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66章 未来已来,后羿善射
    苏离整个人都有些头皮发麻。

    这不是被吓的,而是被秀的。

    此时此刻,此情此情,他真的很想吟诗一首,口吐芬芳——

    曾经的我这么骚浪贱的吗?

    不是,这他妈也不是曾经的我啊,这好像是从时间节点过来的来自于未来的那货?

    但以我现在的稳健而言,早就已经稳如泰山了啊!

    泰山都还在我记忆禁区里坐着呢!

    我还给自己出这样的难题吗?

    苏离简直是百思不得骑姐,不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问题需要回答吗?

    显然是需要回答的。

    但是这个问题肯定不会简单——为什么不会简单呢?

    看似很明显的答案,其中却至少套了好几层——要知道,能出这种题的那‘辣鸡’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这世间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是未来的自己!

    所以这种题,若是不动脑子的回答,就只能靠蒙。

    而若是蒙不对,这一次就没有帮助了。

    或者说,即便是蒙对了,以这‘辣鸡’的尿性,一定是会有下一关的!

    好好的大帝墓,弄成了个他最痛恨的考试,而且还是最了解他的人针对他出的考试题——苏离的心真的很累。

    苏离盯着彼岸书看了好几分钟,没有立刻选择。

    简单吗这个题,很简单。

    选d肯定对,对吧?

    但是d其实是第一个就要排除的。

    为什么?

    因为他活在悔恨之中——如果人生重新来一次,除了想办法活下来之外,就是不能涉及太多因果,不要随便忽悠!

    或者说,忽悠是可以忽悠,不要画太大的饼,不然结果岂不是再次回到了当前的窘境?

    这里是大帝墓的中转区域,相当于是一个独立的时间断层点空间。

    而且未来的他仅仅只能依靠‘彼岸书’来传递信息,甚至传递信息的开启方式还要靠‘拆字’的方式!

    这样的方式,是那些神灵们都无法懂得的方式。

    因为那些神灵,仅仅能识别有限的几个华夏字。

    这样的传递信息方式其实隐晦的说明了一个问题——对于未来而言的过去(也就是苏离的现在),是不能随意更改的,其有一个上限范围。

    所以,彼岸书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

    影响力度、范围都非常有限。

    这就像是他回去了两万年前一样,能影响什么?

    除非把因果值安排上,强行插手,而且能改变的地方也的确非常非常受限。

    当然,即便是没有任何限制,他能随便改变吗?

    也不能,因为他的未来是基于过去的发展而延伸出来的,就像是一座房子建成了,根基不稳,然后把根基都挖掉重建?

    这是不现实的——能做的,仅仅只是在不损伤房子的根基的情况下,小范围的修补而已。

    此时的情况就是如此。

    虽然对于未来的‘辣鸡’的骚浪贱做法很是鄙视,但并不妨碍苏离认真答题。

    因为他也很清楚,这一次靠卜卦什么的都没用,靠的,就是他此时此刻的真正智力。

    d选项不能选的原因就在于:这里就是大帝墓所在之地,对应的极有可能就是兰若寺、聂小倩和宁采臣的故事背景世界——独立小世界,而且是一定会在接下来融入他记忆禁区的小世界,收归‘归墟’。

    这是最直接对应这份因果的选项,但是这一次致命的生死劫,就来自于这个选项!

    他之前最后悔的是什么?

    嘴巴不牢,后悔说了很多故事,而真正后悔的一点原因是——夏心妍和沐雨兮包括魅儿都在这一次被杀穿了。

    为什么木雨霏、夏心宁都在求情,让他不要乱杀?

    因为身边的挚爱都死光了。

    无所期待,心如死灰,他不把里面的全杀光,不将世界毁灭他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所以,夏心宁并不仅仅是保妹妹夏心妍,更多的是通过保夏心妍而保他不发疯!

    只不过,夏心宁、木雨霏都没有提及这一点。

    可苏离看过了沐雨兮未来七天的人生档案,知道了其中的一部分情况。

    所以,为什么悔恨,为什么眼里饱含血泪?

    是因为不该说这个故事。

    现在,未来的他给了现在的他一个机会——一个答题的机会,结果他开局就讲这个故事?又继续无线套娃把自己套进去?

    假设未来的他拥有了一次逆天改命的机会,给现在的他选,让现在的他去定过去的他的开局——如果他选了这个开局的话。

    未来的他一定会‘噗’的吐一口老血,跪在地上磕头道:“兄弟,我给你跪了,给你磕头,求求你当个人吧?老子努力到现在,争取道一线希望,你一下又给我毁掉了?!!!”

    会不会是这样的情况?

    苏离不知道。

    但是哪怕有亿万万亿分之一的可能,他都不能大意。

    错就错——但是d选项,和这次大帝墓相关的信息,绝不能沾染!

    非但不能沾染对应因果,反而还要干掉这对应的因果。

    苏离想到这一点,忽然隐约感觉到他把握到了什么。

    “如果这个答案我选对了,那么这一次,就让我来扮演‘黑山老妖’(太上天魔),完成和‘夏心妍’(聂小倩)的婚约吧。”

    “小倩原本就是和黑山老妖联姻了,不是吗?”

    “而一旦最终,聂小倩‘还阳’之后,阙辛延三人就能彻底融合了吧?”

    “那么,这一次‘宁采臣’也可以出来了吗?也是我来扮演对吗?”

    “然后,还有我自己的本色角色——天皇子,过客?”

    “然后,还有除魔的燕赤霞对吗?轩辕天邪剑都配给我了。”

    “夏心宁说得对,如果我不是我、抑或者是在‘归墟遗迹世界’里,底牌就可以施展了。”

    “所以,现在开始,我要在这里准备,自导自演一场电视剧了,而恰恰,以前那些‘剪辑’的锻炼,就是熟悉的过程。

    以前是做片段,做‘短视频’,现在要上手连续剧了吗?”

    “所以,最后后羿道痕射日也要安排上?”

    “所以,青云冢……其实就是我记忆禁区第一层?第二层?应该是第一层吧。”

    “即便现在不是,但是未来应该已经是了,所以此番之后,青云冢会成为我记忆禁区第一层的独立小世界。”

    “或许,还是太过于异想天开、太过于想当然了。”

    “但,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且看看再说。”

    ……

    苏离反复思考之后,心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随即他看了看那四个选项:

    “现在,选项如下:——”

    “a:仙子,请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b:仙子,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

    “c:仙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d:……故事的主角名叫‘宁采臣’,女主名叫‘聂小倩’,故事发生兰若寺……”

    苏离念头凝聚,直接选择了‘a’。

    宁可信口胡诌当傻逼,也不编故事传说。

    大腿可以不抱,但是这种天坑,不能继续再踩。

    念头凝聚,一个大大的红色‘a’字显示在了彼岸书页上。

    苏离的呼吸也在那一刻凝滞了。

    下一刻,彼岸书上的字全部消失了。

    接着,上面出现了一行字——恭喜你回答——正确。

    “呼——”

    苏离呼出一口浊气,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就这一会儿,他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他再次看向彼岸书,彼岸书上,出现了一道信息:回答正确,奖励一份‘投影’,请认真观看。

    苏离凝神屏息,他知道,回答正确等同于建立了某种因果,所以,他能获得一份信息指点。

    所以,苏离全神贯注,凝视着彼岸书,也不敢有半分大意。

    同时,他还保持着冥想《皇极经世书》的状态,并让自己呈现出玉清分身的状态,以时刻让自己足够冷静。

    这时候,彼岸书上,忽然出现了一抹淡淡的光影。

    光影在刹那之间笼罩了苏离。

    便在此时,苏离的意识仿佛忽然之间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间点。

    与此同时,他仿佛可以看到、感应到神神秘秘的画面。

    这是一种类似于‘第三视野’的状态。

    自身并不存在,却可以看到、听到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的信息。

    这一次,苏离甚至不能自控,反而是有目的一般的忽然飞向了黑暗之地。

    很快,苏离就来到了一处他略微熟悉的地方——这地方他没有来过,但是他认识,因为好几次推衍他都见过这个多方。

    这个地方,是冥山府无泪之城的天机阁!

    苏离的‘第三视野’如上帝视野一般来到此地之后,场景更进一步拉近。

    随后,他来到了浮空山浮空楼。

    浮空楼中,苏离竟是看到了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

    苏离的视野落在她们身上,她们却也没有任何感应。

    这个时候的诸葛绮妍,明显还没有对他产生感情,所以非常干练冷静。

    而诸葛浅韵这时候还没有被射瞎天枢之眼!

    苏离看过去的时候,诸葛浅韵已经开始叹息道:“那看样子,又要乱了,罪域之奴,将永生为奴啊。”

    诸葛绮妍闻言,美眸顿时一红,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道:“小姐,一定会有希望的。”

    诸葛浅韵叹了一声,转过身来,道:“魅儿变化如何?”

    诸葛绮妍道:“动了凡心。”

    诸葛浅韵道:“即便是天机洗魂,姻缘终结,也无法改变吗?”

    诸葛绮妍道:“她无药可救,烂泥扶不上墙。”

    诸葛浅韵来回踱步片刻,才接着,以一句华夏语言沉声叹道:“苍生造化何悲苦,几度至尊几许愁。”

    苏离闻言,心如雷击,整个人被震惊得质壁分离!

    因为这不是一首诗,在华夏明的历史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这样一首诗!

    这是自创的!

    更重要的是,诸葛浅韵的这一句话,标准得异常可怕!

    苏离没有实质存在,整个人是虚无的!

    可即便如此,他都感觉到他脑子像是被雷炸了一样——这世界已经有人能作诗了?

    这是字水平造诣有多高?

    而且,这首诗看似简单,实则大气磅礴,充分表明了一位大帝怜悯苍生,却无力改变的愁绪。

    几度至尊几许愁,意思是活出了几世大帝都改变不了苍生悲苦的结局,因而充满了满心的无奈!

    苏离整个人都在发抖——如果他能拥有身体的话。

    他脑子里一阵阵的嗡鸣,完全无法淡定。

    而这时候,听到这句话的诸葛绮妍小嘴轻启,却没有说话,反而立刻又闭上了,而且,闭得很紧。

    诸葛浅韵叹道:“继续留意那一句优美的神秘符语言的气息。”

    诸葛绮妍恭声道:“是,小姐。”

    诸葛浅韵道:“你再以那种神秘符语言,念给我听。”

    诸葛绮妍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子嗣当死……一茫然。”

    诸葛浅韵皱眉,以那神秘的符语言道:“你的发音不包准。”

    诸葛绮妍无奈,苦笑道:“小姐,绮妍脑子里想着应该会很标准很完美的说出,可是到了嘴边,就不准确了,小姐,绮妍也很无奈啊。”

    诸葛浅韵点了点头,以那种神秘符的语言尝试着说道:“此情可待曾追忆,几系当习……已莽然。”

    她低声重复了几次,顿时也秀眉蹙起好几次,然后很是无奈的道:“确实是脑子里想着会了,到嘴边了就不对劲了。唉,真的想再聆听一次啊,可惜,可惜很难再有机会了。”

    诸葛绮妍秀鼻吸了吸,蹙起弯弯的柳叶眉,埋怨道:“这是什么符语言,实在是反修行、反法则的语言嘛!”

    诸葛浅韵道:“可能是太初时代以前的传承语言吧。”

    诸葛绮妍道;“太渊时代,还是归墟时代?”

    诸葛浅韵摇头,道:“无法推衍,可能在归墟时代之前,来自什么‘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传说吧,不过这般,我也只是通过《地书碎片》的只言片语,察觉到一丝端倪。

    至于推衍,肯定是不行的。好了,你继续关注吧,或许,能找寻到一些突破口。

    对了,他们这次谋夺九十二号镇魂碑?你留意一下,若是有消息,传讯我,我到时候会去看看那镇魂碑。

    此番,我总觉得,我与这块镇魂碑,有莫大因果牵连。

    想来,我已斩断因果三千年了,却不想,还有莫名牵连,实在是怪事,实在是不可思议!”

    诸葛绮妍若有所思,忽然如心血来潮般道:“天机变化,未来已来,无因果不是无因果,只是名为‘无因果’罢了,小姐只是在自欺欺人啦。”

    诸葛浅韵莞尔一笑,道:“小丫头,长本事了。”

    诸葛绮妍立刻无比欢喜,也就没有说出忽然之间的心血来潮,美眸含笑道:“那也是小姐教得好。”

    诸葛浅韵刚准备说话,忽然,她轻‘咦’了一声。

    随即,她忽然神色凝重,双眸之中,绽放出了七色梅花眼瞳神采,同时,她的眼眸忽然凝聚向了虚空深处。

    就仿佛,那一眼,已经看透未来一般,当场锁住了虚空中的那一道无形光影。

    与此同时,同一时刻,苏离失神状态下,竟是目光一下子对上了诸葛浅韵的眼睛。

    那是一双七彩色的、美丽得令他心颤的双眼!

    那一刻,苏离一个激灵,心中‘咯噔’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当然,他此时没有脸色。

    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他竟然被诸葛浅韵发现了!

    这时候的诸葛浅韵到底有多强?

    所以——这天机谪仙,已经真的达到‘仙’的层次了?

    所以,未来的自己在壁画上写了一个‘仙’是指诸葛浅韵?

    苏离无比动容,他没法淡定了,但是这彼岸书带来的‘窥视过去未来’的场景,还依然存在,没有崩灭消失,所以,他继续看着。

    不过这一次,苏离没有再去看那样一双眼眸——因为,这眼眸美得让他喘不过气来,根本就无法控制自身的心神!

    苏离眼光发散,就像是看不到四周的一切一样,瞳孔不再聚焦,这样一来,那种恐怖的压力,才忽然之间消失。

    而这时候,诸葛浅韵已经收回了目光,轻叹了一声道:“果然,未来已来。”

    “竟然想拉我入局吗?”

    “你们,承受得住毁灭的灾劫吗?!”

    诸葛浅韵说着,随即就准备抬手覆灭虚空的虚无光影。

    可此时,她忽然再次抬头,看向了更远方。

    更远方,仿佛出现了一片雪原,雪原中,一位血袍男子,手持巨斧,静静站立。

    “罪恶之源复苏了么?穆清雅还在犹豫什么?”

    诸葛浅韵皱眉,随即眼眸之中闪过一道神华,神华飞出,瞬间如一片法则降临,扫过虚空雪原。

    整片雪原,忽然崩灭。

    可,便在此时,崩灭的雪原,忽然化作一片黑暗光影,猛的笼罩而来。

    黑暗光影当即覆盖了浮空楼,让诸葛浅韵的一身七彩色的纱裙,立刻变得只有黑白色。

    那一刻,诸葛浅韵脸色一沉,随即一道光彩绽放,震荡之间,逼退了这一道黑暗光影。

    下一刻,黑暗光影溃散。

    但是,诸葛浅韵嘴角,却出现了一丝淡淡的血痕。

    这血痕,带着点滴金色,看起来熠熠闪光。

    “小姐?这——”

    诸葛绮妍美眸之中显出惊骇神色,神情立时变得无比凝重。

    “天机紊乱,未来已变!有人竟在推衍我?呵,很多年没遇到过了,想动手了吗?”

    诸葛浅韵当即闭上双眼。

    下一刻,她眉心忽然睁开了第三只眼,这只眼睛,同样呈现七色七瞳仁。

    而且,这一只眼睛,是竖立的。

    她这一只眼睛睁开,世间的道韵流光,仿佛都忽然失色。

    天地间的法则,仿佛都已经凝滞。

    便在此时,诸葛浅韵衍化天机之术,摧动天枢极道,显化一方极道的黑暗深渊。

    那黑暗深渊,毫无疑问,就是在大帝墓中。

    只是,当大帝墓中的黑暗深渊刚刚显化,当诸葛浅韵刚刚衍化天眼烈日之时,黑暗深渊的下方,竟有一名金色战甲男子手持弓箭,当场显化了出来。

    ……

    归墟道痕之‘后羿射日’(售价10因果值,1000万天机值):使用后,将会在‘青云深渊’显化‘后羿射日’道痕场景,进入场景之中的生灵将会自行化身烈日,被后羿射杀……

    ……

    便在这一刻,苏离骇然发现,他的天机商城里的后羿道痕,消失了。

    他原本准备在大帝墓中显化,结果,竟然此时自行的用了出来。

    苏离立刻想到了当时他冥想后羿射日,射跪了诸葛浅韵的那一幕。

    一时间,苏离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心中轻叹了一声,默默给诸葛浅韵唱了一曲黑人抬棺乐——

    原来你是被‘后羿射日’道痕真正日……杀过,而不是我冥想的那一道杀机……

    如此说来——我冥想盘古杀苏荷,估计……苏荷凉了。

    苏离此时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果然,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他想到了开始,想到了过程,还把后羿射日道痕的用法各种计算,结果——后羿射日道痕,在这里被激发了。

    一声悲叹,两行热泪,三重感慨,四番唏嘘,五体投地,六得不行,七上八下,九九升天。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苏离默默的看着,接下来的场景,显然是来自于诸葛浅韵所承受的场景了。

    所以——

    当时的他轻轻松松,这里的诸葛浅韵,却惨不堪言。

    苏离已经可以想到,被真正的后羿道痕射了一箭的诸葛浅韵会如何了。

    接下来的场景,苏离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所以,天机谪仙被废,很明显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此时,诸葛浅韵冷笑道:“天机魂战么?青云深渊战场,显化!”

    说着,她的那第三只眼陡然升空而起,衍化出的极道烈阳绽出极致的烈阳绝杀之力,并一分为二,如要将青云深渊这黑暗深渊直接焚烧干涸。

    这时候,甚至,诸葛浅韵还想着,若是对方还有反抗之力,便衍化三大烈阳,四大烈阳,一直到极道九阳横空,焚化万物!

    可这般念头刚显化,那金色战甲男子,竟是衍化极致天机杀道,杀魂神术,瞬间凝聚杀魂箭矢,射向了她的天眼。

    那一击,她本不甚在意,却不想,那一击贯穿虚空,杀入轮回,打入天枢魂殿,杀进了她的灵魂深处。

    “啊——”

    诸葛浅韵惨呼一声,天机之眼,当场炸裂,血雾横飞!

    黑暗崩塌,剩下的一轮烈阳,在瞬息之间遁走。

    下一刻,诸葛浅韵脸色无比苍白,浑身巨颤,一缕缕幽魂光影从她的天机之眼之中渗透而出,无法控制般的飞向虚空,如自杀般的一直炸裂。

    这时候,虚空中的苏离,则默默的吸纳着大量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整个人却完全处于震撼状态。

    “噗通——”

    诸葛浅韵跪在了地上,几乎立刻就要被杀穿。

    这时候,她的眼中,陡然生出了两团希望之源,那七彩色的梅花猛的显化了出来。

    其中,苏离竟是看到了七彩梅花眼瞳中他自己手持造化笔,一笔凌空朝着他自己杀来。

    “回去!”

    “噗嗤——”

    苏离心神一震,第三视野陡然之间湮灭。

    而苏离的视野离开之后,他聆听到了诸葛绮妍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那尖叫声充满了无法形容的狂怒怒意!

    “小姐?!”

    诸葛绮妍身心颤栗,立刻冲了过去,扶住诸葛浅韵。

    好一会儿之后,诸葛浅韵的异常重新止住。

    这时候的她,看起来异常的惨烈,眉心,更是像是被烈火焚烧出了一个血洞一般,十分的狰狞。

    好在,这般异常狰狞的情况,很快就渐渐的恢复了。

    只是,她原本眉心拥有一缕淡淡的竖眼印记的痕迹,此时却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

    ……

    这一幕,久久的让苏离的心情无法平静。

    苏离回到了那函谷关之地,彼岸书上的信息已经彻底消失了。

    但是,光洁的彼岸书在苏离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又显化出了字。

    苏离深吸一口气,心情有些沉重。

    这一下,他和诸葛浅韵是牵扯不清了。

    同时,苏离看了一下后羿道痕的损耗——每秒1000万,持续30秒——持续中。

    “持续中?”

    “也就是说,青云冢里,后羿射日道痕已经显化了吗?不对,诸葛浅韵这只是触发了,而不是唯一被针对的。”

    “看样子……那些其余的神灵也会体内到类似的场景?”

    “等我进了青云冢就知道了。”

    苏离收敛心情,冥想了一会儿无法无念状态之后,才再次的走向了那彼岸书书页。

    这一次,彼岸书页上的字内容已经有些改变了。

    但是,还是一个选择题,还是要答题。

    “又不开窍了,又找不到出路了?好难啊。”

    “我该怎么办?”

    “还是再来做一道题吧。”

    “现在开始,假设我一个特别好的兄弟,终于要和我相见了,在奈何桥上相见?在三生石上相见?在雷峰塔的断桥上相见?还是在望乡台上相见?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见到兄弟了,你当下的心理活动是什么?有什么话想说?”

    “现在,选项如下:——”

    “a:兄弟啊,想你啦,你在那嘎达还好吗?”

    “b:兄弟爆一下,说说你心里话,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和沧桑变化;兄弟爆一下,有泪你就流吧,流尽这些年深埋的辛酸和苦辣……”

    “c: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来陪你一起度过,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

    “d:忘记吧,若可以,也算是一种幸运。如果一个人的心,只能烧出一个名。两个人,要去到哪里,牵着两手,就是个天地。

    一生啊有什么可珍惜,流浪人没奢侈的爱情。有今生今生作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漂流的河,每一夜每一夜下着雨,想起你。”

    ……

    (ps:第一更七千字奉上~歌词部分字数为修改后添加,不计入正收费~泪求全订阅,月票~拜谢啦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烟|寒’500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阿飞945’、‘喵星人7758’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