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45章 归来不知红尘意,造化笔下彼岸书
    !

    彼岸书是记录生死凶险的书。

    彼岸书中记录的,是一份在苏离看来,很是匪夷所思、荒诞离奇的信息。

    信息如下:

    今天,我再次的见到了他。

    我即将与他生死一战。

    但是他却不愿意与我一战。

    他告诉我,我已经没有了希望之源,也丧失了所有的斗志,所以我将必败无疑。

    当时我对于他的话很是不屑一顾,我笑了。

    但是我知道,我的笑容必定是很僵硬的。

    我不愿意放弃这样的一场战斗,所以我对他说道:‘我们这一战,既然已经注定不可挽回,那就一战到底。你若赢了,那所有的一切,将都属于你,而我也将毫无怨言。’

    他冰冷的眼神中,透出深深的冷漠之色,语气也很生冷:‘可是,你已经不敢战斗了,不是吗?既然不敢,又何必勉强?’

    他说话的时候,在盯着我看。

    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孤绝、寂灭以及一丝冰冷与疯狂。

    随后,我真的没有动手。

    我持剑的手,竟是已经在微微发抖。

    他转过身来,背对着我,慢慢的走远了。

    他的背影,在烈阳下拉得很长,很长。

    他的动作依然如沐春风,也依然无比的完美。

    但是,他持剑的手,却一直紧紧的握住剑,没有杀出那一剑——他不出手,是因为他知道,他哪怕是只出一剑,我都必败无疑。

    他用行动告诉我——在他的眼中,我其实已经死了。

    一个人若是已经没有了希望之源,也没有了所有的斗志,那么他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呢?

    那一天,我很迷茫。

    但是我更迷茫的是,他从这里离开,而很快,我就收到了一页地书。

    地书是雪白色的,而上面的字,却是鲜红色的。

    那是用他的血写出来的字,每一个字,都无比的刺眼。

    上面写着的,是他的死讯。

    他的死,在这一刻已经传遍了这个时代,也震惊了这个时代。

    我忽然很是绝望。

    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因为他告诉了天下人,他其实败在了我的手中,他被我一剑杀死。

    他以他的死,给予了我一份希望之源。

    这世间往往总会有很多绝望,却往往很难有很多希望。

    所以,他希望我重新点燃那份希望。

    但他不知道,我比他更加的没有希望,更加的充满了绝望。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烟暗时代。

    所以,我决定去做一件事——以前一直想做却一直没有机会去做的事。

    以前,我很害怕失去,害怕走入那一条绝路。

    可到如今我才发现,我一直就处于绝路的边缘,我所害怕的失去,其实恰恰已经失去。

    或者说从未得到过,便谈不上任何的失去。

    所以,如果我成功了,那么一切就会彻底的改变。

    而如果我失败了,那么在时间之前,我会将自己身上这一张皮一点点的切割下来,将其炼制成为一张彼岸书。

    上面,会承载三份希望之路。

    这是我曾经唯一点亮的三次希望之路。

    如果有未来,有人能看到这一份彼岸书,希望这三次的希望之路,能指引出一个正确的方向。

    ……

    彼岸书上显示的信息,在苏离没有凝聚某种执念去执行某种行动的时候,上面就会显出比较基本的信息。

    而这些信息,有些和现实相关,而有些,也和现实不相关。

    但无论是否相关,有一点,却没有错——彼岸书上记录的事情,一定发生过,至于发生在哪里,其实已经无所谓了。

    苏离凝视着彼岸之书上的信息,他动用了真虚天禁的能力。

    真虚天禁的能力,这一次,苏离用了回看过去。

    回看过去的什么时候?

    回看过去他看彼岸书之前的时候。

    曾经,穆清雅教会了他运用幽冥真虚的能力,他将这种能力蜕变了。

    如今,他再次动用这样的能力,为的就是重新看一看,这彼岸书中,会显示什么。

    会显示一模一样的信息,还是一些不同的信息。

    时间的不同,过去的不同,往往有不同的发展方向。

    &nb.xgchotel.sp;或许有时候他看到的也不是他的过去,而是一些复制体的过去,但是那也并没有关系。

    那总归是和他有关系的过去。

    在记忆禁区里,运用幽冥真虚回看过去,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这么操作。

    但是记忆禁区的层数越深,这种回看引起的变化越是巨大,看到的真相也越是多。

    此时,苏离却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幽冥真虚里,时间回到了前一刻,苏离盯着彼岸书看的那一幕。

    幽冥领域里的苏离盯着彼岸书看的时候,彼岸书上却生出了一双眼睛,同样在看着苏离。

    彼岸书上什么信息都没有,但是那双眼睛里,反而呈现出了许许多多的信息。

    那些信息,像是在灌输着什么东西一样。

    在幽冥真虚里,苏离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他的手中,还拿着造化笔——这时候,他很想给那一双眼睛直接用造化笔抹掉,但他还是忍住了。

    幽冥真虚里的他自己,面对着彼岸书看了足足将近百余个呼吸之后,那一双眼睛渐渐消失,而彼岸书上也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其中的苏离,这才露出了思索之色。

    苏离撤销了幽冥真虚,随即重新回看了一次,这一次,彼岸书上,呈现出的不是一双眼睛,而是一幅壁画。

    壁画上画的是苏离和苏太清。

    但是两人却一起被镇压、并被炼制成了一尊拥有九窍的石胎,太清形成了石胎的本体,而苏离形成了石胎之灵。

    石胎被放置在幽冥海的海域边缘,吸纳天地之道痕,幽冥之造化,任由风雨雷电不断摧残。

    苏离若有所思,随即再次回看了一次。

    第三次,他看到的是一片幽深的烟暗。

    除了烟暗,也唯有烟暗。

    这一次,苏离观看了很久,彼岸书中依然是一名烟暗,而观看彼岸书的那个苏离,同样也陷入久久的呆滞之中,也无法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离沉思了片刻之后,取消了幽冥真虚能力,回到了现实。

    在幽冥真虚里,时间流逝了不少,但是在记忆禁区第九层,时间流逝却并不多。

    沉思之间,他再次的给自己卜了一卦。

    卦象已经再次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一次,出了火地晋卦:oxoxxx

    卦辞:杀敌除根也斩草,承接因果亦逍遥,万千选择皆无忌,气运未满天地萧。

    推断:进退两难,勉力强求,拔云见日,便可出头。

    这个卦一出现,苏离心中便已经有了方向。

    他看了那彼岸书一眼,然后走了过去。

    彼岸书有些像是系统的天机商城的功能——其中的信息可以定向刷新,也可以自然生成。

    定向刷新是什么呢?

    就是凝聚某种要去做某种事情的执念,然后这种执念会带来的结果,会呈现在彼岸书的书页上。

    而这一次,苏离依然是定向刷新彼岸书。

    虽然他知道,这样做会有很大的风险——但是眼下这件事,是一定要处理的。

    不然他看到的那种情况会出现。

    那种情况,就是和他和苏太清要出事的情况。

    而此时,有了这样一个‘火地晋卦’,再加上档案世界里的经历,苏离的心中,其实以有了很大的把握。

    苏离看向彼岸书的上,在心中凝聚念头——我要自斩,我要放弃这个世界,彻底的自斩!

    我对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的失望。

    我不准备活下去了。

    我不想挣扎了。

    ……

    凝聚这样的念头之后,彼岸书上的信息忽然呈现了出来:

    “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又过了两万年。

    除了无止尽的算计,欺骗,背叛之外,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呢?

    我苏离为了什么而来,为了一次次的背叛吗?

    我苏离又为了什么而在坚持,为了给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带来光明吗?

    我真的有这么伟大吗?

    很多时候,我真的不想活了。

    没有任何的希望。

    也没有任何的理想。

    甚至没有任何的快乐可言。

    我甚至有时候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今天,是殒寂时代的最后一天。

    又一个时代即将终结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要来临了。

    全新的时代,我将其命名为云荒时代,其实也将会是皇者的时代。

    皇族,终究还是要出世了。

    曾经我很希望皇族可以出世,但是他们没有能出世。

    而如今,我希望他们不要出世,他们却出来了。

    历史,依然还在向前推进着。

    曾经有的,将来必定还会再有。

    曾经没有的,将来也必定不会存在。

    所以,活到如今……

    那些背叛我的、欺骗我的、利用我的、囚禁我以及鞭笞我的……却已经都不在了。

    而我什么也不剩下了。

    我顾影自怜,给自己留下这样一份遗书,或许,将来在无尽的烟暗过去之后,这世间还会有那样一个我,还会看到这样的一封遗书。

    如果真有,如果你也名为‘苏离’,那么我奉劝你,苦命之人,不用挣扎了,放弃吧,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希望。

    你身边所存在的所有,都仅仅只是为了让皇族出世而设下的囚笼。

    你身边所存在的所有,也都仅仅只是为了获取那一份永生的希望而设下的布局。

    所以,不要再去相信任何人,甚至包括你自己——因为有时候,你冥冥中产生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误导。

    所以,也不要再去相信希望,更不要相信真爱,因为所谓的‘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可以创造奇迹’,这只是那些存在为了了找寻到皇族永生之谜而设下的一线希望,一线让被收割的韭菜们不至于彻底的绝望而给予的希望罢了。

    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

    像是我一样,直接放弃,直接自斩,真正的自杀。

    倒是你就会发现,会有很多很多因素阻止你自己真正的死去。

    &nbjsshcxx.sp; 为什么呢?

    因为你的身上,承载着皇族真正的永生之谜,所以你不会轻易的死去……

    你也可以尝试凝聚真正的执念自斩一下试试看。

    一旦如此,那些跳出来阻止你的修行者,无论男女,请一定要远离他们。

    而那些劝你早些去死的,一定要牢记他们的名字。”

    彼岸书页上,第二份信息呈现了出来。

    这一份信息呈现出来之后,苏离再次显出了几分思索之色。

    这彼岸书有些奇怪,而且上面充满了压抑、抑郁的负面能量,极其容易让人心神迷失其中,并一样的生出绝望、悲观的厌世心态。

    但是苏离却很冷静。

    彼岸书上的信息或许都是真的,但是他却不会完全信。

    至于其中的诸多说明,苏离更是一边看,一边忘。

    等这第二次的信息看完之后,苏离知道,彼岸书还有一次使用的机会。

    苏离,苏离也没有再客气,而是直接提起造化笔,在这彼岸书页上书写绘画了起来。

    苏离在这一张书页上,直接画上了人皇的脸。

    人皇是他记忆之中见过的那位‘人皇’的样子,成熟稳重,潇洒豪迈,洒脱而又皇气十足。

    苏离在彼岸书上画了人皇的脸。

    然后,他亲眼看到这彼岸书化作了一张人皮面具。

    苏离若有所思,直接将这张面具戴在了脸上,然后感应了一下他自己——他并没有变成人皇,而是另外一位特殊的存在。

    显然,这样的人皮面具戴上了,可以是任何人,却唯独可能不是自己。

    下一刻,苏离有所感应,直接从记忆禁区第九层进入到了记忆禁区第十层的核心区域,在那一处时间断层的区域,直接进入其中。

    “轰隆隆——”

    耳边,不时有熟悉的雷霆声响起,也不时有七彩色的闪电劈出。

    但是这些,都出现在他的身边,却没有触碰到他。

    苏离穿过无尽的烟暗之后,苏离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一处熟悉的院子。

    但是这种熟悉,只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熟悉,眼中所见的一切,却很陌生。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

    但是这却一点儿都不矛盾。

    自从戴上面具之后,自从走进这片烟暗之后,苏离已经召唤不出系统。

    他除了知道自己还是苏离之外,他已经不知道其余任何一切。

    任何任何的一切。

    因为很多关键的禁忌信息,都储存在系统面板的分页之中。

    如今系统不能开启,他便无法动用系统。

    无法动容系统,他对于很多事情,就丧失了记忆。

    当然,还有记忆禁区里的很多禁忌符号都是代表的一些记忆。

    可此时他本就在记忆禁区之中。

    就像是瓶子里的水想要从瓶子里出来、但是瓶盖却已经锁死了一样。

    记忆禁区不是镜子,也不是无线套娃。

    所以,苏离此时忘记了很多事情。

    但是他记得他自己就已经足够,而回去的办法,他却也已经牢记。

    苏离走进了那个巨大的院子。

    院子里,摆放着一口上好的、像是烟色楠木打造的巨棺,巨棺上面雕刻满了凤凰图案。

    那一只只的凤凰看起来特别的美丽动人,栩栩如生。

    凤凰边缘,到处都是燃烧着的火焰图案,那些火焰也同样看起来特别的美丽动人,栩栩如生。

    这是火凤涅槃的寓意,代表了火凤的浴火重生。

    苏离看着这口棺材的时候,一道雪白色纱裙的曼妙身影,自院子里走出。

    她不仅浑身的纱裙是白色的,便连头发和眉毛,也都是白色的。

    雪一样的白色。

    她的手臂有一条已经折断,这本不是什么沉重的伤势,但是在她的身上,却已经无法恢复。

    所以,她的断臂用白色长绫悬着,横在胸前。

    她的脸上,蒙着雪白的纱巾,这纱巾并不完全能遮盖面容,因而能让苏离模糊的看到她绝美的风姿的同时,遗忘掉她的双眼那颇为空洞的眼神。

    或者说她的眼瞳并非空洞,而是其中受了某种伤势,以至于眼瞳被挖走了——眼瞳之处,所见皆是两点漆烟如墨的烟洞而不是眼瞳。

    苏离凝视着此人看了一眼,顿时生出毛骨悚然之感。

    这一次他的行动,很冒失——但却是卦象的指引。

    卦象某一方面,显示的是系统的意志。

    不然他并不会这么做。

    但是见到此人,苏离却发现,无论是生命底蕴层次还是境界、抑或者是灵魂底蕴等等,他都看不出半分端倪。

    对方看起来很普通,但是一个普通的、眼瞳都没有的断臂绝美女子,又如何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

    那女子只是静静的看着苏离,没有开口。

    片刻后,她目光没有继续在苏离的身上停留,反而忽然道:“你已看过?”

    苏离沉默了刹那,随即目光又看了看那一口烟色的楠木巨棺,默默点了点头,道:“看过了。”

    那女子道:“很满意吧?”

    苏离心中生出一丝诡异之感——非常诡异,但又说不出的奇怪。

    苏离轻轻点头,道:“很满意。”

    那女子淡淡道:“既然满意,那便够了。”

    苏离继续沉默,不再说话。

    说实话,他心中很是懵,但是这对话要是不继续下去,或者是出什么问题的话,他总觉得,要出大事。

    但是这种大事,或许也会对他有利,却不至于让他留下诸多遗憾——若是遭遇未知风险,他是会立刻回到他的记忆禁区第九层的。

    苏离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烈阳。

    这时候的烈阳,已经偏西。

    时间似乎是日暮时分。

    烈阳之中,隐约有阁楼显化,阁楼中,似乎有幢幢人影不时闪过。

    苏离觉得,这时候的烈阳,似乎还很年轻,抑或者还充满着朝气,而不是像是先前他所在的地方那样,死气沉沉。

    “你已经很久不曾回来了,这次,打算待多久呢?”

    那女子又询问道。

    苏离沉默,没有回答。

    有时候,不回答,其实也是最好的回答。

    那白绫女子叹了口气,又道:“进来吧,这次你也很累了,我伺候你休息。等下一次再想见你,却也不知是什么时代了。”

    女子说完,便转身走进了院落里。

    “哗哗哗——”

    这并不是翻书的声音,却很像是翻书的声音。

    但是,苏离却看到,这是风吹着远处的梧桐树叶的声音。

    梧桐树叶还没有泛红,还很是新鲜,但是上面的赤红色的小鸟,却已经栖息在了上面。

    苏离看过去的时候,那小鸟的眼神冷漠而平静的看了过来。

    一眼之后,那小鸟又收回了眼神,栖息在梧桐上,闭目假寐。

    苏离转过身,跟着白绫女子走进了院子深处。

    “吱嘎——”

    院子里的门关闭了。

    黄昏的光芒忽然之间黯淡了很多。

    院落内有些阴凉,华丽而雪白的绫绸形成了一片片的雪白的窗帘,将外面的暮色都已经遮蔽,以至于屋子里的光线更显幽暗。

    苏离目光四顾,却已经看不到那白衣纱裙女子的背影。

    过道里的光线更阴暗了一些。

    旁边,有一道门已经开启。

    这是一间充满着淡淡幽香气息的房间。

    房间的门既然开着,苏离便走了进去。

    房间里,那雪白的纱裙人影已经站在房间的窗前,透过雪白色的窗帘,看着外面。

    苏离进入房间之后,房间的门,自行的关闭了。

    房间里更烟暗了一些。

    但是这些普通的光线,却挡不住苏离如今的视力——所以,苏离将一切看得很清晰。

    那雪白纱裙女子一直以背对着他。

    从苏离所在的角度看过去的时候,那女子的身材是非常窈窕修长的。

    透过外面的丝丝暮色,以及她雪白的纱裙,苏离甚至依稀可以看到就她的腰肢无比的纤细,看到她的双腿无比的笔直,看到她的冰肌玉肤。

    她显然也知道苏离已经进了房间,却没有回头,反而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片刻后,她才幽幽的道:“又是一个时代过去了。重重叠叠,时光溯源。这样的岁月,何时又才是尽头?”

    她的声音显得高贵而神圣,优雅而又抑郁,结合她近乎于完美而丰腴的体态,这般话语说出,却带着一丝疲惫、慵懒和一丝说不出的诱惑与风情。

    苏离没有什么反应。

    那女子的声音再次呈现:“或许有些话,我终究还是不该说,更不该提。但是毕竟这般岁月,我实在是腻了,毕竟……”

    苏离沉声道:“所以,你在等一个机会?”

    那女子道:“是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和他真正的一战,真正的打败他!甚至,杀了他!”

    苏离道:“可惜,我一旦和他一战,必败无疑。”

    那女子道:“不,你会赢!因为他有情,而你没有情。”

    苏离道:“没有情,我不会再来这里。”

    那女子道:“正是没有情,所以,你才会来这里!你该明白,只有你彻底的击败他,你才会有真正的出路,你才是真正的胜者!而胜者,将会得到所有的一切!甚至——包括我!”

    苏离道:“你是他的道侣,却宁愿他死,宁愿在他死了之后,让我得到你?”

    那女子道:“是的。”

    苏离道:“你既是他的道侣,却巴不得他去死,他又为何要为你而与我生死一战?”

    那女子道:“他毕生的心愿,便是证明他比你更强,更适合那个位置。”

    苏离道:“我已经什么都放下、什么都不在乎了,他还需要证明什么呢?即便证明,又证明给谁看?你吗?你配吗?”

    那女子道:“我当然是配的,他已经完全被我所迷住,我的攻心之术,已臻化境。”

    苏离道:“其实他该知道的,早已经知道。不该知道的,也早已经知道。”

    那女子道:“你为何会这么去想,他若知道,他便早已经不是他了,可他依然还是他。”

    苏离道:“他只是已经没有选择,有时候,没有选择的路,却也必定是要坚持下去的。即便,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坚持。你可以对他不仁不义,他却不会对你弃如敝履。”

    那女子道:“你忽然比他更像他了,这样,会让我更加的心动,激动。”

    苏离道:“可惜,我永远不会是他。”

    那女子道:“是啊,你永远不会是他,所以如果我是你,我会想尽一切的办法,去彻底的击败他。”

    她说着,转过身来,默默走到了苏离的身前,轻轻抬头挺胸,眼波如水般看向苏离,柔声道:“我虽是他的道侣,但却不是他的女人。我虽不是你的道侣,却愿意让你品尝一下我是怎样的一个好女人。”

    说话之间,她伸手拉住苏离的手,放在她鼓胀的胸口,声音更加的温柔与妩媚:“你应该可以感应得到,我是如何让你心动,如何的让你火热。”

    苏离道:“我感应不到。”

    那女子轻轻叹了口气,又道:“那你仔细感应一番,仔细的看一看,这世间,怕是再难有这般绝世完美的圣阴体质,以及如此绝世完美的妩媚妖娆身躯了。”

    那女子说话之间,她身上的纱裙等等,已经尽数的滑落。

    那是真正的瑰丽晶莹的身躯。

    那也是雪白如玉、充满神性乃至不朽神性气息的圣阴完美躯体。

    苏离的呼吸停顿了刹那,甚至就连意识,都有一刹那的空白。

    这样类似的身体他见过。

    但是绝美到了这般程度的,他并没有见过。

    他不想去对比,因为有时候根本不用对比。

    她静静的看着苏离,那一双奇特的、如烟洞般的双眼,此时反而像是有一种特殊的魔性,令人不由自主的会陷入其中。

    原本,这会是她最大的破绽。

    但是此时,却成为了她致命的优点——便是那一只断臂,此时也充满着一种让人征服、摧毁的野望。

    苏离面对这样的诱惑,哪怕是心如止水,却也依然生出了涟漪。

    这是比魅儿更可怕的攻心手段。

    这样的手段,他不可能抵挡得住。

    那女子转过身离着苏离的身影远了一些,然后再次转过身来。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极致魅力,充满着一种道的灵性、神性以及不朽的特质组合的韵意,令人回味无穷。

    她忽然轻笑,绝美的脸上,那一缕朦胧的意境,仿佛随时都会呈现出真实的妖娆风姿:“杀了他,不仅我是你的,我的所有一切,也都是你的。

    到时候,你可以随意征伐,随意恣意妄为——但是现在,你还不能这么对我。”

    苏离默默收回目光。

    他感受到了他脸上的炙热——此时,他的脸,一定染满了红晕。

    他也感受到了他的身体上的变化。

    他更是知道,当他的身体产生某些变化的时候她也一定已经注意到了。

    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是个充满了七情六欲的男人。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黄昏,总是美好的。

    因为黄昏之后,夜色就会降临。

    夜色中,充满了声色犬马,也充满了纵意狂欢。

    夜色里,充满了美人的幽香,以及纵情的魅惑。

    “咯咯咯——”

    那女子笑了,笑容很是放肆,也很是荡.jxpxxs.漾。

    随后,她的身影一动,一身素白的纱裙已经重新穿在了身上,她的身影越过了苏离,来到了房间的门口,并打开了房门。

    随后,她停下了步伐,回眸露出如皓月般的笑意:“现在,我并不属于你,但是我知道你很是心动——没有关系,我给你送一只小狐狸过来,那是你日夜思念、惦记着的小狐狸。她呢,已经有了我七成的伺候人的本事了。

    现在你的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等她在你身上把技术练好了,她就是我手中最大的筹码了。

    我想,当她伺候了你之后,你就会明白,以前的合道、双修什么的,是多么的无趣。”

    那女子的语气轻描淡写。

    但是苏离的脸色,却不由苍白了几分。

    他眼眸冰冷的盯着那女子,道:“那小狐狸,是哪一只?”

    那女子再次笑了,咯咯咯的笑容十分的悦耳动听,让人身心愉悦。

    但是苏离却一点儿都不愉悦。

    她笑着的时候,那柔软的腰肢似乎随时都会断掉一样,那无比妖娆的身材更显得火辣炸裂。

    但是她笑了一会儿之后,就不再笑了,而是神色重新恢复了那种圣洁状态:“你猜?如果你认为她是南宫魅儿,那她就是南宫魅儿;如果你认为她是南宫婉儿,那她就是南宫婉儿。我这边,闲得无聊,已经将她们剩下的那两魂七魄全部碾碎了融合到了一起,又重新平均分配并揉捏到了一起。

    所以,她们谁是谁,那就得看她们将这伺候强者的本事学到如何了。

    要是学得不够好,到时候伺候那些强者引起了他们的不快,那岂不是罪该万死?”

    苏离深深看了这女人一眼。

    他尝试着召唤系统,弄死这贱女人。

    但是系统没反应。

    他尝试着召唤造化笔,结果连造化笔都召唤不出来。

    他尝试着去感应自己的记忆,发现他自己连记忆都没有多少——整个人仿佛就像是复制出来的某种傀儡。

    苏离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在了那女子的脸上,道:“那你先将她叫过来伺候我吧,让我试试你将她培养得如何了,要是没有你的七成本事,我可不乐意了。”

    那女子笑道:“放心,绝对有七成——当然,你还没有得到我,却不知道我的十成本事到底能让你多么舒服,但是,你若是得到她,多半你这几个时代,都绝不白活了。”

    苏离道:“那你去吧。”

    那女子有些惊讶,道:“你真的要啊?这可是青丘狐族的玉狐神女啊,你真敢要吗?”

    苏离道:“有什么不敢要的?怎么,你不愿意了?刚说出的话又反悔了吗?”

    那女子道:“倒不是反悔,其实你既然知道我提及了这一对姐妹,就该知道,还有两位也在我这里的。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没有询问她们。莫非,你以为她们真的已经死了?已经彻底消失在时间长河里了?”

    苏离道:“多的话不用说,我也不会听。你既然说,只要我愿意击败他,你的一切包括你自己都是我的!”

    那女子道:“但你现在还没有击败他!所以我非但要说,也一定要让你听到——阙心妍和沐雨兮都在这里,但是你却选了两只小狐狸,而且,还是两只居心叵测的小狐狸!

    阙心妍还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

    为什么你的第一选择不是她,而是那两只小狐狸?

    特别是,其中有一只小狐狸,真的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不是吗?!”

    苏离沉默半晌,竟是说不出话来。

    或者说,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那女子又道:“阙心妍就在这里,我不会带那两只小狐狸过来的,你想要伺候?我把她带来伺候你,她已经被我教导得拥有我八成的本事了,保证让你更加的舒服,快活!

    而且,你也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同样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男人!

    当然,如果你答应我杀死他,那么,你可以是她们所有人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苏离沉默不语。

    “嘭——”

    门忽然被狠狠的摔上了。

    这一次,那女子离开得非常的直接,非常的果断。

    她也没有再次的回头。

    她显得非常的生气。

    那么,她为什么会生气呢?

    一个可以变得圣洁也可以变得妩媚,可以冰清玉洁拒人千里之外,也可以风媚入骨让人恨不得倾囊相授的绝美女子,一般情况下,是绝不会因为选择谁伺候他而生气的。

    之所以忽然生气,是因为,有着息息相关的因果。

    所以,这一位存在,怕是已经沾染上了阙心妍的某份因果。

    她现在并不是阙心妍,就像是他现在也不是苏离一样。

    但是这世间,每个人似乎都戴上了面具,不是吗?

    所以,此时此刻,他们进入到了同样一个地方,也都戴上了那样一层面具。

    她认出了他,他却没有认出她。

    苏离默默长叹了一声,因为在他的心中,从头到尾,从来都没有想过阙心妍,甚至,她在他的心中,始终就是那个土肥圆,而并不是那一位身材炸裂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

    不知不觉,夜已深。

    这个神秘的世界里,深夜会显得更深,也更烟暗。

    烟暗的夜里,该得到的,他也从未得到。

    而该失去的,他却早已经丧失。

    “笃笃笃——”

    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苏离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淡淡的幽香气息。

    那是魅儿的气息。

    但那也同样是南宫婉儿的气息。

    他接触过一次,却很难以忘记那样的气息。

    但是,敲门声只有三声,只有连在一起的一道。

    那是只有一个人敲门才会出现的敲门声。

    门外传来的气息,也同样只有一道。

    苏离看向了那古老的房门。

    “吱嘎——”

    门自然的打开了。

    门外,一个身穿浅红色纱裙的、娇美得令人窒息的绝世女子,静静的站在了那里。

    她俏生生的站着,美眸之中充满了好奇、期待、迷惑、茫然等神色,静静的看向了房间里的苏离。

    这时候的她,看起来格外的灵秀、清纯,楚楚动人。

    她本来就很美,而打扮得更美。

    她乌烟的秀发上,插着一根碧玉发簪,上面点缀着七彩色的、很是秀丽的梅花。

    她一身浅红色的纱裙,长裙拖地,纤细而又妖娆的身材,让她格外的灵性动人。

    她修长的身体和绷紧的、笔直的双腿,让她看起来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苏离看向她的时候,她美眸之中带着的好奇之色,转化成了一丝遗憾之色。

    似乎,她想象之中的存在,并不存在,以至于,她显得很是遗憾。

    但是,苏离却一点儿都不遗憾,甚至,心中莫名的颤栗了一下——因为,在这少女的脖子上,挂着一枚翠绿色的玉雕。

    似乎察觉到了苏离的目光落在了她心爱的玉雕身上,那浅红色纱裙绝美女子的脸色,顿时冰冷了下来。

    她冷冷的盯着苏离,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ps:第一更万字奉上~继续吆喝一下~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了各位亲~另,非常感谢书友‘月下创始’、‘请送羽哾一颗星’、‘墨羽无泪’各500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青椒1314’、‘萝莉猎’各100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