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05章 孟婆之碗,断肠之草
    苏离衍化《道生一之神隐篇》功法出现的时候,魅儿正在和沐雨兮说话。

    所以,苏离没有立刻现身,而是暗中观察了一下。

    此时,魅儿正笑道:“雨兮,‘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的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云青萱和诸葛染月一脸的八卦。

    沐雨兮掩嘴轻笑道:“他又不记得以前的嗅事,而且都活出下一世来了,咱们就关注现在吧。”

    云青萱竟是撒娇道:“雨兮你说说嘛。”

    诸葛染月若有所思道:“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沐雨兮道:“应该不是那一句,那是另外一曲,嗯……我想想吧,过往的记忆都在禁区,能找到的有限,而且他以前也不喜欢我啦。”

    魅儿柔声道:“瞎说,他若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

    沐雨兮柔声道:“好吧,这一曲应该没有过程,但是有两句能衔接上——‘再没人能唱出像你那样动人的歌曲,再没有一个美丽的姑娘让我难忘记’。应该是这句了。”

    诸葛染月闻言,顿时美眸之中七彩梅花眼瞳异彩纷呈,她惊呼道:“哇,真的是好美的曲啊。”

    魅儿无语道:“雨兮都还没唱呢,你就已经拍起来了?你这也太明显了吧。”

    诸葛染月嘻嘻一笑,道:“嘿,熟悉一下就好,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感觉很多丢失的东西回来了,而且,能力也完全的适应了!看样子,以前我也是个大人物啊,就是不知道,和他有没有交集。”

    魅儿吃吃笑道:“交急?你们在一起,你很急吗?”

    诸葛染月道:“那是说的你吧,我急什么?我这么漂亮又不是没有道侣追求我,随便挥挥手,大把的男修士来充当面首。”

    云青萱道:“呵,你要是那样,那就是另外一个乔莲儿了。”

    诸葛染月轻啐一口,道:“你还别说乔莲儿,可本事了,你当她是什么来历?她就是阙德身边的小乔,被苏离题诗‘小乔流水人家’的壁画女子啊!人家的口头禅就是‘小乔要努力变强哟’!

    至于变强的方法,哪种方法好使就用哪种方法了。”

    沐雨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不要胡说八道,乔莲儿那一切经历都只是为了锻炼阙辛延的,不要诋毁别人的名誉,在背后乱嚼舌根。这不好。”

    魅儿道:“席君尚可真不是个东西,不过他的布置太浅了太直白了,难以理解。可惜,后面的经历我们不知,有可能是连环杀局。”

    沐雨兮道:“无需担心,又不是人人都可以那么聪明。你要想,你觉得简单的事情,就已经不简单了。”

    魅儿道:“雨兮,和你说话,我尝尝会有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可恰恰你却比我聪明,你说这是不是显得我很蠢?我要是不能更聪明一些,苏离他再表现得出色一些的话,我会不会跟不上了呀。

    到时候,不明白他的意思,坏了他的好事儿那就不好了。”

    沐雨兮轻笑道:“你呀,就是喜欢乱想,不过,你这般状态,乱想也是正常的。毕竟,面对七魄之乱,的确是无法做到身心一体,明心见性。这样吧,我教你一种功法,你要不要修行一番?”

    魅儿道:“还有能适合我现在的七魄所修行的功法吗?”

    沐雨兮道:“还真有,但是你学吗?”

    魅儿道:“学这种功法,会影响我对于他的感情吗?会不会像是云青萱之前那样?”

    沐雨兮道:“所以有三种功法,分别是《专气致柔》、《冰肌玉骨玄元功》以及《万象红尘之心》。

    魅儿道:“《专气致柔》一定会让我变得冷漠,没有了柔情,即便有,也一定会影响我自身的状态,这样一来会无形的伤害到他,或者说对他不够好,所以这种就不选择了。

    《冰肌玉骨玄元功》,这种功法,来自于极寒冰宫,看样子雨兮你在极寒冰宫修行过?”

    沐雨兮轻轻点头,道:“我和冰凌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约定,这也和无泪之城的极寒冰川有关,不过这件事暂时也不需要提。这种功法,对于你的好处更大,可以稳住你的七魄之乱。”

    魅儿道:“可是这种功法修行之后,就会染上冰宫的因果,至少,苏离他确实是不怎么喜欢极寒冰宫这个势力,我若是因此而沾染上,就会让他接下来面对冰宫的事情有所顾虑。这好吗?这不好。”

    云青萱道:“你难道不考虑一下你自己的情况吗?你的七魄,眼下我即便是把身体全部给你,也没法帮你稳住啊!除非我真正的返祖,被先祖祖龙之血认可,不过这种事情,很难。

    无泪之城立因果都直接炸穿了,彻底失败了,我就更不用说了,我现在只希望我母亲还能好好的活着——哪怕是被镇压着也好啊。”

    云青萱说着,也不由长叹了一声。

    魅儿道:“考虑什么自我呢,我的七魄之乱是一直存在的,终究还是窥视了不该窥视的东西。如果不是苏离他保着我,我早就没了。

    洪荒的秘密,我就不该窥视的——想来,诸葛春秋当初的那个婚姻,终究还是那人设下的囚笼啊,为的就是让我窥探记忆禁区,让我被苏离反噬杀死。”

    沐雨兮道:“那个苏离……前世的苏离小少爷,不对,应该说是苏忘……算了,还是不说他的名字了,免得以为我们又在算计他。唉,他这人,有时候真的是太一根筋太极端了。

    很难以想象,修行到这般层次,竟还有着这么致命的缺陷,极致的苛求完美。”

    诸葛染月道:“谁说不是呢?他既然认为,血染的风采,才是最美的双眼,又说明月在他心,结果给了我一个‘染月’的名字,说我就是他心中的‘明月’。还说他把酒问青天,却不会问明月在何处……

    说的话儿,的确是极为好听的。”

    沐雨兮叹道:“所以,最歹毒的手段,莫过于亲手杀死自己最心爱之人,魅儿你那么爱苏离少爷,他却让你自我封镇记忆之后,利用守护与婚约因果,让你窥视少爷的记忆禁区因而重创了灵魂。

    如果少爷他不知道,多半不会难过,可是你还是和他走到一起了,这就是冤孽啊。”

    魅儿道:“情感之事,便是孟婆也难断,孟婆她会对我发慈悲,不让我魂魄随风飘飞。

    怎么能忘记与他缠绵,怎么能丢弃对他牵绊,只为能换回那根红线,再续一段情缘。”

    沐雨兮道:“碗……婉呢?”

    魅儿道:“碎了。”

    云青萱皱眉道:“什么碗?”

    诸葛染月道:“孟婆的碗。”

    沐雨兮道:“我们只是在说南宫婉儿,一个是茶罐,一个是茶碗,你喝茶总得有个茶碗啊。”

    云青萱道:“我好像有些不明白了。”

    沐雨兮道:“你现在的血脉复苏的如何了?最近有巨大的变化吗?”

    云青萱道:“隐约有一些躁动,但是又不是特别明显,不过那种趋势……应该是快了吧。”

    沐雨兮道:“你会恨你的父亲吗?”

    云青萱道:“我父亲?”

    诸葛染月道:“对,你父亲,你父亲其实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而且……我们都不太愿意、也不太敢提及名字的人。”

    云青萱沉思半晌后才道:“我隐约只记得,我云族的先祖应该是源自于洪荒传承之中的火神祝融,而最早的姓其实是‘妘’。”

    诸葛染月道:“和这没有关系的,看样子你的因果虽然快了,但还不到时候。”

    云青萱狐疑道:“你们是怎么判断因果?”

    诸葛染月道:“从记忆禁区自主的解封的状态来判断因果,对应的因果来了,记忆禁区的封禁、禁忌会自行打开。”

    云青萱道:“那为何我的不行?为何……”

    沐雨兮道:“因为你的记忆禁区,是你父亲亲手封印的——虽然他做了很多很多我们不会原谅也无法原谅的事情,但是他对于你的确是真的很在乎的。”

    云青萱道:“好吧,那我的事情就不说了吧,魅儿的伤势该怎么办呢?”

    沐雨兮道:“第二种功法确实会和冰宫牵扯一定的因果,但是问题不大,你其实可以试试的。”

    魅儿摇头道:“不了,这种功法修行之后,哪怕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层次,也依然是冷冰冰的,苏离他喜欢我热情如火,不喜欢那种冷冰冰的圣女。”

    沐雨兮笑道:“无论什么圣女,与他合道那不都得变成狼女。”

    魅儿闻言,双眼展现出如月牙儿般美丽的笑意,道:“的确如此,但雨兮你却不是这样啊。”

    沐雨兮道:“我就是太聪明了,有时候反而过于理智而近乎于显得呆滞和木讷,这一点目前也无法改变了。而且,我这性子也注定了我没有任何争斗之心,太过于恬淡了一些。

    这样的性子下,即便我很喜欢和少爷合道,却想要表现出你的那种妩媚和妖娆,也是表现不出来的,毕竟我的反馈和你的反馈是不一样的。”

    魅儿闻言,眼中显出了几分憧憬之色,但片刻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她轻声道:“那第三种功法《万象红尘之心》呢?”

    沐雨兮道:“这功法,是他所传出来的,来自于他背后的那位神秘的存在‘浅蓝’。”

    魅儿道:“如果是他的东西,那我就不修炼了,苏离他虽没有什么追求完美的性子,眼里也容得下沙子,但是我却容不下啊。我本就和他有过婚约,若是再有所牵扯,就越是对不起苏离对我的疼爱了。”

    沐雨兮道:“这功法来自于‘浅蓝’,他只是传扬了而已。功法其实蕴含着的是一种真正的万象红尘之心,对你的七魄有极大的帮助。”

    魅儿闻言,道:“我虽然知道苏离一定不会介意,甚至还巴不得我将三种功法都学会,但是我自己却不允许自己这么去做。”

    沐雨兮道:“你有时候就是这么固执。”

    魅儿道:“这便是魅儿的本性,若魅儿不是这般本性,估计苏离他也不会喜欢了吧。”

    沐雨兮道:“那你了解一下也好,学不学在于你。你想,若是你七魄不稳出现危机,这对于少爷而言,岂不是更大的伤害了?有时候,你也是跟他一样,一根筋。”

    魅儿笑道:“还说我,雨兮你莫非不是这样吗?包括云青萱现在都是这样。”

    诸葛染月道:“我也想这样,你们看,我还有机会吗?”

    魅儿笑道:“等诸葛染月什么时候能和诸葛浅蓝平分秋色,那时候就一定有机会了。”

    诸葛染月摇头道:“我虽是天机阁培养出来对付诸葛浅蓝的工具人,但是我的确不可能是她的对手,这是一个能算计苏忘……算计他的厉害女人啊,谁能比得过呢。”

    魅儿笑道:“可是,他现在还是挺惨的,不然,诸葛浅蓝的双眼也不会被大羿射瞎了,这一饮一啄,自有天定,从她窃取‘千里眼’的时候,就该想到有一天会有这般结局。”

    诸葛染月道:“那皇族的‘顺风耳’神通,目前下落何处?当初可是极其了得的。”

    云青萱道:“这个我就完全不知了,不过我觉得,一定是在苏盘古的手中,这人就强得离谱,超出了天地规则的极限,光看他的记名弟子沐君逸的实力,便可见一斑。”

    沐雨兮道:“顺风耳的神通,确实早就被剥离了出来,就这事儿,他才责怪我们算计他,其实这种怀璧其罪的事情……他终究是没有能明白啊!

    不过这种能力,我觉得应该是在他自己身上,他故意装作丢了来欺骗别人的。”

    魅儿道:“那也未必,你看苏太清苏幕生那两个老梆子就很不当人了,还有那夏心宁和阙德也都不是好东西,有点儿屁事都立刻比所有人都先知道,必定就是有‘顺风耳’的不朽级神通。”

    沐雨兮道:“他们几人都有可能有,的确概率很大,但是我现在反而觉得,可能这能力,就在少爷身上。而这一次的局,可能不是要顶‘皇族太尚老君’的因果,而是在检测‘顺风耳’神通。”

    魅儿道:“反正诸葛浅蓝应该是废了一半了,她以为将‘千里眼’以‘天机种魂术’种在诸葛浅韵的眉心,化作‘天枢神眼’就没事了?她终究还是小看了苏离。”

    沐雨兮道:“上一世,他都被玩弄于鼓掌之中,以至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而彻底化道入魔,自是不会对诸葛浅蓝有什么好手段。

    同理,上一世他这么强,绝世无敌都没有能踏出那一步,甚至还被诸葛浅蓝如此利用……

    这一世,天皇子重新崛起,如今也才正式修行两个多月,诸葛浅蓝怎么可能将他放在眼里?

    完全是不可能之事啊!

    就像是魅儿你不可能看得起方岳恒那几个小家伙一样。”

    魅儿闻言,笑了笑道:“的确总是有些跳梁小丑,总是自不量力自以为是,什么都想插上一脚。”

    沐雨兮道:“大家都是争取一个机会,这般世界,天机大师如此厉害,大家都会学一手,哪怕没有对应的传承和效果,无论是卜卦还是简单的推衍,总归是不成问题的。

    如果遇到一些机缘,获取一些镇魂秘宝或者是仿法宝、灵宝甚至是仿制的、半成品的先天灵宝之类的,结合推衍手段,瞬间就能化身半个天机大师,窥视到一丝命运的痕迹,从而做出惊世骇俗之事来。

    这些也都是很正常之事。

    所以,这些人忽然掺和,我们非但不能轻视,反而要谨慎行事。

    在某些方面,他们或许比我们更专业。”

    魅儿道:“我的确有时候有些桀骜,性子里的缺陷,抑或者智力在达到这种层次之后,终究还不完善,按照那人所说的‘七上八下’的说法,就是显得很飘。”

    沐雨兮闻言,有些哑然失笑的道:“魅儿你糊涂啊,那人的话半句都信不得,你怎么能信呢?什么七上八下,智商上的优越感是一定会有的,七上八下,其实就是智力不是特别强的时候,会有优越感,等真正达到了大智慧的层次之后,反而懂得了谦虚。这就是七上八下,但是并不是评判的标准。

    因为如果不是完美的智力,不是全面发展的那种,而是偏门一条道走到黑的,那么其智力达到了九层的层次,也一样会眼高于顶。

    抛开方向来谈智力层次,这本身就是一种很无赖的说法啊,你们都被欺骗了。”

    沐雨兮这话一出,魅儿都呼吸一滞,好一会儿她才苦笑道:“难怪……所以,他其实随口敷衍的那句话‘博学不如专精’,也就是苏离曾经提及过的‘专精’,反而是真话?”

    沐雨兮道:“不然呢?这世间本就没有那么多分门别类的,什么几层几重,追求这些就中囚笼了啊,就像是少爷这一次感悟剑道,必定是已经达到了无剑胜有剑之境了。

    说到底,其实就是一种返璞归真,就是一种‘无为而为’才对。”

    魅儿有些唏嘘,感叹道:“好吧,我想我完全的明白了。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而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对吧?”

    沐雨兮闻言,美眸更显明亮,夸赞道:“魅儿你真聪明。”

    魅儿闻言,哭笑不得,道:“雨兮你说我是该荣幸呢,还是该哭呢?你这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嘛。”

    沐雨兮道:“你现在的智力在我眼中,其实也差不多啦。不过没事,我陪着你一起就行了。”

    沐雨兮说着,美眸含笑的朝着苏离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接着又道:“你看,我现在和你差不多的智力层次了,看出来了吗?”

    魅儿道:“原来我已经这么蠢了。”

    云青萱道:“求求你们当个人,还有个更蠢的在这儿呢。”

    诸葛染月装作一脸很无辜的样子,一脸悲苦的道:“好家伙,这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这是躺枪了吗?”

    魅儿嗤笑道:“你还想躺着中枪?舒服不死你。”

    诸葛染月:“……”

    云青萱道:“我说我自己蠢,你别代入啊。”

    诸葛染月道:“按照我们女人骂人的逻辑,我代入进去就是我符合条件,所以你说的那个更蠢的,一定是我。”

    云青萱:“你看看,能说出这句话的人,能蠢到哪儿去?毕竟你们说话,很多我都听不懂,有时候连插嘴都插不上。”

    诸葛染月道:“什么?你竟然还想插嘴?”

    云青萱:“……”

    魅儿美眸含笑道:“小染月,你不是最不喜欢这么说话吗?”

    诸葛染月耸耸香肩,无论道:“没办法,每个人随着年龄增长,都会活成她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魅儿扫了诸葛染月a一眼,道:“你这真是……什么都增长了,就这不增长。”

    诸葛染月脸上显出悲色,一拍胸膛,顿时两边如同鼓气一样鼓起来了,其大小,立刻和云青萱的对e有得一拼。

    诸葛染月道:“人工的也挺好,反正也没人摸。”

    沐雨兮道:“你们这样真的好吗?你们就不怕少爷在一边看着吗?”

    魅儿道:“没事,反正我什么姿势什么状态他都看过。”

    云青萱道:“记忆禁区封锁了,那神秘的存在在布局呢,这会儿他不可能能知道啊。而且他即便有分身在上层记忆禁区,也窥视不到下层啊。我们又不是白痴,能感应到的好吧?”

    沐雨兮笑道:“嗯嗯嗯,你们真的很聪明,果然是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诸葛染月傲娇道:“嘿嘿,那是当然。”

    她说着,又似是想到了一些难处,轻声道:“那魅儿的七魄之乱,该如何解决?万象红尘之心这功法又具体如何?”

    提及到这一点,现场立刻有了刹那的安静。

    沐雨兮道:“万象红尘之心,来自那位无比神秘的不朽级存在‘浅蓝’,其对应的功法总纲是:红尘枯骨大道休,帝血龙魂衍春秋;苍生造化何悲苦,几度至尊几许愁。”

    云青萱吃惊道:“神秘的符语言总纲?嘶——厉害啊!这是什么意思?”

    魅儿皱眉道:“这种神秘符语言,我听过,可惜只有后两句——苍生造化何悲苦,几度至尊几许愁。这种‘语法’,没有错吧?”

    沐雨兮道:“你竟是能说出这两句?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两句?”

    魅儿道:“我曾经冥想悟道的时候,在记忆禁区和现实产生某种异变的时候,看到诸葛浅韵念过这一句话。”

    沐雨兮道:“诸葛浅韵?你确定?”

    魅儿道:“当然,这种事情,我既然冥想到了,而且还能在你只说一次的情况下重复,必定是多次思考学习的结果,不然我岂能轻易说出?毕竟,这种神秘的符语言来自于洪荒皇族,蕴含巨大的因果,每一个字说出都会损耗巨大的心血之力和灵魂之力。”

    沐雨兮想了想,道:“如此说来,诸葛浅韵……诸葛浅韵是诸葛浅蓝,而所谓的‘诸葛浅蓝’,才是诸葛浅韵。她们两个一直在相互调换,抑或者其实早就调换了!

    所以苏叶找寻诸葛浅蓝证道,必定会失败!

    不好,苏叶有难了!”

    魅儿道:“苏叶或许会有难,但是完全不用担心,不会有人对他如何,他的那位师尊可是真正的皇族大人物,而且牵扯的因果极大,没有人会冒险。

    而且,这一次烈阳的结局是真的惨烈,所有付出全部付之一炬不说,连带着烈阳星都被浅蓝星吞没了。”

    沐雨兮道:“这就是他狂怒之后的结果,不会考虑什么其它,只图一个念头畅达。舒服是舒服了,但是这一下,他背负的因果,怕是沉重如山了。”

    魅儿道:“他早就想将这无尽的因果背负化作五指山,毕竟,极阳生阴,极限的因果背负,到时候就是极限的实力,用出来就是绝杀的洪荒至宝杀戮手段了。所以,能不要和他牵扯,就不要牵扯的好。”

    沐雨兮道:“少爷总会牵扯到的。”

    魅儿道:“我原来还会担心他,但是现在却一点儿都不担心了,因为他总会给我带来最大的惊喜。”

    沐雨兮道:“你的七魄,现在也只能允许你去这么想了。这万象红尘之心,你是不打算考虑了吗?”

    魅儿道:“还有几样东西,我其实可以找到的,我曾经有所保留。”

    沐雨兮道:“你终究还是要走上那条路吗?你这样一来,未免有些太残忍了,对你自己残忍,对少爷也更加的残忍。”

    魅儿道:“曾经,我答应他的联姻的时候,他给了我一株草,名为‘断肠草’,它的功能便是,会让人恢复记忆。我只要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其实七魄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沐雨兮道:“但它也可致命,一旦服之三天之内必会暴毙而亡!”

    (ps:第三更七千字奉上~第四更12点后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小蛮乖乖’、‘书友20190802034821285’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