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79章 罪月幽魂,八九玄功
    .630shu. ,最快更新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苏离沉吟片刻,冥想《皇极经世书》的他,竟是有一种想要回应对方的冲动。

    但是他没有回应。

    这一幕,其实他曾经历经过,但是那时候,他历经的一幕不是这种视野,而是一种很模糊的视野。

    当时他那份视野还是卜卦卜算出来的。

    此时,苏离看到的场景,又出现了一变化。

    那苍古石碑下,那一座棺材的棺盖在这一刻从水晶色变成了黑色,黑色的棺盖竟是竖立了起来。

    棺盖上,出现了一道辉光,光辉喷洒到了地面上,在地面上投影出了一名三四岁的小男孩来。

    那小男孩脸上带着深深的仇恨、倔强之色。

    他以这样的眼神盯着那一道辉光之中走出来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的模样很模糊,但是他并不像是苏星河。

    或者说,那个男人并不像是苏离印象之中的苏星河。

    那男子从苍古石碑之中走出之后,目光完全锁定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那小男孩眼中显化出血色,其中的仇恨之意状若疯狂。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孽障,不知悔改的东西!”

    那男子说完,手一伸手中出现了一柄漆黑色的短剑,那柄剑,倒是有些像是曾经苏离使用过的、苏叶的专属佩剑——罪月幽魂剑。

    这柄剑拿出来的瞬间,那小男孩脸上便显出了无比冷厉凶残之色,身体甚至像是要发狂的豹子一样弓了起来。

    这时候,那小女孩儿则仰着头,眨了眨大大的、明亮的乌黑眼睛,带着亲昵与求恳之色,撒娇般的道:“爹爹,不要杀弟弟好吗?弟弟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听话的。”

    她说着,靠近了那男子,并抱着那男子的大腿轻轻的摇晃着,撒着娇。

    “荷荷,你让开,你这个弟弟已经废了!下次,爹爹还你一个哥哥好了。”

    那男子言语温和了几分,但是话语依然十分的凌厉。

    小女孩儿苏荷立刻摇头,倔强道:“我不让开,就不让开,我知道,爹爹是要将弟弟杀死,阻止他化魔。”

    小苏荷说完,泪如雨下,苦苦哀求道:“爹爹,弟弟他一定不会化作祖龙魔,一定不会的,弟弟那么可爱呀!荷荷一定不会让弟弟变成祖龙魔的!

    对了,小绿,小绿她也会帮忙阻止的!

    爹爹,你就答应吧!答应不要再让弟弟受苦啦。”

    那男子深深看了小苏荷一眼,淡淡道:“荷荷,你不懂,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那男子说着,又重新将目光锁定了那小男孩。

    接着,他抬起了手中的短剑。

    “想杀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这黑暗的世界,都毁灭吧!你们,都去死吧!”

    那小男孩咆哮着,眼中忽然精光闪烁,下一刻,他低吼一声,浑身血水炸开,并形成了无比诡异的火光。

    他双眸阴冷之极的盯着中年男人,身体,也在此时直接魔化。

    那是一只有正常成年人大小的、两米高左右的祖龙魔。

    但是这只祖龙魔,却前所未有的强大。

    它盯着那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并没有闪避,同样神色冷然淡漠的盯着它。

    “汩汩——”

    忽然之间,那祖龙魔朝着中年男子狠狠一口魔焰喷出。

    “轰——”

    那一口魔焰显化的瞬间,其便已经让虚空完全扭曲。

    更可怕的是,当这一口魔焰喷出之后,其所经过之处,虚空直接被焚烧出了一片黑洞。

    黑洞之中,恐怖的虚空乱流切割四方,毁灭的气息如凶戾的炼狱,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口魔焰,携带着如黑洞般的拖尾,猛的击中了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的胸膛直接就被击碎了,击穿了,鲜血流淌了一地。

    血水染红了地面,男子身上,一道道的残影,纷纷炸裂。

    “爹爹——”

    苏荷惨呼了起来。

    苏荷身边,沐雨素也完全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这时候,那化作祖龙魔的小男孩,却似乎呆了一下。

    “你以为你装死我就会收手了?你该死!”

    那小男孩再次摧动魔焰,气势汹汹,却并没有吐出去。

    那男子悲叹一声,道:“你母亲不在了,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如今,荷荷已经……而你,已经走出了这样一步。

    这都是我这个当父亲的没尽职尽责,没有把你们教好。”

    “我呸——”

    祖龙魔吐出一口魔血,燃起一片魔焰。

    “去死!”

    祖龙魔猛的汇聚一口更凶残的魔焰,直接朝着那男子冲杀了过去。

    但是这一次,这一口魔焰,却在即将击中那男子的时候,忽然被突兀出现的诸葛无为挡住了。

    “噗——”

    诸葛无为被这一股魔焰击中之后,立刻陷入了极其痛苦的状态,但他还是死死的支撑了下来。

    “你——”

    那男子看到诸葛无为如此,顿时微微皱眉,脸上显出了一丝不忍之色。

    “星河老弟,此次欠你的,终究算是偿还了,原本无为这一条命,也是欠你的,也是欠你苏家的。如今还上之后,也算是了结了一番心事。”

    诸葛无为喃喃道。

    那男子苏星河叹道:“你的命从来都是你自己的,而并非是欠我的。”

    诸葛无为道:“她还没死,分身还在,所以你不必如此的。”

    苏星河道:“我将孩子养成这样,无颜见她。”

    诸葛无为道:“会好起来的,他会有真正明白的那一天。”

    苏星河道:“我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苏星河说完,又咳血叹道:“老哥你如今替了这一击,你的情况只怕是更加糟了。很多事情,还需要你去做。”

    诸葛无为道:“但是,你现在还不能——”

    那只祖龙魔却在此时出言道:“还在演戏吗?你们也别谦逊了,两个一起死吧!”

    苏星河将手中的剑提了起来,指向了那小男孩,道:“不需要你来动手,我来就可以了,免得让你落下一个杀父的名头,玷污了你的名声。”

    苏星河说完,提起剑,对着他自己的眉心直接刺了进去。

    小小的苏荷看呆了,完全呆滞在了原地。

    诸葛无为叹了一声。

    苏星河的剑将他自己的眉心完全刺穿了,然后又被他抽了出来。

    “哐当——”

    那柄剑,被苏星河抬手扔在了地上,其中淌出一道道的幽魂气息。

    那些幽魂气息,则一点点的破碎,很快消失不见。

    苏星河则身子站得直直的,眼神冷厉而平静。

    然后,他就这么站着死了。

    他没有低头,只是眼中淌出了蕴含悔恨气息的血泪。

    祖龙魔又逐渐的重新化作了那名小男孩。

    那小男孩双眼之中涌现出了无比仇恨的神色,他死死的盯着诸葛无为:“你能救他的,你为什么不久?为什么?!

    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你为什么要算计他,背叛他?!

    为什么?为什么?!”

    诸葛无为道:“我救了他一次,也差不多被你一击击碎了本源,我也没救了。但是他既然一心寻死,那仅仅只是想以他的死,来唤醒你罢了。

    可如此看来,星河他的死,终究还是白死。

    我现在的状况,你若是想动手,随时可以动手。”

    诸葛无为看了苏荷和沐雨素一眼,抬手之间,手心便出现了一张壁画。

    “嗤嗤——”

    壁画燃烧了起来,在苏荷悲恸、痛苦的眼眸之中,席卷向了两人。

    刹那之间,两人便已经消失,而那燃烧着的那一幅画,则形成了一道道的冥火冥灰,逸散落下。

    但是此时,这些落下的冥纸冥灰,又纷纷汇聚到了诸葛无为的手中。

    下一刻,他重新拿出了一幅画。

    那一幅画是一副空白的画。

    画上,似乎多了一座山,一座古老而神秘的荒山。

    而荒山之外的远方,则出现了两名少女的身影。

    只是这一幅画非常的模糊,而且也远远没有画完,像是一份粗稿一般,上面仅仅只是有些简单的线条,能让人辨认出那到底是那的什么。

    除此之外,几乎一无是处。

    不过看到这些之后,诸葛无为反而松了口气。

    接着,诸葛无为看了看那一座打开的石碑之门,随即走到了苏星河站立着的身体旁边,抬手抹下他还睁着的双眼。

    苏星河睁着的双眼闭上了。

    诸葛无为直接拿出一枚天机圣玉,将苏星河收了进去,并走入了石碑之中。

    他这一切做完,那小男孩却都一直没有出手。

    那石碑之门,也没有关闭,还依然闪烁着亮光。

    小男孩看了片刻,便同样的跟了进去。

    “你进来做什么呢?这里是一座镇魂墓,你不该来的,回去吧。”

    诸葛无为淡淡的看了那小男孩一眼,道。

    “不用你管!你算什么东西!”

    小男孩怒斥道。

    诸葛无为一直向前,这条路,像是一条胡同,四周飞舞着大量的破碎冥灰。

    穿行了很久之后,诸葛无为来到了一座古老的石碑面前。

    这石碑可以明显看出,是一座坟墓。

    “来了?那就拜一拜,她是你娘。”

    诸葛无为淡淡道。

    小男孩停下了脚步,‘呸’的吐了一口唾沫,转身就走。

    诸葛无为却淡淡道:“你终究会有一场感情,终究会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小男孩没有回头,而是冷笑道:“那又如何?和你这个老不死的狗杂种有关系吗?”

    诸葛无为道:“十年,最多十年,那时候,你会回来的。”

    小男孩淡淡道:“可惜,你错了!我绝不会回来!而且,我不会有任何感情!”

    小男孩说着,转头淡淡道:“自此开始,我与你们所有人,斩断任何因果!”

    小男孩说着,抓起那柄剑,一点点的将自己的一身血肉,全部削除。

    “削血肉骨头,还给你们!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那便是因果!”

    “所以,从此之后,我将遗世而独立。我无血肉也无骨头,所以,将不会拥有任何情感!”

    小男孩把自己的肉身彻底斩了,只留下了灵魂。

    剑还是那柄剑。

    但却已经不是黝黑色的了。

    此时的那柄剑,染满了蕴含祖龙魔的魔血。

    小男孩走了。

    但是他的肉身却堆积成了一堆血肉与骨头交织的小山。

    时间扭曲,转瞬即逝。

    十年后。

    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的雨,总是纷纷落下。

    这时候的环境,还依然带着阴冷的寒气。

    还是这一处孤坟之地,还是这样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但此地,却未有呜呜咽咽的风声,而寒鸦凄惨的嗥叫声划过天际。

    十年后的小男孩,已经并不小,看起来已经近四十岁而不是十四岁了。

    因为这世间的十年,蕴含着一些小世界,其中的时间流逝会更快。

    但十年,终究也仅仅只是十年。

    那一道孤寂的身影出现之后,他一身黑袍,眼中淌出血泪。

    他默默的跪在这孤坟残碑之前,以头碰撞着那残碑,却已经打不开那残碑上空间之门。

    他开始回忆过往,回忆十年前苏荷恳求他的那一幕。

    那时候,苏荷还在为他求情,希望父亲不要杀他。

    而如今……

    “啊——”

    他痛苦的嘶嚎着,泪水伴随着血水淌落。

    天外,黑云压顶,一层层凶煞的杀机遍布而来。

    这,又是一次必死的危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

    “十年未到,但我已经回来了。”

    “可是,你们又在哪里?”

    “我果然是这世间的罪人,果然是——这世间的最大罪恶之源。”

    那男子悲恸哽咽。

    最终,他站了起来,手中显化出一柄黑色的长剑。

    一剑,他便削断了那石碑,并重新的竖起了一座石碑。

    这一座石碑,不仅仅是石碑,而是一座巨大的镇魂碑!

    这一座镇魂碑,通体漆黑色,浑身逸散出非常恐怖的幽冥、幽魂、魔魂气息,仿佛它汇聚了这世间所有的负面的能量与气息,是这世间的最大的罪恶之源!

    更重要的是,普通的镇魂碑虽然很大,但是这一座镇魂碑,比普通的镇魂碑还要大上至少百倍!

    但是这一座镇魂碑立下之后,又很快的变得普通了起来。

    而那斩断的苍古石碑,却被男子凝聚神通之术,直接将其变化成了那一座黑暗镇魂碑。

    “想夺我的《八九玄功》?夺吧!我便将这功法镌刻到这利用八九玄功变化出的通道之中,你们有本事就去研究吧!”

    那男子狞笑着,抬手直接将手中的黑暗石碑化作流光,打向了天外。

    “你们一群混账东西,等着,我天皇子一定会再回来的!”

    那男子说完,身影瞬间扭曲,并燃烧了起来。

    这是一张紫金色的如同枫叶般的书页,书页出现之后,直接将那男子的身影烙印到了书页上,并在瞬息之间消失。

    而那一页书页在出现之后,也很快消失不见。

    这时候,虚无之地,一道身影显化而出,并提笔在虚空虚画了几笔,显化成了一幅画。

    画中,却正是其先前历经的那一幕。

    片刻之后,那身影凝实,其正是诸葛无为。

    他叹了一声,随即将这一幅画收入了一部泛黄的古老画卷之中。

    画卷上,隐约有古老的华夏文字显化的同时,又很快消失——那几个文字,正是‘山河社稷’。

    只不过,这一幕非常扭曲。

    而诸葛无为,则沉思了许久之后,终究是没有去改变什么,身影也很快消散。

    ……

    苏离看到了诸葛无为的某些过往经历。

    但是他看得有些迷糊。

    因为这些经历,像是发生在过去,现在,又像是发生在将来。

    苏离第一次发现,他竟是无法判断时间的存在。

    但是眼下,诸葛无为已经不存在了。

    他想要寻找,想要继续查探消息,也无法查探到了。

    苏离尝试了两次,结果都是这般画面。

    而且,因为观看过一次,系统又变得更加的智能,所以之后尝试的两次,获得的信息越来越稀少。

    苏离知道,他能查探的,基本都查探完了。

    也就是说,诸葛无为目前的一些信息,基本挖了出来。

    只是其和苏星河的关系,其和穆清雅的关系如何,又承担了什么,苏离却一筹莫展。

    系统蜕变了这是好事,但是蜕变之后沐雨兮会是什么情况,苏离却无法判断。

    不过这会儿,苏离都将这些信息还是记录到了系统面板的分页上。

    同时,他尝试着调出分身。

    这一次,无论是《一气三清》之术还是《身外化身》的能力,抑或者是替身纸人的能力,都完全没有大碍了。

    甚至,就连替身纸人那十个,也有九个能重新召唤出来了。

    也就是说,他的记忆禁区第十层里的时间断层点里——那黑暗深渊中的十个替身纸人,有九个已经没了。

    这一点,苏离心中也已经有了认知。

    这一次的性质不同,不完全是虚拟的档案世界,因为其中还参杂着大梦千秋之术。

    同时,因为他苏离存在的地方就是‘当下’,如此一来,十个替身纸人,算是被他自己干掉了八个,被苏忘尘干掉了一个。

    如今,一切回归正常之后,苏离不动声色的将分身全部再次召唤了出来,并将其安置在了记忆禁区第九层而不是第十层。

    第九层,时间比例非常漫长。

    但是不要紧,在其中的百余号分身又开始反复思考所有的疑惑点,同时调用《皇极经世书》来冥想。

    这样一来,苏离整个人更加踏实了一些。

    诸葛无为忽然消失了,诸葛九凤虽然没多说什么,但是心情也微微有些不好。

    但是她也没有发难。

    苏离朝着她看了一眼之后,才将目光落在了更远处的梦千秋的身上。

    “是你滚出来,还是要我动手?”

    苏离盯着梦千秋,沉声呵斥道。

    梦千秋一步步的走了出来,来到苏离身前十米区域之后,才微微抱拳,道:“天皇子当真是好大的威风。”

    苏离道:“三削元神,爽吗?”

    梦千秋道:“我这不是还没死吗?没死,还从梦境之中明悟到了《涅槃九变》的终极奥义,甚至还明悟到了不朽的极致层次——先天圣人层次?这就是皇族的顶层实力吗?

    既然知道了这些,当然爽啊!”

    苏离道:“既然这么爽,就让你更爽一些好了!”

    苏离的造化笔一提,立刻就要引动诛仙剑阵。

    当然,他只是做做样子,压一压梦千秋而已。

    “天皇子,且慢。”

    诸葛九凤忽然站了出来。

    苏离道:“怎么,你想替他求情?”

    诸葛九凤道:“不是求情,而是,其实此次他也是被迫的,更遑论——你皇族那位曾经的天皇子……那个被削掉了皇位的天皇子,实在是臭名昭著——”

    苏离道:“此话怎讲?”

    诸葛云霓道:“少爷,此次就算了吧。”

    苏离有些诧异道:“你竟是出面求情了?”

    苏离回头看了沐雨兮一眼,他反而觉得,系统修复了一部分,沐雨兮的情况反而似乎不是特别好?

    诸葛云霓道:“少爷无需担心,我们这次只是有些领悟,因而需要悟道一段时间而已,不是坏事。”

    苏离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虽然不确定是什么情况,但是苏离却也已经留心了。

    梦千秋道:“我只是削了一道元神,而且还是获得了一些好处的。你不用耿耿于怀——天皇子你也可以放心,我参与此事,也是大局上的维稳。

    没有你想的那么恶劣,当然也并不算美好。

    但是我这人不太喜欢被威胁,尤其是皇族的那些存在——比如说,那个前天皇子,或者也就是眼下这位天皇子也说不定。”

    苏离感应了一下后羿道痕,道痕还是存在的。

    苏忘尘引动了一次,但是并没有真正用掉。

    所以,苏离直接锁定了梦千秋,道:“你说是,那就是好了,所以,你待如何?

    还有,刚才想动手抢天机魂石的,你也排在第一位。”

    梦千秋道:“我待如何?进了大帝墓不就知道了?当然你现在想试试,那也可以!

    我还就真不信,你那剑阵还能用——以你一身巨债,这等宝物就算真的是真的,你能催得动吗?

    天皇子?

    当你对天机魂石开始产生想法的时候,就证明,你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了。

    所以,这世间那个穿行在十万年之间的黑袍骷髅人一直就是你,对吗?

    你还敢在聂小倩面前显化出你就是黑袍骷髅面具人的那一幕场景来。

    再结合你当初在苏叶和诸葛浅韵面前显化骷髅面具那一幕的场景,你不是他又是谁?”

    苏离若有所思,看了魅儿一眼。

    魅儿脸色苍白了几分,却还是眼神坚定的摇了摇头。

    苏离却反而摇头道:“魅儿,不用担心,我不是怪罪你,而是想知道,眼下你已经连自我都受到影响了吗?所以,炎姬也在现场?烈诗倪也在对吗?”

    魅儿沉默着,没有说话。

    沐雨兮则神色平静的将现场众人都看了一眼,同时开始思考着什么。

    苏离道:“我查询雨兮的情况的时候,你试探过我。再加上烈阳偏南之类的询问,我其实已经知道了。

    不过不要紧,一会儿就能解决。”

    苏离说着,又道:“我是他和不是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苏离。苏是万物复苏的苏,离是悲欢离合的离。”

    苏离说着,也看了梦千秋一眼,道:“我无所谓你们如何认为,但是——如果你们想逼迫我动用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之类的手段,背负一身因果?

    我想,你们真的想多了。

    而且,我苏离杀你梦千秋,如今舍下一些底蕴,简直便如杀狗一般!

    一道元神?

    你三道元神全部被削死了,一身实力被永恒剥离了,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半步守护者而已,你还在装模作样,以为强势几分就能显得你依然很强?”

    “哈哈哈哈哈,在我的梦境之中,你所认定的‘削我三道元神’,不过是梦境中的胜利罢了!

    包括我们现在所在的环境,你知道什么才是梦,什么才是现实吗?

    大梦谁先觉,平生谁能知?

    你以为你在现实,你以为你知道,我的执念就是寻一处可以安睡的永恒国度,创极道《庄周梦蝶》无上神术?

    其实这无上神术我早就已经创造出来了!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天皇子,你现在都还在我的大梦千秋神术之中,你说你赢了我?

    抱歉,我已经获悉了你的所有秘密了!

    天皇子,苏离,你就是苏忘尘!

    你的那位守护者不朽浅蓝,已经因为你的无限豪赌因果,而彻底的输了!

    我告诉你,所有一切我都是参与者,这就是一个杀猪盘,而你苏忘尘,就是那头猪!

    现在,你——插翅难飞了!”

    苏离闻言,直接鼓掌,道:“精彩,实在是精彩。”

    梦千秋道:“怎么,还不知道?你以为你《八九玄功》厉害,变化无双,真的可以真正的以假乱真了?”

    苏离道:“你所谓的梦境,仅仅是因为,其实我们现在不是在幽冥海上,而是我们其实走入了大帝墓吧?这里就是在大帝墓里这一点对吧?”

    梦千秋道:“不错,看来你也不是彻底的自负,还知道这一点。”

    苏离道:“那么请问,我们什么时候进过了大帝墓呢?”

    梦千秋道:“这就是《庄周梦蝶》神术的神奇——你准备进的时候,苏太清拦住了你不是吗?但是后来你还是进去了。但是,无论‘归墟之倩女时代’是否成功,从中出来,难道不是在大帝墓中吗?”

    苏离道:“你们的几层目的,都无法达成目的。但是我的目的,却可以达成。”

    苏离看了系统商城一眼——系统修复之后,多了一次刷新机会。但是之前刷新了五次,可实际上有两次机会是系统倒贴的。

    实际上,真正用的使用的是三次刷新机会。

    这一次多了一次。

    而且十万天机值就可以刷新。

    苏离直接刷新了天机商城。

    他没有任何定向刷新的念头生出——他将一切的信任放在了系统上。

    随后,一番刷新之后,苏离眼中,天机商城里,竟是出现了一件奇物。

    (ps:第二更七千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另非常感谢‘书友20200108160228538’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三竹木’5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不科学御兽〕〔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