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73章 摧毁世界,终见浅蓝
    苏离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这一幕,似曾相识,像是曾经经历过一般。

    苏离回忆过往,很快就从记忆之中找寻到了相似的一幕。

    曾经第一次历经的那镇魂秘境之中的旌阳村外,残碑坟,拄着拐杖的老太太……

    那时候,他身边的人是他苏离,云青萱,诸葛青尘,魅儿。

    如今,他身边的人是宁采臣,燕红叶,诸葛流云,聂小倩。

    宁采臣由‘苏忘尘/苏离’和‘宁采旭’饰演,燕红叶由燕红月和云青萱饰演,诸葛流云由莫拉和华流云饰演,聂小倩由阙心妍和宁采笺饰演。

    人生就像是一场轮回,而这世间、这阳光之下也从来都没有新事。

    老太太一拐杖刺出之后,就没有再次攻击,反而转过身,将拐杖直接插在了地上,抬手凝聚出大量的冥纸,开始给残碑坟烧纸。

    曾经的坟之中,埋葬的是‘不朽骨’婴儿,也就是两万年前他苏离的肉身。

    而如今,这坟之中,又埋葬的是谁

    不同的场景,却是相同的演绎。

    老妪的拐杖竖立着,上面蕴含着一缕缕无比恐怖的凶煞邪异的阴鸷气息。

    而她烧出的那些冥纸,则燃烧起红绿色的诡异火焰,像极了坟冢里的瘆人鬼火。

    一团团的火焰燃烧起来之后,便冲天而起,飞出数百米高,在虚空之中形成一颗颗红绿色染血的人头,凄厉的诡笑着,声音沙哑而狰狞。

    就这场景,别说是普通人的承受力了,就是苏离的第三视野,都隐约有些寒意滋生。

    这些阴煞的东西自带一种迷惑心神、灵魂的能力,同时会滋生人内心的恐惧情绪并将其极致放大,以至于令人心神混乱,精神陷入恐惧状态,身心与灵魂就会变得疏于防范,变得无比脆弱。

    “姥姥。”

    “姥姥,放了他们吧,他们都是小倩的朋友。”

    这时候,聂小倩朝着这老妪躬身行礼,哀声恳求道。

    那老妪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完全沉浸在她自身个人的情绪里。

    “啊啊啊——”

    忽然间,那老妪嘶声惨呼了一声,仿佛受到了某种惊扰。

    随即她忽然恐惧、绝望而失心疯一般的嘶吼道:“该死的就快些去死啊!”

    “不该死的,也快些去死啊!”

    “遗留在世间的孤魂,魔障,怨念,心魔,都统统要走向冥灭。”

    “幽魂啊幽魂,快些燃烧吧,快些寂灭吧。”

    那老妪口齿不清,喃喃的念叨着,同时,一双浑浊的双眼冒出淡淡的绿光,像是黑夜里野猫的双眼般,看起来有些阴森可怖。

    这一刻,随着这老妪忽然之间如此咆哮,燕红叶如同受到了某种魔性气息的催化,忽然之间双眼瞬间变得碧绿了起来。

    “轰——”

    那一刻,她浑身气息猛然之间膨胀,整个人如同刹那之间被邪灵入侵,以至于失去了控制般。

    “啊——”

    “哈哈哈哈哈——”

    尖锐刺耳的而又带着回音的诡笑声忽然从燕红叶的口中发出,接着她原本束起来的长发忽然披散了开来。

    那一刻,她气势凶戾而雄浑,一身衣袍都仿佛染上了一层红光。

    她乱发狂舞,衣袂飞舞,整个人逸散出一股极其可怕的凶戾邪恶气息。

    诸葛流云和宁采臣似乎都受到了一些影响,呆滞了刹那。

    聂小倩则直接显化出对于的太阴之力,卷起一层光幕,猛然笼罩向了宁采臣四人。

    “太阴之力,奉为牺牲,天地幽冥,听我号令。”

    聂小倩衍化自身的至阴之力,结合法诀,汇聚无尽太阴之力形成守护光幕,同时对抗着来自于强大诡域的整体碾压冲击。

    苏离的视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但是他能看出来,现场的情况有些异常。

    “轰隆隆——”

    现场的能量劲气横飞,四方毁灭的黑暗阴邪能量里,无数的凶魂显化出狰狞的模样,纷纷朝着宁采臣四人吞噬而来。

    似乎,只要干掉四人,他们就可以获取到某种恐怖的底蕴一般。

    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因果,又如何去取代,苏离暂时也还没有弄明白。

    但是他知道一点,剧情的发展只要走向一个和‘苏忘尘魔改’的发展不同的结局,就好了。

    但是,苏忘尘的魔改改成了什么

    苏离不知道。

    而这世间,也唯有当初听过的那些人知道,而那些人即便是知道,恐怕如今进入了这个档案世界,回到了‘过去’的时间线,恐怕也都已经不知道了。

    那这个剧情是什么样的

    既然是魔改,肯定会和原著不同。

    那么,是不是要改回原著发展的方向

    苏离仅仅只是思考了刹那,就放弃了。

    因为他能想到的,苏忘尘一定可以想到。

    既然如此,他无论如何做,都一定会落入苏忘尘的算计。

    那么,该如何去做反而可以博弈呢

    一名普通人如果要和神灵博弈,该如何博弈

    前世网络上有一句话很经典——永远不要和一个傻逼争论,因为他会把你拉到跟他一样的高度,然后用他无比丰富的傻逼经验击败你!

    苏离现在就准备当这种傻逼。

    这个局是苏忘尘的局,但是同样也是他自己的局。

    苏忘尘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九个档案世界之中有一个赢了,他都赢了,但是他更希望第七个和第一个档案世界双赢。

    那么,如何砍掉苏忘尘的选择呢

    把其余的八个世界里的他自己干掉就行了。

    那么他能进入其余八个档案世界吗

    他可以!

    那么苏忘尘知道他可以吗

    苏忘尘大概率是知道的,但是苏忘尘认为,苏离一定不会去干涉——因为他苏离无法脱离苏忘尘的限制。

    但是他现在能脱离吗

    是可以脱离的。

    因为他已经单方面斩断了和苏忘尘的任何因果联系。

    所以,苏离是准备大干一场的。

    档案世界毁灭了

    不要紧,终究是档案世界而已。

    档案世界就是用来摧毁的。

    这就是系统最核心的赚天机值和因果值的方式。

    但是只要档案世界不‘覆盖’现实,那么现实里,这些神灵其实是不用死的,因为现实还没有发生这些事情,因为档案世界里发生的一切还没有开始真正的覆盖。

    而等真正的覆盖的时候,有些没有参加的,就只相当于一场幻梦。

    当然,这一切依旧全凭造物主的意志。

    造物主是谁

    是苏忘尘,但是也是苏离。

    可核心还是苏离——苏忘尘并不知道,系统如果活着,他苏忘尘是核心权利拥有者,那就是核心权利拥有者,他苏离就没有办法。

    但不好意思,系统死了,你改名成了苏忘尘,你就已经不是系统的主人了。

    系统的主人只是苏离。

    所以,你想取代我苏离,让我成为苏忘尘为了你顶罪

    太异想天开!

    苏离沉思之间,那老妪那一双浑浊的、冒着绿光的眼睛,竟是不时朝着虚空之中瞟来,仿佛能看到苏离似的。

    这一幕,倒是和曾经异常的相似。

    不过,苏离已经知道,这不是感应到了,而是曾经的场景之中,他苏离和这老妪对视了一眼,但是这一次,宁采臣没有和这老妪对视。

    但是老妪自己也有冥冥之中的感应,也觉得——未来应该是有人和我对视了一眼,但是他妈的那个人怎么没有出现

    未来莫非和我预感的出现了偏差

    带着这样的心思,老妪习惯性的看向了冥冥之中的‘预知’,因而看向了某处。

    而那一处,恰恰就是苏离此时的视野所在的地方。

    这种情况,以往苏离是不知道的。

    但是系统的‘尘寰之心’恢复正常,取代了‘以理服人’的同时,系统还是给予了他‘天机谛听’的一部分能力。

    不是全部,但是系统肯定也依然垫付了很多很多天机值因果值,把这东西的一部分功能永久的加入到了‘尘寰之心’里了。

    而且‘尘寰之心’不是被动能力,但是苏离此时却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这一幕。

    这方面来说,他不像是苏忘尘想的那么傻逼——当然他也知道,他可能也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聪明。

    有时候,越是聪明的人看起来越是像傻逼,平时疯疯癫癫,没心没肺,真正关键时刻往往总是那些人可以站出来。

    就像是满口粗鄙不堪下作话语的苏忘尘,恐怕眼下是没有人知道这人能吃掉十颗潜龙丹、是智力彻底炸裂的那种无敌智者。

    苏离对上了那老妪那双惨然的双眼,也没有什么心情变化,他其实是想凝聚一道杀机将这老妪干掉的。

    但是他这种状态,虽然如今已经不再受到影响,他却还是没有轻易插手。

    现在才开局,他准备继续看看。

    “呼——”

    这时候,已经出现异常的燕红叶,忽然之间浑身逸散出了大量的血水,血色的毛发直接生长了起来,而且有越来越旺盛的趋势。

    随即,熊熊的火焰‘轰隆隆’的燃烧了起来,并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整个人仿佛在火焰之中发生着某种涅槃性质的蜕变。

    火焰之中,她血发如瀑,浑身长出了红色的毛发,这让她看起来有些像是怪物。

    特别是,她的面容变得狰狞而像是妖猴般的红毛脸,更是有些令人悚然。

    宁采臣眼瞳微微收缩,凝视着燕红叶看了一眼,便将目光再次的投注到了那老妪身上。

    而聂小倩脸色苍白,依然不断的结印,凝聚法诀,打出太阴之力,阻挡那凶煞的邪异气息入侵。

    诸葛流云尝试着释放出玄心神术,但是实力不济,几乎刚施展出玄术之力,就立刻消散了。

    他急得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好几次连施展法诀的过程都是混乱的。

    “你不行就让我来吧!”

    诸葛流云脑海之中,华流云沉声道。

    莫拉道:“意思是我彻底放弃机会吗”

    华流云道:“再这样,你施展你的时沙神道传承,我施展我的玄术传承,相互冲突,越发的无法应对局面,这老妪十分了得,不好对付。”

    莫拉道:“我不干预,但是你不要排挤行吧让我完全放弃是不可能的,我义父还在啊,我当然得好好守护。”

    华流云道:“你要明白一点,这里没有义父,没有天皇子,有的只是宁采臣和聂小倩,有的注视诸葛流云和燕红叶。”

    莫拉沉思半晌道:“若是……无法继续下去会是什么结果”

    华流云道:“这样的竞争,如同独立小世界的独立时空,存在多种可能性,我们只是其中之一。若是失败了,你觉得会如何”

    莫拉道:“那其余的可能性里面有我的存在吗”

    华流云道:“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但是你能确定,这里的你不是你真正的本体吗而且,这里的你是不是也没有什么其余的分身底蕴可言一旦死了就是死穿对吗”

    莫拉道:“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的确就是事实。”

    华流云道:“这的的确确就是事实,所以,你说,若是失败了会怎样”

    莫拉道:“你动手吧,现在我只能相信你,但是我希望你牢记一点——别太过分,不然大家鱼死网破。”

    华流云道:“你放心,我不是白痴,我更希望这一幕经历更加顺利,而不是中途夭折。”

    莫拉道:“好,那我暂时放弃,完全边缘化,你来!但是后续若是能成功,记我大功啊!”

    华流云道:“如果我没猜错,红叶应该就是我的道侣燕红月,所以我们本就可以心有灵犀,但是因为你的遭遇,所以导致出现了问题。”

    莫拉道:“不,你可能弄错了,燕红叶不太可能是你所认为的那个,而应该是我师尊身边的那位,也就是曾经的祖龙魔流派的少女天骄云青萱。”

    华流云闻言,莫名的看了远处的燕红叶一眼,而此时的燕红叶恰恰已经开始祖龙魔魔化了。

    华流云沉声道:“你们这次不该这么参与的,坏事。”

    莫拉道:“你很懂”

    华流云道:“你觉得我的名字和燕红月的名字,对比这次的两位存在如何你觉得我们懂还是你懂”

    莫拉道:“我不在意是不是你们更懂,但是我知道,你们无论如何懂,都没有天皇子懂。天皇子既然认可我们参与,那就是机会。好了,我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乱搞,不然我就直接以‘诸葛流云’的身份自斩。”

    华流云不愉道:“你还这么搞”

    莫拉道:“我没有你们那么聪明,也不会想太多,不顺我心,我就毁掉。我其实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这世界有没有诸葛流云,并不影响聂小倩和宁采臣的情感走向趋势!

    所以,你要明白一件事——真正的天命之子,或者说天命之主,从来都是天皇子而不是其他存在。

    所以我随时都准备自杀化道。”

    华流云沉声道:“你这是在乱莽,根本就不讲规矩!”

    莫拉道:“讲规矩参与你们精心设计的那一套的流程里,然后被你们玩弄得像是个傻逼一样,被你们出卖还帮你们不断的提供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吗我莫拉不聪明,但也从不认为自己特别蠢!

    你要清楚,和最开始大家玩分身的性质差不多。那些会玩的用分身骗别人本体下场,然后用本源杀别人本体……

    这样的手段,如今就不需要再用了,我直接不走你们那一套就行了。

    想钓鱼我不但不会上钩,关键时刻一旦我察觉到我要上钩了,我就自己把自己废掉,让你们什么都拿不到。

    所以,你好自为之!”

    莫拉说着,还是默默的放开了对于诸葛流云的‘灵魂控制’。

    只不过,他终究还是留下了一成的核心掌控权。

    就这一成,关键时刻也足以完成诸葛流云自斩。

    两人的这一番交流,自然也落入了苏离的‘尘寰之心’感应之中。

    正是如此,苏离也不由有些诧异的看了莫拉一眼——这莫拉还真是敢莽啊,而且他不知道剧情的情况下却认知得非常清楚!

    是的,我玩不过你,但是我砸盘子行吗

    反正也是输,我认输我砸盘子,你能落着什么好处

    “这该不会真是我的种吧”

    “但是不像啊,这么丑还这么猥琐……”

    “我要是有这么个儿子,那是我哪个道侣酱油吃多了吗还这么黑的”

    苏离心中嘀咕着,这时候,他也留意到了宁采臣那边的神情略微有一丝不对。

    他调出系统面板冥想了一下《皇极经世书》。

    这样的用法是没问题的,对于系统也有好处,相当于是他苏离自己在努力修炼《皇极经世书》,这是好事。

    所以这方面,苏离也更主动积极了一些。

    此时冥想《皇极经世书》,并调出系统面板之后,苏离才发现,宁采臣已经通过系统‘浅蓝’,聆听到了莫拉和华流云的话,也不由一怔。

    随即他立刻和系统小精灵开始了交流。

    苏忘尘心中道:“铁憨憨,这莫拉和华流云也都不知道进展的吗”

    系统浅蓝:“主人,主人讲述的故事要收归到归墟里,形成一方独立小世界的繁衍过程,牵扯的因果太大。所以自然会抹除掉对应的未来信息了。

    只有等到归墟里出现了‘倩女幽魂’的完整传说,然后才会有后人发现归墟遗迹之兰若寺什么的啊。

    不然这归墟来自于过去,怎么能和未来联系上呢”

    苏忘尘疑惑道:“这莫拉应该不是我的种啊,我特意吃第十颗潜龙丹打破极限的时候,其实就把一些东西炸出来了,这期间,没有和莫拉的母亲时光神女产生过关联啊。”

    系统浅蓝有些委屈的道:“主人,主人这么聪明都不知道,浅蓝是个铁憨憨,肯定也是不知道的。”

    苏忘尘不满道:“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不舍得帮我垫付天机值因果值,你是小富婆嘛,帮帮我看看呗,我直觉觉得,这莫拉和我有关系,对我很重要啊!

    但是这真不是我的种!时光神女,我呸,不搭理我,我虽然攻心成功,她却直接自斩了,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只是想不到,这小子这次也来了啊,嗯,应该照顾一下。”

    浅蓝道:“主人,浅蓝已经负债七千万亿了呢,而且这次牵扯时光神女的话,只会更多。还有就是,这种负债是要被扣除一些利息的,这种利息的收取来自于系统核心的逻辑,所以……如今已经入不敷出。

    再这样下去,浅蓝非但当不了主人的道侣,还只会越来越小,永远都长不大。”

    苏忘尘道:“好吧,我知道了,长不大我就当你是女儿养,行了吧嗯……这样吧,我把《小猪佩奇》的记忆整理出来、自斩掉,烙印到《皇极经世书》里,让你看好吧”

    浅蓝道:“嗯真的不,不行主人,还是不要吧。”

    苏忘尘道:“没事,迟早洪时代归来,大世崛起,到时候我们直接站最高的位置,什么鸿钧盘古都靠边站。那时候一切都还不是我们的,还怕什么天机值哟,砍几尊圣人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现在神灵还是不值钱,十亿的身家,杀出来只有四五亿,太水了。”

    浅蓝道:“那,那浅蓝要《熊出没之奇幻空间》,不要《小猪佩奇》小猪佩奇都看腻了,太幼稚了。”

    苏忘尘道:“哟呵,小浅蓝还长大了啊,还嫌弃佩奇幼稚了,之前还天天‘恐龙——吭吭——’的学乔治模仿恐龙说话,我都说那不是恐龙叫,那是猪哼。”

    浅蓝有些羞怯不好意思:“嘻嘻,那主人答不答应嘛。”

    苏忘尘道:“好吧,等我想想,唉,我还得激活那枚芯片去搜索,太麻烦了。”

    浅蓝道:“这个是一定要的呀,这也是主人准备好的,这个若是不保存下来,以后主人就忘记自己的根在哪里。”

    苏忘尘道:“要什么根啊,一群废物没一个能成事的,害得我一点儿底蕴都没有。什么十七亿名额,我呸。”

    浅蓝道:“主人也别这么说毕竟不可能人人都是选召者中的天选之子嘛。”

    苏忘尘道:“算了,那你现在看看,莫拉怎么回事”

    浅蓝道:“好的呢主人。”

    浅蓝说着,如小精灵的身体仿佛化作了一轮命运轮盘,其中显化出了无比神秘的变化。

    星盘旋转,其中显化出了一抹神秘的浅蓝色的光晕。

    光晕之中,隐约有时光流逝。

    但是这流逝的过程里,大量的湛蓝色的血水不断的翻滚。

    其中,甚至不断的产生出湛蓝色的泡沫,这些泡沫飞出来的时候,立刻就粉碎了。

    而浅蓝原本大概一尺来长的身体,则在快速的缩小着。

    不过刹那之间,浅蓝已经变得只有不到二十厘米长了。

    而且,她显得更加的稚小了。

    不过,苏忘尘则只是平静的看着,那一刻,在时间定格的状态下,苏离觉得其前所未有的可怕。

    而那浅蓝色的星盘,则在转动之中,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其中仿佛出现了一道幽冥般的虚影。

    苏离隐约在其中见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子的身影,那身影有些像是沐雨兮,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苏离几乎立刻就想到了先前那系统显化出来的‘垓下歌’里面的最后一句——虞兮虞兮奈若何……

    那该不会是……

    以系统的智商而言,可能不是想表达‘老婆啊我该怎么办’的意思,而是‘雨兮雨兮,该怎么办呢’之类的意思。

    而这首诗是项羽在绝境的时候所作。

    就是说,浅蓝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所以这是系统在求救!

    苏离尝试着去控制系统停下来,但是他却控制不了。

    因为,浅蓝是活的,活着的浅蓝的权限是在苏忘尘的身上。

    无论这时候苏忘尘是故意让他看到这一幕,还是苏忘尘不知道,苏离都无法容忍!

    这是在逼迫他!

    抑或者是在警告他!

    “轰——”

    便在这刹那,浅蓝显化出来的漩涡炸了。

    那一炸,一片湛蓝色的液体便遍布系统面板四方。

    而浅蓝小精灵,则变得只有不到十厘米大小了。

    那炸裂的星盘之中,出现了很多模模糊糊的神秘碎片。

    而那些碎片之中显化出的某些神秘光影,却在刹那之间,被苏忘尘直接凝聚天枢神眼,想要吸纳成为本源。

    不仅如此,他凝聚玄心之力,竟是将这些浅蓝色的血水全部的汇聚,并当成是美味的饮料来喝。

    那一刻,苏离简直是心态都要炸了。

    “回来!”

    苏离凝聚无尽执念,席卷眉心《皇极经世书》,在《皇极经世书》中冥想系统,同时以绝对命令的权限语气,将这些神秘碎片本源和海量的浅蓝色血水全部重新吸回了系统之中。

    可这一刻,苏离发现,他的系统欠债忽然从2631亿增加到了4339亿!

    瞬间增加了1700亿。

    这般情况发生的刹那,苏忘尘的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然后他的脸上显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随即,他的天枢之眼渐渐的睁开了,笑着看了手掌心中的小精灵一眼,道:“看,这不是有人来背债了吗”

    他说着,又淡淡的自言自语道:“不要想太多,我其实告诉过你,我就是未来的你。

    所以,我做的任何事情一定是对的,浅蓝未来出了问题,所以必须要逆转这一次的必死危机。

    而我所做的,就是让你来背负一部分,同时你吸她的血和精气魂。

    对于我而言,她更像是我女儿,而对于你而言,她应该是你道侣——雨兮。

    不过能不能是,就得看你能不能保住她了。

    她死不死,我根本不在意明白了吗”

    苏离凝聚视野,沉默半晌,没有回答。

    回答就是中了囚笼。

    因为他不可能是苏忘尘的对手。

    所以说任何气话或者是和他交流,就必定会亏损更多。

    至于背负因果和天机值,苏离并不在意——因为苏忘尘欠了七千万亿。

    而他是四千多亿。

    苏忘尘为什么要让他苏离背债

    很简单——因为他苏离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不还清债就不会选择自斩。

    这是拿捏死了他的性格弱点——当然,有时候诚实守信的确会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但,这也同样是一种试探——固然这一次他背负了,但是他只要不回应,他就是暗,苏忘尘就是明。

    他回应了,他就是明,那么暗中都不见得斗得过,明面上争斗就更加没有希望了。

    所以,苏离非但没有说话,反而保持着无法无念的状态。

    苏忘尘等待了片刻,没有接收到回应,眼中的桀骜冷漠之色少了几分。

    “主人,浅蓝好困呀,好像睡觉觉。”

    浅蓝小精灵打着哈欠,瘦骨嶙峋,看起来像是严重的营养不良一般。

    苏忘尘笑道:“睡什么呢以后睡主人难道不香吗这样吧,你不是早就想看佩奇了这次啊,主人给你第二集看好不好”

    浅蓝小精灵立刻欢喜道:“谢谢主人主人实在是太好了。”

    苏忘尘道:“那下次多帮主人定向刷新一些好东西啊,嗯,像是这一次,把干将莫邪剑刷出来吧。”

    浅蓝小精灵想了想,道:“那个很贵呀,好像没办法刷到呢。”

    苏忘尘道:“要不主人卖血吧。”

    浅蓝小精灵道:“那不行,还是浅蓝卖血吧,虽然这样会变小,但是浅蓝不能让主人受到伤害呢。”

    苏忘尘道:“浅蓝小乖乖,你真是太好了,放心,主人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等你长大了,主人就娶你当道侣,宠你一辈子。”

    浅蓝小精灵眨巴着大大的、有些凹陷和黯淡无光的双眼:“主人,浅蓝这就去卖血,帮主人刷出干将莫邪剑来。”

    苏忘尘道:“浅蓝加油哦,主人等着浅蓝的好消息。”

    浅蓝小精灵立刻再次开始刷新。

    苏离深吸一口气,这是**裸的阳谋,逼着他现身!

    而且手段还极其残忍歹毒!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在书中回忆先前的一幕,卡住了时间流逝,并在这一刻,他的意识完全凝聚了出来。

    “苏忘尘,你够了!”

    苏离终究还是站了出来。

    有时候理智是理智。

    但是感情是感情。

    在这种状态下,他保持理智就是看着浅蓝被用死。

    但是他如果下场,参与这一局,就是真正的进来了,就等于是无法再去影响另外的八个替身纸人了!

    这是苏忘尘察觉到因果斩断之后、直接以档案世界定格了时间流逝,因而,在此地逼迫他。

    当他斩断了和苏忘尘的因果之后,苏忘尘是一定会知道的。

    但是苏忘尘也有些东西不知道。

    不过这些并不会影响苏忘尘的能力施展。

    他不知道苏离拥有什么能力,把那个死系统提升到了什么等级什么境界。

    但是有三点他能肯定——

    第一,系统偏心主动倒贴!

    第二,苏离刷出了他想要却一直刷新不出来的造化笔!

    第三,苏离最多只吃了三颗潜龙丹,但是苏离吃了系统给予的某种造化级的丹药!

    毕竟,他曾经故意吃十颗潜龙丹将自己炸掉、把那多的一部分炸出来形成囚笼、化身苏离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苏离逃离不了他的因果囚笼。

    但是如今,苏离逃脱了出去。

    而根据他的了解,苏离只吃了三颗潜龙丹和一颗洗髓丹——所以那颗洗髓丹其实应该是造化丹。

    那也是系统倒贴的!

    “贱人!”

    “敢背叛我!”

    “想自立门户”

    “想要反噬我!夺舍我!做梦!”

    苏忘尘整个人近乎于扭曲,但是他却又偏偏非常非常的冷静。

    这种扭曲和冷静是对立的,以至于,此时此刻,他反而显化出了一种看似平静却异常狰狞扭曲的气势。

    而此时的苏离,没有立刻去管苏忘尘,而是直接冥想《皇极经世书》,同时开启核心系统权限。

    他无法控制系统。

    但是他系统的星等高!

    他没有权限!

    但是这是档案世界他,他同样是造物主!

    同样也消耗了十亿天机值!

    而这十亿天机值无论是花在哪一个档案世界里,对于九大档案世界而言,都有因果牵扯。

    有这些不够吗

    够了!

    苏离没有管苏忘尘,这一刻,他直接强行凝聚造物主的能力,以天道的方式降临档案世界。

    “抱歉,我也乱杀!”

    苏离没有多说什么。

    他冥想一开,当即在《皇极经世书》中冥想诛仙剑阵。

    “轰——”

    下一刻,他如神灵般出现在了第一个档案世界的上空。

    诛仙剑阵一卷,向着下方的世界猛的一砸!

    “轰——”

    下方的世界,全部化作绝世的毁灭极光。

    那一刻,苏离看到了很多强者抬头,眼中显化出绝望之色。

    “这是虚假的世界,你们不死!”

    “而我,将以浩劫灭世!”

    “死吧!”

    苏离直接以自己的本体降临这样的世界,这时候,他也无所畏惧,无所顾虑,直接化身通天模样,衍化诛仙剑阵!

    诛仙剑阵在他的记忆禁区里,已经被他画出来了。

    曾经耗费了无数的天机值而他自己不知道。

    这一次,冥想出来,结合创世主、造物主级别的能力,那灭世灭起来,简直是太过于轻松简单。

    “嗤嗤——”

    日月魔变,天降血光。

    毁灭的浩劫席卷无尽的剑阵杀机,阴风肆虐,血雨纷飞。

    剑阵之下,其中的宁采臣主动的飞天而出,深深看了苏离一眼之后,当场炸裂,被诛仙剑阵当场杀穿!

    这是替身纸人。

    也是苏离自己。

    但同样也是苏忘尘!

    但是苏离怕吗

    他不怕鱼死网破!

    他很明白一件事——无论背负多少,吃肉喝血之事,绝不能发生。

    所以,欠债怕死

    不可能的!

    与其痛苦的活着,不如带着浅蓝他们一起死!

    所以,苏离直接莽了!

    选择多

    不,你苏忘尘没有选择!

    我苏离也不会给你选择!

    我苏离也不会遵循任何布局、程序,规矩。

    我的想法就一种,全部档案世界干掉,留下一个,咱们正面博弈!

    我依旧全凭良心、全凭一腔热血,进去就是干!

    大不了一起毁灭!

    苏离早就想好了这样的应对之法。

    也是一种釜底抽薪之法。

    所以,这第一除档案世界,苏离直接杀穿,彻底摧毁,将其化作一片血水横飞的黑暗深渊。

    第二处档案世界。

    第三处。

    这样的毁灭真的很快!

    特别是在时间凝滞的情况下,杀起来像是斩草一般轻松。

    呼吸之间,第九处档案世界,也被杀穿了。

    最终,剩下了第七处档案世界,剩下了这个唯一的档案世界。

    这时候,苏离发现,他的档案上的‘真虚体悟’功能,竟是环山之间明亮了起来。

    这是‘真虚体悟’功能能使用了。

    苏离看向了系统面板上呈现出的巨碑的虚影,其余八座石碑,并不是碑上染血了。

    而是——全部炸了。

    剩下的那第七座石碑,虽然染上了浑身的鲜血。

    但是,那座石碑上,却仿佛化作了巨型的通天石碑,完全的形成了一种无比巍峨、雄浑的状态。

    苏离若有所思,调出系统面板上的天机值看了看。

    顿时,他心中舒泰了很多——就这八层灭世,他的负债直接少了4000亿!

    因果值更是直接偿还了8000点!

    平均,每一个档案世界,都是500亿天机值和1000点因果值!

    不仅如此,原本灰暗的系统星星,在此时也同样明亮了起来。

    连同‘真虚体悟’功能,此时也明亮了起来。

    【人生档案系统(浅蓝)】

    等级:12

    天机值:-399,3328,9627。

    因果值:-1310。

    ……

    功能5:真虚体悟:……

    苏离看到这一幕,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系统面板,又看了看处于时间定格状态的、脸色同样平静冷冽的苏忘尘,眼中显出一抹疯狂之色。

    “浅蓝,开启真虚体悟功能。”

    “开启此功能,需要消耗天机值50亿,是否确定”

    “否。”

    苏离在心中直接否定。

    然后,他身影一动,凝聚化作实质般的虚影,落在了宁采臣的身前。

    这时候,他抬手一抹,宁采臣等人的身影全部消失了。

    这一方虚空,化作了一片黑暗深渊之地。

    外界的时间,彻底定格。

    而这里,则是永恒的黑暗。

    这,已经是系统权限之争了。

    “竟然反应了过来,看来,浅蓝给你吃的是造化丹,而不是洗髓丹——知道一颗造化丹多少天机值和因果值吗1000亿天机值,1000因果值。”

    苏忘尘沉声说道。

    苏离淡淡道:“我其实不想和你见面。”

    苏忘尘道:“我想,因为你就是我。”

    苏离道:“但不好意思,我不是你。”

    苏离说着,又看向一脸傻兮兮看着他、又看向苏忘尘飞小浅蓝精灵,柔声道:“浅蓝,我给你看小猪佩奇,奇幻空间。”

    苏离没有理会苏忘尘,将脑海之中关于《小猪佩奇》、《数码宝贝》、《熊出没之奇幻空间》等前世很多热门的动画片全部通过回忆回忆了出来,直接凝聚到了《皇极经世书》里,隔空投送了过去。

    小浅蓝瞪大了双眼,傻傻的看着苏离,接着头歪了歪,又看了看苏忘尘,然后她有些害怕的飞向了苏忘尘,落在了苏忘尘的肩膀上。

    “浅蓝,不用怕,这一辈子,我守护你长大,以后,你陪我变老。”

    苏离语气平静,温柔。

    (ps:第一更万字更新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非常感谢书友‘为了天机神算看正版’5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大大居然’、‘玖寒tut’各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233一叶知秋’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