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96章 黄泉路上望乡台,忘尘寰里见苏荷
    苏离看着冷云裳再次出现,顿时也是无语之极。

    如果不是风遥的那一番表现,恐怕到现在,他还要蒙在鼓中。

    有时候,杀局本身确实可以做到非常的极致,但是这杀局在布置的时候,别人看到了最终的结果,那么杀局的过程在惊艳,也已经失去了意义。

    此时,这时光神女的表现,就是如此。

    苏离对于自身的成长理解还是非常深刻的,他存在的时间点浅蓝一直在,浅蓝的时间能记录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本身就说明浅蓝在格局上是超越一切的强者的。

    从这一点来延伸,他苏离其实就一直存在于时间的流逝之中,这对应阙德所说的你存在的地方就是当下,这是完全符合的。

    以他苏离所在的时间线来看,冷云裳已经殒落、寂灭,这一点连系统信息都已经确认了。

    系统查看的信息档案或许会出错,但是系统锁定、系统确认的信息是不会出错的。

    这其中,就包括了海量的天机值奖励佐证。

    换句话说,如果这一点都能被欺骗,那么系统也早就被人彻底的摸透,那反而不会有他苏离存在。

    同理,连苏忘尘把系统用死了别人都没有真正摸透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又怎么可能会有事?

    所以时光神女冒充冷云裳所呈现的任何一切,无论牵扯多少因果,不要顺了对方的心意,就不会有问题。

    这种问题,是不能主动透露相关因果的。

    因为牵扯上了,无论冷云裳是不是他苏离杀死的,都会被卷入这样的杀局圈子,随后对方会利用他们无比丰富的经验,来进行收割。

    所以,一方面表现出无知,一方面表现出莽,那就行了。

    冷云裳和风遥是否有因果,是否存在隐秘?

    肯定是存在的。

    因为苏离最开始看到冷云裳的时候,冷云裳就想要沐雨兮当她的道侣。

    这就已经很奇怪了毕竟冷云裳自身的性别也是女,却喜欢沐雨兮?好几次都向沐雨兮表白。

    如果抛开沐雨兮的身份而言,确实没什么,这就是正常的一种现象在这个世界里,女修行者的道侣是女修行者完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如果想一想沐雨兮乃是系统斩出的分身,那这其中就不简单了。

    这还不算。

    如果冷云裳一直表现出她喜欢女修行者的那一面,也没有问题。

    可当初在第一次档案世界推衍、甚至在第一次档案世界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苏离见到冷云裳的时候,这冷云裳是依偎在风遥的怀中的!

    是的,当时明显可见冷云裳和风遥的关系很不错。

    可接下来,苏离又见过冷云裳和诸葛春秋的关系非常不错的一幕诸葛春秋是谁?

    诸葛春秋可是被实锤的苏忘尘的一尊独立自我的分身啊!

    在这后,冷云裳和他苏离有过一段接触之后,言行举止里又表现出了对他苏离似乎颇有兴趣?性趣?

    苏离无法确定,但是可以肯定,无论是沐雨兮、风遥、诸葛春秋甚至是他苏离,其实都和冷云裳并无什么亲近的举动。

    或者说,他所见过的,唯一和冷云裳举止亲密的就是那一次他看到的,冷云裳和风遥的依偎一幕。

    另外,天机阁或者说天机神地都有一个规矩加入天机阁或者天机神地都没有关系,但是在获得改名的权限之前,是必须要保持纯洁之身的。

    所以,无论是祁云梦冷云裳还是其余人,改姓诸葛之前,必须要冰清玉洁才行。

    至于改名之后,就没有了这方面的要求了。

    所以,冷云裳所谓的喜欢或者是道侣是个什么意思?

    其中又隐藏着什么?

    这种事情,恐怕也唯有风遥心中明白了。

    但风遥已经成为过去,冷云裳也已经被风遥亲手杀穿,如今出现在此处,还被这时光神女显化出这样一幕来,这实在是有些滑稽。

    苏离淡淡的看着,就当是看超级大片一样。

    冷云裳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人生境遇惨烈而又凄凉,如果配合上一曲古诗词的话,必定会感人肺腑,令人唏嘘。

    若是不知道风遥的经历,苏离多半会有些感慨。

    但是眼下,他觉得如果配上一曲黑人抬棺乐也不错。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幸灾乐祸之人,除非实在忍不住就好像最开始从傻子变得正常之后,他父亲苏星河这烂赌鬼死了,结果本来该很伤心的他觉醒了系统,以至于每天都莫名兴奋。

    然后他良心上过不去,就只能压抑着兴奋努力的表现得悲伤

    这一幕,其实也就发生在现实的两个月前,真实时间一年多以前。

    冷云裳在那里哭哭滴滴、肝肠寸断了半天,结果,苏离幸甚至哉的在那里看着,就差割以永治歌以咏志了?

    冷云裳茫然四顾,最终又终于从看不到苏离,变成看到苏离了。

    然后,她一双无比深情的眸子就那么的凝视着苏离,声音凄然而悲苦、哽咽颤栗道:“我的风遥在哪里?”

    “在哪里?”

    “在哪里?”

    这样连续的询问,苏离几乎差点儿就被洗脑的回应一句:“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不过他却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这就是浪的代价。

    在这时候,他莫名其妙的、忽然想起来很奇怪的一幕。

    那是他和苏星河那一次见面的时候,当时他说话说得好好的就蹦出一句歌词从今往后,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

    而当时苏忘尘听到这句话之后,莫名的叹了一声,还语气有些怪异的道:“好,不愧是我苏星河的儿子,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

    如今,这段记忆莫名其妙的窜了出来,这让苏离感觉很是古怪。

    因为,以他目前的情况,忽然之间窜出来的记忆,都一定是有相关的因果的。

    那么这一次,冷云裳的这一番表现,为什么带动了苏星河的记忆呢?

    苏离深深看了冷云裳一眼,依然没有回答。

    但是他准备做一件非常莽撞的事情!

    这里是黄泉古路。

    这里靠近忘尘寰!

    那么,这里其实是应该有奈何桥和望乡台的!

    可是这里没有。

    但是这里实际上有在哪里?

    在哪里?

    冷云裳的声音还在询问。

    苏离却知道在哪里!

    在记忆禁区里啊!

    奈何桥不就在他苏离的记忆禁区里?

    所以,只要他在这里能打开记忆禁区,就能将这里的黄泉古路修复完整抑或者说,开启记忆禁区,他的记忆禁区前三层,就成了这幽冥海的记忆禁区了!

    这手段牛逼不牛逼?

    牛逼。

    这是算计吗?

    是!

    但是这是对他苏离别有居心吗?

    不算是因为,这是幽冥海的一份保护他的手段若是记忆禁区前三层剥离出来,落入了黄泉古地,那么浅蓝星幽冥海这一方区域,就彻底稳定了下来。

    因为轮回已经彻底圆满。

    该有的道具都有了。

    这样一来,是否可以应对那未知的虚空魂毒?恐怕还真就有可能了。

    但同样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苏离的记忆禁区吞噬了忘尘寰,形成了望乡台!

    这可能吗?

    这也有可能,因为苏离的记忆禁区前三层太牛逼了,其中全部都是皇族的法宝,足以镇压黄泉古路。

    所以,这也可以看成是幽冥海的一次促成过程!

    所以,阙辛延为何不出手?

    安若萱为何也不能插手?

    是因为可能幽冥海只能做到这一步。

    为什么是冷云裳出面?

    因为冷云裳和风遥有关,就是刻意要引起他苏离的注意,然后仔细去思考分析。

    可真的是这样的吗?

    因为智力上的不对等,如果别人只是希望他落入这样一局呢?

    无论幽冥海是否需要记忆禁区,抑或者记忆禁区是否需要幽冥海心都是好心,意也是善意,但,时机还是不对。

    幽冥海太急了。

    甚至包括苏忘尘先前的布局都有些急切。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碾压着他们提速一样。

    这种成长速度,已经超过了他苏离能承受的能力,如果再加快,那绝对会出事。

    道法自然,无为而为,这本就和心急是背道而驰的!

    这一点苏忘尘懂,幽冥海懂,但是他们还这么做,这其中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苏离想到的莽是干什么?

    是他准备在黄泉路上回看过去的一生。

    他没死,但是他相当于干在望乡台才会干的事情!

    怎么去这么干?

    很简单!

    幽冥真虚这个能力就可以!

    这个能力他会吗?

    会!

    因为穆清妃当时特意将这种能力教给他了。

    当时,他还通过这种手段看到了过去的很多真相。

    这一次,他就准备这么干。

    在黄泉古路上回看过去,这就是望乡台的手段,甚至恐怕这就是真正的望尘寰。

    所以,作出这种决定之后,苏离看向了冷云裳。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苏离看着冷云裳,忽然回应道。

    冷云裳娇躯轻颤,道:“尽管你我是陌生人,是过路人,但彼此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心跳,一种意想不到的快乐。好像是一场梦境,命中注定。”

    苏离沉吟片刻道:“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回忆里。”

    冷云裳闻言,喜极而泣,泪水洒落,身影一点点溃散消失。

    虚空中,她的声音还在继续:“多少恨,昨夜梦魂中。天皇子,你好自为之。我是时光神女东方可儿,我们日后再见。”

    苏离若有所思,淡淡道:“静候佳音。”

    此人的确是时光神女。

    最后她还是走了。

    其目的如何,苏离差不多已经弄明白让他在此地施展幽冥真虚能力。

    至于回望哪一段场景,已经不言而喻。

    其实不用对方最后的提醒,他已经想到了。

    时光神女离开之后,现场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安若萱从类似于定格的状态恢复长辈,她有些奇怪的看了苏离一眼,道:“有什么危险发生?还是你动用了天命所归之类的大梦千秋术?”

    苏离道:“没事,我冥想片刻。”

    苏离没有具体解释。

    他看了阙辛延一眼,阙辛延此时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在无比专注的操控着祖龙船破黑暗虚空穿行。

    原本以祖龙船的能力和速度,直接前往罪域祭坛,其实并不难。

    可阙辛延非要穿过幽冥海,显然应该是与冷云裳、抑或者说是与时光神女有关。

    从这方面来看,时光神女反而并不是敌人。

    所以他问那一句云想衣裳花想容反而引出了什么东西?

    苏离盘坐下来之后,冥想皇极经世书,施展出真虚天禁对应的幽冥真虚手段,回忆过去,回看过去。

    只刹那之间,一股股浩瀚、神秘的幽冥之力便已经汇聚了出来,并在苏离的冥想领域里呈现出回忆的过往。

    他回忆的过去,是什么时候的过去?

    时间其实并不是很长,而当时,他和苏星河斩断父子情之后,还和苏荷说过一些话,当时苏荷邀请过他,但是他拒绝了。

    当时,苏荷手中有镇魂镜,镇魂镜中灭三魂第117章苏离斩断父子情,镇魂镜中灭三魂因果。

    此时,苏离回望过去,却正是他和苏星河摊牌,苏星河告诉他一部分真相的那一幕。

    苏离此时看过去的时候,记忆场景之中的他神色平静的说道:“不满?有什么不满的?没有任何不满!无论如何,你将我抚养成人”

    苏离此时感觉很怪异,因为此时他自己看着一个月之前一年零一个月之前的他自己!

    是的,一年零一个月,冷云裳说出的第一句话的时间就是这个时间点!

    苏离看着一年零一个月之前的他自己,他忽然觉得当时的他真的好天真。

    苏离有些唏嘘,下意识的看向了苏星河。

    苏星河刚准备呵斥当时的苏离,却忽然迎上了此时的苏离的目光两人的目光仿佛跨越时间,在虚空之中对视了一下。

    苏星河的话一下子噎住了,愣在了原地,眼瞳深处瞳孔收缩,呼吸凝滞,同时其眼瞳深处的骇然之色也一闪而逝。

    但是苏星河竟是装作没看到一样,移开了目光。

    这时候,苏离心中凛然,又看向了苏荷,苏荷先是一怔,随即同样对上了苏离的目光那一刻,苏离明显看到了苏荷美眸之中猛的熠熠闪光,随即,其中青睐、惊喜之色明显呈现了出来。

    那样子,就差忍不住说小弟弟你终于回来了!

    苏离心中再次凛然。

    他主动移开了目光看向了苏荷身边的沐君逸和穆清妃。

    沐君逸和穆清妃无法看到苏离,但是同样有所感应,神色有些惊疑不定,眼中也显出了明显的异色。

    除了沐君逸之外,在这两人身边的,还有华紫嫣和离暮雪两人。

    这两人的表情看似平静,但是两人相视一眼,皆能看到彼此眼中的那一抹惊疑不定以及深深的震撼之意。

    这一点,苏离也同样察觉到了。

    “好像,每个特殊事件,和过去相关的事件,必定和华紫嫣离暮雪有关!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苏离若有所思,随即继续看向了这一幕场景。

    这时候,苏星河说了一番话之后,表情有些僵硬:“很正常?你觉得这样很正常?”

    那苏离又是一番侃侃而谈。

    最终,苏星河决定和苏离恩断义绝,然后,苏荷才走了出来。

    她看向了那个苏离,却莫名的瞥了苏离一眼,道:“小弟弟,如今其实你还有一个机会,一个让你获得认可的机会。

    其实,如今你差不多也已经有一定的资格了,所以,这个机会,是我向父亲求来的。”

    苏荷微微一笑,如万物回春般,整个黑夜,都仿佛明亮了许多。

    那苏离道:“我从来不需要别人给我机会,我只会自己创造机会。”

    苏荷道:“你且听一听,这其实也可以是你自己给自己创造的机会因为你复苏了完美级的天人之魂,而你的殒寂之魂也是变异级的天机之魂,所以,我可以让你回来,我们苏家,也可以勉强先行接纳你、考量你一番。

    这一次,只要你答应,那么,先行听从安排,然后我们会动用镇魂碑和镇魂黑棺,将你镇压,截取一部分的天人之魂。

    你既然能长出第二次,就一定可以长出第三次第四次。

    到时候,沐君逸这边,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计划,让你去参与。

    只要你的功劳足够大,到时候,你想要多少本体,就有多少本体!想要多少分身,就有多少分身!

    甚至,你想要多少道天人之魂,都可以有多少道天人之魂。

    这比你现在被限制在各种布局之中,要强太多太多了!

    怎么样,这是一个很好的出路吧?相信聪明如你,心中已经有了选择吧?

    那么,不用不好意思,说出来吧。”

    那苏离接下来是要拒绝的。

    但是这时候,苏离仿佛跨越时空一般,双眼凝视着苏荷道:“你这些话,我听明白了!所以有什么消息,你尽管从眼睛里告诉我,我眼中有希望之源,我能看懂蕴含希望的信息。”

    苏荷身影微微一动,在那个苏离思索着的时候,她仿佛跨越了时空,迎向了苏离的双眼。

    “魔魂复苏,魔已降临。有复制体已经在壁画之中入魔,魔道大成。复制体不能活,但入魔的复制体,却都能活。”

    苏荷看向苏离的双眼之中,闪烁着如七彩色梅花般的希望之光。

    只刹那之间,苏离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因果。

    为什么他如今见不到苏星河和苏荷?

    因为他斩断了他和苏星河父子之间的因果,所以随着时间推进,苏星河就消失了,苏荷也不再存在。

    所以,这份因果如何续?

    父子关系如何重新衔接上?

    时间能回流吗?

    过去能改变吗?

    不能。

    但是有一个方法可以因果总是建立的。

    他苏离之所以斩断和苏星河的父子关系,是因为苏星河的说辞刺激到了他,是因为他当时的心性偏向于黑暗。

    但是如今,他的心性完全变了,变得完全的不同。

    而且也知道,苏星河和穆清雅是真的在为他蜕变不朽骨而努力。

    他更是明白了那个苏忘尘害得苏星河和穆清雅这一对父母有多么惨。

    有其父必有其子,他苏离是忘恩负义之人吗?是至情至性之人啊!

    所以他苏离的父亲怎么可能是歹毒之人?

    包括他的兄弟苏叶、包括苏荷,别看说话多么凶狠,可实际上真正有伤害他吗?

    他复制苏叶之后,亲身体会过苏叶有多强,可战斗的时候,苏叶、苏荷和苏星河拿出多少实力了?

    苏离沉吟半晌,道:“该如何做?”

    苏荷眼瞳中显出刹那的茫然之色。

    显然,苏荷也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苏离道:“我去睡黑棺?”

    苏荷眼神中否定了苏离的想法,她沉思了片刻,道:“诸葛浅蓝,你留意一下诸葛浅蓝,或者说是诸葛浅韵,她们两个可能已经调换了身份。

    另外,如果阙致殇出来了,你让他进一次壁画世界那壁画世界有可能通往释天古地。

    当然,如果你能找到进入释天古地之路,自然更好。”

    苏离道:“你现在还好吗?”

    苏荷眼神定格了刹那,美眸黯然了几分,道:“我走了,镇魂镜的力量不足,所以我燃烧了三道魂。父亲和母亲也有些扛不住,小弟弟,快些回来吧。我们等你。”

    苏荷说着,她眼瞳中的神采忽然熄灭了。

    苏离这时候看到,苏荷眼瞳中仿佛燃烧起了冥火,并在刹那熄灭。

    而她眼瞳中冥火熄灭的时候,那过去的苏离则已经拒绝开始拒绝她的提议。

    随后,两人的战斗就开始了。

    只是此时的苏荷和苏星河

    苏离明显看出来,这就是两个替身纸人披着一副画在那里上演影子戏。

    这场景,确实是有些辣眼。

    关键是,除了他苏离,现场好像没人能看出来。

    穆清妃和沐君逸倒是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也并不是真正的本体。

    苏离没有继续看下去,因为他已经有些心悸感生出。

    那是一种心慌气短般的感觉,很不适。

    苏离中断了幽冥真虚,并立刻收回了所有功法。

    随后,他呼出一口浊气,冥想皇极经世书好一会儿,才消除了那种不适感。

    在黄泉古路回看过去,真的就像是进入了恐怖片里的凶灵现场、双眼还得闭着的这种感觉一样,实在是有些令人惊悚。

    如果不是套了玉清分身,苏离根本顶不住。

    “呼”

    苏离长呼一口气后,看了看阙辛延,道:“多久到?”

    阙辛延道:“你作出决定了吗?幽冥海这一次把诚意显化出来了。”

    苏离无奈道:“太急了,而且,我有点不喜欢你和我谈生意。”

    阙辛延道:“不和你谈生意和你谈感情?那你也不乐意接受啊。”

    苏离道:“那我们还是来谈生意吧。”

    阙辛延道:“是急了,但是危机感已经逼迫得很近了,我们却都不知道来自于哪里。未知魂毒虽然恐怖,却是有办法遏制的。可这种未知的危机,必定是和皇族有关的。”

    苏离道:“我大概知道了这份危机感来自于哪里,已经有七成把握能解决了。”

    阙辛延道:“大家都知道,你的七成一般就是三成,三成都是很夸张的说法,剩下的四成完全靠莽。”

    苏离道:“你当个人不好吗?”

    阙辛延道:“行吧,你不接受就算了,希望这次能近早解决吧。”

    苏离道:“这次的七成,应该是九成。”

    阙辛延道:“哦,那就是八成靠莽了。”

    苏离:“你还是当回你的娘炮吧,这样说话不噎人。”

    阙辛延道:“你刚才用了望乡台,背债没?”

    苏离道:“我从不背债。”

    阙辛延道:“这里已经算是忘尘寰的范围了,一些因果了结,我们也该脱离此地了。不过,如果我所料不差”

    苏离道:“你不用多说,我知道,归真族的截杀,应该也是最凶悍、最危险的一波伏杀。”

    阙辛延道:“我又没为你观看忘尘寰,上次的教训我已经牢记住了。”

    苏离道:“是吗?”

    阙辛延不说话了。

    安若萱道:“如果是归真族,有且只有一人,那就是格莱斯。

    他是一定会出手的。归真族对我的魅惑手段天然克制,我无法控住他。”

    苏离道:“没关系,他敢出来我直接一招杀了他,不会用第二招。”

    安若萱道:“底蕴?”

    苏离道:“对,早就准备好了,我们现在的目的,就是立刻前往罪域祭坛,不能再耽搁了,也不值得为那什么归真族的神灵耽搁时间。”

    安若萱忽然道:“他来了。”

    s:今天的更新奉上明天开始爆发非常感谢书友浅痕15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细嗅蔷薇z3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突然就悲剧了、会跳舞的可儿、zunher0各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寻秋望叶、小虾、迷恋天蝎座、天天各500起点币打赏支持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