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餮仙传人在都市〕〔上门贵婿林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15章 抢夺因果,阙德丧德
    苏离看着阙德,却没有第一时间接纳他传递过来的功法,以及那一柄修罗镰刀。

    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离其实心里比阙德还要清楚——这阙德真不是个东西,两边搞好处。

    怎么说呢?

    这东西显然是黑袍强者留给他苏离的没错,但是阙德一定在黑袍强者那里收了好处,如今到了他这里,结果先就同样收走了好处,这是两头赚啊!

    只不过,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他的,而且,这阙德这一次不提供的话,他在大帝墓中也是一定可以获取到的啊。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那黑袍强者极有可能就是太清分身啊!

    但是,阙德这一手,也是有问题的——同样带着试探之意。

    所以苏离也绝不会暴露他和太清分身有关系。

    因而,这件事怎么去处理才显得更加的完美一些呢?

    很简单,那就是不接受这些好处就行了。

    阙德这种人,既然讲所谓的因果,还能让人欠他因果,那么收了好处事情就一定要办成的。

    但是,如果他的事情办不成呢?

    办不成,他就要慌了。

    “拿着吧,这些对于你而言,对于你即将的行动而言,有着巨大的好处。

    你这次,可谓是要大赚血赚啊,所以,到时候,记得再给予我一些补偿!你也知道,为了帮你守住秘密,我可是连我耗费无数心血培养出来的好徒儿,都给斩进忘尘寰里去沉淀了。

    以你们之前的情感和关系,这种付出可谓是非常巨大的,记得你又欠——”

    阙德的话还没说完,苏离的心里便不由一跳——好家伙,你特么当我是羊毛啊这么薅?

    苏离当即道:“慢着,这事情牵扯不上,也欠不了!”

    阙德一愣,嘴角抽了抽——小家伙反应过来了啊,唉,看样子是没法再收割一波好处了。

    阙德心中思量,随即脸上的笑容展开如菊花一般灿烂:“苏小子,你这样就有些不厚道了,阙辛延为你付出那么多,甚至关键时刻还给出了源自于我忘尘寰的秘法暗示? 这是——”

    苏离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因为,阙德知道他苏离的记忆禁区第三层有问题——这老狐狸绝对知道。

    所以这里的谈话? 其实根本就不是安全的。

    而且? 阙德知道此地有两处时间的的断层,那么那些神灵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 所以,这件事才更加的不能任由阙德信口开河——一方面? 会有一丝暴露他对于记忆禁区更进一步执掌能力的底蕴。

    一方面也在于? 一旦这件事阙德完全曝光了,那么就等同于阙辛延的这份恩情和因果,他要一力承担了。

    承担与否,苏离其实并不在乎? 毕竟阙辛延的付出是真心的。

    但是? 和阙德有半毛钱的关系?就这么几句话,就想将各种好处揽在自己身上,痴人说梦呢?!

    苏离直接中断了阙辛延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阙辛延确实为了我甚至动用了忘尘寰的能力,但是他弄错了一件事——我既然可以推衍出冰玉郦和冰玉颖的死亡的事实? 既然可以推衍出花月谷乃是归墟世界融入现实世界的一个‘中转小世界’,自然也可以知道这片天地的危险来自于什么地方。

    所以? 阙辛延虽然付出了,虽然因此而动用了忘尘寰的规则导致自己化道、导致他的殒寂之魂崩裂? 最终沉入幽冥深渊深处。

    但是他的付出实际上不需要付出,我所知晓的就比他所付出的还要更多。

    所以他这份深情厚谊? 我牢记在心? 但是也只属于他阙辛延的? 而不属于你阙德以及不属于你忘尘寰的!”

    阙德道:“好,说定了,你也承认了!现在开始,你也欠我徒儿阙辛延一个因果!他作为我的亲传弟子,我为其付出无数的心血,这一笔债,我这个师尊代替他收天经地义,不需要你同意,因为你干涉不了我们,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又欠我一个因果了。

    另外,不用反抗,也不用忌惮,因为——没有任何用处。”

    阙德说完,苏离无语的看了一眼系统面板,好家伙,又扣走了一点因果值。

    苏离的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了。

    妈卖批的,还有这么骚的操作?

    这简直是尼玛蒂花之秀、造化钟神秀啊!

    苏离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他早就知道阙德不是东西,但是这他大爷的,当着他的面撸他的因果值?

    这东西你撸在身上你也不怕出事啊!

    也对,你们这类人不怕死,因为是代表的天道轮回,代表的忘尘寰……

    苏离也确实是没脾气了。

    “苏小子,别激动,你多和我阙德接触一段时间,就会习惯了,毕竟,嘿嘿,我缺德啊。”

    阙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到这一刻,苏离忽然明白诸葛青尘等人谈阙德色变是什么原因了。

    这他妈……

    这再交流下去,这要背上一身的因果债了啊!

    太无耻了!

    苏离道:“这东西我不要,虽然确实会给与我诸多好处,但是一旦修行了,我就会成为别人的傀儡,被人所操控。”

    阙德道:“放心修炼,你代表皇族,那些怕死的王八犊子不敢放肆的。”

    阙德说完,灵脉黑河忽然荡漾了起来,一只黑暗巨龟猛然之间抬起了它那巨大的龟……脑袋,双眼盯着阙德,幽怨的发出娇滴滴的妖娆男声:“阙德,你这个死鬼,说那些神灵,干什么骂我啊?”

    阙德道:“不顺便骂你这王八犊子,你会出来吗?你不出来我怎么继续讨债?一百张龟壳了啊,我继续给你一百天的期限!按照万五的利息计算的话,刚好就是五块龟壳了。所以现在是一百零五块龟壳,你直接给我一百零五块龟壳,咱们两清。这样你也省得接下来的一百天被这一身债而茶饭不思啊对吗?”

    那老龟嗤笑一声,道:“当我蠢?我最多先还你一百块龟壳,然后估下的五块一百天之后再还你!呵呵,想占我龟真子的便宜?想多了!这一百天没到,还想收利息?!”

    阙德道:“咦,你这王八犊子这次倒是想明白了,竟是让我亏了一百天的利息!”

    老龟得意的甩了一下那巨大的龟……脑袋,得意的一笑,然后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了苏离一眼,接着一口喷出大量的龟壳。

    足足一百块龟壳喷出,被阙德不动声色的收走之后,才得意洋洋、优哉游哉的潜入水中。

    苏离见到这一幕,简直是怀疑人生。

    这其中没毛病?

    这简直是不对啊!一百块龟壳还了之后不是就没利息了,你还在一百天之后给五块龟壳利息?

    那到时候阙德又算,这五块龟壳欠了一百天,按照利息算你又得多给了啊……

    苏离隐约算是明白这老龟为什么会欠债了。

    苏离刚想着,阙德则似笑非笑的道:“苏小子,不欠债就不欠利息吗?”

    苏离道:“抱歉,我不想知道这其中的因果,你和那只王……那只巨龟的事情,我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参与。另外,我以为你给我提供的功法和武器是我所想要的、是皇族传承给我的,看样子不是。

    那么,你之前答应我的让我满意——现在看来是无法满意了啊。”

    阙德道:“没关系,我有更能让你满意的东西,不过代价肯定就不是一份因果那么简单了。

    现在,你可以选择欠下更多的因果或者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可以让你绝对的满意。

    如若不然,我终究付出了我的诚意,只是你不接纳,所以消费的资源是不会退的。

    所以呢,这东西你要呢就要,不要呢,那我下次再继续以同样的价格卖给你。”

    阙德显然是知道苏离想反过来薅羊毛,但,那怎么可能?

    苏离道:“你这老东西是真狠啊!”

    阙德道:“不狠怎么给我徒儿置办一笔丰厚的嫁妆对吧?!”

    苏离道:“嫁妆?你这真的是不当人了!”

    阙德道:“人?当什么人啊,我当我的忘尘寰之主难道不好吗?我现在再问一句,现在你已经付款了,东西你不要的话我回收了啊,那你欠我的还是得继续欠着。至于这欠款,利息是万五,以整数为主。

    这一次,取整两万年,一年取整三百六十天,所以你欠我七千二百份因果了啊。”

    阙德说完,苏离的内心一跳——好家伙,这就七千二百份因果了?

    不过苏离心中一直是默默冥想拒绝的,而且还是以玉清冷酷的状态为主,不再受到任何的干扰,所以这七千二百份因果没欠上。

    阙德也是一愣,竟是没有薅到对应的忘尘寰的七千二百份因果,顿时知道,苏离想到了破解之法,一时间不由悔恨之极,早知道早干这一票就血赚了!

    唉,该死的老龟,真不是东西,故意窜出来给那苏离提醒,这一把,我阙德亏了!

    阙德的脸色发黑,整个人像是从身上割走了三百斤横肉似的,肉痛得脸都抽搐了。

    苏离则是警惕的盯着阙德——要不是有玉清分身在身,有《皇极经世书》在身,再特么和这人说几句,他恐怕也成了那巨龟一般,别说七千,到时候怕就是几十上百万的因果值的债了!

    靠,这是因果值啊,一点都能兑换五百万天机值!

    这特么太狠了啊!

    老子……

    我特么撸那些神灵也才撸的成千上万点的天机值啊,就算是一万点天机值,兑换成因果值也就0002的因果值啊我的天!

    结果,你特么撸我的因果值一下子想干走一大票?

    还嫌弃一份一份的撸不过瘾的?

    一下子就是7200份的因果值,三百六十个亿的天机值啊!

    尼玛,这是彻底不当人子!

    难怪那老龟看我的眼神像是看智障似的,这要是中了这一招,老子卖给忘尘寰当一辈子的看守者得了。

    太清:……

    苏离已经无力吐槽,他终于知道这阙德不仅缺德,还特么超级黑心!

    关键是,对方手握忘尘寰,中了一道语言陷阱对方是有能力通过忘尘寰来指定因果轮回规则的。

    那到时候真欠上了,可就真得还了!

    因为,那时候系统面板上会显示-7202点因果值。

    那么,这辈子就真的跟对方去打工得了。

    苏离心里顿时已经生出了阴影。

    他之前还觉得,那些神灵都提及阙德色变仅仅是被撸了一份因果值。

    如今他才明白——靠,一份因果值算毛啊!

    苏离黑着脸,死死的盯着阙德:“两份因果值,都是你的语言陷阱导致,然后万五利息,两万年结算?所以这两份因果值刹那之间利息就成7200点的利息了?

    然后你还制定规则要么现场全款还债,要么就只能两万年后再还?”

    阙德道:“你已经欠了两份因果啊,然后两处时间断层,这东西来自于两万年前,不证明你欠了我两万年?现在——”

    苏离道:“首先我们的交易是刚刚达成的,两万年从何来?时间断层?其次,东西我还没拿,所以两份因果算不上,我欠下阙辛延的是恩情不是因果。”

    阙德道:“欠下的就是因果,事无巨细都是,我执掌因果忘尘寰,你要和我谈因果吗?”

    苏离道:“好,那就两份因果,我现在还。”

    阙德道:“用你的忽悠大法还吗?对于我来说,你这辈子就说过一句真话!那就是——你承认的那句,你先前所说的所有话都是假话。”

    苏离道:“不,我现在说的这句话,就是真话。”

    阙德道:“这句也是假话,只是听起来像是真话。”

    苏离脸都黑了——这阙德,他确实对付不了。

    不过,对付不了,是因为阙德很有可能知道甚至能判断出一系列事情的发展走向。

    那么,换一种心态和应对之法呢?

    就像是先前对付神灵的那些手段那样,既然我所有的手段你都玩过也都擅长,那就不玩这些就好了。

    就像是之前从镇魂秘境之中忽然脱离出来,打了所有背后势力一个措手不及一样。

    苏离刚思索之时,阙德却再次开口道:“那老乌龟王八犊子算计了我一把,让你避开了一场大劫,但是它是我召唤出来的对吧?”

    苏离道:“不对。”

    阙德呼吸一滞:“苏小子,你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苏离双手抹了一下双眼,道:“双眼瞎了,所以这是说的瞎说,阙德大师所言极是。”

    阙德嘴角一抽:“苏小子,你这样就不好玩了。”

    苏离点头,道:“确实,一般只有女人觉得我好玩,男人都觉得我不好玩——觉得好玩也不可能好玩,没机会的!”

    阙德:“……”

    阙德又道:“话说那老龟——”

    苏离道:“和老龟也没关系啊,那是你和老龟的事情,如果你要这么扯的话,那我们一边作画一边说?”

    阙德嘴角一抽,道:“苏小子你这是乱来啊!你不讲德行啊!”

    苏离忙说:“不好意思啊马……阙德大师,我不懂规矩,我这也是乱说的,反正你缺德啊,那还讲什么五德对吧?莫不成你想以德服人?”

    阙德呼吸一滞,道:“你这可不是乱说的啊,你这是说一套做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是颇有心得是有备而来啊!

    这好吗?这不好!我劝苏小子你耗子尾汁,好好反思!

    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小聪明!

    天机大师在我幽冥海,那也是要讲究规矩和德行的!”

    苏离道:“将德行?好,那咱们就好好讲讲德行。我其实想过将花月谷安置在我的记忆禁区第三层,然后再将这条灵脉搬进去,衍化成为苏叶记忆禁区的那条天河。

    毕竟,先前我推衍过苏叶的情况,苏叶的情况已经非常凶险了,我便为他分担一些吧。

    而且,苏叶的记忆禁区的那条天河是有问题的,他作为魂奴神子,为的就是我的前路铺路啊。

    所以,他若是被镇压了被研究和复制的话,到时候出了事情,我固然舒服了,但是同样也会导致我皇族背负因果——大家会认为,我们不讲德行,把不朽之路做成了陷阱。

    实际上是陷阱吗?还真不是!

    因为不朽之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那只是开胃菜罢了,只是第一道门槛啊,第一道门槛设置那么高做什么?将踏入不朽永生的门彻底关闭吗?

    显然不是啊!

    我皇族宅心仁厚,讲究仁义礼智信——”

    阙德黑着脸道:“快别吹了,这片天地都快被你吹炸了。”

    苏离道:“怎么?你看我像是个大傻逼智障吗?”

    阙德点了点头,道:“非常像!”

    苏离深以为然道:“其实我看你像是一位非常睿智的神灵,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之人,没有之一。”

    阙德微微愣神,叹道:“苏小子你厉害,你这一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场就把我阙德碾压了。咱们的交锋到此为止,我小赚你两份因果。我就不算利息了,记得还。”

    苏离道:“已经还了。”

    阙德呼吸一滞,道:“我都没确定,你就还了?你还要不要脸?”

    苏离抬手一抹两张脸,顿时脸上的肉全没了,剩下两片骨头。

    “要什么脸。”

    苏离说着,又重复了一句,道:“要什么脸。”

    说着苏离抬手一卷,将阙德手里的修罗镰刀和那一本泛黄的古卷功法卷了过来,收入乾坤戒指。

    随后,苏离看了系统面板一眼,-5点的因果值,确实变成了-3点。

    所以这一轮交锋,阙德输了,一根毛都没捞到,还白搭了一本功法,一件法宝。

    不过这法宝苏离知道,这也不是他用的,他也不能用。

    这就是个非常烫手的玩意,能用就会出事。

    阙德“噗”的一声,竟是莫名的喷了一口血。

    “好家伙,苏小子,你竟是真把这两份因果还了?我阙德这是终日打雁却被雁捉瞎了眼啊,这是玩火自焚啊!我这一辈子都没吃过亏,却栽在苏小子你手里啊!苏小子,当初苏星河都没你这么厉害!”

    阙德这会儿,脸上的表情是极其的精彩的。

    甚至,他都没有意会过来,他哪里收获两份因果了!

    苏离道:“这就叫,乱拳打死老师傅!和你讲套路?让你将我拉到你的层次,然后利用你纯熟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来碾压我吗?”

    阙德:“……”

    阙德感慨道:“你这忽然掀桌子的手段越发纯熟了,玩不赢就掀桌子,这以后还谁和你玩啊!”

    苏离道:“你们有选择吗?可以不玩啊,我都不稀罕和你们玩的。”

    阙德道:“皇族大抵上就是知道你是这性子,所以把你这恶心的小家伙派了出来,简直就是个滚刀肉,看人下菜的。关键是——咱还真没得挑,皇族目前也就你一个代表。”

    苏离道:“把我杀了,让皇族换一个不就行了?或者,找苏叶去啊,他也算半个代表。”

    阙德闻言,那不修边幅的脸上,那如老鼠般的一对胡须翘了翘:“别说苏叶了,和苏叶比起来,你算是皇族最大的诚意了,你起码还是个人,他是完全不当人了。”

    苏离道:“他又咋了?”

    阙德脸黑如炭:“欠我几个亿份量的因果值。”

    苏离道:“那你让他还啊!”

    阙德道:“他也承诺说还,然后说等他再立新天地里,成为天地之主,到时候想还多少都有,让我尽管涨利息。合着现在我阙德还要拿整个幽冥海给他兜底,要跪着求他不要死,不然我这一笔债就还了。”

    苏离道:“不错,学到了,他这是债多不压身,不过背负这么多因果,不怕的吗?”

    阙德道:“他把负债镇压到记忆禁区深层里了啊,他自己就选择忘记——我不记得我就不欠债了。”

    苏离道:“还能这么玩?”

    阙德道:“记忆禁区层数多,可以玩的花样就多。而且他命格好啊,他拍着胸脯说——不就是几个亿份量的因果值吗?继续投资啊,我起来了你这几个亿就是真的可以回收了,但是我倒下了,你就跟着完蛋。”

    苏离道:“这倒是实情,欠债的如今都是爷爷,讨债的就是孙子。”

    阙德道:“对啊,要不你也欠一点?或者是帮他分摊一点?还一点?”

    苏离道:“要不我给你一个当我爷爷的机会吧?你投资我几个亿因果份量,我保证你血赚。”

    阙德闻言,愣愣的看着苏离。

    好一会儿他才道:“苏小子你厉害,我服了。只是,你欠我两份因果,怎么忽然就还上了?”

    苏离道:“不明白没关系,好好听,好好看,好好学。”

    阙德心中也是p的腹诽不已,但脸上还是笑嘻嘻的,笑容依然如盛开的菊花般灿烂。

    苏离沉吟道:“我告诉了你我接下来的计划,这个计划是真的,所以这也是给你一个效力的机会。这个机会给你了,就是偿还一次因果。”

    阙德呼吸一滞,脸上的表情更加的精彩了几分:“这就是偿还了?所以我收获了个寂寞?还得为你效力?”

    苏离淡淡的瞥了阙德一眼:“你也这执掌忘尘寰的存在,也是一尊强大的神灵,懂得因果与造化!既然这因果本身就已经呈现出了偿还的状态,那你觉得我所说是真是假?我就算是所有说的话都是假话,但是因果存在就存在,不存在就不存在,这还能作假不成?

    既然这都不是假,你怀疑我的目的就没有道理了!”

    阙德被说懵逼了。

    好家伙,你这是一手阳谋让我阙德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得为你效力啊!

    我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阙德嘴角咧了咧:“那你说说,这其中的好处?”

    苏离道:“我记忆禁区第三层开发得差不多了,其中的环境是和花月谷非常契合的,到时候只要我记忆禁区能打造成花月谷并改造出花月谷的龙脉天河,那不朽之路的第一道门槛,算是打开了。

    到时候,我免费开放记忆禁区,大家想历练都可以进来啊。”

    阙德不屑的道:“别人都是傻子吗?进你记忆禁区第三层,当你的魂奴?”

    苏离道:“不死不就不会被收割精气魂本源?死了的话,也只是死一道什么傀儡分身之类的玩意,损失很惨烈吗?和永生不朽比起来?

    而我这收获,我可以许诺,给予你一成的分成,这个协议可以立下因果规则。

    你可以想象,这世间独一份的不朽试炼,第一条路也是唯一的第一道门槛!

    这会没有神灵进来?

    至于真当魂奴收割?

    你也想多了,这就是一门生意,要往长远做的话,肯定是要诚信经营才发展壮大啊,不然别人貌死也要砍死我复制我啊!

    而这般过程,大家都出力的话,都参与进来,我可以定下规则,一段时间或者一定次数免收割——不是,是免费。”

    阙德沉默不语。

    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收割方式。

    这要是成了,这苏离当场就要爆炸式起飞。

    到时候,这就是一尊‘大帝’崛起了。

    这些神灵真进来,随便收割一缕神性,那就是血赚!

    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好的方法。

    皇族自归墟出世能阻止吗?

    已经阻止不了了,这是必然会发生的!

    而现在,皇族还没出来,苏离真正的参悟出了不朽之法,花费一些代价就可以参悟不朽之路,参悟不参悟?

    这还用选择吗?

    对于神灵而言,他们会有损失吗?

    没有,无非就是往下层多割一些韭菜去填补这份损失罢了,而他们一旦获取到了‘不朽的一丝奥义’,那就是血赚。

    而这不朽之路是真是假?

    肯定是真的啊!

    没看到阙德的因果都被消除了吗?苏离这个目的能偿还阙德的因果,这就说明,这事情是真的啊!

    这就是一手阳谋,不跳也得跳!

    所以这会儿,针对苏离的杀机都要全部的撤销。

    当然——如果是同境界同层次对苏离的袭杀,也是一定要继续的。

    但是这种袭杀也已经不是袭杀,而是镇压——谁都想去镇压苏离,将这一份收益抓在手中。

    所以,接下来的拉拢、亲近,暗杀、镇压、囚笼等手段会更多,但是反而更加会留手,以不至于让苏离丧命。

    在这一点上,已经不需要商量,所有神灵其实都心中达成了统一的意见——哪怕是再丧心病狂,也不会下死手了。

    因为,这样的机会有可能丢失了就没了。

    这世间不缺乏天骄。

    但是那些特殊的变异灵魂的天骄,却真的是很难培养出来。

    复制体苏离不是没有,而是有很多,但是那些苏离,同样的环境同样的言行举止,全部都死在万漓圣地。

    那壁画世界里的华紫嫣,简直可以称之为‘苏离终结者’。

    神灵们画壁画也是要投入的,这世间没有什么没有损耗的付出。

    所以,每一个复制体苏离能活下来,都太不容易了。

    这种概率,万分之一都还算好的!

    这代表了什么呢?

    代表了他们要创造一百万的壁画世界,在里面复制类似的苏星河穆清雅之类的人结合然后诞生下苏离来,然后让苏离去万漓圣地成长……

    然后百万个复制体苏离,几乎全在万漓圣地因为调戏华紫嫣而被彻底杀死!

    万不存一啊!

    这就是那种让人无奈、无力的糟糕状态。

    以往复制一百个能活九十多个,死只是意外,所以很多行动其实非常容易成功!

    而这一次复制苏离的,复制百万份出来,也就百来个活着,而这活着的百来个,再继续活几天之后,又全部死光光。

    因为,凶手出了华紫嫣之外还有云青萱、方岳恒、云易梵、公乘天晟等人。

    反正就是——带着推衍能力上万漓圣地,必死无疑!

    所以现在每个神灵对于华紫嫣其实是相当仇恨的!

    因为第一步里,就被华紫嫣砍死了九成九九九以上的苏离复制体……

    此时,阙德也有自己的考虑。

    而且因为平了因果,阙德知道这真的是一次机会,所以他上贼船了。

    而苏离察觉到阙德心动了,也就释然了。

    这就是空手套白狼的手段,现代人用得要不要的。

    因为他记忆禁区第三层现在毛都没一根呢,这要搭建起来,资源和工程量,是无法想象的。

    但是就因为此时拉上了阙德,这一下,根底就殷实了。

    而那些神灵呢?

    一看——执掌忘尘寰的阙德都投了,这从来不会吃亏的无德之人都干了,那一定是血赚的啊!

    这要是不跟着干,那就是血亏!

    所以,后面肯定就都顺利了,都上这贼船了!

    阙德也明白苏离的手段——但是,诱惑太大,也被忘尘寰的因果认定,跳不出去了。

    所以这一份因果,之前他讨要得是真的血亏。

    到时候不仅要劳心劳力当劳工,还要挡在前面承担各种风险。

    成功了确实会有巨大的好处,但是那好处的大头也是苏离的啊,他付出所有一切,结果拿一成?

    “这苏家人有毒!”

    “苏星河忽悠我把风族皇祖的祖骨给这苏小子替换着洗了,我半点儿好处没待着,现在好要保那苏星河不死,不然我的债收不回!”

    “苏叶欠我几个亿,自称将来必定是全新世界的王,会还我执掌忘尘寰轮回之主的权限。结果我现在要保他不发疯,不发狂还要不被异族神灵杀穿!”

    “这苏小子……更不是个东西,本来说弄几万份因果来,缓解一下忘尘寰的因果规则,稳住忘尘寰的动荡,结果连七千二百份都没撸出来,反而被他平了因果!如今莫名被拉上了这一艘战船。”

    “这小子,别的本事不行,但是搞事的本事是真的厉害!诸葛青尘和阙辛延这么强大的心态都不敢跟着他混了!觉得实在是太刺激了!”

    “奶奶的——一门子都是什么玩意这是!”

    阙德黑着脸,肉痛的凝聚部分因果之力,去填充忘尘寰那巨大的因果欠缺导致的剧烈不稳定的因素。

    “几万年白活了,全给苏家父子三人还债了!”

    阙德想到这里,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老血。

    “阙德大师,别激动,你看我还是很厚道的,直接就给了你一成——足足万分之一千的利润啊!”

    苏离感慨道。

    那样子,说得他多么大方似的。

    阙德黑着脸,道:“你怎么不说千万分之一百万?这不是更多?”

    苏离嘿嘿笑道:“这样说也没问题。”

    阙德道:“五成,不然我不干。”

    苏离道:“最多两成,不然我找天机阁去干。”

    阙德一个哆嗦,道:“四成!再少你就去找天机阁!”

    苏离道:“那我就拿一成去找天机阁,我得九成,反正有你没你都无所谓,毕竟我欠你的因果还了。”

    阙德一个激灵——这他妈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阙德道:“三成!”

    苏离道:“一成!”

    阙德道:“两成就两成!”

    苏离道:“成交!”

    阙德道:“你真是狠!”

    苏离道:“其实你也可以再继续坚持一下的,坚持三成不松口,然后——我也不会同意的,接着这样这个计划就泡汤了,我去找天机阁一成拿下,血赚。”

    阙德嘴角一抽,脸上的表情精彩之极:“你赢了还不当人的?还要出言讥讽一番?”

    苏离道:“第二份因果是什么知道吗?为什么还了?”

    阙德道:“不懂!”

    苏离道:“那功法在你手里就是烫手山芋,我接了就是帮了你!毕竟这功法是皇族功法你也修炼不了,但是别人特别感兴趣!其次那镰刀——那是苏叶的师尊的兵器吧?我在两万年前那次的场景里见过!

    我拿了他的兵器,那一定得找机会回两万年前去还他啊,你拿了兵器但你无法还给他,我接纳了,这不是帮你偿还,这不是因果吗?

    可以说,你还血赚了,因为这都可以算两份因果了。”

    阙德道:“你他大爷的说得真的是太有道理了!”

    苏离道:“我苏离,一向以理服人!”

    阙德道:“行,这次我认栽。我喊你来,就是让你明白,那黑袍人的一些交代——功法是报酬,法宝是皇族的,但是你若能使用就用,不能就不要勉强。

    而且,你打开大帝墓的话,那龙脉之地,一切也要小心谨慎为重。”

    苏离道:“我大概也猜到了,功法我会看看,但不一定会修炼,他这报酬我收了。所以他这武器,我会尽力吧。

    你该明白,现在,恐怕也没有人希望我回两万年前了,至于这两处断层,既然你也能发现,那么自然还有比你更厉害得神灵能发现。

    能发现的时光断层点,那就都有可能是囚笼,我跳进去就会被算计了。

    我先前去两万年前,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彻底失败了。”

    阙德道:“不用怀疑,就是失败了,不过却也间接证明了你和苏叶的师尊没关系。”

    苏离呼吸一滞:“我和苏叶师尊能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们是同一个师尊?”

    阙德道:“有很多神灵怀疑你就是苏叶的师尊,甚至还有许许多多的间接佐证,基本能实锤五成了!”

    苏离道:“这么一说,我都怀疑有这种可能了,要是真的就好,这苏叶……我想锤他很久了,我要是能成为他师尊,嘿嘿——”

    阙德闻言,脸上的肌肉抽了抽,道:“这种事情,唯恐避之不及,你倒是乐见其成?你该不会特意想回过去搞事,促成这个真相吧?”

    苏离嘿嘿一笑,道:“若是那样,肯定会很有意思!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阙德道:“此地是幽冥船,信息不会外泄的,你知道这一点,所以如此放飞自我?”

    苏离道:“无所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会在乎这些东西吗?我现在只想把第三层打造成完美的花月谷不朽禁区。”

    苏离说着,看了阙德一眼,道:“不如我欠你一些因果,你提供一些苏叶师尊的信息给我?我考虑一下怎么去扮演,到时候去坑那些神灵一笔资源。

    我若是有了这个身份,办起‘天河禁区’就更有说服力了。

    我现在底蕴太差,我师尊也不怎么管我,我也很难啊!”

    阙德道:“你想作死别拉上我,花月谷禁区之事我已经被你坑惨了!”

    (ps:第一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非常感谢书友‘洛斯吃螺丝’500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20170118235815446’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