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99章 行云雨之乐,享巫山之妙
    苏离沉思了半晌,询问阙辛延道:“曾经,和苏叶、沐雨兮等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提及了一次‘真相深渊’,你可还记得?”

    阙辛延略微迟疑,道:“你提及的真相深渊有点多,但是和苏叶在一起提及的,比较重要的有四次。我知道了,你是想说天机圣印,也就是镇魂命匙,对吧?”

    苏离道:“对。”

    阙辛延道:“苏大师,你当时说,你忽然想到两个秘密——第一个,天机圣印,是死人的记忆禁区被剥离了出来然后凝练到天机圣玉里,就成了天机圣印!”

    阙辛延说着,又目光略显复杂的看了苏离一眼,道:“你已经确定了对吗?”

    苏离道:“你在这里试探我吗?”

    阙辛延苦笑道:“苏大师,这里是幽冥真虚,是你的记忆禁区加上真虚天禁啊!我试探你,你分分钟全部知道了,我得不偿失不说,还会让你反感!本来你就很不喜欢我了,我还这么做我是有多愚蠢啊!”

    苏离道:“但偏偏你就在这样做。”

    阙辛延叹道:“的确,这的确是在试探,因为,其实我们——这里有些话差不多也能说了,只是稍微少了一层记忆禁区,有些风险。”

    苏离道:“其实无碍了,因为我套了一层天书碎片。”

    苏离没有提及到《皇极经世书》,但是他知道,很多人都知道他手里必定有至少一张天书碎片。

    所以,此时他也坦然的承认了这一点。

    阙辛延闻言,松了口气,道:“那就妥了——苏大师你猜测得没错,我们才是真正的中立势力。而且,我被师尊派出来,沿途其实就是一路‘监视’你。

    当然,说监视肯定是不妥当的,说是‘保护’更确切一些。

    这一次你们会遭遇危险,而我也一定会被警告,只是他们大概忽视了,中立派这些年其实是发展得最好的。

    另外? 我师尊的道也走得非常远? 比苏叶应该还要强很多。

    而且,他的实力如今必定是在正牌守护者之上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 他有资格与神灵一战甚至可能不落下风。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资格而不是事实。

    我们幽冥海一脉的人? 世世代代驾驭幽冥战船,原本就是让寂灭的三魂七魄可以正常的迷失? 然后进入忘尘寰之中斩断无尽因果,并重新活出下一世。

    我们执掌的是死与生的通道。

    只不过? 如今天地乱了。

    忘尘寰已经沉寂? 幽冥深渊已经空竭,而其中的魑魅魍魉、诡谲和凶魂乃至绝世魔魂,都已经出现在了人间。

    所谓深渊空荡荡,魔魂在世间? 便是如此。

    所以? 他们在利用魔魂镇压、控制苏叶的师尊的那一具独立出来的分身,同时也以这一尊分身来探寻各种皇族的传承者。

    一旦遇到,先是测试战力、生命底蕴层次、然后进行刺杀,再剥离出其记忆禁区。

    所以,为什么无论是穆清雅还是——还是那黑袍人? 都让你一定要将镇魂命匙拿到手呢?

    因为你丢失了天人之魂不要紧,但是天人之魂被镇压之后被剥离掉了记忆禁区!

    记忆禁区被剥离出来之后? 打入天机碧玉里,就成了天机圣印了!

    这一枚天机圣印? 沐雨兮拼尽一切守护下来的,最终还是落入了你的手中。

    这一路上我跟着你? 就代表中立派盯着这一枚天机圣印。

    所以这一枚天机圣印落在了你手里? 一切才相安无事。

    若是这天机圣印里有蕴含着真正的皇族真相? 而被侵蚀掉了的话,皇族恐怕会遭遇真正的毁灭灾劫!”

    苏离闻言,眼瞳微微一缩:“你看到了?”

    阙辛延摇头,道:“我没有看到。”

    苏离道:“你没有看到,却知道?”

    阙辛延道:“我其实提及过好几次‘忘尘寰’了的,所以我继承了师尊阙德的道统,算是半个忘尘寰的主人。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意思就是我能记住所有被抹除、被消失的存在。

    只要我去记的话就可以。

    这世间并无什么新鲜事,很多事情看似新鲜实际上只是在不断的重复。

    之前发生了什么,幽冥真虚的过去里发生了什么,我确实都不知道。

    但是我沟通忘尘寰之后,却可以看到被抹除了什么。

    你在询问‘天机圣印’的时候,我就打开了记忆禁区,在里面沟通了忘尘寰,然后就知道我被抹掉了沾染的因果。

    这不是对于我的迫害——恰恰相反,这是皇族这一方对于我的善意。

    因为,一旦知道这份因果,牵连会很大。

    中立一派必定就会被牵引到苏叶那一派。

    不过,因为我执掌忘尘寰,所以我知道之后,也可以立刻不知道。

    这是幽冥海的基本天道规则,在这个规则之下,我知道和不知道,都没有关系,也不会沾染因果。

    天地运行先需要生死轮回,而我执掌这个,这个法则就是最大的。

    所以,现在我又不知道了。

    这,也是很多事情他们都说,问我——是的,你问我,我可以告诉你答案。

    但是牵扯出来的忘尘寰的因果,涉及到生命与轮回的因果,你背负得了吗?

    所以,那些让你问我真相的人,无论是好心还是恶趣味,来,拿起我的大黑棍,抽爆他的脑袋就行了。”

    阙辛延说着,也有些意有所指。

    这是明显含沙射影的映射诸葛青尘啊!

    由此可见,这人对于诸葛青尘是有多么巨大的怨念啊。

    苏离闻言,伸手拍了拍阙辛延的肩膀:“我大概明白了什么,和诸葛青尘在一起的时候,哪怕你是男孩纸,也要学会好好保护好自己啊。”

    阙辛延闻言嘴角一抽:“我是说,他这人奸诈油滑,而且是只铁公鸡,往往从我这里获得了真相、秘密,反而能不沾因果,每每让我背锅、吃亏,这糟老头子坏的很,你要留心一些。”

    苏离笑道:“其实还好,不过他厉害也属正常,看看这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黑暗世界就知道了。而能在这个世界活得风生水起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年,呵呵,你觉得这种人物难道不是人老成精了?”

    阙辛延道:“是老成精怪了,但这一次,他栽了啊!他其实应该早就知道这一次浩劫将至,所以他一直在寻求破解之法。

    然后,他第一个去的地方是烈焰荒域,第二个地方是镇魂秘境!

    苏大师,你想,这两个地方是不是我们接下来还会去的地方?

    所以,说到底,他在踏入万漓圣地之后,也就是一个月前他就知道一个月后他要死了,在找办法破劫啊!

    而找到的办法,就是跟着苏大师你!”

    阙辛延说着,又道:“毫无疑问,你先前提及的烈焰荒域是出路也是一份机缘的说法,是非常非常精准的,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方岳恒方岳宇或者是云易梵这些人,接下来我们一定会在烈焰荒域遇到的!

    到时候,甚至会爆发最基本的战斗冲突。

    那固然是最基本的冲突,也是试探,也是必杀的冲突。

    而且那一战,恐怕我们还不方便出手,这是与你对应的实力层次的战斗。

    这就是皇族定下来的——同等层次的交锋了。

    苏大师,准备好战斗吧!

    这一次,会陪你玩的都是本体,纯粹的本体,你如今想来也会化凡了,所以也是本体,还没有达到本源的层次。

    所以,你们这一次,谁死谁就完蛋——神灵杀不死你,皇族会被背后保你。

    但是如果是同境界的,一旦将你杀死,皇族就会直接放弃你。

    皇族一旦放弃你,下一刻,无数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傀儡死士或者是天骄就会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现在,恐怕诸葛春秋等一行人那边已经在开始复刻苏星河和穆清雅的傀儡死士,要模拟你的生出环境,然后将你这些年到现在的所有一系列经历,全部用到壁画里去,去制造出和你一模一样的存在!

    要多少有多少的那种!

    因为壁画世界是可以无穷无尽的。

    一百万个复刻出来的你,只要出一个可以替代你的存在,就行了!

    这样说,苏大师明白了吗?”

    阙辛延倒是也没有隐瞒,在这般环境下,说出的真相耸人听闻!

    苏离道:“所以,苏星河和沐君逸那边,其实也是在研究同样的手段对吧?所以云易梵背后的那云沁泓之类的人,同样也在研究傀儡死士之类的手段对吧?

    其实根本就不是一方势力在做这种事情,而是所有势力全在做这种事情。

    而只要有天骄拥有特殊的天赋手段等等,就一定会被研究、复印出对于的天赋进行培养、进行各种蜕变?

    就像是绿漪是复制的苏荷,就像是诸葛绮妍是复制的诸葛浅韵,就像是梦思芸是复制的诸葛嘉怡?”

    阙辛延闻言,嘴角再次不由抽了抽,道:“苏大师,你可真是了不起。绿漪苏荷、诸葛绮妍和诸葛浅韵这其实没什么,你判断出来很正常!

    但是,但是!

    梦思芸和诸葛嘉怡……

    你当真是不当人啊你!

    这种你看出来你也不要说出来啊,你看,这回你又没事,我又要背负因果了——而且还是背负最难缠的诸葛嘉怡一系的因果!”

    阙辛延完全是一脸便秘般的表情了。

    这时候,苏离也看出了他那淡淡的忧伤,不由微微一笑道:“你好像很忌惮她啊。”

    阙辛延道:“苏大师,你这是彻底不当人了啊,还在继续说她?说实话,我宁可招惹苏叶、诸葛青尘甚至是公乘青蝶和魅儿,都不愿意招惹她!

    她这种人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对于无为之道研究得太透彻了。”

    苏离沉吟道:“我知道!因为当初我逆命苏叶、控制苏叶的时候,将她拉入了苏叶的记忆禁区的血河里,然后她第一次就前行了八百余里!

    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阙辛延嘴角直抽:“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的天啦——你这都是说的一些什么可怕真相啊!关键是你说了你没事,我这知晓真相之人,可就惨了!

    我就说这次没事儿为什么还被画在壁画上成了眼中钉,被钉杀——原来因果在这儿啊!”

    阙辛延说着,白了苏离一眼:“苏大师,人家幼小的心灵、纯洁的灵魂都被你玷污了,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啊!”

    苏离冷声道:“说人话!信不信我把青帝宫召唤显化出来,让女娲娘娘也给你画一张?”

    阙辛延呼吸一滞,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苏大师,别生气,咱们好好说话,好好说话。”

    苏离道:“看来你非但知道诸多秘密,你就连眼中钉都知道了。”

    阙辛延无奈道:“这话说出来我就知道,我又背负了一层——我提及眼中钉什么都没讲,但是苏大师却知道眼中钉的意思,我真的是太难了!”

    阙辛延说着,又感叹道:“唉,我大意了,我没有避让,这次回去,要被师尊骂个狗血淋头了。”

    苏离呸了一声,道:“青帝宫出现的时候,开始你师尊还颇为享受,摇头晃脑的被小乔伺候得不知多滋润,毕竟——青藤古树黄鸭,小乔流水白花,古道稀风兽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幽冥崖……

    可那会儿之后呢?

    这人都已经化凡到没任何存在感了。

    那之后,我都愣是没瞧见这么个人出现过,存在过,竟是都不知道他后来去了哪里!

    所以,你觉得他会骂你,他觉得你为我背负诸多因果,你才是真正的天降奇才,他巴不得立刻传位给你,然后和他的小乔去行云雨之乐,享巫山之妙。”

    阙辛延听得也是无言以对,表情更是万分的精彩。

    苏大师,不愧是被魅儿看上的男人,这说出的话,实在是太过于高深莫测,太过于形象生动了。

    阙辛延沉吟半天,无言以对。

    此情此景,他确实是很想吟诗一首,啊——

    “苏大师,这个位置,不好坐的。好吧,苏大师,此次所有因果我背了!眼中钉又称之为梅花钉,就是逆转希望之源而衍化的杀机。

    希望之源衍化的防御是绝世无敌的。

    那么,希望之源的极致逆转——黑暗之源衍化的杀机,就同样是绝世无敌的!

    甚至,他们在研究的时候,还在做一件事——用黑暗之源去击杀希望之源。

    这样,在不断得‘自相矛盾’的磨砺中,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会变得极其可怕!”

    阙辛延声音凝重了几分,又道:“所以,这般情况下,那天机圣印里的记忆禁区里,其实是最好进行伏击、衍化杀机的地方。

    所以这样顶级的记忆禁区,是一定要好好守护好的。

    苏大师,两万年前失败不要紧,因为清霜剑冢还在,还封锁着,所以我们如果要进去的话,就要准备决一死战了。”

    (第一更奉上~这章四千三百字哈有点少~先更新吧~新的一周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啦~另非常感谢书友‘烎桀’10000书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风下辰景’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