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14章 山鸡图凤,修罗镰刀
    浩瀚龙脉,群山环绕,碧水荡漾。

    此时,苏离正侃侃而谈,把诸多暗中窥伺的神灵忽悠得找不着北。

    只是,苏离知道,自己的目的要达到,也需要攻克几大难点。

    在记忆禁区构建花月谷的这些难点里,其中最大的不是群山的创立,而是那一条巨大的龙脉河流。

    而这条巨型龙脉的执掌者——明显就是号称‘丛帝’的‘鳖灵’。

    鳖灵化灵,执掌花月谷的龙脉。

    这其中,定有巨大的因果。

    苏离扫了一眼系统时间。

    离着凌晨零点,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

    到了凌晨零点,天机商城便可以再次刷新。

    而这一次会刷新什么,甚至苏离心中已经有了一系列的判断。

    苏离一边说,一边以玄术通灵的手段,定住了沐雨兮的尸体。

    和冰玉郦、冰玉颖等人的情况不同,沐雨兮的尸体是穿着衣服的,双眼也没有瞎,而且哪怕是沉浸在水中,一身纱裙也没有被灵脉河水染湿。

    而因为她的穿着也一向保守,所以没有半点风光外泄。

    苏离定住沐雨兮之后,她不再逆流而上,也不再顺流而下。

    苏离没有立刻将他扶起——因为这其中的因果有点大。

    望帝和鳖灵的传说,其中的真相未知。

    但是,苏离却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当场凝聚六根蓍草卜了一卦。

    这一卦之下,苏离当场就得出了一些结论,并瞬间堪破了这花月谷‘望帝归隐’的核心意义。

    结合这些结论,苏离又调取了记忆里相关‘鳖灵传说’的一些相关传说,经过一番整理之后,苏离已经基本确定了答案。

    鳖灵传说中的‘荆上亡尸’乃是附会‘鲧禹传说’中的‘阻穷西征’。

    杜宇禅让原为舜禹禅让的伪托,‘开明治水’亦有附会‘大禹治水’的成份,而鳖灵之族乃是以‘鸶雉’为图腾的古族。

    其首领开明推翻蜀王杜宇并取而代之,故附会夏后氏神话,伪托‘禅让’,借以稳定称帝。

    而这其中,‘鸶雉’是什么东西呢?

    ‘鸶’是鹭鸶、白鹭、野鹤之类的长尾长脚的鹭科鸟类,为大、中型涉禽。

    而‘雉’则是山鸡、野鸡之类的禽类。雄的尾长,羽毛鲜艳美丽。雌的尾短? 羽毛黄褐色? 体较小。

    其善走而不能久飞。

    这两者结合起来,这就是野山鸡、色彩绚丽、漂亮的长尾野鸡之类的东西。

    而望帝和鳖灵这种因果? 此时显化在花月谷? 其实就是‘山鸡变凤凰’的一个局!

    是的,就是想要‘山鸡变凤凰’!

    复制‘鲧禹传说’的过程? 复制‘大禹治水’的过程,这目的是做什么?

    这和一些复制体复制出大量的苏离、大量的沐雨兮等等? 有什么区别?

    甚至之前复制了花月谷? 复制了虚假的镇魂秘境等等,都是这个手段。

    所以,这里的大帝墓是真的还是假的,就有些意思了。

    这是有人借助于‘皇族’的手段? 在花月谷里布置了一座大帝墓? 并暗中悟透了‘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的深层含义,以此效仿,想让大帝墓中的‘存在’,成为真正的大帝!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 那人并不知道和望帝产生关联的鳖灵、丛帝到底是男是女,并凭借这首诗的情感? 来断定鳖灵是个女子!

    所以,这次‘荆上亡尸’全部都是女子而没有一个是男子!

    这就是对于这首诗的来历等吃得不透导致。

    苏离心中沉吟之间? 不由也有些好笑——这是领悟不到家啊!

    不过也不能怪别人——毕竟《锦瑟》这首诗确实是一首情诗,但是其中化用的典故却是望帝和鳖灵的因果。

    所以? 这个误会就深了。

    而恰恰是这个误会? 证明花月谷? 反而是这个世界的某位存在做的!

    “想成为大帝?那也得有大帝之资啊!”

    “成为大帝,首先要有先祖去死,然后以绝世灵泉洗祖骨啊!”

    “所以,先祖要埋葬在一个非常了得的龙脉之地!”

    “只是,这世间的修行者,已经有人会寻龙脉了吗?竟是真能将那位存在葬在大帝墓里?”

    “可惜,终究不到家,还弄个女人跟我牵扯因果,弄沐雨兮——”

    苏离闻言,心中不由一个激灵,顿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那两万年前丢失的婴儿骨头?

    大帝墓?

    所以这大帝墓里葬着的,该不会是他自己的骨头吧?

    这样,这女尸沐雨兮才刚好和他产生因果关系,可效仿望帝和鳖灵的故事啊。

    然后,望帝传位给沐雨兮?

    沐雨兮因此成为大帝,拥有大帝继承资格?

    所以这个大帝墓,是让我去成帝然后沐雨兮截获胜利果实?

    还是……让沐雨兮去截获天人之魂成帝之后的胜利果实?

    苏离一阵心惊肉跳,搞来搞去搞到了他自己身上?

    这骚操作……

    苏离差点自己秀了他自己一脸。

    不过,这些也仅仅只是比较合理性的推测而已,显然也并不一定是真相。

    毕竟,他丢失的尸骨很可能被天机阁那边夺走拿去研究、复制了。

    所以成为大帝的可能是天机阁那边的‘复制体苏离’而不是他这个真苏离啊!

    而这其中,简直是连环天坑!

    可怕的显然不是大帝墓,而是这种还没成功又快成功的大帝墓,其中各种隐藏的凶险……

    那就不用说了。

    苏离摒弃诸多推衍的信息,随后,他尝试锁定沐雨兮,查看人生档案。

    很可惜,结果依然是无法锁定的。

    也就是说,要么沐雨兮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沐雨兮,要么,就是沐雨兮依然和先前那般,陷入时间长河里,成为真正的孤魂野鬼了。

    苏离轻叹了一声。

    如今,无论结果如何,有些事情他还是得去面对。

    苏离弯下腰来,伸手将沐雨兮从龙脉河流之中抱起。

    这是一个公主抱。

    而这般抱起之后,死去的沐雨兮果然如鳖灵一般,当场那眉心的青色龟壳立刻化作了一点红色的印记,烙印在了眉心。

    这般,使得沐雨兮反而更加的明艳动人,更加的令人心旌荡漾了。

    苏离抱着沐雨兮,感受着那更强的玄阴圣体的致命吸引与诱惑,当真恨不得立刻与沐雨兮再次合道阴阳了。

    这般愉悦的体验,别说三十秒,哪怕是三秒,也死而无憾啊!

    这念头生出,苏离立刻就压下了,同时他运用了玉清分身加持了一下。

    先前分身在身,但都是苏离主意识掌控。

    而如今,却是玉清分身来应对了——不然,真顶不住!

    好家伙,这比魅儿施展魅惑攻心的手段都还恐怖!

    显然,沐雨兮的体质真正呈现出威力来的时候,对于他的吸引力是无比致命的。

    “估计,这是无数个沐雨兮里竞争出的最牛逼的那位复制体了。”

    “真正的沐雨兮要是有这样的能力,先前还有魅儿什么事儿啊。”

    苏离心中嘀咕着,同时又看向了魅儿。

    魅儿此时也有所察觉,察觉到这种状态下的沐雨兮的恐怖威慑力,不由朝着苏离眨了眨眼,那眼神儿似乎在说——现在是小甜心魅儿,以后就是苏夫人了。

    苏离回应了一个‘确实如此’的眼神,这让魅儿咬了咬牙,一副‘你欠收拾’的模样。

    苏离也不由回应了一个‘谁怕谁’的眼神,同时心里的一丝紧张也逐渐的放了下来。

    大帝墓出世的消息基本算是实锤了。

    这次搞到手的天机值确实有些多,欠下的因果也没扣除,但是也没有继续欠。

    也没有新的因果值增加。

    而天机值的增加也已经缓慢了下来,基本上这群羊毛都薅光光了。

    而且这种薅羊毛,还薅得他们爽翻天了,苏离也是觉得颇为有趣。

    倒是阙辛延有些不开心,莫名的听到了这么多耸人听闻的消息,这对于他而言,简直就是噩梦。

    他活出的这一世,简直已经是不想说了。

    虽然曾经的记忆并没有彻底复苏,但是阙辛延可以肯定,曾经万年——可能也是几千年的人生历程,恐怕都没有跟着苏离混的这一个月的的经历刺激。

    是的,刺激,太刺激了。

    这哪里是人能干的事儿?

    才区区凡人就和化神境的风遥干上了!

    好吧,如果这还不够,那如今也才元婴级别的战力?还是更强一点?类似于华云霄的战力层次?

    结果活生生的和一群神灵杠上了。

    这就刺激了吗?

    不,苏大师还嫌弃这不够刺激,现在直接干进大帝墓里了!

    阙辛延已经不想吐槽了,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法啊!

    你看诸葛青尘这次都不跟着你,苏大师你咋就不长点儿心呢?

    这特么就是在忘尘寰的幽冥深渊悬崖上跳舞——简直是不知死活啊!

    偏偏,自己还得跟着他,偏偏他还不喜欢。

    唉,真是好难,真是好命苦。

    阙辛延唏嘘连连,惆怅不已。

    这时候的他,不由想到反噬了乔莲儿之后的那段往事——唉,往事不堪回首。

    那时候,他定下了一个——一定要采补苏离的心愿。

    然后,为了这个心愿,他搭上了他这可怜的一辈子。

    “咦,不对啊,我不是应该喜欢祁云梦吗?”

    “好像,现在对她没什么感觉了。”

    “女人……好像也就两处优点一点缺陷,也没什么嘛。还是苏大师更吸引我一些,嗯,我得牢记住苏大师的喜好,再次自我修炼,到时候重新蜕变之后,就是真正的绝世奇女子了。”

    “做什么男人啊,当女人难道不舒服么?”

    阙辛延想着想着,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了。

    “这次回来……怎么老想变女人了?咋回事?”

    “肯定是诸葛青尘这老杂毛看上我了,然后影响了我!呵呵,这糟老头子坏得很,不是个好东西,这次一定是要被镇压被复制了。”

    “苏大师推衍出他‘即将殒落’,逃不掉的。”

    阙辛延一边思索着,一边不时看一眼沐雨兮。

    随即,他暗中感应了一下忘尘寰的气息,上面没有沐雨兮的烙印。

    “竟然不是复制体,是真的……”

    “但她不是沐雨兮啊。”

    “沐雨兮……”

    阙辛延沉思之间,又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眼瞳深处本能的生出一抹难以割舍的痴爱之意。

    只是他刹那之间就压下了这一抹纯粹心动的情感,微微咬牙,他运转了一道造化之血,尝试着调动忘尘寰的能力,朝着沐雨兮算了一下其忘尘寰的经历。

    “轰——”

    就在此时,虚空中猛然炸开一道惊雷。

    紫色的雷霆猛的响彻于他的耳边。

    阙辛延浑身一震,殒寂之魂当场就被神秘的紫色惊雷击中,当场四分五裂。

    他呆在原地,但是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

    而这时候,哪怕是离着他很近的守护者冰凌,都没有察觉到他的任何异常。

    不仅是冰凌,就连不远处在和魅儿谈笑的苏离,以及目光从来都是落在苏离身上的诸葛绮妍,都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异常。

    而这刹那,阙辛延忽然觉得时间过得非常慢。

    紫色雷霆之中,一双巨眼冰冷的扫了下方一眼,然后又消失了。

    下一刻,阙辛延忽然明白了什么,双眼带着一丝骇然之色的看了沐雨兮一眼。

    随即,他在眼中极力的表现出了一缕信息来——苏大师,看我一眼,看我一眼你就会知道真相……

    他心中呐喊着,但是此时,时间已经凝固。

    那一刻,他心中其实很是悲哀。

    是的,他是个男人,而他却喜欢上了男人,喜欢上了那个不羁放纵的苏离。

    可惜,苏离的眼中,从来只有魅儿和沐雨兮,其余哪怕是诸葛绮妍,其实根本深入不了他内心的分毫。

    或许是因为平时贫嘴习惯了,这时候,哪怕是想贫嘴一句,也都已经没有机会了。

    阙辛延心中有巨大的失落和悲哀,但是他却也早已经习惯。

    当年被乔莲儿各种羞辱、各种嫌弃的时候,比如今还要不堪。

    而如今,起码苏离一直拿他当朋友,不是吗?

    阙辛延眼瞳中的神采逐渐黯淡,他知道,他的宿命和因果要降临了。

    参与了太多,知道了太多,甚至有些记忆,斩都斩不掉。

    特别是这一次,他犯规了,他拿忘尘寰去推衍了沐雨兮的因果,算出了一个及其可怕的真相。

    他很想将这个真相告诉苏离,让苏离脱离——

    可惜,苏离终究还是去关心魅儿那即将被杀穿的天人之魂,而忽略了他。

    是的,魅儿的天人之魂要被杀穿了。

    虽然——只剩下七天了。

    但是,阙辛延看出来,却是通过忘尘寰的手段看出来的,在天地规则之中,这是不可泄露的秘密。

    而且,这个信息其实不重要,因为这一次,一旦陷入其中,苏离也坚持不了七天。

    阙辛延眼中凝聚的光芒逐渐的黯淡了,那一缕信息实际上呈现出来的时间,不到万分之一刹那。

    这么短暂的时间,别说苏离没有看他的双眼,就算是神情的凝视了,也捕捉不到的。

    因为对于阙辛延而言,他凝聚了很久的信息,实际上,在时间凝滞的状态,不过万分之一刹那罢了。

    这般情况下,又怎么可能真的传递出什么信息呢?

    这一幕,连守护者级别的冰凌都不知情——虽然冰凌算是守护者里面实力非常垫底的,但也至少是守护者啊!

    可惜……

    阙辛延收回了那强行要呈现出的信息,呈现不出去,苏离也不会知道。

    这一次的变化,就是天地间的大势所趋,无人能阻止了。

    浅蓝星,这一次注定成为罪域星,注定彻底的失败了。

    阙辛延眼中的光芒黯淡下来之后,他的殒寂之魂当场炸穿了。

    “轰——”

    他的眉心,忽然破开一道血洞,血洞中,出现了七根七色的钉子,当场将脑袋彻底的钉穿。

    然后,他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轰——”

    灵脉河流,因为他的尸体掉落进去,而忽然之间爆炸,炸开千米巨浪。

    巨浪中,仿佛有恐怖的黑河显化而出。

    黑河之中,有虎啸龙吟,甚至仿佛有来自于地狱深处的凶戾魔魂惨厉的嘶吼声。

    与此同时,这时候那时间近乎凝滞的场景,忽然恢复了正常。

    阙辛延脸上原本还挂着一丝淡淡的幽怨、搞怪的笑意,但是笑容却已经定格了。

    随后,那一幕陡然之间发生,又在陡然之间完成。

    苏离回过头来,整个人似乎怔在了原地。

    他的眼神平静,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但是,在苏离的记忆禁区第八层,却已经看到了全部的经过,也看到了这个沐雨兮的真正身份——沐雨素。

    是的,沐雨兮的孪生妹妹——最开始沐雨兮提及的那个妹妹,沐雨素,跟随着苏荷在一起的那个沐雨素。

    这是个真的沐雨素。

    但是其记忆被洗了十次,洗成了沐雨兮!

    为什么是十次?

    因为在苏离的诸多说法之中,九是数之极,破九就是打破禁忌。

    而且,在修行者的心中,同等生命层次、同等境界的情况下,战力的差距最大就是‘九禁’层次。

    就是战力的跨度不会超过九个小境界层次。

    这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大家都是相同的生命底蕴层次,相同的元婴境。

    元婴境一重前期的修行者,无论自身天赋多好,不可能逆伐元婴境四重后期的强者!

    因为这中间的境界层次,破了九个小层次。

    当然,如果生命层次不同,就不适用于这种规矩了。

    但是,修行者修炼到了婴变境九重,达到极限状态后,‘九禁’战力,才是真正的衡量天骄与普通强者的差距的关键因素了。

    那时候,‘九禁’战力又显得很重要。

    此时,洗了十次记忆的这个‘沐雨兮’,也就是沐雨素,就连苏离的系统都锁定不了她,这才是让苏离动容的。

    他看到了阙辛延的双眼,也看懂了他的心思。

    但是他也无法奈何——不是不想帮阙辛延一把,而是他的性趣非常的正常。

    更遑论。

    关键其实不在这里,而在于——阙辛延强行动用了禁忌的力量去推衍沐雨兮!

    阙辛延以为他是在帮苏离,其实,苏离早就比他阙辛延要知道得更多更深刻。

    只是,他确实没有确定沐雨兮的具体身份,但这件事影响不大。

    可阙辛延为了兄弟义气,抑或者是感情?反而这么去付出,是愚蠢的,是得不偿失的!

    不过这些暂时也不是关键因素。

    苏离没有阻止悲剧发生,一方面是他确实阻止不了。

    这种时间静止的状态出现的杀机,他确实无法阻止。

    另外一方面,苏离也不会阻止——阙辛延和所有人都不同。

    别人死了是死了,他死了只是回了忘尘寰去镇守,只是沉入幽冥深渊一段日子罢了。

    而且,阙辛延被杀穿的手段,是希望之源的手段而不是黑暗之源。

    出手者是谁?

    是阙德。

    因为阙辛延没有看到的地方,阙德显化在了幽冥船上了。

    并且,阙德还莫名的看了苏离一眼——不是看苏离,而是看苏离的太清分身一眼。

    仿佛,那一眼就看透了他苏离的八层记忆禁区。

    苏离的太清分身收回目光,然后自记忆禁区脱离,回到第四层。

    八层记忆禁区,只是进去施展天机之眼和冥想《皇极经世书》,却不适合呆在其中。

    因为损耗非常巨大——或许短时间损耗不大,但是那层记忆禁区的时间比例和现实的时间比例,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

    所以,别说五千万天机值,就是五千亿,真要完全呆在第八层记忆禁区里,恐怕现实里天或者十天半月,记忆禁区里就能彻底耗光。

    苏离都是太清准备好一切,然后自第四层遁入第八层记忆禁区,然后窥视一番之后当场就回到记忆禁区第四层。

    就这么刹那的时间,往往都是好几万的天机值损耗。

    当然,这些事情做熟练了之后,几乎能将天机值压制在一万到三万之间。

    此时,阙辛延沉入龙脉之中之后,灵气河流化作黑色。

    河水之中,出现了一只无比巨大的灵龟。

    灵龟的龟背上,却少了一块龟壳。

    那是一只非常老的老龟。

    其浑身,甚至生出一缕缕玄武神兽般的神秘气息。

    而这巨龟的……头伸了出来,灵性而冷漠的、乌溜溜黑色眼瞳中,冰冷而凌厉的眸光扫过了现场所有人之后,最终,那目光落在了沐雨兮的眉心之处。

    停顿暗暗,它的目光又扫向了苏离,眼眸中的厉色一闪即逝。

    很短暂的眸光——在现实里苏离看不到,但是在记忆禁区苏离看到了。

    这巨龟收回目光,最终游到了阙辛延的身边,龟背将阙辛延的尸体托起,然后载着他沉入水下,刹那之间就消失不见。

    灵脉底下,仿佛一片黑暗的深渊,没有止境。

    很快,巨龟彻底的消失,灵脉又开始变得清澈而灵性十足。

    那一缕缕的龙脉气息,此时反而变得更加的浓郁了几分。

    这一幕,其实发生得很快,因为苏离察觉到了时间断层。

    如果说之前他察觉到了一次时间断层,那么算上这一次,就是第二次了!

    花月谷这般地方,两处时间断层了。

    苏离以禁忌的信息,将这两处位置记了下来。

    对于时间断层,回过两万年前之后,苏离有了很多心得体会。

    恐怕,这个世界不完整的法则,过去一些未知的谜团,都和这时间断层有关系。

    巨龟带走了阙辛延之后,阙德的幽冥船却没有离开,反而还依然在远方,形成一道巨无霸的黑暗幽影。

    那仿佛是在花月谷的龙脉核心穴位之地驻留,甚至是在告诉苏离,这里就是龙脉龙穴之地。

    苏离又掐了两手法诀,几乎确定,那个地方就是阙德所在的巨无霸级的幽冥船所在之地。

    只不过,此时能看到幽冥船的,只有他苏离。

    因为他开启着天机之眼。

    其余如冰凌这般存在,也都看不到。

    “少爷。”

    “少爷,我这是在……在哪里?”

    怀抱中的沐雨兮,这时候忽然清醒了过来,声音格外酥,格外的慵懒和虚弱、憔悴。

    那声音一出,仿佛都能勾人灵魂,多人心魄。

    不过苏离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只是语气略微温和的道:“这里是花月谷的山川龙脉之地,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从现在开始,你就安全了。”

    苏离说着,又看了冰凌一眼。

    冰凌看着阙辛延忽然倒下被杀穿、再到消失的那一幕,眼神也极其的复杂。

    “这件事,不是我以及任何神灵干的,苏大师,这绝对是一场栽赃的手段,就和之前苏大师亲眼看到的那一幕性质差不多。”

    冰凌离开始解释。

    因为之前她承认冰玉郦的事情是她的试探。

    结果现在阙辛延出事了,这下子就尴尬了。

    “我知道,没有怀疑是你做的。”

    苏离淡淡回应,然后看了诸葛绮妍一眼,道:“绮妍仙子,你照顾一下沐雨兮。”

    “少爷,雨兮很快就能恢复了,雨兮……不会成为少爷的累赘的。”

    沐雨兮语气先是有些感动,随即又有些敏感和自卑。

    苏离道:“没有嫌弃你,若是嫌弃,就不会救你了。我现在在寻龙点穴,找寻大帝墓的位置所在。你和绮妍仙子一起,趁着时间也稍微恢复一下。”

    苏离说着,又看了魅儿一眼,道:“魅儿,你也留下。”

    魅儿甜甜一笑,道:“你要去办事就去吧,如果是幽冥海那边的问题,记得……不要全信。”

    苏离道:“你感应到了?”

    魅儿道:“幽冥船的气息,隔着一个时空都能闻到那种气味啊。”

    苏离道:“你的嗅觉这么灵敏的吗?”

    魅儿道:“你快去吧。”

    苏离点了点头,没有再和魅儿嬉闹,而是抬手撤掉了冰凌衍化出的守护禁忌法阵。

    这阵法,其实就是掩耳盗铃,说是屏蔽什么天机,实际上就是个‘增强直播信号’的玩意。

    当然,表面上肯定没什么破绽的,只是结合他记忆禁区第三层的那些东西,便彻底成了‘信号放大器’了。

    苏离此时撤销这个,直接衍化真虚天禁。

    果然,真虚领域一出,花月谷当即化作黑暗的黑白世界。

    这一片灵脉河流,当场就形成了黑河。

    而遮天蔽日的巨大幽冥船明明先前离着非常遥远,此时就忽然出现在了苏离的身前。

    幽冥船上,阙德悠哉之极的站着。

    他身边,倒是没有那骚媚入骨的小乔在伺候着,反而只有他一人。

    他穿着一身黑袍,看似身材修长、却一派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

    苏离看向了阙德,而阙德也看向了苏离。

    两人目光相接,却仿佛触碰起了源自于幽冥般的火花。

    苏离凝视着阙德的双眼,沉声道:“我来了。”

    阙德不以为意道“我知道你会来的。”

    苏离道:“我当然会来,你当然知道,否则之前你又怎会让我走?”

    阙德目光垂落,随即他凝视向了他手中的折扇,过了很久,才缓缓道:“现在已经成为过去了。”

    苏离道“两处时间断层?”

    阙德轻轻叹息,道“两处时间断层,也是很短暂的一处时间缝隙与断层。”

    苏离也在叹息,道:“好短暂的两处时间断层。”

    阙德闻言,却也只是轻笑了一声,那笑容里,带着些许不屑,些许沧桑,些许讥诮以及一丝落寞与惆怅:“你觉得这两处时间断层很短暂,只因你在这两处时间断层里历经的只有一个多时辰吗?其实不是,在第一处时间断层的时候,你其实就在等。

    所以对于你而言,才不到两个时辰,你竟然等到了下一个时间断层!

    这短暂的时间对于你而言,无法真正形成有效的利用时间,所以你才觉得无比的短。”

    苏离沉默不语——阙德果然知道得很多,也知道他发现了第一处的时间断层点,更发现了他在记忆禁区内用分身窥视现实。

    阙德知道的东西比阙辛延更多。

    而阙德的实力,也比阙辛延更加的恐怖!

    苏离哪怕是面对烈阳之神,说实话,都没有面对阙德的压力大。

    所以,一个可以看穿他有八层记忆禁区之人,这种人,苏离觉得,自己在他前面,几乎不存在什么心机手段可言。

    但,既然有系统,那也不是不能撄锋。

    都说阙德手里扒不出秘密?

    是不是这样,此次便可见分晓了。

    苏离深深看了阙德一眼,道:“你呢?忽然杀死阙辛延,就为了让他脱离此次的大劫?”

    阙德淡淡道:“与他无关,而且,他终究是要沉尸幽冥深渊的,现在沉尸还能保留诸多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再过一段时间,想沉就沉不下去了。”

    苏离嗤笑道:“所以你这是为了他好?”

    阙德道:“不错,你不用感谢我,我阙德做好事从来不留名。”

    苏离嘴角抽了抽,道:“这两处时间断层,你觉得如何?”

    阙德道:“太长。”

    苏离道:“你不喜欢长的?”

    阙德道:“对,我喜欢短的,但是偏偏你觉得长的依然很短。”

    苏离道:“但那的确很短。”

    阙德道:“短不短,在于你的记忆禁区够不够深,深度不够,短也好用。”

    苏离道:“看样子,你已经动用这两处时间断层,完成了你的心愿和目的?”

    阙德摇头,道:“你过来想问什么我都知道,但我想说,确实和你父母有关。”

    苏离道:“那他们呢?”

    阙德道:“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苏离道:“有区别吗?”

    阙德道:“没有太明显的区别,但是你听起来,会有不同的感觉。”

    苏离道:“那就都听一听吧。”

    阙德道:“那你欠我一份因果?”

    苏离道:“好,那我欠你一份因果——只要你敢要。”

    阙德道:“我敢要。”

    阙德说完,苏离心神一凛,随即本能的扫了一眼系统面板——系统面板上的因果值从-3,变成了-4。

    苏离道:“我刚刚有所感应,我确实欠了你一份因果。”

    阙德道:“执掌忘尘寰的人,你若敢承认,我就敢收。”

    阙德说完,道:“先说一个坏消息吧,这样好消息来了你心情会好一些。”

    苏离道:“放。”

    阙德不以为意,道:“你父亲母亲,都死了,本体死了,分身被镇压了,情况比魅儿都还要惨烈一些。至于被镇压的事情,也是刚刚发生没多久的。

    在哪里被镇压的呢?在镇魂墓中。

    这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什么呢?

    好消息就是你父母本体都死了,分身也没镇压了,所以你特别的自由。

    这一次你就是真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有人干涉你、阻止你了。

    当然,这仅仅只是好消息其一。

    其二是,洗祖骨的事情,你父母办妥了。

    现在这件事在他们被镇压之后已经传开了——大帝墓很可能就是你父母当年的手笔,他们挖了你的坟墓中的尸骨,替换成了风族祖地的皇祖的尸骨。

    然后,你父亲以超凡天机大师的身份迁坟洗祖骨,把你的尸骨当风族的皇祖祖骨洗了,夺取了皇族的所有气运,并以风族的无上皇族气运,成就了你的皇族传承者的根基。

    现在,大帝墓出世,是因为这份因果牵连,所以你应该是要来继承这大帝帝道,证道不朽永生之路了。”

    苏离道:“哦,原来就是这个啊。这个消息我早就推断出来了,所以你欠我一个好消息。”

    苏离语气平静回应。

    阙德道:“我知道你知道。也知道你一定会提出一个新的要求。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因为你欠下的一份因果,一条消息是偿还不了的。”

    苏离道:“更多的消息,也会让我陷得更深对吗?所以,咱们的合作,诚意双方都表现了出来,很不错。”

    阙德道:“第二就是魂奴神子的计划,其实应该说是不朽永生的计划。苏叶的记忆禁区的血河,确实是不朽之路历练的血河。

    而很明显,你能完整的通过那条血河。

    所以这一切,都注定了是你。

    而苏叶,则明显成为了你的陪衬。

    眼下,苏叶的记忆禁区出现这般事情,他必定会被万千种族觊觎。甚至被强行剥离记忆禁区,被不断的复制,研究。”

    苏离摇头,道:“不,你错了。”

    阙德不以为然:“哦?”

    苏离道:“这件事,我故意的,我要真正执掌大帝墓,这不是虚假的大帝墓,也不是我父亲母亲为我的祖骨——也就是我两万年前的尸骨而准备的。

    而是,这里有皇族的大帝复苏,真正的复苏!

    而我要做的就是,请神灵们进去,然后屠掉诸多神灵,收割他们的神性,真正的助自己进行一番全新的蜕变。”

    阙德道:“此番必定失败!因为你父母的消息传递出来,会很快。到时候,所有修行者都会知道,此地是你父母盗窃了风族气运而为之。那时候,你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苏离道:“你高看了那些苟且的神灵和守护者!只要我手中还能拿出一幅画——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我能画出青帝宫就能画出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杀几尊神灵拼死几个星域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论实力我不行,但是论潜力底蕴,炸穿几颗星球没什么大的压力。

    我就贱命一条,魅儿也活不了多久,拉几个星域陪葬,死得超值!”

    苏离说着,看了阙德一眼,道:“我知道你是中立派,这次是来谈和的。你干掉阙辛延就是让阙辛延不再插手。”

    阙德道:“我是什么立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得知道你是个什么立场。”

    苏离道:“我没立场,谁和我过不去,我就干他。”

    阙德道:“阙辛延需要最后一轮蜕变,另外,既然我推衍错了你的目的和信息——那么,我给你一份功法和一件武器,以补偿你欠我得因果吧。”

    苏离略微沉吟,随即点头道:“可。”

    阙德道:“功法——《天命所归》,可进入时间断层,推衍过去未来!还有一件武器——名为‘修罗冥狱镰刀’,乃是我在时间断层里遇到的一位黑袍强者留给你的。

    我将它带出来,交给你,所以你欠我一份因果,你是血赚不亏的。”

    阙德说着,拿出一柄非常奇特的镰刀来。

    这一长柄镰刀,灵巧精致,柄长十寸,刀勾长三寸,其通体乌黑,柄上光滑,隐隐有符篆流转,却看不分明。

    苏离扫了一眼,便知此物乃是洪荒至宝‘修罗冥狱镰刀’,乃是先天灵宝,专戮元神,受其攻击肉身和元神会同时受损!

    (ps:第三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yuh4’、‘书友20200924233115721’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