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53章 无泪之城,生死之战
    冥山府,无泪之城。

    虚空深处,天机阁驻地所在的浮空楼,忽然之间崩塌,化作一片废墟。

    浮空楼,乃是曾经诸葛浅韵独居之地。

    浮空楼建造于浮空山上。

    浮空山外,便是面积并不大的无泪之城。

    冥山府的无泪之城,面积并不大,甚至比只是比乌璃镇要稍微大一些而已。

    但无泪之城却没有任何修行者质疑其命名——因为,浮空山中,有通往浅蓝大陆北方冰雪巨城——无泪之城的虚空古阵。

    而这一座古阵虽然在殒寂时代来临之前已经废弃,但如今随着天地间充斥着巨量的神性能量,以及海量的本源灵气、魂气,以至于这些阵法又很自然的蜕变激活,自行恢复了。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往往便是修行者都无法想象。

    而此时,浮空楼忽然崩塌化作废墟之后,巨型的古老传送阵,竟是忽然之间炸开了一片毁灭的紫光。

    紫光之中,虚空仿佛被强行拉伸、揉捏了一番。

    下一刻,冥山府的整个无泪之城,便直接和浅蓝大陆北部的无泪之城的古城冰雪区域连接了起来。

    整个大地都在震荡,整个虚空都泛出了毁灭的紫光。

    紫光之中,隐约显化出了天机谪仙诸葛浅韵和诸葛浅蓝的幽影,但是很快,这一道道的幽影,又消散了。

    很快,整个冥山府的区域里,多了一座真正的巨型古城——无泪之城。

    冥山府的无泪之城,原本也处于北方区域,与原本的极寒冰川之地相连。

    如今直接和浅蓝大陆北部区域的古老冰雪世界版图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冥山府下第一巨城!

    原本所存在的古老极寒冰川之地,则活生生的被挤压形成了一片冰雪荒原独立小世界,被剥离了出来,形成了一道雪白色的气泡,挤压近了某种虚空断层之中。

    这时候,那虚空断层里,陡然出现了极道紫色的雷霆闪电之力,其中,隐约有花月谷的某些气息弥漫而出。

    但这一切,又很快就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

    因为如今冥山府的无泪之城区域,并没有修行者存在。

    诸葛浅韵一直比较低调,追随者有且仅有诸葛绮妍一人。

    而如今的诸葛绮妍追随诸葛浅韵而去,先前虽被天魔那边镇压,却因为缉拿的区域不同,所以释放之后,她们的魂魄归位之后,还是回到了紫薇星域天河断层区域之地,和诸葛浅蓝、魅儿的天人之魂等在一起。

    所以,整个浮空楼之地,没有任何修行者存在。

    其中原本存在的禁制之类的,也因为虚空破裂而彻底湮灭。

    这片区域的天机阁,也因此而崩灭成为了废墟。

    冥山府冥山主城的天机圣阁虽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但是天地之变这时候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因此也并没有太过于关注。

    但是,在这没有修行者关注的情况下,无泪之城势力一方的神灵级天骄素雨幕、聂思茹、素天涯、华流云、燕红月、燕赤城、宁采笺,宁采旭一行八人,忽然从古老的空间缝隙区域里走了出来。

    “天皇子出世了。”

    素雨暮停下了步伐,她转过身来,神情冰冷的看向了聂思茹和素天涯一行七人。

    “出来就出来了,又不是以前没见过,如这等废物,丝毫无需留心。”

    素天涯不以为意。

    聂思茹轻声道:“雨幕姐,此次皇族的手笔还是很大的,而且,以无尽神性本源来复苏大地之灵脉,让修养六万年的世界重新崛起,这的确是大功德一件。”

    宁采旭儒雅一笑,柔声道:“是不是功德,也唯有皇族自己知晓。此行,我们只需要将我们的事情办好即可。”

    聂思茹闻言,美眸中泛出柔情之色,道:“采旭哥哥看样子此次是信心满满了。”

    燕红月嗤笑一声,道:“思茹,我已经说过,你指望他还真不如指望他姐姐,起码采笺仙子是真凭实力,而不是那种好大喜功之辈。”

    宁采旭微微皱眉,道:“燕红月,我又得罪你了?莫名其妙!”

    燕红月道:“纯粹看你人模狗样的,和那天皇子长相相似,看你不顺眼,怎么了?”

    宁采旭呼吸凝滞了刹那,俊俏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不得之色:“长得俊俏也是我的错么?那我当真是一错再错、错上加错了。”

    宁采笺捂着嘴儿轻笑,打趣道:“好啦,别吹嘘啦,就你这颜值,还不如人家天皇子呢,关键是人家天皇子历经两个时代蜕变,如今是真的洗尽铅华了,我看你得好好用点儿心,不然呀,思茹妹妹可就会被抢走了。

    那天皇子,可是不讲德行之存在。

    你们瞧瞧,这天皇子遭的孽哟,红月妹妹到现在都还不能释怀呢。”

    燕红月道:“呸,和这天皇子有什么关系,他早就死透了!再者,我如今已经有了新的道侣了,还想过去那些事情做什么?”

    华流云笑道:“不错,红月是我的红月啊,和天皇子有什么关系,虽然曾经——也没有曾经啊。”

    燕赤城道:“你们就这点儿出息?‘青云冢’要出世了,我们先进去。”

    素天涯吃惊道:“燕大哥,我们能先进去啊?”

    燕赤城瞥了素天涯一眼,道:“小子,心思不要太深,也不要试探,不然老子一剑戳死你。另外,此行跟好你姐姐素雨幕,不然死在里面别怪当兄长的没提醒!”

    素天涯也不生气,觍着脸笑道:“多谢燕大哥关心。”

    燕赤城嘴角边的络腮胡被气息吹动,不羁飞舞:“呵,我不是关心你的死活,一旦你死了,被龙临蓝这祖龙魔施展‘祖龙逆魂’的手段,那时候,咱们的功法就会完全的失效!”

    素天涯道:“岂会?我们无泪之城的《玄心造化诀》,乃是一等一的杀魔神通级功法,极其了得,即便是我被逆魂了,也完全可以被克制啊!”

    燕赤城嗤笑了一声,道:“别在这里试探了,该你知道的东西,迟早是会告诉你的!不该知道的,不要有什么好奇之心,会死穿的,知道吗?”

    素天涯闻言,讪笑一声,便不再询问。

    他真的不懂吗?

    当然不是。

    但若是能在进入青云冢中之后,获得更多一些信息,自然也会多一层保障。

    素雨幕冷冷的看了素天涯一眼,眼中显出一抹厌恶之色。

    素天涯有所察觉,微微低头,垂落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燕红月和华流云则以特殊的方式私下传音交流了几句,似隐藏着什么秘密。

    聂思茹则不时将美眸落在宁采旭身上。

    宁采笺则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远处化作废墟的浮空楼,眼中显出了几分落寞、复杂之色。

    “浮空楼——浮空山,我又回来了。”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会是什么结局呢?”

    “这一次,那个会将玄心奥妙修炼到万法归一层次的神秘黑袍人会出现吗?”

    “他会是那位天皇子吗?”

    “还是,一位秉承皇族意志的奇男子?”

    “我回来了,采笺回来了,你还在为我伤心吗?”

    “你曾告诉采笺,你一定会回来,这一次,你回来了吗?青云冢里,采笺是否一定可以见到你?”

    “如若见到,采笺便会服用‘断肠草’,恢复记忆,与你再续前缘,哪怕只能活三天,也足够了。”

    “如若见不到,采笺便会服用‘断肠草’,恢复记忆,带着对于你的思念,在奈何桥上,站着等你五千年。”

    宁采笺心中喃喃,随即,眼中忍不住涌出了泪水。

    泪水,是浅蓝色的。

    ……

    记忆禁区,第三层,花月谷。

    风止水无比的气势凌人。

    “长辈?给我当孙子我都不要的老杂毛,还长辈?滚回你娘肚子里去回炉重造吧,废物东西!”

    苏离冷冷的盯着风止水。

    他知道风止水的目的,但是他无所谓。

    风止水的想法是冒充长辈,盛气凌人,然后说自己活了几万岁之类的话——只要苏离承认自己活了六万岁的话,那风族就会联想到六万年前苏太清‘人皇意志’加身而自杀的问题。

    这世间,目前而言,六万年前切实确定他存在过的只有幽冥海的龟真子一行人。

    当时,龟真子确实有过‘六万年前定下的婚约’这一说法,但是苏离自己并没有当场承认。

    而且龟真子和他的对话,几乎都是不可能外传的。

    这些话哪怕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别人也不会知道,更遑论阙德还布置有禁制。

    除此之外,苏离从来没有对外承认过他活了六万多岁!

    哪怕是利用欧再轩的命运星盘反推衍的时候,显化的信息也是20018岁而不是60018岁!

    这一点,苏离心中是很清楚的。

    所以,瞬间明白了风止水的恶毒居心之后,苏离岂会中招?

    苏离此时一声怒骂,直接让风止水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风晗和风苍穹若有所思的看着,没有说话,而风浅薇美眸之中多了一抹亮光。

    风遥则保持着沉默,一脸冷酷的像是风云争霸里的步惊云似的。

    风止水沉声道:“天皇子,苏离!老夫我六万多岁了,足足比你年长四万多岁,而且还是风族现任族长、守护者!是老殿主指认的最合格的继承人之一,你竟是如此无礼?!

    果然是年纪轻轻,乳臭未干!”

    苏离嗤笑道:“六万多岁?活那么久就活成你这老梆子模样?看看你那张鞋拔子脸,一看就是找抽类型的!不错,我苏离才十八岁,就算算上曾经的两万年,也就两万零十八岁!

    但那又如何?我就是天皇子,天皇子就是我!你不服?不服你来打我啊!”

    风止水闻言,心中有些失望,竟然没有套出这冲动性子的小崽子的真实年龄来,可惜了。

    随即,他沉声道:“出口便是污言秽语,皇族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苏离嗤笑道:“卖主求荣,结果被别的神灵直接抹杀,这不就是镇魂殿的风婵吗?怎么难道不是风族的?不是镇魂殿的?

    还有,老东西,看看你这又老又腐朽的样子,估计也活不了几天,就不要这么跳脱了,脸上的巴掌印都还没消,你主人还没发话,你这老狗就跳得这么欢啊?”

    风止水这一次闻言,是真的被气到了。

    好家伙,这小崽子伶牙俐齿,这骂人的能力,登峰造极了啊!

    风止水刚待说话,苏离又冷笑一声道:“老狗,继续叫啊,继续狂吠,来,吠出个理由来。”

    风止水刚想反驳,一听这话,顿时一些想骂人的话只能生生的别回去。

    随即,他忍不住还是冷哼了一声。

    “这里是我的记忆禁区,以后,你镇魂殿的天池血河体验资格没了。”

    苏离淡淡道。

    “你——小东西,你敢!”

    风止水闻言,顿时脸色一沉,这是真的刺激到了。

    “言语轻佻,藐视皇族——连天皇子的称呼都不知道称呼,所以这就是不将皇族放在眼里!

    这是其一!

    其二,目前而言,天池血河是我苏离的,我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我能免费给出体验资格,也能剥离体验资格!

    不公平?

    现在和我说不公平?你这种狗奴才、叛徒、跪族,也配和我谈我敢不敢?!

    跪下,自扇耳光,给你条活路!

    呵呵,不然,我便拿出生死造化笔,以造化笔写钉头七箭书,当场将你钉死在彼岸桥上,让你三魂七魄升天!”

    苏离淡淡道。

    说着,他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向风止水。

    “小崽子,你敢!”

    风止水彻底被激怒了。

    但是他还真没主动出手——当然,如果苏离敢真动手,他被迫反抗,他也会出手,但是不是直接出手。

    而是——将境界压制到婴变境九重圆满,以对应的战力和实力将苏离镇压!

    是的,他是守护者,但是压低境界,皇族那些强者,也绝对不会有什么话说。

    同境界撄锋,弱者就是该死!

    这没有任何毛病!

    风止水原本只是试探,甚至想要拉拢——所谓拉拢先是摆高姿态,表现出镇魂殿多么了不起,然后再给予一些好处……

    这种事情他们也经常做,几乎都不会有什么意外,向来都非常容易成功。

    哪里想到,这次遭遇苏离这等刺头儿——难道他苏离不知道,他之所以是皇族嫡系传承者,是因为他父母将他的婴儿尸骨当成皇族祖骨给洗出来的吗?

    这是他苏离欠下镇魂殿的巨大因果啊!

    镇魂殿不计较这些,还让他认祖归宗,这是何等的荣耀!

    这样一来,以后说是天皇子,血脉纯粹,出身风族皇室,这有什么不对?

    这样难道这苏离不该感恩戴德吗?

    结果,这小崽子比他风止水的脾气还火爆?

    “老杂毛,你觉得这世间有我苏离不敢做的事情?”

    苏离说着,拿出了造化笔,同时凝聚一道替身纸人化作符纸,手手一抬,造化笔一凝,随即看了那符纸一眼。

    这一刹那,风止水的眉心猛的狂跳了起来,一种必死无疑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是大凶之兆!

    当然,这也是他的绝对危机感应——似乎,只要苏离用笔将他画在了那符纸上之后,凝聚所谓的‘钉头七箭书’杀机,就足以直接将他杀穿!

    “我是神灵啊,这小崽子竟然能将我杀穿?该死的!一定是那杀戮狂魔通——”

    风止水刚准备埋怨‘通天’不该太过于护犊子,却忽然意识到那‘通天’是什么级别的存在,顿时身体一软,差点儿吓尿了!

    虽然没有跪,但是他的脸色立刻惨白了起来。

    苏离冷冷的瞥了这风止水一眼——这风止水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搞事搞的有点大!

    而且,苏离看了看天机值,现在有6亿出头的天机值,有10点因果值——站着杀这风止水都无法将他杀穿!

    按照500万天机值等同于1点因果值,也就是说,一次哪怕是将他苏离杀穿,也就是扣除500万天机值。

    所以,天机值多的好处,有时候也就在这里——不担心被杀穿。

    所以,苏离这次本身就想干掉风止水,让镇魂殿的风朝歌上位。

    风朝歌虽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识大体,有魄力。

    风止水,这完全就是个跪族,不是什么好东西,留下来隐患极大。

    苏离凝聚造化笔,直接在符纸上化了一张无比纯粹的‘钉头七箭书’!

    这‘钉头七箭书’,他从烈诗倪那里学会了,而且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级别!

    出神入化是什么级别?

    就是最顶级,出神!其中是带有‘神性’的!

    所以,苏离这造化笔一笔画下来之后,那钉头七箭书显化的梅花形态,顿时如一朵美丽的雪花形状,呈现出无比炫彩的七色。

    苏离冷冷的瞥了风止水一眼,道:“老杂毛,就你也和我斗?莫说你不是神灵,我这‘神性’蕴含的‘钉头七箭书’和‘造化笔’,就是对付你们这些以大欺小的老杂毛的!

    真以为这一次皇族还不会给我留下底牌?让你们轻易拼死一个神灵、守护者什么的将我干掉?”

    苏离说着,就要将风止水的模样画上去。

    这时候,风止水立刻沉声道:“且慢!”

    苏离瞥了风止水一眼,道:“怎么?遵从心的选择了?跪下,三跪九叩,自扇耳光,便给你一条活路!”

    风遥道:“天皇子,好自为之,得饶人处且饶人!”

    苏离道:“你说得没错——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师尊也说过,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天道也留了一线!

    但不好意思,这老杂毛是人吗?

    分明是一直只会投降异族的走狗、畜牲而已!

    所以,不好意思,我还真就不依不饶了!”

    风遥道:“天皇子,我们尚且一一战,你知道吗?这是你逆命我的因果,在苏叶的记忆禁区必须完成的因果!

    你没有发现这里已经出现了时间断层点吗?没有发现我已经变得不同了吗?”

    苏离淡淡道:“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无能狂吠的玩意,待会儿我就去苏叶的记忆禁区里收拾你!”

    风遥道:“我们现在都活在未来,所以你没事,我也没事!你收拾不了我,我也确实不一定奈何得了你!但是我可以废了你!

    想来,当你再次成为废物,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帝墓的机缘落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就会好好看着你像是一条狗,在那里无能狂吠!”

    苏离道:“就这?巡视青云冢的机会,给你还真是浪费了!之后我就在青云冢睡你妹风浅薇,我看你能奈我何!

    哦,对了,你妹身材真好,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绝佳体质,嘿嘿嘿!”

    苏离这话一出,风浅薇顿时俏脸殷红如血,她有些羞臊的白了苏离一眼,低着头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风遥见到这一幕,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眼睛都红了。

    但是他却也很快就忍住了,只是冷笑连连,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风止水则道:“我是守护者,实力强!但是,风族也是有手段封印的!所以,不就是婴变境九重圆满?化凡三源造化三道?就这个境界、底蕴层次对吧?”

    风止水说完,直接拿出一页地书碎片,施展天枢封镇的手段,将自己的境界书写在地书碎片上,结合封镇的手段,将他自己封镇了起来。

    到这一幕,苏离算是完全知道了风族的目的——夺天皇子的位置!

    这是一连串的连环手段,在外族的天骄们还没有针对苏离开始动手的时候,他们在苏离的记忆禁区里就开始动手了!

    在记忆禁区里动手,会很不公平吗?会对他们不利吗?

    显然他们都不这么认为。

    因为这记忆禁区第三层,显然天地规则已经不属于苏离所控制了——因为苏离没有去天池血河历练,而根据苏离爱表现自己的性格而言。

    这是不合理的!

    特别是这一次诸多神灵级天骄奇女子都在场的情况下,苏离不敢表现自己的高大上、不敢表现出自己的出色,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不去历练就是害怕丢人现眼!

    就是无法控制这片天地的真正规则,无法在天池血河里前行出一定的距离!

    这一点,看苏离那干儿子莫拉的表现就知道。

    说起来是十大神灵级天骄排名第五,结果,天池血河前行的距离就3里?

    倒第一?

    就是让一名普通的金丹境的修行者进去,也能破10里的距离吧?

    这已经不是‘废’能形容的了。

    这苏离看样子,怕不是三里都前行不到!

    所以,与其下去丢人现眼,干脆神神秘秘的不去历练,保持神秘啊!

    风止水心中的一系列想法,几乎完全让苏离‘谛听’到了。

    对此,苏离也不由觉得有些滑稽。

    他没有去天池血河试炼,是因为前面的试炼,会暴露出四大分身和替身纸人的显著特征而已。

    而且,这种试炼对于他而言,其实是没什么好的效果的——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做的。

    他正常情况下无法通关,但是他是策划、是gm、是运营也是开发商啊!

    你一个‘玩家’和我对峙?

    还觉得我不‘下场’玩是我无能?

    苏离也没多说什么——你风止水真是不怕死,你是守护者的层次,我都有办法弄死你,你竟然还自我封镇到了天骄的层次?

    自作孽不可活!

    苏离静静的等待着风止水的变化。

    很快,风止水就完成了封镇,然后他以一种冷冽的目光盯着苏离,道:“好了,现在我风止水就是天骄级别了,孰强孰弱,生死一战便是!怎么样?公平吧?!”

    苏离嗤笑道:“好手段,害怕我的造化笔了对吧。放心,你既然是天骄,那这东西也不是对付你的。”

    苏离直接将造化笔和那一张符纸收入了乾坤戒指之中。

    随后,他又道:“是不是想说,正面一战,不魂战?我帮你说了,可以!”

    风止水嘴角抽了抽,沉声道:“都说天皇子创造了流派,实力惊人,今次,风某便好好领教一番。”

    苏离道:“这样吧,我们来互相杀好了!敞开所有的防御,也不用弄得那么复杂了!我也不动用什么防御之法,我让你先动手!咱们来回合制,一人出手一次,不防御,一直到将对方彻底杀穿为止!”

    苏离的提议,让风止水眼瞳不由微微收缩了一下。

    “我先出手?还相互都不防御?你确定?!”

    风止水迟疑,有些惊疑不定。

    他不是觉得占了便宜,而是这事情,透露着古怪和诡异啊!

    像极了陷阱囚笼!

    苏离道:“我说我先动手,你肯吗?我也不想与你慢慢打,毕竟,我的流派施展出来,你不可能破防的。

    所以这要正常打下去,估计得打很久,没什么意思。

    不如直接硬碰硬,刚正面!咱们立下规矩,相互杀!杀穿对方为止,这样才算是战局完成,你看这样如何?”

    风止水道:“我身上虽然实力封镇了,但是你要杀穿我,封镇必定会在致命时刻自行瓦解,那时候我还是有活路的——可你立下这般规矩,到时候我作为守护者级别,继续动手你可就完蛋了!”

    苏离淡淡道;“所以,你有什么好犹豫的呢?你先出手,你还有守护者级的底蕴。”

    风止水道:“既然你一心求死,我便成全你!你以为你能吓唬到我么?”

    风止水仅仅只是迟疑了一下,就同意了这样的规则。

    显然,他的确认为,苏离这是在‘恐吓’他,故作镇定的‘扮演强者’,想要逼退他!

    风止水还心道——我还偏偏就不退,今次就让你知道,有时候无论多好使的手段,今次都不好使了!

    而且,你也就正儿八经的修行了十八年左右吧?算上记忆禁区之行什么的,充其量也就二十多年,算得了什么?

    还真以为这种吓唬人的虚张声势的手段能一次次的管用?

    或者是暗中动用那种可以让人产生奇怪的‘致命危机感’的天机手段?

    可惜,我们镇魂殿对于你的一切手段,都已经彻底的研究透了!

    风止水心中冷笑。

    风止水的心情和想法,苏离无法时时刻刻都可以‘谛听’到。

    但是苏离却明白一件事——这风止水,凉凉了。

    不是自信,而是苏离确确实实也想了解一下,他如今的实力层次。

    如今他的境界是炼虚合道‘小成’接近‘大成’。

    记忆禁区能轻松开启十层。

    化凡的层次具体他都无法判断,但是系统的星等是四等星,系统的等级是10级。

    按照记忆禁区第三层如今的稳定、神秘而强横的底蕴来看,系统升级应该快了。

    所以,他如今在四等星或者是10级的层次应该达到了接近圆满的地步了。

    风止水的实力强不强?

    苏离无法具体的判断,因为没有系统排名。

    但看风遥抽了风止水的耳光风止水不还手来看,风止水若是同境界同底蕴层次的情况下,恐怕是远远不如风遥的。

    风遥虽然不弱,但是苏离如今却已经并不是太忌惮了。

    系统排名虽然能说明一定的问题——但那也是最初的排名。

    那时候,沐雨兮甚至都没有上榜过。

    但是,如果现在能排名,就不说沐雨兮‘天机道神’这一层身份隐含的实力了,光是沐雨兮同样婴变境九重圆满、化凡三源造化三道的层次,以及‘阴月九煞,冰霜无极’等一系列恐怖的天赋,再加上其‘玄隐造化圣体’的体质,还有那‘造化圣婴3星’的层次……

    沐雨兮的实力都已经非常恐怖了。

    所以,苏离确实是没怎么将风止水放在眼里。

    风止水此时已经开始结印,形成印记,以和苏离‘达成共识’。

    苏离也不含糊,在风止水烙印印记之后,他同样也烙印了印记,形成了完整的约定结印。

    这是一种生死战的契印,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这么做的。

    但是如果烙印之后,特别是这里是记忆禁区第三层,存在的是洪荒的天地法则,而且双方都是皇族的成员,所以是一定要严格执行的!

    所以,这一次,必定有一人会被彻底的杀穿!

    所以,苏离结印之后,所有人都呆住了。

    包括华紫嫣和云青萱,都不由露出了一丝异样之意。

    因为,没有人会认为苏离真的愿意去和镇魂殿的人死磕,这完全是不值得的啊!

    风止水是个什么人?

    这是一个疯子啊!

    其为人偏激、桀骜,思想顽固不化,而又极其想要让镇魂殿变大变强,为此他甚至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这种人的任何挑衅手段,明显就是要强夺天皇子之位啊!

    死了他自己也没什么——因为很明显,人皇是容不下他的!

    那么他的最后价值,就是要去为风遥铺路啊!

    这一点,云青萱和华紫嫣都看出来了。

    那么,苏离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可是,苏离竟然同意了,还用这种自杀式的方式去战斗?

    为什么?

    此时,别说是云青萱和华紫嫣诧异了,就是远处的诸葛青尘和莫拉,苏离身边不远处的古天音、孔云素以及那来自于金暗星的木雨霏神灵,来自于太渊古星太渊皇族的夏心妍和夏心宁,都露出了异色。

    便是风遥等人,都有些愕然——这就踩中囚笼了?

    这也太容易了吧?

    这么冲动的吗?

    还是说,皇族出世肯定了这苏离的身份地位,有了无数的神灵奇女子膜拜讨好、以欣赏和狂热的目光看向那苏离之后,那苏离就彻底的飘了,自以为是了?

    风遥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他忽然觉得,那一缕时空断层点,或许是彻底的要白废掉了——空白就空白吧。

    既然他如今已经彻底的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了此地,那么,苏离一旦死去,那一段空白就会自然是按照天地间的规则衍化出来并得以填充完毕。

    那么结果必定是他获得机缘好处,而那苏离结果惨烈之极——这样一来,此次苏离死去,也就再为正常不过了。

    风遥失望的同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魅儿和沐雨兮,却发现,魅儿和沐雨兮的眼中,也同样显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顿时,风遥忽然想笑。

    是以,风遥又观察了一下身边的风浅薇,却发现,风浅薇美眸熠熠闪光,盯着苏离的时候,眼中的狂热、期待和兴奋神色,溢于言表。

    顿时,风遥的心立刻沉到了谷底——这……这……浅微该不会真等着苏离兑现诺言,在青云冢里睡她吧?!!!

    风遥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神和灵魂遭受到了一亿点的暴击伤害!

    而此时,魅儿却莫名的和沐雨兮相视一眼,两人美眸之中的一缕担忧之色刹那消失不见。

    收发自如,随意自然,根本都让人察觉不到异常。

    显然,两人知道别人想要通过判定她们的情绪而确定苏离是不是有把握,所以都演绎出了一抹隐而不发、难以察觉的担忧之色,并表现出了‘故作镇定’的很自然的姿态。

    而如今,没有了‘窥视’之后,再恢复自然正常,便算是暗中帮苏离助攻了一次。

    恰恰,无论是魅儿还是沐雨兮,都相互发现了对方的小动作,所以才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眼,美眸含笑。

    苏离有分身在记忆禁区第九层常驻,自是也察觉到了两人无比细微的表现,心中也不由颇为温暖。

    果然,真正懂他的,会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苏离,我一个必死之人,你竟是敢和我拼命啊!你真是本事!原本以为,我以自身为囚笼,引你下地狱你很难跳下来,结果,你竟是主动的跳出来了!”

    风止水语气很是淡然,平静。

    仿佛他早就知道他会死一样。

    只不过,他并没有想过——他会死是为什么会死,是什么浩劫导致他会死。

    他不知道,他若是不历经这样一场战斗,其实是不会死的。

    不仅不会死,还能在大帝墓中活得非常非常的滋润!

    “嗯,如你所愿,出手吧!”

    苏离直接撤了所有分身,将其凝聚到了记忆禁区第九层,敞开了防御,测试风止水的杀伤力以及天机值的承受力。

    这约定定下了,确实不好违背。

    因为,‘洪荒世界’的规则是苏离自己定的!

    所以,他更是不能自己逆转自己定下的规则。

    这次的测试,也是对于接下来大帝墓之行的一种极限测试!

    因为大帝墓中的一切,非常非常的离奇,但是更加的凶险!

    “天皇子,终将成为过去!小崽子,记得自己的承诺和规则,放开防守!”

    风止水再次声音炽烈。

    所有还留在这里的人,也都凝神屏息,专注观看。

    苏离淡淡看了风止水一眼——此人格局,确实是小了。

    到这种程度了,还如此,显然是心胸不行。

    苏离也不再回应,直接敞开所有的防御。

    甚至记忆禁区的防御他都撤销了——只要敢窥视,他是浑然不在意的。

    他不像是苏叶抑或者是魅儿等人,一旦秘密暴露就会出现恐怖的事情。

    他的记忆禁区没大的秘密。

    五层以上全部黑暗。

    他的所有秘密,都记录在了系统面板分页上,记忆禁区和别人构造本身就不同。

    更遑论,记忆禁区深处,还有无尽黑暗深渊,不怕死的尽管往里面探。

    苏离放开了防御之后,风止水非但没有欣喜,反而显出深深的凝重之色——苏离傻吗?

    显然不!

    那么还敢放开防御?还真敢这么莽?

    是身上有守护底蕴吗?

    那么又能守护几次?

    即便是守护底蕴,如造化笔之流,其能发挥的次数也是有限的吧?

    风止水心情还是沉重了几分,他隐约觉得,似乎有些不对。

    但是整体而言,却想不出任何的毛病。

    不过,风止水也没有任何大意,当场就凝聚出了一百成(十倍)的战力,汇聚绝世的杀魂手段,朝着苏离狠狠的杀了过去。

    “嗤嗤——”

    风止水凝聚的同样是一柄战斧,杀戮之法像极了赤魂功法,斧道也出神入化,带着一丝淡淡的神性之力。

    这不是违规,而是他如今的层次和境界是可以杀出这样的蕴含一丝淡淡神性之力的杀机的!

    这样的极力,瞬间就劈中了苏离的眉心。

    那一击,几乎立刻就真正的、完全的击中了苏离的头部。

    但是,想象之中血水横流的场景没有显化。

    倒是在那一刻,一道幽影猛然从苏离头中呈现而出,并在刹那之间分崩离析,崩碎化作血雾齑粉。

    而苏离本人,则站在原地,没有丝毫动弹。

    “100万天机值。”

    “连500万天机值都没杀到底。”

    “就这?”

    苏离淡淡看了风止水一眼,道:“该我了。”

    (ps:第二更万字奉上~新的一周新的一天,泪求全订阅和月票~拜谢啦各位亲~另,非常感谢书友‘izrail’、‘夏目一止’、‘麦了个神滴’、‘浅痕1’各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基友a’、‘gaoji’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书阅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