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03章 守护者死,因果者杀【为盟主‘麦了个神滴’加更大章】
    云沁泓沉吟半晌,盯着苏离的目光略显深邃。

    这种目光,看得苏离有些心里发毛——这女人,该不会是想将他抓了,蹂躏他一万遍啊一万遍吧?

    那对方这炸裂的魔鬼身材,自己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作为超凡的天机大师,号称‘天机神算’的新一代天机神子苏离,作为皇族的嫡系传承者,你岂会不知道那些神灵是怎么死的?

    你在知道的情况下,还动用这样的手段,恰恰说明你心虚,然后动用这样的手段以掩盖你皇族不会动用这样的手段来杀死那些神灵,不是吗?”

    云沁泓的逻辑还是非常清晰有条理的。

    她的意思是,正常人确实是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但是那些上位者存在做事却浑不在意,往往会动用简单有效的手段——因为每个人都会想,如果是他们做的肯定不会暴露得这么明显。

    这样的判断,确实没错,只不过此时拿来作为判定的依据,那就实在是太low了。

    至少,苏离都已经不想和这云沁泓试探来试探去的了。

    简单来说,这个云沁泓就是一个愣头青,和风浅薇似的,觉得自己挺聪明——实际上,别人甩她十万八千里呢!

    而且,这种人,特别的刚愎自用,又顽固头铁之极,很难以说得通!

    这就是被人派出来的炮灰,是个二愣子货,想探出一些水花来而已。

    苏离一边应对,一边反复查看云沁泓的人生档案,观察云沁泓的过往。

    结果,在结合《皇极经世书》的冥想能力和百多号分身的分析下——苏离发现,他这次的判断真没错。

    这就是一个和风浅薇差不多的、但是报复心极重的女人,的确是验证了那句话来着——胸大无脑。

    她这和阙欣妍有得一比的身材确实是很了不得,但这在修行者的世界而言,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了。

    关键是,她之前出现在青帝宫外的时候? 身材虽妩媚妖娆、窈窕火辣? 却也没有这么夸张啊!

    这是???

    玛德,真当我是老色胚了啊!

    苏离想明白这一点? 也是无语之极。

    这都是些什么人无聊得到处胡乱散播乱七八糟的消息啊这是!这不是吃饱了撑着的吗?

    “是? 你说的都对,那些神灵都是我杀死的。我承认了? 快来找我报复吧。”

    苏离直接不耐烦的说道。

    云沁泓顿时得意的挺了一下呼之欲出、鼓鼓胀胀的那一对,得意的一笑? 手中的光影一闪? 道:“你杀穿方岳恒和方岳宇的过程、以及你亲口承认的结果,已经记录下来了哦,这可是真正的证据!”

    苏离无语的看着云沁泓,他第一次发现? 守护者还有这么‘天真’的? 这人是来搞笑的吧?

    “嗯,然后呢?”

    苏离皱眉,道。

    “然后,这笔账可就要算在你背后的皇族头上了。毕竟,其实你也可能不知情? 也只是个顶罪的而已。你其实不是忽然之间参悟出了这眼中钉的杀戮之法,而是忽然如心血来潮般明悟了吧?

    显然? 这其实是你背后的皇族让你显化出来的。

    他们就是在警告我们,天河百族的神灵? 在他们的眼中,如蝼蚁一般? 如眼中钉一般? 随意一道眼神就可以全部杀光。”

    苏离闻言? 眼中多了一丝恍然之色:“好吧,原来是这样,我竟然还没有想到。嗯,你所说非常有道理,这说法确实是令人耳目一新。

    放心,你所说的一切,我也都记录了下来,一会儿我就去青帝宫,全部交给我师尊,让他好好看看。

    同时,我也想质问师尊一句——这么利用我,竟然还不提前打招呼的?

    这让我失手杀死了曾经的同门方岳恒小师弟,我现在是悔之晚矣,悔不当初啊!”

    苏离说话的语气是多么的伤心难过,但是他脸上却挂着笑容。

    这是杀了方岳恒还连带着死后嘲讽的?

    云沁泓脸上的表情微微凝滞了刹那,道:“你——你待会儿还要去见你师尊啊?”

    苏离道:“对啊,我师尊一诺千金,他们从来都不说谎话,这次竟然说谎欺骗他们的代理者,他们的传承者,这岂不是太过分了?

    我不仅要去见他们,还要将他们大骂一顿,为何要这么做!

    这件事,不弄清来龙去脉,决不罢休!

    甚至,他们既然说了不参与因果,如今还出手警告,那就是背信弃义,拿就要拉出来给大家赔礼道歉!”

    苏离语气坚定之极。

    云沁泓呼吸一滞,随即表情精彩了起来:“咳,这个,其实有话好好说。你提此次的事情就算了,别提我行吗?我身边那两只走狗贱奴,不是也被你杀穿了杀寂灭了吗?”

    云沁泓老实了。

    “不行,这件事肯定得彻底的调查清楚,我要将我师尊的师兄,也就是我师伯元始天尊拉出来调查。”

    “我师伯可是非常讲道理的,无论做什么,先总给你们一个机会,劝诫你们一句。”

    苏离的语气更加激烈而坚定,说话如斩钉截铁一般。

    云沁泓顿时不由想到被皇族那一群人支配的恐惧,忽然无比后悔被那老渣男方浩渺随意夸了几句就跑出来找茬。

    她本以为,一个才十八岁的少年,还真没什么大的本事,之前皇族在的时候,不过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罢了,想要拿捏还不是轻轻松松?

    为此,她甚至不惜调查了一下这少年的兴趣爱好,然后特意的让自己更加的充满了女人的魅力。

    云沁泓对于自己的妖娆魅力,已经极为满意。

    如今特意的让自己更加的充满了风韵与妩媚之力,身材更加的火辣,却没想,竟是反被压制了?

    好家伙,这苏家的人,一个比一个难缠啊这是。

    云沁泓到这一刻,已经意识到,这件事搞不好她就要背负责任——至于皇族出手斩杀了神灵?

    第一个不相信的就是云沁泓。

    但是不相信归不相信,该泼污水还是得泼啊。

    可眼下这泼出去的水的责任,忽然全落在了她一个人的头上,她立刻就不干了!

    “苏大师,这——这件事,看样子那应该是个误会,就不用和风皇祖提及了吧。”

    云沁泓并不是害怕,而仅仅只是遵从了心的选择,不想污蔑一个伟大的皇族而已。

    苏离瞥了她一眼——就这?

    还以为多硬呢!

    结果这就软了?

    苏离淡淡道:“首先我不是苏大师,而是你口中开口闭口的小贱种,小崽子。”

    云沁泓立刻露出了谄媚的笑容,那笑容就像是菊花盛开一样灿烂:“不是,那是说我身边那两只走狗的,苏大师乃是皇族血脉传承者,是正统皇族天皇子级的身份,怎么会是什么小贱种呢?

    谁这么说,那都该杀,该杀穿!所以,那两只小贱种走狗竟是如此鼠目寸光,不识抬举,实在是死有余辜之极!”

    云沁泓深深的为众人表现了一下,身为守护者级别的强者应该如何不要脸。

    这是一堂很具有教育意义的课。

    苏离道:“但是你之前不是说——”

    云沁泓立刻道:“说了吗?没有吧?如果说了,那一定是心魔入侵了,我忏悔,我悔改,我深刻的反省,自我检讨。”

    云沁泓这变脸的速度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苏离身边,云青萱等人全部看得目瞪口呆。

    好家伙,守护者级别的强者,就是这么不要脸的吗?

    说认怂立刻就认怂,毫不迟疑的?

    此时别说是诸葛染月等人的心情古怪了,就是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华紫嫣等人,内心都如有万马奔腾而过一般。

    这样的存在,是何等的高高在上啊,结果竟也能在小辈的面前做出这种事?

    这样的一番表现,切切实实的给诸葛浅韵华紫嫣等人都上了一课,打开了她们人生经历的一个全新的世界。

    但,对于苏离而言,认怂可笑吗?

    一点都不可笑。

    之前,苏离还认为,这种守护者级别的强者,这么脑残弱智,怎么可能活得这么久?

    如今,见识到对方的为人处世的方式,他算是彻底的服气了。

    这能活这么久,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至少,如果这云沁泓和他一直这么刚下去,一直这么头铁,那,他真不介意动用一些因果之类的手段,想办法坑死她。

    如今,苏离这般手段并不是想不出来,而是能想出来的极端手段太多了。

    包括他杀方岳恒和方岳宇,甚至不需要动用类似于钉头七箭书之类的眼中钉降头术之类的手段。

    但是,这些却也只是他拿出来测试的一些手段用法罢了,他也根本不怕暴露!

    这手段失败了没损失,成功了,也同样能告诉那些要暗杀的人——不好意思,这种手段我苏离都会,我背后之人更擅长,所以用这种手段暗杀?

    要么别做,要么做了就等着承受对应的因果吧!

    这就是一个阳谋,也算是故意的打草惊蛇。

    这般效果,一定会有一些,但是具体会引出什么变化,接下来再看。

    但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方面,恐怕这云沁泓也是被忽悠了,开始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不会知道接下来会有眼中钉暗杀大量天骄的事情会发生。

    其次,云沁泓意识到可能会被皇族盯上之后,立刻服软,并且主动求和,这种姿态说明,云沁泓是不可能下毒手的。

    因为这个人太容易看透了。

    有时候,有的人容易看透是故意表现得容易看透——比如说诸葛青尘诸葛无为甚至是苏叶之流。

    但有些人,却是真的本身没什么大的底蕴,以至于能很轻易就被利用——比如说风浅薇云沁泓。

    这云沁泓能当上守护者,恐怕除了是真的实力强、为人莽之外,恐怕最大的特点就是这是个好利用的二愣子。

    就像是一辆公交车,大家都能上,也就都不会当成是什么威胁了。

    当然,云沁泓还是很洁身自好的,并不是什么公交车。

    只是,苏离对她提不起什么兴趣,身材好得和阙欣妍一样,以至于苏离会动不动在看到她之后就会想到阙欣妍,然后勃勃兴致就会立刻消退,然后变得索然无味。

    苏离盯着云沁泓,这直直的目光看得云沁泓都有些内心发毛——这么盯着我?是看上我了吗?

    只要要求不是太离谱太变态,这次老娘就当是被狗啃了一次,认栽了!

    反正当年被你老子苏星河宰了百年的资源,老娘今天睡你儿子,老牛吃嫩草,也是血赚!

    这么一想,云沁泓稍微释然了一些,同时,她其实隐约也想找一位皇族来传下子嗣……

    这几万年苦修,一直是孑然一身,身材虽好,但是闺中孤寂,每每也只能自我安慰一番了。

    她虽出身不好,但是心比天高,一般的修行者是瞧不上眼的。

    而她能瞧得上眼的,别人嫌弃她蠢——害怕和她一起产生的后代智力低微……

    这一点,是她内心永恒的痛,现在这苏离,皇族传承者,是只小鲜肉奶狗,又俊俏血脉又高贵,还不知道她其实一点儿都不聪明,正是下手的好时候。

    云沁泓心中念叨着。

    这时候,苏离却莫名的聆听到了云沁泓的心声。

    那一刻,苏离简直像是见鬼了似的。

    这……

    这敢信?

    守护者级别的存在啊,心声竟是让他听到了?

    这脑子是该有多大问题?

    这么没防备的吗?

    苏离莫名的、本能的产生了危机感,然后下意识的看了魅儿一眼。

    魅儿似笑非笑的回应了他一个‘咱们日后再算账’的眼神。

    “魅儿也感应到了。”

    “这云沁泓,简直是……修行界中的奇葩!”

    苏离心中也是颇为无语,这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这是真·躺枪啊!

    自己这么出色,以绝颠的魅力、无敌的风姿和惊世的颜值,于刹那之间化敌为友,让云沁泓芳心臣服,这是何等的丰功伟绩啊!

    “云沁泓,此次忽然前来此地,是和什么人交流过吗?好像,你和方浩渺的关系不错?方家兄弟不是跟着方浩渺吗?你不是应该带着云易梵吗?”

    苏离随口询问道。

    云沁泓听到苏离询问,立刻松了口气,人也舒坦了很多:“云易梵算是跟着我很忠心的一位追随者了,此次更是极力阻止我出面。

    但是我这人,一向兴之所至,便一往无前——”

    “这叫头铁,缺少毒打。”

    苏离打断了她的话。

    云沁泓妩媚的俏脸上,表情一滞,微微黑了几分,却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道:“咳,确实是。”

    云沁泓说着,又接着道:“但是这次我确实是准备来烈焰荒域看看,想看看先前出现在此地的青帝宫还有留下什么痕迹没。然后方浩渺说,他两个弟子在此地有一份机缘,但是也有些劫难需要度过,让我顺便带过来一下。

    所以,我就带过来了。

    这一对兄弟,也帮我办过不少事情,也算我的半个追随者。

    而且我和方浩渺,也能算得上是曾经的同门师兄妹,关系其实还可以。

    不过苏大师莫要误会,就是师兄妹的关系而不是道侣的关系。

    我这些年苦修,觉得修炼比道侣什么有意思多了,所以一直没找道侣。

    如今修为提升不上去了,蜕变也蜕变不了,才开始觉得孤独,打算找一位天骄道侣,最好就是像是苏大师这样的。”

    云沁泓说着,还朝着苏离眨了眨眼,美眸之中泛出青睐的神采来。

    这时候,听到云沁泓的话,诸葛染月等人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好家伙,前一秒杀意凛然,恨不得吃人不吐骨头,下一秒就开始表白了。

    感情这么容易的吗?

    诸葛浅韵若有所思。

    诸葛绮妍则仿佛发现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一般,同时,她又看了看阙辛延、诸葛青尘、魅儿以及联想到苏叶的一系列过往表现之后,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你若想要得到一样东西,你就好放弃自己的脸面。

    诸葛绮妍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不仅是诸葛绮妍,云青萱、诸葛染月都受到了启发。

    便连阙辛延,也都有些跃跃欲试,准备无论如何都要女身状态送上去试试,万一要是成功了呢?

    苏离此时,简直是无言以对。

    玛德,这些人都疯了。

    这都怪苏星河和苏叶这两个臭不要脸的,把一群人都带坏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心有所属了,我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男——”

    苏离表面上正儿八经的拒绝,心中却暗想,私下里也是可以约一约的。

    可就在此时,他话还没有说完,心中猛的生出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小心!”

    苏离惊呼一声。

    可这时候,云沁泓似乎想到了什么,刚准备说什么重要的话,却忽然之间眼瞳一凝。

    下一刻,她的眉心炸开一片血水,接着七根色彩不一的钉子形成梅花形状,当场就穿透了她的眉心。

    那一刻,苏离亲眼看到,一片刺目的黑光击中了云沁泓和其记忆禁区。

    刹那之间,黑暗湮灭了一切。

    云沁泓身体一震,脑后血水炸穿,白花和鲜血夹杂,喷在了她身后方岳恒和方岳宇的尸体的脸上、身上。

    “轰——”

    云沁泓的身体瘫软了下来,然后,当场直挺挺的倒下。

    那一刻,云沁泓当场就被杀穿,死了。

    一代守护者就这样的彻底殒落在了他的眼前。

    这时候,苏离的系统面板上出现了的信息。

    因为之前给云沁泓查看过人生档案,虽然没有查看过未来的七天的信息而只是基本的人生档案,但……

    产生了直接的因果。

    所以,云沁泓这一死,苏离莫名的收获了一百万的天机值,还有大量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然后,苏离发现,天机值归天机值。

    而属于云沁泓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却在其死后没有涌向诸葛青尘,没有涌向现场其余的任何人,反而全部涌向了他。

    苏离浑身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被天道眷顾的错觉。

    随后,他扫了系统面板一眼,因果值莫名的增加了1点。

    苏离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到这一刻,他反应了过来,云沁泓跑这里来的最大目的,就是被杀死在他的面前,并告诉他一个道理——蝼蚁,不要跳!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老老实实的当一只魂奴或者是贱奴、放低姿态就可以活!

    毕竟,守护者级的存在在我们眼中,也是随时都可以杀的存在!

    那么,你苏离,也算不得什么!

    这种意思,这种表现,其实很明显。

    因为,杀死杀穿云沁泓的手段,并没有超过云沁泓所拥有的实力和手段层次。

    关键是,云沁泓绝不会没有守护底牌,也绝不会没有什么离魂体天枢体之类的本源保留。

    但是没用,这一下就彻底钉死了!

    除了这个目的之外,也有一个隐藏的目的——那就是,想保你身边的人,拿出真正的能防守的至宝来!

    比如说——地书碎片?天书碎片?

    苏离心中若有所思,随即看了魅儿一眼。

    魅儿美眸有些黯然,多多少少在为云沁泓的死而惋惜。

    云沁泓这种不聪明却头铁的守护者,恰恰其实是人族真正的希望所在。

    因为她们的性子很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这种人可能会很极端很变态,甚至令人厌恶,但是她们往往比一群老阴比,比一群阳奉阴违之辈更值得尊重。

    可惜……

    “啊——”

    这时候,诸葛染月身边的梦思芸等人,才忽然察觉到了这一幕恐怖的异象发生,顿时脸色苍白,并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诸葛浅韵、诸葛绮妍和云青萱、华紫嫣四人,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的难看。

    因为她们同样会死于类似的手段。

    守护者都被杀穿,她们该如何避让?

    这一幕,对于现场所有人而言,确实是一份重大的打击。

    苏离看了云青萱一眼,道:“你的记忆禁区的情况如何了?”

    云青萱摇了摇头,道:“已经感应不到了,但是目前,也不知道苏叶神子、苏叶守护者去了哪里。”

    华紫嫣似乎想到了什么,迟疑道:“你不会……怀疑这事情和他有关吧?”

    苏离道:“不是,这件事,我心中有数。”

    苏离说着,又道:“当着我的面杀守护者,这手段是真可以,而且也是真的肆无忌惮!我师尊他们明确说过,归墟不出,天下无神。看样子,他们是真的希望我师尊他们出世了。

    这样也挺好的。”

    苏离默默的又看了那1点因果值一眼。

    有因果值挂在身上,并不是好事。

    但是有时候,也同样是一件好事——因为因果值能用掉,用掉了一样可以归零。

    虽然有时候用的时候会导致负债,但是用的时候,也是真的爽。

    有这一点因果值,他甚至又能想出好几种绝杀的逆天手段了。

    魅儿叹道:“或许这就是天河之外的神灵做的,为的就是嫁祸给天河百族的神灵,然后让我们陷入内战。”

    苏离道:“确实有可能,但是会查出来的。我精通推衍之术,只要他们再露出一些蛛丝马迹,就可以——”

    苏离这话说到一半,顿时,在梦思芸身边的古妙依,身体一震,然后当场直挺挺的倒下了。

    刹那之间,她的眉心就中了七根钉子,死法和云沁泓一模一样。

    见到这一幕,苏离淡淡的看了魅儿一眼。

    之前魅儿那句话,不过是个烟雾弹而已,并不是真话——因为无论是魅儿还是苏离此时已经清楚,这就是天河百族内部的神灵干的。

    但是魅儿提及的那种是目前人族神灵和天河百族神灵一致的推衍结果。

    而事实,似乎也真的是这样。

    所以,苏离的回复,则是去质疑,然后故意引导仇恨指向他。

    但是他的话没说完,对方就开始了猎杀之行了。

    “啊——”

    这刹那之间,紫陌因为离着古妙依最近,所以忍不住发出了尖叫声。

    只不过,古妙依倒下后,她非但不敢接近,反而本能的、忌惮的后退了一小步。

    苏离平静的看了一眼古妙依,然后又看向了云沁泓的尸体,当即走了过去。

    云沁泓死后,炸裂的身材恢复了正常,很完美,比魅儿的身材更夸张一些,和云青萱的身材差不多。

    既不特别的妩媚也不特别的妖娆。

    死后的她很安静,眼中似乎有什么秘密发现,因而显出了几分恍然之色。

    可惜,关键时刻被杀死了,杀穿了。

    所以,她这个想要睡苏离的想法,就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苏离发现,死后的她,死不瞑目,眼角处有两点泪痕。

    那是她在死亡的瞬间意识到了死亡来临却无能为力、无力挣扎的绝望以及悲哀。

    在妖魅、妖娆和性感等的背后,她其实想遮掩的,仅仅是她的不聪明这个缺点罢了。

    这时候,苏离真正的看透了她。

    可是看透了,他的心情却很不舒服。

    当那些死亡的人雕特征出现了她的手笔的时候,其实可能就已经预示着她是第一个被推出来的挡箭牌。

    苏离也想过这一点,甚至想过会在烈焰荒域遇到云沁泓,却唯独没有想到,有些神灵丧心病的到了这般的地步,当着他的面这么屠杀守护者,将人皇、玉清和太清的告诫当成了空气。

    这是真正的丧心病狂,是真正的疯狂如疯狗!

    苏离弯下腰,没什么顾虑的将云沁泓的尸体抱了起来。

    理智告诉他云沁泓身上可能有陷阱。

    所以他应该像是紫陌那样,避开这样的尸体。

    但是苏离却没有那么做,他已经背上了一点因果值,已经被卷进去了。

    正面的因果值,是让他正面狂莽硬刚。

    负面的因果值,是让他猥琐发育别浪。

    这一点基本上,他也已经判断了出来。

    可能未必准确,但是差异也已经不大。

    别人已经欺负到面前来了,那不反击,绝不是他苏离。

    就像是方岳恒兄弟,明知道就是送上来死的,但挑衅了,他就赐他们一死!

    诸葛染月叹了一声,默默的走了过去,同样将古妙依抱了起来。

    两人的尸体已经软化,像是陷入深深的沉睡一般。

    她们眉心的七色钉子,还依然散发出无比美丽绚丽的光芒。

    “我先将她们的尸体放在我记忆禁区第三层里。之后,我会将她们埋葬在花月谷里。”

    苏离淡淡的说着,然后深深看了云沁泓一眼,伸手,轻轻抚向云沁泓的双眼,柔声道:“下辈子我让你睡个够,安心去吧。”

    苏离说着,手往下轻轻一抚。

    云沁泓那不瞑目的双眼,轻轻的闭上了。

    然后,她眼瞳中最后的一缕神采,也彻底的扩散、黯淡了下来。

    苏离将云沁泓的尸体收入记忆禁区第三层。

    随后,他又将古妙依的尸体抱了过来,同样收了进去。

    古妙依确实只是月冥城的天骄,但也只是一个城里比较出名的年轻一辈而已,实力能力都并不强。

    而且,也才刚刚复苏了殒寂之魂,分身都还没有完全的凝聚出来。

    这般杀死,也彻底的没了。

    因为系统面板上出现了二字。

    这是接连出现的第四个字样了。

    以前,苏离很希望看到这样的字样,但是现在,他非常忌惮看到这种字样。

    有时候,当世界黑暗的时候,他很恨不得所有人都终结,都去死。

    但,当设身处地、身临其境处于这样的境地的时候,他希望,所有的生命,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都应该被真正的尊重。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若不是罪大恶极,为何又不能留一线生机?

    苏离沉默了片刻之后,收敛有些压抑的情绪,然后看了阙辛延一眼。

    阙辛延摇了摇头,示意不参与更多的因果。

    阙辛延的表示,让苏离意识到,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又要捅破天了。

    但,这也一定和他的某种决定有关。

    苏离看向诸葛青尘,道:“走,随我去烈阳荒域中心区域,我要释放一块镇魂碑,打开七龙祭坛,我要推衍壁画!”

    诸葛青尘闻言,脸色猛的一颤,道:“你疯了!”

    苏离道:“我没疯,我就是想搞死那个乱跳的混账东西!什么神灵,有本事对着我杀!来,杀啊!”

    苏离目光朝着四周得虚空看了一眼,然后冷声呵斥道。

    他的声音甚至运用上了天道之音,是以声音很大,响彻四方,不断回响。

    (ps:非常感谢盟主‘麦了个神滴’再次10万币打赏支持~特加更八千字大章~新的一月,泪求保底月票~拜谢各位亲爱的书友们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