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09章 幽冥海欲生,花月谷情债
    苏离完全无法判断出诸葛浅韵是真的在演戏,还是真的知道那一卦不是为她卜的。

    这一幕,也让苏离的心情有些无法形容。

    果然,这就是一个人均超级影帝的世界。

    不过,真真假假,又有什么在意的呢?

    真真假假,这一幅画为她留下,就是一份希望。

    当然,这一份希望,同时也是一条后路——不是诸葛浅韵的后路,而是诸葛浅蓝的后路。

    尽管在他出现在烈阳星区域的时候,系统的名字后缀变成了(烈阳),但是诸葛浅蓝本身的存在,依然充满了谜题。

    而她和苏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到现在也依然是一个谜团。

    这一方面,阙辛延宁可谈十分禁忌的沐雨兮都不愿意去招惹。

    所以,给诸葛浅韵留下一幅画,苏离的目的也并不仅仅是给她留一条活路那么简单。

    不过,如这般禁忌信息,既然此时这片天地已经可以被感知、窥视到,那么苏离自然更是不会表现出丝毫来。

    而且,不是此时就被感知窥视到了,而是一直都被感知和窥视到了。

    那诸葛嘉怡在他的记忆禁区第三层留下了一些东西,再加上云沁泓和古妙依的尸体,这些东西组合起来,恐怕就是极其强大的‘暗中的窥视’。

    所以这里发生的一切,其实也都已经传递了出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诸葛浅韵的那一卦,有可能否极泰来,变成真正的‘乾为天卦’也说不定。

    苏离思索之间,诸葛浅韵倒是神情黯然的轻轻点头,并在那一刻真正的放开了灵魂的防守能力。

    苏离在这一刻,当场凝聚出一道替身纸人化作一张画纸,然后又以之前凝聚身外化身所衍化出来的笔和学习自女娲的绘画之法,又取了诸葛浅韵的本源精血,为诸葛浅韵作了一幅画。

    这一次,诸葛浅韵也很配合的凝聚出了一道本源之力? 打入了画中。

    苏离的替身纸人死后会变成冥纸? 但是其本身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张人皮纸之类的东西。

    这种功法的核心其实就是凝聚这种‘符纸’? 所以纸人重新化成符纸? 其实是非常正常的。

    而以苏离如今的能力和造诣,再加上他身上拥有着《皇极经世书》? 这种替身纸人化出来的纸‘假扮’天书碎片,其实是没什么破绽的。

    就算是有? 也没有人能察觉。

    一来天书书页碎片不是烂大街的东西? 没几个人能拥有。

    二来天书书页碎片每一页每一份都完全不同,出现稀奇古怪的气息等等,都再正常不过。

    所以,苏离并不担心出什么问题。

    苏离仿照女娲的那种神韵和笔法在现实绘画的同时? 实际上? 他在记忆禁区第八层里,同样绘画了一幅画——那一幅画,就是他自己在外界画诸葛浅韵的那一幕。

    并且,他在记忆禁区第八层画出来的那幅画——刚好和他现实里画出来的那幅画重叠。

    不过不同的是,在第八层记忆禁区里画出来的那幅画? 苏离同样没有为诸葛浅韵画上双眼。

    没有画上双眼的诸葛浅韵,总体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但是也非常的逼真。

    如果加上一双美丽的眼睛的话,恐怕? 她如同立刻就可以从壁画之中走出来一般。

    本体退出了记忆禁区之后,天机值刚好缩水了10万? 就剩下736691点了。

    而他的本体回到外界的分身身上的时候? 分身的画还没有画完——正在画双眼。

    苏离略微一沉吟? 当下暗中折损一道替身纸人分身,飞出两颗眼珠,化作希望之源,凝聚到了笔尖,画进了那一幅绘画里的诸葛浅韵的双眼里。

    “啊——”

    诸葛浅韵忽然双手捂住双眼,发出了一声奇奇怪怪的叫声。

    就这叫声……

    苏离心情一个激荡,差点儿一笔戳在了画卷上诸葛浅韵的眉心——好家伙,现在还有人在啊,你这么叫别人怎么想啊?

    诸葛浅韵这时候也察觉到了什么,娇躯轻颤,俏脸生出莫名的红晕儿,竟是显出了一丝羞怯之色的、奇怪的看了苏离一眼。

    随后,苏离这时候已经画完了画,并抬手一挥,将这一幅画直接打向了她的眉心。

    “咻——”

    诸葛浅韵娇躯一颤,顿时眉心出现了一道七彩光芒汇聚的梅花钉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这东西显化的刹那就消失了。

    然后,诸葛浅韵美眸之中泛起一丝细微的、柔媚而又荡漾的春光。

    当然,这般光泽也只是刹那间便消逝了。

    即便如此,她面红耳赤、羞怯而又尴尬得无地自容的样子,让苏离莫名的就明白了什么。

    空气中,仿佛有一股很奇妙的幽香隐约传来。

    “这是……莫名就好了?满足了?索然无味了?”

    苏离奇怪的看了诸葛浅韵一眼——我就给你用希望之源画了一双眼睛而已,你这就高……高兴了?

    这么敏感的吗?

    苏离心里有些痒痒的。

    好家伙,这声音叫得还真是如莺啼一般,婉转而悦耳动听,让人心旌荡漾。

    苏离差点儿就要向诸葛浅韵行礼致敬了。

    诸葛绮妍这时候竟是也莫名其妙的就脸红了,而且苏离留意到,她竟是莫名的将那笔直而修长的双腿并拢了几分。

    诸葛浅韵声音有些发颤,道:“我,我先走了。”

    说话之间,她还有些恼恨的瞪了苏离一眼,那眼神似乎很是责怪:“登徒子!要不是看你真心实意在帮我,我定饶不了你!”

    这嗔怒而略带羞愤的眼神,让苏离也是一阵莫名其妙——老子什么时候非礼你了?

    给你画一身眼睛装那空洞里去,老子怎么就做错了?

    苏离心中嘀咕的时候,诸葛浅韵已经化作一道流光,荡漾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那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苏离收了笔,然后扫了一眼分身,这一番损耗,分身损失也是不少。

    特别是身外化身当成笔用,还激活了《璇玑战魂》功法,以至于用完之后,不得不陷入濒死状态。

    这样一来,就导致了九个替身纸人的使用受到了影响。

    不过分身多,豪横,任性,苏离也就是小小的惋惜了一下罢了。

    至于诸葛浅韵莫名其妙的满足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毕竟他也没爽到还莫名的背了一身责任,这是哪里去说理去?

    诸葛浅韵走后,阙德和诸葛青尘都是一脸鄙视的看着苏离。

    而苏离则是连打人的心思都有了——明明他的心思很纯洁,为什么被误会的总是他,为什么被伤害的总是他?

    诸葛绮妍都有些不敢面对苏离了,眼神躲躲闪闪的、假装镇定的看向一边。

    黑暗的幽冥海,此时也一片静谧。

    空气中的氛围也有些古怪。

    “魅儿,这镇魂秘境的出口多吗?”

    苏离收起杂念,努力让斗志昂扬的小弟重新偃旗息鼓,然后才柔声询问魅儿。

    魅儿点了点头,道:“只要有通天碑,就都可以通过秘法打开镇魂秘境的通道了。不过真正的出口,很多古庙的雕像之后,都可以是入口,甚至也有可能有记忆禁区这种独立空间能形成入口。所以入口多出口也多。”

    苏离松了口气,道:“那诸葛浅韵离开镇魂秘境,就不会在出口处被伏击吧?”

    魅儿笑道:“她的情况,你心里清楚,你还是多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苏离笑道;“好吧,你说得对。对了,魅儿你对镇魂碑中的秘宝和神通了解多少?我手中的这几块假的镇魂碑怎么处理?真的碑又需要怎么去参悟悟透,怎么去学会其中的秘法?”

    魅儿想了想道:“你手中的九十三到九十五……就当真的处理吧。如果这是别人的陷阱的话,刚好可以将计就计啊。”

    苏离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具体怎么参悟还弄不明白。所以,接下来我可能会找个隐蔽的地方,与你一起蛰伏一段时间,好好参悟这镇魂碑,并让自己的实力有所蜕变进步才行,不然要是真被挑战了,就不好对战了。

    毕竟,我现在实在是太弱了。”

    魅儿笑道:“对,你不仅太弱还太快了。”

    苏离:“……”

    苏离也是无言以对——你魅儿深不可测,九曲十八弯,而且一身魅惑能力登峰造极,我哪里能是你的对手。

    下次,一定一定要拿天机值升级天罡神体!

    苏离心中暗暗发狠。

    听到魅儿的话,诸葛绮妍更是无法直面——天啦,这两人已经不当人了!

    阙辛延一脸我听不到的模样,而诸葛青尘早就习惯了。

    他大道缺爱,对于这般情况,其实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的。

    苏离没和魅儿去嬉闹——魅儿这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呢。

    苏离看向了诸葛青尘,道:“这里你应该比较熟悉了,带路吧。”

    诸葛青尘嘴角抽了一下:“离兄,你好真要前往祭坛之地啊?”

    苏离道:“去一去又如何?”

    诸葛青尘道:“这里是真的镇魂秘境,也是真的世界,而不是记忆禁区套的一层真实领域。”

    阙辛延认真了几分,道:“对,这里是人的世界,人族的世界,而不是混乱的虚拟现实世界。”

    苏离道:“你们——在忌惮什么?”

    诸葛青尘走过来,拍了一下苏离的肩膀:“真虚天禁可以试探,类似于天机战场之类的魂域、虚拟现实世界都可以试探,可以允许出一些错漏。

    但是现实里,就别乱来了,一旦出现损伤,往往是非常致命的——特别是这一次你唤出皇族那位‘女娲’皇祖修补了大部分的至道之后,这种情况更加的明显。”

    苏离明白了诸葛青尘的意思,是以微微点头,道:“你的壁画镌刻之法,源自于什么奥义?什么天机手段?”

    诸葛青尘想了想,道:“你逆命苏叶的时候,难道没有学习到吗?或者你作为普通人的时候,你父亲没有教导你相关的知识?你之前不是还画了……几幅壁画的吗?”

    苏离道:“我说没有,你肯定不信吧?”

    诸葛青尘道:“具体说来,颇为麻烦,我传你一份对于的功法吧,你好好参悟一番,但是尽量不要随意修行学习,这样恐怕会对于你本身形成一定的影响。

    你既然难以被这些功法推衍,若是再接触这些功法,恐怕很很快出现会被影响。”

    诸葛青尘竟是连这话都说了出来。

    苏离一番思量,心中便已经明白了——青帝宫削神的事情发生之后,别看神灵们气急败坏,施展的手段更加狠戾了。

    但是那也只是在‘记忆禁区’里搞搞事,真在现实里,估计还真没什么人敢以大欺小了。

    诸葛青尘不是不敢传法,而是害怕传给苏离把苏离给害了他反而要背负一身责任。

    这显然是害怕被‘讹’上了。

    想明白之后,苏离也是无语之极。

    “好,没问题。”

    苏离回应之后,诸葛青尘拿出了一块天机圣玉,当场就将上面的痕迹全部抹除,然后开始镌刻起天机推衍秘法。

    这推衍秘法,也可以用来镌刻壁画,是一种真正的天机之道。

    在这之前,苏离哪怕是复印过苏叶,但是苏叶那一身推衍之法,都是源自于天机魂鉴术衍生出来的秘法,而其对于推衍一途的秘法,都镇压在记忆禁区深处了。

    其核心三大秘法,苏离也已经学到手两种。

    所以,到现在为止,他其实反而是真不会这个世界的天机推衍之法的。

    诸葛青尘这会儿倒是很积极很卖力,不过他将这些信息镌刻之后,却以天机洗魂术之类的手段,对着这天机圣玉施展了好几次。

    那过程看得阙辛延都快看不下去了。

    “你用得这苟且成这样?你以为苏大师会那么冒失的去学习你的天机推衍之术从而被天道笼罩眷顾,因而破掉了那‘超脱’的命格?”

    阙辛延忍不住道。

    诸葛青尘道:“你别对他盲目自信,他这人我太了解了——只要他在现实里推衍出错几次,就会去研究学习了。既然是迟早的事情,我撇清关系难道不是正常的吗?”

    阙辛延鄙视的看了诸葛青尘一眼,道:“你才是真苟且流的开创者。”

    诸葛青尘道:“甭管苟且还是什么,皇族啊,咱们还是保持几分敬畏之心吧。削你一道神性你就得哭了。”

    阙辛延道:“说得好像你有神性似的。”

    诸葛青尘呼吸一滞,道:“这不是提前准备好嘛。”

    说话之间,诸葛青尘也已经完成了足足六次的天机洗魂术——就对着么一块像是冰种绿翡的、鸡蛋大小的天机圣玉施展,这简直是丧心病狂之极。

    苏离默默的接过不沾染一点儿人气的、纯粹得连《皇极经世书》的冥想都挑不出什么瑕疵来的天机圣玉,心情再次变得无法形容了起来。

    苏离感应了一下,立刻感应到无比浩瀚的、关于天机推衍方面的信息。

    苏离没有立刻学习,而是将其收入了乾坤戒指里。

    他准备等所有的分身全部的恢复完整了之后,再在记忆禁区里通过冥想《皇极经世书》去升级这功法看看。

    这个世界的功法他不能学习,但是可以被《皇极经世书》升级。

    而且,再有三个多时辰,天机商城就要刷新了。

    到时候会出现什么,也颇为值得期待。

    苏离看了诸葛青尘一眼,道:“这份恩情,我记住——”

    诸葛青尘立刻抬手打断苏离的话道:“别记住,千万别记住,这也不是恩情,而是之前离兄你教导我的一份回报——你只是询问我相关的知识体系,而我也只是给予你相关的知识体系,仅此而已。”

    苏离闻言,隐约有些明白‘乾为天卦’是个什么玩意了。

    这就是一个行走的核弹,走到哪别人头皮发麻——当然,一定是拥有神性的强者才会忌惮。

    “所以,那些叫嚣天不怕地不怕的神灵,在现实里不敢跳却希望别的神灵跳?都是一群嘴强王者?”

    苏离想了想,锁定诸葛青尘,然后打开诸葛青尘的人生档案。

    诸葛青尘身上的天机光芒一闪,顿时系统面板上的字成了一片问号。

    诸葛青尘白了苏离一眼,脸都黑了:“离兄,苏大师,你又是在做什么啊,大爷这是现实你别乱来好吗?你这么强来又考虑过我的感受了吗?”

    魅儿笑道:“他一向喜欢用强,你喜欢就好了。”

    阙辛延附和道:“不错,不就是被他推一次吗?以前又不是没被他推过,忍忍就好了嘛。”

    诸葛青尘道:“你们真是……”

    诸葛青尘说着,还是放开了防守,所以苏离还是看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信息。

    不过苏离一看——好家伙,这诸葛青尘当场给自己套了几层记忆禁区了这是?

    苏离脸一黑,这诸葛青尘真不是个东西,这不是打他苏离的脸吗?

    这就是他第一次推衍诸葛青尘的时候诸葛青尘当时的信息啊!

    所以,合着之前查看到的人生档案信息全特么是假的啊!

    虽然苏离也知道是假的,可眼下这么真实的确定了这种‘假档案’,苏离心中也是一阵卧槽。

    “呵呵,青弟你还真挺有本事的!”

    苏离冷笑道。

    诸葛青尘道:“好吧,离兄亲自出手推衍,好歹也得给个面子才行。”

    然后,诸葛青尘说着,苏离发现,系统面板上的信息模糊化之后,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苏离深深看了诸葛青尘一眼,诸葛青尘被苏离这一眼看得毛骨悚然,讪笑了一下之后,终究还是放开了所有的防守。

    虽然只是刹那,但是苏离获取到了真正的信息。

    这个信息,让苏离的眼瞳微微一缩。

    这种信息看下来,苏离顿时才觉得真正的头皮发麻。

    这是个真正的老怪物啊,这是真六得一批啊!

    而且他的这个境界也是厉害了——化凡五源?造化三道?这是达到了什么层次啊这是!

    可就这样的实力和层次,他的实力还排在十多名?

    不科学啊!

    难道是因为他使用的是本源体而不是造化体的原因?

    而云青萱华紫嫣和公乘青蝶都比他强?

    苏离对于系统的实力排名是非常认同的,但是他却无法理解诸葛青尘的实力偏弱的原因。

    莫非这种计算是华紫嫣的战力加持了华紫漓的能力?

    云青萱的能力算上了‘九次不死还能至尊蜕变’的能力?

    那么,造化体的诸葛春秋有多强?

    苏离原本查看诸葛青尘的信息,是要通过诸葛青尘信息面板上的‘超链接’查看诸葛无为。

    这会儿反而被诸葛青尘的信息所转移了注意力——诸葛青尘这么厉害,但是从虚假的镇魂秘境里走出来之后,命格还是‘即将殒落’。

    “离兄,已经把我看光了吧?”

    诸葛青尘声音有些幽怨的道。

    苏离点了点头,道:“确实看透了。”

    诸葛青尘道:“好看吗?这还是第一个人将我诸葛青尘如此看透呢。”

    苏离道:“不好看,你的命格——你还是要殒落了啊。你还是打算回天机阁吗?回去了你就出不来了。”

    诸葛青尘道:“要不你也给我画一幅画?再给我一双希望之眼?那希望的双眼进入我干枯的双眼,会让我产生梦幻般的美丽享受,一刹那感悟到人生的终极乐趣。这快乐,别说男人了,女人都受不了。”

    诸葛青尘显然意有所指。

    苏离正色道:“别在那里转移话题,你是铁了心要回天机阁?”

    诸葛青尘沉吟半晌,道:“不错,真要回去。”

    苏离道:“为什么?”

    诸葛青尘道:“我的命格从来都是即将殒落,但是六万多年了还没有殒落,所以这个时间也是有跨度的。即将可以是一两天,也有可能是一万年。

    比如说我已经活了六万多年了,我在第七万年的时候会殒落,所以你推衍我的命格就会出现‘很快会有生死大劫’之类的信息出现。

    好兄弟,不用担心,这是我需要去面对的。”

    苏离早就看出诸葛青尘某些方面的固执——或者说不是固执,而就像是诸葛浅韵一样,有些事情明知必死,还是得去面对。

    就像是此行他苏离也知道花月谷必定会有凶险,也知道如果释放出七龙祭坛和祖龙壁画,也一定会有风险,但是他能不去做吗?

    身在这般世界,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

    他不是诸葛青尘,代替不了诸葛青尘作出决定。

    而若他是诸葛青尘,天机阁若是与其有重大的因果,那也必须得去。

    至于绘画,他即便是画,诸葛青尘也是不会要的——因为诸葛青尘要去天机阁,带绘画过去暴露底蕴吗?

    苏离看了诸葛青尘一眼,尝试查看其未来七天的档案,结果系统提示需要足足一百万天机值。

    这种消耗,苏离已经没办法了。

    天机值差了一大截。

    这说明,诸葛青尘这次要面对的存在,恐怕也都是超级大佬。

    “什么时候离开?”

    苏离询问诸葛青尘的时候,从诸葛青尘的信息面板上锁定了诸葛无为的人生档案,堂而皇之的查看。

    一查看之后,这一次轻易就锁定了。

    只不过查到的信息显然都是假的。

    随后,透过诸葛无为的人生档案,苏离又查到了好几个奇奇怪怪的名字。

    像是什么诸葛无为、祁云梦、风止水、风朝歌、沐君逸、诸葛启明、诸葛无为、诸葛嘉怡、诸葛云霓、苏太清、妖伦、妖离、妖羽、方浩渺、苏幕生等这些名字,全部跳出来了。

    然后,苏离的心情,忽然变得十分奇怪了起来。

    然后苏离挨个的将这些人的名字全部点开,用‘人生档案’能力锁定,并消耗了一些天机值,进行查看了一下——虽然很多信息是假的,但是他们在干的事情是真的!

    苏离在看大人物的时候,哪怕消耗了一堆天机值,但是却没有什么反噬。

    因为往往档案显出信息的刹那就会变成海量的问号。

    但是有些信息却也轻而易举的看了出来,比如说他们的名字以及他们是谁。

    这些人,全部都是本我——就是没有套分身或者是套躯壳的存在。

    而且,很怪异的是,苏离推衍到了他们之后,像是如诸葛云霓、风止水、苏太清苏幕生等人,竟是当场像是消失了一样,连系统面板的信息面板都没了。

    就仿佛他们不存在一样。

    这就是从可以推衍变成‘无法推衍’了。

    苏离不信邪的又来回查看了几次,最终天空中出现了一抹幽影,天地间似乎多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只是这压力出现刹那,又很快消失了。

    诸葛青尘有些无语的看向了苏离,道:“你这是在推衍天机阁的事情?推衍天机道神?她的气息出现过,想来是想警告你别推衍,但是又放弃了。”

    阙辛延道:“现实怕个屁,苏大师可以随便浪一浪,不用害怕神灵和守护者级的强者,要害怕的是那些天骄。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对苏大师出手。”

    苏离道:“果然是色厉内荏,我刚推衍出,他们一伙人在天机阁开会呢!应该是商议着怎么对付我。那里面有个存在比较孱弱,竟是没有反抗我,向我泄露了很多的信息。”

    诸葛青尘道:“真的还是假的?”

    苏离笑了笑,道:“我们目前也无法被推衍到啊,不然那些神灵多多少少要警告我们一番的,所以我也不担心消息泄露啊。自然是真的,这次开会的人有……”

    苏离将那群人的名字全部说了出来。

    然后他留意到,他提及到‘苏太清’这个名字的时候,诸葛青尘的脸色非常的凝重,甚至有些难看。

    苏离有所留心,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他在看到这样一个名字的时候,心情也同样非常的古怪——这是研究太清分身的产品,还是一个完全复制出来的太清分身并以某种手段洗了十八层记忆禁区?

    至于说和诸葛青尘等人说的所有话,都是半真半假的——既然诸葛嘉怡的暗藏手段隐藏在记忆禁区第三层,窥视着外面,他岂会真的暴露消息?

    其实他确实也没有窥视到什么。

    但是他能判断出,对方接下来的手段无外乎两种——一正面击杀、镇压或者是封镇他,夺他机缘造化、抽他天人之魂以及殒寂之魂、七魄之力和皇族古血。

    第二个手段,就是传承——用攻心之术和他阴阳合道双修,然后诞生出什么后代来,或者是直接利用采补之法把他吸空。

    除此之外,其余所有的手段也都会以这两种手段为最终目的。

    判断出这一点,苏离就知道,他的智力等能力,达到了基本及格的水准了。

    这种事实,对于一个拥有系统的穿越者而言,完全是无法想象的。

    苏离沉思之时,诸葛青尘已经站了出来,微微抱拳道:“离兄,时间差不多也快到了,我得走了——抱歉,没法陪你去七龙祭坛了。不过祖龙壁画之地,离兄要适当留心一下‘祖龙壁画’这个名字的含义。言尽于此,离兄,山高水长,我们——”

    “后会有期。”

    苏离直接回应打断了诸葛青尘的话。

    他不想听到什么‘日后再会’之类的说法。

    “好,希望能后会有期。”

    诸葛青尘说完,又看了远方的幽冥海一眼,道:“幽冥船没来过吗?我好像记得它来过啊,又是一种似曾相识的记忆吗?”

    阙辛延道:“没来过,可能在某些神灵的推衍壁画世界里发生这一幕的时候,幽冥船出现过,导致你出现了特殊感应。”

    诸葛青尘仔细看了看四周,又抬头看了看天,最后才朝着诸葛绮妍和魅儿点头示意之后,这才忽然身影一震,当场化作了一缕缕的无色光芒粒子分散四方。

    那般场景,就是好端端的一个人,仿佛化作了一座虚无的光芒桥梁般、又在刹那炸碎,化作无色光芒粒子。

    “这种手段,很熟悉,这好像是我母亲穆清雅擅长施展的‘幽冥天桥功法’啊,他怎么也会?”

    苏离若有所思。

    诸葛青尘有很多办法离开,却刻意动用了这样一种功法。

    魅儿想了想,道:“等,等他出事,到时候就知道了。”

    苏离心中微微一凛,道:“魅儿你觉得,他会失败、会出事?”

    魅儿看了苏离一眼,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其中的意思,苏离却明白了——有些事情,需要在安全的环境说。

    而此地,被苏离之前释放出了一道控制封锁,所以不再安全。

    苏离想了想,重新控制了镇魂碑之后,驱逐了一些不稳定的镇魂能量,让这片区域变得稳定了下来。

    镇魂碑可以控制镇魂秘境的一部分区域,范围不是很大,但是其可以完整的‘屏蔽天机’。

    若非如此,镇魂秘境也不会那么难以寻找了。

    但镇魂秘境只要有人进去之后,除了拥有镇魂碑之人,其余修行者会导致里面的屏蔽效果失效,所以其余的镇魂碑也可以通过镇魂通道进入镇魂秘境。

    “苏离,你是先去七龙祭坛吗?”

    魅儿有所感应,顿时表现出松了口气的模样。

    苏离道:“花月谷吧。”

    阙辛延诧异道:“花月谷?”

    苏离点了点头,道:“我准备先在花月谷参悟一下镇魂碑的用法,顺便先将云沁泓和古妙依安葬。将她们放在我记忆禁区不是不好,而是记忆禁区好像会损耗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这种损失时时刻刻存在,虽然短时间不算什么,但是时间长了,我也承受不了。

    而且她们殒落了,也该入土安息。”

    阙辛延没有怀疑,因为这是实情。

    他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苏大师你此次虽被皇族修复好了伤势,但是损失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其实没有恢复多少,这一点,你看你的生命底蕴层次情况,就可见一斑。

    好好休养一番也挺好。”

    阙辛延说着,祭出了他那根大黑棍,将其放大,道:“上来吧,我带你们过去。”

    苏离道:“不会遇到幽冥船吧?”

    阙辛延一个踉跄,幽怨而妩媚的白了苏离一眼:“苏大师,别瞎说话,现在出现幽冥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诸葛青尘那倒霉家伙走了,咱们应该会比较顺利了。”

    阙辛延说着,操控变大的黑铁棍在幽冥海上飞行。

    苏离、魅儿和诸葛绮妍也当即飞了上去。

    ……

    一个时辰之后,苏离来到了水龙卷之地。

    和曾经见到的地方差不多,但是整体更加的壮观更加的震撼。

    阙辛延直接衍化幽冥船虚影,一船就将水龙卷穿透。

    然后带着苏离三人进入了那水龙卷空间之内。

    “嗡——”

    虚空一变,刹那之间,色彩斑斓的美丽世界,顿时呈现在了苏离的眼前。

    随后,一种难以言喻的清新、舒适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仿佛,这一刻真正的春回大地、万物初生一般。

    这种感觉,这种真实而活着的感觉,在刹那间变得极为的强烈。

    “真的回来了啊!就是这个地方,就是遇到苏荷和沐雨素的地方。”

    苏离有些唏嘘感慨。

    “不是回来了,而是先前那地方是复刻此地而存在的地方,那地方应该在一幅画里。”

    阙辛延说着,又道:“来吧。”

    很快,苏离算计随着阙辛延来到了一处极其美丽的地方——这里,就是花月谷。

    是真正的花月谷。

    也是镇魂秘境里最美丽的一处地方。

    山谷中,百花绽放,万物争春。

    阳光正好,天色也正清朗、晴空万里。

    而且,这里看向天空中的烈阳,虽是日暮时分的烈阳,却也依然并不耀眼,光线也不毒辣。

    烈阳也不是那种殷红色的烈阳,其中也没有什么宫殿的影子。

    苏离目光四顾,很快,一行四人就来到了山间的凉亭,并看到了山顶的片片的独院。

    独院里,远远便传来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院子里,还有一缕缕非常非常新鲜的血液、伴随着少女体香般的幽香传来。

    阙辛延忽然抬头,看了过去,随即鼻子一挺,脸色顿时黯淡了几分。

    “我们刚来,这里刚出事。”

    阙辛延沉声说道。

    “我们是临时决定来这里的。”

    苏离说道。

    “所以,诸葛绮妍,你在泄露我们的行踪吗?”

    阙辛延目光锁定了诸葛绮妍。

    “我?怎么可能?我没有啊!阙辛延你不要乱说!”

    诸葛绮妍说着,又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阙辛延道:“我建议立刻离开此地,不然过去就惹上是非了。”

    苏离不以为意,道:“明显是冲着我们来的,而且那气味我比较熟悉,应该是冰宫那边的女子的气息,走吧,随我去看看。”

    苏离说着,率先走了过去。

    他没有太大的顾虑——不说这会儿分身全部都恢复了,他用的是替身纸人在外。

    便是他的替身纸人身上都套了三层替身纸人和一个上清分身。

    另外,他有着天机值和‘乾为天卦’这个卦象存在,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被杀穿。

    甚至,就算是神灵发疯了真下死手,一下子也不可能将他杀穿——太清的混元紫气就是顶死的手段,再加上三层的替身纸人和天机值……

    只要不被第一时间杀穿,他就有无限可能。

    苏离来到了山顶那无比美伦美伦的别院里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院子里的正厅的门柱子上,吊着一名浑身不着片缕的女子。

    这女子身材并不是特别的夸张,但是也非常的完美。

    她的身材,和记忆中风浅薇的身材几乎完全一样,浑身光洁如洗。

    此时的她,被人吊死在了根柱子上,一双眼睛被挖掉了,双眼非常的空洞。

    她浑身的精气魂,全部被吸空了,但是她的身体却并没有枯朽损毁,因为这和她修炼的功法《冰肌玉骨玄元功》有关系。

    这个女人,苏离认识。

    她来自于极寒冰宫,是极寒冰宫的神女冰玉郦。

    而此时,冰玉郦死了。

    眉心被七根七色钉子以梅花形状钉死,脑袋被钉在门柱子上固定了。

    她的脖子上缠绕着一道道血色的印记,这些印记形成了一条血色的丝线。

    而她的双眼眼珠被挖掉了,血肉和血水都透过双眼淌了出来,模样颇为狰狞、惨烈。

    “冰宫圣女,死了,双眼被挖了。”

    苏离看了魅儿一眼。

    魅儿道:“诸葛浅韵多了一双双眼,你给的。所以,这是你挖的了。”

    苏离苦笑道:“对,是我挖的。”

    这就是明显的栽赃。

    但是需要证据吗?

    “轰——”

    就在此时,天空中,两道极寒的寒冰之力化作流光,陡然在远处落下,化作两名白衣纱裙女子。

    其中,为首的一名,是极寒冰宫的宫主冰凌。

    而另外一名,则是冰宫圣女冰玉郦的妹妹冰玉颖。

    冰玉颖先是目光四顾,然后刹那便锁定了死亡的冰玉郦。

    然后,她愣了愣,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

    只是,其一身冰冷寒厉的气息更凌厉了几分。

    “咻——”

    她的身影一动,当场出现在了苏离等人身前,也没有理会苏离等人,抬手一挥,一件白色的纱裙已经覆盖了冰玉郦赤着的身体。

    同时,一股股寒冰弥漫而出,笼罩了冰玉郦脖子上的红线和眉心的七色梅花钉。

    “嗤嗤——”

    刹那之间,雪白色的寒冰生出了白色的火焰,当场竟是将那红线和七色梅花钉全部烧成了白色的冰屑,而这些散落的冰屑很快就炸开了,化作四散的冰霜齑粉。

    随后,冰玉颖抱着冰玉郦,冰冷的眸子静静的凝视着冰玉郦的染血的双眼,半晌没有说话。

    冰宫宫主冰凌仙子叹了一声,目光复杂的看了苏离等人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四周的环境,当场拍出一股寒冰之力。

    “轰——”

    四方的虚空如陡然之间凝滞了一般。

    苏离等人没有被波及,反而全部被排除在外。

    “天机枢纽,时光溯源!”

    冰凌衍化一缕淡淡的神性之力之后,施展出了极其恐怖的法则。

    这一刻,苏离亲眼看到,这片被冰雪之力笼罩的虚空,忽然之间就扭曲了起来。

    随后,冰玉郦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此地的门柱子上。

    但是,这一幕是倒流的。

    就像是时光倒流一样。

    苏离先是很震撼,但渐渐的他发现,这并不是真正的时间倒流,而就像是在现场进行虚拟的‘物质倒流’一样。

    只是运用了蕴含神性的功法力量,让这片环境里过去发生的时候回溯一次而已。

    苏离平静的看着。

    然后,他亲眼看到,在‘时光溯源’的神秘功法里,出现了也敢他苏离的身影。

    那个身影出现之后,苏离自己都懵逼了!

    那绝对是他自己。

    因为他对于他自己的认识是不会有错的!

    而这个苏离做了什么事情呢?

    他不仅非常邪恶的将冰玉郦羞辱致死,还在这般过程之中将她不断进行采补!

    更离奇的是,他用的就是类似于当初他采补沐雨兮的手法!

    近乎于一模一样的手法和过程,就连那三秒、三十秒的过程都一样!

    更可怕的是——他做完还不够,还在冰玉郦处于极乐的状态,瞬间凝聚梅花钉将冰玉郦钉死,并将她的双眼挖了出来。

    “啧啧啧,这样的蕴含满足之意的双眸,给我浅韵小贱奴,她肯定非常爽!嘿嘿嘿!”

    苏离听到自己骚浪贱的声音说出这番话,然后抬手打开镇魂碑的虚空之门,将双眼送了过去。

    另外一边,刚好他抬手凝聚出两道希望之源,一下打入诸葛浅韵的双眼里。

    “啊——”

    诸葛浅韵非常配合的、非常爽的‘啊’了一声。

    这一幕到这里之后,时光溯源显化的场景中断了。

    冰宫宫主冰凌转过身来,目光冷冽的看向了苏离。

    “天机神子,苏大师,别来无恙。”

    冰凌的语气很轻,但是其中的疯狂肃杀之意,已经凝聚如实质般的程度。

    阙辛延站在苏离身边,他也看到了这一幕,却反而有种莫名的想要取代冰玉郦被那啥的冲动。

    这想法让他自己都惊吓不已。

    不过他也不敢表现出来,压下了这可怕的念头。

    苏离则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魅儿和诸葛绮妍一眼,然后才轻叹了一声,道:“冰宫宫主,别来无恙。”

    这时候,那冰玉郦的妹妹冰玉颖默默的抱着冰玉郦的尸体走到了苏离的身前。

    她眼神无比冰冷的盯着苏离,道:“我早听闻你不是个好东西,但却对于传闻一般也不会真信,甚至我们过来得时候,都想过你们是被陷害的!

    但,苏离?苏大师?你这次准备如何解释?!”

    (ps:第1更12万字大章奉上~第二更在12点左右~非常感谢书友‘烟|寒’200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火鱼冰、‘书友20190226135343485’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