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69章 缘分一道桥,红叶最多情
    聂小倩对于诸葛流云的表现,倒是也相当欢喜,听到诸葛流云的自我介绍,顿时那樱桃小嘴儿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诸葛公子说笑了,小倩何德何能,能当得了仙子姐姐。”

    聂小倩言语十分轻柔。

    这般情况下,无论‘聂小倩’是‘阙心妍’还是‘宁采笺’,是不能真正的做出太超出‘人设’的事情来的。

    这是在感悟‘不朽道痕’的时候就会有的提示——想领悟‘不朽道痕’,就要有一颗虔诚的心,进入‘归墟’,真正的去切身体悟。

    更重要的是,一旦真正开始投入,甚至还会暂时的迷失其中,忘记自身的存在,而完全将自己当成了是‘角色’。

    此时聂小倩的情况就是如此。

    苏离的第三视野隐约能判断出,这时候的聂小倩,恐怕已经完全的成为了聂小倩——无论是‘阙心妍’还是‘宁采笺’,估计都完全的‘沉浸式’了。

    反而,苏离的第三视野能感应到这‘华流云’和‘莫拉’都有自己的想法。

    有自己的想法不是什么坏事,怕就怕自己和自己干起来,那这角色一毁,那就要全盘失败。

    这时候,处于第三视野的苏离,也是有些头大。

    不过,他意识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也相信,无论是莫拉还是华流云,都不是傻逼,应该是知道后果的。

    “这一次,想体悟道痕的倒是不可怕,可怕的就是一些搅局的——该不会这里出现的妖魔鬼怪,全特么都是‘神灵级别’之类的吧”

    “那些群演,上的都是一群天骄们他们的任务是干掉主角摧毁剧情还是让黑山老妖迎娶聂小倩,开启枉死城”

    苏离思索之间,意识到了更多恐怖的东西。

    这时候,苏离莫名聆听到了华流云的一丝心声:“傻逼玩意,就这还想顶因果”

    这不屑之音并不是特别清晰,但是苏离的确非常肯定,他聆听到了。

    苏离若有所思,诸葛流云则非常有礼貌的道:“聂姑娘,那诸葛流云便唐突了。”

    聂小倩道:“嗯,你试试吧,等等,我先看看我的玉雕。”

    聂小倩说着,从雪白的脖子里拿出一道挂饰。

    那挂饰下方,出现了一枚雕像,雕像呈现出浅蓝色。

    雕像上画着的一名女子,女子手持小葫芦。

    苏离开始还以为这雕像是他赠予魅儿的玉雕,心中还有些奇怪。

    而此时看了之后才发现,这不是那枚雕像,也不是公乘青蝶那枚玉雕,而是曾经他拿到的‘天机圣印’,也就是沐雨兮最开始给他的。

    后来,他将这东西打造成了玉雕给了魅儿。

    如今这玉雕竟然出现在了聂小倩的脖子上取代蓝魔之泪吗

    苏离心中也有些奇怪,也有些懵——因为这样一改的话,他甚至不知道剧情的任何发展方向了。

    “希望大方向不要魔改太多吧……不然就只能摸索了。而且这是‘真人扮演’,死了就死穿了。”

    苏离的心情有些沉重。

    这一次不仅是他,任何进来的其余修行者也都是如此。

    此时,如果把这一幕场景之中的归墟看成了最早的时间点,那么那一枚天机圣印也就是‘镇魂命匙’那的确就是‘镇魂命匙’,因为这东西就是核心‘道具’。

    这时候,聂小倩拿着那玉雕看了看,然后默默的捂在手心,并放置于胸口,闭上双眼默默的感应了片刻。

    苏离能看到,她修长的睫毛还在轻颤,整个人说不出的美丽,虔诚。

    这时候,苏离甚至莫名的想着,这要是雨兮或者是魅儿,他会直接亲过去。

    实在是,这一幕,让他想起了青葱少年的那份初恋般的感觉。

    诸葛流云身边,被阻拦了攻击的宁采臣,则只是微微皱眉,然后又看了看他的画板上的人物线条,也就没有再动手了。

    “聂姑娘,现在可以了吗”

    诸葛流云看着聂小倩,也有些莫名的好感,只是这好感很淡——当然,这种好感即便是生出,也不会强烈,因为诸葛流云的实际控制着有两个。

    所以两人的心情一个是非常冷静的,一个是非常跳脱的。

    就是双性格,看起来顽劣跳脱、浪荡不羁,实际上却冷静冷酷,能稳得住。

    诸葛流云生了的一点儿好感又立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莫拉心中都有点儿怪异。

    而华流云则心中嗤笑不已。

    “已经好了,诸葛公子,多谢了。”

    聂小倩再次感谢,语气很轻,声音悦耳动听,气质更是如空谷幽兰。

    诸葛流云深深看了聂小倩一眼,然后心中却老老实实的冥想着‘燕红叶’,因为他答应了他的师公,要娶红叶为妻。

    所以,他一边想着‘红叶’,一边无比深情的道:“我爱你。”

    聂小倩手心,那浅蓝色的玉雕竟然莫名的生出了一丝淡淡的光晕。

    但是聂小倩的手心捂住,将那一丝淡淡的、光晕给隐藏了下来。

    聂小倩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眼中略微有一丝淡淡的失望之色。

    这时候,就听到一声无比冰冷的声音冷叱道:“哦,原来你这么爱她啊。”

    诸葛流云、宁采臣和聂小倩顿时全部看了过去——然后,他们看到了一名浅红色纱裙女子,带着一种非常冷酷的气质走了过来。

    仅仅一眼,苏离就知道,这就是燕红叶。

    燕红叶(云青萱/燕红月饰演)。

    苏离回忆起燕红叶在这一个档案世界里的信息,顿时也是无言以对。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云青萱出来了。

    而且还演绎的是燕红叶!

    恰恰,燕赤霞的扮演者是——玉清分身!

    所以,曾经苏离对云青萱说了一句,我x你母亲,这次,显然成真的了。

    因为……燕红叶的确是燕赤霞的女儿。

    所以,司马三娘扮演者是‘公乘青蝶’

    所以,这一次云青萱解决不了的记忆禁区的隐藏关键,在这里所以这个断层点和两万年前的那个断层点要联系起来才能处理掉

    不然两万年前那个断层点无法真正的扫平

    燕红叶此时走了过来,此时的她,看起来便生得一脸独立自我、沉着冷静、大方率真的气息。

    同时,苏离感应到了她身上的那种琴心剑胆、正直善良的底蕴气息。

    只一眼,苏离就莫名有些心动。

    或许是因为是女儿

    不是女儿

    苏离现在自己也是混乱的。

    燕红叶走了过来,直接质问诸葛流云。

    诸葛流云顿时懵逼了——这下子被抓了个正着。

    “你,你就是……红叶”

    诸葛流云先是一怔,然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这时候莫拉和华流云都懵逼了。

    “小崽子你厉害,快上,你口活儿厉害!”

    华流云暗中交流,催促莫拉。

    “催你麻痹,这不是你之前要舔这聂小倩”

    “舔你妹啊,赶紧解释啊,还有这聂小倩乃是人皇之妻,你自己看着办吧!”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

    “我早说我早说你狂舔的话万一把小倩骗到手了怎么办不怕你付出真心,就怕你不要脸死缠烂打啊!”

    “这样不行,我看他们全部都是彻底投入,我们这样还拥有独立自我,看样子是干不成了!”

    “联手!”

    “好!”

    “别坑我啊,不然——”

    “别墨迹了,快!”

    ……

    这刹那之间,意识到这样不行的莫拉和华流云,直接接受了彼此,成为了对方的真爱。

    那一刻,诸葛流云先是呆滞了刹那,随即立刻道:“红叶,红叶,其实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你让小倩,不是,你让聂姑娘——”

    燕红叶道:“还小倩,你看这称呼,多亲热啊。不过,我也管不了你,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诸葛流云道:“红叶,你是真的误会了,我才刚过来,然后看到聂姑娘出现了危险,才出手相救。你看这片红叶——”

    诸葛流云说着,抬手与我,先前被击穿的那一片红叶顿时重新显化了出来。

    燕红叶道:“我都看到了。”

    燕红叶说着,又道:“小倩,你没事吧”

    聂小倩笑道:“红叶,我没事,之前确实是他救了我,然后我请他帮帮忙,你知道的。”

    燕红叶道:“你以后,不要随便找那些臭男人帮忙,会吃亏的。”

    燕红叶说着,瞥了一眼宁采臣道:“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这种臭男人!仗着有点儿道行欺负一个弱女子”

    宁采臣笑道:“臭男人哪里臭了是不是你试过”

    燕红叶道:“你是卖字画维持生计吗我买了,帮她。”

    宁采臣道:“不好意思,我的东西只卖给有缘人,你不是我的有缘之人,我不卖。”

    燕红叶道:“是不是有缘,你说了不算。你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你和她没缘分呢”

    宁采臣道:“你说了也不算,不过你口活儿厉害,第一次见过口活这么好的美女,那么你说了算。聂小倩你过来。”

    聂小倩看了宁采臣一眼,眼中顿时多了几分疏远之意:“还是算了吧,红叶,我不想求他了。”

    燕红叶道:“他会画画,而且是这乌璃镇唯一擅长画画之人。”

    宁采臣道:“其实我还会别的,我特别擅射。”

    燕红叶手指一弯曲,一道符印凝聚,道:“你想死”

    宁采臣道:“我擅长射箭,怎么就得罪你了我射你了吗”

    宁采臣说着,手一翻,从乾坤戒指里拿出来一柄白宇魔神耀光弓,道:“咻咻咻——射射射!我是后羿,我要射——日!”

    燕红叶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她盯着宁采臣深深看了几眼之后,收回了手心凝聚出来的符印。

    宁采臣身边的诸葛流云,呼吸凝滞了刹那,其灵魂深处刚‘融合’的莫拉和华流云,直接被震得分裂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

    “话说,天皇子曾经这么厉害的吗”

    华流云盯着莫拉看了一眼,眼神有些奇怪。

    莫拉道:“你看什么看天皇子难道不是一向都这么厉害吗”

    华流云道:“这说话的方式……我的天,在我无泪之城这么说话,能活一天算我输。”

    莫拉道:“得了吧你,你现在说话你没发现也是有些类似吗”

    华流云道:“我这人比较含蓄,没有这么直接啊。”

    莫拉道:“含什么你喜欢含不喜欢直接”

    华流云道:“行了,我们这次得真正的合体——恶心,你一个大男人——”

    莫拉道:“你就算了吧,合着于我而言你不是男人似的,你蹭好处蹭因果蹭到我义父头上来了,我还没想方设法干掉你都算是好的了。”

    华流云道:“莫拉你要明白,无泪之城已经存在了,我们属于先祖的后辈,帮先祖顶因果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不然无泪之城将永远不见天日。

    更遑论,我不是想顶因果获得什么好处,当然如果获得好处更好。

    我只是想这一次危机能得以度过,明白吗

    这一次我们的人都是这种心思,所以我们有两手准备。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样依然远远不够。”

    莫拉道:“正是感受到了这些,我才能容你,不然以我的性子,我就直接毁了这个‘诸葛流云’的存在,哪怕是毁灭了一切也不让你们得逞。”

    华流云道:“但是,你能不能别这么傻逼你毁灭了一切不是不让我们得逞,而是让别人得逞啊,你这一毁,天皇子这份不朽道痕还怎么重新衍化出来,替换掉过去。

    毕竟,这一部分因果是被摧毁了的,如今不填上怎么行”

    莫拉道:“所以,你赶紧过来吧,咱们就当是一体双魂得了,你也别老是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蹭我的时沙神性底蕴气息,那是我成神的关键!”

    华流云道:“那你也别蹭我的《玄心神术》啊,这东西你能会吗我本来都学了个半桶水上下晃荡,你还蹭。”

    莫拉道:“行了,我就蹭蹭,不进去好吧”

    华流云道:“你说什么”

    莫拉道:“蹭蹭玄心神术的表层好处啊,不深入内部感悟玄心神术至理,你也别深入啊,不然我的时沙神道总纲奥义全让你窥视过去了。”

    华流云道:“说得好像我很稀罕似的。”

    莫拉道:“一边说不稀罕一边还偷偷窥视,这是哪个小贼呢”

    华流云若无其事的道:”不知道,那一定是一个非常可恨的小贼——唉,你不是说蹭蹭不进去的吗”

    莫拉道:“别逼逼赖赖,不服现实碰一碰,看我干不干你就完了!”

    华流云:“……”

    虽然两人不时争论几句,但是诸葛流云这个人总算还是慢慢的稳定了下来。

    只有处于第三视野的苏离一个人凌乱于风中。

    我在哪

    我是谁

    我的天机聆听功能听到的是一些什么玩意儿对话

    这是整个世界都瘸了吗

    苏离又看了看宁采臣,这家伙,简直骚得不像话。

    “算了,忍了。谁让这宁采臣是我自己的身外化身呢而且还是在‘归墟’这个时代里,同步的可能就是最早穿越的我。

    所以过去的我,是真的……不当人啊!”

    苏离心中有太多的感慨了。

    不过,他也只能看着,不然,还能如何呢

    燕红叶冷冷的瞥了一眼宁采臣,对宁采臣这下流胚子,怎么可能有好印象

    而此时,聂小倩却轻叹了一声,道:“好吧,再试试吧。”

    说着,聂小倩看向了宁采臣,道:“宁公子一定是对小倩有什么误会。”

    宁采臣道:“或许,的确是有误会,不过还是那句话,你去死吧。”

    聂小倩叹道:“既然如此,那小倩就去死了,公子,请多多保重。”

    聂小倩说完,当场燃烧了起来,然后竟是如自己把自己烧死了一般,并在下一刻,化作厉鬼,朝着宁采臣扑了过去,做出一个非常吓人的模样。

    只是,这模样一点儿也不吓人,反而有些可怕。

    这是聂小倩有心捉弄宁采臣,但是又怕真吓到了他,因而只是呈现出来了一个蓝色纱裙衣袍、像是楚人美般的厉鬼而已。

    而且还是那种脸色苍白却并吧是鬼脸的那种。

    所以,在苏离看来,唉,小倩真的是太可爱了。

    但是在宁采臣看起来,却不过如此。

    因为宁采臣可能见识的有点多,在小倩化作凶魂扑过来的时候,他忽然显化出了半边燃烧着血色火焰的骷髅鬼脸,像是遭遇过火灾烧得狰狞毁容的脸,再加上那染血的骷髅面具般的脸颊……

    “吼——”

    宁采臣的脑袋逼近小倩的鬼脸,发出一声低吼,龇牙咧嘴,露出如僵尸般的獠牙。

    “啊——”

    聂小倩吓得尖叫起来,‘蹬蹬蹬’的连连后退好几步,都差点儿一个踉跄摔倒了。

    燕红叶扶住聂小倩,同时又狠狠的瞪了宁采臣一眼。

    而宁采臣则双手叉腰,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星爷的招牌式的笑声。

    苏离抚额——捂脸,不敢看这场景有多么尬了。

    “这是个智障,傻逼,250!鉴定完毕!”

    苏离的第三视野已经给这个‘苏离’下了‘病危通知书’,这已经是‘脑残晚期’了。

    “大佬,这么凶险的世界,你能浪成这样……你这样要是能成功,还真就没天理了。”

    “所以你失败了,你——”

    “咦,我怎么知道你失败了”

    苏离的思想翻滚,内心很是不平静。

    宁采臣狂笑,诸葛流云则在一旁傻傻的看着。

    燕红叶冷酷之极,聂小倩一脸的不忿,委屈。

    “好了,不和你玩闹了,画快给你画好了,我画技好,给你画得很美,特别逼真。”

    宁采臣说着,手持造化笔,当场将画补全,道:“这画呢,叫做‘断桥相会’,咱们如果有缘分呢就是‘缘分一道桥’啊。

    我这人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所以我就不说了,唱给你听。”

    宁采臣说着,开口唱道:“谈爱恨,不能潦草,木鱼敲啊敲,用信任立下誓言我来熬。

    这缘分像一道桥,人头飘啊飘,你想走就请立马拔剑,爱一笔勾销。”

    这歌声吧……

    确实很有水平,水平炸裂,字正腔圆,蕴意十足。

    但是其中的歌词却改了。

    断桥,木鱼敲啊敲……

    苏离立刻想到了法海,想到了法海就会想到‘法海你不懂爱’……

    苏离感觉,他被这‘宁采臣’给洗脑了。

    太魔性了。

    宁采臣唱完,燕红叶轻哼了一声,道:“真难听!”

    宁采臣道:“嘴上说难听,心里巴不得多来点儿对吧”

    燕红叶道:“呸!”

    宁采臣道:“傲娇。”

    聂小倩道:“多谢聂公子指点,的确,谈爱恨不能潦草。只是这木鱼敲啊敲——”

    苏离闻言,心中一变——你大爷的别问啊!问就要出事。

    果然,聂小倩问出来了,宁采臣就开口普及知识:“木鱼敲啊敲,断桥来相会,其中其实有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聂小倩闻言,美眸明亮了几分,顿时充满了好奇、憧憬的神色:“小倩此次小山,便是想要寻一份真挚的感情……”

    聂小倩将她的大体经历讲述了一下,但是隐藏了很多,比如说阴月皇朝等信息。

    只是表现出自己是一个寻求爱情而离家出走的怀春少女。

    宁采臣道:“聂小倩小倩是吧其实你的名字呢‘倩’字如果去掉‘人’字旁,你的名字就叫‘小青’,所以,其实你不当人,命运会更好一些。”

    宁采臣说完,抱拳一笑,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宁采臣,人称‘天机神算’是也。”

    聂小倩道:“哦”

    宁采臣道:“否。”

    聂小倩:“”

    聂小倩道:“宁公子这意思是——小倩若不是人,命运会更好那要是什么才更好呢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呢”

    宁采臣若有所思,抬手卜了一卦,但是这一卦卜到了一半之后,宁采臣忽然用造化笔一笔将卜卦的卦象戳碎了。

    这操作不仅让燕红叶等人迷茫。

    便是苏离都有些疑惑——这又特么是什么骚操作

    不过好在你这白痴没有继续讲故事,吓死老子了。

    宁采臣道:“推衍看来,可为蛇,可为狐,为蛇则能蛟龙升天,化为皇母。为狐,则可为青丘之造化,九尾妖狐之始祖。”

    聂小倩道:“这些小倩都不喜欢,小倩只想找寻一份人间真爱,宁公子看,能行吗”

    宁采臣道:“刚给出卜了半卦,为什么是一半因为我们不熟,你没付出代价,所以是半卦。半卦显示,你的一切付出,皆是镜花水月,竹篮打水一场空。”

    聂小倩闻言,有些沮丧,美眸黯然,道:“那这就是……没希望了”

    宁采臣道:“听不懂人话吗半卦啊,想知下半卦和自己的命运走向——小倩姑娘,这乌璃镇有一间上好的客栈,不如我们边畅饮,边深入交流如何”

    燕红叶道:“这么点儿小事你都不愿意帮忙你母亲知道你在镇子里这么胡作非为吗”

    宁采臣呼吸一滞,道:“暂时没有下半卦,好吧,我说,不过万一你们种下囚笼陷害我该怎么办我可是一个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啊!”

    燕红叶深吸一口气,看了诸葛流云一眼,道:“示范给他看看,再说一次。”

    诸葛流云呼吸一停,头皮发麻,这是要试还是不试

    此时,无论是莫拉还是华流云,都不敢去碰聂小倩的因果。

    “去啊!”

    燕红叶呵斥了一声。

    顿时,诸葛流云只能硬着头皮,再次说了一次。

    然后,聂小倩这次没有捂住那玉雕,结果她胸口整片都逸散出湛了蓝色的光晕,这让她忽然多了一层神秘的美。

    燕红叶眼中显出一抹诧异之色,华流云和莫拉心中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两道灵魂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诸葛流云则自身也是呆了呆,有些呆傻呆傻的模样。

    而苏离,则不由眼瞳微微收缩——当然如果可以的话。

    苏离的第三视野受到了震荡。

    这时候,宁采臣道:“好吧。”

    宁采臣深深看了聂小倩一眼,道:“我——爱你。”

    他说完的时候,聂小倩此时已经用手捂住了那玉雕。

    那玉雕仿佛有一种魔力,被聂小倩用手捂住之后,就一点儿光都没有了。

    所以,这时候宁采臣说出来的话有没有效果,仅仅只有聂小倩一人知道。

    而聂小倩捂得严丝密缝,丝毫没有半点儿空间外显,所以哪怕是苏离的第三视野也看不到结果。

    结果只有聂小倩一人知道——因为她可以不看,但是她的手却可以轻松的感应到结果。

    所以这结果是真正的发出了极致的光和热,还是冰冷一片没有动静——外人谁也不知道。

    片刻之后,聂小倩的手从胸口收回,然后神情变得平静了很多。

    她淡淡的看了宁采臣一眼,道:“多谢公子了,小倩看样子,还得继续找寻意中人了。”

    宁采臣笑道:“你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乘着七彩祥云……”

    苏离的第三视野立刻强行阻止:“闭嘴闭嘴闭嘴啊!”

    可惜,他的意念哪怕能凝聚出来,也会被‘宁采旭’那一部分阻止。

    这‘宁采旭’什么都不干,仿佛单独形成了一片黑暗囚笼,锁住外在的干扰,一心想要这‘宁采臣’成事儿。

    苏离联系到莫拉和华流云的交流,意识到无泪之城想要出世,恐怕其更希望‘倩女’这份因果实锤下来。

    只要这份因果实锤下来,他们那群‘后人’,才可以有名正言顺的地位!

    如果不然,如果这个因果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可能会全部被抹除。

    “看样子,眼下我是彻底无法干扰宁采臣了。”

    “但是,当宁采臣死亡的那段时间,可能就是真正的大戏开局。”

    “而且,按照判断,这一次那玉雕必定是释放出了璀璨的光和热,但是小倩找到了‘道侣’,心中却不喜欢。”

    “因为现在的宁采臣,她看不上。”

    “造孽。”

    苏离第三视野形成了一系列的判断,也是有些无奈。

    这样的性格太要不得了。

    这怎么能成事呢

    苏离沉思着的同时,忽然想到当初他前往万漓圣地的时候,面对华紫嫣的时候……

    那时候,是不是有一个‘未来’的他存在,并也在尝试着阻止却阻止不了

    聂小倩叹道:“就怕我猜到了开端,却才不到结局啊。”

    聂小倩说完,又看了看那幅画,道:“聂公子,这幅画挺好看的,可惜,也只有一半啊,公子愿意补全它吗”

    聂小倩虽然欣赏宁采臣的画技,却言语大方得体,温柔有礼,但同时明显有了一丝距离感。

    宁采臣有所察觉,顿时反而又不乐意了。

    我这么有才,你竟然看不上我

    以退为进

    还是觉得我我阳气充足,肾水充盈所以不好吞噬我

    你就这满身玄阴气息的女鬼,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宁采臣淡淡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时机不到,聂姑娘,姻缘这种事情,便不可强求的。这是我们的姻缘,一切均还不到时候,所以只有半幅画。”

    宁采臣说着,将画从画板上取下来,然后卷起,递给聂小倩道:“先前无礼之处,还望小倩小姐姐多多包,含。”

    聂小倩心情微微好了一些,倒是没有听懂宁采臣的骚话,轻轻颔首道:“多谢宁公子了。”

    聂小倩还是喜欢那幅画,所以接过来那幅画之后,她又重新打开,看了许久。

    “缘分一道桥——”

    她轻轻念叨着属于这个世界的文字留下的痕迹,却不由道:“之前在镇上有听说,公子文采斐然,擅长归墟之前洪时代的文字,能以那样的文字题诗一首,给小倩一份留念吗”

    宁采臣若有所思,看了聂小倩一眼,但见她眼中带着真诚的恳求之色,不由有些异样,道:“你这是——要离开了”

    聂小倩轻轻颔首,道:“嗯,兰若寺那边有些异常,我准备和红叶去看看,然后处理完那边的诡谲之祸患之后,我就得回家了。”

    宁采臣道:“回家了就要被禁足,不能再出来了吗以后就只能等着嫁人了还是准备独身苦修,闭关等将来的大世再出世”

    聂小倩道:“都有可能吧,宁公子是否……”

    宁采臣道:“行吧,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小气了。”

    宁采臣说着,又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喜欢什么”

    聂小倩道:“我比较喜欢那些美丽的花儿。”

    宁采臣道:“喜欢草吗”

    聂小倩道:“花花草草都可以吧,但是更喜欢花。”

    她说着,又询问燕红叶道:“红叶你喜欢什么”

    燕红叶道:“蝴蝶,破茧成蝶,那也是我的向往。”

    聂小倩闻言,美眸含笑,带着考量的眼神看向宁采臣,道:“那这样,以花、蝴蝶为内容和底蕴,再加上这断桥相会,缘分等等来作诗一首吧,用神秘符文语言创作,如何”

    宁采臣道:“好。”

    聂小倩道:“半个时辰的时间,可以吗”

    宁采臣道:“不用,三秒足够了,我做这种事情,一向非常快!”

    聂小倩:“三秒那是多长的时间”

    宁采臣道:“三秒,就是差不多三分之一个正常的呼吸之间。”

    聂小倩道:“那会不会太短了,太快了一些”

    宁采臣道:“不,足够了,毕竟我才华横溢啊!”

    聂小倩道:“那好吧,那现在开始。”

    宁采臣道:“有了,我有了。”

    聂小倩不由有些怦然心动:“这就有了”

    宁采臣道:“把画拿好,我就这样题诗。”

    聂小倩立刻牢牢的抓住画卷,而宁采臣则拿起造化笔,凝聚心神,很是专注的书写了起来。

    他的速度确实很快,手都拉出了残影。

    三秒完毕。

    一首诗,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不羁放纵的豪迈、灵性以及婉约、忧郁等气质蕴含其中。

    这一刻,苏离的第三视野察觉到,无论是聂小倩还是燕红叶,都心跳加速、心如鹿撞了。

    完了,这傻逼装逼成功了!

    苏离以自己的视野看过去,都察觉到这造化笔写出来的诗词,哪怕是狗爬的文字,都能变成‘出神入化’级别的作品。

    更遑论,这‘宁采臣’是真的有真才实学的,是真正的才华横溢学富五车,毕竟这是他自己。

    苏离默默的看着,也不再阻止。

    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不仅是在这一个世界,在其余八个档案世界里,也一样会发生类似的。

    可能细节上,会有些不同,但是像是这种而核心的题诗的事情,不用说——那绝对是‘核心剧情’,不可能出差错的。

    所以,阻止不了。

    聂小倩此时美眸都更加明亮了,终于,芳心生出了一丝涟漪,也有些莫名的心动。

    抛开宁采臣的‘下作’那方面来说,这样的才华,对于怀春的少女,那简直是致命的吸引力。

    特别是,这聂小倩此时看起来还真就特别的文青。

    别说聂小倩了,好家伙,就连冷酷少女燕红叶都被吸引了。

    诸葛流云傻傻的看着,然后默默的叹了口气。

    唉,这头顶是开始冒绿光了这是……

    “公司,这字的确是龙飞凤舞,甚是不凡。”

    聂小倩美眸含笑,真诚夸赞道。

    宁采臣笑着点了点头,道:“这首诗,我读给你们先听听吧,先是神秘符文语言,然后我会翻译给你们聆听。”

    宁采臣说着,朗声道: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聂小倩闻言,只是能感应到那唯美的意境,以及一丝淡淡的伤感,却无法领悟更多。

    因为,这些符文语言她听不懂。

    但是,接下来,宁采臣又以这个世界的语言翻译了一次。

    类似的话语方式,但是意境是一样的优美,文字是一样的押韵。

    这时候,聂小倩才显出了无比动容、震撼的神色:“蓝田日暖玉生烟……哇,聂公子你真的太厉害了,我这挂饰蓝玉,的确是被阳光照射之后就会生出烟雾啊。

    还有还有,红叶她拥有剑胆琴心啊,你这第一句就是描述的她吧”

    宁采臣笑而不语。

    聂小倩又道:“前面是写她,后面是写我吗”

    宁采臣笑道:“上面不完全是她,下面也不完全是你。毕竟,你们两个一起的话,怎么安排我还得好好考虑一下啊。

    不能说你们想在上面或者下面,就能在上面或者下面对吧”

    聂小倩立刻点头,道:“嗯嗯。不过真的好优美啊。”

    燕红叶道:“粗鄙不堪,骗小孩子的玩意!也就小倩听进心里了!另外你想再用言语轻薄我们,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宁采臣道:“不,你错了,这不是粗鄙不堪,这是望帝和鳖灵的故事,而且,这其中的韵意是很深的。”

    宁采臣说着,开始讲述这首诗歌的具体意思,以及对应的洪世界‘禹皇’的故事。

    为了显得自己牛逼,宁采臣还道:“在洪时代,像是这种顶因果的事情,其实是非常常见的。

    你们看这望帝和鳖灵,不就顶成功了吗

    而且,他们还建立了一番大势力,统御了近乎于某个时代呢!

    望帝,从帝……”

    宁采臣信口胡诌。

    苏离心中想要吐血,这所有的因果,从这里开始。

    而此时,他只是想口吐芬芳,好好问候一下这宁采臣的母亲——不,不是,问候一下这宁采臣……

    算了,还是不问候了。

    没法骂,真没法骂,因为他基本实锤这就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可能他真的是十万年前穿越的,结果太浪把自己浪死了。

    然后十八年前他重新穿了一次,这才有了现在帮忙平自己的因果。

    “真特么造孽啊!我这是前世作成什么样,今生一路来补锅啊……”

    苏离心中悲叹连连,哪怕是第三视野的状态,他都觉得要疯了。

    (ps:第二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鞠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