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00章 他年我若为青帝,开天立地斩魔敌
    阙辛延的话,让苏离的脸色也不由有些发黑。

    好家伙,这些人的操作有够骚啊!

    都玩到了希望之源的头上了?

    希望之源号称最强防御,而黑暗之源号称最强攻击,然后用黑暗之源去攻击希望之源???

    苏离虽然早知道活到越久玩法越猛,可是这样的操作,他也确实是有些震惊得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脑子才能想到这样的攻击之法啊!

    关键是,别人眼睛里凝聚的是希望是光明!

    这些人眼睛里凝聚的是毁灭是黑暗!

    如果这些玩法都玩到了希望之源的头上、玩到记忆禁区的头上、甚至玩到镇魂碑、镇魂墓和通天塔上的话,那些玩分身的,确实是相当的low了。

    这个已经不用比,因为没法比。

    就好比现在,那些普通修行者如果在他苏离面前玩分身,不好意思,他一道眼神当场就将对方杀穿、吊起来毒打!

    这已经不是玩分身低级玩本体高尚之类的判定了。

    而是,这就不是一个层级的啊!

    苏离有些头皮发麻,阙辛延提供的信息其实不是太多,但是结合他的一系列经历,苏离发现——最开始遇到沐雨兮,不是他遇到了沐雨兮,而是沐雨兮被穆清雅所影响,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他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给‘激活’了。

    苏离轻叹了一声,然后尝试去回忆过往。

    时间其实并不久远,而是就在差不多一个月之前。

    甚至,具体时间都不到一个月。

    只不过,当苏离去回忆他和沐雨兮见面的那一次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那一段记忆是空白的。

    沐雨兮的存在,已经被抹除了。

    她已经不存在任何人的记忆里。

    能记住她的,其实那份记忆也都是通过各种密码、禁忌之法来加密记录的。

    苏离看向了阙辛延。

    阙辛延呼吸再次一滞,随后叹道:“苏大师,适可而止,此次你从我这里获取的信息已经不少了。结合你才聪明,你该知道,有些事情其实并不是知道得越多越好啊。现在,趁着很多事情还没有彻底爆发,收手吧。

    咱们做事情,选几件主要的事情,先解决不行吗?

    像是长河镇的危机,是一定要去应对的。

    烈焰荒域,也是一定要去的。

    花月谷也是要去的。

    甚至,云青萱的记忆禁区里的清霜剑冢,还得走一趟——苏大师,别再牵扯额外的事情了。”

    苏离拍了拍阙辛延的肩膀,声音温和了几分:“阙辛延,我再问你两个问题? 给予我一个答复之后? 我也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你跟着我,不就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答复吗?”

    苏离的声音? 充满了诚意。

    其实这个答复? 在他的心中早就有了。

    阙辛延这一派,无论如何他是要接触也要留下来的。

    不是因为阙德厉害? 也不是因为阙辛延足够诚意,而是从头到尾? 阙辛延其实都没有表现出过丝毫的恶意——其实最开始? 阙辛延也有想过通过道侣的方式,去填充镇魂碑,拿几块镇魂碑之后退出。

    但是这个方案无法执行之后,就被放弃掉了。

    那一幕? 其实苏离也是隐约能推衍出来的。

    这次? 从阙辛延这里询问部分真相的时候,其实,苏离心中也已经有了诸多的想法。

    或者说,不是这一次,而是在将泰山引入了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的时候? 其实他心里就已经有过了那般想法。

    那时候,他还在心中默默的发下过宏愿。

    比如说? 将幽冥海化作黄泉,将忘尘寰化作奈何桥? 将幽冥深渊化作地府等等。

    这些,其实他早有想过。

    如今? 听到阙辛延说什么‘深渊空荡荡? 魔魂在世间’的时候? 他的那份念头,其实又再次的生出过。

    而他决定给阙辛延的答案就是——合作!

    以什么方式合作?

    就是这个承诺——他年我若为青帝,开天立地斩魔敌。

    幽冥海那边要的,不就是一个重新立道、重开造化轮回的通道吗?

    既然已经有这样的念头和宏愿,此时的承诺,此时还询问两个问题,这就是白嫖啊。

    苏离一向是喜欢白嫖的。

    所谓白嫖一时爽,一直白嫖一直爽啊!

    但是,这一点,阙辛延却是不知道的。

    所以,为了获得这样一个机会,这一次他也是豁出去了。

    去他娘的,反正已经暴露了这么多秘密了,再暴露一些也无所谓了——反正今天都莫名背负了一身大因果了,反正要被钉死在壁画上,然后被沉进到幽冥海的深渊里……

    反正……

    反正也没什么反正了,债多不压身吧。

    阙辛延此时心态已经崩了,是以很大气的说道:“苏大师,问,问吧!今天都给你解答了!”

    他那话说得豪气之极,只是脸上的肌肉都不时一抽一抽的,可见其肉痛。

    所以说,凡事只要开了一道口子,就一定可以撕下一大片来。

    正是如此,在真虚体悟之中、在档案世界里,苏离很多时候才相对克制。

    不然,以他的心性,早就狂浪不休了——别的不说,睡上十个仙女还是能做到的。

    看着阙辛延一副——我是死猪已经不怕开水烫的死鱼眼表情,苏离心中就一阵暗爽。

    “第一个问题,云青萱的问题。”

    苏离沉声开口道。

    对于云青萱这个人,苏离的感官比较平静,甚至冷静。

    虽然如今的云青萱变了不少,但是苏离也谈不上特别信任,但是也并不是太疏远——核心的原因便在于,魅儿既然能选择她,终究还是可靠的。

    毕竟,若非如此,她不可能能被魅儿侵蚀七成。

    越是站在高层,苏离就越是能确定,一个小小的选择都需要非常谨慎,不然很可能就会万劫不复。

    这么去考虑,云万初当初被他一口说出小时候吃翔的‘社死’经历,却觍着脸赔着笑,这非但不是什么弱智表现,反而是真正的聪明人。

    这种人,活了六百七十一年,确实不是侥幸。

    同样的道理,此时此刻,像是在档案世界存在过却不参与系统排名、也无法被复印的人如诸葛染月、苏荷、沐雨兮、祁云梦、离暮雪、阙辛延以及风浅薇等人,这些人他如今也看不出端倪来。

    但就像是风浅薇,如果真的出现,以他如今的实力,是可以秒杀风浅薇的。

    那么,如果风浅薇真出现,得罪了他,他敢轻易下死手吗?

    这时候,他反而不会轻易下死手了。

    可这时候,他手里如果有一个脑残的强者,派出去,莽起就是干,那就可以弄出去试试。

    这种手段,是不是很熟悉?

    这就是镇魂殿派出风浅薇之后做的事情。

    不断的欺负魅儿和华紫嫣,甚至各种欺负,看起来特别的脑残——但有时候,还真需要这样一种初生牛犊才能去办一些事情。

    “现在看来,这些无法被复印的人,都沾染了类似于‘忘尘寰’和被‘抹除’之类的因果,所以无法复印。”

    “而无法查看人生档案的,有可能就是我自己、抑或者是我的复制体!如果别人将一系列的经常复制的和我差不多的话,这样造出来的存在,无论是男是女,无论是什么身份,恐怕都无法查看人生档案!

    因为,他们的经历是复制我的经历!

    而一旦他们去复制我的经历——他们没有系统辅佐的情况下,必定会一次次的失败!”

    “所以——穆清妃和华紫嫣看到的幽冥真虚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但是发生在壁画世界!而且每一次都发生了!只是,死的不是我,而是那些复制体的我!”

    “也就是这样一次次的累积之中,他们也在不断的试错里,培养出了一个或者几个不靠系统也能在那一套人生经历里活出来的‘苏离’,以及苏离的伙伴云青萱、魅儿以及沐雨兮?”

    “那,为什么幽冥真虚里会灭世?应该不是窥视到了系统的某些真相,而是——窥视到了烈阳之神那边的真相。”

    “因为,这种窥视,窥视到了‘复制寻皇族’的秘密,以至于引起了烈阳之神的感应,所以天降巨碑,毁灭幽冥真虚!所以,处于旁观者的沐雨兮,一定是当场就看懂了,所以因此而被烈阳之神惦记上了,因而感染了天机魂毒!”

    苏离思索之间,结合一百二十号分身和替身纸人,将这一系列的想法完善成了成串的因果,解决了当初血碑印记和天机魂毒的疑惑。

    “苏大师,云青萱的事情,其实说来也并不复杂。云青萱小的时候,历经过一些非常惨烈的祭祀事情……”

    “那之后,她其实就已经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后来,这种问题只有苦修《归蝶化茧术》这种版本的归蝶秘术同时完成《涅槃九变》的蜕变才可以。

    为此,公乘青蝶反复通过自身为载体去测试活出下一世而不迷失的方法。

    最终,公乘青蝶成功的铺出了一条路给云青萱活出下一世。

    如此,云青萱和公乘青蝶都活出了下一世。

    只不过,云启明那边,又出问题了。

    具体是什么,应该和天机神地崩裂为天机阁和天机神地两方势力有关。

    云启明更名为诸葛启明,培养了一个徒弟以及一个徒孙。

    徒弟就是诸葛春秋,徒孙就是诸葛无为。

    诸葛春秋是个失败品!

    因为极致追求无为反而适得其反,导致诸葛春秋拥有了自己的独立意志不说,还有着强烈的追求完美的毛病!

    这种毛病很可怕,完全和无为而为的至道相反!

    但既然这种道已经出现了,那么‘反无为’之道,便由诸葛春秋去尝试了,目前结果如何,也犹未可知。

    既然有一个出现问题反而适得其反了,那么接下来,诸葛无为就是真的‘清静无为’了。

    可惜这个也失败了。

    于是,他们培养了一个更全面、更完美,更无敌的——新一代产品,诸葛青尘。

    但是这一次,他们跳进陷阱里了——终日打雁被雁捉瞎了眼!

    这一次,诸葛青尘本身就是个囚笼,而且还是活了六万多年、来自于太渊时代的囚笼!

    更遑论,诸葛青尘本身其实……

    这个人也是个老妖精,就不多说了,因为这其中是真的牵扯不清了。

    说回云青萱。

    云青萱,也就是公乘芸萱,在其母亲公乘青蝶拼死探索出活出下一世的方法之后,终于也放开了执念,跟了过去。

    于是,云青萱就在二十六年前出生了。

    只不过,她的母亲公乘青蝶迷失了。

    这期间,诸葛启明一直照顾着她。

    不过,为了让她复苏,诸葛启明作了一幅壁画,重复了她小时候的一切经历,同时云家被覆灭。

    这就相当于是把两万年前小时候的经历,重新在壁画世界里给云青萱套了一层。

    只不过,当时,云青萱活出下一世的时候,为了和云启明斩断关系,一方面同意了云姓,一方面,挖了自己一根肋骨,同样让其活出下一世。

    这个肋骨,化作了云青萱的弟弟云青鸿。

    所以,云青萱为什么一定要杀死云青鸿?

    因为云青萱要复苏,她必须要重新完整,要收回肋骨。

    表现在外,就是云青鸿的天赋对于云青萱的天赋有极大的弥补作用!

    实际上,这其实就是她的天赋!

    而云青鸿既然身上有坑,还被很多人当成了完美的囚笼,自然就会吸引一些层次不高的修行者跳进去。

    这才有了诸葛春秋、云万初、华凌殇之类的人物连连栽跟头的事情发生。

    也正是这样,云青萱才算是真正的脱离了小时候的那部分黑暗因果,真正的原谅了诸葛启明。

    而诸葛启明也早就在两家年前的表现太差,而和公乘青蝶合离了。

    公乘青蝶没有能正常活出下一世,却还遭遇到了曾经的头号敌人公乘天晟,然后被公乘天晟背后的云沁泓以锁魂塔锁住,要炼化炼死。

    这其中,却又因为天降镇魂碑的事情被破坏掉了。

    诸葛启明发现了公乘天晟竟是也活到了这个时代,二话不说让诸葛春秋下手灭掉。

    诸葛春秋将其当场杀穿之后,用天机洗魂术将其洗魂后,便将其炼制成了分身。

    原本这个分身,一方面是要救公乘青蝶的,一方面也是要卧底云沁泓那边查询‘壁画’的杀戮计划,同时也防止云沁泓的一些小心思。

    结果,却又被苏大师你连环撕开了局面,弄得诸葛一边和云沁泓一边差点儿反目成仇。

    这之后的事情,苏大师想必也是很清楚了。

    云青萱没能复苏,记忆也只是当下的记忆,自然是死活要复仇……”

    阙辛延将这其中一系列因果完整讲述出来。

    然后,苏离也是相当无语。

    他确实搅局了。

    所以,当初他推衍公乘天晟,其背后那一只冰冷的血眼其实就是那云沁泓的眼睛?

    苏离一番唏嘘,诸多因果真相出现,他反而有些莫名的感慨。

    他之所以了解云青萱的这一段记忆,这一切,就是和清霜剑冢、以及公乘青蝶的下落有关。

    而且,公乘青蝶在档案世界里曾经说过两句话——“苏大师,感谢你两万多年前的那一次功法传授,并为小青蝶打开了血脉传承。”

    “当时,青蝶一无所有,甚至血脉也即将枯竭,于是苏大师你经过此地,不忍心青蝶化道,便为青蝶量身打造了一套修行秘法。

    那就是《晓梦庄周秘术》,后来你又是这个功法名字不好,便改成了《归蝶化茧术》。

    而当时的功法,是一种非常神秘的符语言,青蝶是完全记得的。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两句话放在档案世界里,似乎没什么。

    但是如今回想起来,结合现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这就是一个无比鲜明的试探啊!

    当时很多事情没有发生,而且那是在档案世界!

    但是当时的档案世界,其实就是复制的现实世界。

    也就是说,现实世界如果那么发展,公乘青蝶也是会那么问的。

    更关键的是,当时,他还没有前往云青萱的记忆禁区!

    那么,过去的那些事情,其实是并没有发生更不可能算再看他苏离身上的。

    那么,档案世界那一次,暴露了太多的问题了吗?

    苏离回忆当时的场景——当时,诸葛浅韵第一个骇然失声尖叫道:“是你?是你?!原来那个神秘人就是你?!”

    当时,她们很多人,都被那公乘青蝶撸走了大量的‘天机值’!

    苏离一直以为,当时公乘青蝶的目的就是为了撸天机值!

    但是如今看来,公乘青蝶的目的不是为了天机值,而是为了确定神秘人的身份——别人相信他是神秘人,公乘青蝶收获了大量的天机值。

    这等于,天机、天道在无形之中承认了!

    即便这时候无法完全确定,那么,也足够按死他和神秘人有极其直接的关系了!

    因为,天机值的产生,是建立在相信和真相上的。

    最起码,也一定有一部分的真相为基础,不然完全虚构,哪怕是能撸出天机值,数量也会少得可怜——因为没有‘支撑’起如此庞大谎言的基础!

    而皇族之所以被相信是真的,是因为冥想盘古杀苏荷、冥想后羿射日杀诸葛浅韵,再加上斩仙飞刀反噬杀死了风乾云等一系列手段已经真实出来了!

    是因为,青帝宫出世了!

    是因为,人皇风伏羲和女娲、元始天尊、道德天尊都出现了!

    实实在在的出现了!

    “档案世界也不能莽!也得稳健啊我去!”

    “恐怕,真是档案世界出了事情,以至于冥冥中被一些修行者感应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才有了我被逼得施展出青帝宫的手段了!”

    “这世界,还玩个鸡儿!这么凶残!!!”

    “好家伙,感觉三颗潜龙丹提升的智力都快顶不住了!”

    “难怪在之前那次档案世界里,因果值在不断的变化,而且跑去两万年前,最多的时候身上多了5点因果值!”

    “这是要吓死人不偿命啊!”

    苏离的表情顿时都变得精彩了起来。

    好在,如今这些念头都想通了,他反而好过了许多。

    苏离想明白之后,将这些信息完整的记录在了系统面板分页上。

    同时,他不时瞄一眼系统面板的因果值,然后看到就是0点,顿时心里舒坦了很多。

    这特么的,现在变成了半个时辰不看因果值,心里就不踏实了!

    “这么下去,迟早要被搞疯,真有阴影了!”

    “还是实力啊!”

    “实力不够——不,实力够也没辙!如果希望之源是极道防御,那么黑暗之源是极道攻击!那么,别人躲在记忆禁区用天书书页作画,以眼中钉的杀戮方式攻击,这不就是降头术、钉头七箭书之类的杀戮手段吗?

    这从何防起?!”

    “这个修行者的世界,也太变态了吧?合着这要是没系统,活一天都算牛逼了啊!”

    苏离心中也忍不住卧槽连连。

    他心态多少有些失衡。

    果然是知道得越多,越是是步履维艰啊!

    “阙辛延,如何防御黑暗之源的绝杀手段?”

    苏离询问道。

    阙辛延道:“希望之源——苏大师你说过,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可以创造奇迹。所以你可以指望那个奇迹发生。”

    苏离道:“我一巴掌呼死你!苏叶的那种打肿脸的手段我可是会的,很厉害的,一巴掌下去十天消不了肿。”

    阙辛延闻言,俊脸一黑:“天书书页可以的,但是一页能防一次。再就是龟书玄图、洛书河图和山河社稷图什么的镇魂秘宝,能有一定的防御能力。

    不然,你当诸葛青尘带个龟壳书在身,像是宝贝一样是做啥,是怕被杀穿呢!”

    苏离道:“可是他这次被杀穿了。”

    阙辛延道:“那就是诸葛嘉怡和其背后的势力已经不准备培养诸葛青尘转而培养诸葛无为了,反正这也是迟早的。毕竟都知道诸葛青尘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苏离道:“除此之外毫无他法?天书书页防一次就毁一张对吗?”

    阙辛延道:“对,所以用天书防死,不值得。而且,你要防备这一次有人真正跟在你身边,就是想你关键时刻用天书帮她们防死。说到底,就是想知道你有多少天书书页。这些人里,是有工具人的,要么真的被杀死,要么你用这个保他们。

    这一点,其实不用我说,你也会知道,天书书页可以挡死。”

    苏离沉默不语。

    这一次哪些人会死?

    云青萱、华紫嫣、诸葛浅韵、诸葛绮妍、苏叶、诸葛青尘甚至诸葛染月等人,都会死。

    虽然这些人之中,有些他没有推衍过,但是人生档案查看未来七天档案的时候,差不多也会同步看到一些其它的画面场景。

    里面,差不多就有其他人的结局了。

    毕竟,人生档案系统查看的未来七天档案,是详细到了具体的场景描述,而不仅仅只是一点点简略的信息。

    这一番结果,就可怕了。

    阙辛延道:“苏大师,我现在已经感觉负重如山了,压力天大了。”

    苏离道:“第二个问题,沐雨兮在云荒历8月29日上午的时候,去那落霞荒山找我,其中的具体因果?或者,你随我一起去看看这一天的幽冥真虚?”

    阙辛延闻言,呼吸一停,然后直翻白眼:“苏大师,换个问题问吧,幽冥真虚千万别去看——看不透的话,你不会有任何收获,但是看透了的话,就彻底完蛋了。”

    苏离道:“苏叶记忆禁区里到底封印了什么?苏叶的生命底蕴层次有多高?”

    阙辛延“噗”的一声,直接喷了一口老血,随即他幽怨无比的长叹了一声:“苏大师,咱们还是谈谈沐雨兮的事情吧。”

    苏离道:“别紧张,放松一下嘛,沐雨兮的事情不用谈了,我差不多也有了一定的判断。

    苏叶这方面,暂时也确实是禁忌,触碰不到。

    如此,看样子这两方面,暂时还是不能触及——你看你,多大的人了啊,竟然脸都吓绿了。”

    阙辛延无力吐槽,也只能默默的承受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之重。

    苏离听了阙辛延的话,没有去看过去的幽冥真虚,查探落霞荒山的第一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大师——”

    阙辛延有些眼巴巴的看着苏离。

    苏离点了点头,认真道:“他年我若为青帝,开天立地斩魔敌!你可以拿这句话回禀你的师尊阙德了!”

    阙辛延眼中一喜,随即深深朝着苏离鞠了一躬,道:“苏大师,那阙某,便代替幽冥海、幽冥深渊无尽孤魂,向苏大师致敬了!”

    苏离道:“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苏离瞥了一眼系统面板——因果值没增加,完美。

    到这一刻,苏离当即撤掉了幽冥真虚,并散开了这片天地的领域,和阙辛延一起出现在了外面。

    外面流逝的时间也并不长——当然,幽冥真虚里流逝的时间同样也不长。

    “离兄,情况如何?是否收获颇丰?”

    见到苏离出现,诸葛青尘忍不住笑着开口问道。

    他第一时间就见到了阙辛延又黑又绿的脸色,不由大为开心。

    这幸灾乐祸的也太直接了一些,这样真的好吗?

    这样真的挺好的,苏离也觉得诸葛青尘的笑容特别实在。

    所以他笑着回应道:“说不上收获满满,但是也挺不错。”

    苏离说着,又看了魅儿一眼——魅儿脖子上挂着的小小玉雕,非常的安静。

    被他以创世者的手段改造了的天机圣印,又被系统商城刷新了两次,这玉雕已经和‘天机圣印’没关系了。

    所以,如今谁都不知道,当初那一枚天机圣印、也就是镇魂命匙到底去了哪里,到底身在何方。

    那这玉雕里的记忆禁区,到底是剥离的谁的?

    苏离推测,有可能是太清分身的,也有可能是天人之魂的。

    除此以外,怕是不会有其余的可能了。

    不过,苏离仅仅只是淡淡一眼扫过,就收回了目光。

    此地,虽然诸葛嘉怡留下的微尘手段消失了,但是他既然能察觉到消失,也就很有可能敌人是故意让他察觉到的,然后真正的其实并没有消失。

    所以,第三层记忆禁区,短时间苏离都不会如何去动用。

    毕竟他看不透诸葛嘉怡的双眼本身就说明,他的造诣恐怕比不上诸葛嘉怡。

    那么,诸葛嘉怡化作‘微尘’的手段他识破了是侥幸,无法识破才应该是正常得。

    基于这一点去判断,苏离此时也不会太过于大意。

    “那就好,你收获越大,我们的信心就越是充足一些。

    真正论推衍,还是离兄你厉害啊!要不,此行为大家卜一卦、看看希望在何方?顺便青弟我也再次学习一番。”

    诸葛青尘笑道。

    这一次,他主动提及让苏离卜卦。

    苏离看了诸葛青尘一眼——阙辛延说得不错,诸葛青尘确实是已经无路可走了。

    “好,我试试。”

    苏离说着,当场以自身血脉混沌元气凝聚出六根蓍草来,然后进行了一番前路上的卜卦。

    这这一次,卜卦的卦象,是‘天山走遁卦’。

    这个卦象的卦辞其实很简单——浓云遮日不光明,劝君切莫远出行。机缘造化皆不吉,须防口舌到道庭。

    所以,这个卦象的忌讳就是远行。

    对于众人而言,烈焰荒域和花月谷相对于此时的地理位置而言,确实算得上是远行。

    包括长河镇,也都算得上是远行。

    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因为无论是烈焰荒域还是长河镇,以众人如今的能力,都是天涯咫尺的距离,不说动用极道身法,就是随便御空飞行,也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所以这算不上远行。

    那么什么才算是远行呢?

    记忆禁区之行,那才是真正的远行!

    但,清霜剑冢能不去吗?

    苏离刚准备先将此事压一压,云青萱就已经犹豫着走了出来,柔声道:“苏大师,我的记忆禁区里,清霜剑冢暴动了,其中,好像是第九十六块镇魂碑要出世了——只不过,我也不确定。”

    (ps:第二更八千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啦~万分感谢~鞠躬~另,非常感谢书友‘太太请自重啊’40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