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57章 雷峰塔前,奈何桥上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文卷第257章雷峰塔前,奈何桥上苏离闻言,神色略显复杂了几分,同时默默的套了一层更强大的玉清分身,以应对未知风险。

    之前,他动用《身外化身》,不是为凝聚盘古血脉,因为盘古血脉虽然莽荒强横无敌,但是太牛逼了!

    他凝聚的意思微弱的血脉气息涌向的是‘替身纸人’的眉心双眼,所以这股气息是‘鲲鹏血脉’的气息。

    对于大夏皇族而言,这种气息就踏马是垃圾中的垃圾!

    不过,应对这夏心宁的各种试探,那是恰到好处了。

    这夏心宁此番言论、行动之中,至少叠加了十层陷阱,当然,他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但这些只是苏离能感应到的。

    这其中也还一定有他所不能感应到的,这些只怕是更加的复杂。

    “夏心宁神灵,我还是个孩子啊!你这样真的好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苏离无奈的看了夏心宁一眼——如果夏心宁不是夏心妍的亲哥哥、如果夏心妍不是被系统已经确定是阙心妍的话,苏离早就翻脸了。

    可,这无论如何说,都是大舅子,目前还是不好得罪的。

    而且,虽然对方言语囚笼极多,但是对方以古老的封印之术锁住了这一方空间,这说明他是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从而并不希望消息流传于第三人知道。

    另外便是,他囚笼虽多,但是却并无强烈的杀机——这种不好的杀机若是真的存在,那边一定逃不过他苏离的‘天机谛听’能力感应。

    这一次,《皇极经世书》和《一气三清》之术、《身外化身》这三大超级能力,出现了同时增强的情况,一方面完全弥补了当初定向刷新引出来的泼天大祸,一方面,却也无形之中将‘天机谛听’的能力无限增强了。

    虽然如今这种能力还依然没有激活,但是苏离已经能判断,其已经相当于是一瓶子水里装了一半了。

    这就是俗称的‘半瓶水上下荡’,这样一来,有时候这半瓶水里的水是可以从瓶口溢出来的,只要足够浪荡就行了。

    这就是此时的苏离的‘天机谛听’的能力情况。

    正是如此,苏离才只能以一种无奈的语气和夏心宁谈事儿——没办法,这人精通《轩辕御龙仙剑诀》和《帝气化龙吞天神术》!

    这种功法的名字,是苏离通过这个世界的语境意义完整的翻译出来之后的功法名字,而且几乎是‘一字不差’,所以这两种功法,就是这么牛逼的名字。

    不论名字牛逼,什么大夏皇族,祖龙传承之类的,也牛逼得一塌糊涂。

    而关键是——这大夏皇族、太渊皇族本身,似乎也和他苏离有些关系。

    这让他如何去针对?

    最最最关键的是——他也打不过啊!

    这夏心宁乃是神灵里面仅次于古天音级别的存在,当时他还没显化出天皇子的地位和皇族的强大能力的时候,夏心妍和夏心宁是唯一对他的示意非常友好回应的一方势力。

    也是古梵缺那尊神灵跳出来之后坚定不移的站在皇族这边的势力。

    这是友军。

    只是,作为友军你这么强行的在我身上挖真相,你良心不会痛吗?

    夏心宁叹了一声,唏嘘道:“活到我这个岁数还谈什么良心啊,谈良心的往往都是没良心的!反正我我交朋友从来不看别人有没有良心,反正都不会比我有良心。”

    夏心宁说着,轻轻拍了拍苏离的肩膀,道:“好妹夫,不错,竟是比我想象的要强一些。”

    苏离道:“你想象之中,我有多强多硬?”

    夏心宁嘴角的肌肉抽了抽,道:“没试过,不过我妹妹应该还是知道的,但是这种事情我这个当哥的也没法问啊。

    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我们可以试试。是你试我还是我试你?”

    苏离一个激灵,惊恐道:“你该不会是阙辛延那土肥圆吧?”

    夏心宁疑惑道:“你在说什么?”

    苏离道:“你在说什么?”

    夏心宁道:“我问你要不要试试《轩辕御龙仙剑诀》的有多么强硬,这种特殊的功法,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在外面肯定是不好测试的,我也不敢用。

    所以我这一次找你的真正目的,就是让你和我打一场啊。

    但是最好在第三层,你这第四层的记忆禁区,就一片黑白色,像是我皇族祖籍里的地府世界一样,阴森可怕,让人心慌慌的。”

    苏离无语道:“你特么真是够了,好好说话不行?一句话里十多层陷阱,你这么说话我可真是要翻脸了!”

    夏心宁道:“你以前经常和我翻脸,但是架不住我死皮赖脸甚至不要脸啊,再说哪里有十层陷阱了?最多七八层,不会破九的,这是禁忌。”

    苏离道:“没想到你正气磅礴的脸上下,是这样肮脏的灵魂。”

    夏心宁道:“快是神魂了,不过没事,反正迟早是神魂。不过你这话也说得挺对,我也没想到,你肮脏的脸下,是这么纯粹的灵魂。”

    苏离无奈,他发现,这夏心宁和他所有接触的修行者都不同——此人就像是一枚咸鸭蛋,表面上谦谦君子、干干净净,光洁如洗,结果内在到处都是黄油。

    而不像是他苏离,就像是脆皮鸭,看起来外表黄得流油,内在却单纯无比,鲜嫩可口。

    苏离道:“和你交流,真的比与修行《大阴阳和合魔功》都还要复杂。”

    夏心宁道:“那是当然,毕竟你这能力和实力,连化凡本源、造化大道都没有参悟,修行《大阴阳和合魔功》的话,不都是一两个呼吸就完事儿了吗?这也能称之为复杂?”

    苏离道:“当个人吧!”

    夏心宁道:“介绍一下——大夏神灵,谦逊稳健之神夏心宁。但凡看到我、聆听到我的名字,众生之心,便会宁静,好名字吧。”

    苏离感觉脸上的笑容都僵直了,他发现,面对此人,他竟是真的有些无可奈何了。

    他连阙德都能压制,竟是在这货手里占不到半点儿便宜。

    而这货也是不管他苏离是不是愿意或者是不愿意,抬起袖子就强撸!

    这简直是不当人子!

    苏离道:“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不好使,我听不清。我耳朵也不好使,我看不见。”

    夏心宁一听这句话,浑身一抖,然后立刻正常了不少。

    夏心宁道:“地府没听过吗?你这是记忆禁区第四层吧?要在这一层蜕变地府也就是冥界吗?”

    苏离道:“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不好使,我听不清。我耳朵也不好使,我看不见。”

    夏心宁道:“第三层里,待会儿将他们全部赶出去,然后让我衍化功法《轩辕御龙仙剑诀》和《帝气化龙吞天神术》如何?

    帮我判断一下,那《帝气化龙吞天神术》是不是就是苏叶的《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

    苏离道:“嗯?啊?你说什么,我眼睛——”

    夏心宁道:“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帮你保下沐雨兮。”

    苏离呼吸一凝,神色立刻凝重了起来,沉声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夏心宁道:“六天!按照那一幅画里的内容上的时间来计算,最多六天,沐雨兮一定会出事,你解决不了!”

    苏离深深看了夏心宁一眼,道:“你成功了,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

    夏心宁道:“我从一开始就是想和你好好谈,但是你警惕心太强了,我言语里那么多囚笼,你但凡踩一个,我们就可以直接开谈了。

    有什么好介意的呢?我妹妹既然认定了你,无论以前你是绝世强者还是你现在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都没关系。”

    苏离道:“你看你,一句话里又一堆陷阱了。”

    夏心宁道:“有时候说真话,因为牵扯到太多因果,所以听起来更像是陷阱。不懂的时候警惕,懂的时候却只剩下无奈。”

    苏离道:“对,是无赖,大写的无赖。”

    夏心宁道:“你会苏叶的《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对吗?所以这一次血河试炼之后,你成长如此恐怖。”

    苏离道:“怎么恐怖?”

    夏心宁道:“之前应该连沐雨兮、魅儿和古天音都没有察觉到一些变化,但是我察觉到了——我进来没有离开,就是在等你发生蜕变,以确定你会《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

    苏离道:“什么意思?”

    夏心宁道:“不用忌惮,你完全可以信任我,无所顾忌的说出所有的疑惑、问出你想询问的话。”

    苏离道:“我如何能完全相信你?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大道尚且留有一线余地。”

    夏心宁道:“你能说出这句话那就实在是太好了,这样,就这句话,我先纠正一下你的一个致命错误,也是此次会出现严重危机的一个致命错误!”

    苏离神情凝重,抱拳行了一礼,道:“请说。”

    之所以如此凝重,是因为夏心宁这一句话,一下子炸出了他的‘天机谛听’能力,然后苏离隐约感应到了他自身出现了一片黑洞,瞬间将他自己吞噬。

    这瞬间的一幕异常,让苏离意识到,夏心宁的话是真的——至少他说的‘致命错误’是一定存在的!

    一个能帮他苏离指出致命错误之人,无论有任何目的,那都是一份巨大的恩情!

    更遑论,这个人是夏心妍的哥哥!

    夏心宁道:“你很相信阙德——是什么给予你一种错觉,觉得他的话一定是可以信任的?是你们之间的利益关系?还是所谓的联姻?”

    苏离心中一凛,眼皮跳了一下,道:“什么意思?”

    夏心宁道:“我说你可以完全信任我,你提及了大道尚且留有一线余地,那么你觉得阙德不懂这个道理?他非但懂,还比所有人都懂,所以他自斩了一部分,因此他已经肆无忌惮。”

    苏离闻言,心中‘咯噔’了一下。

    夏心宁道:“我从你呼吸忽然停顿片刻,判断出你已经知道了。不错,阙德斩了‘德’,所以是‘缺德’。一个连基本的‘德’都没有的存在,你信他的话你就准备被坑到死吧。”

    苏离道:“所以,阙辛延是砍了‘心眼’,也就是‘心机’对吧?所以阙致殇,就是砍了‘智商’对吧?那么,幽冥海有没有一个叫‘阙姬’之人?”

    夏心宁道:“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还很下三滥,但是我喜欢,因为我能包容所有的性格。

    为什么呢?

    因为所谓的‘阙’,其实就是‘缺’,其实真正的姓氏是‘夏’。

    但是幽冥海走出了两条路,一条路是以‘有缺’证无缺,第二条是以‘无缺’证有缺。

    所以,你会发现,无论是夏心妍还是我,都看起来是一个完美无缺之人。

    这样的存在,存在各种变数——你希望看到我是什么性格,我都可以是什么性格。

    所以,有缺陷的你,面对无缺陷的我,你很难以招架!

    这就是你在各方面和我对峙会落入下风的原因,因为我时时刻刻可以根据你的情况进行自我调整。

    所以太渊皇族一直排名在天河百族第七,七上八下,但也不是第九,也不是前三,这都是有原因的。

    现在前三被皇族削了,太渊皇族在第四,但是很快会继续下降到第七。

    到时候,皇族会有强者‘殒落’,继续‘中庸’。

    这样一来,排在我们后面的三大古星就会高兴,而原本远远不如我们的古星也不敢对我们如何——毕竟是古皇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苏离陷入了沉默。

    不得不说,这样的夏心宁,确实是很可怕的。

    所以,天河百族乃至诸天万族,排行靠前的其实不牛逼,牛逼的是排在中间的那一层?

    好家伙,又特么是一个致命的细节。

    苏离叹道:“魅儿告诉我,她的话只能听百分之一,百分之一那就是一百句话里能信一句!沐雨兮说我可以完全信任她,阙德说他代表的是幽冥海、轮回殿,忘尘寰,所说皆要背负因果与轮回,当信无疑——现在你告诉我,阙德的话不能信?

    这岂不是将我所有建立起来的推衍信息全部给我从底层推翻了?”

    夏心宁摇头,道:“糊涂,天皇子你格局小了——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的一。你要确定的不是阙德不能信,而是那个遁去的‘一’是固定的!

    也就是说,阙德与你每一次的交流之中,必定有一句话是假的,而其余的所有话都是真的!

    明白了吗?

    这就是致命的一处错误所在的关键!

    同样的,无论是夏心妍还是阙心妍,相信你该明白了吧?阙心妍缺了心机,一个没心机的少女你还等什么?这么完美的还不要?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啊!

    那断桥上的神秘符文语言,你别说不是你写的——你刚才运转了气血,我感应得很清楚,气血气息对上了。”

    苏离闻言,呼吸一凝:“你这是下了多少囚笼?”

    夏心宁道:“管用就行,不然干不过你。”

    苏离道:“这是我听过最可笑的夸赞,明明都已经碾压我了。”

    夏心宁道:“我所看到的永远只是你希望我看到的那一层,皇族的信息无论各方势力怎么查,都查不到那一尊名为‘浅蓝’的绝世至尊。而诸葛浅蓝、诸葛浅韵、诸葛绮妍、诸葛染月那些……

    但凡你能看到拥有七彩梅花眼瞳的存在,你要留心,这是尝试复刻‘浅蓝’的特殊存在。”

    苏离道:“什么浅蓝,你在说什么。”

    夏心宁道:“我和我妹妹,甚至整个太渊皇族其实都是忘尘寰的另外一部分主宰者。我们是无缺证有缺,所以——你觉得我会说谎吗?我所有的话都是真的,只是有些话我颠倒了顺序,组合起来就不是那么真而已,但是真相总归是没问题的。”

    苏离道:“你一会儿说你的目的是这个,一会儿又是那个,所以你这还真?”

    夏心宁道:“目的可以有很多个,达成几个则是结果,目的多没关系,达成多才是成功,不是吗?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信我,因为我同样代表忘尘寰。”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现金/点币等你拿!

    苏离道:“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滴很!”

    夏心宁道:“严格说来,我不仅是鬼,还是鬼头目,而且我确实也够老,比那诸葛青尘还大三四万岁。”

    苏离:“……”

    苏离当然知道诸葛青尘多大——诸葛青尘66666岁,六翻天了的岁数。

    但听夏心宁这句话——这家伙是真有够老的。

    但这样老的家伙,开口闭口他苏离是‘妹夫’?

    苏离道:“你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我也彻底被打蒙了,全程陷入被动,无力招架。”

    夏心宁道:“为何要招架?享受不就行了?”

    苏离:???

    苏离如今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

    大千世界,果然是无奇不有,这夏心宁最开始给他的感觉是文文静静、沉默寡言,像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结果此人当真是一等一的厉害。

    夏心宁道:“说说浅蓝吧,你每一次施展《天命所归》功法的时候,其实所有的经历都是在神灵们的眼中的。

    而每一次被杀穿,浅蓝大多都会出现,说要生生世世守护你,这个浅蓝到底是谁?

    是我妹妹夏心妍吗?还是浅蓝星的天道?天机道神诸葛云霓?魅儿?

    亦或者是天羽星的妖沫,或者是沐雨兮?沐雨素?素雨幕?

    再就是次一等的云青萱,诸葛绮妍?诸葛染月?

    目前,和你关系好甚至愿意付出到这个地步的,也就这些人了吧?

    我实在想不出来,还会有谁真正的陪着你,贯穿你的一生。”

    苏离道:“你现在都这么直接当面问的吗?连一点前戏都没有?”

    夏心宁道:“说了开诚布公的谈啊。”

    苏离道:“你这是开我啊,这些信息我敢说,你敢听吗?”

    夏心宁闻言,凝视苏离的目光凝滞了刹那。

    苏离这一次没有回避。

    夏心宁道:“如此看来,浅蓝的确存在,而且应该是皇族之主——那位女娲娘娘吗?如果是女娲,那你岂不是人皇?

    但是你的气血我已经确定过,完全不像。

    那……就只有人皇的女儿宓妃,也就是洛神了。”

    苏离心中一动,顿时有些疑惑想要询问,但是不想被引入囚笼,还是没有询问。

    但是夏心宁却道:“你和我妹妹在一起的时候,提及到了《洛神赋》,说了几句‘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我妹妹当时很喜欢,就询问了一下来历。

    然后你说这是一位强者在思念人皇的女儿宓妃而写下的,因为宓妃殒落于洛水河中,因其绝美和神性不灭,因而化为洛水之神。”

    苏离闻言,知道夏心宁连这话都说了出来,他再不接话,就没办法谈下去了。

    他不想谈。

    但是这夏心宁显然是逮住了狂撸,不谈不行。

    苏离无奈道:“这些都是假的。”

    夏心宁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真话假听。”

    苏离道:“我说的都是真话!”

    夏心宁道:“对,把假象通过造化笔画入画里,然后讲述画中的内容,假话就成了真话,比什么都真。

    然后你还能信誓旦旦的说——我说的是假画,但我说的是真话,我敢以天人之魂立誓!

    就你这手段——横行无忌,通杀!”

    苏离闻言,有种吐一口老血的冲动:“你真是无可救药,无药可救!”

    夏心宁道:“多谢夸奖,这是我以‘完美无缺’证道道途中听到的最大的盛赞。完美无缺,当然无药可救。”

    苏离:“……”

    苏离道:“浅蓝其实根本不存在,我都是瞎说的。”

    夏心宁道:“我懂,我们都是在瞎说,都是说瞎‘画’,说完待会儿就都忘记了。”

    苏离道:“你懂……”

    夏心宁道:“算了,看样子浅蓝这一层,我还是无法确定是否就是我妹妹了。不过——我想接下来我可能会阻止我妹妹对你施展任何的帮助。”

    苏离道:“我谢谢你了!”

    夏心宁道:“我妹妹现在是完美的,如果以‘无缺’证有缺的话,我怕她这一次也会出事,而且——如果沐雨兮出事的话,她估计也在劫难逃。

    我们执掌的是忘尘寰,但绝不是不死不灭。

    但是此次,青云冢,也就是大帝墓之行,必须得去应对。

    所以,这一次你手下留情,我帮你施展一道《轩辕御龙仙剑诀》,暗中将诸葛云霓的本源斩一部分下来。

    这样一来,沐雨兮就不会被杀穿了。”

    苏离道:“我手下留情?你竟是会说这种话?”

    夏心宁淡淡道:“我过来的时候,遭遇到过一片黑暗深渊……”

    接下来夏心宁所谈的内容,和木雨霏所谈的内容差不多,只不过不同的是,那黑暗魔灵魔毒,却被夏心宁当场干掉了。

    但是他还是看到了未来的某一个场景片段——那就是他苏离大开杀戒,将夏心妍杀穿了?

    夏心宁不确定,但是却还是来提醒一句。

    如果只是木雨霏出现这种情况,苏离还只是当木雨霏充满了算计。

    可是夏心宁也这么说……

    好家伙,这当真是各种算计遍布啊!

    很明显,这是连夏心宁都中招了啊!

    而夏心宁这人的本事……这么牛逼都中招了!

    所以,苏离觉得,算了,自己不用挣扎了——不做就不会错,即便有可能错,也不会离谱!

    但是做了,恐怕一定会出错!

    这真的是太难了!

    苏离半晌没有回应。

    真干不过。

    他感觉智力又不够用了。

    太牛逼了这些人。

    不,不是人,都是一群恐怖的老妖怪!

    如此说来,天机阁背后有神秘的存在。

    神灵们背后还有更牛逼的大佬。

    甚至九耀魔君这些天魔背后都有大佬。

    都稳着不出来呢!

    苏离再次觉得头皮发麻。

    夏心宁的又一个目的达到了——警示他。

    所以,就这一轮对话,夏心宁足足涉及到了三十个囚笼和对应的目的。

    可怕吧?

    关键是,夏心宁已经达到了至少十个目的。

    而他苏离唯一赢面在哪里?

    浅蓝没暴露。

    谁都不知道浅蓝是谁,在做什么,又是以什么而存在!

    所以,浅蓝不出,他基本不会有大碍了!

    而且,浅蓝——在真正的大佬眼中,强大而神秘,而且拥有极强的蜕变能力。

    是继续放养,还是彻底抹杀?

    都不知道,但是都在严密探查!

    如果不是这次皇族出世杀了一批,估计这手段还会更狠。

    “所以,他们觉得,我是被培养成为将来的‘人皇’,而浅蓝是被培养成将来的‘女娲’?”

    “他们不愿皇族重新拥有领袖?或者是想抢‘人皇’和‘女娲’的位置?”

    “还是说更复杂的目的?”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仔细思考。

    以他如今的能力提升了这么多的情况下,百多号分身同时冥想思考,竟是也想不到结果。

    而且如果不是百多号分身同时思考以应对夏心宁的言语正面交锋,苏离都觉得,他会完败。

    因为夏心宁的每一句话,都是炸天炸地的轰炸,只要回应一句或者情绪有些异常反应,都等于是有了回应。

    而这一次的玉清分身之强,匪夷所思。

    这种强,强在无论苏离有任何情绪上的细微变化,都会被无限缩小!

    再加上半桶水上下晃荡的‘天机谛听’能力,苏离知道,他的应对其实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所以,绝不部分时候,夏心宁其实是无功而返的。

    夏心宁说完之后,才以一种唏嘘的眼神看向苏离道:“差不多也处理完了,你现在再显化一次你之前那种血脉气息给我感应一下,别慌,不是坏事。”

    苏离这次是真没辙了——因为他之前施展过一次。

    虽然是一丝微弱的鲲鹏血脉气息,但是夏心宁已经记住了。

    他就算是不施展,夏心宁也是能回忆感应。

    苏离再次施展了一下鲲鹏血脉的微弱气息。

    夏心宁道:“好了,基本确定你的《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差不多有‘登峰造极’到‘功参造化’的水平了,比苏叶的那种‘登堂入室’的层次还要强很多。

    你是逆命他的时候偷学的,然后皇族帮你推衍了这样一份功法,又重新教给了你,以至于你在不断的炼化神灵们殒落的精气魂,在不断的成长吧?

    这次,那位通天前辈,第一时间就将大鹏神族的那些神灵、天骄们全部杀死了,然后抽离了他们的神性和底蕴,剥离出了‘金鹏血脉’,让你蜕变吧?”

    苏离道:“这你都看出来了。”

    夏心宁道:“比较明显,不过这血脉气息有了,你也有了大鹏一族的恐怖身法‘大鹏翩跹’吧?”

    苏离道:“我将其命名为‘鲲鹏逍遥游’身法。”

    夏心宁道:“待会儿试试?”

    苏离道:“我又没答应你清空第三层让你施展功法。”

    夏心宁道:“我默认你答应了,我说了帮你解决沐雨兮的隐患,这是真的。”

    苏离道:“她的隐患我能解决啊,你不用横插一手。”

    夏心宁道:“那魅儿的隐患呢?”

    苏离道:“魅儿没有隐患。”

    夏心宁道:“是吗?真的没有吗?你知道魅儿是魅儿,她也知道她是她,但是她还知道她不是她,还有别的‘任务’啊。”

    苏离道:“怎么解决?”

    夏心宁道:“让沐雨兮去死,我兜底保她本源不灭。”

    苏离道:“我不会将她们的一切交给你去兜底。”

    夏心宁道:“你必须得交,不然,皇族为什么拿出奈何桥?”

    苏离道:“什么奈何桥?”

    夏心宁道:“说了交心,你没诚意——我妹妹的那幅画里,还有几句话——雷峰塔前留誓言,奈何桥上十万年,谁若活满九万五,站着等你五千年。”

    苏离道:“我的心太乱,要一些空白。”

    夏心宁道:“这个我对得上——你若是明白,让我暂时的离开;我的心太乱,不敢再贪更多爱,想哭的我,却怎么哭也哭不出来。”

    苏离:“……”

    苏离:“你可真是秀,秀得我瓜皮都秃了。”

    夏心宁:“……”

    苏离道:“怎么对上的?”

    夏心宁道:“你和我妹妹说的。”

    苏离道:“这话你妹妹也和你说?”

    夏心宁道:“我偷听的。”

    苏离闻言,脸都黑了!偷听的?偷听的还说得这么光明正大?

    夏心宁道:“很好的能力,我妹妹也有教你啊,所以除了开始听了一些情话之外,后面都听不到了——想听的都听不到,可惜。”

    苏离黑着脸道:“想听的都听不到?你想听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夏心宁道:“除了《轩辕御龙仙剑诀》和《帝气化龙吞天神术》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名为‘尘寰之心’。

    你觉得,阙德他们凭什么知道那么多?仅仅是执掌忘尘寰吗?

    当然不是,而是这特殊的传承‘尘寰之心’啊。

    这种能力我也有,而且我比阙德还正统——所以一般我都知道别人想什么。

    不过你除外,因为我妹妹教了你防御之法,而且你已经将防御之法修成了本能,因而别人也无法推衍你。”

    苏离道:“所以,你才窥视到了很多的秘密?”

    夏心宁道:“你看,你现在都默认和我妹妹有很多秘密了,那幅画看吗?”

    苏离道:“我不默认还让你一直下套吗?既然交心认就认吧,反正龟真子的姻缘我都入套了,迟早是你妹的男人,现在认也一样——对了你妹知道吗?”

    夏心宁道:“不知道——我既然要保她,你觉得我会让她知道吗?”

    苏离道:“你厉害。”

    夏心宁道:“这次你打岔也不行,继续说——雷峰塔和奈何桥都出现了!雷峰塔就是九荒塔或者你还没拿出来,反正已经出现了!奈何桥就是你那彼岸桥!

    所以,你必须得相信我了啊,我执掌忘尘寰的,不至于欺骗你吧?

    你这一点就和那些大鸟族一样,太自视甚高了。

    清醒一些,你现在还依然是……蝼蚁级别。”

    苏离道:“我确实和那大鸟族一样,拥有大鸟传承。不过,你这话也不对——拥有神灵血脉的蝼蚁,能一口咬死凡人了。”

    夏心宁一愣,无语道:“也对,这次你别插手,让沐雨兮去死,接下来我来。这样你在大帝墓里留手,我们合作就会很愉快。”

    苏离道:“你和阙德死对头?你老子不是龟真子?”

    夏心宁道:“不是对头,甚至不算竞争,所以没有冲突。我提醒你他每次和你说的话有一句必定是假话也是真的,你还怀疑什么?”

    苏离道:“没什么,不过我一向只会相信自己,其余所有人都不信——不过你提醒得很不错,我的确是把阙德的所有话都听真了,这是忌讳。

    至于这次,我会以我的方式去判断。”

    夏心宁道:“你想通过真虚天禁推衍大帝墓的未来吗?别做!一做就完蛋了!这次这种局势,必定就是有这种考量在内的!而且你施展‘真虚天禁’的手段,往往会引发天地出现异常变化,导致出现时空断层点,留下巨大的隐患!

    这是无比致命的!”

    苏离道:“我会考虑的,但如果——如果能推衍的话,我是一定会推衍的。”

    苏离语气坚定,然后看了夏心宁一眼,道:“如果你是想确定这一点,那么你完全可以确定了。”

    夏心宁道:“消息不会外传的。”

    苏离道:“你中了黑暗魔灵的毒,你真觉得消息不会外传吗?当你无比自信的时候,恰恰就是被坑的时候。”

    夏心宁道:“我也没有自信啊,不过你的黑暗魔灵剧毒解了吗?鲲鹏血脉应该抵挡不住的吧?”

    苏离道:“我还有皇族血脉,还有你说的《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将其炼化掉就行了。”

    夏心宁道:“在此期间,只要不动用玄心神通之类的本事就行了。”

    苏离道:“好,我明白了。”

    ……

    接下来,夏心宁也没有多谈太多的东西,也没有提及什么真相,一番还算‘友好’的交流之后,夏心宁也离开了这片区域。

    夏心宁离开之后,苏离收了玉清分身,同时,他原本光洁的额头上立刻开始冒出晶莹的汗水,头顶更是生出阵阵白雾。

    “脑子不够用了。”

    “真不够用了。”

    “神灵的层次要都是这种智力,没法玩了。”

    苏离呼出一口浊气,联想到了即将激活的‘天机谛听’能力,一时间,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恐怕,唯有‘天机谛听’,才可以应对这恐怖的危机了。

    夏心宁的话能信吗?

    当然是不能信的。

    但是他的话的确都是真的,每句都要单独拆开来听,这样就都是真话。

    但一定不能全信——因为当一些真话组合到一起之后,就是致命的陷阱了。

    “忘尘寰也想独立出来,走自己的路吗?”

    “不再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的身上?”

    “阙德和龟真子愿意联姻,所以有了阙心妍。”

    “但是幽冥海另一方势力不愿意,所以有了夏心妍——都分裂了?”

    “阙德与我每一次的谈话,一定有一句假话。不仅如此,若是一句话里包含的信息比较多,里面也一定会有一点是假的!”

    “所以他让我忌惮和结交的人里,名单里,五个里有四个是真,一个是假。”

    “诸葛浅蓝是尝试着模仿我背后的‘浅蓝’的存在?”

    ……

    苏离整理这一次的交流信息,回想一次,便不由头皮发麻,呼吸都有些急促。

    更可怕的是——其实他第一次从花月谷走进黑水河的时候,阙辛延就明确说过那就是忘川河。

    所以,阙德、夏心宁这群人,恐怕老早就知道有黄泉路,有忘川河、奈何桥甚至阎罗殿。

    “看来,想要出世的,不仅仅只是皇族。”

    “地府也想出来。”

    “妖族也想出来。”

    “甚至诸天万族……都想分一杯羹,推进归墟重返,衍化洪荒世界?”

    “这一次,不知能不能开真虚体悟。”

    “要不,以执念开真虚体悟?”

    “算了,这怕是和定向刷新一样是天坑,甚至可能比定向刷新都恐怖!”

    “看情况吧,如果功能亮了,那我就开!有系统兜底就不慌!”

    “如果功能是黑暗的,就不开了。”

    苏离沉吟之间,第三层里,夏心宁含笑看了夏心妍一眼,然后又点头和众人示意了一番,才站到了一边。

    苏离的本体紧随其后,来到了第三层。

    接下来,苏离施展了一道天枢古镇简单的屏蔽了一下感知,帮龙临道推衍了一下未来七天的档案信息。

    结果,结果确实是一言难尽。

    活了六天。

    和沐雨兮的命格差不多——更可怕的是,龙临道化身成了祖龙魔,而且是实实在在的祖龙魔,被剥皮抽筋了。

    一身龙骨,被抽离了神性,打入了某个种族的婴儿体内,并进行了‘洗祖骨’的神秘操作。

    龙临道的龙筋,被抽了制造成了仿制的镇魂秘宝——震天弓。

    眼睛被炼制成了琉璃珠。

    血液被凝聚成了神龙龙血,用以尝试着培养传承。

    ……

    这些信息画面,都很是模糊不清。

    但是这也依然是龙临道的下场,所以苏离能看清一部分。

    苏离收了‘查看未来’的功法,然后沉思了片刻之后,动用了天机玲珑和《皇极经世书》的冥想修改手段。

    为什么不直接以天机混沌手段将推衍结果给龙临道

    首先,如果龙临道是为了证明他的‘推衍未来’的本事而来,如果太详细,结果可想而知会是何等的糟糕。

    推衍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极限的。

    而且龙临道是什么存在?

    是神灵级的天骄啊,你还能推衍得这么详细,你是拿着未来的天书直接念的吧?

    所以浅蓝是什么?

    是完整的天书之命魂吧?

    基于这般念想,苏离才不再如此莽撞。

    他沉默好一会儿,才深深看了龙临道一眼,道:“你实力很强,所以我的推衍,仅仅只是未来诸多可能中最接近真相的某种可能。”

    龙临道道:“我知道。”

    苏离道:“你放开守护,我让你看看吧。”

    龙临道也非常虔诚的放开了灵魂守护。

    苏离汇聚天机玲珑,将龙临道的下场,修改成了一名‘木雨霏’的下场。至于那被剥皮抽筋的经历则全部删除了。

    这样的经历经过了《皇极经世书》的手段之后,龙临道反而成了收获最大的强者,只不过期间也遭遇过了几次风险。

    几次风险,正常情况恰恰是龙临道会殒落的风险,将是天机玲珑里,都修改掉了,成了机缘巧合龙临道避开了风险。

    如此一来,龙临道获取到这样的‘未来’之后,依然神色之中充满了深深的震撼、唏嘘感慨之色。

    “多谢天皇子!”

    龙临道深深鞠躬,态度虔诚,又道:“若非是苏大师,这几次凶险之处,以临道的能力,必定必死无疑,一旦死了,不低于会被剥皮抽筋——”

    苏离道:“不至于,你天命强横,命气十足,命数极高,不必太过担忧。”

    龙临道道:“不论如何,大恩大德,临道必定牢记于心。”

    苏离点了点头,道:“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还有些事情和夏心宁神灵处理一下。魅儿,雨兮,待会儿我去外面找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