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98章 天邪屠神,忘尘莫及
    苏离静静凝视着格莱斯,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

    格莱斯这种存在是非常特殊的,他拥有两种形态。

    当他化身一尊神灵的时候,他是比象作龙实力更强的神灵。

    他是否比诸葛九凤更强,苏离不知道,但是苏离知道,象作龙是非常忌惮格莱斯的。

    而象作龙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一尊神灵是神灵之中‘能屈能伸’的绝对代表存在,作为一尊神灵级的存在,象作龙可谓是能对任何神灵级的天骄都卑躬屈膝,舔脸讨好。

    象作龙的实力,在系统排名之中,仅次于诸葛九凤——尽管当时存在的神灵并不多,却也足以说明,象作龙不简单。

    而象作龙每一次都极其忌讳格莱斯,甚至连看一眼格莱斯的胆量都没有。

    这种存在能简单吗?

    至于说格莱斯所挑衅的那些话,苏离也没有听进心里去。

    那座黑暗巨碑里无论是谁,无论如何被杀穿,其实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也不需要有任何惋惜,因为那东西存在于黑暗巨碑之中,仅仅只是一道激活黑碑的印记罢了。

    此时的格莱斯不是神灵,而只是压低了实力、换成了神灵级天骄的这种形态。

    这种形态,格莱斯看似实力低了不少,实际上反而自身各种能量底蕴完全压缩,变得更加恐怖了。

    苏离沉思之时,格莱斯举止优雅,一步步走了过来。

    他的眉心还插着一柄剑,一柄轩辕天邪剑。

    这看起来非常的滑稽可笑。

    苏离身边的安若萱脸色极为苍白,看到格莱斯走过来,娇躯竟是微微发抖了起来。

    格莱斯带着一抹戏谑之意看着苏离,嗤笑道:“天皇子不是很了不起吗?不是非常的自视甚高吗?不是可以召唤皇族无尽强者来杀穿一切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还是说,只是在故作镇定?”

    格莱斯的语气格外的轻佻也格外的轻蔑,苏离甚至可以听出他语气之中的那种刻意。

    可是,故意的也依然是有心的,如果心中没有半点儿的厌恶和敌视,如果心中没有半点儿的叵测居心,又岂会如此?

    所以是否故意的,其实一点儿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格莱斯蕴含着深深的敌意!

    苏离神色淡然,目光在格莱斯眉心的那一柄轩辕天邪剑身上停留了下来。

    随即,苏离同样以一种颇为戏谑的目光看向了格莱斯:“我是不是了不起我确实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尊神灵哪怕是此时表现出了神灵级天骄级的实力,刻意将一切压低来对付我苏离,却也依然被我一招连带着黑暗巨碑都杀穿了,却还有脸在那里挤兑我。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了不起,算不算自视甚高。不过我想说,如果这都不算的话,那么你格莱斯,那确实也就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而已。”

    格莱斯不以为意,嗤笑道:“都说天皇子伶牙俐齿,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可惜,一身能力终究还是底蕴太差,根基太浅,被几名天骄就探出了一身能力。

    以至于,如今在面对真正的杀局的时候,反而没有半分的手段了。”

    格莱斯说着,从眉心取下一颗蕴含着七彩光晕的琉璃珠,同时抬手将他的脑袋取了下来。

    那一刻,他的脑袋之下,竟是光溜溜的脖子,而脖子上,只有一颗拇指大小的脑袋。

    “天皇子,是否很吃惊,很震撼?”

    格莱斯抬手一弹,轩辕天邪剑猛的一震,释放出一股淡淡的龙吟声之后,竟是光泽立刻黯淡了不少。

    这一刻,苏离的眼瞳不由一缩,他发现,格莱斯在这一弹之中,已经将那一股未知的恐怖魂毒打入了轩辕天邪剑之中。

    一旦他以心神或者是灵魂之力操控轩辕天邪剑,就一定会被这种未知的魂毒感染。

    而这种魂毒的攻击方式非常的隐蔽,若非是苏离拥有《皇极经世书》和尘寰之心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这种未知魂毒,若非是苏离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种未知的虚空魂毒的存在,恐怕,这一刻他都并不能发现格莱斯这一番歹毒的手段。

    苏离心中凛然的同时,调出系统面板的信息查看了一眼。

    这时候,通过信息共享,苏离的分身也在记忆禁区里聆听到了魅儿和沐雨兮几乎第一时间的传音。

    “少爷小心,格莱斯施展了某种暗藏的手段,打入了少爷的兵器之中。”

    “苏离,格莱斯在你的武器里种下了囚笼,你要当心。”

    无论是沐雨兮还是魅儿,在记忆禁区第四层里观看外面,竟是也没有察觉到格莱斯这随手的一弹到底是怎么施展的囚笼手段。

    可是这样的一击,却轻而易举的将那种未知的虚空魂毒种进了轩辕天邪剑之中,这就有些恐怖了。

    轩辕天邪剑是什么东西?

    这是顶级的洪荒法宝啊,而且还是轩辕剑的仿制品啊!出自系统的高仿啊!

    这竟是一下子就被种下了囚笼?

    苏离看向格莱斯,却是没有忌讳的抬手将轩辕天邪剑召唤了回来。

    轩辕天邪剑自行的在苏离的身边飞舞着,荡漾出一股淡淡的金色皇气光芒。

    苏离暂时压下了对于未知魂毒的那种忌惮之意,反而正色道:“确实很吃惊,很震惊,你竟然连脑袋都是假的。所以,到了神灵的层次,大家的身体是真的,但是身体的部位已经是假的了吗?”

    “啪啪啪——”

    格莱斯鼓掌了起来。

    只是这掌声虽然响亮却听起来有些讽刺。

    “天皇子的确是聪明,立刻就知道,这是神灵们喜欢玩的手段——可这不就是破解天皇子的‘梅花七阴杀’的绝世手段的最好方法吗?

    这世间,又有什么神灵会想着去正面扛住‘梅花七阴杀’的杀机呢?

    但凡是这么想的,那一定都已经被杀穿了。

    所以,以一道神念凝聚出一颗头颅来,然后安装好一双美丽的、蕴含希望之源的眼睛,就可以破解‘梅花七阴杀’了。

    天皇子这种功法已经修行到了功参造化级别的层次了吧?一定是花了几辈子才修炼出来的吧?

    可惜,可惜就这么被废掉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格莱斯一边惋惜,却一边像是看小丑一般的看向苏离。

    他的言语讽刺戏谑,实际上还是希望苏离愤怒之下再次使用轩辕天邪剑,只要苏离使用,中毒了,他就已经赢了。

    可惜,他这般挑衅之下,苏离却没有动用轩辕天邪剑,反而以一种若有所思、恍然明悟的眼神看着他。

    这让格莱斯略微有些诧异——竟然没有立刻中招?

    这天皇子,的确还算是有一点点的脑子啊,确实是变聪明了,不好忽悠了。

    苏离沉声道:“所以,那些瞎眼的普通人,那些瞎眼的女修行者,都是你们挖走了双眼?”

    格莱斯道:“这种事情,也不是我格莱斯一个人在做,在做的修行者很多啊!而且,天皇子不是也做过这种事情吗?”

    苏离沉声道:“我挖的从来都是自己的双眼,我贡献出的都是我自己的希望之源。”

    格莱斯啧啧道:“呵,还真是恬不知耻!苏大师,你的替身纸人牵扯到的因果并不是你自己的,所以你每一次挖掉替身纸人的双眼,就必定会将这份因果加持到与你产生因果的、拥有希望之源的修行者抑或者是一些有偏远因果牵扯的小女孩的身上。

    所以看起来你是挖你自己的,实际上还是挖别人的。

    你是通过‘天机逆魂术’类似的手段牵扯来挖,我们是直接挖取,这其中又有什么分别?”

    苏离道:“句句栽赃嫁祸,似乎我承认了,你们就可以拥有很大的好处一般。可惜你们根本不懂,我付出的一切,都是无为而为,无为而为方才是大道,而你们,乃是奇货可居,居心叵测。

    你们哪怕是付出自己的双眼,和你们挖别人的双眼,性质都是一样的。

    这种东西,就是功德。

    以功德之心布施,则布施如微尘;而以布施之心布施,则功德如沧海。

    格莱斯,好好想,好好学习。”

    格莱斯闻言,脸色一变,整个人拇指大小的脑袋迅速的开始长大,不过片刻,就已经成长到了正常的大小,变得活灵活现灵性十足了。

    格莱斯冷声道:“你这是强行给予我因果,让我受你的恩惠!”

    苏离道:“对,确实是强行!但是我确实没有这么去想,我只是对于一个迷茫的人的一种指点、指引而已!

    皇族若存在,那就讲究这些东西,那么,师父就是师尊,也是父亲。

    我不一定要收你当弟子,但是你要么就不听我这一句话的因果、不按照这一条路去修行悟道,要么,你听了这句话的因果,我就是你半个师尊了。

    对于你这样的半个弟子,别的要求没有,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三跪九叩,先来行个拜师礼吧!”

    格莱斯脸色一成,道:“你这是断我悟道的后路?”

    苏离道:“所以你是要以悟道之心去悟道呢?还是不以悟道之心去悟道呢?”

    格莱斯道:“我自斩先前记忆,与你斩断一切因果——因为不入心,所以不牵扯因果。”

    苏离道:“只要你自斩先前记忆,那么你就忘记了先天发生了什么,那么我会再次说这句话,你就一直在这里反复自斩好了!更遑论,这里是忘尘寰,在外面说这句话没什么,你自斩你脱离没任何问题,可惜这里是忘尘寰,你自斩记忆试试。

    只要你自斩记忆,斩下来你记忆就全没了,我反手就是一个天机逆命术,然后来一个天机洗魂术,洗魂十八层,将你洗成我儿莫拉。”

    格莱斯闻言呼吸一滞,脸上的肌肉也不由猛的抽搐了起来。

    那一刻,他竟是发现,他在智力上对峙这位天皇子,竟是完全比不过!

    好家伙,天皇子什么时候智力这么强了?

    不对,天皇子智力这么强,岂不是早就知道那武器有问题了?

    格莱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僵,顿时,他心中也是百感交集——所以,合着到头来嘲笑别人,自己原来是个跳梁小丑?

    见格莱斯陷入自我怀疑的状态,苏离也不以为意,淡淡抬手,汇聚了轩辕天邪剑在手中,同时魂力一摧。

    “嗡——”

    《玄心奥妙诀》的极道雷炎咒术火焰显化凝聚,不过呼吸之间,轩辕天邪剑之中的未知虚空魂毒立刻被彻底炼化成了虚无。

    苏离仔细感应了片刻,一无所获,顿时也有些沮丧。

    “这种未知的虚空魂毒,量还是太少了。你这人也好歹是归真族的天骄神灵,神灵天骄,投毒吧还就投这么一点儿?都不够我的武器自行炼化的。

    如今我施展一点点的咒术火焰,一卷就没了,简直是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苏离淡淡说着,魂气四溢,魂气之中明显有点滴的未知虚空魂毒显化。

    只不过,苏离的魂气之中,仅仅是一缕皇族的轩辕血脉气息,就直接将这种东西碾碎成了齑粉,更遑论是《玄心奥妙诀》衍化出来的火焰?

    这就像是有人想要放火稍山结果把火种扔在了雪堆里一样——兄弟,你是来搞笑的吧?

    苏离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格莱斯,道:“如何?皇子的血脉火焰,本来就是任何魂毒的绝对克星,更遑论,归墟青云冢的来历是什么?

    其中的玄心奥妙连天魔冲九煞都能灭绝,你拿这个给我下囚笼?

    你还真是贻笑大方啊。”

    苏离嗤笑道。

    格莱斯整个人处于一种完全发懵的状态——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他从来没有遭遇到这般情况,一身的手段全部施展出来,无论是应对苏离的绝杀还是暗藏的魂毒手段,都是一等一歹毒的手段,结果,对方都不按套路出牌的?

    而且,对方的攻击确实是非常生猛,直接将他的底蕴黑色巨碑都杀穿了,若非如此抵御了一击,只怕是头上顶着一颗假脑袋,都依然被余威杀穿了!

    “咳,天皇子,这个确实是有些失误了。只是没有想到这种彼岸魂毒,这种源自于邪灵之中变异出来的魂毒,竟是也完全被克制。”

    格莱斯的脸也挂不住了。

    不过他还是将之前被杀穿的头颅随手一丢,然后又抬手一取,从脑袋上再次取下一颗脑袋来。

    这脑袋倒是真脑袋,可惜归真族的特殊天赋,让他们这种脑袋,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是以,苏离哪怕是通过‘钉头七箭书’锁定了对方的脑袋,杀出去估计也无法将其杀死。

    这的确是无数岁月之后对方能想到的破解‘钉头七箭书’的厉害防御手段。

    所以,夏心宁等人说的每次,底牌手段不要暴露——除非完全有自信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在信息不外泄的情况下将对方彻底杀穿。

    即便如此,还要保证强者无法找到战斗之地,进行《时光溯源之道》的反推,不然底牌依然会暴露。

    以钉头七箭书功法的厉害,如果没有破解之法,恐怕这种功法谁修炼了,那别的修行者岂不是必死无疑?

    苏离对于这种‘防御’之法的出现,也并不奇怪,只是这种用假脑袋的事情,确实是让他又涨了个教训。

    好家伙,现在开始玩‘假脑袋’真身体了?

    这一个个的是真特么的秀啊。

    “所以,我自视甚高了吗?”

    苏离盯着格莱斯道。

    格莱斯咳嗽了一声,道:“即便如此,此次天皇子终究还是在劫难逃——无论以后我格莱斯的路如何走,道如何悟,只要天皇子此次殒落,一切也就变得不重要了,不是吗?”

    苏离道:“的确如此,不过,你真的不够资格,你以为‘梅花七阴杀’是什么样的‘梅花七阴杀’?

    其不过是截取皇族的因果而形成的功法罢了,真正皇族的功法,见过没?让你见识一下好了!”

    苏离淡淡开口,随即看了安若萱一眼。

    安若萱苦笑道:“天皇子,我的功法他完全克制,我无法定住他,所以你没法依靠我了。”

    苏离道:“我看你,是想让你看一看,天皇子苏离,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弱小,那么不行。”

    安若萱道:“天皇子,我知道你一直很行,是你自己在强调这些,别人没怀疑的。”

    苏离:“……”

    格莱斯道:“归真族的强大在于其极致的射术,听闻天皇子也极强擅长射术,不如我们来比一比,相互射杀对方?”

    苏离摇头,道:“我的射术一般只对绝世奇女子使用,很抱歉。”

    苏离说着,又道:“还有什么手段,你可以尽管施展出来了,不然,你就没机会了。”

    格莱斯道:“就像是之前那些修行者那样吗?一招击杀?”

    格莱斯摇了摇头,抬手汇聚黑暗血碑,将上面的虚影凝聚之后,苏离看到其中蕴含着一缕缕幽冥粒子,同时,其中也逸散出一缕缕蕴含幽冥的黑暗气息。

    这种黑暗幽冥气息,苏离很熟悉,苏荷、穆清雅、穆清颜甚至穆清妃清霜等人身上,曾经都拥有这种气息。

    格莱斯道:“察觉到了吧,连她们都被镇压了,其实你的挣扎毫无意义,皇族也没有天皇子你想的那么简单,将这个位置让出来,让能者居之。”

    苏离道:“可惜,就这种幽冥气息,你显化出来,反而恰恰无用,恰恰证明你没有任何底蕴可言。归真族格莱斯,不过如此。”

    安若萱有些疑惑,道:“天皇子,这……这明明是苏荷的气息啊,莫非我感应出错了?而且,那黑暗巨碑之中的虚影头颅,确实也是……苏荷的头颅。”

    苏离道:“是苏荷,但是是壁画里入魔了的苏荷,而那未知魂毒,也是如此而衍生出来的。复制体苏荷,而且还是入魔的,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不得不说,能掌控复制体入魔,你们也确实不错了。

    当然,或许根本就不是你们,而就是我母亲穆清雅他们做的,你们以为镇压了苏荷,以为苏荷还入魔了,其实……完全被当成了棋子还不自知。”

    格莱斯的表情一僵,陷入了刹那的沉默状态。

    而苏离,则莫名的收获了两百万的天机值。

    好家伙——就这一句话,信口开河的一句话,结果格莱斯信了,然后他就陷入真相囚笼?

    所以……这又是被他说中了?

    苏离一时间心情也无比的复杂——我这嘴巴是开光了吗?用的是妇炎洁……

    ???

    苏离原本是想狠狠冲击一下格莱斯的心神的,结果反而莫名其妙的说几句就引出了真相囚笼,以至于他反而有种很古怪的感觉。

    甚至他莫名的想到——未来的他看到这一幕,是不是想抽现在的他的嘴巴子?

    苏离叹了一声,道:“我忽然不想杀你了,可怜的先驱者,你走吧。不然你死在这里的话,你的价值也榨干了,别人的目的也达到了,而我的一些底蕴也会暴露得更多。”

    格莱斯感叹道:“天皇子的本事,着实是厉害,看样子天皇子的攻心之术,也应该是学的登峰造极了。不过很可惜,此次,天皇子是必死无疑的。

    至于说我格莱斯死在此地,天皇子大概是在说梦话。”

    格莱斯说完,又看向了安若萱道:“冥顽不灵的东西,将来,你是必定会后悔现在的所作所为的!”

    安若萱冷哼了一声,道:“你且有将来再说!”

    格莱斯眼神之中的凶戾之色一闪即逝,安若萱脸色一白,本能的朝着苏离这边靠近了几步——这是一种本能的寻找安全感的举动。

    所以,很明显格莱斯恐怕给安若萱留下过很恐怖的阴影。

    至于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苏离也不得而知。

    不过,苏离相信,格莱斯只要死了,那么安若萱是一定会说的。

    苏离看了系统面板上的天机值一眼,道:“我之前就说过,梅花七阴杀源自于钉头七箭书,而这种源自于洪荒的神通除非不用,用了的话,根本不可能是你所能扛下来的。

    或许,你以为,先前我施展某些绝杀手段,动过过分身献祭之类的手段,那么我这种手段施展就一定要分身献祭。

    而此地一旦献祭分身必定会出事——其实,你弄错了一件事!

    格莱斯,你现在并不是神灵!”

    苏离说话之间,冥想《皇极经世书》,并凝聚自身的神性,以身外化身施展《璇玑战魂》,同时施展出极道的‘钉头七箭书’功法。

    而在这种功法施展出之前,苏离激活了《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同样是以另外一尊身外化身施展《璇玑战魂》。

    “轰——”

    《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在被施展出来的瞬间,苏离的身外化身就激活了盘古血脉。

    是以,本身的战力衍化到了极致之后,苏离这《天枢古镇天机神术》便一举达到了极致。

    锁定一方领域,同时开启天枢古镇,这种镇压效果,如刹那衍化神域。

    关键是,苏离的灵魂无比强大,灵魂还蕴含着一缕缕的神性底蕴,并不比格莱斯杀。

    同一时刻,苏离施展出的‘钉头七箭书’,不仅仅是钉头七箭书,更是苏离在冥想之中‘画’出来的杀机。

    冥想之中,苏离手持造化笔,在《皇极经世书》中画出了格莱斯的身影。

    所以,无论格莱斯是什么脑袋,还能逃得掉?

    而这一次,担心格莱斯依然逃掉,苏离施展出了第三尊分身,上清分身。

    上清分身手持轩辕天邪剑,准备随时燃烧天机值,杀出天邪破天寂灭道。

    这一层层的杀机,就在这刹那之间爆发了。

    “咻——”

    这一刻,格莱斯看似无害,却拿出了一张一人多高的巨弓,并在刹那之间拉满了弓弦,射出了绝杀一击。

    同一时刻,苏离的攻击也杀了出来。

    天枢古镇镇压。

    虚空顿时一片死寂。

    钉头七箭书锁定了格莱斯的灵魂,瞬间杀出。

    天邪破天寂灭道紧随其后!

    苏离这一次直接燃烧四千万天机值!

    一千万不够?

    四千万绝对够了!

    这是冥想过后的判断。

    这般状态下,三层杀机,已经是极道杀机了。

    “噗嗤——”

    天邪破天寂灭道直接杀穿了格莱斯杀出的那一道箭矢,余威不减,再次杀向了格莱斯的眉心。

    而钉头七箭书也在此时忽然从格莱斯的手臂上窜了出来。

    “啊——”

    格莱斯的手臂忽然炸开,显化出恐怖的七彩梅花光芒。

    “噗噗噗——”

    格莱斯的整条手臂直接炸裂,化作血雾齑粉。

    与此同时,苏离的天邪破天寂灭道杀出了一片毁灭的金光。

    金光之中,万物如同要消融一般,变得极其的扭曲。

    而这种扭曲之中,格莱斯的灵魂直接崩裂,竟是没有什么机会施展出绝杀一击。

    “噗——”

    格莱斯的另外一条手臂也在这一刻被洞穿了。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天枢古镇猛的化作一道囚笼,一举锁住了格莱斯重新生长出的头颅——那一颗拇指大小的头颅。

    苏离的身影也在刹那之间施展《鲲鹏逍遥游》身法,出现在了格莱斯的身前。

    “噗嗤——”

    随后,苏离的手中轩辕天邪剑斜斩而下,直接将那一颗小小的人头斩落。

    人头飞起,血水刹那便已经炸开如喷泉四散。

    苏离的手中,《玄心奥妙诀》直接运转,凝聚出紫色雷光,衍化《天枢古镇天机神术》朝着那人头猛的一拍。

    “轰——”

    人头四方逸散出的黑暗幽影,未知的虚空魂毒全部被封锁。

    与此同时,那没有了头颅的尸体在此时立刻像是被泼了浓硫酸一样,浑身冒出黑烟,并在刹那之间崩碎炸裂,化作黑暗的幽冥粒子。

    至于那一块黑暗巨碑,却也在此时忽然之间像是受惊的小兔一样,猛的窜入了无尽的黑暗虚空深处,消失不见。

    苏离深吸一口气,默默的看了手中被封锁的格莱斯的人头——拇指大小的人头,双眼瞪得浑圆,似完全的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什么?

    难以置信他竟是近乎于毫无还手之力的就被苏离杀死了。

    苏离看了不远处的阙辛延一眼,道:“你竟是能将他完全镇压住。”

    阙辛延:“这里是忘尘寰,忘尘寰虽然毁了,却也没有达到这种随意能让人种下杀局的地步。更遑论,将那种恐怖的未知魂毒带到这里来,这种人不杀,留着当你道侣?”

    苏离道:“如果不是你压制他的攻击的话,我要杀死他还是有些麻烦的。”

    阙辛延道:“苏大师,现在再装低调已经来不及了。”

    苏离笑道:“确实是来不及了,阙辛延和安若萱你们都知道了。”

    安若萱白了苏离一眼,道:“你当我傻?还是我们很愚蠢?你在这种地方有实力随便暴露呗,怕什么?反正这里发生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苏离道:“确实是传不出去任何消息——但是若是此地还有修行者蛰伏不出,暗中窥视到了这一幕呢?”

    阙辛延道:“这里是忘尘寰,隐藏不了的。只要在可观察的范围,我们都是会察觉到的。”

    阙辛延说着,道:“好了,最后的一处隐患被解决掉了,你——”

    阙辛延说着,忽然看向了远方的虚空。

    那里,苏离曾经杀出天邪破天寂灭道的时候,金光似刺穿虚空一般。

    而此时,那里存在的一道自然之力很快的溃散并消失不见。

    阙辛延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苏离有些无语的看了阙辛延一眼,道:“好了,我的能力,已经天下皆知了,格莱斯跑了!”

    阙辛延道:“格莱斯没跑,被你杀穿了,确实是杀穿了。那里存在的应该是格莱芙,而且还是残留的一缕神性观望因果与结局的。

    不过你说得对,你的能力,多半是要天下皆知了。

    以你斩杀格莱斯的能力,他们也能看出我压制了忘尘寰的规则,再加上格莱斯本身呈现出的是天骄级别的实力……

    守护者之下,差不多你已经无敌了。”

    苏离道:“我若是这么想,估计马上就要被毒打。”

    阙辛延道:“你的身法方面不要太自信——马上就会有针对你身法的功法出现,不要小看任何神灵。他们固然不能亲自下场或者是不方便以大欺小,但是破解掉你的功法的同时,针对性的进攻,你很快就会被研究透。

    另外,复制体壁画入魔的情况看样子是已经真的研究出来了,要坏事了,所以你更不能大意。”

    苏离道:“我从来都不会大意,因为我没有闪。”

    阙辛延道:“你说话我听不懂已经习以为常,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苏离沉默不语。

    阙辛延道:“此次,格莱斯算是被我们联手干掉了——安若萱你还在示弱?你都会一部分‘五色神光’了,魅惑手段也已经近乎于出神入化,别装了,那些人都走了。”

    阙辛延说着,看了还继续低调的安若萱一眼,无语的瞪了她一眼。

    安若萱闻言,不由风情万种的白了阙辛延一眼,道:“所以天皇子不待见你,你根本就不懂男人,这时候你不要表现出你这次帮了很大的忙、我这次出了很大的力这一点!

    你要表现出一脸期待、震撼、感叹和钦慕的脸色来,然后眼眸之中要有那种青睐、自豪,难以置信之色。

    安若萱说着,美眸之中异彩连连,一脸震惊、震撼的看着苏离,似恨不得立刻投怀送抱一样。

    那不是看天才,而是看绝世的神级奇男子的眼神啊!

    苏离看到这种眼神,对比了一下沐雨兮和魅儿的某一刻的眼神——mmp的,一模一样,一点儿细节上的不同都没有。

    所以,都是演的?

    让我增强自信?

    苏离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他心中也有些狐疑——我特么分身十倍本体战力、《璇玑战魂》增幅一千倍,烧了四千万天机值杀出的一击还不够震撼?

    我特么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这表现不够好吗?

    而且这确实也不是我真正的底牌啊。

    我没有献祭分身啊。

    天邪破天寂灭道的真正恐怖点在于献祭啊!

    苏离有些搞不明白了——但是阙辛延和安若萱这般表现,却让苏离意识到,格莱斯被杀,恐怕安若萱的‘魅惑手段’还真的生出了很大的作用,不然天枢古镇恐怕锁不住格莱斯。

    不过,四千万天机值的天邪破天寂灭道,杀穿格莱斯的确应该没问题。

    所以,该不会他们以为这是法宝的能力而不是我自己的能力吧?

    不会吧?

    苏离仔细想了想,恐怕还真是这样。

    甚至恐怕这些人都以为他是在争强好胜在逞强,所以故意配合……

    所以,这安若萱的智力?是高还是低?

    这人太会演戏了吧?

    苏离若有所思,道:“此情可待成追忆?”

    安若萱白了苏离一眼,道:“想什么呢?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苏离:“……”

    安若萱见到苏离有些自闭的样子,捂着嘴儿吃吃笑道:“好了,别介意了,魅儿和雨兮都看着呢,我们这样的确也是为了杀死格莱斯。

    格莱斯很强,而不是我可以装弱智来骗你,也不是故意打击你。

    小郎君,这般世界很不容易,你作为天皇子,目前是我们最喜欢的一位天皇子,我们只是希望你可以长久的在这个位置待下去。”

    安若萱安慰了两句。

    阙辛延道:“这还算是句狐狸话。”

    安若萱道:“那就是不算人话呗。”

    阙辛延道:“你又不是人,说什么人话。”

    安若萱道:“小娘子你等着。”

    阙辛延:“……”

    两人说话之间,阙辛延操控祖龙船,直接横空犁天。

    “轰隆隆——”

    天空陡然扭曲,虚空恍若炸裂。

    这时候苏离很清晰的看出,这祖龙船老早都能破空而行,所以,合着这阙辛延和安若萱不当人子,前行一场是在以自身为囚笼诱饵,顺便带着他苏离当靶子来杀天骄啊!

    这手段,也是……六的一批。

    “你们两个,都是不当礽子的玩意。”

    苏离无语道。

    阙辛延道:“苏大师,我已经很不容易了啊,为了你我都连女人都变了,你怎么就不感动呢?”

    苏离道:“我确实是不敢动,迎男而上、男上加男的事情我从来不做。”

    阙辛延娇嗔道:“苏大师,人家这么可爱,当然是女孩子啦。”

    苏离:“呕——”

    安若萱捂着嘴儿,扭着水蛇腰,吃吃笑道:“不这么走一圈儿,哪里能杀出那么多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啊!这东西,对小郎君你好处多多呢!

    而且小郎君你命格极好,只要能在黄泉之地斩杀那些对你有敌意的天骄,就可以直接在杀死他们之后获取他们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无论是实力还是自身的皇族底蕴,都足以突飞猛进啊!

    这般好处,你身为天皇子不喜乱杀没关系,让别人主动出手,那不就是不乱杀了?

    而且小郎君确实是无为而为,都没有想过要夺取他们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所以这般在忘尘寰区域杀,杀死了之后,利用率可以达到九成以上。

    怎么样小郎君,这次是不是赚翻了?”

    苏离闻言,嘴角抽了抽:“你们关键都是老阴货,专门欺骗我这种小萌新。”

    安若萱笑道:“那要不要人家补偿你呢?”

    苏离道:“怎么补偿?”

    安若萱笑道:“肉偿?”

    苏离道:“想得倒是挺美的。”

    安若萱刚准备调笑几句,忽然,脸色微微一沉,震撼道:“我们到罪域祭坛了,天羽族镇魂碑目前不太稳定,而且之前我们提及过的危机感更严重了!

    格莱斯一死,这种情况无限加重,本来我们是嬉闹一会儿压一压,以为是我和阙辛延的感应出了问题。

    现在看来,真不是。

    大难临头了,天皇子你试试卜卦?推衍?”

    苏离道:“不用卜卦,也不用推衍,我之前的话就是结果。我说了九成把握就是九成把握——因为,我已经知道真相了。”

    安若萱瞪大双眼,道:“真的?”

    苏离道:“真的,至于罪域魔渊的扩张,以及浅蓝星的变化,都不是问题。”

    安若萱道:“那未知的虚空魂毒?”

    苏离道:“那也不是问题,因为这一切都是一个整体,如果他们的某个计划成功的话,那么未知的虚空魂毒才会爆发。

    如果那个计划失败了,那么虚空魂毒就会彻底收敛起来,暂时蛰伏。

    因为虚空魂毒已经出现了破解之法——就是我的手段。

    只要有了破解之法,他们的计划其实已经不完整了。”

    安若萱沉声道:“知道是哪一方势力吗?是否和……天机阁有关?”

    苏离道:“镇魂殿绝对参与了,天机阁反而不确定,但是……烈阳绝对是其中的核心人物,只不过,烈阳已经被干掉了。”

    安若萱道:“根本没有任何头绪,你都能判断出来?可如果你这么聪明,之前岂会被我拌蠢货所欺骗?”

    苏离道:“我又不是特别傻,我只是因为你是我身边亲近之人,从而不想去算计你、把你想得很深罢了,毕竟一个在神灵天骄里排名第一、活了几万年而且还顶下了孔宣的部分因果传承的存在,闭着眼睛想一想都不简单啊。”

    安若萱闻言,心中莫名的有些感动。

    简单的一句话,却恰恰忽然之间就触动了她的芳心。

    她露出了一抹很温柔的笑意,道:“其实我真的很深,深不可测哟。”

    苏离道:“的确,我鞭长莫及。”

    安若萱闻言,美眸之中多了一丝怀念之色,道:“你上次是说,你望尘莫及——你,果然还是你啊,有时候,岁月流逝那么久,我们的对话,却依然一如昨日。”

    苏离闻言,心中一凛,道:“我上次说‘我望尘莫及’?‘忘尘莫及’?还是‘忘尘莫急’?”

    安若萱叹道:“你之前其实是和阙辛延对待乔莲儿的情况差不多对我,不过你虽好,但是我不喜欢。但现在,我发现我确实是有些喜欢你了,但是……可惜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算了,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就过去吧,你如今已经活出了这一世,那么前一世的一切就都随风而散好了。

    一如你所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留下最初相见的那一份美好,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如今你蕴含真正的希望之源,做到了当初我和婉儿希望你做到的样子了,所以我们都很欣慰。”

    苏离道:“这些话,我都不敢相信,但是如你所说,过去或许是我,也或许不是我,都没有关系。因为现在的我一定是我,而现在的你也一定是你。

    眼下,你喜欢我,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恶感,这已经是很好的开始了,不是吗?

    至于未来,未来只是我们活在的每一刻的当下罢了。

    所以,把当下的每一刻都过好,未来就会变得格外的美好。

    珍惜当下,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安若萱道:“这恰恰也是我们希望对你说的话——所以,我们这个意境的牵引和布局,仅仅是为了让你可以接受清霜和妖岚,现在,开始珍惜你的当下,然后创造那份属于你们的美好未来吧!”

    阙辛延道:“道理你都给我们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所以我们就不给你重复讲述一次了。

    接下来,我们带你去罪域祭坛之后,妖岚要和清霜合体,所以你要当她的真正小郎君了,这一次……才是你真正表现你行不行的时候了。”

    (ps:第一更1.1万字奉上~第二更和第三更在晚上12点一起更新,不出意外会是两个大章共两万字~泪求全订阅和月票~拜谢啦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迷恋天蝎座’、‘小虾’、‘...天天’、‘繁花?秋水’各600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蜀国的弓箭手’、‘嘟嘟噜_’、‘那个峥’、‘最爱无非是你’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