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299章 顶替苏离,壁画入魔
    阙辛延的话,的确是相当不当礽子。

    苏离一时间也是无言以对,他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无奈道:“你们一直这样,像是大人哄小朋友玩儿似的,不累吗?”

    阙辛延道:“和苏大师在一起的时候,阙某也是小朋友,所以非但不累,还非常有乐趣。”

    安若萱道:“不错,我也是小朋友,所以还请苏大师尽管放心,我们给予会苏大师最好的体会——这方面我们可是专业的。”

    苏离:“……”

    苏离缓了一会儿,才道:“你们这般,就不担心格莱斯真的得手了?毕竟,格莱斯暗中下过魂毒方面的囚笼啊。”

    阙辛延道:“所以提前让苏大师知晓未知魂毒即将弥漫而来啊,这方面的失败,只能说他们太过于小觑忘尘寰了。

    当然,他们其实也一定有探查忘尘寰底蕴的意思在内,一举而多得。

    至于死几个天骄——太普通了谁愿意跳这种囚笼对吧?没有足够的好处,我们也不会配合演戏啊。”

    苏离闻言,再次无语之极——所以结果就是,大家都知道在演,都知道对方出老千,但是也都下了本钱去应对,谁赢谁是本事。

    既不会伤筋动骨,又一定可以有好处,那么这事儿能成吗?

    那么这事儿还真能成。

    所以这就是明局?

    苏离沉吟道:“安可儿——时光神女东方可儿是怎么回事?”

    阙辛延道:“你问这个,可真是问对人了。”

    苏离道:“愿闻其详。”

    安若萱道:“他的意思是,你真是问对人了,他什么都不知道。”

    苏离呼吸一滞,道:“能好好说话吗?”

    安若萱道:“想要好好说话,就不要谈时光神女,不然我们都无法好好说话了。”

    苏离若有所思,道:“所以,这时光神女?”

    阙辛延道:“你见到的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你经历的什么就是什么,这方面,我们都不参与,不介入也不知道,甚至和幽冥海、忘尘寰也没有任何关系。

    嗯,另外当时如果发生了什么,那时候我是女人,所以没有任何冒犯之处,还请多多理解,多多见谅。”

    阙辛延说着,抱拳朝着四周躬身行礼,那一脸虔诚的样子,让苏离一脸懵逼。

    安若萱道:“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有参与和关联,多多理解,多多见谅。”

    安若萱说着,也非常谦卑的抱拳,并朝着四方躬身行礼。

    苏离道:“这什么时光神女这么厉害的?你们竟是如此忌惮?要不,下次我给予她一些——”

    阙辛延无奈道:“苏大师,慎言啦!”

    苏离:“……”

    安若萱道:“苏大师这是自认为堪破了这一局,所以有些飘了,觉得敌人们都提不动刀了。”

    阙辛延道:“日常欠缺毒打。”

    苏离:“喂,你们过分了啊!还有你阙辛延,你现在都厉害了啊,还学会跟我呛嘴儿了?”

    阙辛延道:“不呛你嘴儿还亲你嘴儿不成?别急,我现在还能有点儿自我,所以得抓紧机会呛你,等我彻底没自我了,那时候就是你身边的痴心小傻瓜了。”

    苏离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阙辛延一眼,道:“何必如此,你若是觉得这般情况没有自我,没有得到尊重,我可以帮你活出独立的自我来。对于我而言,感情其实也就那么多,可能我给了雨兮和魅儿之后,怕是也再容不下其余人了。

    所以,这份联姻,说到底就是双方利益的结合罢了。”

    阙辛延摇了摇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如果是当初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却也不会有现在的‘缺心眼’了,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不是去遗憾过去,而是展望未来。

    苏大师,听阙某人一句劝,如果这一次这一局你真的过了,那么,好好的把记忆禁区打造好。”

    苏离道:“你的话,我一直听的。”

    阙辛延闻言,身躯微微一震,随即释然道:“我以为你半句都不会听的,曾经……算了,现在是现在,确实不是曾经。”

    苏离道:“曾经的我很头铁,表面上聆听你们的建议,实际上根本不会当回事对吗?不过那也只是曾经。曾经发生了什么,我的确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当然我也不会认为这是你们受到了某种影响,希望我一再的想要去了解曾经。

    该来的终究会来,而不该存在的,也终究不会存在。”

    阙辛延道:“苏大师好魄力,如此说来,倒是阙辛延想太多。”

    安若萱柔声道:“和你想太多没关系,因为这里的你,是从过去活到现在的你,而离开此地之后的你,只是活在现在的你。”

    阙辛延道:“这一次的杀局若是成功,我们离开了烈焰荒域,出来荒古遗迹之地也就是大帝墓之后,我就相当于是记忆复苏,多了一段经历。这个,苏大师能理解吗?”

    苏离无语,瞪了阙辛延一眼,道:“我很弱智吗?”

    阙辛延道:“现在的我和安若萱,如果算上祖龙船和幽冥海、忘尘寰的虚空加成,那么我们是第八层的智力层次。

    而苏大师你在我们眼中……其实很多东西一眼就能看穿,苏大师目前只有第五层的智力层次。

    所以苏大师还是不要盲目自信的好。

    苏大师既然不再是过去的苏大师,那么,自然也是能听得进真话的,对吗?

    听了真话绝不会杀人灭口,折磨他人对吗?”

    苏离道:“对,我确实是第五层的智力层次,我确实很弱智,行了吧。”

    安若萱道:“看看,来了,不愿意接受现实,语气很冲,态度很差,而且还怨念很深。”

    阙辛延道:“接下来就是背后算计我们,让我们丢人现眼,各种恶作剧,甚至一个人扮演很多角色,来欺骗我们。”

    苏离闻言,微微皱眉,道:“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以后说话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行吗?我承认我和你们差距很大,但是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弄得这么复杂。”

    阙辛延叹道:“规则允许范围之内,这已经是足够清晰的话语了。”

    安若萱道:“如果再说清楚一些,我们就只能降低智力,但是出了忘尘寰,目前还不方便降低智力,会出事的。”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道:“那我提升智力好了,现在,你觉得我的智力如何?”

    阙辛延凝眸看向了苏离。

    苏离在一刹那再次对上了阙辛延那一双眸子——那一刹那,苏离的灵魂不由生出刹那的心悸感。

    “增加了一个智力层次。”

    阙辛延非常肯定的道。

    安若萱道:“差不多一个半,应该达到第七层智力的层次了!所以你要好好想想,这其中,因为你自身的智力层次,判断可出现了什么错误。第七层智力层次,也只是我们的一个大概的判断,具体说法还是由一位很奇特的人物提出来的。

    不过这种划分,得到了所有修行者的认可,也就是说,这种说法是对的。”

    阙辛延道:“所以,这一次趁着忘尘寰——忘尘寰——忘尘寰脱离了这一片区域,而祖龙船被你以壁画修复,破开了虚空。

    趁着这样的状态,我和你说一说这一点,让你重视一下。”

    苏离闻言,心不由‘咯噔’了一下。

    阙辛延连续三次提到了‘忘尘寰’,甚至还加重了一个词的分量。

    那一刻,苏离立刻就明白到了阙辛延和安若萱的意思——幕后黑手依然是苏忘尘!

    所以那什么格莱斯就是来送的,为的就是麻痹他的神经,逐渐养成他‘自大’而目空一切的性格。

    这世间,有一种手段非常歹毒,这种手段叫做‘惯着’。

    什么是‘惯着’?

    就是看起来特别特别好,什么事情都特别特别舒服——就像是养孩子一样,什么都顺着孩子,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错自己没错,孩子的坏脾气坏性格都‘惯着’。

    惯着惯着,这孩子性格养成了,出了家门之后,总有一天他会遇到那个不会惯着他的人——结果一定会非常惨烈。

    这就是‘惯养’。

    这种‘惯养’就是送天骄给苏离杀,养他的天机值,养他的战力,看似各种‘爽’,实际上就是‘奢养’和‘惯养’的典型手段!

    安若萱和阙辛延显然已经看出了问题的所在,之前还特意表现出暗中出力了的情况,就是让他警醒,但是之前他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苏离沉默片刻之后,再次抬头看向阙辛延。

    阙辛延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正常。

    安若萱看了看四周,眉心之中显化出了极其可怕的魅惑气息。

    那种魅惑气息一出,苏离就毛骨悚然,顿时,他立刻不再大意了。

    因为他意识到,安若萱这种也是神灵级的天骄,而不是真正的神灵。

    但是这种天骄——他恐怕还真就不是对手。

    当然,献祭分身施展天邪破天寂灭道确实也能杀,而且一定可以杀。

    可是——既然靠近忘尘寰就可以出现分身死一个就死穿的局面,那么那些炸掉了的忘尘寰,能确定没有被某些私人掌握?

    万一这些存在身上有忘尘寰,他献祭分身的话,结果会是什么?

    只要献祭,那就是把自己杀死了!

    不过,同样的,有些底蕴别人不知道——他有系统兜底,所以那种被忘尘寰镇死的可能或许不会出现。

    但是苏离却隐约知道苏忘尘是怎么死的了。

    别人想办法干掉了他背后的浅蓝,他没有了兜底的资格之后,被人‘惯养’出了一击必杀的习惯,然后肯定动用了‘献祭分身’之类的手段。

    结果就在某一次关键时刻,献祭分身结果一下子就把自己搞死了。

    很明显,以苏忘尘的智力和能力而言,这种稳健、苟且而又动不动灭人满门、斩草除根的货色,绝对第一时间就学了身法!

    搞不好还是学的‘筋斗云’之类的恐怖身法。

    这种情况下谁能杀死他?

    能杀死苏忘尘的,只有苏忘尘自己。

    所以,苏忘尘迫切需要系统,就是需要系统给他兜底,他才敢真正的大展拳脚,肆无忌惮。

    不然,苏忘尘就只能一直苟且下去。

    这种情况非但残酷而且极其现实。

    苏忘尘了解他苏离,就像是他苏离了解苏忘尘一样——所以,苏忘尘一定会这么干。

    但是苏忘尘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苏离身边有几个头铁不怕死的,会暗中泄密!

    甚至,苏忘尘可能不知道,像是阙辛延、夏心宁之类的存在,有时候为了保护关键的人,暗中别说是自己的命了,连整个忘尘寰都能豁出去。

    苏忘尘看不起土著,觉得土著之间的感情不堪一击,完全就是笑话。

    可是苏离知道,这一切都是将心比心的。

    有时候,真心付出未必一定会有收获,但是不付出却一定不会有收获。

    而真心付出本身,其实就没有想过回报——想着回报的付出,那其实就算不上是真心付出了。

    这就是无为而为,贯穿一切的始终。

    苏离也唯有在冥想《皇极经世书》并开启尘寰之心的时候,才能领悟出这些东西来。

    而这一次,他冥想《皇极经世书》却没有开尘寰之心,所以被判定为很精准的‘第七层’。

    实际上,也就是七颗潜龙丹的智力层次。

    也就是说,他之前自以为九颗的层次依然出错了。

    所以他最开始对于自身的判断——七颗的层次反而是对的。

    而这一点如果出错——那一系列的因果,就错得有些离谱了。

    那么这一切显然就都是苏忘尘所希望看到的。

    苏忘尘要将他苏离牵引向苏忘尘曾经走出的那一条路——只要他苏离踏上了苏忘尘的路,他苏离,就必定会成为苏忘尘。

    到时候,苏忘尘就可以直接覆盖掉他苏离了。

    “他的野心,从来都没有熄灭过。”

    “以退为进的手段出神入化。”

    “十颗潜龙丹的,到底达到了什么智力层次?”

    “而且这十颗潜龙丹都不能信,因为有可能是九颗,而诱导我去吃第十颗。”

    “也有可能是一次次的危局,让我对于潜龙丹无比渴求,因而定向刷新潜龙丹。恐怕,只要我定向刷,一刷就爆。”

    “如果系统的天机商城对应记忆禁区的某些因果的话,那么……我定向刷新,可能就会像是我之前判断的那样,提前把记忆禁区某些层次里的禁忌释放出来。”

    “这种情况,恐怕就会变得极其可怕!”

    苏离很快想到了更多的结果。

    而这时候,阙辛延才略微松了口气,随即,他又恢复了那种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模样。

    祖龙船已经在破空,但是船舱上的影响并不大。

    安若萱则在此时肃然道:“皇族有种讲究是——七上八下。在第七层智力层次的时候,会有一种特别聪明、可以掌控一切的错觉,实际上那就是错觉。

    这种状态,会给人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眼高于顶’,自觉自己很了不起,目空一切。

    看看之前的格莱斯的情况,其实就差不多是这样。

    不过这第七层和第七层又有些区别。

    有些是全方面的智力蜕变到第七层,就会给人一种特别高贵、特别了不起的感觉,而他们自身,则往往只是有些颐指气使,有些桀骜。

    而有些修行者,只是在某方面的智力蜕变到了第七层,就会特别的傲气,特别的嚣张,看起来像是个二愣子似的。

    这就是‘七上’。

    而‘八下’,则是达到了第八层智力层次之后,开始觉得天地宇宙无比浩瀚、无穷无尽无边无垠,而自身却很渺小很卑微,整天活在一种感性、唏嘘惆怅的落寞状态,悲秋伤春。

    等这一段蜕变之后,达到了第九层智力的层次,差不多就达到了极限,返璞归真,绝圣弃智,冷静而理智,对一切的布局都能执掌。

    放在天机一脉,那就是独断天机,真正的自成一脉——这方面,你父亲苏星河在将婴儿骨头洗成了不朽骨之后,就已经具备了!

    苏大师你要明白,不朽是什么层次!

    一具普通的婴儿尸骨洗成不朽骨,这是绝世的超凡天机圣师都不见得能完成的手段。

    包括现在苏大师乃是天机神算,那么苏大师有把握将一个普通婴儿的尸骨洗成不朽骨吗?”

    苏离沉默半晌,道:“我最多只能让婴儿骨具备神性,却无法达到不朽的层次。”

    安若萱道:“那就对了,所以,苏大师只要明确自身的真实情况就行了,其余一切,以苏大师先前所说的那般‘无为而为’去应对,便会无碍。”

    苏离闻言,抱拳道:“受教了。”

    安若萱道:“你能听得进去是好事,所以如果有机会回去,就把一些空白的过往好好覆盖掉,这样我们缺失的记忆就会弥补回来,或许,我就可以知道婉儿的下落了。”

    苏离道:“婉儿真丢了?”

    安若萱道:“婉儿是我亲传弟子,亦如亲妹妹一般,我不会拿她们来和你嬉闹开玩笑。”

    苏离道:“什么时间点?”

    安若萱道:“一万九千多年前,那时候,我还没满三千岁。”

    苏离道:“一万九千多年前……梦千秋、林天炎和莫拉刚好出生的年代?”

    安若萱道:“对,就是这个年代。”

    苏离道:“梦千秋这么强,那时候他活出了第二世?”

    安若萱道:“对,那时候我的第二世已经活了快三千年了,最先出生的是梦千秋,其次是莫拉,莫拉之后六百年,林天炎才出生。但是这些,都是当时的绝世天骄。”

    苏离道:“我知道,所以如果有时间断层点可以确定,那我回的不是两万年前,而是一万九千年前?”

    安若萱道:“对,如果可以的话,你也可以留意一下龙临道的妹妹龙临蓝,只要你能阻止她化身变异的蓝色祖龙魔,那么很多危局就可以解决了。”

    苏离道:“你怎么确定我还会回一万九千年前?”

    安若萱道:“此次致命的危机出现,我们想过,你即便是解决危局,恐怕也只是暂时的,因为危机终究是处处存在。

    所以一个暂时可行的办法,就是再回去——而且,因为复制体入魔可活的原因,复制体是越来越多的开始入魔了。

    这样一来,一旦让复制体回去了,就不好办了。”

    苏离道:“你们既然能知道时间断层点,那么应该有修行者会进去尝试吧?”

    安若萱道:“我们不行,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天道之下,我们别说是不能回到时间断层点里,即便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就像是看着幽冥真虚而无法改变某些因果一样,对于我们而言过去已经彻底的发生了。

    但是对于苏大师你却不一样,你不在天道之下,而且你的过去……对于你自己而言,其实是一片空白。

    不然,那么多复制体尝试着复制苏大师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仅仅只是天皇子的位置,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的,重要的,仅仅是苏大师的这种命格而已。”

    苏离恍然,道:“他们想取代我,对吧?所以,我需要去验证幽冥真虚里以分身入魔吗?”

    安若萱道:“正常情况来说,可以测试一下看看结果如何,不过因为我自身的智力其实也并不顶级,阙辛延也差不多。所以这种判断其实也只是判断而已,不能轻易去尝试,万一这要是陷阱,你一旦分身入魔反而直接中招就完了。

    眼下,这些你心中明白就行了,接下来,你注意自身的智力提升就可以了。

    毕竟,目前断层点并没有完全的确定,而拥有断层点的地方,也就那些众所周知的地方。这一次,也解决了其中的一些断层点了。”

    苏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他已经开启了尘寰之心。

    所以他的智力其实不是第七层那么简单。

    不过‘尘寰之心’也就是‘谛听’的能力,应该也在苏忘尘的‘判断’之外,这是一层额外的智力增幅效果,也是目前为止他的底蕴所在。

    所以,在这种状态下,苏离其实想到了‘分身入魔’去探测前行之路,虽然可以看到那些复制体‘入魔’的经历,却也一定会中招。

    因为他只要分身入魔,苏忘尘就彻底的复苏了。

    因为他的分身和别人的分身不同,别人的分身就是纯粹的分身,是一种什么本源体造化体之类的分身。

    但是苏离的分身,比本体强十倍,说是本体都丝毫不为过!

    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分身入魔,就算是替身纸人入魔,他都不敢真的去尝试。

    这一尝试,立刻就要被苏忘尘取代。

    所以,从这方面来看,阙辛延、安若萱都被苏忘尘欺骗了而不自知。

    甚至,因此而在某些方面,像是苏忘尘安排在他身边的间谍似的。

    这要是没有尘寰之心和系统信息的判定,恐怕,苏离如今也什么人都不敢相信了。

    若是这样下去,他将来就必定会走上苏忘尘那条路。

    知道这些信息之后,苏离也没有记载在系统分页上了。

    系统分页苏离都觉得有些不保险了——不是怀疑系统,而是苏忘尘同样有部分系统,虽然如今的权限没他苏离高,但是这也只是他苏离的判断。

    万一实际上恰恰相反呢?

    苏忘尘做这种事情还需要理由吗?

    苏离将一些想法通过各种‘文字语言组合’记录在了《皇极经世书》里。

    《皇极经世书》这一次,完全是被苏离当成‘书’来记录了。

    至于苏忘尘想窥视到他苏离的《皇极经世书》,这完全不可能——因为苏忘尘的《皇极经世书》版本太低了。

    权限方面苏离无法肯定,但是苏忘尘做不了逆版本的事情。

    固然,如今他苏离的《皇极经世书》从登峰造极的层次跌落到了‘炉火纯青’的层次,但是苏荷赠予的那一页‘天书’书页,让他的《皇极经世书》成长度极高。

    即便是达不到曾经的层次,也已经差距不远了。

    除此之外,他苏离的系统如今已经16级,达到了六颗星,各方面确实是完全碾压了苏忘尘的系统了。

    苏离将这一切进行记录之后,才再次的看向了阙辛延。

    阙辛延收回一道道神秘的轮回之光,这才道:“我们已经到了。”

    苏离也不再多说。

    安若萱也略微松了口气。

    但是苏离也发现,无论是安若萱还是阙辛延,显然还是有些忧虑的,只不过两人表现得都不明显。

    因为,以他们的能力和智力,加持了祖龙船和幽冥海忘尘寰的环境后,有些问题其实也并没有完全解决。

    苏离没有解释,而是看了一眼系统面板。

    系统还是16级,但是天机值已经达到了:2,1523,1869。

    两亿多!

    这一次,他总共耗费了五千万天机值进行攻击,并在安若萱和阙辛延的‘帮助’下,将格莱斯杀穿了。

    系统信息里,格莱斯的命格彻底终结,因而直接根据因果关联,收获了天机值1.1亿。

    杀出了1.1亿天机值。

    这个天机值多吗?

    其实不多。

    一方面确实是阙辛延和安若萱动手了,一方面确实是格莱斯在‘送’。

    他没有夺取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之心,但是对方有送天机造化本源命气之意。

    这种情况下,苏离杀穿了格莱斯的一道本体之后,其余的分身等,就会自行的全部‘轮回’,终结。

    所以,其余的分身并不是苏离亲手所杀,因而获取的天机值反而不多。

    若是苏离能将格莱斯的所有分身全部杀死并且还没有修行者出手帮助,那么,他会收获几亿天机值。

    但是实际上系统信息里,只收获了1.1亿,同时,这也同样算是对应格莱斯拿出来的实力。

    苏离的目光上移,落在了那‘太尚’二字上后,便收回了目光。

    浅蓝的名字还是没有改。

    而这时候,他和阙辛延、妖岚已经来到了罪域祭坛之外层区域了。

    这里已经是天羽星的罪域祭坛了,结果,浅蓝的名字还是没有变回来。

    这就说明,这一局还在。

    安若萱这一次主动的走在了最前面,而苏离则通过系统面板的信息共享了和留在记忆禁区的那一尊分身的信息。

    通过那一尊分身,苏离确定,先前的一些重要信息,阙辛延动用的‘轮回之力’手段屏蔽之下,魅儿和沐雨兮都并不知道。

    显然,阙辛延知道,这件事至关重要,是以连魅儿和沐雨兮都没有告知——倒不是阙辛延不愿意告知,而是因为,和魅儿沐雨兮在一起的还有云青萱和诸葛染月。

    一路穿行,很快,安若萱便带着阙辛延和苏离来到了罪域祭坛守护之地。

    刚来到此地,便有一道人影直接显化,并拦住了安若萱。

    “此地已经封锁,你们走吧!若敢擅闯,别怪我不客气了!”

    妖伦直接开口阻止。

    他的身影矗立于那里,如一座大山一般,岿然不动。

    他的声音有些冰冷冷厉,话语掷地有声。

    安若萱闻言,脸色有些冰冷,道:“妖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妖伦此时身穿灰色战甲,表情冷然,似有些不近人情:“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你知道你带这两人来是做什么吗?”

    安若萱沉声呵斥道:“天剑道神的事情,差不多已经解决了,你还在阻拦,你在害怕什么?不知所谓!”

    妖伦道:“我们已经尽力,这件事便到此为止,没有希望也好,这样有些事情就无需强求!另外,你们走吧,你们有心这份因果我妖伦我天羽族都记下了——请!”

    妖伦说话之间,浑身的战意已经完全呈现,一身气血更是直接爆发,显化出无敌神韵。

    那一刻,四方虚空,竟是飘飞出一片片白色的、如鹅毛般的雪花。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雪花之中,妖伦尖尖的耳朵弯曲的弧度非常的完美,给人一种非常神秘的道韵气息。

    非但如此,妖伦黑发如瀑飞扬,显化出一种君临天下之姿。

    似乎,只要苏离三人不离开,那么,必定就是一场惊天的大战!

    战气澎湃,气血如狂。

    这时候的妖伦,以完全准备一战了。

    妖伦不是神灵级的天骄,而是天骄级的神灵,被苏忘尘杀死能杀出至少五六亿天机值的存在。

    就这种存在,苏离三人都只是神灵级的天骄,如何应对?

    阙辛延虽然厉害,但是阙辛延代表的是幽冥海,执掌忘尘寰轮回,不会轻易与任何势力为敌,这是基本的规则。

    所以这就成了二对一。

    至于沐雨兮等人,现在还无法打开记忆禁区出来,自然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安若萱朝着苏离示意了一眼,苏离见状,立刻主动的后退了四五步。

    这时候,妖伦的脸色倒是微微转好了几分,苏离的后退,他显然已经看在了眼里,一身战意也立刻消减了几分。

    但是此时,安若萱的再次上前,却让远方缓和几分的氛围立刻又变得紧张了起来。

    或者说,紧张的人是妖伦。

    安若萱深深看了妖伦一眼,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确定要与我一战吗?你觉得我这种没有成为神灵级的存在,真的是不如你们吗?”

    妖伦闻言,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但是却保持着沉默,没有回答。

    安若萱又道:“天皇子,将你收藏的东西拿出来,赠予他好了。”

    妖伦闻言,眼瞳微微收缩,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苏离也不啰唆,直接将收入乾坤戒指里的格莱斯的人头丢了出来,丢到了妖伦的身前。

    妖伦没有抬手接住,反而只是一道眼神射出两道寒光,化作两道神秘的华光,并汇聚成了两片无比晶莹美丽的雪花。

    雪花托着格莱斯那死不瞑目的人头——其双眼之中,还显化出一抹抹无比自然的神韵。

    这时候,苏离诡异的发现,天羽族族人的那尖尖的的耳朵,竟是和归真族的那种尖尖的耳朵非常的神似。

    不,甚至可以说那根本就不是神似,而就是一模一样的!

    不仅是耳朵一样,甚至是那种源自于自然的生命气息、自然的灵性气息等等,都无比的神似!

    “这两个种族,是一个种族?”

    “还是说,两个种族之间,有什么渊源?所以归真族也有白色的羽翼翅膀?”

    苏离疑惑的时候,妖伦只是淡淡的看了苏离一眼,就似乎已经知道苏离在想什么了。

    是以,妖伦淡淡解释道:“归真族和天羽族不是同一种族,因为归真族是没有羽翼的。而且,归真族更注重于灵魂方面的蜕变,而天羽族其实更注重于羽翼的蜕变,这是最大的区别。

    至于其余方面的特征相似——你看,人族和诸天万族的很多特征也是相似的啊,都有七窍,都有双手双腿,也都有一些其它的对吧?”

    妖伦说到‘其它’的时候,似乎意有所指。

    苏离发现,他竟是听懂了妖伦的某种意思——女人都有两个优点一处漏洞,而男人都有一个把柄……

    要这么论的话,那万族其实也都差不多。

    当然,像是亚古兽一族以及一些特殊种族的女子,可能优点排成排了。

    苏离被妖伦这个带了一下节奏,思想一下子就偏离了正道。

    “咳咳。”

    安若萱轻声咳嗽了一声,随即瞥了苏离一眼,以眼神示意道:“不要被影响了心神,不然咱们就没机会进去了。”

    苏离以眼神回应道:“这一幕要让我来,你让开吧。”

    安若萱略微迟疑,却还是听了苏离的话。

    即便如此,安若萱还是警告妖伦道:“妖伦,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但是这一次真的有机会,而且我们已经把握住了机会。这种危机感我不相信你会没有!”

    妖伦道:“你们一出现,这种危机感数以万倍的增加,这样一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们再次前往罪域祭坛的。

    祭坛不仅又天剑道神,还有壁画。

    别的不可怕,万一你们在壁画之地献祭或者是分身进入壁画入魔,抱歉,这种结果我担当不起。”

    安若萱道:“那你可以全程盯着啊,你怕什么?!”

    妖伦冷冷的瞥了安若萱一眼,道:“傻女人,你还真当天皇子是白痴傻瓜了?人家比你看得清楚知道吗?不是你装傻陪着人家天皇子玩,而是人家天皇子从高深莫测到故意装傻,其实各方面是压了你们一头的,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安若萱闻言,秀眉蹙起,道:“我的事情要你管?”

    妖伦道:“对,我的事情要你管?你都已经不算是我们天羽族的客卿了啊,这也是你自己说的。”

    安若萱道:“我看你是几天不打,皮又痒痒了!”

    妖伦道:“我说过,你动手我不会还手,但是——我可以还脚的,这一次,我不会客气了。”

    安若萱闻言,呼吸微微急促了几分,嗤笑道:“这就是你的承诺?的确是够信守承诺,说不动手果然不动手,动脚动脑袋,动分身动神魂。”

    妖伦道:“还没凝练神魂,这个确实有那么点儿惭愧。”

    苏离眼见两人僵持住了,也是无语——你们这么斗嘴,妖岚要是真等不及了,多半活生生的拖死了。

    苏离一步步走了出来,手中的轩辕天邪剑显化,同时暗中调集百余号分身,同时调集两亿天机值,锁定妖伦道:“你是要我动用法宝将你斩在此地然后再进入罪域祭坛呢?还是你直接让开,放我进去?”

    妖伦其实很想不将苏离的威胁当回事的——但是,当苏离的轩辕天邪剑锁定他的时候,当苏离默默的凝聚百余道分身和足足两亿天机值准备献祭的时候,那就不是简单的杀伤力了。

    妖伦其实能避开,但是他真能阻止吗?

    他是不想和苏离战斗的——无论如何都是以大欺小,但是要是压低战力的话……

    只要压低战力,那就是必死无疑,没什么悬念可言。

    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开启天机混沌功能,冥想过于的那太清分身当初将天羽星杀穿的那一幕,并以天机玲珑修改之后,将其中的妖索和妖菱的经历,改成了妖伦。

    随后,苏离看了妖伦一眼,道:“我推衍了一下我们的战斗结局,给你看看吧。”

    (ps:第二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和月票,拜谢啦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dl告水子木’2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脆弱的凋谢’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