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88章 乾坤生死,阴阳合抱
    诸葛九凤忽然一把抓住苏太清的后背道:“当时苏离——天皇子讲述西游释厄的时候,你不是答应给我弄一座先天石胎现在事情处理完了你想逃”

    “有吗不好意思年纪大了,耳背眼瞎。”

    苏太清身体一震,身上的衣服都直接断裂了一半,同时身影猛的钻入八卦图中,立刻消失不见了。

    诸葛九凤抓住的那半件破裂的白袍,在此时忽然化作了一页古页——这并不是什么地书碎片,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这就是一张蕴含天机之力的普通书页。

    书页上写着一行文字——要什么先天石胎,有天皇子在不是现成的吗难道你还真想在幽冥海通过先天石胎孕育出一尊六耳猕猴来这个时间太长了,找天皇子来得快!

    苏离刚回过神来,随即察觉到这一幕,是以好奇的看了诸葛九凤手中的书页一眼,却立刻看到了上面发光的文字。

    原本那些文字是隐匿的,可是他看过去的时候,那些文字就发光了。

    诸葛九凤俏脸一红,狠狠白了苏离一眼,道:“都是你这登徒子惹的祸!”

    说着,她身影一动,竟是主动的……化作一道火光,飞向了远方的域。

    苏离也是一脸懵逼——靠,有毛病吧,这两个老梆子不是好东西和我有什么鸟关系

    我苏离又没那啥你什么

    真要是那啥了,被你这么对待也就认了……

    苏离收敛了一些大胆的想法,做人还是得低调一些才对,不能总有大胆的想法——两个亲亲老婆还在身边呢。

    苏离转身,看向了身边的云青萱莫拉和阙辛延等人,这一次,总体还算幸运,不过接下来会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苏离本想用人生档案系统推衍一番的,但是一想那结果——每一次推衍之后必定出事,像是拨动了天道的神经似的,所以这一次,他就忍住了没有推衍。

    这一次的经历,的确是无法想象庞大。

    这其中的变化也太多太多的,特别是归墟之小倩的这种局是不能发展下去的,时间点太提前了。

    若是发生,他就没有任何的成长时间了,这才是最致命的。

    如今,系统到了16级,星级也提升到了6星,各方面的能力确实是大幅增强了,却唯独《皇极经世书》降低了一个层次。

    这对于智力方面的损失而言,是致命的。

    不过,也可以想象,那种‘天道合一’的状态,恐怕系统兜底的损耗不轻——毕竟,当时连沐雨兮都本能的化道覆盖了过来。

    这种事情,也没法去做。

    而且,苏离有感觉,这一次的系统算是正常稳定了下来,应该不会再动不动就刷新顶级法宝了。

    不然系统兜不住,他苏离兜不住,便连那些凝聚元神级的星域顶级强者,恐怕也遭不住了。

    这次死的是烈阳——也就是自称‘玄机大帝’的‘帝级’强者。

    虽然这种自称有自我抬高的意思,但也很明显,这绝不是一尊弱者。

    要知道,之前这种存在的神灵分身就被通天削神削了九成的神性,连神性本源都削了。

    这一次还能扛住后羿射日九道箭矢杀机,这何止是一星半点的强

    当然,苏离也清楚的知道,系统商城里购买出来的还就真不是真正的正品,充其量,算得上是高仿。

    为什么

    因为对比苏忘尘的那些唬人的法宝就知道了。

    说实话,最开始苏忘尘拿出月光宝盒啊、定风珠啊,救命毫毛啊之类的玩意,苏离是真的震惊得质壁分离了,连半点儿和他争斗的心思都没有。

    结果

    就那救命毫毛被烈阳一斧头就砍成渣了。

    烈阳虽然强,但也就是一尊神灵啊,连皇极体的神魂底蕴层次都还没有达到,仅仅也就领悟了那么一丝稀薄、稀烂的不朽底蕴而已,而且还是顶洪的某些因果顶下来的好处。

    这别说和后天圣人相比了,就是洪时代里天界随便下来一个,都能打得那烈阳生活不能自理。

    不说别的,就说这十万年的寿命——想象一下洪时代那都是以‘会元’来纪年的啊!

    一个会元,就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放在这个世界,什么神王都死穿了,坟头草都长成大树好几百回了。

    诸葛九凤离开之后,雅米娜也欠身和苏离道别——虽然她也想留在苏离身边,只是这般世界,烈阳走在了别人的前面,烈阳的传承,还是可以看一看的。

    至于烈阳会不会种下囚笼之类的,已经不足为虑了,因为这一次烈阳是被皇族杀穿的,而且五块镇魂碑降临之后,这一次相当于是一次‘正面的战争’,是真正的天骄的厮杀和争夺。

    所以,雅米娜权衡之后,并没有留下来。

    生命古星的神灵级强者雅米翎以及元神级神灵雅妮这一次都殒落了。

    所以,雅米娜必须要更加努力的争取一些收获才行。

    雅米娜离开之后,云青萱有些犹豫的走了过来。

    “苏大师,我娘亲她……她还好吗”

    云青萱俏脸上满是忧虑之色,整个人的样子也有些憔悴。

    苏离道:“放心吧,虽然她显化出了天命血茧,同时也恼恨那人的无情狠辣,却还是没什么大碍的。

    这一次对于她而言,才是一次真正的破茧成蝶的机会。”

    云青萱轻抿着嘴唇,道:“苏大师,谢谢您了。”

    苏离笑道,怎么你也要效仿雅米娜

    云青萱摇头,道:“不,青萱只是在想一件事——不知该不该和苏大师说。”

    苏离闻言,神色微微凛然,道:“你说。”

    苏离说话之间,看了魅儿和沐雨兮一眼。

    沐雨兮立刻抬手拍出一道天机道痕,笼罩四方。

    魅儿则释放出无比强大的魅惑气息,掩盖一方虚空。

    这般,现场立刻就只剩下苏离、云青萱和沐雨兮以及魅儿了。

    其余人——哪怕是诸葛青尘和阙辛延夏心妍等人,都被阻隔在外。

    “你说吧。”

    苏离肃然道。

    云青萱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

    别看这一次出场了那么多神灵,看起来神灵以及守护者像是烂大街了一样,实际上那是整个紫薇星域里的绝大部分强者汇聚到了这里而已。

    实际上,在天骄的层次,云青萱是真的不弱。

    更遑论,云青萱随着魅儿的增强,如今也有所增强。

    没有了公乘青蝶的某些桎梏,云青萱才会再次成为曾经的那位衍化‘祖龙魔’手段的云青萱。

    云青萱想了想,道:“苏大师,有三件事比较重要,青萱一直拿不定主意,但是如今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需要明说了。”

    苏离点了点头,没有插嘴。

    云青萱沉思了片刻,才轻声道:“苏大师,我的记忆禁区不见了,彻底的消失了。”

    苏离道:“包括清霜剑冢也已经消失了对吗那一片记忆禁区像是被剥离了一般,完全消失了,而后你的记忆禁区自行的拓展了下一层”

    云青萱闻言,美眸睁大了,倒是显出了刹那间的可爱,但是随即她又恢复了正常,道:“的确是这样,苏大师原来早就知道了。”

    魅儿道:“他不是知道了,是判断出来了,青萱你该提升一下智力了。”

    云青萱叹道:“我也想,但是化凡的难度太大是一方面,再就是,我有些担心打破了自己现在的某种平衡,以至于蜕变之后又会生出一些不好的心思。

    我不想与苏大师为敌,但是我有一种很可怕的预感,一旦变聪明之后,我们终究会成为敌人。”

    魅儿道:“我也有,但是没关系的,不是吗当你有这种忌惮的时候,说明这种忌惮已经不需要忌惮了。相信自己的心,也相信自己的选择。”

    云青萱道:“那……那我试试吧,魅儿,多谢了。”

    魅儿道:“我们之间,就不必说这些了,等过段日子,我或许也需要你帮忙了,我的情况确实不是很理想,但是暂时还能控制住。”

    云青萱道:“你的隐患出现了烈阳毁灭之后,那烈阳血碑”

    魅儿道:“出现在了紫薇星域之外的那边,那边目前的情况就是诸葛浅蓝一方以及诸葛浅韵一方,她们的情况,目前我依然感知不到。另外,我的七魄的确出现了混乱。”

    云青萱道:“那你就让苏大师与你合道双修,阴阳调和吧,这样有沐雨兮她帮你,你们一起,会好很多。”

    魅儿道:“你呢”

    云青萱道:“别说我了,我目前的情况反而已经不适合了。”

    魅儿道:“为何”

    云青萱道:“可能还是祖龙魔的因果,不知道,这一次我感觉我被燕红月算计了。”

    魅儿皱眉道:“燕红月什么存在”

    沐雨兮道:“无泪之城中的一位特殊存在,是燕红叶的因果继承者之一——白发红叶吧。”

    魅儿道:“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竟然完全听不懂我们……我们真的是在同一个世界”

    魅儿的话语里,终于有了一丝惶恐之意——最可怕的从来不是现实出现什么问题,而是身边的人的话题自己忽然听不懂,这就代表要被时间法则抹杀。

    苏离伸手握住了魅儿的手,捂在手心,道:“不用慌,不是你听不懂,而是这一次无泪之城的因果,是属于大梦千秋术所牵引出来的因果,和魅儿你没有太大的牵连。

    她们,则是亲历者,我也是。

    不过,将来会不会有变化,却不得而知。

    现在,无泪之城本身已经化作了沉寂的传说了。”

    魅儿闻言,神色终于缓和了几分。

    不过她忽然出现的紧张,却让苏离意识到了一件事——魅儿身上的完整平衡被打破了。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片刻,却想不到答案。

    《皇极经世书》不好用了。

    或者说不是《皇极经世书》不好用,而是,不处于那种绝圣弃智的状态,他此时生出了一种思维僵化的错觉。

    所以,这时候他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那种想要变聪明的强烈的执念之心。

    苏离深吸一口气,深深知道这种影响的可怕——特别是想要帮身边的人出力的时候,这种影响就会可怕。

    所以,由奢入俭难,这是何等的泣血般的至道!

    可惜,真正能懂的,往往也已经历经过其中的艰辛。

    沐雨兮拉起苏离的另外一只手,传递过来一股温暖的天机气息,如涓涓细流,温暖人心。

    苏离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他看向了魅儿和沐雨兮道:“没事,毕竟整体而言,你现在的情况比原来更好,而且痛苦方面也彻底解除了不是吗”

    魅儿道:“那些都没有关系,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多大的痛苦,都是一种幸福。”

    沐雨兮道:“是啊,有少爷在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苏离心中暖流流淌而过,忽然间,他发现他穿越至今所有的一切付出,都完全是值得的。

    有时候,感动也往往就是那么两句话,那么简单的两个动作。

    好一会儿之后,苏离才看向云青萱道:“除了燕红月算计你之外,还有呢”

    云青萱道:“在我化身祖龙魔的时候,我看到了‘素天涯’,提着斧头,砍死了素雨幕,那是一幕扭曲的画面,但是祖龙魔状态的我,当时其实是非常清楚的。

    我当时被安排的那种经历——或者说是要顶替的因果,就是当时在旌阳村的那一次经历。

    当时我不是逃跑了吗

    后来我回来了,然后我和诸葛青尘以及清霜都受重创了,处于濒死的状态。

    而苏大师您则在关键时刻,以自己的本源之血为我们续命……”

    “我当时觉得,那一幕经历应该是这样发展的,结果结果忽然之间一切像是被彻底的扭曲了一样。

    而当时的扭曲情况下,我确实看到了那样一幕。

    而且我还认识那人就是素天涯,好像是素雨幕的弟弟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认识那些人,可是我知道,那绝不是虚假!

    不是虚假,不是壁画,也不是什么幻境!

    一定是将来某种会发生的情况,抑或者是已经发生在某一处时间断层的点里,只是我没有发现而已。”

    云青萱的话,让苏离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素天涯是谁

    苏离并不知道。

    但是,素雨幕是谁,苏离不可能不知道。

    因为这就是沐雨素也就是沐雨兮啊!

    这一次,系统升星到六颗星,并不是又斩出去了一个分身,而是回收了一个分身——宁采笺。

    所以,对应的因果也已经存在于沐雨兮的记忆禁区里。

    将来如果有无泪之城出世,如果有归墟之‘小倩’的经历,那么到时候就会有所分晓。

    抑或者,将来的某一段时间里,会出现他陪着沐雨兮去‘壁画世界’里散心,然后活出一世平凡的道侣的人生经历出来——那时候,那个道侣就不是沐雨兮而是宁采笺了。

    系统不会抹杀任何分身的任何人生经历,但是只是会暂时储存在沐雨兮的记忆禁区里。

    所以,苏离曾经的任何疑惑都是不存在的,那只是苏忘尘种下的心魔,他一旦真正的去怀疑那才是大灾难的开始。

    试想,他苏离一无所有,而系统却愿意卖血供他吃喝玩乐——就像是白素贞对待许仙,都对你那样了你还在酒水里下雄黄图你什么吗

    这就是没自知之明。

    天上的确不会掉馅饼,但有时候,这种付出,仅仅只是源自于一份希望的真爱而已。

    那些为爱而殉情的,图了对方什么吗莫非对一个人的好,就是有目的另外一个人就一定要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这不可能

    思想的高度,往往才能决定成就的高度。

    此时,苏离的系统已经六颗星了,但是却依然只能找到一个沐雨兮。

    沐雨素下落不明,素雨幕恐怕已经沉寂在了无泪之城的传说之中,诸葛云霓一直跟着诸葛九凤。

    苏离原本以为,素雨幕不会有事,可听到云青萱的说法,苏离才知道,自己还是太过于想当然了。

    “素天涯他可有什么特征”

    苏离询问道。

    云青萱摇头道:“说不出来,也无法形容,甚至连投影都汇聚不出来,所以我才会与苏大师你提及这一点。不然,青萱担心过一段时间,将这件事情忘了,以至于引出天大的祸患,导致将来后悔莫及。”

    苏离道:“你不必如此,我之前也说过了,既然留下你了,你也对魅儿有天大的恩情,所有过往,就不用放在心上了。

    从今往后,你好好的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你过得好,这也是一件令人很愉悦的事情。”

    苏离说着,又心道:“现在还说不清我到底和你母亲什么关系呢,所以我就算想计较,我又能如何你”

    云青萱道:“苏大师,青萱明白了,青萱多谢苏大师既往不咎,青萱往后也一定会好好弥补的。不一定能再次获得苏大师完全的信任,却一定会更有诚意。”

    苏离道:“其实你自私一点反而更有性格。”

    云青萱闻言,却也只是摇了摇头,苦笑不已。

    苏离道:“你的记忆禁区的事情,别担心,将来会有一些变化。这件事,清霜剑冢已经生出了变化,目前应该差不多要完成了吧。这对于你而言,是一件好事。

    另外,今后的天池血河,你也好好的体验一下,对于你而言,好处多多。我能做的就是,到时候我炼制出了一些适合血河使用的工具,优先让你试用好了。”

    魅儿笑道:“合格的工具人。”

    云青萱躬身行礼,感激道:“多谢苏大师成全。”

    苏离道:“不用这么客气,显得很见外很陌生。”

    魅儿道:“学学我呗,不用和他客气的。”

    云青萱无奈苦笑,心道:我若是你我也不客气啊,不怕谨慎一些,就怕再惹得苏大师讨厌,我就真的是难了。

    云青萱想了想,又道:“苏大师,除了记忆禁区莫名丢失、无泪之城的素天涯在扭曲的时空中杀死了素雨幕之外,还有一件事是我处于灵机一动忽然抓住的,这件事,还和华紫嫣有关。”

    苏离闻言,心神一凛,凝重道:“说说看。”

    云青萱道:“当时我母亲显化天命血茧,我直接就心态崩溃了,毫不犹豫激活了所有的血脉之力,化身祖龙魔,想要出手拼一把。

    当时我确实非常的冲动,也可能会坏事,但是我真没有想那么多,也不是故意的——”

    苏离见云青萱这种小心翼翼的样子,走近了云青萱,轻轻拥抱了一下她,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好好说吧,不用担心,就不说以我如今的天机推衍能力如何了。

    你若真有什么异心,你觉得魅儿和雨兮还会让你跟在我身边吗

    所以,魅儿和雨兮如此放心你,我还真会与你计较什么吗

    你不用担心你母亲,她比你想象的强大无数倍,也好无数倍!

    所以你不用背负所有在身上,什么仇恨什么阴影,现在看来也都是阴谋,等以后你就都明白了。”

    苏离感受到了那种伟岸规模,也是有些心神荡漾。

    不过他还是抱了一下就松开了。

    他其实已经看得很淡。

    如他所说,魅儿和沐雨兮明显很放心云青萱,而且很多事情一直带着她,沐雨兮的本能代表的就是系统,而且沐雨兮合道他的时候,他清晰的感应到沐雨兮达到了九颗潜龙丹的智力水平了。

    而且沐雨兮不像是魅儿会降低智力,她一点儿都不降低,像是个时时刻刻存在的扫描雷达,到处暗中盯着呢!

    魅儿都并不知道这一切,还依然时时刻刻同步着苏离的智力,与苏离心有灵犀,随同苏离一起‘成长’。

    这般情况下,云青萱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完全就已经成了自己人了。

    云青萱此时被苏离一抱,娇躯都僵直了刹那,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好在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又是幸福又是激动,同时又有些莫名的想哭。

    苏离一番安慰,也让她绷着的巨大压力得以释放,至于苏离蹭了几下,她俏脸微微发烫,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子。

    甚至,她还希望苏离多亲近一番呢。

    云青萱有些心如鹿撞,却还是知道什么事情是大局,是以努力的稳住心神,凝重的道:“当时华紫嫣以砍头之法,衍化紫气万道的手段,砍了我一下。

    那一下不致命,但是非常精准的中断了我的祖龙魔魔化过程。

    那时候,我忽然之间想起了一个被抹除的记忆画面,那应该是上一次我们试炼青云冢的画面——或许是曾经”

    苏离眼瞳收缩,道:“你曾经试炼过青云冢”

    云青萱道:“对,而且一定以及肯定试炼过!在青云冢中有水龙卷,有花月谷,有忘川河——在忘川河里发生了一场战斗,当时的风遥,对了苏大师,风遥你记得吗”

    苏离闻言,没有回答他是不是记得风遥,而是若有所思道:“以后你喊我苏离,我喊你‘青萱’吧。”

    云青萱呼吸一滞,美眸中顿时生出了一抹水雾,但是很快就干涸了。

    她呼吸凝滞了好一会儿,才怅然长叹了,宣泄了很多很多的惆怅。

    她美眸凝视着苏离片刻,轻轻点头,道:“苏离,当时的风遥是在和诸葛染月战斗,诸葛染月显化出了一座莲台,将风遥打入了幽冥海的海底,沉入了万丈黑暗深渊里。”

    苏离闻言,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诸葛染月的因果来了!

    诸葛染月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

    但是苏忘尘离开的时候,特意提醒了。

    结果云青萱现在就说出来了

    而且还是被华紫嫣一斧头劈出来的记忆场景,真的还是假的

    华紫嫣是有意还是无意

    华紫嫣是琉璃,也就是九耀身边的人。

    九耀就是九耀魔君,是七夜魔君的传承者。

    七夜魔君是谁

    苏忘尘就顶过七夜魔君的因果。

    但是苏忘尘也未必一定就是七夜魔君。

    如今,诸葛染月既然曾经打败过风遥,那么诸葛染月的实力

    只是诸葛染月的实力显然也并不强,不然,先前系统排名,她怎么会吊车尾

    “你这记忆,确定是灵光一闪忽然被砸出来的而不是囚笼”

    苏离沉声道。

    沐雨兮想了想,道:“就是灵光一闪出现的,华紫嫣此时只会和少爷交好,而不会再乱来。毕竟他们都没有烈阳的本事,烈阳的死在我们看来其实没什么,毕竟早就该死了。

    但是,烈阳代表的存在,就是半步造化不朽级的存在。

    所以已经不会有强者再出来挑衅皇族了。

    归墟不出,天下无神的规则,已经通过这一战,定下了。”

    苏离当下心中释然,并直接相信了沐雨兮的话。

    沐雨兮此时就相当于他身边的智者、军师,这都不听还想飞天

    就按照苏忘尘说的那话——那他苏离的智力,还是赶紧提一提吧,不然是真拉胯。

    有沐雨兮这样的智者在身边,他还自己去分析吗

    当然会,只是大方向,却一定会结合沐雨兮的看法。

    蠢不可怕,蠢还不动脑筋依靠别人,才是真的可怕。

    云青萱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思考了很久,确定不是囚笼。虽然智力上我的确远远不是魅儿和沐雨兮的对手,但是在自己祖龙魔这方面,我觉得我的造诣没问题。

    而且这次华紫嫣的出手确实是好意,不然我就坏了苏离你的大事。

    这是是非非,我能分得清的。”

    苏离道:“如此说来,问题还是出在诸葛染月的身上,这件事,我待会儿问下诸葛九凤。”

    魅儿道:“不用问了,无论是诸葛九凤还是诸葛云霓,只怕是都不比我们知道得多——或许苏太清和苏幕生才是真正的核心,他们知道的秘密很多,不过基本很难问出来。”

    沐雨兮道:“是一定问不出来,所以将诸葛染月带在身边就好。到时候,少爷把记忆禁区第四层开了,我们都呆在里面,我到时候帮少爷通过记忆禁区窥视外界的动静,同时观察一下诸葛染月的情况。”

    云青萱道:“这样会不会耽误这一次她的机缘”

    魅儿笑道;“这你就糊涂了,跟着苏离才是最好的机缘啊,她那还不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

    云青萱微微有些脸红,道:“我总觉得,你说的这个‘杆子’好像语意有些不对劲。”

    魅儿笑道:“别多想,不然苏离到时候骂我又带坏了一位——不过这方面,诸葛染月倒是蛮反感的。”

    沐雨兮道:“她是表面反感,骨子里浪得很。”

    云青萱道:“她不要面子吗,你们都说得这么直接”

    魅儿笑道:“雨兮是让苏离知道这诸葛染月是个什么秉性,然后下手拿下。”

    云青萱:“……”

    云青萱感觉自己的智商确实不够了,明显都不在对方的层次了。

    这时候,魅儿和沐雨兮则直接撤销了屏障。

    阙德和龟真子等人早就有些心急了,似乎很想进入遗迹深处。

    这片区域虽然被乾坤生死门笼罩了,但是苏离所在的区域还依然是处于外围的层次,要穿过那巨大的乾坤生死门才能进入内部区域。

    这般情况,很像是诸葛青尘当初进入镇魂秘境的场景。

    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的囚笼。

    魅儿直接走向了还没有离开的诸葛染月,诸葛染月不过片刻就俏脸绯红,还偷偷的看了苏离一眼,见苏离看向她,她立刻像是做贼心虚似的,更加的脸红了。

    苏离心中古怪,心道你这是干啥,还在我面前害羞

    我又不是没见过……对,我确实是没见过。

    “没事了”

    阙德走了过来,询问了一声。

    “没事了。”

    苏离点头,道。

    “那九道门,选哪一道,帮我卜卦看看。”

    阙德看向远方的巨门,询问道。

    苏离倒是也没计较阙德这语气——阙德一向就是这样的语气。

    “选否门吧你们。”

    苏离随意卜卦计算了一下,对应的就是天地否卦,选否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好。那阙辛延和他妹妹,跟着你”

    阙德询问道。

    阙辛延闻言,耳朵立刻就竖了起来。

    阙心妍倒是很随意大方得体,灵秀的站在那里,美不胜收。

    “这一道门进去的话,就会被分散打乱,具体情况不好说。不过他们要是愿意呆在我记忆禁区第四层,我可以尝试着带一带看看。”

    苏离说道。

    阙德道:“你已经带了超过三个没”

    苏离道:“魅儿,沐雨兮,诸葛染月和云青萱。总共四个,再加上几个应该——”

    阙德摇头,道:“不加了,不能再加了!另外,你带上诸葛染月你是知道什么了”

    苏离道:“消息卖吗”

    阙德道:“你贷款我就卖。我分期给你,你不用支付利息,二十四期免息,每一期十年。”

    苏离道:“那就算了。”

    阙德道:“以你现在的造诣,你随便抽取一笔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以及一些因果机缘,从忘尘寰里抽出来,你就真的崛起了,为什么要靠自己单打独斗你觉得到这个地步我阙德会害你不成”

    苏离道:“我知道你不会害我,但是我对自己的自控力不自信,我知道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所以我就干脆不去碰算了。”

    阙德道:“你这是在逃避。”

    苏离道:“你认为是就是,但是现在,就先不谈这个了。”

    阙德道:“行吧,你不贷就不贷,但是这种消息,你不贷的话我也没法告诉你,毕竟这是合乎法则的交易。交情归交情,交易归交易,我终究是个忘尘寰的工具人。”

    苏离道:“我懂,没让你给优惠,也没想给你讲价,更不是逼你说消息。”

    阙德道:“总之,你谨慎一些吧,诸葛染月牵扯的因果很大,所以她是——很不值得你相信的。”

    阙德加强了一下语气。

    苏离一下子就明白了,因为阙德的道是‘有缺证无缺’,所以最后一句话是假的。

    也就是说——诸葛染月是值得相信的。

    当然,这也可能是阙德在坑人,所以他其中的那些话里有一句的假的。

    但是没关系,有魅儿和沐雨兮在身边,他已经不慌了。

    “我知道了。”

    苏离和阙德交流完毕,这时候,夏心宁等人也已经走了过来,和苏离道别。

    “不用问了,乾门适合你。”

    苏离脸色发黑,这人过来道别什么的,就是蹭好处而已。

    倒是夏心妍,恬静的朝着苏离礼貌的一笑,那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显露无疑,让苏离不由有些心痒。

    可惜,现在终究还不是时候。

    现场众人陆续离开。

    诸葛青尘和莫拉以及华紫嫣一行人也跟了过来。

    “你们都是乾门,挺好的情况。”

    苏离一一回应。

    华紫嫣本想留下来说什么,但是苏离却没有主动挽留,华紫嫣想了想,还是信了苏离的话,选择了跟着莫拉等人一起进入了乾坤生死门的那一幕乾字区域。

    最后,还没有离开的只有龙临道、安若萱和古天音三人了。

    古天音为什么会留下,苏离心中差不多已经有些想法了——这都怪苏忘尘,将紫霞的因果刷在了古天音的身上。

    苏离看了古天音一眼,道:“你在‘坤’门,送你一句话——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苏离所说的这些,是以这个世界的语言翻译出来的意思,所以古天音是完全能明白是什么意思的。

    闻言,古天音欲言又止。

    苏离道:“这份因果,同样为时尚早,你不必疑惑,等带时机成熟,你自见分晓。”

    古天音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苏神算。”

    苏离诧异道:“什么神算……”

    古天音道:“现在的天皇子,就是天机神算。”

    苏离微微愕然——他终究还是走上了他曾经向往的林荫小道。

    苏离道:“关于你的未来,你只要保持信念即可,拥有希望就拥有未来,所以其余一切,皆有注定。”

    古天音道:“天音明白了,天音告退。”

    苏离点了点头,又看向了龙临道。

    龙临道道:“此番,我并未找到我妹妹,但是我感应到她一定存在。”

    苏离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可以先离开了,你的乾坤生死门在坎门,对于你而言,接下来的路就是‘坎为水’。”

    龙临道略微沉吟,道:“我妹妹可曾在苏神算心中有分量可曾在天皇子心中有分量”

    苏离道:“有,而且还很重要。”

    龙临道躬身行了一礼,恭敬道:“临道多谢苏神算指点迷津。”

    龙临道说完,也当场退离,进入了‘坎’门。

    最后,现场就剩下安若萱了。

    这时候,苏离也已经将诸葛染月四人送入了记忆禁区第四层里。

    所以,苏离的身边、眼前,就剩下了安若萱。

    安若萱凝视着苏离,美眸之中多了几分异色:“小郎君,还记得曾经的心心吗曾经的妖岚化作‘心心’的时候,说过要让某个小郎君尝试一番那**蚀骨的滋味儿,某个小郎君可还记得”

    安若萱说着,忽然吃吃娇笑道。

    苏离闻言,神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苏离微微皱眉,道:“我的记忆禁区第四层,对外是透明的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安若萱道:“苏离你将她们收进去的时候,我都看着,你觉得我能不知道她们能看到外界的一切吗我在乎吗”

    苏离道:“你什么意思”

    安若萱道:“我和魅儿的关系很好,只是演戏不好而已,现在烈阳没了,就不需要装了。妖岚那边有些麻烦,我这里,也有些麻烦,所以,这一次你抱着我进乾坤生死门。”

    苏离道:“我抱着你进去你疯了吗那种扭曲的规则会将我们切割的。”

    安若萱道:“你我衍化阴阳曲线的拥抱,这样进去就没事了,到时候你会知道更多惊世的秘密!放心,我不会害你,你若不信我,你问下沐雨兮的意见,她现在应该比魅儿还聪明了。”

    (ps:第三更万字奉上今天3.3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鞠躬拜谢另,非常感谢书友‘luuu’1888书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寻秋望叶’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