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68章 青云冢中,不朽道痕
    青云冢,归墟青云界。

    禹皇斩龙,血洒苍山。

    传说,自皇族的大禹皇斩杀神龙之后,神龙之血洒遍了苍山各处,这才有了落霞山。

    而落霞山中,‘无泪之城’的先祖,曾在其中发现了一座巨大的古墓。

    古墓中,有一座神秘石窟。

    石窟里,有着一块镌刻满了密密麻麻神秘符文古字的巨碑。

    巨碑上的文字,历经无泪之城的先祖苦苦解读之后,竟是写满了接下来十万年内会发生的一系列天地浩劫。

    当某一天,虚空出现天魔冲九煞之变之时,曾经累积了几个时代的‘魂碑’,将染上情血,黑暗魔灵,将以天魔为血食,彻底侵蚀所有的镇魂碑,覆盖镇魂碑,并以通天塔的方式降临世间。

    世间黑暗轮回将取代已经断绝的轮回,黑暗法则将取代天地间已濒临破解的优胜劣汰法则。

    同时,黑暗囚笼黑鸢,将彻底取代这世间所有的封禁。

    从此,天上地下,将有且只有一种禁制——那边是绝魂古禁。

    而但凡被种下绝魂古禁的修行者,将彻底化作魔奴,彻底丧失自我,成为行尸走肉般的魔族傀儡。

    自此,这一方世界,将彻底真正的湮灭——万族将被统一,全部沦为魔奴。

    无泪之城在研究石碑之后,无比的震惊。

    只是,当他们在想办法应对的时候,巨大的神秘石碑,却彻底的消失了。

    石碑消失,伴随而来的‘魔临天下’的信息,也逐渐的被遗忘。

    是以,无泪之城的先祖立下古老的禁忌,世世代代通过秘法,牢记着一些相关的禁忌信息。

    而这一天,无泪之城的传承者感应到了天魔异变,终于纷纷出世。

    ……

    苏离走进了那一片天池血河禁区之后,便仿佛进入了一处时空轮回的通道。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神秘石碑。

    石碑染血,上面却记录着很多很多的信息。

    这些信息,仿佛他记录在系统面板分页上的那些信息的重现一样。

    但是似乎又有些不同。

    这时候,苏离隐约有所感应,是以他凝聚天机之眼,朝着石碑最上方的某一处看了过去。

    只一刹那,苏离的眉心,便不由生出了一股淡淡的刺痛感。

    但是这种刺痛感很快就消失了。

    下一刻,苏离便见到了非常奇怪的一幕。

    之所以奇怪,其实是因为那一幕已经发生过,而且还是他亲自参与过的一幕。

    那一幕,是他和苏叶(苏太清)生死决战那一幕。

    苏太清也就是苏叶自杀了之后,这世间之人都以为他苏离杀死了苏叶。

    这不是关键,关键竟是由此出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流派——杀哥证道流!

    而这种流派还非常非常的火热,因为,很多修行者都认为,苏离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斩断了心中亲情的羁绊。

    所以这种流派又蜕变成为了杀亲人证道。

    因此后面就有了杀父、杀母,杀哥哥,杀弟弟,杀姐姐,杀妹妹这些证道方式。

    而这一幕,又在某一刻得以证明——那一幕,正是他冥想盘古杀苏荷的那一幕。

    如此一来,杀哥哥、杀姐姐都成立了。

    又因为都是孪生,所以杀弟弟,杀妹妹证道的说法也得到了印证!

    ……

    苏离看完这一段‘真相’信息,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云青萱杀弟证道、华紫嫣杀父证道……

    这都特么是跟他学的

    这些人,是何等的无路可走啊,竟是跑偏到了这样的地步

    苏离原本因为先前的一些经历,心情有些复杂。

    可是此时看到了这巨大的血碑上的一些信息,心中顿时也是颇为无言以对。

    出现这种情况,唯一能说明的便是,这些修行者已经将能想到的可能性全部都尝试过,但是都没有成功。

    如此一来,才会出现这样诞不羁、看似可笑的举动。

    但是可笑吗

    这非但不可笑,反而有些悲哀。

    这一点,又和阙德、夏心宁等人模仿他说话的风格又有什么不同呢

    而哪怕是聪明如夏心宁阙德、甚至是诸葛九凤,那了不是动不动就是开车。

    以他们的年龄和心性,便如诸葛九凤这种,怎么会这么无聊,说这种庸俗的段子之类的玩意

    好歹别人也是半步神魂级的神灵啊!

    可事实就是如此——特别是,当苏离从夏心宁那里听到‘奥利给’的时候,夏心宁的形象,就已经彻底在他心中崩塌了。

    此时,他的心情也是同样的。

    不过,苏离没有继续看,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了其中一道关键的信息上。

    “真虚体悟功能,会在这一次以虚化实,请谨慎使用。”

    苏离凝视着这样的一行关键文字,陷入了沉默之中。

    好一会儿之后,苏离才走向了那一座巨大的血碑,然后开始结印。

    略微沉思,苏离直接拿出了轩辕天邪剑,一剑斩掉了他自己的人头。

    然后,他将人头提在了手中,往那血碑中间区域一按。

    “轰——”

    整个血河猛的炸裂,血浪滔天。

    这时候,巨大的血碑上,出现了一片黑暗深渊之地,看似永远都没有尽头。

    这里,就是黑鸢。

    这里,也是永恒的黑暗深渊。

    而此时,苏离自己则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系统也在此时主动的弹出了信息——是否开启‘真虚体悟’之‘涅槃九变’功能

    苏离默默的看了一眼这一道信息。

    这时候的这一道信息,也算是未来的‘他’留下的最后一道能力了。

    之前,他都是前往档案世界去莽,然后才回归现实。

    但是这一次不是。

    为什么不是,因为青云冢之中发生的事情是时间断层点里的。

    而且,还平因果,平掉宁采臣和聂小倩的因果。

    而所有人都知道,归墟重新归来,这一段因果是可以顶掉的。

    因为皇族在归墟似乎被‘抹除’过,如今要重新归来,该有的‘崛起’过程,要重新修复。

    而一张纸上如果已经画满了,自然无能为力。

    但是如果一张纸上还什么都没有画,那么这张纸如果极为珍贵,而所有名画家都知道内容,那么所有名画家都可以去画。

    谁要是能将这一幅画重新画上去,那么聂小倩和宁采臣,就会成为他们的因果。

    这事情,确实是一场非常凶残的竞争。

    先确定了这份因果,然后,青云冢第二层开启——第二层,就是过去的遗迹寻宝模式了。

    但是第一次,就是抢因果。

    众神灵都不是为了第二层而来,而都是为了第一层而来。

    当然,若是能感悟到后羿射日道痕,那么无论如何也都是值得的了。

    这一次,系统的操作,让苏离感慨的同时,又让苏离颇为震撼。

    因为他见识到了一种全新的体悟方式!

    之前,都是真虚体悟,他自己先进入档案世界去莽,然后回到现实来调整。

    这一次不是,这一次是把现实和档案世界进行了‘调换’!

    而且还是实时同步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

    苏离呼出一口浊气,然后看了看他的天机值——10亿+90亿。

    这是未来的他留下的最后一份底蕴了——虽然有些事情苏离已经忘记了,他也知道他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但是苏离知道这一次之后,未来的他已经彻底没有了。

    100亿的天机值很多吗

    很多。

    但是也不多。

    因为他没有因果值。

    这些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关键点——天机值是以‘10亿+90亿’的方式存在,而不是直接以‘100亿’的方式存在。

    这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并不是,而是天机值被分成了九段——每一段,都对应一个档案世界!

    而苏离自己的那一份,并不是对应的档案世界,而是对应现实!

    现实还没有启动!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现实苏离也要去经历。

    只不过,这时候,现实是没有动的!

    静止不动,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死寂状态。

    苏离自己的10亿天机值也锁住了,也不能动。

    所以,这系统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那九份档案世界里,只要有一个成了,就会覆盖掉现实。

    而现实里,他苏离还在,所以他可以在此次不死——但是这九份档案世界里的竞争,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这一次其实有九大势力——不,甚至不止九大势力在其中争夺传承,而且,其中的一些实力,进入的世界,也必定要有一个他苏离存在。

    那么……该如何存在

    苏离刚沉思着的时候,血碑那无尽黑暗里,十道替身纸人一个个的走了出来,每一个都看似手无缚鸡之力。

    每一个替身纸人,都是一个宁采臣。

    但是,其中的八个已经来到了苏离的身边不远处,而另外两尊,却像是被什么锁链束缚住了一般,想要走过来,却忽然被一下子拉了回去,并不断的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片刻之后,那声音逐渐远去,让苏离觉得无比的毛骨悚然。

    这样的情况,让苏离有些无法淡定。

    但是有了八个替身纸人走了过来,每一个都是宁采臣,这让苏离明白到了,这档案世界里,只要九个他有一个成功了,他就可以彻底覆盖掉现实。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就是真正的九死一生!

    因为实际上,并不是九个,而是十次机会!

    因为现实里,只要其中的谋一份成功了,他覆盖过去的同时,他自己就要再次去参与!

    所以,他再次去参与的时候,还要保证,未来不发生变化。

    这一点,问题其实已经不大,只要能覆盖,本身就解决了致命的‘平衡’问题,就相当于已经将天道修复完整了,所以哪怕是有细微的变化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因为这世间的天道会自行进行修复。

    可是,关键的关键就是,这九次之中,该如何选择,该如何成功

    一旦要是九次之中,敌人一方的成功了,或者是被其余的某些有心顶因果、有所准备的一些实力顶掉了因果的话,那就真的是惨了。

    苏离的目光看向了这九个档案世界里的光影。

    档案世界还没有开启。

    但是他能且只能选择一个。

    他选择了之后,其余八个替身纸人才会进去别的其余八个档案世界。

    这,就是所谓的平行空间。

    但是只有一个能成为真实空间。

    系统的强大,超乎想象。

    但更可怕的是,苏离隐约能感觉到——现在的系统没有了自我,已经死了。

    这是源自于冥冥中的感应,也有可能是来自于未来的他告诉他的,但是他已经忘记了。

    只不过,天机谛听的能力,让他多多少少有一丝非常模糊的印象,没有彻彻底底的遗忘。

    好一会儿之后,苏离才收敛心神,开始打量每一个档案世界。

    第一个档案世界里,苏离看到了宁采臣,看到了聂小倩,看到了诸葛流云,看到了燕红叶,甚至看到了炎姬,看到了……

    炎姬是谁

    炎姬就是树妖姥姥……

    当然,这一次并不仅仅是这样的存在。

    而是,这一次的世界有些特殊,所以是可以‘取代’的。

    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囚笼,拥有对应命格、机缘、造化的修行者,都可以跳进去。

    但是其限制就是——真正的男跳男,女跳女,没有对应的因果,想跳也是跳不进去的。

    这种情况,在苏离看来,怎么看怎么都有种玩虚拟现实‘角色扮演’的游戏一样。

    或者说,这特么就是演电视剧啊!

    所以,这是同时上演‘九部电视剧’,然后其中的一部成功,将其余全部覆盖,并将现实覆盖,成为过往的真正‘历史’吗

    苏离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看了一下第一部电视剧的‘演员’,然后看到了聂思茹、华流云、燕红月、燕赤城、宁采笺,宁采旭之类的名字。

    苏离整个人都如遭雷击,心里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这特么简直是不当礽子啊!

    连名字都不改的

    苏离又看了看第二部里面的‘演员’,然后,全部是诸葛系列的。

    苏离看了第三部,好家伙,苏家人全部出现了,一些没有见过的奇奇怪怪的名字都在里面了,什么苏无双,苏小倩,苏凝儿……

    苏离看了看第四部,这是天魔一方的人,全部的是魔族妖族混杂,是妖伦妖羽一行人参演。

    苏离看向了……

    第五部,第六部,第七部。

    当苏离看到第七部的时候,苏离看到了聂小倩的扮演者(阙心妍/宁采笺),看到了燕赤霞的扮演者(玉清/),看到了诸葛流云的扮演者(莫拉/华流云),看到了燕红叶的扮演者(云青萱/燕红月)……

    苏离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再次震惊了。

    这一次怎么有双角色出演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苏离很肯定,阙心妍不可能还有分身。

    特别是,云青萱不可能和燕红月有任何关系!

    “这是顶因果已经快要顶上了吗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离看了看宁采臣的扮演者,随即他的脸色微微一沉,因为这一次就连他都被安排了一个陌生人顶了(苏离之身外化身/宁采旭)。

    “一个角色,两个玩家控制”

    “这是要坏事。”

    “这第七部电视剧怕是不好拍。”

    “但是,这第七部很明显才是我应该选择的。”

    “因为其余的八处档案世界里,没有魅儿他们参与。”

    “更可怕的是,燕赤霞的扮演者另外一个,竟然是问号我都看不到对方是谁这是强得离谱啊!”

    苏离心中沉吟之间,又把第八部和第九部看了。

    然后他没有任何办法选择。

    因为,这一次只有第七部里面,才有他身边的人。

    而其余的八部,都是不相关的神灵们的追逐——但是其余的八部他也同样会参与,只是替身纸人自行进去参与而已。

    除了第七部之外,就是第一部需要注意。

    第一部应该是最顺利也最轻松的一部,只要他去参与,他就能稳住天皇子之位,修复传承的同时,还能把无泪之城中的那几名丝毫不下于沐雨兮的美女收入囊中,甚至能在剧情之中对她们倾‘囊’相授。

    但是选了第一部,固然成功,可从此往后,这世间将再没有魅儿沐雨兮。

    即便是她们或许还会依然存在,但是会在某一个时间点被杀穿,死去,然后渐渐淡出所有人的记忆,最终彻底烟消云散。

    最终,历史会抹除掉她们所有参与过的事情,抹除掉她们所有存在的痕迹。

    苏离看到这样的选项,忽然对于之前做的两道题,颇为感慨。

    这样对比,还能有选择的题,是多么的良心。

    而没有选择的题,直接给他,就是绝路。

    要知道,在天道之中,要稳定人性不崩灭,自身的性格是不能太跳脱太变化无常的,要么就是失心疯,要么就会坏事!

    特别是在‘倩女幽魂’这样的故事中。

    这一次的故事背景,显然曾经的他讲述的应该是以‘陈十三’编剧版本为模板,又进行了莫名其妙的二次创作和魔改。

    所以真正的内容,苏离自己都一脸懵逼,完全不知。

    所以这样的世界是凶险的。

    如果完全没有什么改变,反而会轻松得多。

    正是如此,这样的世界,若是利用‘知道剧情能力’去应付,那恐怕瞬间就要死穿了。

    这样的世界,正常的剧情里,宁采臣手无缚鸡之力,这能活下来

    这是在想桃子呢!

    再加上他很清楚他自己特别喜欢吹牛逼的性格,所以基本就是——宁采臣有能力,但是特别谦逊低调,看起来平平无奇,或者是身上有点儿什么伤势,看似像是个普通人。

    只有这样,才能和他当时‘凡人’讲故事的心态吻合——呵呵,都以为我是凡人,是渣渣,其实我是隐藏大佬。

    将这样的心态代入进去,才是这个‘档案世界’里的宁采臣的性格。

    而如果穿越者的记忆还在的话,这个故事的魔改,就是宁采臣如何伟大,最后肯定也是一定会牺牲,所谓为爱殉情之类的。

    这样才能骗到小姑娘的眼泪,然后最后骗到小姑娘的清白和眼泪。

    正是如此,苏离也才让身外化身去顶了一波,这样的话,他的本体就不用殉情献祭。

    这之前,苏离就考虑过,替身分身甚至天机值都没有的情况下,他若是本体死在了里面,那就是gg了。

    他的所有分身,都是依存于本体而存在,如果本体真正的炸穿了,还什么分身化身,那都是井中月水中花。

    因为这一次,他无法将本源斩出来预存,而且不仅是他,这一次所有的参与者都是如此。

    别玩什么分身本体囚笼什么的了,敢进来的,任你牛逼得一塌糊涂,死了就是死穿。

    进来的那一部分,肯定是全部死光光的。

    对于苏离而言,这一次不能赢,就是彻底的输了。

    所以他是完整的状态进入的——因为参与直接因果,他也必须得这么做。

    苏离轻叹了一声,随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七部‘电视剧’所对于的档案世界。

    这是档案世界,但是也是真实的,因为是要直接覆盖的。

    这一次,苏离刚选择完毕,顿时,整个人便天旋地转,接着,一种非常熟悉的第三视野和第一视野同时产生了。

    第三视野,是来自于他的本体,也就是他苏离,这种情况和回到两万年前的黑暗时代一样,有视野但是只能看。

    但是第一视野也有些奇怪,苏离知道这是他自己,也记起了他是苏离,知道他是苏离,但是就像是穿越到‘倩女幽魂’世界里,取代了宁采臣一样。

    感觉有那么些奇怪,但是整体还是没多少问题的。

    只不过,苏离无法感应到那个‘宁采旭’是怎么回事。

    正是如此,苏离又仔细感应了片刻,随即尝试着以‘宁采臣’的身份调出系统。

    结果,苏离发现,这一次系统都调不出来了。

    但是,当苏离以第三视野调出系统的时候,系统面板出现在了第三视野所在的黑暗区域里。

    第三视野相当于一个上帝视野,这就是他真正的本体所在之地。

    而眼下的宁采臣,是身外化身的情况。

    所以就相当于苏离的本体套在了身外化身身上,然后开启了一个‘上帝视野’。

    上帝视野里,记忆禁区等等全部封锁了不说,其余的八个档案世界也已经完全封锁,但是系统面板对应的区域,却出现了八座镇魂碑般的虚影。

    其中,第一座碑的虚影下方,已经染上了一层血色。

    第一座碑,已经拿下了第一步

    苏离看了一下时间点——七天!

    只有七天时间!

    这七天,和第七部对应,和这个故事的原型‘天魔冲七煞’对应,所以七其实才是关键。

    可是这一次,那第一部里的那些存在,都擅长某种分身之术,不仅本体进来了,还独立出一尊分身,进来了。

    所以,第一部里面他们是本体,还是这一部里面他们是本体

    苏离无法知道。

    而且他除了能通过魂碑染血的方式判断进度之外,其余一切都无法知情。

    因为其余的档案世界里,是替身纸人去参与的。

    而那些替身纸人开不了系统,共享不了信息。

    苏离沉思之间,那其余的血碑底下,也开始染上了血色。

    苏离心中凛然,他不敢多想。

    而这时候的‘宁采臣’,却已经徒步来到了乌璃镇。

    乌璃镇上,苏离(宁采臣)手持造化笔,是的,造化笔,只不过其中的很多能力,处于完全封禁的状态。

    如今这支笔,仅仅只处处拥有增加画技、能让人凝神静心的能力而已。

    苏离手持造化笔又作了几幅画,并在画卷之中,题了‘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这样一句诗。

    这两句话出容自东晋著名诗人陶渊明的一篇散文《归去来兮辞》,表现了作者淡泊闲逸的心境和清静恬适的生活情趣。

    两句写的是宁静的山景,表但此时表达的却是——我是世外高人、我是得道高人的心境。

    苏离其实是强行控制自己的手不去题诗的,但是却同样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他阻止题诗。

    这时候,苏离意识到,这应该是‘宁采臣’的另外一部分‘自我’,也就是那个‘宁采旭’。

    而唯一好一点的地方在于,身外化身主宰着‘宁采臣’,几乎占据九成左右的主观判断力。

    而这个‘身外化身’,性格更像是前往万漓圣地的时候的苏离,所以心中是非常浪的。

    为什么

    因为苏离第三视野已经看到了他自觉‘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状态了。

    那桀骜的气息,那一副文人才子的打扮,那一脸我就是天才的孤傲,以及那一副骚浪贱的趾高气昂的模样……

    苏离总算是看到了他自己曾经最真实的模样。

    一时间,苏离想到了最初最初的时候,那时候的他还是个孩子,还是很纯洁的。

    ……

    “兄台,你这画很有意境呀。”

    这时候,女扮男装出场的聂小倩(阙心妍/宁采笺饰)莲步轻移,走了过来,带起一股香风。

    第三视野的苏离也有些无语——该不会你们以为把胸缠成平的,就是女扮男装了吧

    关键是,你这么大你缠得住吗不难受吗

    苏离还没吐槽,他便察觉到‘宁采臣’已经识破了,毕竟这是一双阅片无数的老鸟……老眼。

    宁采臣笑眯眯的走了过去,伸手就要拍聂小倩的肩膀,以示亲近,却被聂小倩不动声色的避开了。

    “兄台谬赞了,其实如这般化作,在宁某看来,不过区区小道而已,仅仅只是无心而作,连万中之一的内蕴都不曾展现出来。

    如今,我与兄台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不如我与兄台痛饮一番,把酒话桑麻”

    宁采臣一句话说出,苏离呼吸一滞。

    把酒话桑麻后续的那句话是——还来就菊花。

    一眼就想上了

    苏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很想口吐芬芳一番。

    苏离的第三视野盯着‘宁采臣’也就是他自己的下半部分看了一会儿,他有一种把对方砍了的冲动。

    毕竟,没了这活儿,这家伙应该就能老实安分了。

    就因为你在这里浪,老子到现在还在给你补锅!

    草——这不是一种植物!

    “哦兄台也这么认为么那看来,我们当真是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兄台怎么称呼”

    聂小倩美眸含笑,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像极了小白脸小鲜肉,当然,是那种连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的小白脸儿。

    按照苏离此时的看法——男人长成这样,这世界还有女人什么事儿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聂小倩,嗯,还真的是颇有魅儿和雨兮综合起来的那种……

    咦

    我苏离想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我现在这么想,我和这骚浪贱的宁采臣有什么分别

    苏离小小的自我谴责了一下,却还是回忆了一番和魅儿雨兮温存的过往,心中顿时充满了亢奋的热情。

    顿时,他就连看向聂小倩的目光,都温柔了很多。

    当然,或许是影响,或许本身就是宁采臣下贱无耻,此时立刻骚骚一笑,道:“在下不才,名为‘倪劳工’。

    聂小倩道:“兄台莫要作弄贤弟了,小弟名为‘聂青轩’,兄台莫不是看不起贤弟,连个名字都不愿意说么”

    宁采臣道:“原来是‘青萱’贤弟,当真是好名字,‘萱’字原是一种灵草的名称,即萱灵之草,诗意而又有内涵……”

    聂小倩捂嘴轻笑道:“是‘青轩’还什么青草,草本来就是绿色,青色的草那不是更显稚嫩碧绿。”

    宁采臣笑道:“原来是‘轩’,那就是车上干……咳,不是——”

    聂小倩到:“算了,公子你既然看出来了,就不逗你我名‘聂小倩’,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宁采臣嘿嘿一笑,道:“宁采臣。”

    聂小倩道:“公子非但名字好,才华也是一等一的好,不过,小倩有一事相求,还望公子能垂怜,伸出援助之手。”

    宁采臣道:“生出援猪之手行吧,你说。”

    聂小倩道:“小倩遭遇到了一种恐怖的魂毒手段,需要有挚爱之人对小倩说一声‘我爱你’,方可以解除。公子,我们既然如此相见恨晚,不如,公子说着试试看吧”

    宁采臣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聂小倩一眼,道:“试试看就怕试试就逝世啊!”

    宁采臣说着,看了聂小倩一眼,随即抬手在身前的画板上画了一幅画。

    画中之人正是聂小倩,只是画中的聂小倩虽仅仅只是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来,却已经显得极其美丽了。

    只不过,画到一半,宁采臣忽然停了下来,因为,画中忽然出现了一道幽影,其中,仿佛有一只无比凶戾的诡谲、凶灵陡然之间冲了出来,一口咬在了宁采臣的脖子上。

    宁采臣整个人微微一个激灵,倒是还算镇定,没有慌乱。

    而且,这般幽影只是类似幻觉般的东西,由宁采臣自己的画卷生出,所以他显然也是已经习惯了这样一幕,没有太大的变化。

    苏离察觉到,这一幕幽影其余人是看不到的——仿佛,就像是这造化笔给予宁采臣的提前判断一样。

    而宁采臣本身,也非常相信这只造化笔,并在关键时刻会通过画画来判断一些事情,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米虫上脑’类型。

    苏离心中多少算是微微有些满意了。

    总算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不然还真是难办了。

    而通过宁采臣这‘作画’的情况,苏离也判断出,宁采臣不知道剧情。

    这有可能和‘宁采旭’的部分因果有关。

    两人共同使用‘宁采臣’这具身体,而且明显是在‘抢夺’的状态,因此关于‘穿越者’、‘记忆’之类的信息,宁采臣本身都并没有显化出来。

    显然,这一方面,这‘宁采臣’,也就是‘身外化身’也是知道是非轻重的。

    所以,表现在外的就是——身外化身掌握了一部分‘神秘语言’,其实也就是华夏语言。

    只不过,身外化身似乎也将这部分进行了‘洗魂’,以至于他自己都觉得这是‘古符文语言’。

    这方面,现在也已经没有了问题。

    同时,虽然穿越者的记忆还在,但是‘宁采臣’本身却没有了关于‘倩女幽魂’的故事的任何记忆了。

    这就是顶因果的同时,抹掉了因果。

    苏离知道,是因为他是‘第三视野’。

    但是他知道,如果这一切最终尘埃落定,那么,他的记忆里会出现其余的信息情况。

    比如说,原来‘倩女幽魂’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原来,曾经的那些故事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这就像是很多事情出现了‘反转’一样,可能所谓的‘反转’,只是因为曾经的真相被‘覆盖’了而已。

    苏离以第三视野,全局观看,清晰的察觉到了这一幕,同时也察觉到,每一次宁采臣作诗或者‘题诗’的时候,另外一份隐藏的‘意志’就会特别亢奋。

    这就是在偷师。

    但是宁采臣不知道。

    所以当苏离去阻止的时候,有另外一股意志在干扰。

    此时,因为察觉到这绝美的少女竟是一只想要吞噬他的凶魂,顿时,宁采臣的脸色便变得难看了几分。

    “说什么”

    宁采臣淡淡的瞥了聂小倩一眼。

    “说我爱你。”

    聂小倩大大方方的说道,美眸之中还带着少女对于爱情的期待和憧憬之色。

    这时候,苏离不由想到了一首诗——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因为这时候,聂小倩这种少女情怀总是诗的气质和纯粹,再加上那淡淡的笑容以及她一身素白色的纱裙,这让她确实是非常美丽动人。

    宁采臣嗤笑一声,道:“好,我说——你听好啊。”

    聂小倩立刻颔首,‘嗯嗯’的答应着,看起来格外清纯可爱。

    宁采臣凝神屏息,情感真挚之极的道:“你去死吧!”

    说着,宁采臣一只造化笔猛的点杀向了聂小倩的眉心。

    苏离呼吸一滞。

    第三视野都愣了愣——这特么是有病

    聂小倩惹你了你就下死手

    这是造化笔啊,你这一笔捅下去她现在这情况还有命在

    我x你姥爷啊!

    苏离的第三视野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能做的事情就是他能做个锤子事。

    他什么都不能做,就像是两万年前那样,只能干瞪眼的看着——不,连干瞪眼都做不到,因为他是虚无的,只有那种上帝视野存在。

    “啊——”

    这聂小倩也是纯洁得像是一张白纸,宁采臣一笔戳向了她的眉心,她‘啊’了一声之后,就站在原地也不反抗,直接等死。

    面对这样一幕,苏离极其的无言以对——他调出系统看了一下,系统面板上的其余八座血碑全部都正常的染血。

    而他这座是被别说染血了,一股黑气已经开始腐蚀巨碑,以至于下面彻底的黑了。

    “嗤嗤——”

    这时候,远方,一道流光猛的窜来,接着,那流光化作一片树叶,陡然之间挡在了聂小倩的眉心之地。

    随即,吊儿郎当的诸葛流云叼着狗尾巴草,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诸葛流云(莫拉/华流云饰)。

    苏离脑海之中,生出了他看到的、对应的信息。

    “我说兄弟,这样对付人家一个小女孩儿,这就不太好啊,不给别人画就不画嘛,何必呢何必呢”

    诸葛流云嗤笑一声,随即目光凝视着看聂小倩,道:“我帮你解除魂毒,说什么‘我爱你’对吗”

    聂小倩美眸之中多了几分期待之色,道:“对啊,多谢公子先前的救命之恩。”

    聂小倩说着,躬身行了一礼,非常有礼貌。

    苏离的第三视野找了个视角看了一眼,确实没看到什么春光,不是,确实没有察觉到聂小倩有受到什么伤害,顿时也就放心了。

    果然,修行者的世界,确实还是保护很到位的。

    “在下诸葛流云,见过这位仙子小姐姐。”

    诸葛流云油腔滑调的表现,在苏离看来有些讨厌,他想到自己那乖儿子莫拉——小家伙,和你爹抢女人长本事了啊,下回镇压黑鸢一万年!

    莫拉并不知道,莫名其妙的选了一个‘不朽体悟’资格后,就会遭遇到这样的经历。

    但是此时,他还是有些激动的。

    不过在‘不朽道痕’里,他的未婚妻其实是一个名叫‘燕红叶’的人。

    唉,好纠结……是爱江山呢,还是爱美人呢

    要不,我逆转道痕试试,全部都要

    莫拉心中思量的同时,另外一位扮演者‘华流云’却心中冷笑——傻逼玩意,就这还想顶因果

    (ps:第一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玖寒tut’999书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