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腹黑相公枕上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入骨宠婚:误惹天〕〔王爷,王妃貌美还〕〔斩月〕〔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豪婿韩三千〕〔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万相之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90章 太古言灵,黄泉黑棺
    判断出这些信息来的时候,苏离心中其实真的是非常无语的。

    要知道,洪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洪的因果能乱顶吗

    什么都不知道,就要往上窜初生的牛犊子往老虎嘴边莽

    苏离已经无力吐槽了,这某些神灵级的存在,真的是失心疯了!

    安若萱这时候眼中还显出了几分向往之色,道:“若是如此,那应该是一份无比了得的机缘了!”

    苏离呼吸一滞,道:“你这想法怎么来了这些东西是能随便沾的吗”

    安若萱道:“皇族不是一向宅心仁厚吗只要能足够有诚意,能获取一份机缘,便可他化自在啊。”

    安若萱说着,又道:“你先前讲述的西游释厄传中不是说,孙悟空也是被敲了三下头,午夜三更前往菩提祖师洞府……”

    苏离无言以对,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当时撸天机值有多爽,如今背负的就有多沉重。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随便沾染,真要想蹭,我这边让你蹭就是了。”

    苏离警告道。

    安若萱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即道:“这名字……有问题要不,我换个‘安可儿’的名字如何”

    苏离道:“不用换了,就这个吧。我们先离开这里,我能感应到清霜的气息了。”

    安若萱道:“好吧,那我以后就专门蹭你的好处了。”

    苏离道:“这难道不是你的目的行了,走吧。”

    安若萱道:“我速度太慢了,你带我飞我这一次夹紧一些。”

    苏离道:“行。”

    这一次,苏离虽然还是以安如风的身份存在,但是身法上却没有压制太多,但是也不是之前那么快,毕竟安若萱确实是受不了。

    不过,感应方面不遥远,但是行走起来,确实是非常不容易。

    就这样一片黑暗区域,苏离施展《鲲鹏逍遥游》身法,竟是也足足穿行了两天!

    两天的时间,对于苏离而言,是非常漫长的。

    而在这两天之中,苏离历经过了地火水风四大毁灭杀戮领域。

    这其中,凶险倒是凶险,但是对于苏离而言,没有任何卵用——因为他不属于这片天道之下的存在,所以不被这些自然所衍化的天道法则加身。

    但是这地火水风四**则领域区域里,苏离却看到了一些莫名的东西——这是要重炼地火水风

    苏离虽然比较轻松的通过《鲲鹏逍遥游》身法穿行了这四大毁灭杀戮领域,心情却前所未有的凝重了几分。

    这片黑暗领域还没有扩张,这罪域魔渊的魔气还没有真正的沸腾。

    这里隐藏着的种子要是某一天爆发出来,苏离都不知道,这浅蓝星要是将这一方黑暗魔渊吞噬了之后,和天羽星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浅蓝星,会是什么结果。

    而很明显,烈阳域的边缘就是黑暗深渊,和这一片黑暗魔渊几乎完全一样。

    这就表明了,这一切已经不可控制了。

    而这一幕,包括烈阳星被浅蓝星蚕食,都是他苏离一手推动。

    浅蓝星有希望了

    对,浅蓝星的人族有希望了,但是似乎某种冥冥之中的平衡被打破了。

    “只希望,烈阳星的普通生命,少受一些毁灭之灾。”

    苏离穿行于这般黑暗虚空,心中却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此时,终于从最后一重罡风杀戮领域里飞出之后,苏离看着前方依然没有尽头的黑暗,速度略微放缓了下来。

    他的身边,李延金、御衣忛七人皆十分狼狈,但是对于苏离二人,却也无比的忌惮。

    其中的御衣忛更是远远的避开苏离,半点儿都不接触,似乎在忌惮着什么恐怖的事情。

    苏离又冥想了许久,结合身上套着的分身效果,他隐约的判断出了此地的行走方式——这样走是走不到尽头的。

    所以,这一定和太古言灵族有某些奇异的关系,不然绝不会这么遥远,绝不会这么艰难。

    苏离仔细分析太古言灵族的一些信息,终于在过往的、风遥的记忆信息里搜寻到了一些关于太古言灵族的往事。

    这种种族,非常的古老,而且擅长口活——也就是说,拥有着类似于莫拉的那种‘说什么中什么’的特征。

    不过,这种特征不像是莫拉那样强行凝结因果,而是类似于‘言出法随’。

    苏离沉思片刻之后,冥想《皇极经世书》,看着身前,道;“我说,要有出路。”

    这话一说,苏离身边不远处的白长啸,立刻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向了苏离。

    甚至,他还忍不住嗤笑道:“找不到出路了就这心态,还想在罪域魔渊里混回家吃你姐姐的奶去吧!”

    安若萱立刻沉声道:“不要理他,待出来这地方再说。”

    苏离淡淡的看了白长啸一眼,道:“看来你是真的被影响了,不过你这种试探也未免太低级了。”

    白长啸嗤笑道:“低级无所谓,好用就行。”

    苏离没有理会白长啸,而是再次沉声道:“我说,要有出路!”

    苏离凝视着身前,身前的黑暗虚空,隐约有了一些气流的变化,但是依然并不冥想。

    苏离微微皱眉,白长啸又要挑衅试探,御衣忛忍不住道:“你闭嘴,你没发现他的速度是我们的成千上万倍吗但是穿行了两三天了,我们的距离没有拉开,没发现问题吗”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御衣忛一眼。

    他心中想的,是阙德的那份提醒。

    阙德之前提醒过他,甚至建议他早些杀穿一些特别的势力。

    其中,第一句话就是:“异族方面有三位存在:归真族的格莱斯天骄,天奇星天翼魂族的白长啸以及御天祖星的御衣忛三名神灵级天骄。

    除此之外,神灵之中,要将巨象族的象作龙和万道魂族的席君尚干掉……”

    白长啸此时神色有些不愉,沉声道:“你忌惮什么金耀星基本上已经被皇族完全削废了,但是这小贱种身上却拥有大鹏神族的传承身法,这明显就是天羽族和大鹏族相通的证据啊!

    你该知道,这世间的种族姓氏一般都是独立存在的,大鹏一族乃是‘妖’姓,天羽族也是‘妖’姓!

    而且双方的很多功法都是相通的!

    这一次,明明是天羽族的因果,大鹏族的族人却来了,这不奇怪吗”

    御衣忛道:“奇怪又如何,你现在想夺身法还是想抽取金翅大鹏一脉的大鹏血脉本源在这种地方你觉得可能眼下,安如风神子明显是在破解出路,你还在添乱你是不是有病啊你”

    白长啸嗤笑道:“找出路,就是说一句要有出路就有出路了那我也来一句——我说,要有光——”

    “噗——”

    白长啸那句话光说出,身体一震,脑袋就如同被绝世的伟岸力量击中,顿时便如烂西瓜般直接炸了。

    那一幕,发生得非常的突兀,以至于现场忽然一片死寂。

    苏离淡淡的看了白长啸一眼,道:“可惜了,可惜没顶死你!”

    苏离这话,说得他身边的安若萱一阵毛骨悚然,同时其看向苏离的眼神,第一次充满了一丝深深的震撼以及骇然之色。

    不仅仅是安若萱,便是御衣忛身边的孔云诏、孔云素以及木雨仙等人,都全部毛骨悚然。

    倒是御衣忛似乎确定了什么,眼中的忌惮之色更浓,甚至更加的不敢去招惹苏离。

    这时候,孔云素等人才意识到,安若萱的这个弟弟安如风,绝对已经今非昔比了!

    如此看来,恐怕那御衣忛早已经看出了端倪,怪只怪,这白长啸脑子有病。

    白长啸的脑袋炸了,一身精气魂本身顿时就被莫名削除了五成以上,这对于他这样的神灵级的天骄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但是此时,他重新生出的脑袋已经替换了血肉模糊的脑袋,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他的脸色极其苍白,他的身后的魂翼,则明显的淡泊了很多,像是已经退化了一样。

    白长啸来自于天翼魂族,生命力同样非常强大,而且自愈能力也极强,平素即便是被斩杀,魂翼也能顶死两三次,以保证本源不失。

    可是这一次,竟在呼吸之间就被莫名的神秘力量炸穿了,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之极。

    没有人知道是谁出手的。

    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出手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一定和‘安如风’有关。

    白长烯差点儿被弄死,此时反而不再嚣张,默默的收敛了所有的傲气,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苏离一眼,便转身和苏离拉开了距离,跑到了御衣忛的身边去了。

    御衣忛微微皱眉,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任由白长烯跟着他。

    “苏离,怎么回事”

    安若萱迟疑了片刻,暗中以眼神示意,询问苏离。

    “没事,就是这片天地乃是罪域魔渊,是黑暗汇聚之地,所以我这种说话方式,他若是挑衅,势必被我一引,就会说出那样的话。

    他如果是平时这么说没问题。

    就算是在这里说,只要我不在场也没问题——但是我在场,他说这句话让我听到了,就相当于是背负了巨大的因果。

    我可惜的是——他竟是没有被这份沉重的因果炸死。”

    苏离稍微解释了一下——他当然不会说什么‘神说要有光’之类的话。

    不过,苏离的这一番话,终究还是震住了安若萱。

    这时候安若萱也想起了苏离之前的那一番警告,是以心中凛然,顿时意识到,恐怕洪皇族的某些因果还真不能乱沾染,不然会非常凶险。

    苏离留意到安若萱终于重视了起来,也算是心中略微松了口气。

    这世界的修行者,都以为洪世界是什么完美的永恒国度,不朽造化遍地,机缘成堆,乃是一等一的完美神域。

    这想法问题不大,只是这其中牵扯的杀机也是非常可怕的,但是他们不知道,以为但凡可以蹭点儿好处就顶得上自己苦修很多年

    这逻辑也不知道是苏忘尘怎么忽悠出来的,简直是丧心病狂!

    苏离分心了片刻之后,又淡淡的瞥了白长啸一眼——小崽子,你得庆幸你遇到的是我苏离而不是苏忘尘,不然就你那几句话,他都要费尽心思灭你全族。

    苏离的目光,看得白长啸毛骨悚然,先前凶残跋扈得一批的人,现在愣是从心成了孙子,将头扭向一边,仿佛在观赏着四周的美景一样——就这四周一片漆黑灰暗的破地方,还有什么锤子风景

    苏离收回目光,凝聚心神,冥想《皇极经世书》,沉声道:“我说,要有出路。”

    “嗡——”

    便在那一刻,黑暗之中猛的出现了一道阴阳双鱼曲线,曲线分开黑暗,拉开了天幕。

    那般浩瀚场景,十分的震撼人心。

    苏离看了安若萱一眼,道:“走了。”

    安若萱‘啊’了一声,随即心中一惊,顿时俏脸都莫名的红了几分,接着立刻主动牵起苏离的手,握得紧紧的,似都不想放手了。

    苏离拉着安若萱进入了那阴阳双鱼曲线分裂出来的虚空之中。

    御衣忛一行人见状,眼瞳收缩,随即立刻全部化作流光冲了过来。

    不过御衣忛在关键时刻却停顿了一下,是以,顿时有三道光率先冲了进去,那三人,正是白长啸、李延金和天怡。

    御衣忛和孔云诏孔云素,以及木雨仙四人,反而在见到这三人冲进去无碍之后,也立刻冲了进去。

    这般情况下,御衣忛眯着眼睛看了木雨仙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眼神之中警告之意甚浓。

    木雨仙不以为意,淡淡瞥了御衣忛一眼,直接快速冲了出去。

    ……

    苏离再次出现的地方,依然有些黑暗,但却明显是一处真正的峡谷之地。

    峡谷之地的四周,全部都是峭壁,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型的天然峡谷。

    而在这片峡谷之地,有一处峭壁上,出现了一块石碑般的空洞。

    那空洞的大小,似乎刚好可以插入一块石碑。

    这一片空洞之地没有石碑,但是却有人在那里等候着。

    这个人,正是苏离之前见过的妖岚。

    是那个无比妖魅邪异、妖娆妩媚的妖岚。

    而此地的环境虽然是峡谷,但是苏离却觉得环境似曾相识——像极了曾经的九塔的内部环境。

    只不过,九塔的环境非常狭小,而此地的环境非常浩瀚巨大。

    除此以外,几乎感应不出什么区别。

    苏离出现的刹那,妖岚的目光就落在了苏离的脸上。

    “天皇子来了,别来无恙啊。”

    妖岚似笑非笑的盯着苏离,忽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一句话,就点明了苏离的身份。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此时御衣忛一行七人刚好也同样出现在了此地,所以这句话说出来,御衣忛等人便全部看向了苏离。

    那一刹那,苏离就立刻感应到了一道道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同时,那一道道的目光蕴含着无比炽烈的、无比狂热以及无比仇恨的气息。

    这种眼神是毫不掩饰的。

    因为在这种地方,既没有什么境界上的压制,也没有什么实力上的削弱,所以,他们甚至可以更好的发挥出他们的全部实力。

    只要不以大欺小,天皇子在此地就是虎落平阳。

    “妖岚,别来无恙。”

    苏离神色平静的看了妖岚一眼。

    有些事情他不是很确定,但是心中却也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判断。

    不过,既然已经有所思量,那边先将计就计,看看妖岚是什么情况吧。

    苏离会回应之后,妖岚娇笑道:“小郎君,不是说了,再次见面,要喊我心心吗”

    苏离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了属于我的小甜心了,暂时不需要更多。”

    妖岚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说着,她又停顿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我这一次,已经获得了烈阳的大部分的不朽传承和对应的经验感悟了,你们想要吗”

    妖岚这句话说出来,御衣忛等人都有些激动。

    但是他们却没有乱来,也没有回答,反而纷纷后退了数步,避让到了一边。

    妖岚见到这一幕,眼中多了一抹失望之色,这种失望,似乎再嘲讽御衣忛等一行天骄不够资格。

    不过御衣忛却也没有在意这种眼神,任由妖岚嘲讽轻蔑,也无动于衷。

    妖岚又看向了苏离,道:“天皇子,要不你毁灭掉我曾经立下的剑魂誓言,让我脱离困境吧,这样一来,我便可以让你感悟到我所领悟出来的不朽至道。

    这是真正的至道!”

    苏离看了妖岚一眼的,道:“抱歉,我是不会随意摧毁誓言。”

    妖岚沉声道:“天皇子,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是否太过于自私了你身边已经有那么多杰出的红颜,为何不肯放我自由”

    苏离道:“释放你,毁灭剑魂誓言,你就真的自由了吗”

    妖岚道:“对,而且我一定说话算话,传授不朽之道!至少是顶级法则级的不朽之道!”

    这时候,那李延金有些瓮声瓮气的道:“他若不愿,将他杀了,这剑魂誓言不就自然毁灭了吗”

    李延金身边的天怡冷声道:“这的确是个好方法,不如延金神子出手吧。”

    妖伦美眸流转,眼中显出期待和青睐的神色来看了李延金等人一眼,可惜,李延金虽然叫得很凶,但却是行动上的矮子,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打算。

    反而是之前挑衅过‘安如风’的白长啸又跳了出来。

    “原来是天皇子,果然是好手段啊,现在竟是抛弃了你的红颜,扮演这安若萱的弟弟,上演一场姐弟情深的爱情戏剧”

    白长啸嗤笑嘲讽。

    苏离瞥了他一眼,道:“信不信现在就弄死你”

    苏离说着,抬手一抓,将轩辕天邪剑拿了出来,直接指向了白长啸。

    白长啸的脸色一沉,道:“你这宝贝还能用两次不成!”

    苏离道:“那就在你身上试试看这宝贝好不好用!”

    苏离说着,劲气一吐,摧动轩辕天邪剑。

    “嗡——”

    轩辕天邪剑陡然金光闪烁,龙吟响起,一股肃杀的气息,立刻让白长啸脸色狂变。

    苏离收回轩辕天邪剑,没有再在意白长啸,反而目光再次的落在了妖岚的身上。

    “看来,你是心意已决了。”

    苏离沉声道。

    妖岚道:“对,本就不是诚心,又何必强行认主,更遑论,对于妖岚而言,自由才是真正的解脱。”

    苏离身边,安若萱好几次都想说话,却都被妖岚制止了。

    安若萱心中更狐疑了。

    不过,苏离却在此时直接认真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苏离现在正式宣告——妖岚从今往后不再是我的仆人,不再是我的剑侍,我苏离也将不再是她的剑道明主。”

    苏离说完,眼神平静的看着妖岚。

    妖岚闻言,终于松了口气,道:“好,那从今往后,我妖岚,将和你苏离恩断义绝,从此之后再无瓜葛!天皇子,你可答应”

    苏离道:“我答应。”

    妖岚道:“既然如此,那你们跟我进来。”

    这时候,御衣忛道:“或许,妖岚前辈可以讲述一下不朽至道的奥义”

    妖岚道:“想知道自斩吧,自斩之后,我说给你们听,让你们前往忘尘寰的路上不寂寞,有些奥义可以思考。”

    御衣忛眉头一皱,有些不愉,但他看了苏离一眼,眼见苏离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他终究还是隐忍了下来。

    苏离与安若萱一起,跟着妖岚进入了石碑形状的峭壁洞窟之中。

    洞窟并不深,进去之后,远远就可以看到一座祭坛。

    是的,祭坛。

    和九塔里的九祭坛差不多,这里也是一座巨大的祭坛。

    祭坛上也可以看到大量的雕像。

    而那些雕像其中,最明显的一座雕像就是清霜。

    看起来栩栩如生,但却像是缺少了灵魂一样,显得没有神韵。

    “天皇子,这里是魔渊祭坛,不是九祭坛,这是不同的。

    这世间有些地方的环境相似是因为是同一个地方,而有些地方的环境相似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妖岚的语气虽然有些冷冰冰的,但是解释方面,倒是毫无隐瞒。

    苏离点了点头,道:“确实是非常相似,但是相似得有些刻意了,这种刻意,其实能感应到的。”

    妖岚的神色微微变了变,却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声,道:“既然天皇子已经看出来了,却为何还会同意呢”

    苏离道:“类似于这种效忠,无论是本心还是不是本心,都没必要。真正的效忠从来都不是靠的誓言或者是契约的。”

    妖岚道:“天皇子这一手攻心之术学习的出神入化了。”

    苏离道:“的确如此。”

    妖岚道:“清霜之前来过此地,你其实该知道,清霜和妖岚也并不是同一位存在。”

    苏离道:“我的确知道,妖岚是妖岚,清霜是清霜。”

    妖岚道:“清霜于我有大恩,所以这一次,我也的确是想尽一份力,但是可惜。”

    苏离道:“清霜被镇压在了哪里这里只是躯壳吧天人之魂殒寂之魂呢”

    妖岚道:“镇压之地其实就在祭坛上,祭坛上,就是这魔渊的血海雷霆禁地。”

    妖岚说着,又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道:“我现在替换出她来,你尽快将她恢复吧。”

    妖岚说着,身影一变,顿时再次化作了那个无比妖娆妖媚的妖娆女子‘心心’,同时,她开始运转无比强大的言灵天赋手段,口中吐出无比神秘的言灵符文。

    这些符文生出之后,化作一缕缕的道痕,不断的涌入清霜所在的雕像之中。

    这一刻,清霜明显发生了无比巨大的神性方面的蜕变。

    拥有了这样的神性蜕变,清霜立刻拥有了脱离魔渊祭坛镇压的能力。

    而在这般过程之中,心心也就是妖岚则开始急速的苍老了起来。

    这种苍老的速度很快,不过片刻,妖岚反而化作了一尊人形的雕像,整个人的神韵也完全的空洞了。

    “叮——”

    这时候,那原本空洞的清霜雕像,仿佛天魂归来,变得更加的栩栩如生不说,还直接化作一道光,飞向了苏离。

    苏离伸手,那清霜雕像便立刻落在了他的手中。

    这时候,妖岚化作的雕像已经彻底的苍老、并开始腐朽。

    清霜的那一座雕像,则依然处于一种还没有完全复苏的状态。

    “好了,你们,你们快些离开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妖岚说着,立刻看向了安若萱。

    安若萱略微犹豫,对苏离道:“清霜的情况确实很危险,现在我们需要去找一样东西,就可以恢复清霜了,不然,清霜就会化道。”

    苏离道:“我知道,是要前往黄泉之地,寻找‘彼岸之心’,对吗”

    安若萱有些吃惊,道:“你——”

    苏离摇了摇头,道:“没事,我只是比你知道的多一点点罢了。”

    苏离说着又看向了妖岚道:“你看,我们想走,现在也已经走不掉了啊——这不是又有人来了吗”

    苏离说着,随即挥手朝着远方的虚空一拍。

    “轰——”

    虚空猛的一震,接着一股涟漪荡漾了开来。

    这片浩瀚的空间里,一名白衣儒衫男子一步步自虚空踏出,来到了此地。

    他先是看了妖岚一眼,沉声呵斥道:“叛徒!”

    妖岚轻哼了一声,只是因为有些油尽灯枯,所以显得气势不足。

    那白衣儒衫男子目光锁定苏离,冷声道:“还是把手中的雕像——也就是天剑道痕交出来吧。”

    苏离道:“言出法随太古言灵族族人”

    那白衣儒衫男子淡淡道:“天皇子好眼力,不过既然天皇子眼力这么好,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苏离抬手亮出手中的清霜雕像,沉声道:“我们打一场。你赢了我,我自然没能力守护清霜。但是你若是输了的话——”

    那白衣儒衫男子道:“放心,我伏暮到如今未知,任何战斗,都从来没有输过。”

    妖岚见到这一幕,神色有些黯然,整个人也有些失神,显然,她所做的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

    非但如此,还和苏离斩断了关系,斩断了部分因果,却没有能避免这样的一场凶险发生。

    “咻——”

    刹那之间,妖岚飞了出来,想要阻止伏暮,却被伏暮抬手一掌直接击退。

    妖岚的实力此时已经并不强,而伏暮出手却是全力,是以妖岚立刻就受创了。

    不过,妖岚虽然受创,但是其一身枯朽的情况,反而恢复了几分。

    苏离眼瞳微微多了几分异样之色,看向伏暮的眼神终于不再蕴含杀机。

    伏暮道:“出手吧。”

    苏离抬手祭出轩辕天邪剑,同时血祭了一道替身纸人分身,却没有燃烧天机值因果值,直接杀出了天邪破天寂灭道。

    “咻——”

    伏暮才刚说话,被就苏离一剑砍掉了脑袋。

    他整个人先是一愣,随即抬手一抓,将被砍掉之后一脸懵逼的脑袋抓了回来,往脖子上一套,道:“嘶——天皇子你这么猛的吗”

    苏离道:“你又不是真心想打,而我恰好想让别人看看我的宝贝好不好用。所以就用在你身上试试了。”

    伏暮看了妖岚一眼,道:“希望她的选择没错吧,希望天皇子你此行能成功。不过,此行有一个巨大的隐患,你要注意了。”

    苏离道:“差不多已经猜到了。”

    伏暮道:“黄泉路上,多加保重。”

    苏离道:“这话不太好听。”

    伏暮道:“但这的确是真心话。”

    妖岚道:“你——你们——”

    伏暮道:“你啊,害怕我与你的主人为难,都做到这一步了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他会不会认可你而已,现在,我看到了。”

    妖岚道:“那我的付出岂不是成了笑话。”

    伏暮道:“笑话也是很幸福的笑话,好了,放心吧,应该没事了。”

    妖岚道:“可是此行,黄泉路上——”

    苏离道:“时间不多,我们先走了,你们再稍等一段时间。”

    伏暮道:“这边,暂且放心,我应该能应付一些麻烦。”

    苏离没再多说,而是看了伏暮一眼。

    那一刻,伏暮浑身一震,这时苏离直接施展出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当即将伏暮封锁,安若萱也在此时立刻收敛了极致魅惑神通。

    苏离拿出造化笔,书写了一道封镇符印,打入伏暮的眉心,将其镇压之后,将其直接收在了一枚天机圣玉内的空间里。

    妖岚、御衣忛等人都有些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苏离却知道,伏暮一直在演。

    甚至,这一次的被镇压,都是演出来的,他还有更深的目的。

    不过,苏离也仅仅只是将计就计而已。

    因为苏离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在闯荡,而是——记忆禁区第四层的沐雨兮和魅儿都随时在盯着呢。

    就不说魅儿多聪明,就是沐雨兮都拥有九颗潜龙丹的水平了。

    如今的《皇极经世书》虽然不是很好用,但是冥想的情况下开启尘寰之心,苏离也同样有八颗潜龙丹的智力层次了。

    怎么可能看不透伏暮的那点儿小把戏

    先假装为敌,然后又表现出自己其实是‘爱之深恨之切’之类的拉近关系。

    然后又露出一丝细微的破绽让苏离镇压他,以方便他在关键时刻暴起,进行算计。

    不过,这种局,对于苏离而言,还真不算什么。

    至于妖岚,妖岚的确还没有那么聪明,所以她为清霜的付出是真的——当然,甚至她们其实就是一个人。

    可惜这一点,也唯有苏离和沐雨兮知道,此时,甚至魅儿都不知道这一点。

    当然,安若萱有可能隐约知道那么一点点。

    所以,妖岚要救,清霜也是要救的。

    镇压伏暮之后,御衣忛一行人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的精彩了起来,以至于他们固然对于那一方祭坛很是有想法,却是已经不敢随意靠近了。

    苏离没有时间浪费在战斗上,他抬手直接卜了一卦之后,走向了侧面的一座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祭坛,一剑砍了上去,将祭坛上的一幅壁画直接砍开了。

    那一幅壁画,画的就是一条黑色的河流。

    苏离一剑砍开之后,抬手一抓,将妖岚的那座雕像也抓了过来,收入乾坤戒指之后,才直接纵身一跳,进入到了壁画的黑水河里。

    安若萱也立刻跟了上去。

    很快,黑水河就要封闭了。

    “快跟上,无论如何,若能蹭到好处就血赚,要是能抓住机会干掉就是血赚!”

    御衣忛眼中放光,立刻传音道。

    他喊得热血也冲得最快。

    同时,他也第一个化作光影冲了进去。

    可等所有人都冲进去之后,他的身影重新的凝聚了出来,又默默的走向了之前那封镇诸多雕像的血海雷霆禁地祭坛区域,眼中熠熠闪光。

    ……

    苏离出现在这条黑水河上的时候,一刹那,海量的记忆汹涌了过来。

    就仿佛,他上一次负伤昏迷,就应该发生在这里一样。

    这种感觉来得很奇怪也很炽烈。

    “这时空是怎么回事”

    “时间完全是乱的”

    苏离心中凛然,但同时意识到,并不是这样。

    而是他存在的地方的确都是现实,所以这里应该是和‘黑水河’非常‘同步’。

    “有人想顶因果。”

    苏离心中一沉,有一种可怕的危机感生出。

    同时苏离再次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下,系统还是显示【人生档案系统(太尚)】

    这一次,依然没有变化。

    “接下来的核心,就是‘太尚’,这是什么东西,修行者还是某种机缘造化某种因果”

    “或许很快就会出现了。”

    苏离沉思之时,又关闭了系统面板。

    这时候,他的身边,安若萱也出现了。

    “如风——”

    安若萱刚说着,苏离抬手暂时收回了人皮,道:“这里,我用我本来的身份。”

    安若萱微微错愕,随即也就不再坚持,道:“也好。”

    说是也好,但是安若萱抓住苏离的手就是不放。

    “我们现在要搜索枯骨战船,要尽快,时间不多了。”

    安若萱俏脸上多了焦虑之色。

    苏离想到了曾经阙辛延的说法——只要如何如何,幽冥船就一定会出现。

    所以,他微微一笑,道:“不急,很快就出来了。”

    说着,苏离按照阙辛延当初的说法冥想了片刻,果然,身后海浪翻滚,幽冥气息弥漫四方。

    “来了。”

    安若萱有所感应,立刻回头,随即有些惊喜道。

    苏离睁开眼,回头看了一眼——很普通的幽冥船,或者说连幽冥船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枯骨战船。

    枯骨战船看起来也不神秘,也没有幽冥船那么逆天强大,但是此时出现的枯骨战船非常非常的古老,带着一种天地至道的古气息。

    枯骨战船出现的时候,御衣忛一行七人,竟是再次的出现了。

    这些人先是四处观望,在看到枯骨战船之后,也立刻充满异色的冲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这七人都很克制,特别是其目光落在苏离手中锋锐无比、金光闪耀的轩辕天邪剑上的时候,都立刻老实了不少。

    “上去看看,上面有‘彼岸之心’。”

    安若萱立刻道。

    苏离微微点头,道:“小心些。”

    说着,苏离飞身而起,直接落入了那迎面驶来的枯骨战船上。

    枯骨战船的船舱之外,一如既往的挂着血红色的灯笼,灯笼里一如既往的是人头点灯。

    这些苏离也已经习惯,见怪不怪,但是御衣忛一行人,显然是非常的忌惮,不敢乱看,也无比的警惕和收敛。

    苏离带着安若萱直接走进了船舱。

    船舱从外面看起来非常小,像是乌篷船的船舱,但是进去之后,里面自成一片空间,像是奢华的大型帝陵一样。

    在正中心的区域,直接横陈着一座巨大的黑棺。

    黑棺染血,血液燃烧着熊熊的血色火焰。

    黑棺的棺盖是透明的,所以,苏离一眼就看到,此时躺在黑棺里的,正是阙辛延。

    这一刻,苏离立刻想到了阙辛延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ps:第二更万字奉上第三更大概到凌晨1点左右了,会尽量赶早继续泪求一下订阅和月票,拜谢各位亲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好色小姨〕〔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