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94章 黄泉古路,杀机四伏
    黄泉古路,形多凸凹,势更崎岖;峻如蜀岭,高似庐岩。

    古路有山,非现实之名山,实黄泉之险地。

    荆棘丛丛藏诡谲,石崖磷磷隐邪魂;耳畔不闻兽鸟噪,眼前惟见阴魔行。

    阴风飒飒,黑雾漫漫。

    阴风飒飒,是怨念汇聚来烟;黑雾漫漫,是鬼祟暗中喷出气。

    沿路而行,苏离心中疑惑生出,交集百感——或许,若这世间当真有黄泉,黄泉之路,也该大抵如此。

    祖龙船穿行于黄泉,时间仿佛都黯然失色。

    黄泉之山,皆尽白山;黄泉之水,皆尽黑水。

    黄泉之景物,也应有尽有,只是,其一望高低无景色,相看左右尽绝亡。

    有山,山不生草;有峰,峰不插天;有岭,岭不行人;有洞,洞不纳云;有涧,涧不流水。

    如此黄泉,秋心深埋,死韵暗藏,实是一处寂灭而悲绝之地。

    穿行片刻,苏离已经有些微微不适。

    他冥想《皇极经世书》,驱散心中的阴暗与凄愁,渐渐恢复正常。

    环境依然很静。

    自先前斩杀御衣忛李延金七大神灵级天骄之后,便连安若萱也都渐渐安静了下来。

    安静的祖龙船,却多了就风尘莫名的压抑气氛。

    苏离看了看天机值,七大神灵级天骄全部终结,其中御衣忛只贡献了四百万天机值,而天怡和孔云素都达到了九百万天机值。

    七人终结,苏离总共获取了四千六百万天机值。

    对比来看,神灵级天骄,基本能收割的天机值,超过千万的估计也不多——如御衣忛的四百万,很明显是之前他被苏荷杀穿过一次。

    若非如此,御衣忛恐怕能提供一千万左右的天机值。

    这般情况,其实还是苏离并不以天机值为目的而杀戮。

    他一向如此,若对方没杀心,他自不会生歹意。

    但对方布置杀局,置他于死地,他自是也不会仁慈留手,给对方活路。

    时间又流逝了近半个时辰,终于,黄泉之路已经穿行了大半。

    这时候,阙辛延忽然开口道:“黄泉之路多险恶。”

    苏离闻言,心中立刻明白了,是以回应道:“看来还有暗杀和伏击。”

    阙辛延道:“这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

    苏离道:“所以,其实才躺在黑棺里苏醒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了会发生什么,对吗所以,一直在暗示”

    阙辛延道:“暗示不,苏大师只是想太多。”

    苏离道:“你怎么不看着我的眼睛说话我想要的答案,你的眼睛会告诉我。你的眼睛背叛了你的心,别假装你还介意我的痛苦和生命。”

    阙辛延呼吸一滞,道:“还介意我的眼泪还介意我的憔悴,还骗我一切不愉快都只是个误会”

    苏离闻言,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极其精彩了起来,道:“你还真能接上”

    阙辛延道:“某个无良骗子骗纯情小女孩用烂的招数,你还在用”

    阙辛延的表情有些不屑,但更多的其实像是傲娇——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看着苏离的眼睛说话。

    因为他的眼睛就是背叛了他的心。

    苏离道:“好吧,看来你真的都懂。”

    阙辛延道:“所以,别问我为什么不看你——我不敢再看你,多一眼都是痛,啊吧吧吧啊古则。这应该是一曲悲歌,却被某人拿来泡妞,你是不是觉得很可耻”

    苏离:“……”

    安若萱一脸懵逼,道:“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提升了两层的智力,刚和你们同步上,结果又听不懂了我想低调一些,怎么就那么难”

    阙辛延道:“我们在说某个无耻的老男人想要骗财骗色而且一直被毒打的可悲故事。”

    安若萱闻言,美眸一亮,吃吃笑道:“那一定是某位天皇子不堪的过去,那人遭受了全世界的毒打,然后混不下去了,就自称‘上善若水太上忘情’,还自称自己乃是‘专气致柔而能如婴儿乎’的‘纯洁’状态。

    所以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忘尘’。真的忘尘还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忘尘’吗

    小郎君,什么时候你也走上这条路啊

    话说,伦家好久都没有白嫖你的歌了,来一曲呗。”

    苏离整个人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这是

    这苏忘尘这臭不要脸的什么都干的

    装逼被白嫖各种诗词不说,连华语乐坛都被白嫖了

    还好的是用的是这个世界的语言,这要是用的华夏语,只怕是语法、用法等等都会被别人研究透了。

    那到时候才是真的糟糕了。

    不过,苏离心中不忿的时候,却立刻意识到一件事——苏忘尘一定是故意的。

    苏忘尘害怕他被苏离忘记——一旦忘记他就真的没了。

    所以在刷存在感。

    而存在感最可怕的不在于他干了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引领风潮,引领流派,引领某种可怕的规则!

    眼下,像是那种动不动就车轱辘压脸的说话方式,就已经让这个世界的人觉得,这很高大上,很能得到洪皇族的认可。

    很明显,因为上一届的天皇子就是这么说话的,虽然已经被人打死。

    但是这一届的天皇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样是这么说话的,目前非但没有被人打死,还受到了皇族的青睐。

    不仅是说话,甚至是言语之中‘引经据典’的方式,也非常严重,动不动就是所谓,所谓的。

    而这些人学了个半瓢水,没法所谓如何,没法‘引经据典’,就引用歌词!

    反正就是苏忘尘这老阴货说的话,唱的歌都拿出来引用。

    这一次两次就算了,可是用得多了苏离就会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

    就好像是孔乙己卖弄茴香豆的茴字怎么写一样。

    就像是没什么文化却偏偏喜欢显摆,动不动就是歇后语、老话说如何如何的说话方式一样……

    这让苏离觉得很尴尬。

    可这些人不觉得,反而觉得很高大上

    这是什么歪风邪气

    苏离沉默了半晌,正色道:“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他是说的,不是唱的。

    阙辛延闻言,微微错愕,接着那正儿八经的肃然的脸上,竟是生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苏离一怔,随即面色有些古怪了起来。

    “看什么看!”

    阙辛延瞪了苏离一眼,有些色厉内荏。

    苏离道:“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安若萱白了苏离一眼,道:“极阴生阳,这还不明白吗之前他七个展现出了这一杀机,现在阙辛延的情况就是这样啊,所以他这一次变强,其实就是慢慢的恢复正常了,现在是女扮男装——”

    阙辛延咳嗽了一声,道:“不说话,没人拿你这狐狸当哑巴。”

    安若萱道:“但是会觉得伦家没存在感呢。”

    苏离道:“是吗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阙辛延道:“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安若萱道:“唱吧,归墟之雷峰塔不都是唱着交流的吗你们两个刚好重新演绎一次呢,这样应该更感人一些——我帮你们开个头”

    安若萱说着,咳嗽了一声,道:“我家娘子——缺心眼(阙心妍),千娇百媚俏佳人——”

    阙辛延瞥了安若萱一眼,微微脸红,却还是眸光如水,柔声清唱道:“慈眉善目心肠好,年年南海拜观音,断桥之上初相会,游湖借伞动真情。

    三生石上有盟证,九耀树下定姻亲。

    恩恩又爱爱,我我又卿卿,我呀我呀又卿卿。

    助我修仙道,赠我魂玉晶,赠呀我呀魂玉晶。”

    阙辛延唱着,很自然的化身成了一位浅绿色纱裙的绝美少女,目光所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

    苏离呼吸凝滞了刹那。

    随后,他尴尬的转过头,装作没看见,装作没听到。

    这一幕,太突然了。

    以至于,苏离都完全没有能反应过来。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安若萱和阙辛延会在黄泉路上做这种事

    为什么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

    苏离赶紧摒弃了魔性的歌词和杂念,这洗脑的效果太给力了。

    不行了,完全遭不住了。

    苏离凝神片刻,在身上挂了一层玉清分身,整个人顿时冷静多了。

    随后,他再次看向阙辛延的时候,阙辛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男儿身,同时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就仿佛,先前那唱歌的少女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安若萱瞪了苏离一眼,道:“真是个呆子,臭没良心的。”

    苏离:“……”

    苏离深深看了阙辛延一眼,小声道:“你没事吧”

    阙辛延道:“祖龙船上枯骨多,黄泉路上奈若何。我能有什么事有事了你能帮我解决吗”

    苏离迟疑道:“你这个帮你解决作何解释”

    阙辛延道:“你希望作何解释你以为我唱歌是让你助兴的你好好想想。”

    苏离道:“这不是……关心你吗。”

    阙辛延道:“你不用担心这里会出什么问题,所以不用往我身上套,掌管忘尘寰的存在,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安若萱道:“你还是多准备一下会出现的危机吧。”

    苏离道:“嗯危什么”

    安若萱翻了个白眼,道:“这次我们回罪域祭坛,只怕不会那么顺利的。或者说,接下来你要应对的,就是无数次的伏击和袭杀。

    所以,接下来,我会时时刻刻开启特殊的魅惑状态,以在关键时刻出手,为你拖延片刻的时间!

    对了,你先前的那般杀招还多次使用吗”

    苏离若有所思看了安若萱一眼,道:“嗯,能无限次数的使用,而且每一击都可以那么强。”

    苏离说的话是真话。

    因为轩辕天邪剑虽然也算是‘法宝’,但是他却拥有‘剑道通神’的能力,施展轩辕天邪剑没有太大的难处。

    而且,不燃烧天机值和分身的情况下,天邪破天寂灭道虽然威力会削弱很多,但是比一般的杀道要强大太多太多。

    安若萱道:“若是如此,那自然极好,不过可不要夸大其词啊!

    眼下这般情况,我们也没办法从记忆禁区之中对外界进行观察,所以诸多凶险一旦发生会很难以反应过来。

    但是你放心,只要我出手你能把握住机会,那些天骄我们还是能随便杀的。”

    阙辛延道:“你们两个,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组合,安若萱负责锁魂,苏大师负责杀穿,这样也能快速累积一些底蕴,斩掉一些觊觎的爪牙。”

    苏离道:“你们对这些好像很清楚”

    安若萱道:“其实要前往罪域祭坛,有一种方法就是直接从妖岚的记忆禁区前往,祖龙船是能破开记忆禁区的独立空间的。

    只不过这样一来,一方面是会使得妖岚的记忆禁区轻微受损,当然主要方面,是不好对某些存在下手。”

    苏离道:“你们终于肯说实话了。”

    安若萱道:“是苏大师你表现出了对应的实力,我们在受到一定的震撼之后便会对应的生出一些变化——就像是苏大师现在不太愿意和我们谈及洪的部分因果位置一样。

    这说明,我们还没有达到对应的资格。

    若是到时候有资格了,想来苏大师不仅会说,还会吩咐我们具体要去怎么做。

    像是做这种事情我还是非常有兴趣的,绝对很听苏大师的话。”

    苏离无语,道:“洪皇族的因果,能不沾染就不沾染,我都已经提过好几次了,偏偏你们就是不信。”

    安若萱摇摇头,道:“这一步走出,我就已经回不了头了。我参与了关于‘五色神光’传承的因果——所以有些事情不好办。

    另外——看样子你还是没有明白阙辛延的真正意思。

    我就直说了吧——魅儿的七魄是拼凑出来的,也就是仿梅花七阴杀的方式凝聚七魄。

    所以,若是在某一刻,你和魅儿合道阴阳的时候,她的七魄出现变化,就有可能会自行的触发绝杀杀机,到时候你的情况会很糟糕。

    这就是一种绝杀的囚笼,不过目前应该还没激活。

    但是,看样子也快了。

    到时候无论你动手与否,你都无法回避这件事。”

    苏离皱眉道;“谁能种下这样的囚笼”

    安若萱道:“有可能是妖沫,也有可能是炎姬,或者是生命神女雅米娜以及诸葛浅蓝。

    无法确定具体是哪一个,但必定是其中的某人。

    当然,如这般手段,很难以真正的捕捉种下囚笼者。

    不过很快就会有线索呈现——”

    安若萱说着,又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所以,找到婉儿才很关键。此次大帝墓的事情处理完后,我希望你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苏离沉声道:“怎么去寻找婉儿记忆禁区魅儿的记忆禁区断层点”

    安若萱摇头,道:“你先将天池血河搭建完善,将记忆禁区彻底稳固,然后开放几次之后,确定一下你的重要性,再做那件事。

    到时候,时间断层点基本也能确认了。

    另外,如果你确定前往的话,可能会遇到时光神女安可儿。”

    苏离:“……”

    苏离迟疑道:“还真有这个名字啊……”

    安若萱道:“时光神女,非常非常神秘的一位存在,不过其真正的名字无人知晓。应该是复姓‘东方’,曾自称过‘东方可儿’,因为曾经她和婉儿开过玩笑。

    婉儿说自己是‘南宫婉儿’,她就说她是‘东方可儿’。

    随后婉儿说自己其实叫‘安婉儿’,跟随师尊‘姓’,所以她便也这么说了。”

    苏离若有所思,道:“这位,是莫拉的老娘莫拉来自于缺月星时沙神地所以,天羽星相邻的星球是缺月星”

    安若萱道:“天羽星附近确实是缺月星。”

    苏离心中凛然,按照这浅蓝星的吞噬方向,浅蓝星跨越罪域魔渊之后,就会蚕食掉天羽星。

    天羽星一旦没了,下一个就轮到缺月星了。

    而这时候,安若萱忽然提及缺月星的时光神女和南宫婉儿

    苏离略微沉吟,道:“行,我差不多都明白了。”

    苏离默默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眼,天机值:1,0137,1869。

    因果值:0。

    系统的名字依然还是(太尚)没有变化。

    苏离关闭系统,冥想《皇极经世书》片刻之后,隐约联想到了阙德提及的一尊必须要想办法干掉的神灵——席君尚。

    君尚君尚……

    苏离收敛念头,随即默默的调动了一千万天机值,以随时准备燃烧,应对未知凶险。

    这时候,阙辛延忽然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会是黄泉古路最凶险的地方,而这般地方,一旦损失分身或者本体,就会直接卷入忘尘寰中,沉入黑暗深渊,你们随时做好准备。”

    安若萱神色凛然,立刻肃然了起来。

    这时候,苏离也于心中聆听到了来自于沐雨兮的传讯:“少爷无需担心,只需要留心安若萱即可。一旦她的气质变得妩媚,少爷直接释放杀机,便可击中敌人。”

    苏离没有回应沐雨兮,而是开始在眉心之地凝聚希望之源。

    (ps:继续泪求一波订阅和月票另,推荐一下好兄弟姬叉大大的小说《这是我的星球》,已经50万字首订过万的超级好书哟不容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