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07章 穿越之谜,生死镇魂
    黑暗血碑出现在祖龙船船舱之中,引起的动静是非常巨大的。

    那和天降镇魂碑几乎都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只不过,苏离已经能掌控那一座黑暗血碑,是以在他的操控之下,巨大的镇魂碑也仅仅只是猛力的震荡了一下船舱罢了。

    阙辛延察觉到这般动静,身影一动,几乎立刻就要冲进左青龙区域的房间里,但是他才刚刚踏出一步,就立刻止住了步伐,并停了下来。

    安若萱和妖岚也几乎立刻就要冲过去,甚至还比阙辛延更快一步——可是三人都没有莽撞,都在到达门口之后就强行停止了。

    安若萱本能的看向了阙辛延和妖岚,却见两人眼中的狐疑、惊疑不定之色都完全的消失,顿时心中也释然了许多。

    “此番,他终究还是踏出了那条路。”

    安若萱轻声道。

    她的话语颇为唏嘘。

    阙辛延若有所思道:“他已经试探了很久,也冥想了很久。”

    妖岚道:“少爷如今的心性已经出类拔萃,便是在天骄之中,也是顶级的存在了,所以,也无需担心太多。”

    安若萱道:“这一点,其实和当初的那人差不多。那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和等。看得越多等得越久,就越是不会出现错乱。

    对于那人而言,无论多么小的错乱都一定是无比致命的!

    可以想象,如这般苛求完美的存在,还如此的小心翼翼,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性?

    关键是,他性子其实是非常非常急躁的,这一点便尤为难得。

    正是如此,我才颇为不安。”

    妖岚道:“但是那人最近却表现得颇为恣意妄为,嚣张跋扈。”

    安若萱道:“恣意妄为、飞扬跋扈,却也恰恰说明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只因满招损而谦受益,便如他曾经所说,满瓶水是摇晃不响的,只有半瓶水才会上下晃荡,才会显得趾高气昂。”

    妖岚道:“这恰恰是他希望别人去这么认为的。满瓶水不会晃荡也摇不响,但他不是已经倒出来了很多吗?这般层次,显然又是不同的。”

    安若萱道:“你既然也已经能想到这一点,却也为何不担心你的宝贝少爷?”

    妖岚道:“正因为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才不用担心。若是我想不到这一点,才反而需要担心。”

    安若萱道:“莫非你以为,天皇子的智力已经在你之上了?”

    妖岚道:“他的智力不需要在我之上,因为他一定可以想到我所能想到的这一点,只要能想到这些那便已经足够。”

    阙辛延道:“苏大师在动用特殊的镇魂碑了,看样子,苏大师还是很得到皇族的照顾的,这一块碑,是一块总碑。”

    妖岚道:“总碑的好处巨大,但是风险也巨大,他将总碑显化在此处,就是留下一份底蕴。这是未思胜先思败,是一种很理性的表现。”

    阙辛延道:“你们分析的都不错,但其实苏大师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觉得他应该可以做过一场而已。”

    妖岚闻言,呼吸微微凝滞,随即表情有些精彩。

    安若萱更是无言以对,不过她也没有去否定阙辛延的说法,因为在这方面,人家还就真是专业的——毕竟现在大家都在祖龙船上。

    在祖龙船上去和阙辛延比智力吗?

    “若是不想那么多,岂不是很危险?”

    安若萱迟疑道。

    阙辛延道:“危险固然很危险,但是也未必不是一番机缘——你们要知道,那位存在固然倒掉了很多水并只装了半瓶子水,但是他装载的杀机可绝不少的。”

    妖岚道:“如此说来,那……少爷肯定难以应付了。”

    阙辛延道:“没有人能帮他,能帮他的只有他自己。不然呢?我们别说进不了那片区域,即便进去了,也处于那人的法则领域啊,到时候,也就仅仅能给苏大师当个累赘而已,还会影响他的发挥。”

    妖岚道:“如此,那我们确实成了拖累。”

    阙辛延道:“所以,默默的守护着祖龙船本身的安全,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了。毕竟他所冥想的‘大本营’,就在我的祖龙船船舱内。

    这片区域守护住了,他进可攻退可守,也不至于那般艰难。”

    妖岚道:“那我们好好守护好此地,不让少爷再额外分心。”

    阙辛延自然没有意见。

    安若萱原本也有许多想法的,如今却也暂时的打消,并随同阙辛延和妖岚,凝神屏息,认真而专注的守护着这一片区域。

    ……

    苏离手持黑暗镇魂碑,在这壁画之前,按照他所冥想出来的步骤,苦楚施展出真虚天禁的手段来。

    这种真虚天禁,不是作用在未来,而是过去。

    这一次,苏离尝试着通过冥想结合时间断层点的方式,去回看过去的经历——如果他真的有前世,真虚天禁之幽冥真虚就一定可以看到。

    而且,这一次苏离还运用了《庄周梦蝶》的手段,可谓是将‘回看过去’的手段,全部拿了出来,并运行到了极致状态。

    这几乎就相当于是将档案世界开在了过去了。

    只不过,这并不是档案世界。

    苏离没有用档案世界的功能去套这一层,这种在档案世界里回看过去的事,此次牵扯的因果极大。

    如果用了,系统肯定可以兜底,但是很可能系统会出事。

    这样的危险,他宁可自己去承担。

    所以,当他将回看过去和时间断层点联系起来之后,他知道,他一定会出现一些变化。

    如果成功,魅儿的危险应该不会是危险。

    如果——失败了,那么也就没有以后了。

    不是他狠心,而是这一次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逃不脱,避不开。

    不然,真等魅儿的七魄出现变化,到时候,他必定陷入救和不救、喝血和不喝血的选择中。

    于这般沉思之中,苏离眼神凝聚,在刹那之间,选择了进入时间断层点,并运转《庄周梦蝶》手段。

    “嗡——”

    虚空在刹那之间扭曲。

    连带着祖龙船,也在此时陷入了某种时间定格般的状态。

    ……

    浩浩荡荡的混乱虚空。

    苏离处于一片朦朦胧胧的沉睡状态。

    他的意识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而在此时,他却聆听到了一缕缕源自于天地的呼吸之声。

    以及,一道很是惆怅、神秘、唏嘘的感叹声。

    “十七亿的前赴后继都不行吗?”

    这声音出现之后,又有一道非常悦耳动听、绝美而令人无比惬意、如沐春风的女子声音回应。

    “都不行,不过,那些也仅仅只是真虚罢了。

    不过,对于他而言,却是真的,所以他才觉得,十七亿的华夏子民都是废物,其实并不是。

    只因,他提供的方法并不对。”

    半晌之后,那男子的声音道:“那再让他换种方法试试?”

    女子道:“只怕是他未必愿意。”

    男子道:“他其实也已经失败了啊。”

    女子道:“但他觉得他成功了。”

    男子道:“他的想法如何?”

    女子道:“他想继续走下去。”

    男子道:“那就让他真实的试试吧,什么都不用阻碍他,看看他能走到何处。”

    女子道:“若是如此,他就没有了退路。”

    男子道:“可是他并不愿意换一种方案,不是吗?而且,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女子道:“好,那就这样吧,我问问他是否愿意承担一切的后果。”

    男子道:“那你问问吧。”

    ……

    这一段交流声出现在苏离的脑海之中的时候,苏离也有些错愕。

    不过他的心境很是平静,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默默的感应着。

    出现这种情况,这让他觉得他像是沉睡在天地初开的时候的盘古一样。

    这感觉,更加怪异了。

    而且,他能感觉到他似乎前所未有的强大。

    “醒一醒。”

    那悦耳动听的女声忽然出现在了苏离的心中。

    那一刻,苏离忽然觉得,这声音无比的熟悉。

    但是这声音到底是谁的声音,他却想不起来。

    “嗯,看来你已经醒了,思想很混乱,很多事情想不起来对吗?没有关系,这是两个世界的天道紊乱导致的。

    目前而已,我们这边的情况你还是知道的,已经到了末法时代,传承不寂灭之下,必须要……

    所以,这一次,你就成了先驱者。

    你之前的表现其实非常好,但是……那终究只是真虚。

    是不是真有能力,还是要好好练一练的。

    我们这边不打算限制你的发展,你可以一切全凭自主,甚至我们会尽全力的帮你。

    不过,你是继续选择哪条不羁放纵之路,还是?”

    苏离沉吟道:“你们有什么……提示吗?或者说有什么看法?”

    女子道:“一切都在你,毕竟你严格来说,算是我选择的未来人皇,当然,你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是天皇子。”

    苏离道:“我完全自主选择吗?你们难道不希望我当一颗棋子?”

    女子道:“我华夏人族,从来不会当棋子。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人皇,在我们的心中,地位其实都是一样公平的。

    或许难以做到绝对的公平,但是基本的公平还是能保证的。”

    苏离道:“那我就当苏离好了。”

    女子道:“你本就是苏离啊。”

    苏离道:“那忘尘之心呢?”

    女子道:“你现在还没有修行到绝圣弃智、至道忘尘的境界,自然不会有忘尘之心。所以你从来都只是你,只是你的选择决定了你未来的路罢了。”

    苏离道:“那我该如何选择?”

    女子道:“天道之公平在于,从来不会干涉个人的任何选择,你是你,你选择你的路之后,你终究还是你。一念光明,一念黑暗。”

    苏离道:“所以现在的我苏离,就是苏离,对吗?”

    女子道:“对。”

    苏离道:“那你能告诉我,浅蓝是谁吗?”

    女子道:“浅蓝?这世间还有浅蓝吗?嗯?你是说那颗紫微帝星分裂出来的浅蓝星?”

    苏离道:“没有浅蓝吗?”

    女子道:“没有浅蓝,只有浅蓝星。”

    苏离道:“所以我现在答应了,现在就开始穿越吗?这是我的第一次穿越?之前的穿越是模拟穿越?”

    女子道:“我所执掌、管理的,只是你这一次的时空和异域天道的对接,先前的情况,我一无所知。”

    苏离道:“那……穿越之后我……能有什么好处?”

    女子道:“你能保留都市生活的部分记忆。”

    苏离道:“部分记忆?不是全部?”

    女子道:“普通人的一生,又能记住多少记忆呢?他们能记住的,你也就能记住,所以只是部分。”

    苏离想了想,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默认了。

    女子也没有多说,察觉到了苏离的心态之后,虚空忽然就扭曲了刹那。

    随后,便有一条蕴含七彩色霞光的神奇天路,席卷了苏离的身心,让他在刹那之间,消失于这一方天地。

    那一刻,苏离在穿过这一条神奇天路的时候,他的记忆里关于系统等所有一切的信息,全部开始一层层的关闭。

    以至于,他如同完全迷失在这《庄周梦蝶》的世界里。

    “完了——这是要封锁我的记忆吗?这样一来我……相当于完全的重新穿越了?”

    “不行啊,记忆不能忘,不然我出不来了!”

    “一旦死在了过去,那就是真死了!”

    苏离几乎立刻就想拿出造化笔,在《皇极经世书》里书写彼岸书,给自己示警。

    可惜,终究还是来不及。

    因为在这一刻,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只神异的巨兽。

    那巨兽双眼染血,散发出七彩色的梅花光芒。

    下一刻,那巨兽在看到苏离之后,竟是忽然一爪拍来。

    “轰——”

    整个神奇的天路忽然之间就炸了。

    那一刻,冥想《皇极经世书》的苏离,明显聆听到了一道无比恐怖的惊雷声在他耳边炸响。

    这炸响的惊雷声前所未有的恐怖,一击就劈开了神奇的天路。

    同时,苏离聆听到了一本书被疯狂撕烂的声音。

    “嘶拉——”

    “哗哗哗——”

    那声音非常的清晰,也非常的残忍。

    苏离心惊肉跳,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苏离的意识,也不由一黑,并于隐约之间从尘寰之心里,聆听到了来自于那神秘的男子和女子的惊呼声。

    “不好——通道破碎了!”

    “怎么回事,开启造化——”

    “来不及了,完了,通道断了,人族的希望断了。”

    “他呢?”

    “估计……也没了。”

    “……”

    那声音中断了。

    或者不是中断了,而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最终,苏离仅仅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而他在意识陷入黑暗之中的一段漫长的时间里,都仿佛没有自我一般。

    许久之后,苏离于一种很奇怪的浑浑噩噩的状态有了几分清醒意识。

    这时候的他,很多记忆已经不存在,却唯独记得一件让他刻骨铭心的事——或者说,那是一份感情。

    “我真的穿越了。”

    “原来,即便是那般状态下……我还是忘不了她。”

    苏离心中喃喃。

    他的记忆中,多了一个可爱少女的身影。

    这本是一份很美丽的感情,在发现真相之前,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有一天他才知道,一切都是……。

    当时的他一事无成,而那个女孩,则家境极其优越。

    其本人更是非常漂亮、非常清纯的那种。

    为了害怕他自卑,那个女孩装作普通家庭,陪着他一起挤公交,一起住破旧的出租房……

    有一天,经过一处商场的时候,苏离看到了一枚玉雕,玉雕雕刻的是一名很可爱的少女,那个雕像少女的样子,非常像是那个他当时的女朋友。

    他当时很自卑,也因为没有好的生活条件,所以和女孩子之间非常的清白。

    因为他害怕给不了她幸福的生活却夺走了她的清白,导致她未来会被她将来的老公欺负、嫌弃。

    尽管每次想到这一幕他都心痛之极,却也很是无奈。

    那个女孩看出他很喜欢那一枚玉雕,便悄悄的买下了那枚售价近千万的玉雕。

    只是,在回来的路上,因为一场车祸,她永远的离开了。

    苏离当时在获得这枚玉雕的时候,玉雕上就有着那一句诗词——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当时的玉雕已经摔碎了,玉雕的头部滚落在一边,染上了女朋友的血。

    玉雕身体也被鲜血染红,上面的诗句原本不显眼,却反而显得极其的惹眼。

    在那之后,他无比痛苦,每天都沉浸在痛苦之中。

    那时候,他活在混混遏之中的时候,都会选择那些唯美的爱情电视剧、故事,沉浸在其中,幻想着他是主角,而女主就是她。

    在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里,他就这么的苟活着。

    直到有一天,他在聆听了一首《孟婆的碗》的悲歌之后,从一个评论里看到了一个和他的经历无比类似的故事。

    而那个故事中的那个女子,同样也是很美丽,家境优越,同样也装成普通人跟着那个男孩子一起……

    那一刻,苏离回忆往昔,才隐约开始怀疑,这是一个阴谋。

    所以他暗中调查,可是类似的故事,很快就会被莫名删除。

    终于,在九年之后,苏离查到了那个女子所在的地方——那是一个巨型的研究院,其中研究的就是古老的华夏神话化。

    而其中的天才研究员,那个绝美的少女,则名叫‘零’。

    当时他看到‘零’的时候,简直难以置信。

    那一天,他和零呆在一起,很晚很晚。

    零告诉了他一个秘密——末法时代的惊天秘密,然后询问他是否愿意参加这样的一场‘大型实验’。

    当时,得知‘零’只是一个复制体、甚至还有很多‘零’一样的存在每天都和那些年轻人进行类似的‘互动’的时候,一种万念俱灰的情感袭来。

    他本就平庸,如今付出无数心血的感情最终却只是一场欺骗,他在愤怒之后,又陷入了长久的平静。

    最后,他利用这样的一次机会,换取了一大笔钱,将父母和妹妹安置好之后。

    那一天,他第一次回到了他原本的家,看到了白发苍苍的父亲和拄着拐杖、双眼浑浊的母亲。

    也看到了到了三十岁还没有出嫁,帮忙着抚养父母却已经显得有些苍老的妹妹。

    那一天,他给父母和妹妹在城里买了两套房子,买了各种生活保险,以及……最后留下了一笔定期的存款之后,他把自己的命卖给了零。

    ……

    记忆归来,苏离泪流满面。

    随后他发现,他自己还处于一种黑暗的、潮汐般的环境里。

    身边,有着一个奇奇怪怪的肉团黏糊糊的。

    苏离睁不开眼睛,眼睛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一般。

    不过,苏离却已经知道他处于什么环境了。

    “夫君,怎么办啊,两个孩子都天赋异禀,但是老大的情况不太好,老二的生命力更强一些,这样下去,老大他怕是要被吸死了。”

    耳边,传来了一种很奇怪语调、神古怪的话语,而且还并不是华夏的语言。

    但是这话语出现,苏离却可以听懂。

    那女子说完之后,又叹道:“夫君,我再考虑考虑吧,两个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怎么舍得……哪怕我自己把自己献祭,我也一定要保下孩子!”

    那男子闻言,长叹了一声,道:“血祭有用我早就血祭了,说到底是我苏星河没本事,不过雅儿你放心,我很快就可以突破到超凡级天机大师了,那时候,我就是天机灵师了啊!我给咱们的两个孩子推衍一条出路!”

    男子的声音非常急。

    随即,他又道:“雅儿你别急,更别伤害自己,不然,叶儿和离儿岂不是更危险?”

    苏离闻言,联想到自己父母辛辛苦苦一辈子,指望自己能光耀门楣,自己却如此不争气,因为一个虚无的女人而沉沦半辈子,一时间心中很是难受。

    “我终究是个不祥之人,活着做什么呢?为什么要害他们一家人?”

    “这个和我一起的肉团儿,就是我的哥哥?”

    “算了……我成全你吧。”

    苏离心中叹息,随即他尝试着将自己弄死,结果,竟是找不到任何方法。

    不过,随着他思想、冥想,他发现,他好像拥有一些类似于幻境般的能力。

    而这种能力,随着他不断的运用,而变得越发强悍。

    想了想,苏离尝试着将这种能力凝聚成为实质般的东西,然后将自己杀死。

    这种念头生出,就一直在持续。

    最终,在一番尝试之后,他冥想出了一片领域,显化出了一片虚无梦幻之地,柄成功的进入到了穆清雅的梦境之中。

    “父亲,母亲,孩儿无能,不想让你们为难,我走了。”

    苏离说完,便退出了梦境,然后,他凝聚那种神秘的力量,将自己的眉心刺穿了。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刺穿眉心,但是他知道,这个世界似乎只有这样自杀,才最为彻底。

    可是,他自杀之后,他发现,他的意识却已经飘荡了出来。

    他的穿越者灵魂,脱离了这个婴儿的身体,像是幽魂一样飘荡在了虚空之中。

    他就是一个孤独的浪子,如今却已经没有了家。

    那一刻,无尽的孤独、寂寞和悲绝的情绪,在他的心中滋生着。

    然后,以这样一种存在,他漂浮而起,却看到了那个孩子的母亲‘雅儿’吐血之后,哭天抢地,将头狠狠的往地上砸,砸得血肉模糊。

    他看到,那个名为‘星河’的男子抬手狠狠抽着他自己的脸,连脸上的血肉都全部抽碎了。

    他在悔恨自己的无能,保不住已经觉醒‘天人之魂’的儿子。

    “我还有办法,有办法!我想到办法了!”

    忽然间,将半脑袋的头发都扯得血肉模糊的男子‘星河’忽然尖叫道。

    那女子停止痛哭,颤声道:“夫君你说的是真的吗?什么方法?什么方法可救我离儿,你快说。”

    那男子道:“洗祖骨!我们将他的尸骨拿去替换掉风族的祖骨,风族是皇族,只要洗成不朽骨,离儿的天魂必定会重新归来!”

    那女子闻言,娇躯轻颤,道:“可是,可是这样一来,必定会唤醒祖龙魔。”

    那男子道:“我去填黑棺。”

    那女子道:“那我去填七彩水晶棺吧。”

    那男子悲恸道:“不,我炼制一尊复制体,我不想你出事。”

    那女子道:“那么,夫君你觉得雅儿会让你出事吗?”

    那男子道:“我是超凡天机大师,我不会出事的。”

    那女子道:“我来自于幽冥穆族,我本就是幽冥,我们的结合本就不被允许,我亲自去吧。而且,复制体是禁忌,触碰不得的。我们不能因为离儿,就踏上那条错误之路。”

    那男子道:“那并不是错路,而是出路,风族的皇族需要一尊天魂去洗祖骨,不然风族的浩劫是无法破除的。”

    那女子道:“但离儿不是皇族传承者,风族不会愿意的。”

    那男子冷声道:“风族全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苏星河办事还需要他们愿意不成?镇魂殿既然从上到下烂透了,那就直接取而代之好了!”

    那女子摇头道:“镇魂殿烂是烂,但是我们如此强盗行径,和镇魂殿又有何区别?”

    那男子道:“成大事何拘小节?!”

    那女子道:“小节不注重,何来大节?一次出错,众生难逃因果。”

    那男子道:“那……”

    那女子道:“夫君,我们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人,我们夫妻一心,亲自去填好了,这样,于风族是大恩,功过相抵,便也够了。”

    (ps:第一更七千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另,非常感谢书友‘为了天机神算看正版’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迷恋天蝎座’、‘...天天’各300书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