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22章 神女苦争宠,洗魂十八层
    冥山府,天机圣阁。

    山草发,野花开,悬崖蕴天机;碧萝生,佳木丽,峻岭藏圣阁。

    圣阁之外,天清气朗;圣阁之内,万籁俱寂。

    苏太清静静的看完足足九百九十九份‘梦境世界’的经历之后,许久都没有开口。

    此时无声胜有声,别有幽愁暗恨生。

    苏太清不说话,天机道神诸葛云霓不说话,镇魂殿的风止水也就不敢随意开口了。

    而风止水不开口,风朝歌等人,也同样沉默不语。

    是以,这场沉默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

    天机圣阁此次参与分析讨论的神灵以及神灵的下属、也就是守护者,足足有七十有余。

    而七十余特殊的存在,则全部将目光投在了苏太清的身上。

    苏太清背负双手,来回踱步了片刻,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沉声询问道:“苏叶情况如何?”

    诸葛云霓沉声道:“已经入局,不过目前而言,却已经不方便动手,因其可能和大帝墓有关。即便没有,也和不朽之路有关。”

    苏太清道:“诸位怎么看?”

    风止水沉默半晌后,迟疑道:“要不,先将苏叶放出来?”

    风朝歌道:“此人你能掌控得了吗?”

    风止水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妖伦道:“或许,可以让囚笼再显化一次?”

    苏幕生道:“这种难道不是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刻才使用吗?一旦失控,情况非但不会变好,反而会变得而更差!这种责任,你背负吗?”

    妖伦道:“那只能说天机阁无能,我背负什么责任?”

    妖离道:“此次事关不朽之路,无论真假,总还是要有些表示的,不是吗?或者说,这次的事情还不够关键吗?”

    苏幕生道:“此次所谓的大帝墓,出现得难道不突兀吗?”

    妖离身边的妖羽露出了一丝自然灵性的笑意,道:“妖沫已经过去看了,她从诸葛青尘那边已经获取了卜卦之法。

    当然,诸葛无为同样也学会了卜卦之法。

    再加上风族的传承,风朝歌你也会这种卜卦。

    那么,妖沫那边已经确定了大帝墓是真的情况下,你们两个不说点儿什么,给众神灵振奋一下信心吗?”

    诸葛无为被点名之后,微微一愣,看向妖羽的目光略微有一些不善。

    但是这一丝不善的眼神也还是很快就收敛了起来。

    这种眼神,并没有刻意隐藏,所以妖羽也是感应到了的。

    她非但不以为意,反而回报了一个挑衅的媚眼,这让诸葛无为呼吸一滞,眉头一挑,然后呐呐的不说话了。

    反而是风朝歌则还是在思索片刻后走了出来,他朗声道:“大帝墓无法确定到底是真是假,但是真实的可能性高达九成。而且,花月谷确实是神秘符一眼里提及的一处‘隐地’。

    其中的环境和所谓的‘龙脉’,也确实和那一切密不可分。

    而且,那大帝墓,应该就是那苏星河、穆清雅夫妻干的好事儿。”

    风朝歌说着,看了不远处的沐君逸一眼。

    沐君逸嘿嘿一笑,道:“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便是我家那婆娘也是不知道的。当然,以我们和他们的关系,他们也不可能让我们知道的。”

    诸葛无为道:“龙脉是真的,百川归海的格局也是真的,那种龙脉,孕育这么悠久的岁月,便是一具普通尸骨都可以孕育成为绝世龙骨。所以,大帝墓也是真的。但是其中所谓的‘后羿道痕’肯定是假的。

    而且,如这般绝世凶墓里,必定会有绝世的杀机。

    我为诸位神灵广泛的卜了一卦,卦象晦涩难懂。

    所以我又为诸位推衍了一番天机,结果显示有命劫笼罩,九死一生。”

    这时候,苏幕生忽然道:“那反而无碍了,那后羿道痕,也必定会是真。”

    苏太清道:“你这么说,一旦到时候出事情了,恐怕你要背负责任。”

    苏幕生道:“都不想背负责任,都不发表看法,但是大家心里其实也都明白。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凶险?想求不朽,首先要学会面对死亡。

    那小崽子这一次连连死了将近一千次,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可见他废物的表面下,有着何其强大的内心和何其强大的底蕴。

    这恐怕就是那些复制体无法存活的原因之一。”

    苏太清道:“不,那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皇族愿不愿意保他!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只要他按照皇族的那些‘计划’行事,他才能活!

    而若是他自主行事或者是想苟活,就立刻会死?”

    诸葛云霓道:“所以最难以明白的是——为什么那样会死?华紫嫣和他有什么仇?”

    诸葛启明道:“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其实还不是这个,而是制造一个复制体苏离需要耗费的资源,可以制造一百个离暮雪!而离暮雪,几乎就是华紫嫣和云青萱结合体的优化产物!

    只要其成长起来,完全可以替代掉华紫嫣和云青萱啊!

    可是,就这样制造出来的苏离,出一个死一个……

    哪怕这苏离只是从没有境界的状态开始,也经不起这么浪费啊!

    虽说这种损耗已经呀到最低了,但是目前而言,还没有成功的例子——这就难办了。”

    苏太清道:“加大资源试试看,将其余的计划停一部分。”

    诸葛启明叹道:“太难,太难了。”

    诸葛云霓道:“极寒冰宫和镇魂殿那边倒是没有问题,天机阁这边,很多事情无法停下。”

    风止水道:“但是天机阁反而是主要的枢纽,必须得起一个牵头的作用。”

    诸葛云霓沉吟道:“好,那就先放弃镇魂墓的计划,把镇魂碑的计划也停掉算了。”

    不远处,妖伦忽然道:“这两大核心计划放弃的话,镇魂碑很快就要出世了。底下的那些秩序……那就要恢复正常了。”

    诸葛云霓沉思了好一会儿,道:“按照那位人皇皇祖的说法执行吧,先试试看。毕竟,此次大帝墓,难道你们不想进去?”

    妖伦道:“必须要进去啊。”

    诸葛启明道:“大人难道不担心……”

    妖伦道:“担心啊,但是套个离魂体进去什么的,再以神性衍化皇极之类的,多加几道手段吧,反正应该不至于——被杀穿吧?

    区区一座大帝墓而已,这么多神灵进去的话……应该,不至于那么凶残吧。

    攻击大家都分摊一下,可能会比较好?”

    苏幕生道:“就怕别的神灵不这么想,或者是不套什么离魂体进去,而是直接衍化神性分身进去,然后先将其余的神灵一番猎杀、收割,往那大帝墓的身上一推。”

    诸葛云霓道:“苏幕生,我怎么觉得,你就像是苏叶那边派来的卧底?你这话是要让内部分裂,其心可诛啊!”

    苏幕生道:“呵,我若是卧底,我还会这么说吗?当然,什么内部分裂其心可诛的话,也是可笑。这在场七十余人,正统的神灵都有三十位!

    其余不是守护者级别,那也是差不多级别的存在。

    但是因为害怕沾染不必要的一些因果,反而一直不发表任何意见。

    到时候我们商议好了,他们随便用个更强的分身之类的进去,岂不是在大帝墓中,当场无敌了?

    是的,都怕死穿了,所以都用最低贱的离魂体,那是再好不过。

    但,凡是有一个不怕死的,用了一个天枢体进去,那么,你们告诉我,谁能获得那一份不朽的机缘?!”

    妖伦道:“你这话,就有些诛心了,你怎么知道只有一份?”

    苏幕生道:“我是超凡级的天机大师啊,我能推衍出一丝端倪很奇怪吗?而且我是那苏星河小杂种的老子,是那小贱奴的爷爷,我怎么就推衍不出部分因果?

    你们接纳我,难道不是因为这一点?

    难道还是因为我本身特别厉害?”

    妖伦身边不远处,一名长着三只眼和长长的大象鼻子的异族神灵冷厉的盯着苏幕生看了一眼,道:“我们远古巨象族从来不做这种两面三刀之事!不要将你们的一些心思,以同样的方式凌驾在别的种族身上。”

    一名长着章鱼腿的奇怪异族神灵也同样眼神阴冷的扫了一眼苏幕生:“你有问题。”

    苏幕生嗤笑一声,道:“我建议大家都用离魂体进去,这样同等的生命底蕴层次之下,大家能不能获取机缘感悟,各凭本事。”

    那长着章鱼腿的异族神灵嗤笑道:“你最强也不过一尊天枢体,那一尊离魂体已经是你能分裂出来的最强,你这心思倒是也玲珑剔透。只是,凭你也配觊觎不朽机缘吗?”

    苏幕生道:“那就天枢体啊,有什么关系?大家都以天人之魂立誓,只用天枢体进去啊!怕什么?不敢立誓的,是不是想暗中动用皇极体进去啊?

    或者是神性分身进去?”

    妖伦道:“这样,先商议一下用什么分身进去?苏幕生的话不好听,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

    这个如果不谈好的话,那其实就有些意思了。

    比如说,烈阳族那边有‘烈阳古经’,这‘烈阳古经’可以复制出一尊神性分身出来,并斩断和神体本体的联系。

    所以,烈永生可以多次不死,甚至可以上次以烈阳古经分身来承受‘神性被削九成’的浩劫。

    这一次,他同样可以用这一尊废了的分身进去啊,到时候洗上十几次记忆之后,他就是另外一尊存在了。

    到时候,他无论是化身成谁,在其中乱杀,只怕里面的存在都会走清空。

    到时候,他若是获取不了不朽机缘,别人也获取不了。

    他若是获取了不朽机会,呵呵,这种存在出来了,还有我们的活路?”

    那巨象族的神灵闻言,直接冷声道:“你和他的关系不好,就可以如此随意编排吗?或者说故意当我们是白痴?

    你天羽族最是擅长自然变化,到时候,你分裂一道神分身进去,化身成为他,然后洗十几次记忆洗成其他人,然后到处乱杀,并表现出他获取了不朽机缘的样子,实际上你在背后渔翁得利?

    然后到时候,转手或者和他分摊一部分好处?

    这种合纵联营的手段,大家都玩烂了。”

    苏幕生先是朝着妖伦躬身行了一礼,表示感谢,随后才道:“大家看,这就是所谓的内部吗?由此可见,这件事即便是约束,看样子也是无用的!所以,反而只能靠立誓。大家都不愚笨,立誓比什么都要靠得住,不是吗?”

    诸葛云霓道:“那此次的事情,所有神灵都已经知晓——现在,恐怕贪狼星域那边的神灵都已经获知到了信息。

    诸葛嘉怡那边的联系场景,已经被公示了出去,却不想,苏离这么莽撞。

    现在,就怕天河之外的那些外族神灵蛰伏过来。

    我们立誓不要紧,他们若是不遵循的话,就难办了。”

    苏幕生道:“所以,那就各凭本事呗。我只是想看看,大家是否愿意进去而已,却不想,大家表面上都不想去,实际上早已经摩拳擦掌了。”

    那长着章鱼腿的异族神灵道:“那你是打算用什么进去?天枢体吗?还是离魂体?”

    苏幕生道:“我用离魂体。”

    那长着章鱼腿的异族神灵道:“然后暗中用天枢体,想要力压神灵获取好处?”

    苏幕生嗤笑一声,道:“我以天人之魂立誓,我此言是真的!”

    那长着章鱼腿的异族神灵闻言,呼吸一滞,呐呐说不出话来。

    苏幕生轻蔑的看了那长着章鱼腿的异族神灵道:“还有谁有疑问的吗?还有谁觉得我是卧底的吗?不妨出来,我一一以天人之魂与你们对质。就怕,我不怕,你们反而怕了!”

    苏太清闻言,先是看了苏幕生一眼,随即目光扫向了众神灵和守护者。

    结果,此时竟是没有任何人去与苏幕生的目光对质。

    苏太清忽然‘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一声。

    这笑声有些刺耳。

    谁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笑。

    “此誓言不立也罢,这一次,各凭本事吧。不过,这地方想进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那小家伙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恐怕不拿出足够的诚意,他会将进入的资格卡得死死的。

    他传授了卜卦之法和九宫八卦等基础知识,但是也确实特别的基础。

    所以,对于那大帝墓和对应的龙脉的掌控,没有人能有他有能耐。”

    苏太清的话,让诸葛云霓深以为然。

    “到时候,付出一笔代价便是,他胃口再大,咱们一起出手,填满他便行了。就看他想吃多少了,吃太多,有时候也会撑死的。”

    诸葛云霓的语气很淡漠。

    只是,这话说的时候,她不时会想起被苏离在身上恣意妄为的事情,心中也不由一片抵触。

    只是……那般场合之下,确实也容不得反抗,反而还要全心全意的配合。

    这小崽子年纪不大,手法倒是老道而娴熟,真是个十足十的老色胚!

    诸葛云霓心中也有些恼恨——这其中之身不由己,难以形容。

    关键是,目前而言,她也没有获得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样算起来,就是她被对方随意玩弄,是真的亏大了。

    这次要是不能获取一些实质的好处,或者是获得一次采补之类的机会,怕是难办了。

    诸葛云霓心中复杂的念头闪过之后,便收敛了起来。

    随即,她又看向了苏太清,道:“既然要分配大量的资源去测试,那么这一次,要从什么方向去做?增强复制体的推衍能力,让他们先过华紫嫣这一关?还是增加复制体的‘老色胚’属性,让其花言巧语、油嘴滑舌一些?”

    苏太清道:“再等等,这一次那小崽子没测试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他的死法复制体们都死了几百万回了,但是他的不死之法,复制体们也死了几万回了。”

    诸葛云霓道:“那检测一下被妖岚封锁时刻的苏离的状态和能力?”

    苏太清道:“这个可以试试看,将他显化出来的天机混沌场景?画进山河社稷图里。”

    诸葛云霓道:“我现在还在那边,不太方面分裂行动。”

    苏太清道:“交给诸葛嘉怡吧,她也快成长起来了,累积也差不多够了。”

    诸葛云霓道:“她有些被苏离攻心了。”

    苏太清道:“她足够理智,可以了。”

    苏太清说着,又道:“诸葛染月你打算怎么处理?”

    诸葛云霓沉吟半晌后,轻叹一声,道:“她被苏离赐予了一道希望之源,被攻心了,而且一身囚笼差不多也废掉了,让其独立出去吧。

    毕竟,看样子皇族这边,一些规矩我觉得还是遵循一下可能会好些。”

    那巨象族人身边的巨熊族人嗤笑道:“呵,莫非现在是想团结了?”

    诸葛云霓道:“天河百族内部纷争也就算了,真让天河之外贪狼星域或者其余星域的神灵过来了,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莫非,你们以为成为跪族神灵,就可以在那边也有机会证道不朽?”

    巨熊族人嘿嘿怪笑着,语气很是轻蔑。

    不过,诸葛云霓也没有多说什么。

    接下来,众强者又商议了一番关于大帝墓的信息之后,才各自离开了天机圣阁。

    剩下的人,再次余下那最先开会的那三十余强者。

    这些人,正是苏太清、诸葛云霓、诸葛无为、祁云梦、风止水、风朝歌、沐君逸、诸葛启明、诸葛无为、诸葛嘉怡、苏太清、妖伦、妖离、妖羽以及方浩渺、苏幕生等人。

    而这些人之中,苏太清深深看了苏幕生一眼,眼瞳一凝,衍化一片独立的神性领域。

    领域之中,苏太清瞥了苏幕生一眼,道:“为什么忽然拿天人之魂立誓?被逆命了?还是有刹那的迷惑状态?”

    苏幕生摇头,道:“没有,一直很正常,很清醒,很踏实,没有任何被逆命的情况出现,也没有任何迷惑状态发生。”

    苏太清道:“你在那一刻的言行举止和神态语气,很像那个小子。”

    苏幕生道:“我知道,但是想那么做,心里也有些不忿,就那么做了。”

    苏太清道:“山河扇还在吗?”

    苏幕生道:“还在。”

    苏太清道:“扇面有变化吗?你打开看看。”

    苏幕生拿出了山河扇,然后屈指一弹,扇子散开,上面绘画着的,正是大帝墓的那一幅画。

    画面之中的一切,也都非常的正常。

    而其中的苏离,眉心之中绽放出淡淡的光晕。

    “几层?”

    “四层。”

    “第五层呢?”

    “未开发。”

    “他不是提升了两层生命底蕴层次?应该已经第六层了吧?”

    “生命底蕴层次提升了,但是记忆禁区无法对应,他对这个也不太懂。”

    “诸葛青尘不是教了?苏叶不是也教了?”

    “他们都教了是没错,但是他敢学吗?”

    “魅儿难道也不会告诉他?”

    “他对于魅儿的话敢全信吗?”

    “你对他的判断如何?”

    “无法判断,但是也不会太逆天,皇族推出来的一枚棋子而已,其背后所谓的浅蓝,也没有挖出什么信息来。”

    “从你的血脉下手也不行吗?”

    “你们不是已经拿了我苏幕生三次血脉测试了吗?苏星河和穆清雅不是也已经被废掉了吗?”

    “总觉得有些不对。”

    “他的梦境世界确实比《天命所归》里面的梦境世界更真实更强大。”

    “是的,其中好像有一些《归蝶化茧术》的气息,是时候让公乘青蝶去试试了。”

    “让他在梦境世界里遇到公乘青蝶?邂逅一段奇遇?还是将云启明的记忆套上去,让他去睡了公乘青蝶?”

    “诸葛启明还有价值吗?”

    “他很忠心。”

    “不会是和公乘青蝶在演双簧吗?”

    “应该不会,这一点以你的能力很容易判断。”

    “修行到这般境界,没有容易可言。”

    “你苏太清若不容易,还有谁容易?”

    “苏叶容易。”

    “换个人说吧,这已经不是人,十八层记忆禁区随便玩,无人能及。我们能做的只是让他入局进行牵制罢了。”

    “皇族那边容易。”

    “那就说说苏叶吧。”

    “我对皇族更赶兴趣,但是这一次,那小子下了一招比较凶狠的棋,暂时毫无破解之法。”

    “苏太清你何出此言?”

    “后羿道痕,必是射日道痕。你想,你好好想想诸葛浅韵的下场。”

    “……”

    苏幕生沉吟许久,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太清又沉声道:“事情也不简单,但是也不会太复杂,无非就是一个杀局,活下来拿就可以真实的感悟到不朽道痕。活不下来,就给皇族那边提供神性之力,让他们力推花月谷出世。

    而在这之前,我们还一定要帮那小子将记忆禁区搭建起来,而且还要诚意十足。”

    苏幕生道:“这就是将我们杀了割肉卖骨,我们还要磕头道谢。”

    苏太清道:“对,你也可以拒绝,但是此次,神灵们是一定会雀跃涌入的,因为皇族那边不会食言。”

    苏幕生道:“那些归墟时代的存在,确实都是一言九鼎之辈。”

    苏太清道:“不,你错了,不是一言九鼎,是人家不屑于与我们这等蝼蚁玩花样,所以有些事情知道,明白,但是咱们还是跳进去,让别人欢喜一下就好。都是为了强大,不择手段的同时,给自己留一条退路罢了。”

    苏幕生道:“一方面怕是没有退路,一方面估计不是为了让我们感悟什么不朽道痕,而是亮实力啊。”

    苏太清道:“这三天里,有损失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吗?”

    苏幕生道:“没有,反而有所增加。”

    苏太清道:“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不朽道痕的机缘确实出现了,天道出现了嘉奖的可能性,第二种是皇族那边以不朽道痕显化,呈现出‘无为而为’的陷阱,将我们套住了,只要我们陷入这种真相的囚笼深渊里,就会被收割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而他们会利用这些东西,为出世作准备。”

    苏幕生道:“连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也可以‘无为而为’吗?”

    苏太清道:“可以,因为我目前就处于这种层次,当然,那诸葛无为,也差不多快要达到这种层次了。”

    苏幕生道:“那一定会是第二种。”

    苏太清道:“若是第二种,就说明皇族的强者都依然存在,而且还活得非常好,但是这与现实有些不符。所以赢了是第一种。苏离显化的,仅仅是一些特殊的至宝中的某些传承罢了。

    不然他那些忽然出现的能力、东西无法解释出处——这种东西,应该很像是传说之中的‘天地宝库’。”

    苏幕生吃了一惊,道:“真有这种东西吗?”

    苏太清道:“所以,复制体还要大量的去测试啊。不仅要测试复制体,现实里,镇魂碑和镇魂墓正常启动,不再干涉。皇族也说了,归墟不出,天下无神。既然如此,我们就先看看再说。

    另外,那些异族终究居心叵测,你这一探倒是也探了个实在。

    只不过这些手段有些低级,而且容易被误会为你被那苏离逆命了。”

    苏幕生嗤笑道:“就他?逆魂我?当我是苏叶吗?苏叶能被他逆命,估计也是苏叶故意的,而且苏叶欠他一道天人之魂。这是一场大因果,苏叶以此偿还,也正常之极。”

    苏太清道:“和我想的差不多,但是这家伙手中如果真有天地宝库或者是皇族气运加身,真逆命你估计也能成功。”

    苏幕生呼吸一滞,道:“那也不至于,我很弱的。”

    苏太清道:“苏家一脉,没有弱者,你比苏叶强是不争的事实,当然,比我还是差了一些的。”

    苏幕生叹道:“看来,所有人都比我还要了解我。”

    苏太清道:“不了解自己关系不大,不了解对手就只能等着被利用,这是数万年不变的法则。”

    苏太清说完,又抬手一凝,显化出一道太极图图形光幕,光幕之中喷出一道淡淡的霞光,霞光之中,竟是将先前交流的一幕完全的重复了一次。

    而苏太清,则静静的盯着画面之中的苏幕生看了许久。

    苏幕生也略微显出了几分凝重之色,询问道:“好像,真没问题?”

    苏太清道:“确实没问题,这可能是血脉因素影响吧,忽然之间就有些冲动了。”

    苏幕生道:“这说明我实力不仅没有进步,七魄不稳,已经开始有退步的趋势了。”

    苏太清道:“只要不达到不朽,退步是迟早的。一代新生胜旧人,老一辈若打破不了禁忌和自身的桎梏,被淘汰也是迟早的。所以,这一次,皇族那边要血赚一波了。”

    苏幕生道:“这也是必然,而且我们确实得感谢他们,给了这样一个机会,不是吗?!”

    苏太清道:“杀戮神灵的机会,亮剑的机会,也是虚拟镇魂秘境里肆意杀神的机会。”

    苏幕生道:“真是我们做的?”

    苏太清道:“烈诗倪以及贪狼星域三名异族神灵做的。”

    苏幕生皱眉道:“他们真的乱来啊!这事情怎么能做?!疯了吗?!”

    苏太清道:“烈诗倪就是贪狼星的神灵,真正的烈诗倪早就被炼死成躯壳了。那烈永生只不过想藉此跳出去罢了,这样的渣男渣女,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苏幕生道:“跪得倒是真实!”

    苏太清道:“习惯就好,而据我所知,还有更多更可怕的黑暗正在降临。这云皇时代,不平静啊!”

    苏幕生迟疑道:“这些,你为何忽然与我说?”

    苏太清道:“你最有可能在下一次被苏离逆命,如果真遭遇到了,那么这些话,他就可以知道了。即便不会被逆命,你知道了,或许,血脉上会生出某种血脉相通的心灵感应?因而,他也会于冥冥之中感应到?于冥冥之中知道?”

    苏幕生呼吸凝滞了刹那,道:“我说你忽然肯与我这糟老头子交心,原来是这样的心思。”

    苏太清道:“我太清无为。交心就是交心,其余只是顺带——能成固然好,不成无所谓。”

    苏幕生非常愤愤不平的道:“厉害,只是这样的血脉间的联系也会有?那小崽子获得那么多的好处,被皇族传承那么多厉害的功法,我都没有感应到半点儿啊!”

    苏太清道:“对,你半点儿好处也获取不到,不用担心,因为以后你也不太可能获取到。但是他却可以获取到你的好处,或者于冥冥之中获得你对于各种至道的感悟心得等等。

    不然,为什么叫祖宗庇佑?为什么会说什么祖上余光?为什么会有‘返祖’之类的说法?

    作为长辈,要习惯被晚辈啃老甚至啃死。”

    苏幕生闻言,脸上的肌肉抽了好几下,那表情也是精彩之极。

    苏太清道:“之所以说这些,也不妨与你说一番,最近我于冥冥中感应,这片天地的时空断层点,应该会逐渐的显化出来,并随着镇魂碑的降临而不断显化。

    镇魂碑、镇魂墓,以及过去未来的诸多因果,都会显化。

    同时,传说之中的绝世不朽级神术‘谛听’,可能就会存在于接下来的任何一块镇魂碑之中。

    其余的能力可以放弃,但是这‘谛听’不朽神术,是一定要夺取到的。

    所以,哪怕是为了应对皇族,我也会认可皇族那边的提议,公平竞争。

    这一次我促成此事,也是希望皇族那边把事情搞大点,别太孱弱了,没什么威慑力。

    不然这片星河,确实是保不住了。”

    “我们不自立新世界吗?”

    苏幕生沉吟道。

    “攘外必先安内,安内也需攘外——所以这外部的压力,让皇族顶上,震慑一下就行了。没有什么天河星域愿意鱼死网破。

    至于安内,这次让皇族削掉一些神灵,让这个时代继续复苏一段时间,才是最好的时代啊!

    大地地脉在成长,坍塌、以及被压缩的虚空正在恢复甚至在膨胀。

    按照这般看来,归墟恐怕还真是会重新归来。

    如果真如此的话,那么就是我浅蓝星甚至我天河星域鲸吞万千天河星域,重新化为洪荒大世界了。

    这岂不是好事吗?

    所谓某其上得其中,谋其中得其下。

    只要我们不是叛徒,无论我们是入侵者还是毁灭者,我们都还是浅蓝星人族,这一点,你必须要明白,懂了吗?”

    苏太清肃然道。

    苏幕生叹道:“话虽如此,但,恐怕更多的存在,仅仅只是想自身不朽而已。”

    苏太清道:“改变自己,改变自己身边的存在,然后再改变整个世界。若改变不了,活一个就是一个,有皇族托底,不用太担心。”

    苏幕生道:“现在最怕的就是——皇族是那小崽子吹嘘出来的,其存在不过只是一些道痕痕迹,一些至宝中的残缺神性气息。”

    苏太清道:“诸天万族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希望那小崽子能弄出点儿花样来。”

    苏幕生沉吟许久,没有说话。

    而苏太清则又检测了一下苏幕生的情况,没有发现异常,这才撤销了领域。

    归来之后,苏太清淡淡道:“三轮校测,没问题。”

    苏太清这话说完,现场众人也立刻不再质疑苏幕生了。

    很明显,苏太清的话,似乎格外具有说服力。

    诸葛云霓想了想道:“安排好了吗?”

    苏太清道:“也安排好了。”

    诸葛云霓道:“那我那边好尝试着孕育一个后辈吗?一旦如此,恐怕我还真就成他的道侣了。”

    苏太清道:“他其实不错,完美得令人震撼的三魂七魄,完美到了极致的三魂七魄的契合方式,还有就是,那实实在在的品德。”

    诸葛云霓道:“太轻浮、太好色了,而且,欲望太强烈了一些,动不动就会‘昂首挺胸’,感觉此人没一点儿底蕴可言,一点儿兴趣全部停留在生殖方面,和那自然的原生野兽,一般无二。”

    苏太清道:“道法自然,如此说来,你可能还不如他。”

    诸葛云霓道:“难以理解这有趣在哪里了?不是很低级粗鄙、愚昧无知而又幼稚可笑的东西吗?这难道不会显得很浅薄很下作吗?便是普通男人也不会粗鄙不堪到这般地步吧?实在是……不想说什么了。”

    苏太清道:“道法自然,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是什么?这就是阴阳合道。所谓大音希声,大智若愚,大象无形,便是如此。”

    诸葛云霓道:“我会尽量去尝试的。”

    苏太清道:“不是尽量是用心,不是尝试去用心对待,交付真心。”

    诸葛云霓道:“我已经尽全力了,可能他已经察觉到了。”

    苏太清道:“目前而言,他心思全在《天命所归》上,应该还未察觉,但你不改的话,察觉是必定的。”

    诸葛云霓道:“如何改?我苦修数万年,却从未感悟情感一道。”

    苏太清道:“把沐雨兮的记忆复制出来,去洗十八次,洗出来了,你就是沐雨兮了。好在,目前而言,这沐雨兮的问题也很大,是个很奇怪的存在。”

    诸葛云霓道:“首先,这沐雨兮你也参不透,我就更不用说了。其次,不是谁都可以把记忆洗十八次的,那洗出来是个什么玩意我自己都害怕。

    再者,沐雨兮最开始和苏离接触的一幕,处于断层里,现在谁都找不到那一处断层。

    所以,我能洗的记忆,就是沐雨兮一直到和苏离合道之前的记忆。

    合道的记忆肯定没法洗的,因为无论是否有苏离参与,都洗不出来。

    这涉及到了阴阳合道啊。

    而且,即便强行洗出来——那我也已经不是纯洁之身,对于我这种苛求精气魂圆满的强者而言,一生一世一道侣是基本配置。

    无论这道侣是谁,都没关系。

    可若是这么一洗,壁画世界里的那个苏离肯定不是现实里的苏离,那感情交付就会出问题。”

    苏太清道:“所以我说,等。等苏离再回梦境世界,然后你进去,与他合道,顺便反采补他,孕育几个孩子出来。”

    诸葛云霓道:“你……你早就挖了这个坑在这里等我?”

    苏太清道:“我无为而为,能成就是赚,不成也无所谓,所以也不是挖坑等你。”

    诸葛云霓道:“你也太工于心计了。”

    苏太清道:“我从来不工于心计,都只是一系列安排罢了,你听便去做,不听我也不强求。反正,诸多好处和坏处,你且仔细考虑。

    那苏离现在也已经清醒了,你这般下去是一定会暴露的,到时候想要与他合道获取大阴阳造化方面的感悟,也就不太可能了。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你自己都可以仔细斟酌一番。

    他们对我如此信服,莫非想不透这其中的因果?”

    诸葛云霓沉吟许久,才叹道:“行,我去洗记忆——但是只洗到沐雨兮被带到华氏古族祖地那边然后被云青萱抓捕起来,镇压到殒魂茶罐里这部分?”

    苏太清道:“再延迟一些不是已经被合道了?所以怎么选择你看你喜好吧,你要是想多体会几个不同的复制体苏离的滋味,也可以试试。”

    诸葛云霓‘呸’一声道:“粗鄙不堪。”

    苏太清淡淡道:“大俗即大雅,道法自然啊。”

    诸葛云霓冷哼了一声,已经不想和苏太清说话了。

    这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心思深。

    ……

    苏离呈现出所有的梦境世界的经历之后,便静静的等待着。

    而此时的沐雨兮也在无比认真的观看着回忆世界。

    她的眼瞳之中,仿佛还蕴含着两个特殊的世界一般,充满了一缕缕淡淡的神性气息。

    “我现在的能力好像有些强,能看穿一些隐蔽的状态了?还是说,这天机道神完全不将我放在眼里,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把我当傻子的?”

    苏离沉思之间,自己也反复的冥想总结经验。

    时间就这般流逝了将近一个时辰。

    “少爷。”

    忽然间,沐雨兮回过神来,眼中的神性消失了,美眸之中,泛起了一丝丝歉意、憔悴和失落的目光。

    仅仅只是那一刹那的表现,苏离的灵魂就像是被击中了一样,大脑也是一阵轰鸣。

    沐雨兮!

    沐雨兮回来了!

    一模一样!

    而且……

    便是连那一缕非常特殊的类似纸片人的气息,都严丝密合,没有半点儿差距。

    苏离开启冥想,开启记忆禁区第十层冥想,查探了一下,结果,没有任何瑕疵!

    这就是沐雨兮!

    沐雨兮忽然就回来了!

    苏离真的完全愣了一下,随即目光柔和了下来,声音有些发颤,道:“雨兮,你你你——你这是离魂从时空长河里……回来了?”

    “少爷——”

    沐雨兮没有说话,反而泪水哗啦啦的便流淌了出来,然后,直接投入了苏离的怀抱之中。

    而此时,沐雨兮身边的魅儿,则美眸之中先是显出了一抹震撼、诧异之神色。

    随即,她似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眼瞳深处再次显出了惊恐以及深深的忌惮神色。

    那一刻,魅儿低下了头,然后似乎也下了狠心,当下作出了一个极其极其疯狂的决定!

    “无所不用其极!”

    “既然如此,我也洗十八层!”

    “你想这么抢生育权,抢男人?老娘就和你抢!”

    魅儿眼瞳深处闪过一丝凶狠之意!

    (ps:第二更11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希望大家看在残剑这么拼命努力的情况下能全订本书支持一下,鞠躬拜谢了~第三更会在凌晨12点左右~我尽量早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