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41章 九耀魔君,太上天魔
    记忆禁区,第九层。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苏离从来没有想到,有哪一刻他会显得如此的动容。

    抑或者说,他是心神会受到如此强烈的冲击。

    在这一刻,在看到上清化身的那个人之后,苏离的信念,甚至有了一刹那的崩塌。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的心魔都近乎于滋生了起来。

    不过,因为身上有玉清分身加持,再加上一直保持着警惕之意,所以这种极其糟糕的状态,苏离立刻就脱离了。

    即便如此,苏离发现,他的天机值当场缩水了五千多万。

    苏离深深的看了那面具人一眼,随即当下毫不犹豫的斩断了和上清分身所有的联系,并直接下达了一个自斩的命令。

    但是,那面具人却没有立刻自斩,而是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眼中显出极尽悲哀与黯然之色。

    那是一种无比失落也无比绝望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也从来都不会出现在面具人的身上——至少,苏离从来没有见到过。

    苏离知道,他忽视了很多事情。

    甚至很多事情其实已经明明白白的呈现了出来,甚至他还有去想过,却认为那并不可能。

    可如今,当这面具人的眼神呈现出来的时候,苏离还是有了一丝的心颤。

    正是这一丝的心颤,让他的天机值,又当场的缩水了三千万。

    苏离闭上眼,不再去看,也不再去想,而是直接冥想《皇极经世书》,在心中保持着一片空灵。

    这是一种无为的状态。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这也是一种无相的状态。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生命如尘埃,却也弹指刹那芳华。

    在这般心态之中,不过刹那之间,上清分身所化作的面具人终究无以为继,便只能选择当场自斩。

    当面具人自斩之后,其同样也化作了天地间的道韵,彻底破灭消散。

    在这一刻,天地间依然出现了大道的悲鸣气息。

    只不过,苏离却已经不再在意,他的情绪非常的冷静。

    所以,这般情况又很快的恢复了正常。

    苏离默默的盘坐了下来,然后凝神屏息,冥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算是脱离了那面具人死后的那种悲戚。

    才算是脱离了那种心绪不宁的糟糕状态。

    随后,苏离再次的分出了一道玉清分身。

    玉清分身,也是元始天尊分身。

    将这玉清分身分离出来了之后,苏离再次将面具交给了玉清分身,让其戴在脸上。

    这一次,苏离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而且,这一次苏离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对应的名单和上面的几个人的名字。

    这是一种猜测。

    等玉清分身戴上了那张人皮面具之后,苏离的脸色依然凝重了几分。

    其实在这记忆禁区第九层,在冥想《皇极经世书》的状态下,在近乎于已经有一成激活状态的‘天机谛听’的能力下,他很容易分清这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假。

    可正是如此,他才明白——尽管他不信,但是这些,极有可能是真的!

    正是如此,他才会神情凝重,才会心悸不安,才会无比的动容、无比的震撼。

    但这一次,苏离很快就稳定了心神。

    在玉清分身戴上了那人皮面具之后的第一时间,苏离就同样斩断了和玉清分身的联系,不再有任何的关注。

    因为,他猜对了。

    可是这时候,苏离宁愿他猜错都不愿意对。

    因为猜错说明,他的所有的判断是错的!

    可猜对了,才真正的说明,他的很多判断,都是对的。

    正是如此,他心中也有了一番更深层次的推测。

    但是这种推测,还要进行一次证明。

    一次无比无比凶险的证明!

    而且,这样的行动,必须得去做!

    因为不做,很快就没有机会做了!

    人皮面具,可以当成是一枚定时炸弹,在其锁定了这片区域并丢不掉之后,在其被引爆之前,就一定要尝试着去将其拆掉!

    若是不拆掉,就只能等着其爆发,然后全部完蛋!

    这一点,苏离几乎已经有九成确定了!

    而唯一的好消息便是——只要能证明一切如他所想,那有些事情,就一定可以避免!

    虽然这些事情现在还没有发生。

    但是,苏离知道,其在接下来的某天里,一定会发生!

    而且这个时间,绝不会超过七天!

    七天,目前是苏离对于未来的最远的推衍时间。

    苏离心中思量的同时,还是抬眼看向了玉清分身化作的那名面具人。

    他已经凝聚了两道执念让那面具人自斩。

    但是这一次,那玉清分身化作的面具人却依然顶住了这份执念命令,同样没有立刻自斩——哪怕是苏离下达的命令是双重的而且还非常的凝聚!

    如此看来,面具人这是准备正面和苏离接触了。

    苏离心中也确定了这一点。

    上清分身化作的那位面具人,或许终究是因为在乎,抑或者……有其余方面的原因,自斩了。

    但这一次的玉清分身化作的面具人是不同的。

    玉清是没有感情的。

    而这个面具人本身,同样也没有感情。

    此时,面具人平静的看着苏离,苏离知道这一次避不开,却还是静静的看向了面具人。

    “知道这样的结果,我很遗憾。我一直在苦苦寻觅,苟且偷生,甚至,一直在黑暗之中穿行找寻自己的路。结果,最终却找到了你。”

    面具人的语气很复杂,眼神也很复杂。

    苏离从来没有看到现实中的此人会有这样的眼神。

    苏离叹道:“现在你所说的任何话,我都不会信的。”

    面具人沉默半晌,叹道:“我不需要你信,我也知道,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其实在你心中,永永远远都只有你自己,而没有我们。

    若只是一些小要求,你一定会答应。

    但是一旦涉及到稍微关键一点点的事情,你就一定不会答应。

    我寻访了无数岁月,最终却没有想到,还是来到了你的身前。而你苏离,却是最终的那位幕后存在。

    这不得不说,确实是最大的讽刺。”

    苏离道:“你现在的目的,或者说不是你的目的,而是你所承载的囚笼的目的,就是为了来收割我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所以你所说的一切无论真假,我一概不信。

    别说是你,就是魅儿,我也不信。”

    那面具人叹道:“天魔化煞,九耀琉璃!祖龙碑上三魂显,不朽棺中七魄灭。天书留其名,生死皆枉然。”

    那面具人说着,又道:“苏离,念在我们的交情上,这是我给你与你等价值的信息,但是,我也需要完成任务,请谅解。”

    苏离道:“那我也念在我们的交情上,我以等价值的信息告诉你——不要惹我,不要惹我,不要惹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知道,现在的你代表天魔一方,但是我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那面具人一呆,长叹了一口气,道:“你既然提到魅儿,那我便详细的与你说说好了——其实魅儿早已经被镇压在了祖龙碑上了,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完全是你的魅儿!

    你根本不知道的是,天魔圣君将魅儿的三魂七魄中的天人之魂抽了出来,打入了玉狐族的一只名叫‘婉儿’的玉狐体内,而那只玉狐的天人之魂,则一直被镇压着。

    所以,这才有了你的魅儿——但是你的魅儿在乎你,也仅仅只有那一道天人之魂的‘魅儿’在乎你而已。

    现在的魅儿身上的其余两魂七魄,其实都是婉儿的两魂七魄!

    这两魂七魄,时时刻刻被魅儿完全被压制着,但是婉儿却无比期盼她的天人之魂归来。

    那时候,魅儿的天人之魂就会被回收回去,回归祖龙碑。

    而她的真正身份——你想知道吗?”

    苏离摇头道:“无论魅儿是谁,是以什么方式存在,她就是我的魅儿。名非名,只是名为名罢了,所以,我并不会着相。

    因而,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需要知道的是——我爱魅儿,魅儿爱我。知道这一点,就已经足够。”

    苏离说着,又看了面具人一眼,道:“你找到属于你的爱了?”

    那面具人呼吸微微凝滞了刹那,随即再次摇头叹息了一声。

    苏离道:“玄心奥妙诀,天魔冲九煞?这里是记忆禁区第九层,九煞已出,九耀琉璃也该降临了吧?

    九耀琉璃就是九耀琉璃之心所拥有者?

    若是用这个计划当囚笼来捕捉我,你们还是嫩了一些!”

    面具人闻言,呼吸再次凝滞了刹那。

    苏离闭上眼,再次睁开,眼中多了一丝惋惜之色:“你现在可以去死了,这不是你一直所求的路吗?去死吧!然后,一会儿,我去见九曜魔君,也就是你所谓的‘天魔圣君’。”

    面具人闻言,头顶生出了三魂七魄,但是其三魂七魄,却在瞬息之间枯竭。

    其浑身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也在此时全部炸裂。

    面具人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深深看了苏离一眼,眼中,竟是有一丝解脱以及一丝深深的不舍。

    随后,其长叹一声道;“我走了,希望还能有再相见的那一天——或许那时候,你也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

    苏离道:“放心去吧。”

    苏离说着,抬手接过面具人徒手从脸上撕下来的面具——私下了面具之后,苏离发现,面具人的模样却一如之前戴着面具的模样,没有一丝丝改变。

    苏离愣神之际,面具人笑了笑,身影直接炸裂,化作一片淡淡的青气并很快就消散无形。

    苏离神色平静,手中拿着面具,却还是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眼——天机值只剩下一亿六千多万了。

    苏离重新凝聚出了太清分身,并将身外化身、上清分身、玉清分身和替身纸人全部套了上去。

    接着他将自己独立了出来。

    他深深的看了手中的这张人皮面具一眼,眼中多了几分坚定之色。

    到了这一步,他必须要亲自去试试。

    这是囚笼,但是不跳进去,根本不会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

    所以,苏离转身看了他的太清分身一眼,以最纯粹的本体,将面具戴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轰——”

    那一刻,整个世界忽然陷入了无止尽的黑暗之中。

    随后,苏离才发现,这世间的一切,似乎再也与他无关。

    因为这一刻的黑暗,是如此的漫长。

    抑或者说,他已经不是他了。

    他的心中,出现了一个很神奇的名字——苏太清。

    苏离尝试着调出系统,却发现,他已经没有了系统。

    这一刻,他仿佛已经被无尽的囚笼束缚着,被挤压到了一座断头台上。

    四方,是浩渺的星空,以及无垠的黑暗。

    但是,这般奇怪的感觉生出之后,就很快消失了。

    苏离的大脑之中,轰鸣之声逐渐消失。

    随后,他看向了他的身前。

    太清分身以一种无比震撼、无比复杂也无比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完全无法想象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苏离从太清分身眼瞳的倒影之中看到了他自己——他就是苏太清。

    苏离若有所思,但是他还没有说话,便感受到海量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在不断的朝着他飞了过来。

    这是太分身相信了什么,以至于被收割了天机值。

    苏离心中凛然,二话不说一掌朝着他自己的脑袋劈了过去。

    他在自斩!

    这一次是真正的自斩。

    虽然说这是在档案世界。

    但是苏离这一击,动用的是无比纯粹的天机自斩的手段。

    一击,他就将自己杀穿了。

    血水炸开。

    他的意识几乎在瞬息之间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但陷入黑暗之中的他却没有死,反而不断的在黑暗之中穿行。

    就像是曾经获取的上帝视野的那种状态一样。

    这种视野一直存在,而且一直在向着远方飘荡。

    渐渐地,时间也不知流逝了多久,很快,苏离便感应到了前方有一点光点。

    那一点光点像是星河之中不断被拉近的画面一样,极速的在增大。

    “咻——”

    苏离感觉自己以极致的速度穿过了那一道光点之后,却看到了一个男子正在和一名女子说话。

    而那名女子则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同时翻了翻书。

    翻书的声音正是‘沙沙沙’的响声,而那男子,则轻轻的弹奏了一曲琴音。

    男子轻声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女子怔然刹那,却还是轻叹一声,道:“想她了?”

    男子怅然道:“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女子长叹了一声,唏嘘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大梦千秋,庄周梦蝶,却也敌不过——”

    女子说着,像是有所察觉,回头看向了那片黑暗区域,道:“迟了,还是迟了,再回去试试吧。”

    女子说着,挥手湮灭了光明。

    苏离的世界,便只剩下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他又不知道穿行了多久的岁月,最终,他感应到了一片片浩瀚的魔气。

    那是一种和生命底蕴层次的气息截然相反的气息。

    就像是物质的对应的那一面——反物质一样。

    非但气息截然相反,还十分恐怖。

    苏离感受到这股气息的时候,他黑暗的视野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于时光溯源般的场景变化。

    随后,苏离发现,他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一片灰暗而并不特别黑暗的地方。

    在这里,他看到了九只枯骨巨龙拉着一座无比巨大的黑色古棺。

    黑色古棺上,有着一座座的古老血碑。

    那古老的血碑,和血碑印记,完全一模一样——所以,那血碑印记所谓的烈阳魂毒,其实就是这东西。

    这不是魂毒,这是魔毒,魔魂的魂毒。

    “苏离,苏太清,天皇子,别来无恙。”

    这时候,一道黑袍身影显化而出,出现在了巨大的黑色古棺上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静静的凝视着苏离。

    苏离看向了古棺上的血碑。

    血碑上,出现了一行行的燃烧着火焰的名字。

    而这些名字里,每一个名字,都已经点亮了。

    从这些名字里,苏离也看到了他先前猜测到的那些真相。

    “九耀魔君,别来无恙。”

    苏离淡淡开口。

    他没有承认身份,也没有否定身份。

    他的身份被九耀魔君坐实,但可惜的是,他并不是苏太清。

    哪怕戴上面具的他已经成为了苏太清,但不是,就是不是。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九耀魔君,也掉到陷阱里了而不自知。

    但,如果是这样,那牵扯的事件就更加可怕,这时候,是不能掀翻这一切真相的。

    “苏太清,是本圣君亲自对你动手,还是你主动效忠呢?如今来了此地,你已经逃不掉了。”

    九耀魔君淡淡开口。

    随即,他扫了一眼身边的紫衣少女。

    紫衣少女美眸含笑,其中闪烁着连连的异彩,似乎对于苏离如今的身份,也相当的震惊和诧异。

    苏离淡淡道:“或许,我让皇族出面,和你们谈谈?”

    九耀魔君淡淡笑道:“苏太清,本圣君特意为苏大师准备了一杯茶,不如我们边饮边谈?”

    九耀魔君说着,又道:“琉璃,给苏大师上一杯——九耀问心茶,我九耀想问一问,苏大师如今的心在何方,心在何地。”

    (今天这一章开始写了几次都不满意,是删了重新写的,很抱歉来得晚了。但是残剑承诺过这个月拼尽全力保质量八十万字,就会拼命做到的。也希望大家都能全订阅支持一下本书,怎么说呢,书写得呕心沥血,但是效果不甚如意,月票甚至连分类前20,总榜前200名都进不去……另,非常感谢‘书友20200218222242789’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光阴间隙’、‘云雨鸽’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