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42章 明心见性,魔祖归来
    紫衣少女琉璃拿出了一只看起来很是斑驳、古老的茶罐。

    这茶罐的款式、模样,倒是和殒魂茶罐一般无二,几乎看不出任何的区别。

    当然,没有区别却也有最大的区别——这只殒魂茶罐是没有灵魂的。

    琉璃见苏离的目光落在了殒魂茶罐上,不由掩嘴轻笑,柔声道:“苏大师,这的确是殒魂茶罐,但这其中,可没有你的魅儿哦。”

    苏离点了点头,道:“这是一件好事。”

    琉璃道:“苏大师,虽然这一只殒魂茶罐里没有你的魅儿,但这就是你心中的那只殒魂茶罐,只是将其中的天人之魂剥离了出来而已。”

    苏离道:“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

    琉璃道:“是啊,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没有了价值的东西一般都称之为‘废品’,废品一般不都是扔掉抑或者是直接毁灭吗?”

    苏离眼瞳一缩,道:“所以,你现在是华紫嫣,还是华紫漓?”

    琉璃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拿出了一只紫菱壶来。

    她美眸含笑,道:“拥有能冲泡九耀问心茶的茶壶紫菱壶,你觉得,我到底是谁呢?华紫漓只存在于过去,但是她已经在你面前终结了,不是吗?

    而华紫嫣,却也要找一位身怀九耀琉璃之心之人破劫。

    这是诸葛无为的推衍,但也是苏大师的推衍啊。

    苏大师的推衍,一向都是无比精准的,苏大师莫非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基本能力了吗?

    苏大师若是忘记了,不妨再帮我推衍一次,看看我到底是谁,心中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琉璃说着,却拿出了无比纯粹的九耀问心茶,用紫菱壶冲泡之后,给苏离倒上了一杯。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琉璃一眼。

    拥有了九耀琉璃之心的华紫嫣,也就是琉璃,话语已经变得了,变得也更加的自信了。

    但是自信,往往也并不是什么好事——许许多多的危机,往往也总是从一个人的自信开始,到绝望结束。

    苏离没有多说什么。

    他也没客气,拿起茶水,以茶代酒,把酒敬苍天,却没有问明月几时有。

    因为他已经知道,他的明月到底几时会有。

    这一方苍天,唯有星月,也唯有黑暗。

    而这以茶代酒,敬的是苍天,同时也敬的是那将他赶回来的那神秘的一男一女。

    总有人在壁画里看他。

    而他也在外面看进了壁画里。

    所以说,当人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一定在凝视着他。

    九耀问心茶,一如既往的味道,一如既往的一杯明心见性。

    这已经不是他喝的第一杯茶。

    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档案世界,他也已经不止一次喝茶。

    但每一次喝茶,则必定会面临一次极大的选择,因此极大的博弈。

    “苏太清,你真是好魄力,你就不怕我九耀在茶水里放点什么东西吗?还是说,苏太清你觉得,这只是你的真虚天禁结合记忆禁区凝聚出来的虚幻未来,就无所顾虑了吗?”

    九耀魔君看着苏离随意的喝茶,眼中倒是更多了几分欣赏之色,可其语气,却也多了一抹戏谑之意:“若苏太清你是这么想的话,那这一次,就真的要让你屈尊降贵,好好的在镇魂血碑之中多待一段岁月了。”

    苏离深深看了九耀魔君一眼,道:“我从来不认为真虚天禁中的未来不是未来,我也同样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如果你想抓捕的人是我苏离,那么你抓对了。

    可如果你要抓捕的人是苏太清,那么你就错了。”

    九耀魔君道:“天魔血碑,乃是我天魔一族的核心禁忌,上面的碑,不可能出错——既然显示你是,那么,你就一定是!”

    苏离道:“我虽有有些话不方便说,但是却也知道,这时候如果不据理力争,恐怕就要出现直接被镇压了。”

    苏离说着,又深深看了九耀魔君一眼,道:“我们做个交易!”

    九耀魔君道:“我不与你做交易,因为你拿不出有价值的东西!”

    苏离道:“我可以拿出,而且非常的有价值,甚至,其一定可以证明我不是苏太清。我主动前来此地,其本身就是最大的诚意。”

    九耀魔君沉吟道:“不用证明,因为九耀魔君不可能去质疑天魔血碑,这是祖训。”

    苏离道:“你现在的情况,我甚至找寻一个单独和你交流的机会,其实都很难找到。因为即便找到了,有些重要的信息还是会泄露出去的。”

    九耀魔君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道:“那一杯茶对你应该已经没用了,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心在何方,心在何处了。

    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你就进入天魔的队伍里好了,到时候,你会有一个比较核心的地位,而且,还会拥有不灭之力。”

    苏离轻叹一声,道:“事到如今,九耀魔君,你也可以尝试着相信我一次,抑或者说——就像是我当初对华紫嫣所说的那样,现在,我也对你说,一次机会。给你,也给我。”

    九耀魔君闻言,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琉璃。

    琉璃又显出了她那一脸轻松愉悦、以及一丝淡淡的自信的少女姿态,那就像是苏离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样。

    “苏大师,你说这个机会我是给你呢?还是不给你呢?”

    琉璃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离,眼中似有杀机,又似有亲近之意。

    这一刻,时间仿佛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一幕,到底是杀人灭口呢,还是真的给予一份尊重呢?

    苏离神色平静的看向了琉璃:“这一次机会,是给你们的,也是给我的。但是如果不给我机会的话,你们也没有机会了。

    ——————

    你或者你们可以当这件事是危言耸听,结果其实也无所谓,因为你们根本困不住我的。”

    琉璃笑了笑,那笑容里,充满了深深的戏谑与不屑,就仿佛一尊神灵听到了普通凡人对她说神灵无法囚禁凡人一样。

    苏离没有笑。

    很多时候他说的是假话,别人信得很真。

    但很多时候他说的是真话,但是别人却不信。

    琉璃道:“好了,这个机会,不用你给,因为你给的机会,从来都是黑暗深渊,都是绝路!”

    九耀魔君道:“既然琉璃不愿意给你机会,那么,我很遗憾的只能将你镇压了。选一处地方吧,黑鸢?无间炼狱?还是天罪神罚之地?”

    苏离道:“不如把我的头砍了,献祭到天魔血碑里,当成是开启天魔血碑的镇魂命匙吧,这难道不是你们的真正目的吗?”

    九耀魔君闻言,讶然失笑道:“苏太清,你知道得倒是挺多,但是这绝不是我们的真正目的,而且这么做,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苏离道:“要不试试看?或许用处好得超乎你们的想象。”

    九耀魔君道:“所以,你无论如何是不愿意真正的臣服了?”

    苏离道:“九耀魔君,你动手吧!”

    苏离说着,甚至直接放开了灵魂防守,道:“我不还手,你直接动手,你看看结果会如何!”

    九耀魔君笑了笑,随即抬手召唤了一尊巨大的天魔血碑,朝着苏离便镇压了过去。

    血碑上,生出了大量的秩序锁链。

    那些恐怖的魔气衍化出的秩序锁链,几乎立刻就要将苏离完全穿透。

    可是,此时这些秩序锁链,却非常突兀的从苏离的身体里穿透了过去,却无法对苏离造成任何的损失。

    非但如此,苏离脸上还显出了一丝难以言述的享受之意。

    那表情似乎在说:“爽!真他妈爽!”

    这样的表情,发乎于心,呈现于情,是无比真实而自然的情绪呈现。

    这样的一幕,让九耀魔君也彻底呆滞了刹那。

    从这一幕的情况来看,九耀魔君已经意识到了一件事——苏离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苏离看了九耀魔君一眼,又淡淡的瞥了琉璃一眼:“无论是华紫嫣、华紫漓还是琉璃,你漓仙子当真是从来没有让我真正的欣赏一次!

    或者说,我真正欣赏你的时候,恰恰仅仅只是第一次见你、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

    那时候的你,眉心生华彩,嫣然平紫川。

    那时候的你没有太多也没有太深的心思,仅仅只是想揭穿一个骗子,同时保护一下沐雨兮不被欺负。

    但恰恰是那样一份心态,反而让你显得真实实在一些。

    现在,你破了九煞魔劫,拥有了九耀琉璃之心,但是你还完全是你吗?

    你不是你了。

    不是那个会为人族的为了而奋战、而被异族守护者、神灵炼制成为魂奴蚕食的伟大华紫漓了。

    你也不是那个会砍头杀戮之法的天骄少女华紫嫣了——哪怕你这砍头之法来自于烈阳星,而烈阳星实际上就是天魔一族的一个傀儡星球。

    现在的你,自称‘琉璃’,但这并不是你的命格。

    你之前的话很多,化身天魔少女找回自己的初心,明白自己今后的路,也很是自信。

    这好吗?

    这不好。”

    苏离说着,琉璃虽然有些诧异,但是对于苏离的话,却也很是不以为然:“苏大师,苏太清,你既是天机阁的头号人物,却还让诸葛无为来推衍我命格,又自己凝练了一道分身苏离,前往万漓圣地,就是为了夺万漓圣地即将降临的那第九十九块镇魂碑吗?

    不过可惜,你的算计虽好,这一块碑,天魔一族,却是不会让的!

    而且,我们很清楚的知道,你天皇子在皇族之中到底有什么分量,所以我们只要拿下你,皇族就一定会无比的忌惮!”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琉璃一眼,他发现,琉璃的这种说法,九耀魔君竟然也没有反驳。

    所以,他们对于这当下的现实的信息知晓程度,竟是低到了这般层次?

    苏离意识到,这期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抑或者是很多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但是这些天魔却根本不知道!

    联想到九耀魔君本身连他苏离到底是谁都没有搞清,苏离的眼皮也不由连连跳了两下。

    这些势力的角逐,这一次就有意思了。

    苏离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那巨大的血碑上的燃烧着的名字上。

    那些名字里,有很多是他的伙伴,而且每一个的名字,都在其中闪耀跳动着。

    他们的名字,此时还真的是亮瞎眼的那种。

    当然,苏离所关心的,也都是他认识的那些人的名字,不认识的,苏离也懒得管他们的死活,反正和他也没半毛钱的关系。

    或者说不能说这么说,因为天魔本身其实是和他有很大的关系的。

    只不过,这件事,暂时却不方便多说而已。

    “你让秦祖渊出来,我有件事想问。”

    苏离看了琉璃一眼,命令道。

    琉璃的脸色微微一凛,却并没有听苏离的话。

    苏离则道:“砍头之法而已,这种砍法其实不难,其方式,就是‘吴刚伐桂’的斧法而已。我会吗?我不会,但是我可以冥想,冥想我会,那我就会了!”

    苏离说着,冥想一开,天机值狂掉。

    不过,他没有急着冥想‘吴刚伐桂’的斧头,而是将这个画面冥想了出来,并变得极其的真实。

    同时,他又将这个画面往《皇极经世书》中的冥想一套,进行了一番加工,让那场景如完全真实化。

    随后,苏离才先直接购买了造化笔。

    是的,造化笔!

    在这档案世界里,天机商城里也是有造化笔的。

    而且售价也一样。

    至于天机值会不会已经空掉了,苏离也是无所谓的。

    到了这一步,他发现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糟糕,甚至可以说,他走出了一条全新的路,拥有了全新的底蕴。

    这一点,是他见到了九耀魔君、以及明白了九耀魔君的来历之后,才忽然明白的。

    甚至,在这之前,他其实已经有过了对应的想法,只是一直也不太确定。

    而如今,他却已经可以确定了。

    造化笔购买出来了之后,在这档案世界里,苏离身上大概还有五千多万的天机值,但是也已经够了。

    购买了造化笔之后,因果值此时,已经成了-10点了。

    苏离看了琉璃一眼,抬手拿起造化笔,直接在虚空绘画了一柄斧头。

    这斧头燃烧着淡淡的烈火,看起来很像是赤炎战斧。

    但是却和赤炎战斧又完全不同,因为这柄斧头上,蕴含着一种难以言述的‘执念’。

    这种执念,就是‘吴刚伐桂’的执念。

    苏离将这斧头画出来了之后,也不管自己自身如今背负的是什么状态,反而看了琉璃一眼,道:“现在,我教你怎么砍头。”

    琉璃嗤笑道:“怎么,苏大师是想对琉璃动手吗?苏大师,你如今什么实力?虽然苏大师你的生命底蕴层次达到了九层,但是很可惜的是,苏大师你没有境界啊!

    哪怕是将肉身躯壳淬炼得极强强大,蕴含道韵属性又如何呢?差距还是太大了!

    再者,我们天魔修行的是魔气,写一种类似于不灭的力量。

    只要这种力量的本源不枯竭的话,苏大师你随便怎么动手,我们都是不死的。”

    琉璃说着,随手自斩了一下。

    顿时,她直接将她自己杀成了血雾齑粉。

    若是修行者,呈现出这一幕之后,几乎是必死无疑。

    但是琉璃将自己是个这一幕之后,那些血雾齑粉又自行的汇聚到了一起,刹那之间就恢复如初。

    她除了损失了一点点的魔魂本源之外,几乎毫无损失。

    天魔一族的强大,就在于这里。

    他们的生命层次本身是非常高的,以至于,肉身和灵魂都碎了,都难以死去——唯独一定要将其魔魂本源彻底的磨灭,才会完全的死去。

    这种生命的特征,极其恐怖。

    苏离对于这一切,习以为常。

    为什么习以为常呢,因为这特征,他很熟悉。

    苏离提起斧头,也没有看琉璃一眼。

    琉璃也没有还手,似乎在嘲笑苏离的无能。

    苏离抬手一斧头就将他自己的脑袋砍了,人头滚落了下来,却在虚空虚浮着。

    无头的苏离,没有倒下,反而抬手提着他自己的人头。

    人头看向了琉璃,眼神平静的道:“现在,我会做三件事。第一件事如果完成,那么第二件事和第三件事就不做了。”

    琉璃道:“你的砍头之法,好像也很一般。”

    苏离道:“砍头少女看不懂砍头之法,若是如此,那我就直接做第二件事了。”

    琉璃笑道:“那你第二件事是什么呢?第三件事又是什么呢?”

    苏离道:“刑天舞干戚。”

    琉璃无法听得明白,道:“那第三件事呢?”

    苏离道:“第三件事,共工触山。若共工怒而触不周之山,那其结果便是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琉璃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你能做到?还是说皇族能做到?皇族被你立起来了吗?你已经失败了吧?我们刚刚获取到的消息,你立皇族失败,被众神已经镇压在了记忆禁区第三层啊!结果你现在还在我们面前提及这个?这岂非很可笑?”

    苏离没有理会琉璃,而是看向了九耀魔君道:“九耀魔君呢?也看不懂砍头之法,也不明白这三件事对应的意义吗?”

    九耀魔君沉吟片刻道:“你手中的笔,能让本魔君瞧一瞧么?”

    苏离道:“好。”

    苏离说着,直接将造化笔屈指一弹,弹了过去。

    这造化笔乃是商城出品,苏离根本不用担心被夺。

    而且,通过这一系列的交流,苏离已经确定了很多事情,所以,他此时已经不与九耀魔君为难了。

    因为,九耀魔君就是他的传承者!

    九耀魔君接过了造化笔之后,浑身微微一震。

    随即,他二话不说,施展出一道特殊的天魔领域,笼罩四方。

    这时候,他的脸上,才终于显化出了一道特殊释然之意。

    手持造化笔,他竟是也可以运用,不过运用得非常的勉强。

    而且,驾驭起一片领域之后,九耀魔君才忽然在苏离的面前跪了下来,恭声道:“弟子九耀,拜见太清天魔大人。”

    苏离叹道:“看样子,你已经清楚的知道,你自身拥有牢笼了。”

    九耀魔君长叹了一声,而这时候,琉璃则彻底的目瞪口呆。

    九耀魔君不由带着几分询问之意的看向了苏离。

    苏离点了点头。

    九耀魔君松了口气,接着抬手一挥,一道蓝光笼罩了琉璃,顿时,琉璃便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天魔大人还要见秦祖渊吗?”

    九耀魔君询问道。

    苏离道:“你让他出来,我看看他的情况,此次的事情出现了太大的变化。”

    九耀魔君闻言,当即朝着巨大的血碑其中的一块一抓。

    顿时,强大之极的秦祖渊,像是傀儡一样被抓了过来,然后被九耀魔君往地上一砸。

    “轰——”

    秦祖渊当场便跪在了苏离的面前。

    “秦祖渊,拜见天皇子大人,拜见——拜见九耀魔君!”

    这时候,秦祖渊被一股无形的天魔气息萦绕了灵魂之后,立刻清醒了过来,是以立刻跪地磕头,神色惶恐之极。

    这是一个看起来非常精神矍铄的老头子。

    但是除了精神矍铄之外,苏离也没有从他身上发现其余什么了不起的气息。

    甚至是走在人群之中,苏离都会觉得这一定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老头儿。

    想到这老头儿,苏离几乎下意识的想到他回到溧河村的时候,见到的那老头儿和那老妪,心中不由微微一突——那些普通人???

    苏离又打量了秦祖渊一眼,他忽然询问道:“秦祖渊,那些普通的村里的老头子老妇人,都是你们这样的神王在体验生活?还是化凡到已经成了真凡了?”

    秦祖渊闻言,浑身巨震,随即立刻猛的磕头。

    “嘭嘭嘭——”

    他将脑袋磕得砰砰响,却不敢有任何的回答。

    甚至,哪怕是有丝毫的相关的信息,苏离都还没有捕捉到,他便立刻自斩了,一点儿都不剩。

    同时,他自身化凡的气息反而释放了一些出来,让他看起来已经和普通人有很大的不同、一看就知道是修行者了。

    九耀魔君摇了摇头,道:“大人,他是不会说的。神灵们有时候怕死,有时候也不怕死。但是涉及到核心秘密或者禁忌的时候,就是种下天魔囚笼,他们也不会说。”

    苏离道:“浅蓝星隐藏着更加可怕的往事,这一点,其实在你们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苏离说着,又看了看秦祖渊道:“你就不用磕头了,你且说说,此次你觉得古天音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九耀魔君也已经被套进来了?”

    秦祖渊立刻摇头,道:“小老儿不知,对于小老儿这等神王而言,成长起来了被套上一层桎梏,被剥离神性神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关键还是看自己怎么去挣扎。

    可是……古天音的情况,却有些特殊……”

    秦祖渊大体上说了一下古天音的特殊性,但是也仅仅只是关于须弥山的某些传言,再就是古天音和灵柩灯有某些关系。

    而灵柩灯如此强大,所以打须弥山的主意的神灵也不在少数。

    但是秦祖渊的关注,而已仅仅就只有这些了。

    这一次,古天音在苏离的身边忽然出事了,秦祖渊想到的就是有人要挑事。

    因为这一笔账如果皇族算在了神灵们的头上,神灵们无法证明自己没有再次窥视皇族的话,就只能背负这份因果,被皇族灭掉。

    很明显,秦祖渊非常清楚一件事——皇族是绝对比神灵这般的实力强的。

    所以神灵在两次吃大亏之后是绝不会再次挑衅的。

    就算是再愚蠢的神灵,也不会干这件事!

    可同样因为这个道理,若是反其道而行之,恰恰也是行得通的——怪只怪,阙德和阙德龟等人做这种事情做得太多,以至于各方势力的信誉全部扫地。

    你不信任我,我也不可能信任你。

    虽然说起来最不可能是你干的,但是恰恰最有可能是你干的!

    秦祖渊说出来,也是这么一套套的,所以他知道解释不了就准备跑路,躲藏起来,结果被天魔抓来,镇在了天魔黑棺里。

    秦祖渊的话,让九耀魔君也有些奇怪。

    于是,九耀魔君沉吟之间,直接显化出了他记忆之中的一幕——那一幕是怎样的呢?

    那一幕是在记忆禁区第三层里发生的事情。

    只是苏离并没有召唤出皇族来,所以被神灵们杀穿了,然后被剥离了记忆禁区,死了。

    苏太清出来了,呈现出了皇族的威严,收回了第三层记忆禁区,并将花月谷纳入其中。

    同时,苏太清也被定为了天皇子,并成为完全体的苏离。

    到这时候,所有神灵才知道,原来苏离其实就是苏太清的一道分身!

    所处,苏离是苏太清,同时也是天皇子!

    这一幕,和现实差不多,但是唯一的不同,就是那其中的经历,似乎已经被篡改了。

    那么,九耀魔君看到的是真相,还是他所历经的一切是真相,这其中,就很有意思了。

    苏离也看到了这一幕,所以,对于苏太清这个存在,他的感觉有些古怪。

    可以确定,苏太清不是他。

    他也不可能是苏太清。

    但是苏太清凭的什么承接这样的一份因果,这就很有意思了。

    苏离看向了秦祖渊。

    秦祖渊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跪着,也不再说话。

    很明显,就他的表现来看,这位绝世的神王虽然超级牛逼,但是一方面刚刚被皇族吊打,削了九成以上的神性和神魂本源,可谓是损失惨重。

    一方面,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九耀魔君的手段当场镇压了。

    两方,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但是偏偏,这两方的代表人物都盯上了他,而且,他已经被镇压在了黑棺里,即将成为天魔的一员大将。

    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秦祖渊也只有无奈叹息。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将他放了?”

    苏离看了九耀魔君一眼,询问道。

    九耀魔君微微迟疑,摇了摇头,道:“他太会办事了,留着不利于万族大乱。而且,我这手底下,就是要这种圆滑怕死、识大体的天魔属下。”

    苏离道:“控制方面有问题吗?”

    九耀魔君道:“几乎没有什么问题,一旦将他们的神性化作魔性,他被削掉的九成底蕴不仅会回来,还会在原本的层次上提升三个大层次!

    而天魔级魔魂底蕴层次的话,他是不可能再被杀穿的,几乎等同于不朽不灭了。

    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

    当然,这样做也并不是没有坏处——坏处就是,需要不时的补充一些魔魂本源,不然就会万分万分的痛苦。

    那种痛苦……比这世间所有的痛苦还要更加的痛苦。

    而这样的痛苦的缓解之法——唯有天魔大人掌握在手中……

    即便如此,这样的好处,也没有任何修行者能拒绝得了。

    我想,秦祖渊也一定是愿意的,不然也不至于我如此轻易镇压了他。”

    秦祖渊立刻讪笑道:“这……小老儿不反抗还能有活的机会,反抗要是引出天魔大人出手,那下场怕是比被削死在时间长河里,都还要凄惨。

    而且,一尊听话的神灵,价值总是大过那些有实力但是骨头硬的家伙的。”

    苏离这才恍然——感情这九耀魔君也并不是特别强,而是他背后的太上天魔强啊!

    是的,九耀魔君背后,就是太上天魔太清。

    所以,苏太清被认为是苏离,又被这九耀魔君以这样的很是请过来,显然是想要证实一些什么。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抓过来的苏离,并不是苏太清。

    但,同样有一个问题——苏离敢承认太上天魔是他的分身吗?

    敢承认,他就能拥有天魔这一个分支的势力和力量。

    但是,敢承认,同样也会有天大的事情发生。

    可不敢承认的话,很多事情,他便没有办法去做了。

    不过,苏离此时并不慌——因为这里是档案世界,他购买了造化笔,冥想了‘吴刚伐桂’的砍树之法化作了砍头之法。

    所以,这个官服,已经变成私服了。

    因为,在现实里,他是无法冥想出‘吴刚伐桂’的。

    苏离看了九耀魔君一眼,道:“那就将他先继续镇了。”

    苏离没有说什么。

    秦祖渊再次的被镇压了,而且过程也同样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甚至,如果不是知道这人是一尊绝世神王的话,光看他的表现,那就弱得像是一只菜鸟元婴似的。

    “大人。”

    九耀魔君躬身行了一礼,手持造化笔的他,似乎能缓解魔魂侵蚀的痛苦,以至于他舒服了很多。

    同时,他对于苏离的那种恭敬,似乎也更深挚了。

    这一刻,九耀魔君的魔魂反噬出现了,只是造化笔轻轻松松将这种反噬压制住了。

    苏离点了点头,道:“先说一下,我不是苏太清,但是我是苏离,你弄错了!而你弄错的原因是因为你被人下了囚笼。”

    九耀闻言,浑身一震,却立刻选择了相信。

    苏离有收获天机值,数量不少。

    就要也同样有天机值收获,数量同样不少。

    是以,九耀魔君的心也不由一颤。

    苏离没有动用以理服人功能,因为不需要。

    他在这档案世界不需要搞天机值,所以是一种无为而为的心态。

    这般心态下,一切他都很随意,很淡漠,但是也同样很——高高在上。

    在这里的苏离,仿佛一切和最开始的九耀魔君的地位颠倒了过来。

    “大人,属下隐约有所感觉,而且这一次出世,太早了,按照印记与传承,提前了足足四万年。”

    九耀迟疑后,说道。

    苏离点了点头,道:“现在的你们,其实差不多也可以出世了,但是不是这样的出世方式。

    等第九十六块镇魂碑吧,从碑中出世,或者参与竞争就可以了。

    到时候,你们进驻无泪之城就可以了。”

    九耀闻言,点了点头,道:“大人,九耀明白了。”

    苏离摇头,道:“你还不足够明白,你先看一幕过往再说。”

    苏离说话之间,抬手显化了之前所经历的一幕——皇族在花月谷杀穿神灵们的那一幕。

    这一幕仅仅只是记忆场景呈现,没有修改也没有任何篡改的地方,所以记忆场景重现,便不涉及到因果和天机,因而没什么损耗。

    好一会儿之后,九耀看完了,却有些茫然。

    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未来。

    “你不用焦虑,也不用遗憾或者茫然——阙德说过,我所在的地方,就是当下,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苏离的语气很严肃。

    九耀魔君闻言,深深躬身行了一礼,道:“弟子明白了。皇族能削穿时间长河,也就可以安排时间的进度,难怪弟子每一次在关键的选择的时候,都会聆听到神秘的雷霆之音和书卷的翻页声。”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九耀魔君一眼,道:“那你认为这是什么?”

    九耀魔君道:“命运之书,冥河之水,造化之笔,以及生死簿,在上面书写这个时代该进行的一系列因果。所以,写错了是可以修改的,不是吗?而这一切,必定有一个引导者,穿行在这命运之书里,将这个时代的命运串联起来。

    这个人,必定就是大人。”

    苏离道:“忘尘寰是一处独立之地,每个星球的生命死后,都会进入忘尘寰。

    但是目前,唯独浅蓝星的忘尘寰,苏离独立了出来,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九耀魔君道:“因为命运之书从浅蓝星开始,忘尘寰在浅蓝,那么浅蓝便是命运的意志。”

    苏离道:“你这么聪明,成为魔君,确实是名副其实。”

    九耀魔君闻言,立刻露出了一丝被称赞的笑意,也有一点点得意。

    但苏离又道:“这么聪明,还被未知的存在下了囚笼,所以你要更加警惕了。”

    九耀魔君闻言,脸色不由微微一僵,呼吸凝滞了刹那。

    随即他讪笑着小心翼翼的道:“是大人留下的吧?”

    苏离摇头,道:“没有。你来,我让你看一幅特殊的画面。”

    苏离说着,将记忆里布置花月谷的那一幕重新呈现了出来——不是开始的那一幕,而是最后的场景。

    最后的场景里,囚笼里,天上天魔自己把自己镇压了的那一幕。

    那无尽秩序锁链、血色火焰焚烧、紫色雷霆轰杀的那一幕,看得九耀魔君毛骨悚然。

    好一会儿,九耀魔君有所明悟,忽然在苏离面前跪了下来,道:“老祖为了魔族重临人间,不惜如此镇压自身绝世魔魂,洗去魔性,化而为人……”

    苏离道:“你可以忘记了。”

    九耀魔君道:“弟子斗胆——那苏太清,为何可以避开天魔血碑的监测,取代大人而存在?”

    苏离道:“有些存在,大体上可能知道我的部分身份,害怕我死了,所以在暗中帮我顶死。因为他们认为,我不能死。不过,太上天魔魔祖的事情,你心中有数就行了。

    目前而言,无论是两万年前还是六万年前,这时间无论怎么算,是六年、八年、四年还是其它的时间,和你们都没有关系。

    想出世可以,对待万族,我一向一视同仁。

    而且……

    当年创立你们,其实仅仅只是因为一份《玄心奥妙诀》而已。

    这世间,本不存在七夜,也不存在小倩。

    但是有人寂寞了,也就有了七夜和小倩。

    就像是这世间可能没有皇族,但因为有了天皇子,便有了皇族一样。

    当然,这或许也仅仅是我的一份思量,但也有可能——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有些还是会发生罢了。”

    苏离看了九耀魔君一眼,随即又道:“琉璃以后暂时跟着你吧。其余的事情,你看着办,但是夏心妍和她的两大分身,都放回去。

    幽冥海的事情,不要为我插手,这是天大的囚笼,惹不得。

    另外,以后不要再呈现魔分身状态,少用替身纸人的手段。”

    九耀魔君闻言,立刻躬身行礼,恭敬的答应。

    苏离道:“这一杯茶之后,该记住的你记住,不该记住的就忘记掉。另外,这一次试探的结果,你记得,以失败告终,我给你一道场景,你牢记在了记忆禁区里。

    到时候,你的囚笼触发之后,就该知道,他们暂时还不能动手了。”

    苏离说着,冥想盘古——这一次,是真正的盘古。

    盘古出现之后,提着盘古斧,直接将天地全部劈碎了。

    这是冥想在《皇极经世书》中的一幕。

    这一幅画冥想出来,一番修改之后,苏离发现他欠下了几千点的因果值了。

    不过不要紧,档案世界随便欠。

    欠下天机值之后,苏离用造化笔,虚空绘画,将这一幕在虚空之中画了出来。

    这样恐怖的一幕在造化笔绘画出来之后,反而并不像是上一次混沌钟那样,毁天灭地。

    反而,盘古显化出出来之后,倒是极其像是烈阳一族的那些烈阳族人。

    甚至,其中的某些神性气息,都有些像是烈阳君王和烈阳之神。

    同样的赤着上身,同样的肌肉虬扎,也同样的手持燃烧着烈焰气息的战斧。

    但是,盘古的身高、大小,以及那种莽荒的恐怖气质,却足以震天动地的。

    光是一股气息,都足以摧毁一切。

    苏离没有说话,而此时的盘古提着战斧,仅仅是看了九耀魔君一眼,便忽然提起战斧,一斧头劈了下去。

    “啊——”

    那一斧头,将九耀魔君当成了天地。

    一斧头之下,九耀魔君就被劈穿了。

    其背后隐藏着的无尽黑暗深处,无数的宫殿、囚笼、枷锁,锁链以及无数的日月星辰,全部化作一片血光,尽数湮灭。

    “轰隆隆——”

    整个宇宙仿佛都被直接劈成了两半。

    而这一次,档案世界到了这一步,竟是还没有毁灭!

    苏离没有死,盘古也依然还在!

    真虚体悟,竟是……还没有结束!

    这一幕,让苏离也有些吃惊。

    苏离有些诧异,随即他若有所思,一道念头之下,那盘古抬起战斧,朝着脸上一切。

    “噗——”

    一张人皮面具当场飞落了下来。

    苏离想到了自己脸上那张人皮面具,不由接过那一张人皮面具,直接戴在了脸上。

    “轰——”

    他的身影刹那消失了。

    盘古也消失了。

    他自己化作了盘古。

    随后,他提着战斧,冷冷的扫了一眼九耀魔君。

    这时候的九耀魔君并没有死。

    但是给九耀魔君种下囚笼的那一方无尽黑暗深渊尽头的世界,已经支离破碎,化作一片混沌。

    苏离一道念头探出,就要去查探九耀魔君的记忆禁区的记忆。

    这时候,被封禁的第三层记忆禁区的黑暗壁垒忽然裂开,其中太上天魔的身影浑身长满了红毛,像是魔化了一样,盯着苏离看了一眼。

    “轰——”

    下一刻,如一道雷光猛的劈来。

    “哗哗哗——”

    人皮面具忽然掉落而下,在空中飞舞。

    苏离的身影,则瞬间从这个世界消失。

    与此同时,这一次的真虚体悟世界,忽然化作黑暗,消失不见。

    (ps:第一更1.1万字更新奉上~第二更大概会在晚上10点30分~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非常感谢书友‘月下创始’3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20181114012236552’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我是俗人1111’666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桜花劫’、‘平湖水色’‘烟|寒’各6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书阅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