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59章 但看雷峰塔,回望奈何桥
    苏离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他深深的看了夏心宁一眼。

    这背刺,嗯,真踏马成功!

    夏心宁很坚持,很不当人,所以夏心宁很坚持的不当人!

    苏离看了看天机值——653963823。

    这……

    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我要进入青云冢大帝墓,五千万开局是绝杀、一帆风顺的乾卦局啊!

    结果现在还没开呢,你给我整六个亿天机值出来了???

    还是直接强行灌的?!

    苏离反复看了看夏心宁,在心中计算了一下自己把他毒打一顿的可能性。

    计算之后,苏离有些惆怅。

    夏心宁收回那绝世无敌的《帝气化龙吞天神术》和炫酷狂拽吊的《轩辕御龙仙剑诀》,化作正常的一米九左右的身高,然后朝着苏离走来。

    这时候,苏离老早就恢复正常身高了——变那么大跟沙雕似的,给那《帝气化龙吞天神术》狂吸吗?

    “天皇子,弟弟。”

    夏心宁的话语亲切、饱含深情。

    苏离觉得,对方的话语里一定一定没有挤兑他的意思。

    “不要太感动,这是为兄能为你这妹夫做的、为数不多的一件事了。”

    夏心宁拍了拍苏离的肩膀,那话语说得感人肺腑。

    苏离心道:“我谢谢你了啊。”

    苏离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嗯,确实……确实有点感动。”

    夏心宁道:“其实我也觉得一成还是拿多了些,要不我再削一些给你?”

    苏离道:“……”

    苏离叹道:“可以了,足够了。”

    夏心宁道:“你记得你之前和我说的那句话吗?我说你和我妹妹不合适,强扭的瓜不甜,你当时怎么回答的?”

    苏离心道:“你这思维跳跃这么快的吗?忽然就跳你妹那儿去了?”

    苏离道:“我怎么说的?”

    夏心宁道:“你说‘我知道,但是我不管甜不甜,只要好吃解渴就行’。”

    苏离:“……”

    苏离知道,能说出这种逻辑的话,唯有他苏离这种穿越者了。

    夏心宁道:“当时,我愣是十多个呼吸,竟是觉得非常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后来我就在想,你这小子不好对付——对付你,硬来就行。

    对,就是你想的、也是你喜欢做的那种,直接霸王硬上弓就行了!”

    苏离:“……”

    夏心宁收回手,笑了笑道:“难得看你小子吃瘪一次,不过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的确是福祸相依,但对于你而言,好处大于坏处,这总归还是好事。

    现在,我将你塞满,如别的神灵还想施展这样的手段,就塞不下去了,这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苏离道:“的确是好事。”

    夏心宁道:“你推衍真虚天禁,需要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损耗恐怕极大,而且施展天机逆命术这样逆天的手段,同样应该损耗极强。

    但是有这一次帮助,多半你就多了一层底蕴了。

    我真给你,你肯定觉得我一堆陷阱囚笼,肯定用得不舒服——就是强扭的瓜不甜。

    但我不管甜不甜,好吃解渴就行了!

    现在,事情办完,看你的情况,对于《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的理解还行吧,总共十成的话,差不多你吸走了一成。

    我作为神灵,而且还是专业的《帝气化龙吞天神术》,将其底蕴全部吸出来,也只有八成。

    这样算来,你的吞噬手段,差不多不比《帝气化龙吞天神术》的手段差了。

    那么按照降低一到两层底蕴来判断——你修行的版本,应该就是苏叶修行的《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的蜕变版本了。

    是你师尊帮你‘蜕变’出来的功法,还是‘浅蓝’帮你蜕变出来的功法?”

    夏心宁显得很是亲近的询问道。

    这问得好像苏离会回答他似的。

    那表现,就好像两人关系好得同穿一条裤子似的。

    苏离不动声色的在身上套上了玉清分身,随即整个人更显冷静了几分。

    他略微迟疑,道:“的确是浅蓝帮我参悟之后,再重新让我修行的,她帮我摒除了功法里不利于我的因素。”

    夏心宁闻言,略微愕然,随即他狐疑的摸了摸鼻子,来回打量着苏离,道:“浅蓝?”

    苏离道:“浅你妹。”

    夏心宁道:“可以,要我把她拉进来让你潜吗?现在她还不记得你也不知道和你的任何关系,仅仅是对于你感官还行,你若是说什么下作的话,可能脸上会挨几下。”

    苏离道:“脸上挨几下?怎么挨?你觉得,如我这般谦谦君子浩气长存,浩然正气万劫不侵之天皇子,会阴沟里翻船吗?”

    夏心宁道:“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像是这种下作的话也说的如此的光明磊落……不过,恰恰我走的无缺证有缺之道,所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能容你。”

    苏离道:“你叫有容吗?”

    夏心宁道:“我是纯粹的男人,男儿身,不是阙辛延那种洗出来的、女扮男装的存在,不过你若有意,我也不介意试试。”

    苏离:???

    夏心宁道:“试试洗魂十八次洗成女人是什么情况,你让苏太清下手,他肯定乐意。”

    苏离道:“算了,我发现一件事——你们都是老变态。”

    夏心宁道:“人越老,这世间便已经无不能接纳之事了。所以但凡那些几万岁的动不动显化喜怒哀乐,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假,一种是真。只不过,假的多,真的少。”

    苏离道:“你成功的说了一堆废话。”

    夏心宁道:“废话之所以是废话,是因为听的人不入心。若是入了心,废话非但不是废话,还会是非常深入心灵、非常有道理的话。”

    苏离道:“你竟然开始攻心了?难得。”

    夏心宁道:“我虽然不是你的亲哥哥情哥哥,可是——为了你,我此番已经不顾一切!

    我愿踏平青云冢,毁灭黑暗魔灵,只要此次你能真正的走出青云冢,能护住我妹妹,那么,我便是彻底寂灭消失,也足以死而瞑目!

    至于,你们今后无论是在一起还是完全分离,我已经不在意了,因为这样已经无憾。

    这些话,我本已决定要永远藏在心里,直到我彻底走向寂灭,但现在……

    此次,青云冢中,生命将如草芥般卑微,修行者会如蝼蚁望天般绝望,世间所有的一切,和他们所希望的会形成强烈的反差,他们的希望会变得极其渺茫!

    如此一来,我还顾虑什么?

    我为什么还不能将真情流露?

    为什么不能让你知道我这个当大哥的心?”

    夏心宁这忽然的‘表白’,瞬间击中了苏离的心。

    那一刻,苏离隐约仿佛看到了另外一幕——说话的不是夏心宁,而是夏心妍。

    夏心妍一袭白衣纱裙,说完这句话之后,忽然投身到了他的怀中。

    可惜,当他抱起夏心妍的时候,夏心妍的身体忽然便炸了。

    化作血雾齑粉……

    苏离只觉身体里的血忽然沸腾了,却又在下一刻凝滞了。

    因为,这时候当他感应到曾经冥冥中在记忆禁区第十层感应到的那一幕场景的时候,夏心宁忽然叹了口气,道:“依然无解!”

    苏离道:“你——”

    夏心宁道:“我直接对你施展了攻心之术,那段话是我妹说给你听的,我改了细微的内容,但不影响情感释放。你失神的刹那,我施展了‘尘寰之心’,我妹还是死在了你怀里!”

    夏心宁说着,眼睛红了起来。

    “噗通——”

    夏心宁跪下了。

    苏离大脑一阵轰鸣。

    “天皇子,我知道你最大的底牌是‘浅蓝’,她或许才是这世间唯一真神!真不朽!所以,无论如何救救我妹妹!

    你身上的囚笼,我提醒了你,你也应该全部洗掉了!

    那黑暗魔灵我会想办法对付,但是你一定要稳住内心,一定不要在青云冢中乱杀!一定不要啊!

    特别是,这一次你一旦施展类似于‘真虚天禁’的手段,会造成时空扭曲,会进入断层点!

    进去就是真实的世界而不是‘真虚天禁’的世界,到时候你一旦乱杀,想掀翻杀局的时候就会发现,你是真的把他们全部杀了!

    而且你这一次是有杀伤力的!”

    “你起来吧!”

    苏离将夏心宁扶了起来。

    夏心宁执掌的是忘尘寰。

    夏心宁是一尊实力仅次于古天音抑或者是超过了古天音的神灵,只是他非常的懂得低调,不张扬也不装弱,就是走的完美的中庸之道。

    但是这种人是有一身硬骨的。

    但是这一跪,苏离忽然便深深的感应到了夏心宁的确是对夏心妍有很深的感情。

    这是一份血浓于水的亲情,亲人间的那种亲情。

    这是一位哥哥对于妹妹的真心守护。

    为此,下跪又算什么?

    男儿膝下有黄金,如夏心宁这种人,身负远古龙魂,这一跪,苏离自知——他目前真承受不住、承受不起。

    但是苏离也知道,夏心宁这一跪,就是把夏心妍的生死压在了苏离的身上。

    夏心宁跪的,不是他苏离,而是所有神灵们心中唯一的那一尊真神——浅蓝。

    但是,很明显,浅蓝真正眷顾的,唯有‘苏离’。

    神灵们、天魔们或许都会认为,浅蓝眷顾的是‘天皇子’,所以他们才强夺‘天皇子’之位。

    因为无论是复制的苏离还是苏叶之类的所有人,都无法获取‘浅蓝’的关注。

    路已经走到没有路了。

    如今,夏心宁是第一个直接出来哀求的。

    但很明显,这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世间其实并没有浅蓝,或许只是你们相信的多了,才有了浅蓝。”

    苏离叹了一声,肃然道。

    夏心宁虽站了起来,却还是肃然回应道:“不,你错了,浅蓝一直在,比你想象的更早!最初也有天皇子传承者,可惜都无法存活。

    他们的情况和你的那些复制体差不多,但是无法在这般世界存活,情况很复杂。

    具体来说,多半都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死了,或者能存活的也不会超过半天时间。

    所以,对于神灵们而言,判断‘天皇子’的第一个依旧就是完美级的三魂七魄。

    为什么削掉天人之魂?其实就是不让他们成为‘天皇子’……”

    夏心宁的话,简直是一口一个炸弹。

    苏离都惊得头皮发麻、质壁分离了。

    他心中生出了很奇怪的想法,但是却也没有深入去想。

    这其中的真相更可怕了。

    而且,无论如何有一点必须得承认——他用了系统,就必须认可系统。

    因为说到底,他苏离算什么玩意?值得系统去算计他?

    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有自知之明。

    在这一点上,苏离还是很能认清自我的。

    至于说被夏心宁施展了一次‘尘寰之心’而聆听到了一点儿心声——苏离真不在意。

    这种世界就是如此,更遑论,夏心宁活了至少十万年,这点儿本事那还是有的。

    至于真正的秘密,苏离也不在乎——因为他的所有秘密早就装在系统里了,系统一直是能兜底的,这一点没毛病。

    如果这一点都没法保证,他不可能活到现在。

    所以,苏离也不怕别人推衍,窥心,读心。

    当然,别人也真不敢肆无忌惮的这么搞。

    夏心宁无恶意,无针对,仅仅只是探寻妹妹夏心妍的‘未来’,这么做其实也无可厚非。

    夏心宁默默的看着苏离,道:“能理解了吗?”

    苏离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夏心宁道:“能帮我吗?”

    苏离道:“我尽力。”

    夏心宁叹道:“他们三个,死一个,就是死穿。”

    苏离沉默半晌,道:“什么体?”

    夏心宁道:“天枢无极,皇极经世的皇极体衍化而出,所以每一个都是本体,都属于离魂体,但只要死一个,就死穿了。”

    苏离道:“还有这种情况?”

    夏心宁道:“所以要找到真正的关键因果点,这三个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本体,便不得而知了。能测的只有你,而方式就是杀!杀死就知道了!

    但是你在真虚天禁里杀,就会变成现实,这是你杀了之后会化作现实。真虚和真实,有时候你分不清,我们也分不清。

    所以,《天命所归》学了是好事,至少可以有一个基本的辨别能力。

    所以,你也要留意一下梦千秋,怕他下黑手。

    大梦谁先觉,平生谁能知?”

    苏离道:“我不太了解皇极体是怎么回事。”

    夏心宁道:“就是命运体,把自身的精气魂和本源等一切凝聚到命格之力里,单独形成一道本体,然后让自身剩下的重新成长。”

    苏离道:“就是最优的全部提出来了,把自己当韭菜,然后把自己割了,再让自己重新长出来?”

    夏心宁古怪的看了苏离一眼,道:“你这个类比,有点……匪夷所思,差不多是这意思吧。”

    苏离道:“皇极体,也可以称之为‘命运体’或者‘天命体’?”

    夏心宁道:“意思是那样,但是称呼却没有那种称呼,但是其实就是命运体了。”

    苏离道:“我想想应对之法。对了,问老哥你一个问题。”

    夏心宁嘴角咧了一下,道:“行吧,你问吧。”

    苏离道:“望帝和从帝有听说过吗?”

    夏心宁道:“蚕丛及鱼凫吗?我妹妹有提过——我也偷听到了,这其实是复制体最开始出现的时候的事情了。想要复制皇族之中的某些传说。”

    苏离道:“为什么?”

    夏心宁道:“这得从一首诗歌说起——就是锦瑟无端五十弦那首。你和我妹妹提及这首诗的时候,讲述了皇族之中关于‘大禹治水’斩巨人防风氏和神龙的故事,而恰恰——我们就是代表神龙一脉,当时的风。”

    苏离沉吟半晌,道:“你给我讲讲我当时怎么讲的。”

    夏心宁道:“你忘记了?”

    苏离道:“我记得,但是此行前往青云冢大帝墓,和望帝从帝有关,我再想想办法。”

    夏心宁道:“好,那我回看忘尘寰,打开望乡台看看。”

    苏离道:“这里能行?”

    夏心宁道:“这里超级行。”

    苏离:“……”

    夏心宁说话之间,化作一条金色神龙,冲天而起,直接走上了虚空中的奈何桥。

    “轰隆隆——”

    天池血河忽然炸开毁灭血浪,其中鬼哭狼嚎,恍若地狱深处的凶魂恶灵在咆哮。

    苏离眼瞳收缩,看向夏心宁,当真像是看到了阎王一般。

    好家伙,这么生猛——这里还不是地府里,竟然能横渡奈何桥?

    牛逼!

    牛逼普拉斯。

    夏心宁去了仅仅三个呼吸就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颇为狼狈,灰头土脸、披头散发的。

    不过他也不以为意,道:“看到了。”

    苏离道:“你说。”

    夏心宁道:“你当时对我妹妹说——

    禹父子耗尽心血一心治水,他的父亲鲧(gun)为了早些把这些洪水给治理,冒着生命危险上了天庭去偷息壤下界相助,可最终还是被天帝发现派火神将其斩灭。

    可如此巨大的打击仍然不能打消大禹早日平息水患的信念!

    他依然为了众生而负重前行,继续治水!

    但是他前行之路并不是平坦的,许多恶神纷纷阻挠,如发起大洪水的水神共工以及淮河水神无支祁等等。

    当然最后邪不压正,共工被大禹的治水大军打败,无支祁也被大禹镇压于龟山之下。

    此外,在治水途中,龙族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为了疏通河道,开辟合理的灵山峡谷,龙族就一直在前面引路,让后面的普通众生可以又快又准的开辟峡谷。

    本来一切治水的事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但是龙族有一条龙却迷失了方向,导致百姓也跟着它挖错灵脉,从而犯下大错。

    在治水的过程中,神龙的作用是除恶,但更重要的是引水化灵,形成灵脉!

    但是如此失误犯错,导致治水灾患几近前功尽弃!

    大禹知道后大怒,将神龙当场斩杀杀穿,以儆效尤。

    当时,龙血冲天而起,血染落霞,引得落霞坠落山谷,形成落霞山。

    而大禹斩杀神龙的地方,也被称之为‘斩龙台’。”

    夏心宁完整的说出了这个故事。

    很多地方,明显都有修改,而且修改得比较粗糙。

    但是这么粗糙的故事——传说,结果,夏心宁竟然信了?

    苏离心中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曾经穿越之后,年少无为很自卑,怕人看不起,所以自诩他自己是天皇子,乃是被贬斥凡间的落魄皇子。

    然后被夏心妍相信了。

    于是为了显摆自己,他赠予了夏心妍一首诗,说是自己预知未来会出现变故——肯定会有变故啊,修行者能没有凶险发生吗?

    所以这首诗便选择了他最喜欢的《锦瑟》,然后那蕴含感情而又充斥着神秘的诗歌,以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特殊‘符字’,自成一体,倒是让夏心妍这个傻姑娘相信了。

    于是,苏离为了让自己更配得上这个傻姑娘,就将这首诗的背景故事也讲述了。

    这一讲,就出事了,就引出了望帝春心托杜鹃的望帝和从帝。

    而很明显,提及鳖灵治水,就一定绕不开大禹治水!

    而提及治水,提及鳖灵,再加上美人儿就会想到洛书河图、洛水之类的东西。

    很可能,当时的他苏离被夏心妍的美貌震惊,所以赋诗一首《洛神赋》之类的,或许字句不多,反而没有存留下来,但是却一定讲述了‘宓妃’的故事。

    ……

    苏离大体推衍了一下——这是正儿八经的推衍,而不是用系统算。

    系统也没法算这个啊。

    毕竟如今《玄术通灵》的层次也很高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简单的因果推衍没什么问题。

    这般推衍之下,差不多就总结出了这么个泡妞的故事。

    若非如此,岂能留下‘雷峰塔前留誓言,奈何桥上十万年,谁若活满九万五,站着等你五千年’这种骚话。

    苏离发现了这些因果,有一种回到过去一巴掌将他自己拍死的冲动。

    这样的世界留下这么多禁忌明信息,作大死啊这是!

    就这么作,这十万年被锤爆了吧?

    真是难得,现在还能活着,不容易不容易!

    “估计过去的那个我,智商是负数。”

    “这能活下来,就离谱。”

    “估计也是没能活下去,凉透了。”

    “不然我不会在十八年前重新穿越。”

    “我特么……心态崩了!”

    ……

    此时此刻,苏离真的只想吟诗一首,以宣泄他心中想要口吐芬芳之激动情感!

    回看过去,如果夏心宁说的是真的——苏离只有一种想法。

    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吧!

    我就算回到过去我都不想管你了!

    这么白痴的?

    苏离还套着玉清分身,都差点儿没能压下这股攒起来的邪火——这是真米虫上脑袋了?

    这样的信息也能乱说吗?

    但看雷峰塔,回望奈何桥。

    玄心奥妙诀,无泪蓝魔城。

    这都是把故事说成传承,拿去骗炮吗?

    然后,这些在十万年后都来了。

    还嫌弃天魔冲七煞不狠,来个天魔冲九煞?

    还嫌弃兰若寺不够凶,来和青云冢?那大帝就是复制望帝死后的夜魔族老祖‘杜雨’?化身成了黑山老妖?

    或者是把黑山老妖魔改成了黑暗魔灵?

    这些东西要是真出来了。

    这青云冢能进去?

    那可能里面就会出现真地府或者是类似地府的场景了。

    毛骨悚然!

    苏离的脸色变幻莫测,阴晴不定。

    但最终还是渐渐恢复了正常。

    “有过往的场景吗?我看看?”

    苏离看了夏心宁一眼,道。

    夏心宁道:“还是别看了,这如果是陷阱囚笼,你现在已经被困得死死的了。”

    苏离道:“这如果是陷阱囚笼,你现在都没说话的机会,我早就将你驱逐出去了。”

    夏心宁道:“有道理,不过不建议你观看,如果想看,最多给你看幅画,那是我特意留着的。”

    苏离道:“画名‘断桥相会’?”

    夏心宁道:“看来那真是你画的。”

    苏离道:“我画你妹。”

    夏心宁道:“对,你就是画我妹,还有你自己。”

    苏离道:“老哥,让我缓口气,我快心肌梗塞了。”

    夏心宁道:“你和我妹妹提及的归墟之变,很有意思,当时我施展了‘尘寰之心’,聆听到了部分记忆画面——真的!所以我妹才对你不离不弃,至死不渝啊。”

    苏离心中已经知道,又来了。

    果然,为了泡妹,无所不用其极,如今他这个未来者来还债!!!

    夏心宁道:“你说,我们曾经不是龙族,在归墟时代的时候,我妹妹是一条普通的小蛇,而你呢,在那时候是一位牧童……千年之后,我妹妹报恩化形为人……取名——”

    苏离道:“白素贞?”

    夏心宁道:“不啊,取名‘阙心妍’啊。你当时说我妹妹缺心眼,把恩人都弄丢了,还得依靠忘尘寰到处搜寻千百世……”

    苏离:“……”

    苏离叹了口气,道:“那你妹妹身边那丫鬟叫什么?”

    夏心宁沉默片刻,道:“不知道。”

    苏离:???

    夏心宁道:“我偷听被发现,被我妹妹打断了两条腿,锁在忘川河河底,被老乌龟压了很多年了。”

    苏离闻言,心情忽然莫名愉悦。

    他心中的郁气忽然就消散了,甚至忍不住想笑。

    他是专业的,从来不会笑场——除非真的忍不住。

    夏心宁道:“此番我带画而来,你看看这画有没有隐藏什么时间断层点?”

    苏离摇了摇头,道:“不用看,我有感觉,时机不对,看了结果可能我们都得完蛋。”

    夏心宁道:“这画是仿制品,真画不会给你看,所以不会出事的。”

    苏离深深看了夏心宁一眼,道:“你入局了,所以这假画必定是真画。”

    “话还是画?”

    夏心宁莫名的问了一句。

    苏离道:“我现在说的是画,不是话!”

    夏心宁道:“明白了,我算一算。”

    苏离道:“别算了,无论真假我都不看。”

    夏心宁道:“有把握吗?还需要什么帮助?”

    苏离道:“有把握了,基本七成吧。”

    夏心宁道:“你是个十足的莽夫,你说七成,基本就是三成——希望太渺茫了。”

    苏离:“……”

    夏心宁道:“还有保命底蕴吗?一首你口中的‘古诗’?或者是给我妹一份留恋的东西?画?像是你给诸葛绮妍的那幅画那样?”

    苏离:“图穷匕见了你!”

    夏心宁道:“目的之一,我妹是你第一任道侣啊,可惜——到现在还没成亲,你也没能一亲芳泽。”

    苏离:“我忽然觉得,如果以前是真,那我一定特别失败。”

    夏心宁深以为然的看了苏离一眼:“你太高看你自己了,说实话——我都不觉得你活着是干什么的,一万年不如一日。”

    苏离道:“十万年如果都没能一亲芳泽,那确实是不如一日。”

    夏心宁道:“这两个月,你倒是活出了十万年的精彩,不然我真看不上你!或许这就是你父亲和母亲洗祖骨彻底成功了的好处,你开窍不容易啊。”

    苏离道:“开始实力弱,开窍不破防啊,我也很无奈。”

    夏心宁道:“我说的开窍是开窍穴,变聪明,你在说什么???”

    苏离道:“我也是说这个啊,我脑子愚笨,闭塞、很开开窍啊!你想说什么?”

    夏心宁道:“画一幅呗,当有个心理保障,自我安慰啊。如果缺希望之源,我挖一双眼睛出来,应该可以用了。”

    苏离道:“我之前给诸葛浅韵画上双眼的时候,她出现过异常情况,然后冰玉郦死了,眼睛丢了。”

    夏心宁道:“天地规则便是如此,不朽之下,有所得必有所失。就像是无限的分身使用的时候,看似分身不绝,损耗的却是命格一样。

    在这里得到,就会在那里失去。

    所以让我妹得到希望,我主动斩掉双眼就行了,不会牵连无辜。”

    苏离道:“你执掌忘尘寰,随手抽宿敌一道命气或者希望之源不就行了?”

    夏心宁道:“我从不监守自盗,这种事你适合干,要不我们换换?忘尘寰给你,天皇子给我?”

    苏离道:“想桃子呢?”

    夏心宁道:“皇族西王母的蟠桃?”

    苏离抚额,想死!

    业报来了!

    这是说了多少啊我的天?!

    事到如今,苏离才颇为唏嘘,明白到有些事情,真的是不能随便说的。

    因为越是强大,才越是会明白——这是一个十分注重因果的特殊世界,所以一旦所有神灵都信了一些东西,就会出现倒果为因的情况。

    而事实上,很多东西都真真实实的出现了。

    现在已经无法补救了。

    所以如今——

    苏离长叹了一声,前世今生加起来,掌握前世和今生两个世界的语言,他也仅仅用了四年。

    但是,四年学说话,却用一生来学闭嘴。

    如今,于他而言,信口胡诌很容易,懂得闭嘴却很难。

    “那些都是信口胡诌的。”

    苏离难得说了一句真话。

    但这一句真话说出来,他自己竟然都不信,觉得特别虚假。

    这……

    苏离自己也是无语之极。

    “理解,理解,不懂事的时候,为了获得美人心,为了显示自己的底蕴雄厚,往往会亮出自己的底牌,以寻求关注,少年年少气盛,喜欢显摆是因为有底气显摆啊!”

    夏心宁一副我懂、我是过来人的模样。

    苏离:“……”

    这背刺,来得也太给力了。

    苏离道:“这些都是不存在的,这世间也没有皇族。”

    夏心宁道:“在我面前就别演了,你这太假了,连表情都是僵硬的。”

    苏离:“……”

    对于这些,苏离也彻底的无言了。

    他知道,他是跳不出这个超级大天坑了。

    “呼——”

    苏离道:“算了,我给你画吧,你要什么画?”

    夏心宁道:“能额外给我画个道侣吗?要那种人头龙身的那种,绝世美丽妖娆,诸葛云梦或者是诸葛云裳的那种颜值,别的就不要求了,逼真点就行。”

    苏离道:“……”

    夏心宁道:“先画守护吧,希望之源要吗?有用吗?”

    苏离道:“你执掌忘尘寰,你的双眼没用,我来吧。”

    苏离想了想,尝试着冥想《皇极经世书》,从《皇极经世书》中凝聚出一张地书书页来。

    吃得下去,也自然能吐得出来。

    这样《皇极经世书》会减弱。

    但是夏心妍还真不能不保。

    想到怀里的伊人香消玉殒,再想到土肥圆每次幽怨的小眼神儿……

    苏离渐渐还是接纳了这个土肥圆。

    只要当成是女扮男装去自己给自己洗脑,总归还是会慢慢好起来的。

    联姻也定了,婚约有了。

    如果不知道她会出事还没什么。

    知道了、甚至冥冥中有了场景呈现,时间断层点也都出来了。

    结果若是还不挽救——那么,真的想要等到黑袍人在战船上跪地磕头痛苦流血泪说什么——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吗?

    既然把自己当成许仙,把夏心妍当成了白素贞给讲成了过去的前世……

    那这因果,自己也就受了吧。

    不过,想到阙辛延这土肥圆成了白素贞,苏离就不由想到了小岳岳版的白素贞,顿时就想将隔夜元气吐出来。

    唉,这是真的要迎男而上了,这是真的男上加男啊!

    ……

    苏离唏嘘之时,却也从冥想之中,自《皇极经世书》里凝聚出了地书书页一张。

    《皇极经世书》没被削弱,反而他莫名欠了系统1点因果值不说,还被扣走了1亿天机值。

    苏离心情没太大起伏,为了夏心妍——阙心妍——阙辛延,算了,欠就欠吧。

    此次青云冢,看样子是真要搞大事了。

    这次系统商城也刚刷新不久,天机因果功能已经恢复了,是可以平掉10点因果值的。

    所以因果乱不乱,系统说了算。

    苏离拿出造化笔,想了想,他凝聚出了鲲鹏血脉之力衍化出的本源精血——鲲鹏精血的强大在于速度。

    这种速度的极致,是可以追平时间的甚至超越时间的。

    这样的血脉肯定不弱。

    不过这个世界的鲲鹏绝对是垃圾中的垃圾。

    但苏离获取的鲲鹏血脉,不是这个世界的鲲鹏血脉,而是来自于系统。

    所以苏离以这样的血脉为墨水,蘸在造化笔上,并再次的在地书上绘画。

    有了造化笔,别说苏离画技早已经出神入化,造化无双。

    就算是没有画技,也直接能将画技当场蜕变到出神入化、造化无双的层次!

    不过,有画技的会在造化笔放下之后,依然有画技。

    没有画技的放下造化笔,就是一脸懵逼。

    “画什么呢?”

    “要不要题诗?”

    “要不要再搞事?”

    “什么样的手段,才能保住夏心妍的同时,又不至于出事?”

    苏离心中快速思量了起来。

    片刻之后,苏离目光一亮,整个人也仿佛灵光一闪。

    随即,他提起造化笔,手如残影。

    三十秒之后。

    苏离完成了整幅画。

    因为一来速度实在快,二来境界高。

    所以,三十秒对于苏离而言,已经是非常长的时间了。

    若不是需要加持一些道韵,以及点上希望之源,三秒的时间,绝对足够了!

    而这一次的希望之源,苏离没有动用他的双眼,而是凝聚了两滴盘古血脉,点在了画卷之中的夏心妍的眼中。

    眼睛一点之后,夏心妍也并没有复活,而只是更加的栩栩如生。

    但是,苏离却在此时,在夏心妍的脸上,加了一道面纱纱巾遮盖。

    其余,苏离还留下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夏心宁默默的看完之后,俊俏的脸上,终于显出了极其震撼、甚至动容的神色!

    “你你你——”

    夏心宁一连说了三个你!

    能让这样的忘尘寰之主如此动容,苏离知道,这一次,基本稳了九成!

    当然,对于他而言,他心目中的九成,其实就是别人眼中的六成——因为剩下的三成他是靠莽的。

    这的确是事实!

    因为这一次,也一样!

    (ps:第三更万字奉上~今天31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希望亲们能全订一下本书,投上一张月票,拜谢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kkn’250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izrail’、‘j智y北l’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