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都市医品仙尊〕〔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秦朗苏倾慕〕〔没钱上大学的我只〕〔玄天龙尊〕〔妃倾天下:王爷请〕〔诅咒之龙〕〔重生八零娇娇媳〕〔镇国战神〕〔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90后风水师李十一〕〔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坐忘长生〕〔江辰唐楚楚〕〔龙零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82章 生死献祭,皇祭净世!
    .630shu. ,最快更新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烈永生的话,让现场的神灵们全部脸色大变。

    这时候,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事情一般,一些神灵更是眼中显出了深深的绝望以及悲哀之色。

    如象作龙之流,脸色已经呈现出了死灰色,他看了看诸葛九凤和夏心宁,莫名的叹了一声。

    诸葛九凤的脸色沉冷,却没有说话。

    夏心宁则深深看了一眼阙德,手微微抬了抬,终究还是没有出手。

    阙德摇了摇头,随即拿出一面镜子。

    但是这面镜子,他也并没有摧动,而只是持在手中。

    烈永生说话之间,狞笑着,仿佛非常的意气风发。

    或者说不是意气风发,而就是一种盛气凌人的强者归来的姿态。

    这般情况下,无论是那黑色的鲜血石碑,还是他自身逸散出的一种烈焰升腾的状态,抑或者是他浑身逸散出的一种永恒的神魂气息,都让这一片天地,变得完全的不同了起来。

    天地间一片死寂,时间的流逝仿佛都在此时已经被中断。

    从最开始的《时光溯源之道》衍化出来的神秘幻境,到档案世界的小世界环境呈现出来,再到烈璇玑的丹田之内衍化出的一小片图腾区域,最后又被如今这般强大的神域领域笼罩。

    是以,眼下这般环境到底是个什么环境,是虚幻还是真实,是梦境还是现实,已经没有人知道。

    因为,对于梦千秋而言,梦千秋在梦境里死了只是他从梦境世界离开了而已,但是梦境世界本身是不会出现什么变化的。

    除非,在现实里梦千秋死了,梦境世界才会崩灭。

    可是,梦境世界里的生死不会牵扯到现实——但,如今的情况,所有的神灵也都看出来了,这恐怕就不仅仅是什么梦境世界那么简单。

    再加上雅妮、冰茴香和梦千秋的三尊元神全部被削了——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元神都被削了,那结果就已经不同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梦境之中发生的事情,现实之中有可能也会发生。

    但是梦境之中死亡,那么现实之中若是再次发生,他们也逃不掉——因为现场所有人都知道一点——无论是不是幻境梦境,模拟的都是未来!

    所以,无论是否能看出当下的环境,现场的每一人的心情,都是不好的。

    此时,烈永生意气风发,浑身的神魂逸散而出,形成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怖底蕴,碾压四方。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已经抓住了那一颗跳动的心脏,同时也已经抓出了那一枚神秘的玉片。

    那玉片的光影被他抹除之后,化作了一根手指头大小的绿色木头。

    这木头,很明显就是烈永生所说的‘生命建木’,而那跳动的心脏,显然就是‘灵犀之心’。

    拿到了这两样东西之后,烈永生开始将两样东西汇聚到了一起,随后才将目光落在了殒魂茶罐魅儿身上。

    “就凭你也想阻止我?一直没有镇压你,仅仅只是等待这样一个机会而已,只是——原本我以为,这样的机会会很久很久才会到来,却不想,这一次,当真是顺利得出奇啊!”

    “哈哈哈哈哈,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你竟是最大的功臣!”

    烈永生说着,无比狰狞的双眼猛的显化出一道杀戮之光。

    那光芒凝聚,化作一道杀戮神华,猛的喷射而出,直接喷杀向了魅儿。

    可就在此时,之前像是卡住了的沐雨兮,此时浑身一闪,拉出一道残影,抬手一掌就将这一道毁灭的杀戮之光直接拍灭了。

    随后,沐雨兮一把拉起了魅儿,浑身彩光一卷,将殒魂茶罐笼罩了起来,汇聚成为巴掌大小的火焰茶罐,落在了她的手心。

    这时候,沐雨兮还淡淡的看见了那烈永生一眼,随即不再理会他,而是将目光落入了手心之中的殒魂茶罐上。

    “魅儿,你这是何必呢?”

    沐雨兮轻声叹道。

    “不能让他成功,不能啊,一定会坏事的。”

    魅儿的声音有些虚弱。

    “放心,少爷在,不会有事的。”

    沐雨兮的语气很是镇定,很是淡然。

    魅儿轻叹了一口气,道:“我们看样子还是斗不过,这一次,苏离他……”

    沐雨兮道:“不急,慢慢都会好起来的,成长的时间还是太短暂了。而且,如今有这般能力,已经非常非常强大了。反而是我们,有些拖累了他。”

    魅儿叹道:“都怪我。”

    沐雨兮道:“和你无关,等着看吧,恐怕,还有更恐怖的事情在后面。”

    魅儿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想阻止,不让这些事情发生下去,关键是——现在的时间太早了,就仿佛有存在刻意在推动,在挤压、甚至在破坏天地间的规则,湮灭时间断层的点。”

    沐雨兮沉吟半晌,道:“且看看再说,实在不行,那还有几条路可以走。反正,如我这般存在——”

    魅儿摇头,道:“不,该走这条路的,永远都应该是我。”

    沐雨兮道:“那这一次,我们一起走吧。”

    魅儿道:“可是,他怎么办?”

    沐雨兮道:“你觉得,如果我们走出那条路的话,他还能怎么办?恐怕,他已经走在我们前面了。”

    魅儿神色黯然了几分,却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两人的说话,似乎呈现在殒魂茶罐笼罩的一层淡淡的阴影里,所以哪怕是苏离此时也并不知道。

    不过,苏离此时却也已经破开了禁锢。

    其实禁锢并不难破解,有《皇极经世书》有造化笔,冥想在《皇极经世书》中画出这样的秩序锁链,然后在《皇极经世书》中画出破解之法。

    这样,破解之法若是错的,就会修复成为对的。

    对于《皇极经世书》而言,修复错漏显然已经成了基操。

    这般手段,苏离也早就会用了,之前连天机玲珑的场景都可以修复,其中的天道错误都可以修正,更遑论是这秩序锁链的枷锁?

    所以苏离直接画了个错误的破解之法去破解这秩序锁链,然后《皇极经世书》修复之后,就出现了正确的解法。

    这正确的解法出现之后,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凝聚血脉之力衍化对应的图腾异象,很自然也很轻松的冲开了这样的枷锁。

    拽额和一来,苏离才发现,其实这种秩序锁链的枷锁,就是变异版本的《天枢古镇天机神术》,或者说是结合了《天枢古镇天机神术》的绝魂九禁手段。

    这般手段呈现出来的时候,苏离心中其实已经明白了这到底是谁的手段了。

    就在此时,就在苏离想到了这是谁的手段的瞬间,烈永生的笑容忽然之间凝滞了。

    他的身上绽放出了无比璀璨的光明,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轮烈日一般燃烧了起来。

    而在烈日之中,却逐渐显化出了他手持战斧砍头的那一幕。

    接着,这一幕逐渐化作实质,又逐渐的呈现出了雅米娜被砍掉脑袋的那一幕。

    时间仿佛就像是在被回溯一般。

    苏离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看出来了,这是非常厉害的时间逆流的手段。

    这不是月光宝盒的手段,却胜似月光宝盒的手段。

    因为,月光宝盒是直接穿越,而这种手段是直接让时间在某一个人身上倒流!

    烈永生的身体化作光,逐渐的浓缩,又逐渐的回流,然后竟是回流回了那一片图腾小世界之中,化作了其中的光点。

    此时,烈璇玑又重新凝聚了出来,一身金色战甲,手持赤炎战斧,整个人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他淡淡的瞥了苏离等人一眼之后,猛的一眼锁住了苏离。

    苏离浑身一震,他立刻感应到一股记忆飞速的后退,仿佛整个人在时间长河里倒退一样。

    这一刹那的场景发生之后,苏离感应到脑海深处的《皇极经世书》动了。

    “轰隆隆——”

    耳边又有雷霆声响起,但是这种雷霆声仿佛撕裂天地的炸雷,一炸一炸的,十分恐怖。

    这种雷霆声炸裂两次之后,“哗哗哗”的翻书声忽然响起。

    可就在此时。

    “撕拉——”

    忽然之间,苏离只觉得脑海之中猛的一痛,仿佛那翻阅的书页被人猛的撕下了一页一样。

    “啊——”

    苏离只觉得灵魂都被人刺了一剑,整个人刹那之间脊背发凉,头皮发麻。

    刹那之间,尘寰之心本能的启动,与此同时,苏离立刻感应到了系统猛的一震,其中仿佛有某种蓝光笼罩了他,一瞬间锁住了一切的因果。

    那一刻,苏离回过神来,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而他眼前的一切,却早已经恢复了正常。

    只是,烈永生浑身四分五裂,跪在了地上,他的眼睛已经发直,双眼圆瞪,如死鱼眼一般的鼓出。

    同时,他身上的光芒已经彻底的黯淡,其丹田处,更是炸开了一个血盆大口,里面的肠子什么的都流淌了出来。

    但是,他没有流血。

    整个人仿佛是一具早已经挖空了的枯朽尸体一般。

    他就这样跪着,一动不动,浑身一丝一缕的神性都没有。

    反而,他旁边的烈璇玑已经朝着苏离收回了手。

    他的手中,一张淡黄的书页上,画着一名黑衣黑袍、鬼脸面具的男子画像。

    那烈璇玑抬手将画像抓了过来,并直接的戴在了脸上。

    下一刻,烈璇玑那一身金色的战甲和手中的赤炎战斧,仿佛加持上了一层不灭的神性。

    这一幕,让现场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一种仿佛被死亡支配的恐惧,笼罩在了现场所有人的心头。

    这时候,苏离其实已经脱离了控制,他的手中,更是抓着五火七禽扇和造化笔。

    但是他也没有轻举妄动。

    他一步步的走出,站在了魅儿和沐雨兮的身边。

    同时,他也没有在此时调出系统,而是直接将目光锁定了那黑袍鬼脸面具的男子。

    毫无疑问,此人情节是苏忘尘。

    在这一刻,苏离心中没有心魔,但是别人心中有。

    而只要有人心中有心魔,他就可以借势复苏。

    更恐怖的是,无论是那梦千秋还是那雅米翎也就是雅妮,还是那冰茴香,都是囚笼。

    这些神灵,都在档案世界被削了元神,还被削了九次,早就被摸透了!

    且不说这一点,恐怕就是其在档案世界被削的时候,就已经被种下了囚笼。

    甚至更早一些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已经成了棋子而不自知了。

    回想那雅米翎无比得意的炫耀八九玄功的那一幕,苏离的嘴角便不由微微抽了抽。

    八九玄功这种功法,除非修行到大成,不然修炼了就是囚笼,就是被收割的对象!

    而且,即便是修行到了大成——面对斩仙飞刀,那真是一刀一个!

    这苏忘尘敢将这样的功法传递出一部分,这些神灵也敢修炼,简直是不知道脑袋长了几颗。

    别说是有元神,就是不朽了,敢修炼这种功法,敢跳进洪荒的因果律里,那不是等着被当猪杀?

    可同样的,正是如此,苏离才无比的头皮发麻,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苏忘尘手里,绝对是有斩仙飞刀葫芦的。

    这种东西,苏忘尘敢用吗?

    敢用的!

    只是,他有这种东西,还有人能追杀他?

    莫非追杀是假?

    不,追杀绝不是假——所以,这时候苏忘尘这是要……

    苏离心神微微凛然,随即,他毫不避讳,目光直接锁定了那化作黑袍鬼脸面具男子的苏忘尘。

    苏忘尘这一手,不仅歹毒狠辣,而且还直接逼迫得苏离无路可退!

    因为别人不知道这黑袍鬼脸男子是谁,但是苏离知道,其实黑袍鬼脸面具男子,是他苏离自己!

    但是苏忘尘此时却不显化苏忘尘的身份,而是利用了黑袍鬼脸面具男子的身份,一方面就摆脱了‘苏忘尘’这个身份。

    而且,一旦将来搞事搞大了,捅穿之后,苏离就要背锅!

    到了这一步,苏忘尘还不忘记算计,当真是歹毒狠辣,连环杀局,让人毫无还手之力。

    整个现场,更加的死寂。

    这般情况下,苏离甚至觉得,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是这苏忘尘的对手。

    可苏忘尘已经这么强了,却明显也过得不好,过得非常凄惨,这是为何?

    是他在推衍之中发现了无法想象的凶险,未雨绸缪所以提前蜕变准备?

    还是他在推衍之中发现将来他必死无疑,所以他想尽一切的办法去设计了这样一局,就是为了达成那个终极的目的?

    苏离沉思之间,苏忘尘却仅仅只是淡淡的扫了苏离一眼,就没有理会苏离。

    他抬手一抓,被一块黑色血碑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嗡——”

    下一刻,他拿着黑色血碑,直接朝着沐雨兮和魅儿一照。

    魅儿和沐雨兮浑身巨震,竟是毫无反抗之力,立刻就化作一团紫光要被吸走!

    苏离眼瞳一缩,呵斥道:“住手!”

    黑袍男子手中黑色血碑没有丝毫停留。

    这时候,苏离眼眸一凝,冥想《皇极经世书》的同时直接凝聚出一页书页来,并同样撕下。

    那一撕,顿时苏离灵魂剧痛,但是他还是强行忍住了。

    撕下一页,那一页书刹那化作实质,形成了一张泛黄的古书书页。

    书页一片空白。

    苏离目光冰冷,看向了黑袍男子,随即摧动造化笔,就要在书页上画钉头七箭书。

    这是什么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

    黑袍男子乃是苏忘尘,又如何不明白苏离的意思?

    他抬手一震,黑色血碑上的光芒一闪,魅儿和沐雨兮化作的紫光定格,并回退了回来。

    这时候,苏离冷冷抬手一凝,收回了泛黄的书页和造化笔,手中的五火七禽扇显化,猛的朝着苏忘尘拍了过去。

    苏忘尘淡淡的站在那里,任由苏离一扇子拍出,浑身却纹丝不动。

    “定风珠和定火珠我都有,你这五火七禽扇能奈我何?”

    黑袍苏忘尘双眼一凝,两颗眼珠子当场化作了定风珠和定火珠。

    其两颗眼珠子化作这般珠子的时候,苏离整个人也是不寒而栗。

    更恐怖的是,苏忘尘说话之间直接开启了系统,所以他的话几乎是在时间停止的状态下说出的。

    而现场,也就唯有苏离能听到。

    等他说完这句话,他关闭了系统,别人却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苏离的五火七禽扇是锁定攻击,锁定了苏忘尘一人,所以释放的毁灭杀机和五火焚魂的效果,也仅仅针对苏忘尘一人。

    可如今忽然失效了,他的损耗算是白损耗了。

    一成的精气魂,一千万天机值,2点因果值。

    这些损耗并不多。

    可是此时,苏离是没有分身存在的——刚刚那一场,他血祭了分身,将梦千秋杀穿了。

    而当时,梦千秋已经看出了什么,想要提醒。

    恐怕,这是冥冥之中他死亡之前的一种预感,以至于窥视到了一些真相吧。

    苏离其实有一定的猜测,但是没有想得太深。

    不过,他不是没有准备——只要抓住核心的东西,这一局还是有应对之法的。

    苏离没有打开系统。

    这个时候,他有一种预感——不能当着苏忘尘的面打开系统,不然就中招了。

    虽然这其中的因果是什么,苏离不知道,但是那种‘尘寰之心’所带来的好处,却让苏离明白,有时候什么事情可以做,有时候,什么事情不能做。

    苏离平静的看着苏忘尘,道:“我的确是不能奈何你什么。”

    苏离直接收了五火七禽扇,同时再次的拿出了造化笔。

    那一页纸,应该是天书的书页。

    苏离没有拿出来——不是他不想拿出来,而是,这种东西被抢了的话,苏忘尘也是能用的!

    之前苏忘尘没有抢,是因为他的造化笔已经落在了天书书页上。

    苏忘尘双眼死死的盯着苏离手中的造化笔,好一会儿才眼神平静了下来。

    他不动声色的抓住那跳动的心脏和碧绿色的木头,然后抬手吸纳,融入到了他的眉心之中。

    接着,他再次的开启了系统面板,以至于,时间又停止了下来。

    片刻之后,他才平静的看向了苏离,道:“知道建木和灵犀是什么吗?”

    苏离道:“不知道。”

    苏忘尘道:“我的系统被你激活了,升级了,现在有了建木和灵犀,我的系统的蜕变,超乎你的想象。”

    苏离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信,所以你继续说下去吧。”

    苏忘尘沉默半晌,道:“你怎么不看看你的系统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的天机值和因果值已经被抽干了,你刚刚还动用五火七禽扇?你不是说不让系统卖血吗?

    现在,已经卖了!”

    苏离道:“我无这份心思,结果如何,都不重要。你有让系统卖血之心,那么即便系统没有卖血,系统依然在卖血。

    而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这种心思,所以系统哪怕是在卖血,也依然没有卖血。

    这一点,相信以你的智力,比我更懂。”

    苏忘尘道:“从来没有发现,你竟是一个如此虚伪的伪君子,把自己伪装成圣母,你不觉得自己真的很恶心吗?你难道毕生的心愿不像是季羡林的日记里写的那样——”

    苏离道:“那的确是我毕生的心愿,也是一直以来的想法。但是七情六欲归结为七情六欲,本心归结为本心,我的思想或许真的很不堪,可是我的本心还在。这就是真真实实的人,人之所以为人,便在于这基本的七情六欲。

    而人和畜牲的区别是人可以自我克制,但是畜牲不能。”

    苏忘尘嗤笑道:“呵呵,虚伪之极。”

    苏离道:“总有人会觉得,别人的真心诚意看起来很虚伪,只是因为,他没有真正的深入心灵的走到那一步而已。

    不过,你信不信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预感到,接下来有些事情恐怕会发生,而且也一定会发生。”

    苏忘尘道:“你的预感要成真了,在这方面,你的确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毕竟你是我的天人之魂,毕竟你是两万年前我再一次砍掉的天人之魂。这十万年来,我砍了你三次,每一次的你都越来越完美,让人羡慕。

    但是这一次,我只需要你自己自砍就行了。

    三次机会,第四次就没有了。”

    苏离道:“你的想法挺好的,但是你恐怕忽略了一点就是——我已经凝聚了希望之源了。”

    苏忘尘嗤笑道:“希望之源?那号称无法攻破的绝世防御?苏离,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这么白痴,还这么幼稚?这世间已经没有希望了。”

    苏离道:“这话,反过来说给你,也同样适合——苏忘尘,别天真了,黑暗之源?罪恶之源,这世间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罪恶,只不过是你自己对于自己放纵的一种借口罢了!这世间,永远都会存在光明,而光明,终究会驱散黑暗。”

    苏忘尘道:“光明驱散不了黑暗,迎着光明的背后,留下的长长的黑色影子。而唯有黑暗覆盖一切,那就是真正的黑暗,不存在光影的光影。”

    苏离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极致的黑暗,也是极致的光明。”

    苏忘尘愣了半晌,道:“没有所谓的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有的只是万物归一,所谓的阴阳否泰等等,那只是代表太极两仪的‘两仪’。这是一生二的二,然后三生万物,最终还是万物归一化道,衍化为混沌,混沌没有光,混沌就是黑暗。

    包括这世间的起源,寰宇之太初,便是太渊,太渊便是归墟,归墟便是苍古,苍古便是黑暗。”

    苏忘尘一字一句。

    苏离却有些无言以对。

    论道,他的确完全不是苏忘尘的对手。

    更可怕的是,此人言出法随,说话之间一片片的黑暗法则显化——只要再说下去,光明都会化作黑暗的道生一变化,让他被完全同步。

    所以,苏离只是道:“三千魔神衍化三千大道,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以至于衍化日月山川,我不排斥黑暗,有光明就有黑暗,但为何黑暗要驱逐光明?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你若不听,我也无需多说。”

    苏忘尘微微凝滞,道:“这般至道,我们交流甚好,你却忽然不听?你这是不讲规矩了啊。”

    苏离道:“我是伪君子,虚伪小人,圣母,还讲什么规矩?你不是戳穿我的真面目了吗?那还和你有什么好谈的。我就这样了,你打我?”

    苏忘尘愣了愣,随即也不再言辞。

    到这一刻他已经明白,苏离是不会开启系统面板了。

    所以,灵犀还是用不用了。

    只要苏离开系统,灵犀一照,系统就能同步了。

    只要苏离的系统星级同步一颗过来,他就一步登天。

    可惜。

    可惜苏离还是太稳健了。

    这是这种莽汉该有的心思吗?

    怎么这次就不莽了?

    苏忘尘沉默半晌,关闭系统之后,他才将目光再次看向了苏离,语气冷冽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她们先上路吧!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

    苏忘尘说话之间,再次锁定了沐雨兮和魅儿。

    这时候,苏离手持造化笔,深深看了苏忘尘一眼,道:“你敢动,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苏忘尘道:“这一次,我不得手,我会万劫不复,那么,我也一定会让你后悔莫及!”

    苏离道:“是吗?!”

    苏离说话之间,再次凝聚出书页,并抬手以造化笔在上面画了诛仙剑阵。

    诛仙剑阵本就存在于苏离的记忆禁区,此时将这剑阵画在这样一张天书上,一旦祭出,天地就会被杀穿。

    苏离只画了一柄诛仙剑,就没有再画了。

    因为一柄剑画出来,苏离立刻感应到,他的眉心深处,《皇极经世书》和那一层淡淡的蓝光,像是要炸掉一样。

    苏离心中一痛,知道他用力过猛,终究还是让浅蓝又在兜底了。

    忽然间,苏离心中一阵悲哀。

    一种说不出的悲哀——自己无能为力的悲哀。

    弱。

    真的是太弱了!

    真的是太无能了!

    苏离看着天书上的那柄诛仙剑的时候,眼神之中多了一抹悲色。

    随即,他一把抓住那张书页,眼神平静的看向了苏忘尘。

    “嗡——”

    苏离的手心,鲜血飞洒,染红了书页。

    书页之中,诛仙剑的气息汹涌,如随时都会从书页之中爆发出来。

    而天书和造化笔结合之后,其中出神入化的道韵在这一刻,也随时都可以被激活。

    苏忘尘眼神平静,冷漠,孤傲,凶戾也疯狂。

    “呵呵,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存在?”

    苏忘尘淡淡开口,同时抬手显化赤炎战斧,猛的一斧头劈向了沐雨兮。

    “轰——”

    虚空炸裂,毁灭的劲气碾压四方,无尽的囚笼和秩序锁链化作黑光流光,杀向了沐雨兮的眉心。

    沐雨兮眉心血光一闪,形成一片冰凌般的雪花形态。

    其中,素雨幕的身影第一个显化,但是显化的瞬间便直接崩碎成了雪花。

    下一刻,其中又显化出了一朵七彩云霞般的形态,可是就在此时,那一朵七彩云霞般的形态也在瞬间崩灭消散。

    诸葛九凤身边的诸葛云霓,身躯一凝,当场崩裂,立刻就要溃散。

    诸葛九凤一口鲜血燃烧着七彩火焰,猛的笼罩了诸葛云霓。

    诸葛云霓痛苦的闷哼了一声之后,在火焰之中涅槃,却没有因此而湮灭。

    与此同时,那一道黑光杀穿了第三层——但三层是一幅画。

    那一幅画上,一颗类似于蓝魔之泪的浅蓝色光珠。

    这一颗光珠,在被黑光击中之后,也在这一刻粉碎湮灭,而光珠其中,一名紫衣纱裙少女宁采笺,也在这一刻湮灭。

    接下来,那一道黑光余威不减,继续杀出。

    这一次,这一道黑光杀中了一朵花儿。

    这时候的花儿,还是含苞待放的状态。

    但是很快,花儿就盛开了,里面一个身穿紫色纱裙的美丽小女孩很快就长大了。

    她静静的看着那道黑光,没有任何防守。

    但是这一道黑光,落在了她的眉心之后,却被一名忽然自虚空出现的少女抬手抓住。

    那少女一身白色纱裙,颜值绝美,灵秀出尘。

    她随手抓灭了那一道黑光之后,微微皱眉,叹了一声,才看向了那少女道:“雨素,你终于长大了,哈哈,不容易啊。”

    ……

    苏忘尘显然也愣了一下,有了一刹那的失神。

    而就在此时,苏离直接将那一页书页朝着苏忘尘砸了过去。

    那一刻,他的确是生出了绝杀之心——要么杀死苏忘尘,要么,拉着他一起死!

    此人,已经彻底的丧心病狂了。

    这是,这一张书页还未脱手,夏心宁的身影忽然就出现在了苏离的身前,同时,他直接抬手抓住了苏离的手,将他的手从虚空压下。

    夏心宁眼神黯然,摇了摇头,道:“算了。”

    苏离眼神凝聚,随即他又看向了苏忘尘。

    机会已经没有了。

    但是,苏忘尘也没有继续出手。

    可即便如此,沐雨兮被这样攻击了一击之后,沐雨兮本身没多大事情,但是沐雨兮身边的魅儿受到了冲击,反而如同随时都会湮灭一般。

    不仅是沐雨兮,此时,仿佛受到了某种连锁反应,甚至就连诸葛云霓、夏心妍以及阙辛延、阙心妍等人,身影都变得淡泊和透明了起来。

    显然,这一道黑光的杀机不仅牵连极大,而且还连带着冲击到了与这件事的因果牵连的、苏离的所有女人。

    尽管,无论是夏心妍还是诸葛云霓,严格说来其实不算是他的女人,但是双方之间的这种因果牵扯太大了。

    只要他这诛仙剑杀出去,可能苏忘尘死了的同时,他自己也被杀穿了,而且——和他因果牵连的夏心妍等人,也一定全部会死。

    苏离不在乎苏忘尘的死活。

    他也不会在乎他自己的死活,但是他知道一点——苏忘尘这一次也是一定不会在乎的。

    或者说苏忘尘在乎,但是苏忘尘更明白,他苏离更在乎魅儿和沐雨兮等人的生死,所以,这就是他苏离的最致命的一个弱点!

    这个弱点利用好,那么他就有很大的机会夺取到系统权限!

    而只要他拿到系统权限,即便是给苏离一个美好的未来又如何?

    当苏离彻底的没有路可以走的时候,那时候,一个魅儿沐雨兮和夏心妍等人都无比安全的和他苏离一起幸福生活的路,这不就是退而求其次的最好选择吗?

    苏忘尘的想法很简单,很实在,也是从利益出发,也是给苏离留下的最好的路。

    但是,这条路他现在肯定是不会给出。

    而此时,苏离的想法又是如何呢?

    苏离其实还是能激活诛仙剑的。

    这一张画在了《皇极经世书》凝聚出来的天书书页上的诛仙剑,这张被造化笔画出来的诛仙剑,一旦激活会是什么结果?

    苏离不知道。

    激活之后,系统会不会兜不住崩溃死掉?

    像是这些法宝之类的牵扯巨大,威力太过于惊人,肯定是需要什么东西来兜底的。

    而系统浅蓝,无论如何蜕变,在关键时刻,依然会默默的兜底,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可是,浅蓝愿意,苏离却不愿意啊!

    所以,他好不容易狠下心来想要爆发的杀机,在被夏心宁阻拦之后,便迟疑了。

    这种迟疑,和懦弱无能无关。

    因为,他从夏心宁的双眼之中,看到了无比悲哀的结局——夏心宁不是为了放苏忘尘一马而站出来,而仅仅是,这一剑下去,夏心妍没了,他苏离也没了。

    这时候,阙德也长叹了一声,走了过来,沉声道:“让他崛起吧,这其实也是皇族的一个机会——皇族需要一位凶戾的刽子手,不然,浅蓝星其实也无法安全的蜕变下去。”

    阙德说完,夏心宁也有些唏嘘的道:“天皇子,你看看这一方世界,这里是幽冥海,但是通过幽冥海的边缘区域看一看,再看看天空——这一方世界,已经扩张了不知道多大。

    目前的星空区域,已经膨胀到逼近烈阳星了。

    很快,烈阳星都有可能和浅蓝星接壤,到时候,烈阳星就会被吞噬掉,烈阳星上的版块会形成浅蓝星上的大陆……

    如这样的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

    而诸天万族显然是不会看着浅蓝星这样变化的。

    这还是其次。

    真正关键的原因……

    便如阙德所说,皇族确实需要拽额和一位凶戾的刽子手。”

    苏离闻言,看了看夏心宁和阙德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他没有说话,因为两人的话都是真话——但是,阙德的话里有一句话是假话。

    而那句假话,就是皇族需要这样一位凶戾的刽子手!

    所以,今次,如果不能解决苏忘尘,那么在场的全部都要被杀穿。

    或许,阙德和夏心宁能活着。

    或许,连这两人都活不了。

    这苏忘尘,显然是已经要将此地的所有存在全部收割——这其中,也包括他苏离。

    当然,为了避免走向最恶劣的那一步,苏忘尘一定会提出一个苛刻的条件,然后又给予一些好处。

    打一棒子给一颗枣这种手段,从来都是非常简单却也非常有效的手段。

    那么敲打是什么?

    敲打就是让他绝望。

    甜枣又是什么?

    甜枣就是答应让他和魅儿沐雨兮甚至夏心妍等人能有一个幸福的归宿——比如将他镇压到黑鸢里,或者是封锁到一处类似于花月谷的小秘境里,甚至干脆封禁到壁画世界里去,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生世世,无尽轮回?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不过,苏离会答应吗?

    苏离不会答应。

    因为,如果他答应了,那他就不是魅儿沐雨兮和夏心妍痴爱的那个苏离了。

    但是这一点,苏忘尘却永远都不懂——因为他苏离不会答应,因为他苏离是这样的性格,她们才痴爱。

    他若是随意屈服,立刻满意的答应,恐怕,那份挚爱痴爱,只会化作对于曾经的缅怀和留恋,然后在这种缅怀和留恋之中,她们全部选择死亡。

    所以,这一次的结局只有一个——要么他苏离死。

    要么,苏忘尘死!

    所以,苏离需要做的,就是真正的走出那最后一步!

    苏离深吸一口气,转身拍了拍夏心宁的肩膀,又伸手扯了一下阙德像是老鼠胡须一般的不时翘动一下的滑稽胡子。

    这让阙德有些无语。

    但是阙德却没有阻止。

    阙辛延愣愣的看着,神情有些黯然。

    阙心妍明白了什么,美眸同样黯然。

    不远处,夏心妍,沐雨兮和魅儿,皆尽美眸黯淡无光,神色悲凉。

    苏离一步步的走向了苏忘尘,道:“放了她们。”

    苏忘尘道:“不可能的,当然,有一个选择,你或许也猜到了吧?”

    苏离道:“我不会选。”

    苏忘尘淡淡道:“所以,她们的结局只有一种——你知道,我达不到目的,我没有退路,那就只有绝路一条!既然如此,我也无所畏惧!当然,你也应该明白一点——有些事情,你是绝路,而我依然还有退路!明白了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想法,甚至你会做的一些选择,与我鱼死网破吗?

    但是,可惜,我早就想过很多种方法来应对这个局面。

    所以,请开始你的表演。”

    苏离深深看了苏忘尘一眼,道:“我已经不会从你的立场出发了,但是,作为这般存在,以我们之间这般关系,我还是想说几句。”

    苏忘尘淡淡道:“说。”

    苏离怅然,以曾经的世界的语言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苏忘尘闻言,眼瞳微微一缩,整个人轻轻的颤栗了起来。

    好一会热,他才恢复了镇定,没有说话。

    但是,他还是尝试着去打开系统面板,但是在犹豫了片刻后,他仅仅只是挥手释放出一方禁制领域,笼罩了一小片范围——这片范围,笼罩了他和苏离。

    如一片透明光圈,外人可以看到,却听不到他们的交流。

    苏离知道,这时候的苏忘尘反而不敢轻易开启系统面板——因为他害怕苏离把系统摧毁,这样一来,拥有灵犀的他会非常被动,倒霉!

    这是最可怕的手段,而苏离疯狂之下,很有可能会这么做。

    但此时,苏离并非是这般想法。

    他悲声叹道:“苏忘尘,你还想让一切的悲剧重演吗?!”

    苏忘尘淡淡道:“重演便重演,只是可惜,已经不具备重演的条件了,我所做一切,皆无怨无悔!”

    苏离默默的闭上双眼,随后轻轻睁开,道:“苏忘尘,你醒一醒吧!自己的命运,我自己扛!”

    苏忘尘道:“什么自己的命运?不必如此,我不会听你的任何规劝!”

    苏离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说到底,是我苏离不该存在的!我一直都是你,所以我错了!你现在把我收回去吧,把她们都放了。

    她们不会帮你变强,她们都是无辜的。”

    苏忘尘道:“你已经不是我,强行顶我的因果也顶不掉的,多说无益,还有什么表演,继续。”

    苏离道:“你不是要我吗?好,我现在就献祭给你——皇极经世,皇祭净世!”

    便在那一刻,苏离冥想业火,在《皇极经世书》中燃烧,自我献祭。

    (ps:第二更1.1万字更新奉上~泪求全订阅和月票~明天开始爆发更新啦~另,非常感谢书友‘风下辰景’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spukgstult’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突然就悲剧了’ 233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傲气残狼’、‘迷弟丶工具人’、‘笑吟吟i’、‘科学信仰’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