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75章 天心魔心,篡夺系统
    !

    苏忘尘闻言,转过头看向了他身后飞出来、在空中飞舞着的浅蓝小精灵,笑道:“你看,浅蓝还是很认可我的,但是她害怕你摧毁这个世界,杀死我,所以她在委屈自己夸奖你。”

    苏离道:“你说得对,这的确是浅蓝的担心。但是你放心,我现在还没这么大的本事,能杀得了你这样的强者。”

    苏忘尘道:“你认为我是强者,那不错,我就是强者了。”

    浅蓝眨巴着双眼,信心满满的道:“浅蓝的主人,一定会是最强的强者。”

    苏忘尘道:“欠多少天机值了?”

    浅蓝歪着脑袋,想了想,道:“七千万亿,那零头五百亿都还没算。”

    苏忘尘道:“听到了吗?你以为你那边偿还得了?你敢还我就会继续用,而且系统真不像是你那样用的。

    这就像是信用卡,你不用,银行会认为你没有资质,连信用卡都不用。但是你用得多数额大,就会有非常巨大的额度。

    将这种额度提出来,到时候随便一尊神王都可以随手拍死知道吗?

    而拍死一尊神王需要花费的代价,是远远低于一尊神王带来的收益的。真正的神王,一尊就是五六十亿的天机值。

    像是你才几千亿就不敢用了?

    而且,你以为,没有我的底蕴在这里,系统拿什么给你兜底?

    你觉得你哪方面值得?”

    苏离道:“我的良知与希望值得。”

    苏忘尘道:“良知?良心,值多少天机值?”

    苏离道:“无价,我也不会以天机值去形容。”

    苏忘尘道:“有天机值和因果值真的快乐吗?不,有天机值和因果值的快乐你根本想想不到。”

    苏离道:“图穷匕见了。”

    苏忘尘默默的看了浅蓝小精灵一眼,道:“看样子你的确已经考虑周详之后,才与我相见,也一如你所说,你会牢牢抓紧你自己的东西。

    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几个,差不多,也可以见好就收了。

    另外——这次你竟然能真正的忍住动用‘真虚体悟’功能,真的不错。

    可惜,这个档案世界是我创建的啊——你告诉我,档案世界结束之后会是什么结果?

    你说,你施展了诛仙剑阵之后,我能不能将你复印出来呢?

    之前,在迷失域也就是‘烟鸢’待过吧?

    所以你输了知道吗?无论是你弄死我我弄死你,或者是你摧毁这一切,这都是档案世界啊!

    出去了,我的评价就一定是sssss级的懂吗?

    档案世界里,最最高评分,是可以达到5s级的。

    但是要如何达到这样的级别?

    我告诉你,别激动——只要你将你的敌人的潜力全部逼迫出来之后,就可以了!

    你刚刚动用创世主的能力?

    你还动用了你自己的《皇极经世书》吧?

    什么层次的《皇极经世书》?

    你还动用了诛仙剑阵吧?

    你还动用了顶级的《玄心奥妙诀》吧?

    这些东西都是我无论如何都刷不出来的啊!

    特别是,我把自己安排进了对应的因果之后,我就刷不出来了。

    所以,在《大话西游》的时候,我就学聪明了,我先把月光宝盒刷出来了——哈,你知道吗?就是这东西!”

    苏忘尘拿出一个类似于烟色棺材般的东西。

    这的确像是棺材,金丝楠木棺材,像是他苏离回到六万年前在那个院子里见到的那口棺材一样。

    “作何感想?是不是很熟悉?”

    “这东西,你满意吗?”

    苏忘尘又开始炫耀了。

    苏离沉默不语。

    他哪怕是不想承认,但是他知道一件事——这个档案世界是苏忘尘的档案世界。

    所以苏忘尘说的是真的。

    但是同样也是假的。

    有时候真真假假,其实很容易反过来。

    但,苏忘尘确实可以逆转因果,因为苏忘尘有月光宝盒!

    月光宝盒加上真虚体悟,这就是绝世无敌的组合。

    这组合,无解!

    但是,这代表了他苏离一定输了吗?

    未必。

    因为他和苏忘尘同根同源,同一本我,或许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是魔心,一个是天心。

    有时候,天心也是魔心。

    有时候,魔心也是天心。

    当他刻意去区分自己和苏忘尘是两个人的时候,他已经落了下风——因为苏忘尘却在刻意的和他亲近。

    这就好比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好像是你骂别人对方看起来像是一坨翔的时候,对方却夸赞你看起来像是一块璞玉一样。

    这是你赢了吗?

    不是,这是你输了。

    因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自己是一坨翔,才看别人像一坨翔,而别人是一块璞玉,所以看你也像是一块璞玉。

    因为一个心里只有翔,一个心里只有璞玉。

    输了。

    输了不要紧,要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接下来又该怎么去应对。

    这一次,他输在了执念——他执念两人分开的时候,其实两人就没有分开。

    而苏忘尘没有执念,他就是普通的交心,什么心里话都说,这就是以柔克刚。

    这是一番手段。

    除此之外,他是话语里陷阱无数——首先是月光宝盒,五千万亿买的?

    假的!

    他在说的时候,他的系统其实是死的,但是因为在过去,系统又应该是活的。

    但是系统是没有办法活的——所以这个系统,其实是假的。

    系统小精灵,是揉捏出来的假货!

    但是系统的血是真的,系统死了,框架还在,还能用,死的只是系统小精灵,相当于是系统的灵性。

    但是系统框架在,还能抽血出来。

    但是只要苏离相信月光宝盒是真的——好,苏忘尘就能在外界刷出来!

    所以月光宝盒在这个世界存在,欠下了七千五百万亿而不崩溃。

    但是在外界不存在,所以系统在外界还没欠这么多——但这也告诉了苏离一个信息!

    苏忘尘至少能兜底七千五百万亿天机值!

    这种人谁能干得过?

    所以,苏忘尘为什么要设计前面的一切呢,逼得苏离选‘月光宝盒’!

    而他现在说这些,什么档案世界,复印他苏离啊,是真的吗?

    也是真的。

    但是有些东西是不成立的——只要苏离相信是真,苏忘尘就可以回到现实里,然后开启‘档案复印’能力,将他苏离复印之后,在现实里进入青云冢里,把月光宝盒刷出来。

    然后,借助于复印了他苏离的同时,将他的灵魂镇压在迷失域里,同时直接就将系统浅蓝和他的系统融合掉。

    到时候,被剥夺了系统的苏离,还拿什么和对方拼?

    所以,苏叶看似不重视这个‘青云冢’,实际上非常重视,不容有错,不容有失!

    他真正算计的到底是什么呢?

    两个东西。

    或者更多,他苏离没看出来。

    但是苏离只需要抓住两点,就行了。

    第一点,系统权限。

    第二点,锁定月光宝盒的虚假存在,就行了。

    这两点不丢,其余全部丢失,他输了,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当然,这其中还有其余很多的东西,都是苏忘尘谋划的,就是他一顿组合手段下来,在苏离身上能撸出什么东西,都是赚的。

    但是同样的,他的核心也只撸两个东西——第一个,就是系统权限。

    第二个,就是月光宝盒。

    系统权限难拿,但是月光宝盒不难拿。

    拿到了月光宝盒,那么能真正的穿行时间,什么都能干得稀碎!

    那么,这一点在之前的撄锋之中,其实已经发生了。

    当苏忘尘问苏离选什么的时候,苏离说——月光宝盒。

    苏忘尘为什么无法控制情绪变化?

    因为苏离这一句直接刺中了他的七寸。

    苏离的意思很简单——你想刷《大话西游》到归墟里?

    行,那这归墟里,我苏离就是月光宝盒!

    你刷!

    你刷啊!

    你刷出来我就是月光宝盒了!

    那么你还是要拿下我!

    你想拿下我苏离,那么你就要干翻我的系统。

    这就是死循环!

    但是这个循环能破吗?

    能——抢系统权限,把苏离的系统权限剥夺,这样一来,归墟之大话西游时代要么不出来。

    要让它出现,那不好意思,苏离就直接化身成了月光宝盒。

    那成了这样的东西,苏离就有了翻盘的资本——我是月光宝盒我有意志,我自己穿回过去,我在你刚穿越的时候,就直接将你干掉。

    所以这样一来,又成了死循环。

    而这样的细节,对话之中处处都是!

    无论是魅儿是妖沫——妖魔的囚笼陷阱,还是把苏叶和‘叶苏’拿出来说的布置,甚至是‘复刻’了一个浅蓝小精灵,想要真正的取代‘浅蓝’那都是非常歹毒的手段。

    这些无论真假,苏离都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所以这一次对峙,他输了,但是苏忘尘其实也输了。

    他输在心态。

    苏忘尘输在了苏离的搅局!

    是以,此时哪怕是苏忘尘无比桀骜的炫耀,可是苏离却已经渐渐的稳定了心神,心态也渐渐的变得释然了起来。

    所以,苏离的目光落在了那‘月光宝盒’上的时候,在面对苏忘尘的质问、嗤笑的时候,他笑了笑,道:“很有道理,但可惜是个玩具。”

    苏忘尘道:“玩具?一会儿我就会直接用此物穿越时空,然后这一方世界,就会重启。

    你以为,函谷关那边的时间断层点是怎么来的?

    你以为,这世间存在的那么多时间断层点是怎么来的?

    都是月光宝盒穿越时空撕裂出来的啊!

    我穿越在十万年前,但是这个世界的存在,只要没有达到不朽,就一定会在99999万年的时候陆续死去。

    同时,五个时代为一次归墟——而归墟本身,也算是一个时代。

    归墟,太渊,太初,殒寂,云皇。

    五个时代了,马上又是归墟了。

    但是,就因为我活了超过十万岁,我还没事——”

    苏离道:“这世间唯有我还记得你,你还没事?你也只配活在各种时间断层点里,而不敢活在现实里而已。

    另外,我的确没有你聪明,但我不需要想太多,我将你的目的——系统权限和月光宝盒这两点,逆向推衍几次,就能算出你至少五层的目的。

    这够不够?

    对于你的目的而言,肯定远远不止。

    但是核心方面,有这五处我捏死,你能在我身上拿多少好处?

    大话西游都还没有出现,你能刷出月光宝盒?

    系统已经死了,还能给你兜底七千五百万亿?

    你创造出的系统小精灵浅蓝的确是太真实了,而且没有丝毫瑕疵,几乎都差点让我认定她是真的浅蓝了。

    但是就因为你做得太真太真了,反而她再次的出卖了你。

    你不觉得悲哀吗?”

    苏忘尘淡淡的瞥了苏离一眼,道:“你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就是你所谓的希望之源?圣者之心?”

    苏忘尘道:“就因为你不承认她的存在和身份,我现在就捏死她!”

    苏忘尘说着,抬手一抓浅蓝小精灵的脖子,活生生的当场将其捏断了。

    系统小精灵浅蓝,此时反而在其脖子被捏断的时候,眼角淌出了两滴浅蓝色的泪水。

    苏忘尘道:“心痛吗?后悔吗?”

    苏离淡淡看了苏忘尘一眼,道:“曾经,我在档案世界,将身边的很多人都杀过,其实你难道没想过,浅蓝其实已经一心求死了吗?

    你捏死的你认为是假的浅蓝,其实是真正的浅蓝。

    我这个主人没本事,守护不了她,所以不愿意她痛苦的活着,所以眼睁睁的看着你杀死她,让她解脱。

    你觉得,我这个说法,是不是很岳不群?

    但是,我心中真是这么想的呢。

    我说的是真画,也是假话,但最终,还是真话。”

    苏忘尘沉默了片刻,道:“有造化笔,你牛逼,你了不起!”

    苏离淡淡道:“你把我的牛骑走了,难道不是告诉我,我牛逼但是我没牛,就剩下个‘逼’了?

    所以你的意思很明显——准备骑我的妞了!

    我的妞还有谁,阙心妍是一个,浅蓝也是一个对吧?!

    所以说到底,你还是想在这个世界,玩一玩聂小倩,也玩一玩浅蓝。

    浅蓝是哪一位?

    你通过锁定那些特殊的身份,想来你也知道了系统的星级,已经推衍出系统可能会有哪些功能。

    所以,你其余的目的也都因此而衍化、滋生。

    但是你故意装作不知道。

    你可能会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但是我就当你是全能——对,我相信你全能呢,你全能给我看看,试试?”

    苏离嗤笑回应。

    随即,他又道:“所以,浅蓝自斩出来的那第五位应该出来了。

    第五位是哪一位呢?

    很简单!

    你把一位,融入到了一个人的体内。

    所以这一位是谁?

    宁采笺。

    就是那个和阙心妍共同饰演‘聂小倩’的宁采笺!”

    这样,直接得到聂小倩,顶上这两份因果,你就可以将阙心妍和系统融合,打成系统下的傀儡,夺取‘忘尘寰’,并直接因为幽冥海和我的记忆禁区天池血河的合作协议,剥离我的记忆禁区。

    那时候,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夺不夺系统权限其实不重要了。

    因为核心权限在你手里,而你利用我激活了系统,你有了忘尘寰和记忆禁区的天池血河,就能无限的割韭菜,就有了和这个世界的真正强者谈判的余地了。”

    苏离这句话说出,苏忘尘的双眼一下子眯了起来。

    “未来的你回来了?告诉了现在的你一些隐秘?”

    苏忘尘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了几分,沉声道。

    这一刻,苏忘尘的气息有些深邃。

    他认真了。

    这一轮交锋,他落败了!

    无法想象的失败。

    核心目的一个都没有达成!

    这就离谱了!

    这让苏忘尘的心神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但是以他的心性而言,一如既往的冷静,是基操。

    苏离道:“没未来,未来的我即便真的回来,在我自己能应付的时候,也不会提点什么。”

    苏忘尘道:“不由否认,宁采笺的身份你绝不可能知道!而且她出现的时候,你的系统不可能升星达到五颗!而且,在你能刷出《皇极经世书》的时候,就足以说明,系统绝对为你兜底了至少两千亿以上的天机值!

    这对于现在的你而言,那是无法想象的巨款!

    这种情况下,系统怎么可能还能升星?

    这些年,你当我真不知道如何升星吗?

    可惜,确实是有些困难,很难以升星,但是不是完全不能。

    方法,其实还是有的。”

    苏离道:“立皇族的功德对吗?还是说毁灭世界,然后开天辟地,显化女娲补天造人,强行让你自己以功德成就后天圣人并以这样的功德升星?”

    苏忘尘道:“的确如此。”

    苏离道:“可惜,你没法做到。”

    苏忘尘淡淡道:“我可以做到!”

    苏离道:“我无所谓,我也不会相信你所说的任何话。至于你的质疑我可以解答你——因为,夏心宁知道你的目的不纯。

    当然,他不知道你的存在,他以为那是我,那也的确是我!

    对,我现在承认了,你现在也是曾经的我了。

    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

    苏忘尘不由失笑,道:“真是羡慕这种造化丹带来的好处啊。”

    苏离道:“不论是什么丹,补气丹也好,造化丹也好,都是浅蓝的心血。所以,那句话我是对浅蓝说的,也是对你捏造出来的小精灵说的。

    但是我很谢谢你——知道吗,她存在的时候,我的系统也才能感知到我真正的心意。

    所以,我的权限获取程度更高了呢。

    你一心想获得,却没有获得。

    而我一心不想获得,不是不想,而仅仅是不想伤害浅蓝,但是我却获得了。

    之前,你或许还有一些机会复印我。

    但是现在,我们五五开,你的浅蓝没了,我的却还在。

    你拿什么和我斗呢?”

    苏忘尘道:“我输在了小看了夏心宁吗?”

    苏离道:“你也没输,毕竟你自己能和自己兜底,这也是你的档案世界啊,不过你也是我我也是你,所以你复制不了自己而已。

    再者,你觉得,我在进来这里的时候,真的没有开启‘真虚体悟’吗?

    你可知道,你的‘真虚体悟’是没有星星的,而我的‘真虚体悟’是有星星的。

    而且,你觉得我的系统真的负债累累了吗?

    错了,因为出根本不知道,升星之后的系统购买资源是多么的便宜。

    我系统五星12级。

    你的系统不论多少级,能比我的系统高级吗?

    所以你亏欠的从来都是天机值,但是你不敢也不能、也没有资格亏欠因果值。

    你亏欠的因果值,都会形成破碎的天道。

    而且,你购买的东西价值高是因为定向、透支、分期等等,自己把自己玩死了。

    但是我不同,我是相信系统,让系统自己提供,我尊重系统的每一份选择——虽然曾经我也错了,但是我知错能改啊。

    浪子回头总是比自甘堕落的性质更好一些,不是吗?”

    苏忘尘沉声道:“看来,这一次我真的准备的不够。”

    苏离道:“又来了,当你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又一层全新的囚笼会到来——但是这一次却不会,因为这句话我知道是真的。”

    苏忘尘忽然道:“浅蓝的‘掌控未来’功能也能升星,对吗?”

    苏离道:“我的浅蓝能,你的不能。为什么刻意区分一下呢?因为你这句话有陷阱,我一旦认可,就成了你的浅蓝能升星了,那么在这里,你可以用造物主的意志来让她升星。”

    苏忘尘道:“你不是说你也是我,我也是你吗?怎么又忽然这么区分了?岂不是前后矛盾?

    如此一来,岂不是你的所有话,都毫无逻辑可言,全部站不住脚?”

    苏离道:“你着相了,我也非我,只是名为‘我’而已。甚至,连相也非相,是名为‘相’罢了。我若是你,你便不是你,你也是你。我若不是你,你便是你,你也不是你。”

    苏离又道:“这就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这也是无为而为。”

    苏忘尘道:“你用这样的手段,而且还冥想着《皇极经世书》和我博弈,难怪我处处下风。是了,《皇极经世书》能增幅,你这6颗潜龙丹增幅50,就是九颗潜龙丹的效果了。

    看来,我输得不冤。”

    苏离道:“我冥想《皇极经世书》不假,但是《皇极经世书》无法增幅智慧,只是可以抵御外在干扰罢了。

    另外,这也是我掌控这一方世界的关键,也是抵御你暗中夺取系统权限的关键。

    你以为我为什么和你说,而你又为什么和我说话?

    这说话的本身,就是你在暗中夺权的较量——但是没想到吧?你夺取到的权限都是假的,都是我通过《皇极经世书》冥想出来的虚假权限。

    论《皇极经世书》的造诣,你真不如我,因为我购买就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层次,如今更是升级到了功参造化的层次!

    所以,你想夺权?想试探我《皇极经世书》的等级?

    我告诉你,你信还是不信?你信不信你又能如何?”

    苏离说着,念头一动,直接冥想《皇极经世书》,并在其中冥想出一柄干将莫邪剑,并显化燕红叶最终施展万法归一,并一举将天魔冲七煞的七夜杀死的那一幕场景出来。

    接着,苏离将这一道场景直接显化成为光幕投影,在他和苏忘尘中间呈现了出来。

    这般情况下,苏忘尘见状,忽然‘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光幕投影之中,燕红叶最终显化玄心奥妙万法归一,如与天地同寿,如日月同光,一剑连阴月皇朝所在的魔星都杀穿了。

    七夜死了。

    他的身体后仰,倒在地上的时候,苏忘尘的眉心,明显当场裂开了一道血痕。

    “你——”

    苏忘尘死死的盯着苏离。

    苏离看了苏忘尘一眼,道:“我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思考最糟糕的结果,因为我苏离从来都不是一个幸运儿。

     .whhryl.;  而我告诉你的有些话,是真的,有些话也的确是假的。

    可绝大部分终究还是真的。

    系统升星了之后,能看穿很多真相。

    这一次,我看了沐雨兮的未来七天档案,我看到了‘虞兮虞兮奈若何’那一句诗词,我看到了浅蓝小精灵被我自己捏死。

    我也看到了聂小倩因为不愿意和你成为道侣而被杀穿的一幕——那一幕里,聂小倩却对你说了一句话,站着等你五千年。

    结果你没有回应。

    你为什么没有回应?

    明明有些事情在你的说法里都是你做的?

    但是其实真不是。

    因为那些事情是我做的。

    我开始没有想明白一些道理——直到我遇到了夏心宁。

    他一直简直让我看一幅画,我一直坚持不看。

    但是他还是狂轰乱炸的让我知道了那画是什么——站着等你五千年。

    所以我知道,青云冢中,如果显化的是倩女幽魂的故事,聂小倩一定会有两个饰演者——宁采笺和阙心妍。

    开始我也万万没有想到,沐雨兮就是浅蓝,也是宁采笺。

    但是后来我明白了。

    我联想到了云青萱的情况。

    这些事情发生在现实里,很抱歉你完全不知——当然你也可能知道,对吧诸葛春秋?

    强迫症你完全无法改变,所以你想代替我夺魅儿?

    夺到了吗?

    完全夺不到,反而差点儿把自己搭进去了。

    所以现在,诸葛春秋独立出去了?

    或者是你在下囚笼?

    应该是后者。

    不过没关系——诸葛春秋不知道。

    你想通过诸葛春秋和诸葛冉婷jxpxxs.来取代我和沐雨兮?

    各方面都布置一下,阴的不行,明着来争夺?

    你觉得,斩出一些特殊的东西,或者是结合你自己的道和这个世界的道,你就可以走出一条新的路来?

    聪明如你就是太聪明,所以才主动跳了别人的陷阱。

    现在,出不来了又想来我这撸了?

    你觉得可能吗?

    你觉得可能,但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所以我觉得不可能。

    那一晚上,云青萱和我谈心特别好,我都愿意不顾一切的相信她,结果她转身就变卦了。

    我很久都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后面我才知道,哦,云青萱和我谈的时候,其实是魅儿在和我谈。

    那个和我谈情说爱、真正交心的一直都是魅儿!

    所以,云青萱可以是这种情况,那么宁采笺为什么不能是这种情况?

    所以,当时哪怕我很多问题都想不明白,但是你跳出来之后,我就忽然想明白了。

    为什么?

    因为无论阙心妍是否沉浸,无论宁采笺是否完全融入了聂小倩——如果宁采臣是苏离,那么她们一定会一见钟情。

    她们是一见惊喜,但是……却没有钟情。

    这就是最大的失败……”

    苏离看着苏忘尘,道:“你确实将真相打乱了,提醒了我很多东西。所以,我说过,我是一个以德报怨之人,我同样告诉了你很多真相。”

    苏忘尘忽然笑了,那笑声,有些唏嘘,惨烈,却也自嘲。

    苏忘尘道:“我没有小看你,但是我小看了那些废物土著。但是,你有些事情完全弄错了,诸葛春秋只是我的一个试验品。

    因为我想斩掉强迫症而已,他只是因此而滋生出来的。

    如诸葛春秋这种存在,原本是不该存在的,但是有些存在希望他存在,他就存在了。

    至于诸葛冉婷,根本不是为了取代沐雨兮,更不可能顶什么沐雨兮的因果。

    沐雨兮有因果吗?

    她和魅儿其实就在造化笔中。

    她是xgchotel.浅蓝,但是你要明白的是,沾染了这个世界天道的沐雨兮,真的还是浅蓝了吗?

    再者,我是小看了这个世界的那些废物土著,但是你更加的小看了他们!

    你知道,我能欠下几千万亿我会是什么实力?

    现在逼迫得我一个如此桀骜孤傲之人放下脸面来重新寻回系统——”

    苏离淡淡道:“注意用词,不是重新寻回,而是你想重新激活你的系统,而不是我苏离的系统。”

    苏忘尘道:“重新激活我的系统,才能对付这些存在!你觉得这样的存在会简单?我们都是被利用他们要成就先天圣人层次的工具罢了!”

    苏离道:“那又如何?真如此我也愿意啊。”

    苏忘尘道:“你宁可帮那些存在也不帮我?!!”

    苏离道:“对,那些存在具体如何就不说了——但是你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你觉得我会帮你?”

    苏忘尘沉默半晌道:“你还有什么遗憾吗?你想知道莫拉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吗?”

    苏离道:“一切顺其自然,没有遗憾,也无需知道。”

    苏忘尘道:“你宅心仁厚,那么你开天池血河,难道不是收割韭菜吗?那你和那些圈养肉猪充当魂食血食的神灵们,又有什么不同?你这样的歹毒者,也能成为天皇子吗?也能代表皇族吗?”

    苏离道:“不,神灵们开祭坛吞本源,那是真正的吞噬,是真正的收割而没有回报。而我开天池血河,不是吞噬,也不是收割——而是等价交换,这是交易,愿意就来,不愿意就不来。

    那些神灵祭坛下的魂奴血食们,他们能获得好处吗?他们能随时退出不献祭吗?

    他们能愿意就献祭不愿意就不献祭吗?

    他们付出多少,收获又是什么呢?”

    苏忘尘道:“看来,你的确是想好了所有的应对之法——这样一来,我没什么疑惑了。

    摊牌了,月光宝盒真的是真的——般若波罗蜜!”

    苏忘尘淡淡的看了苏离一眼,眼中多了一抹看傻逼般的轻蔑眼神。

    而苏离,则也同样笑了,道:“我知道月光宝盒是真的,五千亿天机值欠债也是真的——但是,我记忆中的苏忘尘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都已经不记得你了啊,你是谁呢?你真的存在过了吗?你只是——我苏离的心魔而已!”

    “是我曾经在旌阳村的时候、在那段日子里滋生的心魔而已。”

    “现在,我已经明白,原来天心就是魔心,魔心就是天心。”

    “所以,回来吧。”

    苏离笑着看向苏忘尘。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苏离双手合十,笑容自然而随意。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之天心,便是我之彼岸。苏离,归来。”

    “苏离,归来。”

    苏离在心中呼唤,并不断的念诵着这样几个字。

    “噗——”

    虚空扭曲的刹那,苏忘尘的眼中显出了真正的惊恐神色。

    他手中的月光宝盒,也在这一刹那之间猛然扭曲,直接炸了。

    苏忘尘的眼中,则显出了深深的震撼、不甘等神色。

    他的身影,便在这一刻,彻底的湮灭。

    而此时,虚空中,一道浅蓝色的蝴蝶,忽然翩翩起舞,并围绕着苏离不断的转着圈儿。

    那一刻,仿佛有一个浅蓝色的纱裙幽影女子,围着他翩翩起舞,美丽而动人心魄。

    “天心即是魔心。”

    “但是,能压多久呢?”

    苏离喃喃自语,最终却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而那一只围绕着他飞舞着的浅蓝色蝴蝶,则默默飞了过来,落在了他的手心,并最终化作了一滴浅蓝色的血泪,并逐渐的从他手心干涸消失。

    苏离调出系统看了一眼,

    人生档案系统(雅米娜)】

    等级:59

    天机值:-7500万亿393万……

    因果值:-9999。

    功能:

    (ps:第三更九千字奉上~嗯,今天刚好三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啦~拜谢各位恩公啦~另,非常感谢书友‘八斤’588书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ghfndbn’100币打赏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