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98章 神灵屠戮者,真虚见天魔
    诸葛嘉怡闻言,神情舒缓了几分,道:“我们也只是表现一份诚意罢了,其实也想过会被拒绝。

    可试一试总归会有一线希望,若是不试,则一丝希望都没有。”

    苏离道:“的确如此,哪怕只有一丝微弱的希望,也总得倾注所有去尝试。就像是黑暗之中的希望之源一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诸葛嘉怡深以为然,又和苏离推心置腹的谈了一会儿心。

    她虽然表现得颇为亲近,但是苏离却进退有度。

    哪怕她的确也很优秀,苏离却也并没有像是对待诸葛染月或者是对待云青萱那样,偶尔占占小便宜。

    诸葛嘉怡和苏离交心完毕,才重新将两片黑色的眼瞳角膜拿出来,然后将其笼罩在了梅花眼瞳上。

    随后,她的双眼恢复了正常的灵性与神采,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异常。

    这种看起来,可不是简单的看起来,而是苏离在暗中动用了天机之眼的情况下,都看不穿。

    就仿佛,这眼瞳完全是真的一样。

    接下来,苏离送走了诸葛嘉怡,却没有立刻离开此地,而是适当的停留了片刻。

    停留,不是布置,而是没有任何布置。

    因为诸葛嘉怡的‘隐匿’手段让苏离意识到了一件事——如此强大的隐匿能力、装扮能力,是对方有意炫耀、给他警告,还是其它?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也是灵魂的入口,甚至和记忆禁区都关系甚大。

    如果眼睛这种门户都可以随意装扮的话……

    “看来,我不仅忽视了壁画,还忽视了双眼。”

    “而这一次,诸葛嘉怡倒是确确实实给我上了一课。”

    “套了很多层的意志,过来的时候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她以为她的目的是1,其实是2,实际上是3,真正的目的是4或者是5,是6。”

    “所以,如果开始就陷入被动,就很容易从中立派的角度去设想,从而最终将他引回过去,用囚笼封镇、夺取秘密?”

    “过去恒定——但是过去若是有破损没有填上,那么那可以填上的一部分? 岂不是可以随意书写?”

    “那么? 那个机会谁执掌了,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现在对付不了他背后的皇族? 过去呢?”

    “如果以这个为目的? 前面的几个目的,都可以不需要达成? 甚至可以各种退让都行。”

    “果然,这些人? 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就是守护者级别的智力较量吗?诸葛嘉怡背后最低也是一位守护者。”

    “而如果诸葛嘉怡是异族……天机阁和天机神地? 已经有异族侵蚀了吗?”

    “那么,他们给出的诚意的信息,反而绝大部分确实是真的。比如说魅儿的情况,可能就是真的。只不过? 魅儿其实和离魂并没有断开联系? 这应该是魅儿给予对方设置的一道囚笼。”

    “就像是我背后的皇族是我亲自设置的囚笼一样——这世间本没有皇族,信的人多了,就有了皇族。”

    “就像是我自身的真正实力其实已经很强、但是我表现得并不强,他们便认为我真正的战力不强一样。”

    苏离心中思量的同时,没有动这片真虚天禁的环境? 而是自然的将其消散,同时将记忆禁区第三层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

    而所在第四层记忆禁区里的泰山等环境? 则依然没有妄动。

    至于第五层和第六层甚至第七层第八层,不是在开发之中? 而是已经开发完毕了。

    但是,开发完毕之后? 和没开发也是一样的。

    都是一片黑暗的深渊。

    而这种环境? 苏离动用了类似于《道生一之神隐篇》的神隐能力? 模拟的就是未开发的黑暗深渊动乱环境。

    这般,只是他对于记忆禁区和生命底蕴层次的一种本能的防备性质的操作,也是分身们冥想出的‘化凡’的一种方式。

    不仅三魂七魄化凡,就连记忆禁区什么的,也同样如此。

    这本来只是从整体上去自我降低存在感、装弱,却不曾想,这次刚好撞上诸葛嘉怡的这一番试探。

    是以,也恰好用上了。

    一切的衔接,反而变得极其的自然而正常。

    这样一来,他的生命层次不高这一点,对方就完全确定了。

    而这一点,结合他如今才十八岁的年龄来说,是经得起推敲的。

    苏离在仔细冥想《皇极经世书》进行感应、分析而没有察觉到不妥之后,这才离开了此地。

    离开之后,苏离所在的真虚幻境在湮灭之时,一缕淡淡的七彩色的尘埃,也随之湮灭,最终消失。

    苏离回到现实里的刹那,现实里,却也仅仅只流逝了不到十余个呼吸的时间。

    诸葛嘉怡这时候主动走了过来。

    她走动的时候,带起一股淡淡的灵气波动,显出一缕淡淡的芬芳幽香。

    幽香和灵气,掩盖了一丝微弱闪烁的光芒粒子。

    “苏大师,那我便和嘉云先行告退了。”

    诸葛嘉怡微微行了一礼,语气很是温柔,也很是客气。

    苏离先是看了身边的魅儿一眼,魅儿的目光清澈,但是目光里仿佛沾染了一缕微弱的尘埃。

    苏离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转过身,朝着诸葛嘉怡微微一笑,道:“好,山高水长,日后再会。”

    诸葛嘉怡莞尔一笑,道:“好。”

    魅儿笑道:“难道你不说一句‘静候佳音’吗?”

    诸葛染月轻啐一口,道:“魅儿你……”

    魅儿道:“丫头你想多了。”

    诸葛染月闻言一愣,随即俏脸通红,尴尬无比。

    苏离也是颇为无语,其实他还真是没什么想法,只是这些仙女们的想法太奇怪太驳杂了而已。

    诸葛嘉怡和诸葛嘉云非常满意的走了。

    诸葛染月有些不懂。

    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则若有所思的看了这两人一眼,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苏离看向了诸葛浅韵。

    他忽然发现,在诸葛嘉怡显化出七彩色的梅花眼瞳之后,和诸葛浅韵的神韵上,几乎完全如出一辙。

    而如果诸葛嘉怡再将容貌和身材与诸葛浅韵重叠的话……

    “若是有一天,诸葛浅韵被取代了,恐怕也没有人知道吧?”

    “没有任何人能区分开来。”

    苏离沉思之间,本想通过人生档案系统查看一下‘诸葛嘉怡’的档案的。

    可是他终究还是放弃了。

    不是不敢——而是现在一查就打草惊蛇了。

    而且,现在查,恐怕只要对方通过记忆禁区套个几层,基本也就没法查了。

    苏离调出了曾经查看过的诸葛嘉怡和诸葛嘉云分身的档案。

    这对姐弟的信息,当时,苏离就非常非常的奇怪。

    因为除了他们套的层数比较多,引起了他的强烈的兴趣之外。

    当时,他们的天赋也引起了他很大的疑惑。

    天枢证道?天枢灵体?天枢之魂渐进?

    如果这些还不够明显,那么梦思芸的天赋‘天梦衍道’和‘天梦灵体’以及命格‘天衍之魂渐进’就很有意思了。

    诸葛染月可以利用梦思芸的‘天梦衍道’进行极致的、跨越规则级别的大推衍,推衍出很多超凡天机大师都推衍不出的东西来。

    而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诸葛染月拥有七彩梅花眼瞳!

    但是,梦思芸如果是诸葛嘉怡的分身甚至是本体的话,那么诸葛嘉怡的存在,就是一具分身还是一具离魂体?

    苏离调出了档案世界之后系统的排名看了看——

    苏离(混沌钟)、苏叶(离魂)、风遥(离魂)、冷云裳(造化)、诸葛春秋(造化)、魅儿(本源)、穆清雅(分身)、云青萱(造化)、华紫嫣(造化)、公乘青蝶(造化)、幽月(穆清颜分身)、诸葛青尘(本源)、诸葛浅韵(本源)、诸葛嘉怡(本体)、苏星河(本源)、诸葛启明(本源)……

    诸葛嘉怡(本体)的实力,排在了诸葛青尘、诸葛浅韵之后,但是排在了苏星河(本源)之前。

    “恐怕,我对于这个排名的认知依然不够。”

    “从这个排名看,诸葛嘉怡(本体)似乎不强。”

    “但,如果重新去看诸葛浅韵强不强,会是什么结果呢?诸葛浅韵身上有诸葛浅蓝的意志守护啊!几乎代表了半个守护者暗藏在身啊!”

    “那,如果这么看的话,诸葛青尘这个活了几万年的老东西强大也是正常的!穆清颜以‘幽月’而存在也强大,也能理解。”

    “公乘青蝶还在浅蓝之前?”

    “这且不说了,云青萱、华紫嫣都比诸葛青尘强?都有预留手段还是她们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瞬间恢复巅峰?”

    “若是能恢复巅峰为何这一次又被当成眼中钉杀了?”

    “那这一次魅儿是什么结果?”

    “这一次,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忽然就死了,那暗杀者是在谁的记忆禁区里动手的?”

    “这一次——”

    苏离沉思之间,甚至动用了冥想《皇极经世书》的状态下卜卦的手段来推衍这一局。

    而这般手段用处的刹那,他甚至还没有开始卜卦,心中就陡然一凛——然后,就有了一些不同以往的结果。

    卜卦的准确度是非常惊人的,从来都没有出错过!

    但是卜卦却仅仅只是一个方向!

    这一次,结合《皇极经世书》的冥想状态后,苏离仅仅只是生出了卜卦的念头,便忽然心血来潮,生出了冥冥中的一丝感应!

    这一丝感应,有些可怕。

    但是苏离却也因此而彻底的明白了。

    他忽然知道是谁动的手,而且又是在哪里动手的了!

    诸葛嘉怡说得没错——眼中钉的杀戮之法,确实是在记忆禁区动手并完成的!

    那么是在什么地方什么记忆禁区里完成的呢?

    是在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的清霜剑冢里完成的!

    那一座剑冢内部,必定有壁画,必定有地书书页碎片甚至是天书碎片当画纸!

    如果是在那里面,那么这一次出手者会是谁呢?

    出手者苏离无法完全确定,但是有几个人影却在冥想状态和心血来潮状态,忽然窜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首先,出手之人有可能是冷云裳!

    其次也有可能是炎姬,抑或者是清霜和公乘青蝶!

    如果是炎姬的话,那么所谓的炎姬被放逐到了天河之外,就是烟雾弹!

    但是,这些可能性其实都不高。

    因为无论是冷云裳炎姬还是清霜,都没有钉杀神灵的实力!

    或者有,或者是他们背后的存在出手,也犹未可知。

    但是别的不说——清霜的背后,一定是他苏离的母亲穆清雅!

    那么穆清雅杀人族神灵做什么?

    所以清霜其实可以排除。

    那炎姬呢?

    炎姬的背后是烈阳之神的道侣烈诗倪,是十七神灵之一,贼喊捉贼这一套玩下来,可能性比较大。

    但是此次也必定不会是烈诗倪——为什么呢?

    因为对于烈诗倪而言,这样的手段太简单了。

    这种陷阱若只是贼喊捉贼,最多就只套了三层!

    通过诸葛嘉怡这种存在都会套四五层的手段来看,烈诗倪也可以排除。

    那么是不是冷云裳呢?

    冷云裳一直没有出现过,还死在了炎姬的本源镜里。

    她是有很大的嫌疑甚至极有可能出手的。

    而且她和清霜的关系其实很不错,她还和诸葛春秋以及风遥等人的关系极好。

    但正因为这样,同样也不可能是她。

    为什么?

    因为——镇魂殿效忠于人皇,而且被人皇刚训斥过,即便有不轨者想跳出来也不可能这么急!

    再者,当时的风朝歌和风止水两位强者跪拜风伏羲皇祖,那是源自于灵魂的虔诚!

    在这两位大佬都没有动心思的情况下,镇魂殿下毒手杀人族神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诸葛春秋那边——则属于天机阁,和诸葛无为、诸葛嘉怡、诸葛嘉云以及诸葛染月等人都属于天机阁的势力。

    这个势力,暂时似乎被归为‘中立派’。

    但是实际上,苏离先前判断已经不是了。

    除此之外,有些事情就需要联系起来看——诸葛嘉云手中的至宝是九荒塔,而长河镇九荒塔里的壁画里,苏离看到了华紫嫣云青萱等人的死亡。

    公乘青蝶手中的是八荒塔,八荒塔甚至各方面的能力还不如九荒塔。

    而长河镇九荒塔中的献祭手段,衍化阴阳五行阵图之类的手段,最先是谁弄出来的呢?

    是云易梵。

    云易梵跟着的是谁?

    跟着的就是那个喜欢雕刻人雕的变态妖魅而身材炸裂的女人云沁泓。

    最关键的一点是,诸葛嘉怡手中的镇魂秘宝,苏离复印苏叶和外界产生联系的时候,已经见过了一次。

    那是一面古幡!这面古幡和当初云易梵手中的炼魂幡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她手中的这面古幡,更为古老厚重,更加诡异而气势雄浑,其一看就不是凡物!

    这古幡,和云易梵手中的古幡,几乎是同款的!

    云易梵那个,名叫‘炼魂幡’,乃是镇魂秘宝的仿制品!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这种关系——诸葛嘉怡哪怕是和云沁泓没有直接的关系,也有着很大的联系!

    而当时的妖岚,也就是清霜,恰恰也是在长河镇九荒塔中复苏的!

    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一下子就形成了闭环呢?

    其实不是。

    因为实力依然不足。

    因为云沁泓只是守护者级别,她无论多么身材炸裂无论多么妖魅或者变态——人皇一道琴音她就跪了。

    她没有本事杀死十七位神灵。

    她也没有本事杀死极限状态下的云青萱和华紫嫣——两人死得毫无反抗之力,好好的忽然就被杀穿了,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看似这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云沁泓和冷云裳甚至公乘青蝶这边。

    特别是公乘青蝶,一直被困在锁魂塔中,恐怕其早已经渗透了锁魂塔,反控制了云易梵都说不定。

    但,这些都是表象。

    因为没有真正的目的。

    杀了人族诸多神灵,他们无法获取到任何的好处,反而一旦被人皇皇族盯上的话,当场就要被永恒削除上限甚至被抹杀。

    毕竟,那位玉清元始天尊往往在一句劝诫之后就会大开杀戒,手段凶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刚刚他如此手段通天的教训了诸多神灵,云沁泓就是再变态,只要她背后的神灵不傻,就绝不会跳。

    所以,在这些浮于水面的东西干扰剥离之后,到底是谁忽然杀死了十七神灵呢?

    答案,很已经呼之欲出。

    是谁?

    是他苏离!

    这就是苏离在卜卦结合《皇极经世书》之后想到的最可怕的答案!

    出手者,就是他苏离!是他的那一尊丢失的天人之魂!

    或者说,同样是他苏离,但是是两万年前,被斩断了联系之后被魔魂入侵被控制了的太清分身!

    大善,就是大恶。

    魔魂入侵,太上天魔,分身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天机造化本源,那么太清分身别说是杀几尊神灵了。

    一眼杀穿几百尊神灵,都不在话下。

    那么,谁控制了太清分身,谁,就是罪魁祸首!

    所以,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呢?

    是引出太清分身和一尊皇族强者对战,或者是干脆找寻皇族真正的老窝!

    “所以,诸葛嘉怡背后,包括诸葛春秋那一系,已经控制了太清分身了吗?”

    “天机阁本身已经有问题了?”

    “那独立出来的诸葛青尘为何会死?恐怕就是诸葛青尘这一次回天机阁,发现真相被灭口了!”

    “所以,真正中立的原本是天机神地那一批,结果现在成正面了。”

    “所以,原本号称中立的天机阁,已经成反派了。”

    “所以,原本的反派???姜启那一脉,现在成叛徒了???”

    “而皇族,目前才是中立派。”

    “推衍差不多出来了。”

    “但……接下来这条路怎么走?难,真的很难。”

    苏离通过极端的冥想和卜卦的方式,推衍出了一个很恐怖的结果。

    这个结果,足以让他窒息,让他倍感艰难。

    因为,包括他,诸葛浅韵和苏叶等一行天机神地之人,如今是真的腹背受敌。

    苏荷和沐雨素之所以会被攻击,很简单,她们也是天机神地之人而不是天机阁之人。

    所以苏星河先前也出事了。

    这一切就对上了。

    穆清雅让幽月脱离诸葛染月,让她死出去,就是中立派的表现。

    包括苏星河很多事情,其实都只是和苏叶一起。

    苏叶和诸葛浅韵配合无间等等,却又明显和诸葛嘉怡姐弟不是一个路数。

    过往种种,纷至杳来。

    苏离渐渐拨开了这层迷雾,看得更加清晰了一些。

    “所以——如果我的天人之魂和入魔的太清分身都活在这个时代里的话……”

    苏离沉思之后,他的记忆流转,回到了阙辛延带他前往黑水河却遇到了幽冥船的那一幕。

    当时,他在幽冥船靠近过来的时候,听到了求救声……

    想到这里,苏离心神一凛。

    他看了魅儿一眼,道:“帮我护道片刻,我要推衍一件事,很重要。”

    魅儿道:“嗯,你放心吧。”

    诸葛青尘和苏叶相视一眼,都立刻二话不说,当即走了过来,同样护道。

    华紫嫣和云青萱也立刻靠近了。

    魅儿示意了苏离一眼,以眼神询问道:“苏离,诸葛嘉怡留了一手后手,刚刚才撤走,真虚天禁无碍吧?”

    苏离微微点头,道:“稍后和你详谈。”

    魅儿摇头,道:“不必,你这么说,我就知道无碍了。”

    苏离道:“可能这次你我都会很危险。”

    魅儿道:“把‘可能’去掉,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苏离道:“这次换我保护你吧。”

    魅儿道:“不,你继续好好化凡就行了,剩下的,交给魅儿吧,魅儿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苏离道:“你说反了。”

    魅儿道:“去推衍吧,是要去看过去吗?幽冥船上五帝古钱那一幕?”

    苏离心神一颤,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他能想到的,魅儿基本也想到了,不是心有灵犀,而是,魅儿把聪明才华压制在和他一个水平而已!

    这件事同样说明——若是有人和魅儿一样聪明的话?那么……

    苏离点了点头,更加的冷静了。

    随后,苏离看向了阙辛延,道:“你随我去幽冥真虚里看过去。”

    阙辛延闻言,脸上的肌肉猛的抽了两下,那表情精彩得,哭都来不及:“苏大师,你这完全是不当人啊!”

    苏离道:“那一幕,历经过,但是你忘记了,那像是一处时间断层!你看不看?”

    苏离说着,以眼神示意了阙辛延一眼——现在你们这中立一派也必须要和苏叶这一派合并了!

    苏离不知道阙辛延是否能看懂他这类似于示意魅儿的一眼的信息。

    而且这信息,仅仅呈现了千分之一刹那,这样一道眼神传递给魅儿,魅儿也仅仅是能勉强读懂。

    但是,苏离这一道眼神示意过去的时候,阙辛延的脸色明显猛的一凝。

    “咯噔——”

    苏离明白了。

    阙辛延基本已经合格了,成了阙德真正指定的继承人,有资格了。

    因为,就这反应能力,这智力,至少已经不比三颗潜龙丹和一颗洗髓丹之下的他苏离差了。

    甚至,恐怕还有所超越。

    只是,阙辛延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好,我们走吧。”

    阙辛延非常果断。

    他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

    那一刻,苏离二话不说,开启了幽冥真虚,回看过去!

    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因为回看过去,会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其实真实发生了,但是在过去的当时(现在)的他们是不知情的。

    但是幽冥真虚施展出来,就一定可以看到全貌,看到真相!

    因为过去,已经恒定!

    幽冥真虚手段施展开来,苏离当场就看到了一幕像是壁画般的投影显化在了他的眼前。

    而他则像是进入类似于真虚天禁的领域里一样。

    为了让这一片领域稳定,苏离套上了《皇极经世书》和第二层的记忆禁区。

    为什么没有套第三层,因为第三层诸葛嘉怡做了点手脚。

    第四层有泰山在其中,影响巨大。

    第五层太深,套就是很困难而且极其容易出事!

    这么一套之后,记忆禁区领域里,苏离仿佛成了拥有上帝视野的特殊存在,和阙辛延一起,静静的看着过去那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

    ……

    幽冥海上。

    阙辛延背对着当时的苏离,而苏离则已经看向了那忽然出现的幽冥船,开口说道:“船靠近了,船上好像站着一个女人,白衣女人——这女人,好像在喊救命。”

    阙辛延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道:“苏大师——逃吧,我们分开逃!”

    阙辛延说着,目光盯着前方的水龙卷漩涡——原本很近的漩涡,仿佛忽然之间当场远去,直至消失。

    阙辛延瞪大了眼,身体抖了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一脸绝望的转过身来。

    “苏大师,你是不是霉运加身了?走到哪哪里死光光?”

    阙辛延的语气,带着深深的忌惮、质疑以及猜度。

    苏离嘴角咧了咧,没说话。

    阙辛延神色复杂的看了那幽冥船一眼,接着一咬牙,从胸口里掏出一枚绿色的玉牌,猛的投掷了过去。

    “恕罪恕罪,我们无所见,无所应,无所感,只是经过而已,打扰诸冥神了。”

    阙辛延说着,跪在黑棍上,朝着幽冥船三跪九叩,虔诚得像是个忠实的狂信徒。

    “快!跟着!把最有价值的宝贝丢一个出去!三跪九叩诚心跪拜!”

    阙辛延急忙道。

    苏离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看着那绿玉没入幽冥船中。

    此时,幽冥船的船头上,那白衣女人,显化出了公乘青蝶的身形和身影。

    但是,显然当时的苏离并没有认出公乘青蝶,而仅仅只是觉得很像是某个熟人!

    为什么熟悉呢?因为公乘青蝶是云青萱的母亲,是非常像是云青萱的。

    只是,当时的苏离看不出这一点而已。

    苏离此时透过光幕,看着幽冥真虚里这一幕发生,心中却看得很透彻。

    而且,无论是当时的苏离还是现在观看过去的苏离,也确实听到她在呼救,声音还很哀怨、很凄厉,很惨烈。

    幽冥船上的苏离此时眼神很冷静,丝毫不受那求救声的干扰,直接冷喝一声道:“滚!”

    幽冥船忽然停下了。

    黑暗的幽冥船上,忽然生出了很多血红色的灯笼。

    每一盏灯笼里,都出现了一只像是被囚禁着的血色诡谲。

    “苏大师,你,你这是疯了吗?”

    幽冥船上的阙辛延瞪大了眼睛,眼中又是惊怒,又是骇然和无奈。

    他说话的声音,都变色了。

    “装神弄鬼的玩意!都这时候了,我还怕你们?”

    苏离眼眸一凝,看了看五帝古钱一眼,当下扯下一枚铜钱,直接衍化玄心奥妙诀,全力施展之下,铜钱化作一道流光,猛然杀向了幽冥战船!

    五帝古钱被玄心奥妙诀的极道咒术摧动之后,在虚空瞬间膨胀。

    膨胀的刹那,五帝古钱里显化出一道殒魂茶罐的虚影和造化本源之力,这股力量当场激活之后,彻底将五帝古钱的潜能激发,使得五帝古钱化作一枚足足有百米大小的巨型古钱,并携带着一股股恐怖的帝王龙气,如能镇压山河大地一般。

    这种气息凝聚之后,巨大的古钱,带着惊天动地的伟力,猛的向下方镇压而下。

    “轰——”

    那一枚巨型铜钱,瞬间轰砸在了幽冥战船上。

    幽冥战船竟是猛的一震,接着,上面大量的血色灯笼,竟是当场炸裂,被那一道道镇压而下的金色龙气,当场震散,化作血雾齑粉!

    与此同时,幽冥船船头的白衣少女幽影,竟是同样受到了一股股金色龙气的冲击,如随时都会支离破碎一般。

    “嗡——”

    这时候,幽冥船上,忽然亮起一道黑光,黑暗幽暗,冲天而起,当场就直接将那一枚巨大的古钱震飞了出去。

    下一刻,幽冥战船上,变得一片死寂。

    一个头戴骷髅面具、身披黑色符披风,手持双镰的身影,一步步从战船之中走了出来。

    这个人,静静的立在船头。

    他虽站在高处,但是看向下方,却并不显得居高临下。

    但,阙辛延却在看到此人之后,整个人已经僵住,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跪在那里,就仿佛有一层幽冥气息弥漫到了他的身上,以至于,他的身体,已经被这一股冥气,直接的冻住了。

    苏离察觉到了天地间的异常,察觉到了空气的流动都已经近乎凝固,但是他没有察觉到他自身的任何特殊情况。

    “系统,锁定此人的人生档案。”

    当时的苏离默然半晌,忽然在心中道。

    ……

    看到这一幕,苏离回头看了一眼阙辛延。

    现实里,幽冥真虚里,阙辛延都一样,再次被冻住了。

    也就是说,这一幕阙辛延依然看不到了。

    “果然是太上天魔,太清的魔化分身。”

    苏离默默看着过去的他用系统去锁定太清分身进行查看——这怎么可能锁定得了呢?

    因为系统是无法查看他自己的啊!

    苏离默默的叹了一声,继续的看了下去。

    果然,过去的他确实是无法锁定那黑袍虚影,也因为无法锁定,而满心疑惑。

    那疑惑的样子,苏离看着忽然也觉得有些讽刺和可笑。

    有时候,人往往愚蠢而不自知,这岂不是很可笑?

    苏离思索着的时候,幽冥真虚里,太清分身这骷髅面具人已经语气平静的开口了。

    “在推衍吗?没用的。幽冥穆族,作为推衍的正统,所有一切,皆可推衍,却唯独推衍不了幽冥。”

    太清的声音,很刻意的中性化了,似乎就是不想暴露什么。

    而且,他说话意有所指,指向‘幽冥’其实就是指代的‘魔魂’。

    因为除了幽冥无法推衍,自己无法推衍之外,魔魂也是无法推衍的!

    “你不该来这个地方的,不该来的。来了,就永远也脱离不了——哪怕,你现在只是依靠推衍秘术而来,也,没用的。来,就是来了。无论是过去来过,还是未来来过,那,都是来了。”

    太清的这句话,让当时的他觉得非常的振聋发聩、非常的惊骇!

    但是他当时态度非常镇定,努力的稳住心神在静静的聆听着。

    “反正已经来了,再说不该来,又有什么意义?还是说,你还有事情要交代?”

    他当时什么都不懂,却还是本能的回应。

    那骷髅面具人平静道:“没有事情要交代,只是有些话想说——”

    这句话说完,那骷髅面具人眼中多了一抹特殊的神采,其中多了一抹意思——不是说给现在的你,而是将来的你。

    这一抹眼神闪过,同样是千分之一刹那的时间,但是当时的苏离没有会意。

    而此时回看过往的苏离,却看到了。

    苏离的心不由一凛,他意识到了什么。

    这时候,真虚里的那位过去的苏离回应道:“那你说。”

    骷髅面具人沉默了半晌,道:“见到你后,忽然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当时的苏离不懂。

    但是眼下的苏离,却忽然就全部明白了。

    因为,他该说的,其实已经隐藏在了前面的话语里。

    因为,他该说的其实已经说完了!

    只是,过去的那个苏离确实是什么都不懂——其实这场谈话,在这个时候结束是最好的。

    但是他却偏偏以目光凝视着那骷髅面具人的双眼,道:“你不想,我想。”

    骷髅面具人似微微凝滞了一下,目光中,仿佛有两缕幽冥的火焰微微升腾了一下。

    片刻后,他似笑非笑,语气里带着一丝轻慢与戏谑:“你?你想说什么?你想说的,我都不想知道。你不想说的,我们也都知道。”

    那苏离闻言认真思索了许久,才道:“虽说我还有三个时辰的时间,但是现在,我却也随时都会放弃。你真考虑好了吗?幽冥船,是特意为了我而来吧?那么,你的目的,现在可以说了!当然,你可以不说,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后悔!”

    骷髅面具人再次有些沉默,许久无言,他似乎想不到该怎么说,或者还有什么话可说。

    “苏离,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拿到天机圣印,也就是镇魂命匙,然后去破解九十三号镇魂碑中的七龙祭坛的秘密。

    七龙祭坛中,隐藏着一个很重要的秘密,这关系到壁画中暗藏的杀机!壁画中暗藏的杀机!听清了吗?”

    骷髅面具人说到这里,虚空中忽然莫名深处一只黑暗魔手,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眼珠子开始鼓起,鼓出,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痉挛。

    “不该说的,不得泄露!一旦失利,便让他苏离当场横死,便让跟着他的魅儿永无复苏的机会!便让魔临人间!那时候,所有因果皆由你来背负!”

    这时候,仿佛有一道沙哑的声音隐约响起!

    骷髅面具人浑身颤栗,却在片刻之后,还是屈服了。

    所以,那一只黑暗魔手渐渐消散了,而面具人原本如死鱼眼的眼睛,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向前踏出了一步,步伐沉重之极。

    “有些事情,我想说,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幽冥船并不是来找你,是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气息,因而被吸引了过来。

    这股特殊的气息,不是环境因素生出,而是人为。”

    骷髅面具人再次开口道。

    那苏离微微点头,道:“所以你是指阙辛延?阙辛延故意将幽冥船吸引过来,然后,以此灭杀我?抑或者是想证明什么?”

    骷髅面具人轻叹了一声,眼神中多少有些失望之色闪过,唏嘘道:“或许便是如此。”

    当时的苏离道:“有些事情,我会自己去分析,无需你来提醒。”

    骷髅面具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莫名的看了一眼虚空——仿佛,他可以通过虚空,看到此时在外观看的真虚之外的苏离一般。

    苏离透过光幕,隐约有所感应。

    这时候,那骷髅面具人沉声道:“无论如何,一定要夺取到镇魂命匙!不然,将来只会更加的艰难。那时候,面对诸多危机,所有人,都只能被逼走上那条绝路。而那诸多的危机,却恰恰是从他们‘心里滋生’出来的!”

    “幽冥船,带着‘杀戮的意志’而来,如今,却不能空手而归。你们,走吧。”

    他说着,眼神又示意的闪烁了一下。

    真虚之外的苏离,全部看懂,听懂了!

    心里滋生的就是心魔,心魔就是魔魂!

    而杀戮的意志,就是黑暗之源,就是类似于‘眼中钉’的手段!

    苏离这边刚听懂,那边,那一双黑暗魔手再次显化,并瞬间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猛的一拧。

    骷髅面具人的身体,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而他的头颅,却忽然燃烧起了血色的火焰,并立刻漂浮了起来。

    很快,他的头颅,在空中形成了一只鲜红色的红灯笼。

    红灯笼里,有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若隐若现,就像是死后的灵魂被困锁在了灯笼里、遭受折磨一般。

    这身影若隐若现,很像是云青鸿,实际上,却只是一根肋骨!

    而这一根肋骨,来自于云青萱!

    这是云青萱的一根肋骨!

    苏离当场施展卜卦的手段,冥想《皇极经世书》,推衍了一下这一根肋骨。

    刹那之间,苏离得到了一幕别样的场景——公乘青蝶灭了云家之后,想为云家留后,而云青萱当场拆了自己一根肋骨,化作胎儿,以此为云家延续传承的同时,将她自己和云家彻底斩断因果!

    也因此,云青萱彻底走出过去的阴影!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的时候,天空猛的炸响一道惊雷。

    这惊雷穿透了真虚天禁的现实和虚幻,以至于刹那之间,现实和过去似乎有了刹那的停顿。

    幽冥船,也在此时忽然消失了。

    过去的阙辛延清醒了过来。

    现实的阙辛延也同样清醒了过来。

    “苏大师?有什么不对的吗?”

    阙辛延看着幽冥真虚的画面,疑惑的询问道。

    而幽冥真虚的画面里,黑棍上跪着的阙辛延,同样终于恢复了过来。

    “呼——”

    他贴着铁棍的额头抬起,呼出一口浊气,同时有些感慨的道:“终于走了,幸亏我反应快,立刻投诚,肯定是幽冥船感受到了我的诚意,所以才离开了!快,我们进入秘境里去。”

    ……

    时间里的微小得断层,竟是在这里弥补上了。

    而幽冥真虚之外的阙辛延,满是狐疑之意。

    因为他完整的观看了这一段过去,没有获取任何有用的信息。

    “苏大师?这一段过去……虽然莫名遇到幽冥船很奇怪,但是也正常啊。苏大师,你之前提及的苏叶……”

    阙辛延声音疑惑而凝重。

    苏离摇了摇头,道:“此事,你心里知道就行,先放一放。我们的行动计划变一变,我们先回云青萱的记忆禁区里去探一探她和她弟弟到底什么关系。”

    阙辛延闻言,颇为莫名其妙。

    但是他却也没质疑什么,也不好奇,道:“全凭苏大师吩咐。”

    (第二更11万字奉上~今天更新晚了哈,这章挺难写的~新的一周,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各位恩公~另非常感谢书友‘秋≈风’10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