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85章 前倨后恭,连环试探
    来自麒麟圣地的姜鸾闻言,不由立刻莞尔笑道:“抱歉,我施展壁画改变自身的形象的时候,也没有聆听到苏叶神子在说什么话。

    毕竟一来当时我们离得远,二来我也从来不是那种喜欢偷听之人。

    这般因果,与我无关——至于说我挡在前面就屏蔽了声音传过来以至于冥坤神子没有聆听到?

    这话就未免有些可笑了。”

    姜鸾说着,又美眸含笑看向冥坤,道:“当时我都不知道接.whhryl.下来会发生什么,谈何其它?冥坤神子可认为是我故意陷害你?”

    冥坤此时被抽得脸上血肉模糊,整个人看起来都格外的狰狞。

    关键是,被苏叶抽了耳光之后,他还短时间恢复不了,因为苏叶修炼的功法很特殊,和这个世界的规则有一定的出入。

    冥坤用尽全力恢复脸上的伤势,虽然已经不再血肉模糊,却也依然红肿、五个大大的手指印,像是烙印在上面的耻辱一样。

    被姜鸾关注,他简直是死了的心都有,毕竟,在他心中,无论是诸葛浅韵还是姜鸾,那都是上好的道侣的人选啊!

    “又被苏叶这贱人坑了,来的时候和我吹嘘他这魂奴神子弟弟多厉害,然后让姜鸾、冰玉郦等人美眸之中显出青睐之色,让我心中生出一丝嫉妒之意!”

    “这狗东西,不当人!”

    https://

    冥坤这时候哪里还不知道,苏叶先前吹嘘苏离厉害是假,坑他出手受辱、与苏离染上某种因果是真!

    “这对兄弟也有可能是故意联手,给我个下马威,拿我立威呢!”

    冥坤的心情简直是难以形容了。

    如果是之前他还有一些别的想法,那么此时,他是彻底的老实了——不是说不想和苏离动手,而是他确实不能将苏离怎么样!

    毕竟,这人还要拿出两万年前的经常的场景分享啊!

    如果那种场景宏大的话,苏离还能记下来,这本身就是一种很恐怖的本事了。

    更遑论——如果苏离真的能施展天机逆命术这样的绝杀手段,连苏叶都可以控制的话,那还动手个屁。

    苏叶这种老阴货,这两万年来,就从来没有吃过一次亏好吗?!

    这样一来,如果苏叶能在苏离手里吃亏的话,他还上去拿头和对方玩?

    怕不是几下就要被对方玩死!

    冥坤被抽了几个耳光,倒是被抽醒悟了——好家伙,搁这儿就我冥坤成了个傻逼了。

    冥坤心思电转,一被打立刻就明白了,所以在姜鸾询问的时候,虽然十分的丢人现眼,但是该从心的时候,冥坤也是一点儿都不含糊。

    “没有没有,是我弄错了一些事情,是我先前思想开了小差而和苏叶神子、和姜鸾神女都没有任何关系。”

    冥坤说着,再次看向了苏离。

    这时候他发现,苏离的态度很自然随意,也很是……

    怎么说呢?

    就是那种很疯狂的那种状态。

    这种状态不像是装出来的,而就像是一个人已经彻底的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一样。

    这种人,修行者之中也不少,被人称之为——不怕死的疯子修行者,遇上了就是不死不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的那种。

    “苏叶这绝对是在这种二愣子、疯子手里吃亏了,以至于让我踏了这陷阱,这狗东西,这次的事情我记住了!”

    冥坤心中念头闪烁着的时候,终究还是没有再去看苏离的眼神——妈卖批的,这眼神有点儿吓人,像是要对我施展天机逆命术控制我似的。

    冥坤思索的时候,同时调出了一些先前收集的、却没有怎么仔细看的关于苏离的信息。

    这一看——

    好家伙,这人就因为风遥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嘲讽jxpx.了几句,就控制了风遥并将风遥最爱的风浅薇当场杀爆了?

    就因为看冥潜不顺眼,一斧头将冥潜砍死了?

    这……

    这他娘的就是个疯子,rbq,惹不起!

    苏离隐约有些感应到冥坤的心思变化。

    非常非常模糊,但是隐约有那么一点点的方向,再看冥坤那色厉内荏的从心样子,苏离也觉得颇为有趣。

    苏叶先前又是干了什么事情吧?

    不然不至于冥坤忽然跳出来,不然也不至于冰宫宫主、冰女王冰凌仙子和冰玉郦神女都莫名的对他有一丝好感。

    心中念头闪过,苏离冷冷的盯着冥坤,眼眸之中甚至显化出一抹疯狂之色,同时念头也凝聚到了极致——施展天机逆命术,控制冥坤,把他母亲合道掉,把他身边的亲人全砍死!

    带着这样的执念,仅仅一眼,冥坤就不敢迎接他的眼神了。

    冥坤非常果断的从心了。

    “咳咳——苏大师。”

    冥坤肿起的脸上,堆起谄媚讨好的、卑微的笑容,又道:“苏大师,此次,此次一定是误会!刚才是冥坤被心魔入侵了,以至于出现了胡言乱语!

    这次见面,不算,不算数,我们再来一次!”

    冥坤说着,不等苏离开口嘲讽羞辱他几句,冥坤的身影陡然消失,并出现在了远处。

    然后,它像是回到了过去似的,重新走了过来,目光四顾。

    然后,在看到苏离的刹那,立刻眼眸含笑,原本脸上的阴沉之色和红肿的掌印,都像是绽放的花朵一样,完全的舒展了开来。

    从这一点上看,苏叶的耳光也是真的很厉害,看冥坤这样子,没个三五天怕是消不了肿。

    “苏大师,久仰久仰。在下冥坤,对苏大师仰慕已久,神交已久,如今得见真人,果然不愧是苟……果然不愧是极道防御流派创始人,当真是名不虚传!”

    冥坤的笑容像是盛开的菊花,说完之后,还躬身一拜,那态度热情得,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般情况,让苏离的心反而不由微微一沉。

    他不怕那种和他硬刚的,但是这种立刻能卑躬屈膝的,不好对付。

    “不,我不是苏大师,我是小贱种。”

    苏离淡淡的瞥了冥坤一眼,语气平静的开口。

    “啪——”

    冥坤先是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才怒声道:“苏大师是真大师,谁敢说苏大师是——我冥坤,第一个和他没完!”

    冥坤说着,又自己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好家伙,脸都抽炸了,血肉都飚出来了。

    这是真能下狠手啊。

    不过这区区肉身的伤势,其实也无伤大雅了。

    都是几千年几万年的强者,区区肉体伤势,还真就不算什么。

    苏离点了点头,道:“还不错,行了,我们这就算是认识了。以后我想施展天机逆命术的时候,你会是选择之一,苏叶也算一个。毕竟,你们这种强者,都挺好用的。”

    苏离的语气虽然很是随意,但是这话是真的。

    冥坤闻言,眼瞳微微一缩,却还是无奈的默认了这个事实。

    “好吧,到时候,还希望苏大师……手下留情。此次,确实是冥坤孟浪了,给苏大师您赔罪了。”

    冥坤说完,又是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才默默的退后了几步。

    双方的交流,这时候,才算是正式完毕。

    其实在苏离最开始看来,这冥坤少不得要经历一番毒打,抑或者是其余的手段针对。

    但是冥坤主动退了,一些手段苏离也就可以省了。

    毕竟,能示弱,他也不想争强好胜。

    是以,苏离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姜鸾莲步轻移、言笑晏晏的走了过来。

    她睁着灵动的双眼,波光闪闪的凝视着苏离,好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

    这样的人,若是苏离第一次遇到,必定会生出无比的好感,认为此少女一定非常的天真纯粹,甚至会因此而心中生出一些绮念。

    可此时,面对这种人,苏离是真的敬而远之。

    三颗潜龙丹服用之后,最明显的区别,就是隐约能察觉到一些人的不同。

    而这麒麟圣地的神子姜启和神女姜鸾,都不简单。

    特别是这个姜鸾,擅长壁画手段……

    想到壁画,苏离都有些毛骨悚然,这可比镇魂碑之类的玩意都还可怕。

    想到此处,苏离心中莫名的联想到了诸葛染月。

    诸葛染月也是擅长壁画手段的。

    只不过,可能没姜鸾这么精通,将是诸葛染月还有特殊的七彩梅花眼瞳,这种七彩色代表什么,苏离如今心里也有了判断——那就是希望之源。

    诸葛染月目前可以确定和诸葛浅韵并没有关系,诸葛浅韵确实是在诸葛染月身上下了一道囚笼手段,还没有触发,但是也仅仅如此罢了。

    想要除掉也并不难。

    “苏大师,你这天机逆命术有性格上的限制吗?”

    姜鸾双眼如一弯弯月,带着一缕可爱的笑意,柔声询问道。

    “有,只能逆命男修行者,对女修行者无效。”

    苏离淡淡的看了姜鸾一眼,回应道。

    姜鸾露出了满意之色,道:“这样的话,我就放心多了,不过,天机逆命术应该没有太大的限制啊,这毕竟是比天机逆魂术还要高端的功法。”

    苏离道:“对啊,你既然知道你还问?”

    姜鸾露出了委屈之色,道:“那你知道我问还骗我。”

    苏离呵呵一笑,也不多说什么。

    这些人的话,半个标点符号都不信,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别有用心。

    这么对话实在是让人蛋疼之极。

    姜鸾道:“我的实力,其实也就比苏叶神子差一点点,比其余人还是要强一些的——苏大师想来也是有一套特殊的判断标准的吧?那你这天机逆命术,能不能在施展的时候,稍微手下留情一点点?”

    苏离道:“你这样捧杀我,是想让冰宫的两位仙子忌惮我吗?”

    姜鸾道:“可是苏大师能逆命苏叶神子,不是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吗?若非如此,冥坤神子如此桀骜之人,又岂会服软?”

    苏离道:“我没心思和你们谈论这些,天机逆命术也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另外,能逆命苏叶是因为苏叶是我兄长、孪生兄弟,这个原因占主要原因。其余什么天机逆命术要施展,难度很大。”

    姜鸾撇了撇嘴,道:“可你逆命风遥的时候,也未见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

    苏离道:“付出的代价都在天人之魂身上,你有没有天人之魂?”

    姜鸾一脸憧憬的希冀之色:“我也想有啊,可惜没有。”

    苏离道:“没有你说什么?我说了你也不懂,天人之魂的损失方面,能轻易看出来的吗?我知道你的目的,你不用再多说也不用再多问了,苏叶就是我孪生兄长,这一点在两万年前就是。”

    姜鸾有些遗憾,道:“好吧,那是姜鸾唐突了。”

    她说着,还很是细节的微微躬身行礼,然后才退下。

    光看她这表现,倒是一等一的大家闺秀手段,不仅娴静雅致,还温柔有礼,多么完美啊。

    可是苏离心中却有些反感——这姜鸾,心思太深了!

    这是一个不下于苏叶的存在。

    苏叶这时候才笑着道:“好了,苏离弟弟,现在大家也都已经认识了,那么,接下来请开始为大家说说两万年前的事情吧,为兄早已饥渴难耐,早已经迫不及待了。”

    苏离道:“那么,还有什么疑问了吗?没有的话,自现在开始,苏某便邀请大家观赏一段视觉盛宴好了。”

    极寒冰宫的公主冰凌略微沉吟,道:“你真的将回到两万年的过去全部记录下来了?”

    苏离道:“确实,大部分应该是记录下来了。”

    冰凌又有些疑惑道:“这样的过往,又如何记录呢?你擅长壁画手段吗?”

    苏离摇头,道:“既然是过去发生的事情,那么记忆里就存在,把记忆剥离出来,利用幽冥真虚、也就是真虚天禁的手段显化出来就行了。”

    姜鸾疑惑道:“若是壁画手段,壁画是可以修改的啊,或许,你有所修改?”

    她这话说出来,现场的气氛,顿时沉寂了一下。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到了苏离的身上。

    这一刻,甚至云青萱和华紫嫣都露出了思索之色。

    不过,云青萱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因为她很清楚,过去是恒定的,是无法修改的。

    而如果修改过去,会造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情况,甚至,会和参与过过去的某些人物产生因果冲突。

    这样一来,只要有细微的不同,就会出现法则崩乱的情况,就会暴露。

    不过,姜鸾既然这么问,那么就代表了一件事——姜鸾有办法解决篡改记忆之后带来的不良影响。

    即便是没有,也一定有了一个方向以及一些推断、推衍性质的结论。

    如此一来,同样反过来说明,姜鸾此人在壁画上的造诣,已经近乎于绝世无双了。

    云青萱想到了这一点,华紫嫣当然也想到了。

    华紫嫣也是擅长壁画手段的。

    当然,更擅长壁画手段的还有诸葛青尘和穆清雅,这两人在这一方面的造诣是非常的恐怖的。

    不过,这两人这一次都不在场。

    华紫嫣隐约有些后悔——这次,不该参与的。

    不过,这时候想退也已经不可能了。

    这片虚空,已经形成了一种锁定状态,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

    苏叶已经将诸多的至宝全部激活,显化形成了屏蔽的笼罩层面。

    而苏离,显然也已经完全都准备好了。

    苏离略微皱了下眉头,冷冷的扫了姜鸾一眼,道:“你有点心思,也聪明,但是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小手段,非常的令人反感?或许你觉得我苏离生命层次底蕴比你们差,就一定是个白痴?

    这种事情做了,莫非你们都是白痴会感应不到?

    还有,一件事情还没有看到最终结果的时候,不要仅仅只是出现了一点苗头就开始说三道四,乱嚼舌根。

    这非但不能显示你的聪明,你的算计,反而会显得非常的愚蠢。

    有时候,算计太过了,就是一种白痴的行为,明白吗?”

    姜鸾闻言,一点儿都不以为意,反而笑嘻嘻的道:“苏大师这是被说中了,还是生气了?”

    苏离冷眸盯着姜鸾看了一眼,才沉声道:“不想看,你可以滚了!不错,我两万年前的经历都是幻境,都是真虚幻境,都是虚拟现实的假象,都不用信了,行了吗?”

    姜鸾吃吃一笑,道:“苏大师生气的样子更可爱了,唉,十八岁的少年,还真是……热血而年轻气盛啊,真好。很久都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新人了。”

    姜启皱眉道:“玩够了?闹够了?确定了吗?”

    姜鸾微微点头,随即朝着她自己的身前一抹,顿时,再次揭下一张壁画画纸来。

    这画纸正是先前的姜鸾。

    而揭下了这一层画纸后的姜鸾,则恢复了最开始那等大家闺秀的装扮。

    而这张壁画里的姜鸾,则是那个天真懵懂的少女。

    “确定了,真的。”

    姜鸾语气凝重而肃然。

    冥坤道:“也不枉费我白挨了几个耳光。”

    苏叶道:“没办法,不小心一些,掉进去就会万劫不复。”

    姜启道:“地书会造成扭曲的影响吗?天书碎片呢?”

    姜鸾道:“已经沟通了天书碎片和地书碎片,基本没问题,但是不是有问题,最终确定一下就行了。”

    姜鸾说着,看向了冰凌。

    冰凌点了点头,抬手凝聚出一道极寒冰炎。

    雪白色的火焰在刹那之间,就将姜鸾那揭下的一张壁画烧了起来。

    这壁画燃烧的刹那,上面显化出了无尽的法则符变化。

    符变化之中,一缕缕淡淡的紫光氤氲升腾,最终形成了一道如轮盘般的虚影。

    “命运天盘显化,与命运休戚相关,他两万年前的经常,参杂人族命运。”

    姜鸾肯定的说道。

    苏叶松了口气,这时候,苏离背上的那一缕尘埃微微一动,飞回了苏叶的体内。

    诸葛浅韵随即激活了昆虚镜,朝着那轮盘照了照,然后给众人看了一眼,道:“没有任何涟漪,证明过去的规则没有细微的变化,所以他即将显化出的过去的场景,没有任何问题。”

    苏叶道:“如此看来,他能记住过往的两万年的具体过往,实在是天大的本事了。只是,他若是三魂七魄受损,如何才能做到呢?匪夷所思。”

    冰玉郦冷声道:“那么,接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苏叶说着,抬手接过了诸葛浅韵手中的昆虚镜,然后朝着这片天地重新祭炼、笼罩了一番,道:“现在,真没问题了,弟弟,可以开始了。”

    苏离心情平静,却还是装作有些震惊、愤怒的样子。

    只不过,这种情绪也并不是很明显,但是明显一脸吃瘪的刹那的表情还是呈现了出来。

    这就是演,但是不过分去演,毕竟他自己也有他自己的桀骜和性子,吃瘪也会撑着。

    基于这种层次去表现,一切就理所当然了。

    华紫嫣和云青萱则都目瞪口呆——好家伙,你们弄了半天,结果就所在测试是不是有坑?

    你们这也太凶残太疯狂了吧?

    诸葛染月、梦思芸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同时也毛骨悚然。

    这就是天骄?

    对比了一下之后,诸葛染月确实发现,她若是和这群人混在一起,被卖了都完全不知道,估计还得对对方感激涕零。

    “你们没问题,我有问题了,我忽然不想给你们看了。”

    苏离叹了一声,然后冷眼看向苏叶,道:“打开记忆禁区,两万年前的事情我不打算说了,也不打算让你们看了。我现在想明白了——人族死活,我根本无需去在意,因为只要我自己过得去就行了。”

    苏离的语气很坚定,这种心态不需要装,因为就是真实的心态。

    苏叶叹了一声,道:“苏离,你也知道,我这个兄长背负了什么,也知道我们这群人实际上背负了什么,不小心谨慎一些,所有的心血都付诸东流。

    谨慎,难道是错吗?xgchotel.

    我知道这样对于你而言,就是当面挑衅、让你很没面子,但……和真正的人族大义比起来,怎么做,其实都不为过得,不是吗?”

    苏叶眼神无比的真诚。

    同时,姜鸾等人的眼神此时也同样格外的真诚。

    苏离沉默半晌,语气有些惆怅:“这所有的一切,我都是看在苏叶的面子上才如此,如若不然,这种事情,我是绝不会再插手也绝不会再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