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49章 归墟立洪荒,冥海化六道
    !

    第249章归墟立洪荒,冥海化六道

    苏离似笑非笑的看了阙德一眼,笑道:“阙德,你大概也知道,我的记忆禁区和别人的记忆禁区不同。”

    阙德道:“不错,你的记忆禁区里的规则是你自己创造的——不对,你的记忆禁区里的规则,其实就是归墟时代的天地法则吧?这一点在你的记忆禁区第三层,尤为明显。”

    苏离道:“我的记忆禁区第一层,我愿称之为‘人界’,也就是凡间,就是这世间一切的凡俗皆在那里衍化;第二层我愿意称之以为‘地界’,这第三层,我愿意称之为‘天界’。”

    阙德抠了抠鼻孔,双眼翻白:“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不好使,我听不清。我耳朵也不好使,我看不见。”

    龟真子也立刻双眼泛白鼓出,如死鱼眼似的:“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不好使,我听不清。我耳朵也不好使,我看不见。”

    苏离无语,知道这工程这两个老梆子是不荣迎春接下了。

    也对,这种立道三界的事情,把现在的幽冥海卖了,幽冥海也不敢接啊。

    不过苏离也仅仅只是一个想法罢了,见阙德不配合,他也就是准备继续挖一挖‘天池血河’卖道具的因果了。

    苏离道:“重新说回天池血河的事情吧——阙德,你既然知道,这天池血河的天地规则不是外界的天地法则,就该明白一点。”

    阙德这时候倒是也没有继续的装疯卖傻了,他语气凝重道:“小子,你的意思我阙德明白,不过这种事情,我不愿意多说,老王八犊子,你和他好好说说吧,这恰恰是你分内之事。”

    龟真子闻言,龟脑袋上那绿豆般的双眼眯着看了阙德好一会儿,直接看得阙德都有些发毛了,他才收回了那一双绿豆双眼。

    他像是一只公鸭子似的两边摇晃着踱步而出,拿捏了一会儿姿态才傲然道:“说到底,不朽为什么是不朽,其实众神灵们大多在内心深处,有了一种共识——那就是超脱于这片天地的法则。

    这种话,每天都会有无数的修行者挂在嘴边,但是在天道之下,如何超脱天地法则,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天皇子——我贤婿就做得很好。

    这一次,他从一开始就不修行这片天地的天地道法,这样一来,就不在这片天地的天道之下,这才有了和天道平起平坐的可能。

    这样好吗?

    这样好,也不好。

    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一来,不被天道认可的话,很多事情其实起步是非常艰难的。

    但同样的,一旦走出了这条路,那么在这条路上的等等,便立刻达到了类似于‘立道者’的层次。

    我贤婿天皇子知道这一点,众神灵们也知道这一点。

    这不行啊,这样一来,苏离的比众天骄还要高,那么那些神灵天骄们还怎么蜕变进步?

    是以这才有了众多神灵们并不希望苏离踏上这条路,成为天皇子,而是希望他们的人抑或者是任何一方在天道之下成长起来的天骄可以成为天皇子。

    实在不行,照着苏离成长的路线成长起来,替代天皇子。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这样做的话,他们的希望才更大一些——毕竟他们可以培养出类似于苏离的存在,他们就可以想方设法的活出这样的下一世,然后走出这样一条路来。

    但是为什么他们不希望是我贤婿天皇子苏离呢?

    因为天皇子苏离的道路,他们复制不了啊!

    别说他们复制不了,咱们幽冥海不是也弄过吗?

    不是也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吗?

    所以,没有办法之下,他们各种试探,结果皇族直接派出了一位通天教主,以一方剑阵,连星河甚至于整个宇宙都杀穿了……

    这一下,神灵们、天魔们都老实了,因而只能拔高我贤婿的地位,让和其撄锋的天骄们更强一些,这样他们才有一些胜算。

    而这一次的天池血河,也算是皇族的一种诚意——虽然说这是集合神灵们的力量而延续了其中的法则,其实真正的意义在意,皇族要真正打造这样的天池血河难吗?

    根本不难啊。

    以通天教主这样的不朽级存在的能力而言,一道念头就将花月谷收入了苏离的记忆禁区里,都不需要苏离给予权限!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这些手段对于已经不朽的人而言,就像是我们对付那些诡谲的诡域一样,一个念头的事儿就完了。

    但是通天教主为什么不直接打造出完美的天池血河让我们去试炼呢?

    难道这样不会更好一些吗?

    这样确实不会更好一些。

    因为,没有众神灵参与建造的天池血河,是没有灵魂的,他们也无法明白,原来哪怕是依靠外界的天地法则,也可以在记忆禁区之内创造出不朽级别的天池血河啊。

    而且,这天池血河有他们花费的部分心血,实际上是承载了一部分的因果的。

    因此他们来这里参与试炼,感悟会更深刻一些,获得感悟之后,成就感也会更加的强烈一些,归属感也就更强一些。

    各方面的影响综合起来,他们踏出不朽之路的希望,就更大一些。

    苏离我贤婿,天皇子!他的意思是什么呢?

    就是,这记忆禁区第三层,既然是不同于这片天地的法则,既然是归墟时代的、代表了洪荒世界的天地法则,那么就意味着,在这里感悟出来的东西是在外界感悟不到的,在外界无法拥有的。

    这就是走向不朽的全新希望!

    这样的机会不把握,谁会把握?

    同时,我贤婿的意思也表明——既然这片区域已经蕴含着洪荒世界的天地法则,那么在这个区域里弄出一些洪荒世界里的天地至宝来,应该难度不是很大。

    这些至宝,可以帮助神灵们更好的体悟血河试炼……”

    龟真子别看龟脑袋很小,但是智慧真心不低。

    苏离眼中含笑——尽管龟真子每一句都要刻意强调一下‘我贤婿’之类的,但是看在‘阙心妍’如此乖巧懂事,又是稚颜巨凶级的存在,苏离也就懒得计较了。

    他就一直自我催眠——阙辛延的妹妹是阙心妍,也是太渊祖星太渊皇族的绝世神女夏心妍。

    这样催眠之后,那种强烈的不适感便也稍微的缓解了不少。

    苏离看向了龟真子,道:“龟……岳父的话,的确很是有道理,其实我的意思也是如此。

    我再想个法子,看看以后能不能将记忆禁区第三层完全的独立出来,像是外界的花月谷那样,然后将其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名字我也都想好了,就叫‘洪荒世界’。

    到时候呢,天池血河肯定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其余的部分,我会想办法慢慢的构建出来的。

    不过,咱们的前行步伐也不能太过于快了,不然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

    阙德道:“神女还在呢,说话不知道含蓄一些吗?别把神女带坏了。”

    阙辛延道:“苏大师,咱们之间随便说什么都可以,在我妹妹面前,还是要儒雅、文明,要以德服人。”

    苏离无语的看了阙德和龟真子一眼——呵,还别把神女带坏了?

    你们看看将一个多好的少女带成了个什么鬼样子?

    还特么有脸说这种话?

    苏离瞥了瞥阙辛延,没好气的道:“你师尊叫什么名字?”

    阙辛延狐疑道:“阙德?”

    苏离道:“对啊,既然缺德,那为什么要以德服人?”

    阙辛延顿时不说话了——这逻辑,好像真没什么毛病。

    苏离道:“洪荒世界的构想,其实就是皇族的洪荒世界,只是在花月谷里慢慢的将对应的环境都打造出来而已。

    不过这是一条漫长之路,如今我也已经成为了天皇子,地位还是很稳的。

    所以,我的想法是,等我这记忆禁区第三层成长稳定、并且彻底的成熟了,就将它彻底的独立出来,形成洪荒世界。

    到时候,我可能会考虑将那些独立的小世界全部剥离出来,融合进去。

    所以可能你幽冥海,到时候也要进来。”

    阙德闻言,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的笑容都僵直了一下。

    龟真子的绿豆大小的眼珠子,也定格了一刹那。

    阙辛延和阙心妍都瞪大了双眼,表情完全一模一样——有时候,他们的一切动作,其实是神同步的,但是他们偏偏自己都不知道。

    即便知道,却也只是会当成是孪生兄妹之间的那种心有灵犀。

    可实际上,如今几乎很多神灵们、包括苏离都知道了,但是他们自己却不知道。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

    苏离的话才是重点。

    苏离的话,不啻于一枚炸弹,炸得幽冥海的这四人完全呼吸凝滞,神色动容。

    这时候,阙德首先想到的就是皇族的野心,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这般想法。

    因为,能容纳幽冥海,那只能说明一件事——皇族的洪荒是真的要出世了!

    而花月谷,果然是第一线阵地。

    如今天池血河这不朽之路都已经明确的出现在了花月谷,和苏离这天皇子的记忆禁区第三层彻底的联系到了一起。

    这就说明——这件事,皇族已经在布局了。

    阙德的出发点是不同的,他考虑的从来都不是几年几十年或者是几百几千年的利益。

    他考虑的是幽冥海的传承与延续,考虑的是一个时代或者几个时代的将来。

    所以,阙德的神情完全的凝重了起来,他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皇族这是在布置后路?”

    苏离微微愕然,道:“后路?什么后路?哦,你说的皇族提及过的十万年后的诸天浩劫?这个其实不用担心,不是还有我吗?我能顶上,没事儿。”

    阙德道:“所以,小子你还是天真了——你以为皇族开辟早年开辟出镇魂秘境和花月谷是做什么?

    其实是早就在铺路了!

    &njxpxxs.bsp; 按照我阙德作为幽冥海之主的判断,这一次浩劫,估计是必输的,所以人族这种烟暗、诸天万族这种烟暗的竞争模式,恐怕为的就是能选择最优秀的一批,然后带入洪荒世界,作为‘新的诸天万族’了。

    所以皇族不出,其实就是在布置这条后路——因为那诸天浩劫,恐怕无法应对了。

    当然,如这样的秘密,眼下你这天皇子与我这幽冥海之主知道,就行了。

    出了这片区域,这些记忆,也就我、阙德龟和你能记住。

    不过,按照眼下的发展趋势,我建议你待会儿也直接斩灭记忆,忘记掉,这样对你更好。”

    苏离呼吸一滞——好家伙,这脑补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我能说我苏离只是想让神灵们氪金,让我快速变强吗?

    这时候,苏离还能说什么呢?

    这话他当然不会说。

    因为,如今天机值按照天池血河的收割——累积速度,几乎都是以亿为单位了。

    但是系统再想升级,却已经不仅仅是天机值、因果值了,还需要一些别的东西。

    所以,如果还按照以理服人或者是天机玲珑之类的手段去弄,把那些神灵级的天骄们撸死,他们也就百万的天机值啊!

    神灵们的天机值虽然多,但是撸起来就是大因果,好不容易把皇族弄出来镇住了场子,还能再乱作吗?

    所以,系统这要升级到猴年马月了?

    这不氪金能变强吗?

    苏离感悟了一下自身如今炼虚合道‘小成’的境界,他估算了一下,要按照自身修炼的速度,从‘小成’提升到大成,嗯,大概需要八千年左右。

    这还是在花月谷这种蕴含神性气息的环境里!

    要是在外界那种环境,呵呵,八万年都没希望。

    这能说明他苏离天赋差吗?

    其实并不差,非但不差,其实还已经非常突出了。

    那为什么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其实也不是时间长,因为洪荒世界的修行是不同的——动辄都是以会元来纪年的!

    会元是什么?

    在洪荒世界里,积三十年为一世,积十二世为一运,积三十运为一会。

    ‘一元’也依十二地支排列,因而有一元等于十二会。

    一元结束后,接着下一元的开始,宇宙中又开创新天地。

    谓之‘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便是如此!

    因此,如果以年计算,则‘一会元’计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而且,洪荒世界里的天界之类的地方,类似于记忆禁区,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时间比例类比一下便会发现,天上一会元,地上就是近四千万年!

    这样看来,八千年从炼虚合道小成修行到大成,这速度快吗?

    这踏马可真是太快了!

    但是八千年在这世界?

    抱歉,到如今这个时代,再等你八千年成长,你连毛都没得玩了!

    因为这个云皇争霸的时代,自‘天魔公平入场’开始,就已经真正的开启了!

    苏离沉思之时,阙德已经再次的开口道:“天皇子,幽冥海不是不可以并入花月谷,毕竟就像是花月谷并入你的记忆禁区第三层一样,这的的确确是一件好事。

    但是花月谷仅仅只是花月谷,它存在与否的影响其实并不大。

    可我幽冥海不同,掌管的乃是忘尘寰啊,乃是时空与轮回啊!

    虽然现在这一部分能力和权限已经被严重削弱到近乎于没有,但是也依然是幽冥海忘尘寰啊!”

    苏离淡淡道:“我之前不是也已经允诺过了你吗?现在无非是再说一次——到时候一旦真的让你幽冥海加入的话,那一定先是一部分加入!

    毕竟,幽冥海也并不仅仅只是存在于浅蓝星对吧?

    所以先一部分加入的同时,我也会开放一部分的权限——这个权限其实也是代表着皇族的诚意。

    这个诚意是什么,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不错,就是我先前所提及过的‘六道轮回’。

    到时候,幽冥海会化作黄泉,整个幽冥海会被细分,十大阎殿,执掌……

    到时候,会有生死簿,会有判官笔,会有轮回殿,会有转生池,会有奈何桥,会有望乡台,也会有真正的孟婆汤……

    也就是说,那时候,真的会有真正的轮回!”

    苏离没说一句话,阙德和龟真子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等苏离说完,阙德的双眼都明显的多了几分炽热之色。

    因为阙德从来没有考虑过苏离本身存在的意义,而是认定,苏离的话,其实就是代替的皇族的意志。

    这就是皇族给出的好处。

    干,那就一辈子彻底走上了永生不朽之路。

    不干,那么天机阁或者是镇魂殿,必定就会取而代之!

    更遑论,别的皇族如何不说,但是皇族的那位人皇、女娲的品行,即便是呈现不多,但是却足以令所有神灵们都信服。

    这是真正的大能存在,也是真正的皇,真正的一言九鼎,真正的心怀天下。

    所以,如果是皇族那边的许诺,然后以苏离的口说出来,那么是完全可信的。

    只要他做,只要结果能成,那就一定会有巨大的好处!

    不过这时候,阙德虽然无比的激动,却也很冷静。

    因为他不仅仅只代表他一个人,而是代表了整个幽冥海。

    好一会儿之后,阙德才看了看龟真子。

    龟真子点了点头,道:“此番,我们需要沟通四海星域那边的幽冥海——四海为东南西北四海四大星域,它们全部在紫薇星域东南西北四处方位,乃是紫薇星域之外的存在。”

    阙德看向了苏离,道:“你若是能认可,那么此事我们会仔细商议一番,最终给你一个答案。

    如果可行,到时候可能就是浅蓝星这边的幽冥海并入花月谷试试水,能行,能有好处,后面就会有一个更契合的步骤和计划出现。

    如果不行,可能就没有后续了,那时候,我这一片区域的幽冥海,连接的这一方天道,可能也会因此被削。”

    龟真子道:“这次.jsshcxx.,我们可是为了好女婿你,基本赌上了一切身家了。”

    苏离道:“赢了执掌地府,输了镇入幽冥深渊?”

    龟真子道:“不错。”

    阙德道:“这一次是真的拼了。”

    苏离道:“早做出这种决定,你早就执掌地府了。”

    阙德鄙视道:“呵,这种话,换二十年前你来说,我都会直接一巴掌拍死你。”

    苏离呼吸一滞:“这么凶残?”

    阙德道:“多的话不说,太废了,知道吗——如果不是皇族的意志不时降临,你以为我会出面保魅儿的联姻?”

    苏离道:“好吧,此话题揭过,既然现在已经有后续的规划了,那就谈谈‘天池血河’的蜕变问题吧。”

    阙德道:“你说。”

    苏离道:“此番,我准备按照洪荒皇族的部分至宝,先行依靠记忆禁区的那些法则来凝聚出一些仿制品出来,但是这些仿制品,却都只能在天池血河之中使用,而不能带出记忆禁区。

    但是这些东西,却是属于专属的。

    到时候,可能会开辟类似于灵魂领域之类的‘真虚天禁’领域,让其中呈现出洪荒世界里的一些场景、天道规则等等。

    随后,那些神灵们的三魂七魄可以凝聚出一部分,化作本体进去,选择成为‘洪荒世界’里的原住民——”

    阙德道:“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就是壁画世界,对吧?但是将壁画世界里的一切替换成为完全的洪荒世界里的一切!而目前,花月谷、泰山和天池血河是第一幅壁画区域,对吧?”

    苏离点了点头,道:“对。”

    阙德道:“这样一来,你的起步点,就是洪荒世界之主,你想过这要承担、背负多少因果吗?”

    苏离道:“神灵们能踏上不朽之路吗?”

    阙德道:“目前不能,能的话,皇族的存在意义何在?”

    苏离道:“但是这样做的话,诸天万界的诸天生灵,每一位都将拥有资格不朽。”

    阙德道:“现实太过于残酷,容易出错,所以创建出完美的‘洪荒世界’,然后让诸天万族进入其中成长。如果真的能不朽,那么,真正的神灵、守护者甚至诸天万族生灵,将会真正的进入其中。

    这样一来洪荒世界不用出世,因为洪荒世界已经完成了重新的创世了。”

    苏离道:“想法很好,执行难度太大。”

    阙德迟疑道:“如果皇族真的存在,并且已经构建好了大部分的规划,那当然是没问题的。就害怕皇族在倒果为因,那这条路,将无比的艰辛。”

    苏离道:“具体因果我却不知,但是我知道,我通天师伯和师尊既然都说,十万年后天地浩劫降临,到时候宇宙都会湮灭……那么,这种可能性就极大。

    所以,这么做,也是一份希望不是吗?

    若是连整个宇宙都湮灭了,永生不朽,也将彻底腐朽吧?”

    阙德道:“你成功的说服了我阙德,所以,无论是不是倒果为因,也已经不重要了!非但不重要,我幽冥海还要全力相信皇族自归墟前的洪荒世界而来,如今只是重建洪荒世界罢了。

    不然,若是我们都怀疑,那这事情就做不下去了。

    所以,从构建花月谷记忆禁区开始——幽冥海就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苏离道:“不是贼船,而是战船!洪荒战船!这世间本没有不朽之路,但若是相信的人多了,便可以有不朽之路!

    更遑论,皇族不可能凭空产生,而且存在那么久远的岁月——你们所动用的所有镇魂秘宝,都是皇族的法宝!

    所以,皇族本身就是存在的!

    所以,这就不可能是倒果为因,而是百因必有果!”

    阙德道:“也只能如此了。”

    苏离道:“所以,接下来的事情,等我找寻到了入手的办法,你幽冥海就得随叫随到。”

    阙德道:“那就让阙心妍陪着你吧。”

    苏离摇头,道:“阙辛延吧,习惯了这个娘炮卖弄风骚了。”

    阙德似笑非笑道:“或许你可以更深入的去了解一下。”

    苏离道:“分红削为一成。”

    阙德立刻道:“咳咳,好吧,我错了,还是两成不变吧。然后,我告诉你两件很重要的事情——关于苏荷和沐雨素的。”

    苏离道:“好。”

    苏离没有再和阙德讨价还价,压价肯定是压不了的,但是提价苏离也不可能同意。

    要知道,他心中可是有一系列的凶残氪金计划的,到时候那两成收益,那可是非常吓人的!

    所以,到这一步确定之后,苏离其实心中已经完全安定了下来。

    到这时候,他才算是度过了前期最为艰难的那一段时期,算是熬出了头。

    “花月谷中,先前的时间断层里,应该是有苏荷和沐雨素的,在假的镇魂秘境里,因为找不到沐雨素,便以绿漪取而代之,此事你也已经知晓。”

    阙德沉吟道。

    “不错,此事我差不多也已经想明白了。”

    苏离回应道。

    阙德道:“但是此次却出现了一些变化,这一次花月谷中,没有出现苏荷也没有出现沐雨素。根据我这边的查询,她们也并没有被梅花七阴杀杀死。”

    苏离道:“嗯,你继续说。”

    阙德道:“所以,目前已知因素之下,有三个地方是可以找寻到他们的,而其中三个地方,都和你有关。”

    苏离沉思了半晌,道:“第一个地方,大帝墓中。第二个地方,云青萱记忆禁区的清霜剑冢里。第三个地方,未知的时间长河里。”

    阙德深深看了一眼苏离,道:“你这是被皇族洗魂了?把魅儿的天赋都加持在身上了?还是魅儿将她自己的智慧通过采补的手段回馈给你了?”

    苏离闻言,不怀好意的看了阙德一眼,道:“我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说话还是要讲艺术的——目前而言,你那两成都算是在白嫖。”

    阙德咳嗽了一声,道:“天皇子不愧是天皇子,果然是人中之龙,天骄中之天骄,当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阙某对天皇子之钦佩敬仰犹如滔滔幽冥海水绵绵不绝,亦如深渊之巨浪一发而不可收拾。”

    苏离点了点头,道:“还是说这种大实话深得我心,令人惬意。真话听起来总是动人心魂、令人心情愉悦的,不是吗?”

    阙德立刻附和道:“天皇子所言极是!”

    龟真子呵呵笑着,脸上显出深深的鄙视之色。

    阙德没好气的道:“老梆子,你这是觉得阙某所言不对?”

    龟真子立刻笑靥如花:“不,你说的都对,我贤婿天皇子的确是聪明之极,远远碾压了那些什么神灵级的臭鱼烂虾天骄。”

    苏离呼吸一滞:“瞎说什么大实话,这吹得太强别人派出更强的天骄来对付我,我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所以,苏离一抬手,淡定道:“低调,低调。”

    阙辛延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他总觉得——这氛围有些不对。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阙辛延一直觉得他师尊阙德无所不能,谁的便宜都能占,简直是心中的神话。

    但是自从见到苏离之后,好吧,这神话当场就破灭了不说,还被彻底践踏了。

    所以,阙辛延一边觉得自己师尊无耻,一边心中也更加的崇拜、欣赏苏离了。

    唉,可惜自己不是妹妹阙心妍,不然那就真的舒服了。

    但是,即便是前路再艰难,阙辛延也决定,他一定要迎男而上。

    苏大师,您就是我的,逃不掉的!

    阙德沉思片刻后道:“天皇子,在幽冥海这边分析来看,接下来的大帝墓,如果能压,就再压三天左右的时间。

    这样一来,大帝墓的信息沉淀会更遥远一些,前来参与者也更多一些。

    另外就是,这一次天皇子也要做好防备。

    人皇这一次的仁慈,虽然定下了规划,但是也提及过‘谁行.xgchotel.谁上’的话,这无疑也是一个真实的信号。

    所以,天皇子你这个位置,很可能会被掀翻!

    甚至,浅蓝星被‘罪域’的可能更大了,只不过这一次,就是鲜血淋漓的肉弱强食了。

    人族的天骄,历经了两万年的毒打,差不多也成长了一部分,但是奈何叛徒、跪族实在太多!

    而且其中很多都是嘴上叫嚣得厉害,实际上,上去了还真就不行。

    按照幽冥海在太渊祖星那边的情况信息来分析的话——天皇子,你此次要面对的问题很严重。

    所以,出了这记忆禁区开始,你就会被刺杀了。

    这一次是天骄级的针对性的刺杀等,一切都会无所不用其极。

    毕竟,你手中还有五块镇魂碑——虽然我阙德知道其中三块是假的,但是还有两块是真的!

    现在,镇魂碑等于镇魂秘宝,镇魂秘宝等于大量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而你的记忆禁区里的机缘,包括大帝墓显然都是需要这种东西的。

    本来这种东西就极其的珍贵,如今这么一弄,就会出现一个局面——这镇魂碑的竞争会变得更加的激烈!

    这一点又会让神灵们认识到,皇族是真的要加大竞争——所以越是残酷的竞争越是好。

    再加上花月谷和记忆禁区融合、并建立了天池血河,因而所有的神灵们都会意识到——归墟皇族,要重新建立洪荒世界,并在筛选万族天骄……

    所以,天皇子,苏大师,你明白了这其中蕴含的意义了吗?

    尽管你现在确实是高枕无忧了,但是接下来你的每一步,都会充满凶险!

    每一步,都可能是囚笼了——但是这已经不是神灵们和守护者们种下的囚笼,而是——同级别的天骄了。

    虽然说镇魂碑的争夺还没有开始,但是也已经开始了。

    镇魂碑,还是其次,等苏大师踏入镇魂墓、通天塔之后,才是真正鲜血淋漓的竞争!

    甚至,为了逼迫天皇子你尽快出手,接下来会发生真正残酷、烟暗的事情——这也是皇族会默许发生的事情。

    对于皇族而言,十万年后的浩劫——十万年这个时间长度,是皇族所判定的十万年!而皇族来自于归墟,光是归墟,恐怕都隐藏着千万年的秘密!

    所以每一尊神灵都会在想,这十万年的时间还剩下多久?

    一天?

    一年?

    还是十年百年?

    很明显,或许一天太短,但是也绝不会超过四万年!

    为什么是四万年?

    因为皇族早已经在六万年前的太渊时代出世过!

    皇族之所以会出世,是因为毁灭浩劫——所以完全能确定一点的是,六万年前,皇族就判断出了‘十万年后的浩劫’这一点,因而出世了。

    现在有两方面的问题——第一,没有神灵们能确定,皇族是六万年前的什么时候出世的。

    而很明显,六万年前是一个时间的描述——所以,十万年前百万年前是六万年前吗?

    是的!

    六万年前,仅仅只是描述的过去的一个时间走向更加过去的节点罢了。

    因此对于我们而言,机会最多只有四万年!

    最多!

    而实际上截取一个中心数字,以及从殒寂时代开始每个时代仅仅只能存在一万年来看,这个时代最终能剩下的时间,只有不到七千年。

    今天,是云荒历3030年10月12日。

    所以正常情况下,还剩下的时间,有6969年一月18天。”

    苏离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和我判断相同。其实,这个时间可能还需要减半,因为正常情况下是能开启下一个时代的,但是这一次,估计没希望了。

    所以也不存在正常情况。

    因此,我判断,这个时间是五千年。”

    苏离说着,又看了阙德一眼,道:“看样子,你真的忘记了。”

    阙德和龟真子露出了疑惑之色。

    苏离到:“我师尊人皇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其实已经和真正的绝世强者交流过。

    当时我以为那是神灵,但是接触到了神灵之后,便意识到,他们的层次还不够。

    我想,那应该才是天地间真正天道意志,抑或者说是真正的极道存在。”

    阙德疑惑道:“如此看来,确实是记忆斩却了。”

    苏离想了想,抬手衍化了一幕过往的场景。

    那场景是人皇第一次出现之时,星河中有浩瀚而神秘的声音碾压无尽星河而来,声音震惊天地:“紫薇星域浩劫将至,七千年无法崛起,便是星域寂灭之时,便是末路。”

    而人皇当时在抚琴,却也同时轻声回应道:“我们这一辈,自归墟而出,也会自归墟而去。所以,你们该如何便如何,但也请谨记元始天尊之言,谨记道德天尊之语。”

    “有时候,不知道真相,才是你们的幸事。”

    “至于七千年后的大浩劫,不要将这当成是你们恣意妄为的理由。”

    “此后,你们当苦苦修行,牢记自身职责。”

    “星域中的种族竞争,是文明薪火的传承。既然立下此道,你们亦可延续下去,亦可改变策略……”

    “人族若真崛起,无需七千年,五千年文明繁衍,已经足够。”

    “……”

    苏离将当时人皇和星河之中那位强横之极的特殊存在的对话显化了出来。

    阙德和龟真子等人看完之后,则都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

    好一会儿,他们才道:“难怪神灵们第二次试探,原来那位存在是要确定,皇族是真的有这样的资格。”

    “五千年文明繁衍,果然是五千年。”

    “却不知,这五千年,又有何含义。”

    阙德有些感慨,好一会儿才叹道:“天皇子,现在可以确定了——苏荷和沐雨素,就在大帝墓中。

    而沐雨素——沐雨素身上带着一份因果,和镇魂命匙相关,或许天皇子可以从中获取一些信息。

    一些关于天皇子你两万年前斩掉的天人之魂的相关因果与信息。”

    苏离道:“确定是在大帝墓中?如何确定的?”

    阙德道:“这一点,你应该可以推衍沐雨兮目前的情况了。天皇子的推衍能力一向极强,这一次,想必会有所收获。”

    苏离道:“好,那关于神灵天骄里,除了梦千秋、龙临道之外,还需要注意谁吗?”

    阙德道:“那就有些多了,不过建议早些杀穿一些特别的势力。

    异族方面有三位存在——归真族的格莱斯天骄,天奇星天翼魂族的白长啸以及御天祖星的御衣忛三名神灵级天骄。

    除此之外,神灵之中,要将巨象族的象作龙和万道魂族的席君尚干掉。

    不过这两方势力暂时还无法进入浅蓝星撄锋,只能在镇魂墓中厮杀,还为时尚早。

    目前关键还是浅蓝星。

    浅蓝星里的存在就有不少是对你有极大威胁的。

    其中最值得忌惮的有五人——死亡荒漠区域的天骄秦太初,姬家的姬无虚,风家的风月影,姜家的姜天枢,无泪之城的华流云。

    当然,也有最值得结交的、浅蓝星的五人,分别是镇魂殿的风遥,天机阁的诸葛青尘,天机神地的诸葛浅韵,月冥宫的冰凌,无泪之城的燕红月。”

    (ps:第一更万字奉上~拜求一下全订阅,万分感谢了~另非常感谢书友‘麦了个神滴’603张文豪符的热情支持,另,非常感谢书友‘izrail’500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