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08章 无敌乾卦,黑袍再现
    苏离看向诸葛浅韵,忽然问道:“你的天枢之眼,现在恢复了吗?”

    诸葛浅韵被苏离莫名的问得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很难,你的手段有些离奇,造成的伤势恢复起来相当艰难。”

    苏离道:“要我帮你吗?我帮你恢复伤势。”

    诸葛浅韵闻言,美眸微微明亮了几分,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让我去帮他?”

    苏离道:“谁要帮他那个刚愎自负的傲娇货?我只是已经确定,你和你妹妹的牵连比较深罢了。而你如果强大一些,你妹妹就更强,那时候他们自保之力强一些。”

    诸葛浅韵闻言,不由美眸含笑,道:“好吧,这个理由更合理,毕竟,你确实是不会去关心苏叶的死活的对吧?”

    魅儿笑道:“对啊,他们兄弟,都是巴不得对方去送死呢,哪里会在意对方?这么简单的道理浅韵仙子还想不明白么?”

    诸葛浅韵笑道:“确实是想明白了。”

    苏离见两人的心情还挺好,不由想到他看到的苏叶的未来。

    就苏叶那种惨烈的未来,这是真乐观不起来啊!

    苏叶太理智了,理智得像是个疯子一样,做出了的事情,也太可怕了。

    只是,这般事情发生在未来,而且还套了一层‘镇魂秘境’扭曲了一些规则?

    对于苏叶,苏离虽然心里确实有些忧虑,但说担心,还是太过了。

    他不担心苏叶出什么状态,毕竟这种老阴比而且还套了十九层记忆禁区,这是个什么猛人可想而知。

    他担心的是苏叶跑天河边缘那边去乱搞啊。

    那时候魅儿怕是要遭殃——对于苏叶而言,没什么不能牺牲的,这就是最大的隐患。

    似乎察觉到了苏离的担心,魅儿柔声道:“苏离,无需担心我。其实无论那边出事与否,对于这边的我影响不大的。我们都不是小孩子,活到了如今,真正的取舍都是会做的。

    到这个层次,分身是本体? 本体也可以是分身。

    同样的? 无论是本源、造化,天枢还是皇极都一样。

    跳出这种区分? 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分身这一条大道。

    所以? 他们若是说什么‘你喜欢的我和被镇压的我可能会不是同一个我’之类的话,不用往心里去就是了。

    那些只是干扰你判断的攻心手段罢了。”

    魅儿的话? 苏离信吗?

    苏离不信。

    这确实是真话,但是魅儿还做不到这个层次。

    跳出这种区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非常难。

    因为这涉及到了一个境界层次叫做‘万物归一’? 也就是‘道生一’奥义的终极奥义层次。

    就是‘三千大道殊途同归’的层次。

    这是分身一道的尽头。

    如果魅儿真能做到这一点,魅儿的天人之魂就不会镇压了。

    因为随时一个念头都能化身万千,随时‘归来’。

    无论是分身一念之间回归本体,还是本体一念之间回归分身? 都是没有任何障碍的。

    所以魅儿这句话? 就是要消除苏离的弱点——这个弱点在记忆禁区的虚假镇魂秘境里,又有着魅儿跟随守护着,问题不大。

    可在现实里,各方面,那一定要小心谨慎。

    这些? 苏离都在瞬间看明白了。

    历经过禁区作画的事情之后,苏离察觉到? 他又有了各方面的进步。

    不过知道了,苏离也不会表现出来? 反而显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来。

    然后,这种表现? 应该是暂时稳住了魅儿。

    只是魅儿是不是也看出来了? 苏离也无法确定。

    记忆禁区虽然可以了解现实很多事情? 但是常驻记忆禁区第八层是不现实的。

    诸葛青尘道:“离兄,你现在了解了,也就可以泰然处之了。另外,此次你已经是天机神算了,接下来,也算是天骄的行列了。

    你的战力——确实是有些拉胯,最近好好参悟一下镇魂碑,争取把里面的神通学上。”

    魅儿笑道:“他可不弱,不过确实还不是诸葛绮妍之流的对手,无论是境界还是生命底蕴层次,得再提升两层,再结合他这苟且流的招数,差不多就没问题了。”

    诸葛浅韵笑道:“这次是真苟且流大师出山了——回来了真好啊,这一次套的杀局层层杀机,进去了差点都出不来。

    他们以时间断层的危机封锁出路,确实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诸葛绮妍道:“那位云沁泓守护者是真可惜了——殒寂时代,为人族立下了很大很大的功劳。”

    诸葛青尘道:“她确实有些可惜了,她的战斗力其实很强,那么多守护者死在了战场,她还能活下来,还能猎杀诸多异族入侵过来的守护者,本身就说明了能力。”

    苏离道:“正因为异族守护者她杀得多,所以异族和人族都容不下她。”

    诸葛青尘道:“云荒时代,其实算是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时代了,就像是一个濒死之人回光返照的状态一样,虽然要死了,却往往是最舒服的一会儿。等我们去了花月谷,将她好好安葬吧。哦,还有那个古妙依。”

    诸葛青尘的声音略微有些怅然。

    苏离心中一动,点了点头,叹道:“我知道,肯定会好好厚葬她们的。”

    苏离从诸葛青尘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信息——古妙依的死,就是一个囚笼。

    古妙依是真的死了,但是以尸体的存在而形成一个类似于‘投影’、‘监控’的东西,在继续的探听一些消息。

    但是这一点,苏离其实有所怀疑。

    甚至对于死去的云沁泓都没有完全的信任,同样抱有一丝怀疑。

    所以,诸葛嘉怡在他的第三层记忆禁区里动了一点手脚而让他无法察觉,因而他也将云沁泓和古妙依的尸体放在了记忆禁区的第三层。

    甚至,他之后的所有行动,都刻意的避开了第三层。

    第三层和第四层之间有着大恐怖级的禁忌守护,第四层区域里的秘密,苏离是有信心守护的。

    只不过,他之前也仅仅是怀疑。

    可如今看来,云沁泓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古妙依,同样是诸葛嘉怡那边的人,只是以死的方式来到他这边卧底而已。

    苏离的回应也很正常,但是诸葛青尘也能听懂。

    苏离调出系统面板,查看了过往的那些信息记录。

    在记录里,他看到了云沁泓和古妙依都是状态,心中略微释然。

    终结的意思,就是说彻彻底底的死了,跳出去了那层杀局。

    只不过这其中要注意的是——死了是死了,但是跳出了那层杀局也可以指她们跳出了假镇魂秘境这个杀局。

    有时候,因为系统没有解释,一些问题就需要反复思考,不然很容易被坑。

    对于此事,既然他心中已经有了判断,那么接下来要应付就容易很多了。

    苏离和诸葛青尘说了会儿话之后,诸葛浅韵也已经调整好了她的状态。

    苏离看了她一眼,道:“我要动手了,你忌讳吗?”

    诸葛浅韵道:“其实我不太希望你治疗我,因为我担心我身上下有囚笼——一旦你治疗我暴露了某些功法的秘密,或者是我被抓了而身上留有你施展功法的秘密的话,会导致你陷入被动的。

    我这个人,虽然性子冷淡、为人也有些喜欢利用别人,但也不会不知好歹。

    这件事,我提前和你说明白。”

    苏离道:“我不傻,你能想到的我也想到了,但是我敢动手就没问题。”

    诸葛浅韵道:“好,那就多谢了,这份因——”

    苏离道;“别计因果,你的眼睛我射瞎的,我现在帮你恢复,我们相互之间,两清了。”

    诸葛浅韵笑道:“害怕与我纠缠不清?你虽然很优秀,还有皇族血脉,确实会让很多奇女子趋之若鹜,但是你比之苏叶尚且差了不止一筹。

    苏叶如此守护我,我都不曾心动,你的话——就真的差远了。

    所以你别盲目自信,我的心早已经落在了那个神秘的黑袍人身上了。

    我始终觉得,她应该是苏叶的师尊,但奈何没有证据。”

    苏离道:“你倒是很厉害,不和苏叶一起,和苏叶师尊在一起?当苏叶的师娘?”

    诸葛浅韵笑道:“你也觉得苏叶的师尊就是那个神秘的黑袍人吗?”

    苏离道:“苏叶的师尊本就是个黑袍人啊,我见过的,我的记忆场景你没看吗?对了,你是什么时候见到的黑袍人呢?”

    诸葛浅韵道:“我还以为你知道我什么时候见过那黑袍人的。”

    苏离道:“我大概能猜到——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当时的你,穿着一身破旧的粗麻棉袄,上面很多破洞,裤子是灰黑色的,很破,上面有很多泥巴。另外,你赤着脚,两条小腿上有很多伤疤,黝黑色的像是一条条的普通蜈蚣……

    你还说那时候你的眼睛已经瞎了,很丑很瘦对吧?

    还说那是一个什么祭祀的场景,然后好像有个小女孩要被烧死?

    如果是这个场景的话,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云青萱小时候要被烧死的场景了。

    这是她记忆禁区里的心理阴暗面。”

    苏离不动声色的回应。

    他能感应出,诸葛浅韵的话语里,句句都是囚笼。

    但是诸葛浅韵的探索不是找寻皇族,目的也和天机阁不一样——她的目的和苏叶一样,或者是和公乘青蝶一样,是为了找当年那个黑袍人。

    所以,苏离有理由相信,公乘青蝶也把所有人都骗了。

    甚至因为做得绝,把魅儿都骗过去了。

    其和天机阁的合作什么的,多半也是利用天机阁!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呢——因为当初,他跟着公乘青蝶的视野有很长一段时间。

    那一段时间里,他对于公乘青蝶可谓是有相当深刻的了解。

    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的记得,公乘青蝶为了救云青萱跪着朝他磕头跪拜的时候,宣布了生生世世誓死效忠、永不背叛!

    既然连这样的承诺都在心中、灵魂深处定下了,云青萱也得救了,那么这公乘青蝶背叛的可能性很低。

    当初见到过那一幕的人,如今基本全都死了!

    唯一还活着的,只有诸葛启明。

    所以,天机阁里的诸葛启明,恐怕也同样是天机阁里的一个隐藏的叛徒。

    要么他依然和公乘青蝶一条心,要么就是同样另有图谋。

    不过,诸葛启明苏离无法确定,公乘青蝶苏离几乎有九成的把握确定,这个女人很厉害!

    但,如这样绝密的信息,苏离知道也肯定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特别是确定有神灵可以在记忆禁区窥视现实之后,就更不能轻易的乱莽了。

    唯一比较欣慰的是他不能被推衍,同时,在记忆禁区观察现实,损耗也非常巨大!

    天机值就是自身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他可以用天机值来损耗。

    但是别人身上的这种东西是恒定的,用一部分就是永久削弱,恢复起来是很难的——除非各种掠夺、剥夺之类的手段,这又另说。

    这就导致,这种在记忆禁区窥视现实的事情,不可能频繁的施展。

    这两方面结合,苏里其实反而要比在先前的囚笼里更自信一些。

    现实里推衍他的话,他热烈欢迎,欢迎之极,他都早已经在记忆禁区里摆出了很多道囚笼陷阱等着呢!

    不然,诸葛青尘也不会说出“谁推衍他苏离都没好结果”之类的话了。

    可是那些神灵在剥离出的记忆禁区稳定空间里弄了个镇魂秘境,在里面有些手段用起来就肆无忌惮,这反而更加容易让他暴露秘密一些。

    所以,苏叶的有些话没错——对方一定是会想办法再将他镇压进类似的囚笼里的。

    但这时候,已经晋升为超凡大师的他,就不会再给对方诸多机会了。

    如此一来,现实之中,针对他的手段,将如怒海狂涛汹涌而来!

    苏离沉思的时候,诸葛浅韵俏脸上、美眸中多了许多的遗憾之色。

    还是探寻不出来有用的消息。

    “苏离,能帮我推衍一下吗?我想知道一些重要的信息,推衍不行的话卜卦也行,我想看看将来还有没有希望。”

    诸葛浅韵在无比失望之后,便没有太隐藏自己的目的了。

    她这样的做法,立刻让苏离心中对她的认可度高了不少。

    因为,无休止的试探这种事情,迟早总是会被发现的。

    而主动的呈现出了自身的因果和目的,则反而比较能让人接受——最起码,她的动机并不是和天机阁一样的。

    苏离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你竟是还在试探我。”

    诸葛浅韵道:“已经成习惯了,等试探之后才意识到……其实有些事情你不明白,云青萱固然有心理阴影,我又何尝没有呢?

    对于一个小女孩而言,那时候的那种呵护和拥有,是她一辈子都羡慕的温暖、安全的拥抱。

    云青萱吃了苦,而且差点被烧死,很痛苦。

    我也知道,但是我妹妹为了救我当场被砍了头——你能理解当时我的想法吗?我真的很痛苦很痛苦啊!

    如果不是他的那句话,我想我根本撑不下来,活不到如今。”

    诸葛浅韵说着,又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当你说出那句‘此情可待成追忆’而且还说得那么标准,连那神秘的字都能镌刻出来的时候,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惊喜吗?

    那之后我才关注你这样的一位存在的。

    你不懂那种心情,一方面想方设法帮你隐瞒,但是很显然隐瞒不住。

    一方面要先下手对付你!

    而且最好是有机会将你杀穿,杀出那虚假的镇魂秘境!

    可惜,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局是个连环杀局。

    而后面,你说出‘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可以创造奇迹’的时候,我更加震惊和激动了。

    我想,你就算不是两万年前的那个他,也一定和其有很大的关系吧?

    但是我知道却不敢去想啊,因为当时看到那一幕的就那么几个人,这一幕是不能说出去的啊!”

    诸葛浅韵说到这里的时候,阙辛延咳嗽了一声,打断道:“我想吐几口血啊,这种事情既然就几个人知道,为什么你直接这么说啊!”

    诸葛浅韵叹道:“你糊涂了?这件事如今已经众所周知了啊!而且现在让苏大师说出答案,无论是否被窥视到,才可以真正的脱身啊。”

    阙辛延恍然,道:“不好意思,一直在用忘尘寰的能力洗记忆,不洗的话我这是活不下去了。”

    诸葛青尘道:“我差不多也都以禁忌的符记录了一下,其余都忘记了。你们继续。”

    魅儿笑了笑,看向苏离的目光却更欣赏也更加的充满情感。

    诸葛绮妍则颇为唏嘘,沉默不言。

    苏离联想到记忆禁区三层那诸葛嘉怡留下的某些后手,顿时已经明白到,诸葛浅韵这是偿还。

    以这些禁忌的秘密,让他洗白。

    是以,苏离‘自信’道:“此地是真正的镇魂秘境,而且是在现实,我不在天道法则之中,也无法被推衍,所以我们的交流也无法传出去的,不用害怕。”

    诸葛青尘道:“这话不假,确实是没人愿意推衍你了——特别是在现实里的情况下。所以你说话办事,放心敞亮的去办,消息走漏不了的。

    如果走漏了,就把阙辛延打死,一定是他这个喜欢乱嚼舌根的。”

    阙辛延闻言,嘴角咧了咧,然后瞥了诸葛青尘一眼,道:“别让我哪天逮着机会,到时候将你沉幽冥海,或者砍你人头当灯笼。”

    诸葛青尘呸了一声,道:“这种狠毒的话别乱说啊,你说没事,我这动不动灾难降临的特殊命格——被你饶了一道,好家伙,你这趟回来,成长不少啊,竟是让我自己对自己立了个‘劫难之灾言’。”

    阙辛延道:“我回来了,就说明我已经合格了啊,而且这里是幽冥海了,一会儿我师尊要来了。唉,要和我心爱的苏大师分别了,此情此景,苏大师何不赠诗一首?”

    苏离道:“我说了你敢听吗?”

    阙辛延道:“你要这样说,那我可还真的——不敢听。”

    诸葛青尘道:“要不你听一听嘛。”

    阙辛延道:“呵呵,我偏不听,你要是不服气的话,那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啊。”

    苏离道:“你们两个不用插科打诨了,我说没事就没事,这块镇魂碑我都已经炼化了,现在这里都是自己人,谁能窥视到什么啊。而且我身上还有一张天书碎片,上面镌刻着顶级玄术感应符呢,被窥视会有感应的!”

    苏离说着,才接着道:“那句话,当时的确是我说出来的,但是也不是我发明创造的。这句话,源自于皇族那边,是皇族那边的强者之间执掌光明而存在的一句话。

    甚至其到底是谁说的,就不知道了。

    反正,这句话的来历很久远了,在皇族之中人尽皆知。”

    诸葛青尘闻言松了口气,道:“果然是皇族那边的话。”

    阙辛延道:“也只有皇族那边,真正的明悟希望之道与希望之法,才会有那位‘女娲’抬手就修复了苍天。而且还是通过记忆禁区修复了现实的苍天天道。可惜诸多地方破损,以至于她没有完全修复。”

    诸葛青尘道:“完全修复,我们就被彻底所在了时间断层里,和现实断开了。”

    诸葛浅韵感慨道:“所以,这才是真厉害啊。”

    苏离道:“现在,都没问题了?所以诸葛浅韵你帮我其实也没必要,因为这些信息是传递不出去的。而你若是主动传出去,别人还会认定是虚假的圈套。”

    苏离说着,隐约感应到了记忆禁区第三层出了细微的变化——果然。

    诸葛浅韵道:“好吧——我的天枢之眼,其实不是我——”

    苏离打断了诸葛浅韵的话,道:“嗯,是和我一样的变异能力吗?这或许说明,皇族那边也看上了你,但是既然能被摧毁,就说明机缘不到。”

    打断了诸葛浅韵之后,苏离又道:“你不用担心,我先帮你恢复,然后帮你卜一卦。”

    诸葛浅韵道:“帮我恢复之后,我会被算计和关注吧?会被复印吧?若是如此就算了,我不恢复了。你帮我卜一卦就好。”

    诸葛浅韵没有想明白——消息是可以传递出去的这一点,竟是差点说出她的天枢之眼是皇族那边赐予的神通。

    这人这一次,差点犯下大错。

    只是,苏离也留意到,这群人里,除了魅儿没被欺骗之外,如诸葛青尘和阙辛延都被骗到了。

    苏离仔细一想,又明白了——诸葛青尘是选择了忘记,所以忘记了诸葛嘉怡和古妙依留下的暗手,所以才会被骗。

    而真正的被骗就会让他苏离的手段更容易被敌人相信。

    阙辛延是知道这一点后,同样抹掉了相关因果也才变得和诸葛青尘一样。

    至于诸葛浅韵是真的被他骗过去了。

    诸葛绮妍就是另一个版本的诸葛浅韵,所以同样被骗了。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苏离说着,抬手凝聚六道玄气化作六根蓍草,当场卜了一卦。

    这是卜诸葛浅韵是否能称心如意的一卦。

    这一卦,苏离也是诚心帮忙的一卦,但是本也是没太当一回事的。

    可是这一卦刚显化出异象来,远方,‘轰’的一声,忽然一座巨无霸的幽冥船陡然出现了。

    接着,幽冥船上,手持双镰的黑袍人刹那出现了。

    “咻——”

    暗影双镰猛然切割而至。

    于是,他的卦象当场崩裂,并在下一刻炸成了齑粉后,彻底粉碎消失。

    苏离呆了呆,回过神来,却发现远方并没有幽冥船,也没有那鬼脸面具的黑袍人身影。

    “轰隆隆——”

    这一刻,苏离耳边,隐约出现了一道道非常虚无缥缈的雷霆的声音。

    和前几次不同,这一次的雷霆之声非常稀薄缥缈,也非常的弱小。

    “这是什么?”

    “这里有时间断层?发生了什么?”

    苏离心中微微一凛,随后发现,之前发生的刹那场景全部如重新回来了一样。

    那一幕,他甚至不知道是冥冥中的感应,还是原本就已经发生了。

    他的耳边,还回响着他刚刚说的‘随时来找我’的尾音。

    然后他的手还习惯性的抬手凝聚出了六道玄气化作六根蓍草,并准备卜卦。

    这一次,苏离没有卜诸葛浅韵的卦,而是替换成了他自己的。

    这一卦卜出,苏离竟是卜出了一个乾为天卦!

    好家伙!

    天下第一卦啊!

    俯罩上下与四方,进退与动静皆利,乃天下正义之所在!

    这也太牛逼了吧?

    这个卦就不用解释了,光是基本的卦辞,就可见一斑——困龙得水好运交,不由喜气上眉梢。一切谋望皆如意,向后时运渐渐高。

    这样的好卦,竟是在这样凶险的环境里卜了出来?

    苏离实打实的愣了一下。

    然后,他将他自己这个卦的卦象让诸葛青尘、阙辛延等人看了一眼。

    诸葛浅韵同样也看了。

    她也有学习类似的卜卦的手段,虽然不怎么精通,但是看卦象、卦辞的基本能力还是有的。

    所以这一看,她差点儿心花怒放——因为事到如今,哪怕是神灵都认可,卜卦卜出来的结果,就是恒定的!

    不管发没发生,那结果是不会变的,就像是锁死了一样。

    而且,卜卦的手段,也是被认定为是皇族的气运加持!

    眼下,苏离帮诸葛浅韵卜出了这样一卦,就代表从此刻开始,诸葛浅韵身上有皇族巨大因果——所有神灵,从此时开始,就别招惹她!

    不然就有被杀穿、被削九成神性的可能了!

    这在现实里还无法拿天书碎片地书碎片来洗神性,到时候就只能废掉神性重新活出下一世,重新修炼了。

    可这种时代已经来到了最关键的蜕变时刻,活出下一世也已经来不及了啊!

    所以这卦一出,神灵退避!

    对于诸葛浅韵而言,这就是个无敌卦!

    顶着这样的卦,她可以横行无忌了。

    “这……羡慕嫉妒恨。”

    诸葛青尘嘴角直抽,羡慕之情,真实之极。

    阙辛延也同样极其渴望和羡慕。

    “真好,这样一卦出来,我就安心了。这么多年的等待,也是值得的了。

    看样子,我终于能见到他了。”

    诸葛浅韵美眸之中显出了一种透彻心神和灵魂的幸福笑容。

    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儿得到了最心爱的玩具一样,笑容纯粹而幸福——充满无尽希望的幸福。

    这一幕,像是一幕永恒的画面,忽然就这么烙印在了他的记忆中。

    忽然,苏离隐约有些后悔,后悔把自己暗中给自己卜出的一卦给了诸葛浅韵。

    因为按照先前出事来说——诸葛浅韵的卦象结果……极有可能是下下卦。

    这是一个物极必反的结果。

    所以,诸葛浅韵要终结了!

    这一条路,她将一去不返。

    苏离想到了先前那一道淡淡的惊雷声。

    “诸葛浅韵,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在你妹妹诸葛浅蓝和那个黑袍人之间选一个,只能选一个的话,你选谁?”

    苏离的话,问得魅儿握住他的手忽然一颤。

    诸葛浅韵也愣了愣,似乎很好奇苏离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她想了想,还是很认真的回答道:“不选,如果是因为冲突的话,我就用自己的价值去平息双方之间的冲突。

    如果冲突不可调和,我大概会选择自我终结吧。

    因为都是我最在乎的人,如果他们也像是我在乎他们一样在乎我,就不会让我为他们牺牲,因而最终可以和平的在一起。

    如果不是,那也不值得对吗?

    那我所有的期待和付出,也只是一个可笑和可悲的故事,我心中的希望熄灭,而我又不想堕入黑暗,就只能自我终结了。”

    苏里沉吟半晌,道:“你此次卦象虽极好,但是这样的皇族气运加身是机缘,也会伴随劫难。要不,留下一幅画?我为你画一幅画如何?”

    诸葛浅韵道:“不用画了,无论是雕像还是绘画,会损耗海量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在记忆禁区里,隔离了几层天道的话,尚且还好。

    在现实里就算了,你刚刚崛起,还需要好好沉淀。”

    “好了,苏大师,谢谢你的卜卦,我也得走了——绮妍已经彻底独立,我斩断了所有与她的因果,她可以去追求她的幸福了。”

    “我便让她——也不是我让她,而是她愿意跟着你,保护你一阵子或者一辈子。”

    诸葛浅韵说着,看了诸葛绮妍一眼,道:“苏大师很重要,所以,我虽无法再命令你什么,但是我其实也是你,你其实也是我。所以我希望你遵从你的内心的选择。”

    诸葛绮妍道:“小姐,你放心,我会拿一切去守护的!”

    诸葛浅韵点了点头,这才道:“诸位,我走了,希望还有再见的机会。”

    苏离沉吟道:“临行之前,赠予你一首诗吧,你跟着我念。”

    诸葛浅韵一怔,随即美眸之中生出了极端的感动之色:“谢谢,谢谢,从来没有人愿意纠正我错误的读法,从来没有。”

    苏离道:“这次的卦象卜卦的时候出现了异常,所以你要当心。”

    诸葛浅韵笑道:“苏大师,你真和苏叶一样,还故意拿这个算计别人。这样一卦,乾为天,就是皇族的天道在我身啊!你看我刚心中想完整的记忆那首诗,你就诚心教我,这不就是一切顺利,皇族天道加身吗?

    但是你这么故意说是差的卦,就是希望别人针对我,然后被各种杀穿吗?”

    苏离:“……”

    苏离看了诸葛浅韵一眼,有些无奈了——这次是真把诸葛浅韵骗到了。

    以至于,诸葛浅韵知道这里消息传不出去,结果以为他在设置囚笼?

    诸葛浅韵美眸含笑,然后又很快恢复正常,道:“苏大师,接下来我会好好配合你的,你现在是要暗中开启一些瑕疵,然后让别人能感应到了吗?苏大师,请开始你苏家的绝活表演。”

    诸葛浅韵心情极好。

    苏离却颇为哭笑不得。

    这一次,算是彻底把诸葛浅韵坑进去了。

    关键是——他还没法解释啊。

    苏离心念一动,将计就计,同时运转了一下《道生一之神隐篇》,让自己的气息忽然变得弱小了很多很多。

    同时,他又释放了一丝对于镇魂碑的控制。

    这样一来,诸葛浅韵说的那些条件,就都满足了。

    这时候,敌人要是窥视他,还真能窥视到丝毫。

    苏离道:“你此次的卦象是个下下卦,具体是什么就不说了,但是九死一生的结局。

    所以,你放开灵魂守护,我为你画上一幅画,将你画在我那张天书碎片上,这样能保你一条活路。”

    诸葛浅韵闻言,美眸一颤,眼中的神采顿时凝滞了刹那,随即变得无比得黯然。

    “还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么?”

    诸葛浅韵看着苏离,神情有些痛苦的悲叹了一声。

    苏离的心一凛,他有些懵了。

    因为诸葛浅韵这种表现,他完完全全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而且,哪怕是他的分身有一道进入了记忆禁区八层向外看,都没看出破绽!

    这——是真演还是真的?

    (ps:第三更九千字奉上~今天总共25万字更新完毕~明天我尽全力多更一些哈,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