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72章 鱼死网破,路途截杀
    乌璃镇北郊,落霞山。

    落霞山在这个时代,名为‘九曜山’。

    九曜山中,有古寺‘兰若’。

    古寺之后,有万丈崔巍,千层悬削。万丈崔巍峰岭峻,千层悬削壑崖深。

    苍苔碧藓铺阴石,古桧高槐结大林。林深处,听幽禽,巧声实堪吟。涧内水流如泻玉,路旁花落似堆金。

    山势恶,不堪行,十步全无半步平。道旁荆棘牵漫,岭上坟遍青。尘埃滚滚无人到,怪石森森万魂惊。

    苏离的视野在这一方山的高空处逡巡了片刻之后,便来到了宁采臣四人所在的高空。

    这一次,苏离已经达到了三万米以上的高空层次,并没有立刻降落下来,因为他有些问题要进一步分析。

    这时候,他的心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

    系统升级、升星,这不仅是他自己的升华和开悟,同时也证明了他之前的不断‘蜕变’进步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

    至于欠下的天机值和因果——这是定向刷新、真虚体悟以及当时闹出的一系列大动静的时候留下的隐患。

    定向刷新他还没有太多想法,但是通天削神,那诛仙剑阵杀穿一大片的时候,他当时其实也已经想过会出现负债累累的情况。

    而之所以没有出现,仅仅是系统隐藏了这些,默默背负了所有而已。

    当然,通天杀神恐怕同样也出现过‘以战养战’的情况,不然又岂止欠下这么多

    如今,他利用核心的权限让系统恢复‘正常’,才明白到了这一切。

    负债2631亿!

    而系统在濒死状态下,能背负这么高的债——那能将系统的血抽光的苏忘尘,又会负债多少

    这必定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

    虽然说,2631亿多的天机值,按照500万天机值能兑换1点因果值来计算,达到了52626点因果值。

    也就是说,五万多份因果。

    再加上额外的9319份因果,差不多就是六万二千份因果。

    但是实际上是不能这么算的——无论是1点因果值转换成为五百万点天机值,还是五百万点天机值转换成为1点因果值,之所以能转换,只是系统强行增加的帮他平因果的功能而已。

    这种功能,系统实际上是在背锅、倒贴的。

    而且一周上限是10点因果。

    按照这样转换,且不说系统本身是否能承受,就眼下这种环境,六万二千份因果,需要六千二百周才能修复完。

    一周七天来算,若是靠系统这样的能力来处理这种隐患,需要一百一十九年才能还清!

    而且,这还要有对应的天机值或者因果值来转换才行。

    实际上,只有真正的天机、因果一起赚,然后天机还天机,因果平因果,才可以恢复系统。

    那么,能贷款吗

    贷款还如何

    显然,是不行的——就算是拿天池血河提前抵押透支,也不行。

    这样一做,忘尘寰就独立了出去,系统就相当于是被抵押!

    而且,忘尘寰——苏忘尘,如果苏忘尘就是忘尘寰背后的老总!

    他只要敢抵押或者贷款,系统就会直接被清算掉,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完蛋。

    再就是,他不能帮苏忘尘平因果了——因为那不是他的因果,他平不了!

    他要平的是他自己的因果,就像是两万年前苏叶的那份因果一样,是那些,而不是六万年和十万年的因果。

    或许也有,但是没有欠,就不是!

    他欠的这2631亿,是购买的《皇极经世书》、《一气三清》之术并给这些功法升级欠下的。

    还有那九千多份因果,那是通天青帝宫、诛仙剑阵等发威而欠下的。

    这些才是他的天机和因果,这些才是他要平的东西。

    所以‘青云冢’是风遥、风采薇试炼之地,而‘大帝墓’是巡视之地。

    所以,这个地方,应该有两份因果,他需要做的,就是释放‘后羿道痕’这份因果就行了,倩女幽魂这份因果,他不能去平!

    但是,他可以搞破坏!

    只要扭曲掉剧情,让苏忘尘讲述的故事出现异常,那就行了。

    这个故事的逻辑,可以直接摧毁掉!

    这样固然会打草惊蛇,让苏忘尘知道他知道了。

    但是苏忘尘服用了十颗潜龙丹,会不知道他苏离已经知道了吗

    论智力,他已经不用和苏忘尘比了,因为已经根本没法比!

    所以,这一次摧毁掉,然后直接让苏忘尘自己想办法去自己平因果!

    到时候,这一次所有的神灵在他那里获得不到好处,还发现其中的某些‘希望’是‘镜花水月’,那就够苏忘尘疲于应付的了!

    谎言,迟早总会有穿帮的那一天!

    “这一次一旦我将他的七寸掐住甚至掐死,他夺不到系统——”

    “那么,他就会失去系统的掌控权,我的系统会恢复正常——最起码不是黑白色。”

    “而他的系统就彻底不能用!”

    “这样一来,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会不断的探查我的底蕴。”

    “这是我的缓和期——抓住这个时间,我需要快速发育起来,以有资格应对来自于他的威胁。”

    “至于他会不会鱼死网破”

    “他不会,因为在他眼中,我就是个莽夫,就是个凡人是个傻逼250。他和我鱼死网破,就如同神灵和凡人同归于尽,他认为他太亏。”

    “事实上,也差不多是这样,敢鱼死网破,我无所谓,他不甘心!”

    “但是他若是在无法夺取系统权限让系统复活之前,敢对魅儿和沐雨兮她们下死手,我就敢鱼死网破。”

    “我智力不如他,但是我百无禁忌,你灭我道侣,我就同归于尽——你一旦丧失了我这一份机会,将彻底失去那最后一次的机会!”

    “我回到过去,推衍过去之时,前三次,浅蓝都出现过,但是第三次已经不说话了。

    第三次之后,系统就彻底杳无声息了。”

    “而天机谛听让我知道了一部分真实信息,这依然可能他故意显化——但是他可能想象的是,我可以通过彼岸书窥视到一部分真相。但是他不知道,我通过天机谛听能力,窥视到了所有。”

    “所以,我会完完全全先为系统服务,我先平我自己的因果,甚至,我可以把皇族的位置许诺一部分出去,就像是阙德的轮回殿一样。”

    “皇族终究还是要出世的。”

    “那只要我能做到,有些可以给的,就直接给——总好过你苏忘尘一个人把这些全卖了,让所有人都给你打工,为你一个人服务!”

    “那么,这一次——你有安排我演出对不对我手里也还是有底牌的。”

    “夏心宁说得对,有些底牌,可能一辈子,就只有一次机会用了,但是在哪里用,怎么用,以什么身份用”

    “这一次,如果我是黑山老妖,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老妖从良。”

    “这一次,我如果是七夜,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浪子回头。”

    “这一次,我如果是最终还是宁采臣,那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狂浪。”

    ……

    苏离沉思之间,渐渐收回诸多信息。

    同时,他看着那系统面板上巨额的负债,开始思索着对应的偿还之法。

    还是之前的那些想法——除了天池血河之外,唯有在档案世界里,才可以赚得更多。

    那么,档案世界为什么赚得更多

    因为档案世界里闹大了,牵扯的因果会极多,但是因为他是创世主、造物主,所以他收获的因果、天机就会很多。

    对于外界而言,档案世界仅仅只是一场虚幻的推衍,是不存在的。

    但是对于苏离而言,他存在的地方也同样是当下,所以也是‘现实’!

    那么,这样一来,他的系统是可以在档案世界里大笔收获的!

    但是同样的道理,真虚体悟这个功能是有投入的——投入是什么

    就是你花费一部分的天机值,收益会有上限,达到某种限制,一般就会出现崩溃的情况。

    这种上限,应该是和系统的星级、等级以及真虚体悟自身的星等有所关联。

    但是具体上限是什么,有多少,苏离就无法去判断了。

    没有神灵参与的档案世界,天机值的损耗恐怕都要一亿才能启动。

    而有神灵参与的档案世界——基本都不是几亿起步了,那应该是10亿打底。

    这个十亿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呢

    因为,档案世界虽然是模拟的现实世界的变化,但其实——都是‘虚构的’,这其中只有一个是真正的存在!

    那就是他苏离!

    那么如要要让档案世界完整的发展下去呢

    那就是系统垫资——反正都是凭空捏造出来的东西,最终能作用到‘苏离’身上的因果,才是真正的血赚!

    所以,档案世界无论如何都是不会亏的,无论如何都是血赚,无非是多和少的问题。

    这样的情况下,系统垫出去的就会在档案结束的时候回收,并累计额外的收益,并给予苏离一部分奖励!

    一亿的标准和十亿的标准怎么判定呢

    曾经,冰宫宫主冰凌自斩了一半的神性本源,斩出了三亿天机值。

    苏忘尘到处杀神,一尊神灵平均五亿。

    但是夏心宁曾经自斩了一部分,却斩出了六亿!

    那么,神灵层次的最顶级强者,可能就是十亿左右的这个关口,基本不会超。

    所以天机值只要达到了‘十亿’这个关口,就能启动‘真虚体悟’功能。

    神灵、守护者之下,不用问,都是婴变境九重圆满,什么化凡三源五源、造化三道五道的,甭管怎么划分,其对应的天机值,能斩出来的非常有限。

    基本不会超过三五千万。

    一般三百万五百万都是极限了。

    这只能说明,婴变境九重到守护者层次之间,差距实在是太大,以至于很多天骄还远远都没有达到极限。

    这一点,对比风遥的实力和华紫漓、苏叶等人的实力,就知道了。

    所以,只要逮着机会,乱杀一波,确实是能一口肥。

    而苏叶的做法,是每次都开几个档案世界,在其中各种试错,然后选最优解,然后按照那种方式去覆盖掉现实,在现实乱杀!

    这样的结果,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在档案世界,血赚不亏。

    但是在现实,那又可能会亏得倾家荡产的!

    所以,系统才更鼓励在档案世界里更莽一些。

    而且,苏离还想过,当他在档案世界里无数次的展现出洪手段灭世之后,这个世界的天道,会不会对他更加的包容和博爱

    因为,一个随随便便都能在推衍之中灭世的存在,而且还是皇族的传承者,所以,别人都怕他

    一次两次是意外,十次八次呢

    苏离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

    一番思索之后,苏离收敛心神,再次恢复到了那种无法无念、无为而为的状态了。

    他已经不再去想未来,因为他必须要把握好每一份现在,每一份当下。

    沉思之时,苏离的视野逐渐汇聚,并看向了高空下方,然后慢慢的降落了下去。

    远远的,他便察觉到,这一行人的气氛还算颇为融洽。

    只是,燕红叶似乎对于诸葛流云能让聂小倩的玉雕生烟,而颇为不满,是以经常故意刁难。

    这般情况下,诸葛流云也只能讨好解释。

    苏离的视野很快跟随上了这一行人——毕竟他们才是‘主角’。

    “要进入前方九曜山了,只是这条路,为什么会忽然发生改变”

    这时候,燕红叶不再指责,而是忽然有些诧异的开口询问道。

    苏离闻言,顿时也凝聚视野看向了燕红叶的前方。

    一行四人,明明先前一切还是好好的。

    但是苏离的视野刚跟上来,这四人竟是来到了一处白山黑水之地环伺四方的黑暗芜废墟之地。

    那一片黑水,苏离认识,那是乌璃镇溧河村的乌桑河,是一条黑色的蜿蜒曲折的河流。

    曾经,苏离在其中猎杀过诡谲。

    如今,苏离竟是看到了这样一条河

    这条河,比曾经的那条河流更加的宽广,更加的神秘和浩瀚。

    而远方的那一座山,通体染上了一层银霜,和最开始苏离视野之中看到的那一座神秘的‘九曜山’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可能是……姥姥开启了诡域……过来了吧”

    聂小倩略微迟疑,轻声呢喃道。

    她说着,忽然看向了宁采臣、诸葛流云,道:“抱歉,我也没有想到,姥姥这么快就过来了,以至于,连累你们了。”

    宁采臣道:“如果只是区区妖魔鬼怪,倒是不足为虑。”

    诸葛流云道:“到时候,我和红叶联手,施展玄心神术,定会将那什么姥姥直接斩灭杀穿,教她有来无回。”

    聂小倩有些于心不忍,道:“其实姥姥都是受黑山皇的影响……”

    宁采臣道:“那边,好像有一座孤坟,我们去看看。”

    聂小倩欲言又止。

    燕红叶淡淡扫了一眼宁采臣手中的造化笔,若有所思,道:“小倩你不用担心他,我们走吧。”

    聂小倩俏脸绯红,轻声嗔道:“谁,谁在乎他。”

    燕红叶淡淡道:“是啊,确实是没有谁在乎他。”

    诸葛流云道:“红叶当然是在乎我诸葛流云啊。”

    燕红叶道:“是吗那你先将小倩的蓝色玉雕会出现光芒的事情解释一下”

    诸葛流云道:“这不是……已经解释九十九次了吗我真的真的真的,心里只有红叶你一个。”

    燕红叶道:“你修行的进度怎么样了”

    诸葛流云闻言,立刻耷拉着脑袋,讪笑道:“这个,目前还无法明悟什么是生命层次底蕴,所以还无法明悟玄心神术的奥妙。”

    燕红叶冷声道:“所以,等你什么时候明悟了,你再和我说这些吧!”

    诸葛流云噎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行人说话之间,便已经走进了黑暗的区域里。

    时间仿佛忽然之间就来到了黑夜。

    而黑夜里,穿过了一片黑暗之后,前方出现了一片废墟,废墟中有一条胡同。

    胡同里,有一堆堆的冥灰。

    这些冥灰早已经燃烧完毕,在这条胡同的地上累积了厚厚一层。

    一脚踏上去的时候,会飞起很多黑色的冥灰灰尘。

    这样的环境,苏离的第三视野也看得很清楚,只是是也里的光线是黑白色的,以至于看起来很是阴森恐怖。

    这是强大的诡谲的诡域

    来自于诡谲一方的势力拦路了还是这是树妖姥姥黑山老妖的部下提前动手了

    苏离扫了一眼系统面板上的进度——其中的八个档案世界,进度都很稳定的在前进,推进成都都差不多,看不出哪一个跑得最快。

    但是其中第一个档案世界的巨碑上,已经染血了。

    这证明,有殒落者已经出现了。

    其余七个,都非常正常,这种正常和稳定,就像是排练好了一样。

    苏离沉思半晌后,继续默默的看着。

    这一幕的经历,略微有些熟悉,但是他没有多做思考。

    这时候离着宁采臣很近,任何想法,都很危险。

    宁采臣四人一路穿过了胡同之后,便来到了那一处灰蒙蒙的山脚下。

    原本还很漫长的距离,仿佛一下子就缩短了一般。

    只是在此地,却多了一座座芜的坟冢。

    这里是山脚下的一片乱葬岗。

    这里有很多很多的残破坟冢。

    但是其中有一座坟,不仅看起来很特别,而且还很大,坟前有一座残破的石碑。

    石碑上,不仅镌刻着神秘的符文文字,上面,还有一张黑白色的雕刻遗像。

    那遗像原本已经呈现了出来。

    但是苏离的视野包括宁采臣等人看过去的时候,那遗像却被一位黑色麻布长袍的老妪的身影挡住了。

    老妪拄着拐杖,眼神浑浊,整个人苍老得不像话,但是她出现的刹那,苏离就认出了她。

    溧河村中,老柳头的家里的那位老妪!

    他曾经前往溧河村的时候,见过!

    如今,这老妪到这里来了来顶因果还是

    此时,这老妪也显然并不知道‘苏离’的存在,她弓腰驼背的向前走了两步,嘴角已经花白的胡须翘了翘,看起来略微有些滑稽——因为她是老妇人,老妇人有胡须这岂不是很奇怪

    但是她既然是一只强大的诡谲,那么这就完全不奇怪了。

    此时,这老妪拄着拐杖,穿着一身灰黑色的麻布长袍,手里端着一把半腐烂的枯骨碎渣子,洒落在地上,喂着六只瘦骨嶙峋的、凶戾的诡谲残影。

    这些残影,每一只都是血色骷髅头模样,不时旋转出现,又不时消失。

    同时,其呈现之时,阴风阵阵,寒气逼人,同时又带着一股尖锐、凶戾的阴厉笑声。

    这时候,那老妪忽然抬头,朝着苏离的视野所在的方向淡淡的看了一眼,仿佛此时的苏离,就是这个世界的‘红日’一样。

    老妪的拐杖戳着地面,收回目光之后,才将目光扫过宁采臣、聂小倩和诸葛流云、燕红叶。

    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宁采臣的身上。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她轻声开口,喉咙里似乎长满了肉瘤似的,声音沙哑而阴厉,有些令人头皮发麻。

    但是这声音说出的刹那,她的手闪电般的抬起,朝着宁采臣一点。

    宁采臣眼瞳一缩,定格在了原地,像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眼看,只一招宁采臣就要被杀死,忽然间,聂小倩猛的化作一道紫光,并化作一道神秘的战船虚影,挡下了那忽然爆发出的致命一击。

    而这时候,那一根拐杖,竟是当场显化本体,其竟是一柄类似于‘打神鞭’便的仿制‘打神鞭’。

    所以,这一拐杖若是真刺中了宁采臣,恐怕还真就够宁采臣喝一壶的了。

    苏离瞧见这一幕,若有所思——他想到了一件事。

    曾经,他在查看阙辛延未来七天档案的时候,见到过一块残碑的杀人手段。

    当时,是阙辛延站了出来,挡住了针对他的致命一击,才避免了他被斩灭灵魂。

    但,那一切是发生在未来七天档案里。

    而现实里,那一幕其实是没有发生的,因为现实里,阙辛延没有参与这样的事情。

    可此次,聂小倩如此出面,挡住了针对宁采臣的‘致命一击’,这是什么意思

    (第二更六千字奉上今天两万字更新完毕有点少,但是今天这两章写了超过14小时,实在难写请见谅继续求一下全订阅和月票拜谢另,非常感谢书友‘为了天机神算看正版’5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紫辰’、‘烟|寒’、‘书友201811232133576867’各6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镜佑之人’、‘幻玥儿’各3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大侠会做菜’、‘izrail’、‘书友20200206153720840’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