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06章 强者之心,太乙仙丹
    魅儿道:“功能我都知道,而且这东西并没有囚笼,是真的。”

    魅儿这么说,沐雨兮则有意无意的又朝着苏离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随即才道:“你觉得七魄的问题无法解决吗?”

    魅儿道:“显然是已经没有办法解决了。”

    沐雨兮道:“其实还是有办法的,不是吗?为什么不开口呢?当你选择不依靠少爷的时候,你有想过少爷会怎么想吗?”

    魅儿闻言,美眸之中显出了几分黯然的神色,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她轻声道:“我不敢去想,但是我并不希望给他带来劳累与痛苦,所以我会在最后的时刻,给他一份‘忘情水’。”

    沐雨兮道:“那并不是忘情水,而是孟婆汤。”

    魅儿道:“我听说过孟婆汤,那是能让死穿的人复活,却会令人忘却过去,彻底的忘却。是比洗魂十八次还可怕的忘却。”

    云青萱闻言,道:“若是如此,那的确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手段,这世间又有什么手段比让人忘却过去的一切更加的残忍呢?”

    诸葛染月道:“痛苦有时候并不是痛苦,只因,自身能不能接受罢了。有时候,忘却未必一定是坏事。有时候,没心没肺的活着,的确是一种奢侈。”

    沐雨兮道:“不错,很多人怀念童年,便是因为童年什么都不知道,无忧无虑。其实也不是没有忧虑,只是因为年少无知罢了,所以,忘却和放手是一样的。”

    魅儿道:“对啊,所以忘情水并不是孟婆汤。忘情水只是忘记我,而孟婆汤却是忘记所有。”

    沐雨兮道:“可是你已经是他的所有了。”

    魅儿道:“我不是,从来都不是,你才是。”

    沐雨兮道:“在他最黑暗的时刻,跟在他身边的是你,所以其实你才是他的所有。这方面,不需要争辩,也不需要求证,因为我并不会去争抢,所以我只希望他好,你好,这样我也就好了。”

    云青萱道:“所以,我之所以一直不被接受,就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一份博爱之心。”

    沐雨兮道:“这不是博爱之心,当你真正在乎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真正的希望他一切都好,希望他开开心心,幸幸福福的。其余方面——比如自身如何,其实是不在意的。感情真的深,那就没有什么接受与不能接受,说到底,还是心魔、执念作祟罢了。

    魅儿,修行一方面,不用太过于执着。

    万象红尘之心,其实最适合你修行,当然,如果你能坚信自己对他的那份感情的话,那么三种功法你都可以修行。

    修行,修炼的终究还是自己的内心。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会创造奇迹’的真正原因,这就是真正的信念之心,这就是强者之心。”

    魅儿道:“我明白,可是,我没有自信认为自己能做到这一步,这世间纷扰和变化太多,而我南宫魅儿在其中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不是不想改变,而是无尽岁月沉淀下来,我的所有一切都已经定了,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以,我要不不改,要改就一定要粉身碎骨,回炉重造。

    如此一来,我若是再活出一世,我还是我吗?

    关键是,说到底,大家其实都明白,三生三世已经是极限,所谓的‘第四次机会’,从来都不存在。

    便连皇族也有大道之音诠释这一点——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万事万物,过了三,就已经不行了。

    所以,与其在这时候让苏离受尽克重苦难、去历经诸多的凶险,寻那一线生机,还不如让他忘记我——如今有了你,有了若萱,再加上云青萱和染月的情况也已经变好了,所以不用担心什么的。

    那人曾经也说过,完成一份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一份新的感情,不是吗?”

    沐雨兮叹道:“你要相信少爷,相信少爷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魅儿道:“皇族确实有顶级之物,但是——我甚至可以想象,当初指点这种修行之法的那人,包括让我偿还因果而去窥视苏离记忆禁区的做法,都是布局。

    所以,那人这么做,无非就是逼迫苏离向皇族求情,讨要那什么‘太乙仙丹’,但是这东西,以苏离的身份地位,应该是可以要来的!

    但是雨兮,青萱甚至是染月你们想一想,一旦苏离要了这东西,他苏离和那人有区别吗?

    那人当初三天两头法宝无数,各种丹药不要钱一般的随便吃,那不是从皇族那边讨要过来的吗?

    抑或者是肆意妄为而来?

    苏离若是因为救我而去讨要‘太乙仙丹’,一定会中招啊!

    我当初就和苏离说过,我身上有诸多囚笼,让他留心的。

    可惜这呆子偏偏相信我的每一句话,我……我固然感动,也越发难过。

    但是我能如何报答他呢?

    就只能在他想要的时候,尽一切的心思去伺候好他了。”

    魅儿说着,随即又释然一笑,道:“雨兮,青萱还有染月,你们不必为我难过。我记忆禁区里也有时间断层点——记忆禁区第九层,封禁之地有时间断层点!

    到时候,我就说我要进去探查一番,让苏离无需担心就行了。

    你当初出现异常情况,不是这么做的吗?

    像是苏荷苏星河伯伯,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到时候,当我的记忆被消除的时候,苏离也不会多想的,他也会朝着某个方向努力。

    就像是我们在到处寻找婉儿一样。

    这世间哪里有什么婉儿,只是……”

    魅儿说着,叹了一声,神情有些落寞。

    诸葛染月道:“所以,你一直附身跟随着云青萱,你是想……”

    云青萱道:“你没有发现我很多地方越来越像她吗?其实她这是在帮我,在改变我,而并不是要夺舍我控制我。

    只是我记忆没有复苏,之前并不知道而已。

    这样一来,等到她不在了,我在很多方面,就可以接替她的工作,继续帮助苏离苏大师成长下去。”

    沐雨兮叹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云青萱呼吸一滞,轻声道:“夏心妍呢?此次情况如何?”

    诸葛染月想了想,亮出了眉心的小女孩儿元婴看了虚空一眼,随即摇了摇头,道:“沉睡黑棺了,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无法融合掉阙辛延。”

    云青萱道:“阙辛延不愿意吗?还是……”

    沐雨兮道:“天地法则都已经变了,原本如果少爷不参与这份因果,那么阙辛延的融合是没问题的,因为没有产生因果。

    但是参与了之后,一切都已经出现了波动,就像是诸葛绮妍已经不再是诸葛浅韵一样,阙辛延现在真成了阙心妍的哥哥了。

    现在,是阙辛延想要自我放弃而自斩,阙心妍不同意,阙心妍认可了这位哥哥。”

    诸葛染月道:“这就是冤孽。”

    沐雨兮道:“这也未必,他们以有缺证无缺肯定会出现这种情况。像是夏心妍以无缺证有缺就没事。

    像是这一次,清霜也一定会遭遇到类似的问题,但是关键是无论是妖岚、清霜还是心心,其实她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少爷只要真正的用心对待她们,她们就会愿意为了少爷而万道归一,彻底融合,放弃本我意识形成一体的存在。

    可是,阙辛延毕竟是男人,他弄得不男不女、不女不男现在已经出了严重的问题。

    他想通透了,就必定会借太尚之力来破因果从而自斩。

    可阙心妍却不愿意。

    不愿意也是正常的。

    因为这是活生生的人,独立的意识就是完整的生命。

    说是融合,实际上,这份完整的生命终究是会湮灭,会被覆盖掉的。

    所以,这也就是相当于是在化道,很残忍的。

    不然,为何那人弄出来了公乘天晟和诸葛启明以及诸葛春秋三个不同的存在?而且还是独立的自我存在?”

    魅儿道:“如此说来,苍生造化何悲苦……这确实是……令人唏嘘。”

    沐雨兮道:“事实上,远远不止这样——那人显然是掌握了这种方法,所以……所以这一切,都是满满的算计啊。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那人想要夺天皇子之位,重新覆盖掉少爷。”

    魅儿闻言,脸色顿时变了:“他若是这么做,我便与他不死不休!”

    沐雨兮摇头,道:“以我的智力,哪怕是化道行走于时空长河的状态,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走一步,能算出其后无穷无尽的繁衍方式,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所以,我们没任何资格和他成为对手,因为真不配。”

    魅儿闻言,眼神中的神采都为之黯淡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深吸一口气,道:“若是如此,该如何应对?总不能我们一直都被动防守吧?”

    沐雨兮道:“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动用智力,聆听心中所想,为所欲为。”

    魅儿道:“若是如此,这岂不是恰恰契合了那人所行走的道?他若不是无所欲为,又岂会如此?”

    沐雨兮道:“所以,坚定的认定——源于真爱的希望一定可以创造奇迹,非常非常重要。”

    魅儿道:“正是如此,苏离如此在乎你我,一旦我们出了问题,他怕是会做出极端的事情来,那时候,恐怕那人不动手,苏离就要被覆盖了。我喜欢的爱的,只有苏离,不可能再有别人了。

    哪怕是同一个身体同一个人,却也是完全不同的。更遑论,一旦被覆盖,就不是同一个身体同一个人、也不是同一个灵魂了。”

    沐雨兮道:“所以才需要‘从心开始’啊。”

    魅儿道:“那这些,你和他说说吧,对了,我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沐雨兮道:“他其实已经知道了。”

    魅儿闻言,呼吸一滞,随即,她仿佛有所感应般,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她转过身来,看向侧面的某个地方。

    那里,苏离的身影早已经凝聚了出来,正目光温柔、带着无尽宠溺之意的看着她。

    那一刻,魅儿美眸一红,忽然恍然明悟。

    她有些无奈的看了沐雨兮一眼道:“雨兮你……你真的是……唉。”

    沐雨兮道:“这只是一份善意的算计,但是我必须要算计你坦露心声,因为这是对于我、对于你以及对于云青萱和诸葛染月最公平的决定。”

    苏离走了过来,将魅儿抱入怀中,柔声道:“对,雨兮说得对,因为,我们就是一家人,所以何必说两家话呢?至于你的七魄问题,放心吧,会有转机的。”

    沐雨兮道:“雨兮也相信少爷一定可以的。”

    魅儿有些哽咽,颤声道:“苏离……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向皇族讨要任何丹药,也不要因为我而向某些势力妥协甚至是低头,更不要因为我而做‘入魔’的事情。

    我一直都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但是,一定不要那么去做,不然,魅儿就是这世间最大的罪人——不要因为魅儿而拉着整个世界陪葬。

    因为那些人,终究还是很苦。

    我们可以不帮他们,因为我们连独善其身都做不到,但是也不要去迫害。

    不泯灭良知,不欺压普通人——这,就是我对你的爱的最好诠释,也是你身上最好的闪光点。”

    苏离紧紧搂抱着魅儿,柔声道:“我知道,我也明白,也正在那么去做。

    这一点,我也一定会做到。过去的我,只是太过于弱小,太过于卑微,才说出那般话语。

    可若是真正走到了那一步的话,终究是不会那么去做的,因为,我的魅儿她不允许,我的雨兮她也同样不会允许的。

    如果我那么做了,那么我和天魔、和诡谲那些存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魅儿闻言,美眸之中呈现出了欣慰而又迷恋的笑容。

    苏离发现,这一刻的魅儿,非常非常的美丽动人。

    “这里的时间很漫长难熬吧?”

    苏离柔声询问道。

    “这里其实还好,你的前三层的记忆禁区,应该是独立了出来,所以并不会计算时间的流逝,这里和外界,看起来差距就只有一层,时间其实延迟不多的。

    而且,这里的天地规则,蕴含着一缕缕神秘的洪荒道韵气息,对于我的情况反而有所缓解。”

    魅儿解释道。

    苏离道:“七魄是和苏叶凝聚的七魄差不多的形式吗?”

    魅儿道:“对。”

    苏离又询问向沐雨兮道:“七魄若是粉碎,结果是?”

    沐雨兮道:“本来三魂不稳,七魄若是粉碎,最直接的情况就是彻底的崩裂啊,而且七魄和三魂其实是一个整体,但是七魄是拼凑出来的,一旦出现不稳定的异常情况,具体会如何没有完整的例子。

    就算是复制体的某些试验也没有活着的例子,因为只要紊乱,就是……必死的结局了。”

    苏离道:“皇族的太乙仙丹,一定可以救治对吧?这消息的哪里传出来的?”

    沐雨兮道:“释天古地的太尚老君传出来的消息。”

    苏离道:“我就知道,果然是他。”

    苏离说着,心道:“苏忘尘这是要逼迫我定向刷新系统啊!要么刷新出太乙仙丹来,要么——要么我就看着魅儿在我面前炸死。

    而且,魅儿的真正伤势,还是因为那一次窥视我的记忆禁区反噬——只是她从来没有真正的表现出她的伤势来自于这方面的原因。”

    苏离心中喃喃。

    这时候,他感觉到魅儿的手在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

    手略微有些冰冷的寒意,但是很温柔。

    “苏离,不用为我担心,你知道我既然不愿意说,便如我之前和雨兮提及的情况一样,你若是这么为我去付出,我反而心中于心不忍,反而会自责。”

    魅儿柔声说道。

    苏离想了想,又调出系统面板看了看,上面的‘真虚体悟’还依然存在。

    所以,其实未必真的没有办法——在档案世界冥想出太尚老君来,炼制一颗太乙仙丹不行吗?

    反正档案世界里他瞎鸡儿莽才是真正的体悟之法。

    而且,档案世界有十天,完全可以好好看看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会发生什么。

    到时候,如果——如果炼制出来的仙丹有效的话,那就行。

    而且,为什么一定要仙丹,他即便是不定向刷新,系统也是能感应到当前的局势,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提供最好的道具啊。

    所以,他只要完全的相信系统浅蓝就行了。

    至于魅儿的情况,系统会无视吗?

    显然不会。

    所以他若是定向刷新,才算是糊涂愚蠢。

    至于妥协——怎么可能妥协?

    到了这一步,苏离才发现,当苏忘尘的某些计划并不那么完美的岔开了道之后,他的谋划和布置,就会相去甚远,并逐渐的变得更加的遥远。

    这样一来,他应对起来,反而更加的轻松了。

    沐雨兮说得对——智力玩不过就不玩啊!

    秀才遇上兵,有理都说不清——我就不和你玩这个不就行了?

    咱们来比,玩系统好了!

    看谁更会玩系统?

    我都能让系统配合我无数种姿势,你苏忘尘连浅蓝的衣服都脱不了,你不行啊!

    所以,苏离现在就比玩系统。

    当然,也不是玩,因为苏离从来都不会将系统当成工具和玩具,而是以真心换取真心。

    不像是苏忘尘,除了收割就是收割,除了喝血就是利用。

    “魅儿,你放心,我一道会帮你解决隐患的,另外,婉儿是存在的,我确定以及肯定!所以,她并不仅仅只是个殒魂茶碗。”

    苏离说着,也不多说,直接亲吻向了魅儿美丽的芳唇。

    于是……

    半晌之后,苏离放开魅儿,又和沐雨兮、云青萱说了会儿话。

    最后,他才看向了诸葛染月道:“你之前的双眼是血色的吗?你的前世你记得吗?”

    诸葛染月被问得一愣,反而忽然挺了挺胸,道:“你……你又看出来了?”

    苏离呼吸一滞,道:“我问你正事儿。”

    诸葛染月道:“那我说不状况,苏离你信吗?”

    苏离无语道:“我信你个鬼,小丫头片子坏的很。”

    诸葛染月道:“你果然嫌弃我小了。”

    苏离道:“我说的正事儿,不和你闹着玩儿。”

    诸葛染月道:“好像我说的不是正事儿似的,这种情况了,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

    苏离狐疑道:“那你还能和雨兮魅儿说得那么投入?”

    诸葛染月白了苏离一眼,道:“鱼目混珠不懂吗?我假装可以听懂的样子才可以和她们打好关系啊——当然,她们提及的某些方面我确实有些记忆,所以我也自然可以发表看法。

    她们拿我当姐妹我自然也不会藏着掖着。

    但是你问我眼睛咋回事……我还想问问你我是怎么回事呢!

    可怜我说的都是真话,结果你还这么不相信我。”

    苏离:“……”

    苏离的尘寰之心也已经聆听到了诸葛染月的部分心声,确实没啥问题。

    所以,苏离其实很想对着诸葛染月施展一下人生档案系统的‘掌控未来’功能。

    但是他暂时还是忍住了。

    倒不是说他不愿意,而是这一次的时间分配上,需要确定一些事情,才能这么做。

    因为他需要进入冥想世界,去处理一些因果。

    这一件事,之前他就已经告知了阙辛延。

    此时,因为系统忽然升级,破开了记忆禁区的限制,以至于和外界的他可以进行同步。

    但是这不代表他现在就能似乎忌惮的随便在记忆禁区里查看未来。

    那么,什么时候才合适呢?

    至少,也一定要等到‘大帝墓’是‘征战’结束之后,脱离了荒古遗迹区域的法则笼罩,才可以。

    “魅儿,雨兮,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苏离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心念一动,收了所有的分身,然后看了魅儿和沐雨兮一眼。

    云青萱有些奇怪——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吗?

    不过瞬息之间,她就想到了什么,不由俏脸一红。

    诸葛染月轻啐一口,道:“老色胚。”

    沐雨兮微微脸红,却没有拒绝。

    而魅儿自是无比欢喜的。

    随后,苏离想了想,直接带着沐雨兮和魅儿前往了他的记忆禁区第十一层。

    如今,记忆禁区第十一层已经很稳定,而且也已经并不损耗天机值了。

    他的记忆禁区,已经开启到了第十四层。

    第十四层也已经趋向于稳定,十二层已经开始成熟,十三层虽然动荡也还能用。

    但是十一层是最为稳定的。

    在这一层,苏离一念创世一般,创造出一片类似于花月谷的环境。

    环境并不大,只有一座小山头那么大,但是却有着完美的房子。

    苏离拿出造化笔,画了一张无比美丽的床。

    然后,他又施展了一道类似于先前施展过的符合阵法,将这片区域锁了起来。

    在这里,时间流逝看似正常,但是透过这里看外界,完全完全成了静止的壁画。

    恐怕,这里呆上一整天,外面也才几个呼吸。

    这种时间比例是很恐怖的。

    但是仅仅维持一片区域,而是处于记忆禁区之内,却没有太大的关系。

    记忆禁区并不是存在于大脑之内,而是存在于独立的小世界空间。

    大脑之内只是因为有一种类似于‘奇点’的联系,所以可以进入而已。

    因此,这样的一系列操作并不矛盾。

    如今,在这样的地方,苏离放空了一切,与魅儿和雨兮一起做一些爱做的事情。

    ……

    差不多十天十夜之后,苏离的确是有些腿软了,才和沐雨兮魅儿分别。

    十天里,他一直在和沐雨兮魅儿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他陪着魅儿和沐雨兮的时间,实在是太少。

    而利用这样的时间规则来陪伴沐雨兮和魅儿,确实是有些委屈了她们。

    但是他已经不能做得更好了——不是不愿,而是已经付出了全部。

    沐雨兮和魅儿也很是理解。

    这十多天里,两人也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反馈、将自身当成鼎炉任由苏离采补,但是苏离又岂会做这般事情。

    所以合道的过程自然美妙而又惬意,因为这是真正的双方都在为对方付出,而不求回报。

    这般又恰恰契合最为无为的混沌大道。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这般情况下,苏离的底蕴等再次的突飞猛进。

    甚至,苏离如能感觉到,他的《皇极经世书》,似乎已经时时刻刻都可以蜕变回来了。

    那差的一丝一缕,需要的仅仅是一次顿悟的机缘。

    这一份机缘,苏离也并不急,他知道,很快很快就来了。

    终于,依依不舍和魅儿沐雨兮道别之后,沐雨兮和魅儿回到了记忆禁区第四层,而苏离则回到了现实。

    现实之中,苏离的身影仅仅表现出了一道虚影弱化消失之后的异常,很快就又重新的恢复了正常。

    而这般情况下,也没有人知道。

    因为,阙辛延和安若萱以及妖岚都守护在船舱内的那左青龙之门门外,默默的保护着苏离。

    苏离此时,则正坐在船舱青龙之门内,面对着那一幅幅被他重新绘画过了的壁画。

    那一刻,苏离将壁画上的内容全部的记忆在了脑海之中,然后反复的排列组合之后,将这些壁画形成了一个故事,并将其投入到了《皇极经世书》中。

    那一刻,苏离闭上双眼,并开始冥想了起来。

    这一次冥想,和之前面对血碑的冥想不同。

    所不同的地方在于,苏离冥想的时候,已经以《皇极经世书》来修正这一个故事的发展情况。

    这个故事被修正之后,形成了一个很奇怪但是也很真实的故事。

    这个故事,和他苏离、公乘青蝶的确有关。

    时间,则是六万年前。

    “这一次,是要回六万年前了吗?”

    “看样子,六万年前,才是苏忘尘出事的时间点。”

    “那一次,苏忘尘真正的入魔了?”

    “所以,这是要与他正面撄锋了。”

    苏离喃喃,随即,眼神变得无比的坚定。

    随即,苏离一挥手,将那一座血碑,从记忆禁区第十层里,直接抓了出来。

    连带着抓出来的,还有那血碑上存在着的那一道时间断层的断层点!

    (ps:今天第四更完毕~总共三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啦~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行哥来了’465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南宫a飞云’、‘书友20200829121182’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