏让他沾染了因果。

    一个神子被当场抽耳光,而且当着的还是这么多大佬的面,这个脸是真的丢了。

    好在,冥坤要脸,他苏叶不要脸,所以被苏离支配就支配吧。

    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