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01章 禁区镇剑冢,烈焰蕴杀机
    苏离闻言,无奈的看了魅儿一眼。

    魅儿也同样露出一丝细微的苦笑神色。

    有时候,有些事情即便是不想去、也不去触碰,这些事情也依然是会主动的触碰过来的。

    该来的迟早都是会来的。

    “苏大师。”

    云青萱有些无奈的看向了苏离。

    不得不说,收起了性子的她倒是……我见犹怜啊。

    算了,看在你胸怀博大的份上,看在你有七成是魅儿的这个情分、因果上,还是懒得和你这个老是报丧的家伙计较得了。

    这真计较的话,这云青萱身上的漏洞太多了,优点虽然也有,但……

    苏离心中联想到云青萱‘七成是魅儿’的这一点上,不由想到一件事——他和魅儿快活的时候,云青萱会是什么感觉?

    想到这一点,苏离总觉得,他睡了一个魅儿,就像是连带着把云青萱都睡了一般。

    苏离不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魅儿。

    魅儿冰雪聪明,显然也从苏离那一缕狐疑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端倪。

    她先是微微错愕,随即微微脸红,示意那是没有的事儿。

    “云青萱即将化凡二源了,所以几乎和我脱离了诸多关联了,所以,那般事情,怎么可能让别人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呢。”

    魅儿的美眸之中,泛出一缕小孩子才有的护食的情绪。

    这一点儿细微的表现,都可爱极了。

    苏离明悟之后,有些欣慰,也有些莫名的遗憾。

    至于遗憾什么,当然是遗憾魅儿的天人之魂还依然被镇压了。

    不然,还能遗憾什么呢?

    “我觉得吧,你最近有毒,和你沾着就没什么好事。”

    苏离这时候,才呼出一口浊气,看向云青萱的时候,也有些头大。

    现在云青萱说话,都让他生出一种西游记里孙悟空面对猪八戒的错觉——大师兄,师傅又被妖怪给抓走啦!

    “她是一个突破口。”

    苏叶走了过来,沉声说道。

    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则同样跟了过来。

    如今,现场众人其实已经不多,分别是云青萱、华紫嫣、离暮雪、诸葛浅韵、诸葛绮妍,苏叶。

    以及苏离和其身边的魅儿、诸葛青尘、阙辛延、诸葛染月、梦思芸、烟若曦、古妙依、紫陌。

    “她确实是一个突破口,不过现在? 我们还不得不去。”

    诸葛浅韵说着? 又看了苏离一眼,道:“你卜卦的结果如何?”

    苏离道:“是个‘天山走遁卦’? 禁忌远行? 不算特别差,但是遭受毒打或者是死个也是基操。”

    诸葛浅韵闻言? 迟疑了一下,道:“你推衍的未来里? 没有我们历经清霜剑冢的禁区经历啊。”

    苏离道:“那你是去还是不去?”

    诸葛浅韵道:“那还用说? 肯定去啊。不然躲起来吗?像是这样的攻击躲避不了的,属于类似于抹杀一般的手段,跨越空间的杀机,几乎无从防御。”

    苏离闻言? 有些异样的看了诸葛浅韵一眼——这可不像是诸葛浅韵会说出来的话啊!

    要知道? 当初,从诸葛染月口中听到诸葛浅韵的传说的时候,他心中,诸葛浅韵那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仙女圣女啊,如今? 竟是这么从心的吗?

    “我记得,先前结识你的时候? 你非常的自信和桀骜的啊。怎么最近变了这么多?”

    苏离有些古怪的道。

    诸葛浅韵闻言,俏脸上的表情僵直了一下? 随即才白了苏离一眼,道:“我的天枢之眼被你破坏了? 我原本以为很好恢复? 结果是真的永久性的丢失了。难道? 你不知道吗?”

    苏离一怔,道:“这么严重?”

    诸葛浅韵道:“比这还严重!而且,这次我历经的‘推衍幻境’里的经历,实在是太凄惨了。而且,哪怕知道那般结果,但是即便再发生一次,我都无法防御,防备不了。

    所以,说这种话很奇怪吗?”

    苏离闻言,立刻不再开口说话了。

    “我们是先去记忆禁区,还是先去烈焰荒域?”

    苏叶沉吟半晌后,竟是开口询问苏离。

    这一幕,让诸葛浅韵也有些惊讶。

    这在以往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但这一次,苏离从两万年前带回来的信息,以及苏离本身的传承,让他真正的获得了应有的地位,应有的尊重。

    苏离没立刻回答,而是看向苏叶,道:“你的那种极道的封镇手段,能封印记忆禁区对吧?把她的记忆禁区封了。”

    苏离的话一出,云青萱先是一怔,随即有些不安的道:“这样会不会出现什么乱子?苏大师你一说这话,我都感觉到了明显的心悸。”

    苏叶道:“能封,而且一封几乎都能封死!只不过封锁容易,解开就难了——你真要封吗?”

    苏离看向云青萱。

    云青萱本能的忌惮。

    苏离道:“相信我,先封掉。”

    云青萱迟疑了一会儿之后,一咬银牙,语气坚定道:“苏大师,那青萱便听您的。”

    苏离微微点头,道:“苏叶,动手吧。”

    苏叶若有所思,道:“就我一个人进去封印?封禁清霜剑冢还是整个记忆禁区?清霜剑冢就在第一层对吧?”

    云青萱道:“对,就在第一层。”

    苏叶道:“好,我进去。”

    苏离道:“等等。”

    苏离说着,看向了诸葛青尘道:“把龟书玄图给他用一次。”

    诸葛青尘闻言,想了想,随即将龟书玄图拿了出来,递给了苏叶。

    苏离道:“龟书玄图是冷云裳献祭造化之血和造化本源激活的对吗?”

    诸葛青尘闻言,略微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道:“离兄不愧是神算。”

    苏离道:“别在那尬吹——我看到你尬吹我就想一巴掌呼死你!你这是学者在夸傻子会说一句完整的话了所以傻子真聪明吗?”

    诸葛青尘闻言,脸色不由有些发黑:“苏大师,你这样是会没朋友的!”

    苏离道:“我懒得和你多说,你把龟书玄图上的、冷云裳的造化血和造化本源抹掉,然后给他用用。”

    苏离说着,又看向诸葛浅韵,道:“你把昆虚镜也给苏叶用用。昆虚镜中有诸葛绮妍的一些造化本源吧?抽出来还给诸葛绮妍。”

    苏离说着,看向了还没有动静的诸葛青尘和诸葛浅韵,道:“怎么?不想一起应对危局了?”

    苏叶道:“我无法理解这样做的目的何在。我对于龟书玄图其实并不了解,也不会用,这般秘宝,可不是拿着就能上手的!”

    苏离道:“别装了,我逆命过你,任何法宝上手就会,这应该是你师尊交给你的‘无为而为’之法吧?这时候你还装什么?”

    苏叶呼吸一滞,瞪了苏离一眼,道:“你小子,每一次都一定要掀我的底牌吗?你这样我这个守护着预选者恐怕还没稳住,就要被人研究透了!”

    苏离道:“你师尊都被研究透了,你就不用遮遮掩掩了,大方点,让他们看个够吧。”

    苏离说着,看了龟书玄图一眼,又道:“怎么,要我动手帮你抹除?”

    苏叶深吸一口气,道:“你是皇族传承者,我忍住,不一拳打死你。”

    苏离道:“念在你师尊是我师尊的师兄这层关系上,我就不施展天机逆命术跑出去乱杀一通了。”

    苏叶闻言,俊逸超凡的脸上,肌肉也不由抽搐了好几下。

    阙辛延看得莫名的心情舒爽——人生中的三大乐趣之一,就是看苏大师怒怼各大天骄,这怎一个‘爽’字了得!

    唯一不爽的地方在于,当那个被怼的人是他自己的时候。

    诸葛青尘此时也是苦笑不得,道:“苏大师,这可是我的至宝啊,我这么一弄,底蕴要当场少三成啊!”

    苏离呵呵一笑,嗤笑道:“果然是好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渡自绝人!要我以理服人,让你心服口服吗?”

    诸葛青尘顿时还真不服气了:“来,离兄,让青尘心服口服!”

    苏离看了诸葛浅韵一眼,诸葛浅韵二话不说,当场将昆虚镜中的诸葛绮妍的造化血和造化本源全部抽离了出来,并偿还给了诸葛绮妍。

    刹那之间,诸葛绮妍几乎成了第二个诸葛浅韵了,无论是实力还是生命底蕴层次,都有了几乎瞬间的提升。

    反而,诸葛浅韵此时,脸色微微苍白,一身底蕴当场被削弱了两成左右。

    两成,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损失了。

    这般情况发生之后,苏离反而对诸葛浅韵的好感多了几分——无论其过去如何,起码识大体。

    这种情况下,苏叶都有些举棋不定,而他苏离能推衍未来,乃是真正的超凡大师!

    初次合作之下,他提出一个要求来,结果还推三阻四,这本身就是诚意不足啊。

    那这合作还合作个屁啊!

    诸葛浅韵显然明白这一点,是以,无论有任何亏损,她都准备一并接下。

    毕竟,先前推衍未来,她确实也获得了极大的好处,所以这一次哪怕是个坑,跳进去就跳进去了。

    这种心态下,她立刻表态了。

    诸葛绮妍忽然像是从傀儡形成了真正的自我,同时更加像是一个完整的诸葛浅韵了。

    所以,她看向苏离的目光,再次充满了深深的感激,以及,一丝非常明显的青睐之色。

    她和诸葛浅韵不同——诸葛浅韵想要嫁给那个黑袍人,而诸葛绮妍心中,明显更欣赏真实存在于她身边的苏离。

    苏离见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的问题解决了,这才看向了诸葛青尘,道:“冷云裳的真实实力,你知道多强吗?”

    苏离这句话,问得诸葛青尘的眉头立刻一跳。

    “咱们这群人的实力排名,我给大家排一下——离魂体苏叶第一,离魂体风遥第二,造化体冷云裳第三,造化体诸葛春秋第四,本源体魅儿第五,分身体穆清雅第六,造化体云青萱第七,造化体华紫嫣第八,造化体公乘青蝶第九,分身体幽月也就是穆清颜第十,而诸葛青尘你,本源体排名第十一,然后才是本源体的诸葛浅韵排名第十二!”

    苏离平静的说道。

    这个说法一出,现场众人,立刻显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不少人都几乎本能的看向了苏叶。

    苏叶沉吟不语,看向苏离的目光带着一缕幽怨的气息——那眼神似乎在说,真想呼你两巴掌,你这嘴巴就不能收着点儿?

    咱这点儿底蕴全部让你曝光了!

    “这划分,不精准!我虽不在意排名,但是怎么可能排到十名之后?冷云裳也没有那么强吧?诸葛春秋确实比较厉害,但是也不可能排在第三。”

    诸葛青尘皱眉。

    说着,他竟是当场拿出六根九夜灵葵寒茎,当场卜了一卦!

    好家伙,他在卜卦方面,各方面竟是都极其精准,其掌握水准,已经有了玄学入门级的能力了!

    苏离也是不由吃了一惊——好家伙,这他娘的还真能学啊,这都学会了?

    不过,联想到他确实是讲述过九宫八卦的知识,那么,诸葛青尘能入门,倒是也不是很奇怪。

    不过正是因为卜卦精准,所以,他推衍出来,竟是没有任何毛病。

    魅儿正色道:“苏离这个排名,没有任何出错。而且有一点你们可能不知道——”

    魅儿开口,现场众人立刻都安静了起来。

    因为在众人心中,魅儿此人是真的强。

    但魅儿最强的不是她的实力,而是她恐怖之极的魅惑能力以及她那令人绝望的聪明!

    此时,便是苏离也立刻停了下来,聆听魅儿的看法。

    将这系统排名前十来名说出来,苏离也有自己的一番思量。

    他想试探一下,这群人里面的某些情况。

    这时候,就听魅儿再次开口道:“诸葛春秋的情况,想必大家多多少少有些清楚了。

    天机阁、诸葛启明的弟子,而且还是得意门生。

    但是除此之外,诸葛春秋是一个及其苛求完美之人,甚至苛求得非常过分!

    正因为他这种苛求,他对于道侣的专一也恐怖得令人发指。

    所以他的道侣诸葛冉婷,就是他一辈子的唯一。

    天机阁除了主修天机之道之外,还有核心的修炼之法就是‘天机无为之道,讲究凡事不强求,无为而为。”

    但这一点在诸葛春秋上,恰恰相反!

    他一丝一缕,都会无比苛刻苛求,甚至连呼吸都一定要做到维持在某种顿挫的状态。

    这么说,大家应该意识到了吧?

    这样一个人,他若是想动手杀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他看你不顺眼,就是最好的理由!

    而冷云裳和他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这种关系好,不是效忠的那种,而是我们都欠下了他的救命之恩,欠下了大因果是必须要还的!

    所以——如果诸葛春秋要对你诸葛青尘动手,冷云裳的造化血在你的龟书玄图里,就是最好的陷阱!

    不然,他当初为什么让冷云裳去陪着你?

    其实,如果是祁云梦的话,会更方便动手一些,更有针对性!

    祁云梦是谁?梦思芸是谁?诸葛嘉怡又是谁?

    你们不会没感觉吧?

    所以有些事情,大体了解就知道了。

    天梦衍道这种天赋能力,最好的用途就是在类似于梦境之中杀人,和壁画之中杀人的手段是如出一辙的!

    而且,还能杀得更加的干脆。

    梦境之类的,其实也就是记忆禁区的碎片显化罢了。

    这看似最简单、最粗浅的手段,其实也最好用!

    所以如果你坚持不抹除这造化血和造化本源的话,这东西非但帮不了你,关键时刻还会当场将你镇压并将你镇杀。

    试想,你认为龟书玄图在关键时刻可以充当洛书河图般的作用,却在生死危机时刻,这东西忽然失灵了……

    那时候,你就完了。

    到时候,你已经被眼中钉之类的手段杀死,那么,这和你龟书玄图是否失灵,其实关系不大了。

    别人只会在乎,到底是谁杀死了你,而不会在乎,你为什么没有自保能力,没有反抗能力!

    同样的,诸葛浅韵的情况也差不多,诸葛绮妍早就中了血碑印记而不自知,甚至还以为她已经跳出来了。

    实际上,一直都中着!

    之所以认为跳出来了,只是自认为也是别人希望你认为而已。

    想一想,苏荷这么强都中招了,你诸葛绮妍该不会认为你真比苏荷强吧?

    苏家人扮演弱者是一流的。

    苏荷是苏星河和穆清雅一把手带出来的,对比一下被他们一把手带出来的穆清颜——你觉得,苏荷很弱吗?

    苏荷中招你不中招,是证明你比苏荷强?

    不,这只能证明你比苏荷蠢。”

    魅儿的话,可谓是毫不留情面。

    这话说的,不仅是诸葛绮妍想死的心都有了,就连诸葛浅韵都脸色有些不好看。

    诸葛绮妍好歹还是半个她呢,诸葛绮妍中招了,岂不是代表她也被感染了?

    要是这样,藏身的‘昆虚镜’,岂不是里面还有隐患?

    所以,对方是通过在昆虚镜里的小世界里将她杀死在外面?

    诸葛浅韵顿时也不由深吸了一口冷气。

    “我好像看到,我这个疯子弟弟,主动去接受了好几次那种印记吧?”

    苏叶皱眉道。

    魅儿道:“但是不是有我吗?他接一次我便暗中帮他吸出炼化一次。我都和烈阳一族的天机魂毒对抗近两万年了,这方面早就已经经验丰富了。”

    苏叶闻言,有些羡慕道:“……看样子,你们当时就好到开始吸了?”

    苏离道:“你开我魅儿的玩笑,信不信我当场逆命你,然后挥刀自宫?然后施展一个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当场锁死无法再生?”

    苏叶呼吸一滞:“小老弟,你不带这么狠的吧?”

    阙辛延闻言,也不由浑身一紧,顿时只觉得某个地方有些凉飕飕的——好家伙,这太特么歹毒了!

    魅儿则只是白了苏离一眼,美眸中的柔情和甜蜜之意,溢于言表。

    诸葛青尘长叹一声,道;“所以这次让我回去天机阁,他们是真想干死我了?所以主谋就是诸葛春秋?”

    苏离道:“应该是诸葛无为——他才是正统啊!我之前尝试推衍过他,很奇怪的无法推衍。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

    现在,苏叶你说说,他奇怪在哪里。”

    苏叶道:“我曾经一度以为他是我师尊,所以,我师尊的分身定是被他们镇压了!诸葛无为,明显就是复刻我的师尊啊,连名字都是我师尊修行的‘无为之道’。

    呵呵,敢取名‘诸葛无为’,这也是我天机神地和他天机阁不对付的地方!”

    苏离看向诸葛青尘道:“服了吗?”

    诸葛青尘躬身行了一礼:“离兄真乃天机神算,青尘心服口服!”

    苏离闻言,感应了一下天机值,好家伙——你服你妹啊,给我贡献三万天机值就说心服口服?

    果然,你这个糟老头子的话,半句都信不得!

    苏离看了看所有的信息,汇总一下后发现,这一番以理服人的话下来,他总共也就撸出来三十二万天机值。

    因为确实是有意撸诸葛青尘的天机值,以至于是有目的而为之,所以收获并不多,只有三十二万。

    几万几万叠加起三十多万了,也就还行吧,这就是人多的好处啊!

    撸了一些天机值过来之后,诸葛青尘非常老实的重新祭炼了龟书玄图,交给了苏叶。

    然后,苏叶又取了诸葛浅韵的昆虚镜,随后抬手祭出龟书玄图朝着镜子一照,又朝着他自己的眉心烙印了一下。

    那娴熟的手段,看得诸葛青尘和诸葛浅韵两人的呼吸都不由凝滞了刹那,然后,两人的表情都颇为精彩。

    随后,诸葛青尘一脸鄙视的看着苏叶——这是我的本命至宝啊,结果你还真用得比我都熟练?

    诸葛青尘都有些怀疑人生。

    更别提诸葛浅韵了——她甚至怀疑,该不会苏叶是觊觎她的宝贝已久了吧?

    不然怎么这么擅长?这操控的熟悉程度,已经完全超过她的控制水平了啊!

    面对诸葛青尘和诸葛浅韵狐疑的目光,苏叶无比的心安理得。

    师尊说了,要不要脸,要坚持不要脸。

    所以,人只要不要脸,就真的可以天下无敌。

    苏叶已经走在了这条无敌的路上,所以对于众人鄙夷的眼神视而不见。

    他看向了苏离:“云青萱的记忆禁区,我总觉得你挖了陷阱让他跳进去。”

    苏离道:“就是比较危险,很容易被杀穿。不过你实力最强,你就去顶一顶就行了。实在顶不住,你把血河显化出来,让血河杀机去干死他们。

    你这底牌不用什么时候用?”

    苏叶道:“你是怀疑清霜剑冢里躲了几个大家伙?那直接干掉剑冢呢?”

    苏离道:“剑冢毁了,云青萱记忆禁区当场就要炸掉,云青萱当场就要死啊!”

    苏叶道:“可是值得啊,一个换好几个,这好事不干白不干!话说,云青萱你也要有些觉悟,这事情,确实是值得的,牺牲你一个,咱们的计划可以前进一大步!”

    苏叶说得实在是大义凛然。

    苏离却听得毛骨悚然——果然,苏叶确实就是这心思。

    他不仅这么想,还毫不顾忌的将这想法说了出来。

    关键是,他自己还真就是这种人!

    “确实很划算,但是她若是死了,公乘青蝶无法归来,那么你师尊恐怕还真没法解脱了。”

    苏离淡淡开口,直接给苏叶火热的心泼了一盆冷水。

    是以,苏叶立刻冷静了。

    “那就开启血河,再利用罪月幽魂剑,利用清霜剑冢的特性了。这就是你想好的应对之法吧?”

    苏离道:“对。所以你进去,而我们则直接前往烈焰荒域。至于记忆禁区里,你能杀就杀,不能杀就封镇,先封禁着在说。能做到吗?”

    苏叶道:“我总觉得不会很太平,我去试试吧。”

    苏离道:“好。”

    苏离说完,又看向魅儿、诸葛青尘和阙辛延道:“接下来,我推算你们可能会接到各种传讯之类的信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什么的,但是,你们可以忽略了。

    无论任何大事,都要忽略,因为我们会被支开,从而各个击破。”

    诸葛浅韵当即道:“这一点,我们也明白,所以,绝不会——”

    诸葛浅韵的话刚说完,立刻就感应到了一股淡淡的求救声。

    那求救声,来自于她的妹妹诸葛浅蓝,被困在天河边缘区域,但是已经快要自行挣脱了,让她去帮衬一下。

    这时候,只要赶过去,不到半个时辰,就可以救出妹妹和其余被困的那些天骄了。

    诸葛浅韵仔细的感应了一番,确信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的聆听到了那种如同平时会产生的、心有灵犀的声音。

    诸葛浅韵的话忽然停顿,苏离便差不多已经知道了原因。

    “苏离,我还是得去一趟,这固然是有来无回之行,但是这是一份希望,一个机会。若是无视这样的机会,恐怕就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诸葛浅韵轻叹一声,然后提出了单独离开的请求。

    这一点,和她先前的态度截然不同。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消息必定是真的。

    但是她去了,也必定会无功而返——或者干脆就返不了。

    “站住。”

    苏离喝止了她。

    诸葛浅韵站在原地,这一刻的她,才表现出了一个女人该有的脆弱的一面。

    当然,这一刻的时间非常非常短暂。

    她并不愚蠢,却忽然选择离开,就是因为,拼一下还有一丝希望,不拼就没有任何希望。

    “你妹妹没事。”

    苏离说着,又看了魅儿一眼,道:“魅儿也在,所以,若真有事,恐怕也是魅儿先出事。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诸葛浅韵道:“你不懂我和我妹妹的感情。”

    苏离刚准备说我懂,但立刻忍住了。

    这句话诸葛浅韵没有设下囚笼,但是这件事本身指引出了这样一个囚笼,他要是说出去,现场这群人中的卧底、甚至是留下‘痕迹’的诸葛嘉怡,当场就会知道。

    苏离淡漠道:“不懂?我拥有完美的天人之魂,你配和我谈情?我感悟情之一道的时候,在两万年前,我胎儿的时候就成全了苏叶,你那会儿还在吃你娘的奶吧?”

    苏离这粗鄙的话,说得在场众多奇女子纷纷轻啐一口。

    还吃奶,吃他娘的奶,这又是粗鄙不堪又带着骂人的意思,这是真不当人了啊!

    这话说出,就连魅儿都轻轻的拧了一下苏离的腰。

    苏离说着,又道:“你不去,你妹妹浅蓝就不会有事。你去了,她必死无疑,你也必死无疑!我苏离,天机神算,铁口直断真因果,所说的话,全部都应验了没发现吗?”

    诸葛浅韵心中一动,却还是念头不散。

    苏离道:“安心跟着我混,我是说这一次,保你和你妹妹都无恙。”

    诸葛浅韵道:“我其实知道,你不担心魅儿,是因为魅儿的离魂体反而未必是现在的魅儿吧?”

    苏离道:“你这心思,就太深了点。好了,该说的我也说完,果然是和诸葛青尘一样的铁头娃,不被毒打不死心。那你去吧,去送死吧,早些把你妹妹和你自己害死,然后连带诸葛绮妍也死穿,挺好的。”

    诸葛浅韵闻言,忽然莞尔一笑,美眸明艳。

    但片刻后,她又忍不住轻叹一声道:“那我就不去了,其实我知道,只是——有时候这些手段就是这么令人愤怒。就像是这一次烈焰荒域不能去,我们也必须去一样。

    好在,清霜剑冢你让苏叶去解决,不然,我们真进去恐怕也差不多是在劫难逃了。”

    苏离只是扫了诸葛浅韵一眼——笑?笑你妹呢。

    “魅儿,开路吧。”

    苏离柔声道。

    还是他的魅儿乖——唉,怎么又拧我腰子了?

    “嗯,直接破空过去还是御空过去?”

    魅儿笑着,白了一眼,以眼神示意道:“刚才你是不是想加上一句——反正是要去送死的,干脆让我睡一睡爽一爽吧?”

    苏离呼吸一滞,以眼神回应:“没有,绝对没有,我以天人之魂发誓——”

    魅儿笑着回应:“快别提你那天人之魂了,都不知道被你发誓陷害成什么样子了,这会儿无缘无故又被你摆了一道。

    你还拿他发誓,他做错了什么?他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他的眼泪忍不住的淌下来……”

    苏离也有些无语——好吧,这都被魅儿看穿了,所以魅儿这是把他摸透了吃透了啊!

    交流之间,虚空开启了一片如涟漪般的光圈,刹那之间,光圈里便出现了一团烈阳。

    那,就是烈焰荒域,又称之为‘烈阳荒域’。

    只因为苏离等人不喜烈阳的称呼,才一直称之为‘烈焰荒域’。

    光圈开启,苏离当场第一个走了进去。

    诸葛青尘一行人,也立刻跟上。

    云青萱很是羡慕的看着苏离和魅儿的关系突飞猛进,也忍不住长叹了一声,眼神有些落寞。

    华紫嫣轻笑道:“送上去啊,他肯定是不会拒绝的,像是这般关系,一向不都是日久情深的吗?”

    云青萱道:“送了几次,他不要。”

    华紫嫣闻言,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大师姐你这么惨的?”

    云青萱道:“万漓圣地没了,我当不得你的师姐,别乱攀关系——另外,你还真别笑,我送上去是他不要,你送上去,估计不仅他会不要,还可能要挨揍。”

    华紫嫣美眸含笑,道:“他在去万漓圣地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知道吗?希望当我身边的小白脸,混吃混喝等死。”

    云青萱道:“那当成了吗?”

    华紫嫣呼吸一滞,美眸黯然了几分:“造化弄人。”

    云青萱道:“失败者往往都会怨天尤人,自己从来都没有责任,责任都是别人的,都是上天的,都天机造化不眷顾,都是差点儿运气。”

    华紫嫣道:“你蜕变成这样了?嘴巴这么毒的?”

    云青萱道:“不是嘴巴毒,而是,这些是我切身的体验——如果你真的足够优秀,那么该属于你的一切都会回来的。之所以送上去他不要,是付出的还远远不够赎罪!”

    华紫嫣若有所思,道:“我尽力吧。”

    云青萱道:“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也罢,就这样吧。”

    华紫嫣摇头叹道:“所以,你不懂。”

    云青萱道:“无论是两万年前还是两万年后,我都大你9岁,你觉得你能比我懂多少?不过我不想与你辩论,那毫无意义。我仅仅只是想拉你一把,但你不愿意接受,那便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华紫嫣道:“我不是不接受——”

    云青萱道:“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因为所以但是毕竟。”

    云青萱说着,便再也没有说话,跟进了光圈里。

    走在最后的诸葛染月,梅花眼瞳中,闪烁着一缕缕淡淡的茫然之色。

    梦思芸的记忆禁区里,微微产生了一丝如浪花般的涟漪,然后,又再次的恢复了平静。

    ……

    烈焰荒域。

    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苏离第一时间就见到了在火焰中心区域静静等待着的方岳恒和方岳宇,以及两人身后的守护者级别的云沁泓。

    守护者级别的妖魅女子云沁泓,显然是不会轻易的对苏离出手。

    但是,方岳恒和方岳宇,却不一定。

    “苏大师,你的推衍真的很准——你说,烈焰荒域是我们的机缘,所以,我们兄弟来了。”

    方岳恒以一种戏谑、冷厉而轻蔑得眼神打量着苏离,眼中的杀意,已经直接显化了出来。

    (ps:第三更九千字更新奉上~第四更继续创作中,尽量在凌晨0点30分之前更新上哈~希望大家将新一月的保底月票都投给本书~残剑真的非常拼命的在努力创作了,但是月票数量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月票和订阅是衡量一本书的关键数据,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真心鞠躬拜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