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10章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华紫漓闻言,秀眉轻蹙。

    华紫漓身边,离暮雪呼吸微微凝滞,神情有些不愉道:“这位大师,你可知我们是什么身份?我们跋山涉水而来了,本——”

    苏离瞥了离暮雪一眼,言语冷冽道:“你就是个卑贱的丫鬟,还没当上圣女呢,就能擅自站出来帮你家主子说话了?你算什么东西!”

    离暮雪闻言,哪怕是气质再出众、素质再好,她都不由心中‘噌’的一声冒起一股怒火。

    这人,太嚣张了吧?

    离暮雪心中不忿的时候,华紫漓却只是随意开口道:“暮雪,你不是他的对手,我来吧。”

    “好的漓姐姐。”

    离暮雪无奈开口,随即还是狠狠的剜了苏离一眼。

    “看什么看?下次将你双眼挖出来点灯笼。”

    苏离面对这种凶狠的眼神,是一点儿都不在意。

    一个npc而已,还在老子面前凶?到时候先干后杀,再干再杀。

    华紫漓的脸色顿时沉冷了下来,她一字一句道:“大师这是什么意思?”

    苏离道:“就这个意思,到了这地儿,就得讲我的规矩,要么听,要么滚。”

    华紫漓冷声道:“你可知我是谁?”

    苏离道:“你是个死人,或者是马上就要死的人。信不信,我是随时就能抹杀你?”

    华紫漓道:“你厉害在一张嘴上吗?”

    苏离道:“我是厉害在嘴上还是厉害在舌头上,至少你这种贱货还没资格来评判的!”

    华紫漓怒道:“你找死!”

    苏离道:“对啊,我找死,来快来杀我!你放心,我绝不会还手!试试看呗!”

    苏离说着,一步步走向了华紫漓。

    他的双眼一直盯着华紫漓,心中的确毫无半分惧意。

    华紫漓手中的剑震荡了起来,几乎立刻就要出手,但是当她的目光落在了苏离的双眼之中的时候,她才发现,这是一双蕴含着七彩灵性般的双眼!

    而这样的双眼,她曾经在某位神灵的眼中见过!

    那一刻,华紫漓身心一颤,心中顿时生出一种极致的大恐惧来。

    她持剑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呸——”

    苏离一口唾沫直接吐出,直接吐在了华紫漓的脸上。

    这一刻,华紫漓其实可以避让的,但是她忽然就不敢避让了。

    或者说不是不敢,而是她很明白,一个能在这种荒凉之地让离暮雪产生冥冥感应的‘天机大师’,再不济都是‘超凡级’的。

    而超凡的天机大师,其能力,足以让无数的修行者趋之若鹜。

    同时,超凡的天机大师,也绝不是普通的修行者可以对付的。

    所以,华紫漓忍了。

    她伸手凝聚灵气,将脸上的、让她倍觉恶心的唾沫祛除,还以一缕灵气清洁干净。

    随后,她才冷声看向苏离,道:“这样,你满意了?莫非这位大师喜欢刻意刁难?”

    苏离淡淡道:“不满意,你的修行还不到家,你们可以滚了。”

    苏离语气极为淡漠,华紫漓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但是她却伫立在了原地,并没有离开。

    离暮雪拉了两次却都没有拉动。

    离暮雪有些无法理解,换她,直接就动手了,哪里有这么过分的什么大师,简直是太嚣张跋扈了!

    就这种人,能活着都是奇迹。

    片刻之后,华紫漓抱拳躬身行了一礼,恭敬的道:“还请大师指点阿漓的不足。”

    苏离闻言,身影停顿了片刻,随即转过身来,看向了华紫漓。

    华紫漓这时候也没有避让,目光直直的盯着苏离。

    苏离走了过去,伸手抚摸向华紫漓的脸。

    华紫漓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但她竟是没有反抗,任由苏离的手乱来。

    不过,苏离却显然没有像是她想象的那样去真正的抚摸,而是抬手就是两个耳光抽了上去。

    两个耳光的力量不大,甚至不能破防,但是却是一种极致的侮辱羞辱。

    这对于华紫漓而言,几乎就是当面凌辱了!

    华紫漓的俏脸涨得通红,她身边的离暮雪更是恨不得立刻跳出来,将苏离狠狠的杀死,以宣泄心中的恼恨!

    可是,苏离却根本不在意她威胁、仇恨的目光,反而继续抬手抽了两个耳光。

    一个,是四个耳光,抽得华紫漓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但是华紫漓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多说什么。

    苏离道:“这一次,我给你一个解释,但是下次——记住了,没有下一次。”

    华紫漓躬身行礼道:“阿漓明白了,请大师指点。”

    苏离道:“你们前来此地,便是有求于人,有求于人那就得有个姿态。在我面前表现你了不起吗?还是你的那什么是金的打造的?希望我像是别的那些舔狗一样舔你?

    你算什么东西?

    你一个小小的金丹圣女,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

    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金丹,就是这个世界的天道在我眼中,那都算不得什么玩意知道吗?

    所以我告诉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远方有多远?

    远方是你思想都无法企及的地方。

    在我眼中,蝼蚁终究还是生命,但是你们,连当蝼蚁的资格都没有,明白吗?

    在我眼中,你们就是一堆数据,我随时能抹杀无数的数据,明白吗?”

    苏离的话很直白,而且非常残酷。

    但是华紫漓却很难听懂。

    因为她根本没有npc这种概念。

    而且,她是第一次被骂连当蝼蚁的资格都没有。

    华紫漓沉默半晌后,才道:“阿漓,便是连当蝼蚁的资格都没有吗?”

    苏离道:“对,没有!因为这一方天地的时间和年代,就是我苏离定下的!现在是什么时间点?现在是太初历元年,是太初时代!”

    华紫漓道:“天地异变,的确有天道之音显化,如今也的确是太初时代。

    只是,你若是这么有本事,为何,为何此时反而显得如此平庸?”

    苏离道:“平庸不好吗?这世间之事,难得糊涂。等某一天你真正绝世无敌了,你就会怀念那份普通人的平庸了。

    不过,你现在还没达到那种追求平庸的境界,所以还是要脚踏实地一些。”

    华紫漓对于这种说法,倒是也有些接受了。

    其实如果是普通人这么说话,华紫漓也的确是早就痛下杀手了。

    可是,苏离此人,却敢在有机会摸她的脸的时候抽她的耳光——尽管软绵绵的,却完全是对于她最大的羞辱。

    可面对这样的羞辱,华紫漓却发现,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是啊,自己是圣女,每天都有弟子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觍着脸讨好,那些赞美的、夸赞的、羡慕和蕴含感情的话语、眼神她见了太多太多,甚至于已经一些厌倦了。

    可如今这苏离……的确是别开生面,别具一格。

    而且,他整个人也非常的俊俏,双眼之中还蕴含着顶级的神性神韵!

    更重要的是——这人拥有九耀琉璃体质,正是‘青尘大师’推衍出来的、最适合她道侣、能帮她破劫的人选啊!

    华紫漓心中思忖,随即态度渐渐的软化了下来。

    也是,求人办事,态度还是要放低一些的。

    华紫漓躬身行了一礼,道:“苏大师,阿漓受教了。”

    苏离道:“你不是受教了,你是受惊了。”

    华紫漓闻言,有一刹那的迷惑——我受惊了?

    好像也是,有些受到惊吓吧。

    苏离道:“修行很累,何妨一跪;想要不朽,就要会苟。想要有出息,就把自己逼,毕竟人都是逼出来的!

    所以,谁逼你了吗?你妈逼的?”

    华紫漓闻言,总觉得这话说的有哪里不对,但还是摇头,道:“没有,我母亲没逼我,我自己也没逼我自己。”

    苏离道:“所以你的修行还不够。就拿之前我吐一口痰来说,你觉得你擦掉就是容忍了?不,你要学会‘唾面自干’,这才是你的心态。

    没有一个好心态,三言两句你就要被人牵引着走,别人将你卖了你还得感恩戴德。

    你看,我现在这么羞辱你,你还不是对我感恩戴德?”

    苏离说着,又是一口唾沫吐在了华紫漓的脸上。

    华紫漓的手动了动,却还是老老实实的不再擦掉口水,任由那口水风干。

    “学会了吗?”

    苏离淡淡询问道。

    华紫漓认真点头,道:“学会了。”

    苏离道:“这就是我以现实结合,给你上的一课。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苏离说着,干脆唱了一句。

    华紫漓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精彩了起来——你给我脸上吐口水还说我伤害了你?

    离暮雪也哑口无言。

    苏离淡淡道:“一个控制不住自己杀机和怒意的圣女,在我看来,与废物没任何区别,偏偏你还自我感觉良好?”

    华紫漓深以为然,再次躬身行了一礼,道:“那,请问苏大师,接下来的劫难,阿漓该如何应对呢?”

    苏离道:“我先看看。”

    苏离说着,双眼锁定了华紫漓,同时打开了华紫漓未来七天的人生档案。

    ……

    看完之后,苏离沉默了好一会儿。

    华紫漓有些忐忑了。

    因为对上苏离的双眼的时候,她总能发现,苏离的双眼特别的有灵性,深邃如渊,深不可测。

    思忖片刻后,苏离沉吟道:“你的劫难不轻,而且还是连环的生死劫,所以你最好的破劫方法就是替死劫。”

    苏离说着,又看了离暮雪一眼,道:“你对你漓姐姐是真心的吗?”

    离暮雪闻言,立刻道:“当然是真心的,不然为何我察觉到了机会,就呆漓姐姐来这里寻求破劫之法?”

    苏离道:“真心到什么程度呢?愿意为你漓姐姐替死吗?”

    离暮雪闻言,有一刹那的呼吸凝滞。

    离暮雪如此,华紫漓也是如此。

    华紫漓不由本能的看向了离暮雪。

    离暮雪立刻道:“若是真能帮漓姐姐破劫,那暮雪也一定是愿意的,愿意为漓姐姐去死。”

    华紫漓立刻有些感动的道:“暮雪,姐姐不会让你去冒险的,苏大师这么问,必定是还有办法。”

    苏离道:“方法有,而且真能一劳永逸,不用你华紫漓去找什么九窍体质的男人合道,不需要牺牲清白——当然,差不多你也能感应到,我的确是你需要的那种体质,但是抱歉,我是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得到的男人!”

    苏离的话很直接,说得华紫漓很是没有面子。

    但是苏离说话的方式似乎一向就是这样,华紫漓终究还是慢慢习惯了。

    所以,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一旦习惯了,那么再大的缺点,他人也是能接受的。

    而若是有一天,这种缺点稍微的收敛一点点,那就是巨大的进步,会让所有人更加的满意!

    反而,若是一开始就完美,那么哪怕是有一点点的不好,就会被无限的放大,最终成为别人眼中的疙瘩。

    这就是现实里的‘升米恩斗米仇’的典范。

    苏离此时,就是如此——反正是一群npc,连蝼蚁都不如的东西,给他们什么面子啊!

    更遑论,在现实之中,已经卖命了的苏离就已经不会给任何人面子了。

    给别人面子,谁又会给他面子呢?

    这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之人的最基本的自我修养。

    华紫漓叹道:“还请苏大师不吝指点。”

    苏离道:“好处呢?”

    华紫漓呼吸一滞。

    苏离道:“你也不是我女人,也不是我什么重要的人,我也不需要去舔你,我凭什么帮你呢?你凭你胸大还是凭你长得美?很抱歉,这些对我没什么吸引力,反正我也吃不着也摸不到。

    更遑论,吃得着摸得到,那亲兄弟也得明算账。”

    华紫漓有些听不下去了。

    这苏大师,污言秽语,而且说话像是利剑一般乱捅,捅得人很是不舒服!

    但,华紫漓又有一种很奇妙的怪异感觉——似乎这么直接的说话方式,反而更让人痛快淋漓,少了一层虚伪和尔虞我诈,让她有着一种异样的刺激感。

    华紫漓想了想,道:“那……苏大师想要什么?”

    苏离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询问系统,道:“浅蓝,我要她的天机,气运之类的东西,能要吗?”

    浅蓝想了想,道:“可以的,但是这要系统升级之后,出现新功能‘以理服人’——”

    苏离道:“那就先升级。”

    浅蓝道:“可是提前升级需要透支百倍的天机值和因果值啊!”

    苏离道:“透支。”

    ……

    系统升级到了5级之后,出现了一个全新的功能‘以理服人’。

    然后,这种功能,只要说出的话能令人信服,就可以收获天机值。

    而且,引起的震撼越大,效果越好,越是能收获天机值。

    但是,苏离并不是这么做的。

    苏离看向华紫漓,淡淡道:“你是圣女,本该殒落,而且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开,但是我让你活了下来,我要你接下来的生命之中一半的天机气运之力,你给吗?!”

    华紫漓闻言,俏脸上终于显出了动容之色。

    离暮雪更是忍不住道:“一半!太多了!你知不知道漓姐姐的命格有多么的高贵,紫气——”

    苏离淡淡的看了离暮雪一眼,离暮雪的话语戛然而止。

    “自扇耳光,这里有你这贱婢说话的资格吗?不知尊卑的土著!”

    苏离冷声呵斥道。

    离暮雪闻言,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正常情况下,她觉得她一剑就能将眼前的‘凡人’杀成齑粉了。

    可是此时她却不能动手。

    因为冥冥中的感应里,此人的推衍天机能力十分逆天,而且她似乎还和此人接触过?

    离暮雪想了想,却又想不明白她什么时候和此人接触过了。

    华紫漓轻叹一声,道:“暮雪,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

    华紫漓说着,朝着自己的脸上猛的自扇了三个耳光,然后才看向苏离道:“苏大师,暮雪年少气盛,年纪轻轻不懂事,所以阿漓便代替她自罚三耳光,苏大师,您看这诚意够吗?”

    离暮雪见状,美眸之中多了几分感动之色,同时她轻咬芳唇,看向苏离的目光更加的不善。

    但是她还是隐藏了起来,没有再表现出来。

    苏离看了华紫漓一眼,道:“我们私下说几句。”

    华紫漓看了离暮雪一眼,道:“暮雪,你去外面守一会儿,顺便看看有无什么投影之类的窥视手段。”

    离暮雪点了点头,道:“漓姐姐你也多多当心。”

    华紫漓道:“嗯,我会的。”

    华紫漓说完,离暮雪便离开了这残破的古庙,到了外面去了。

    这时候,苏离暗中打开系统面板,吩咐浅蓝道:“拍视频,记录下来能做到吗?”

    浅蓝道:“可以的主人,不过到时候要通过绘画呈现或者是类似投影的手段呈现啊,主人还没有这样的能力。”

    苏离道:“那就预支一次投影的能力,能行吗?能行我就干一票大的,这两个前途不可限量,先压榨一波再说。”

    浅蓝道:“如果仅仅是记录现场的一切现实,那并无问题,预支也无需损耗多少。”

    苏离道:“好,这次保证让你升10级以上。”

    苏离心中说完,才关闭系统面板,看向了华紫漓道:“配合的不错。”

    华紫漓道:“这样……真的好吗?”

    苏离道:“你想活着吗?”

    华紫漓道:“我的确不想死。”

    苏离道:“你不想死,但是你的命格太强,远远超出了你承受的极限,所以我拿一半过来,剩下的一半就能保证你安安稳稳的活着了!

    至少,两万年不会出事!

    当然,因为这种命劫,也是一定要有人死的,所以,把命劫转移到别人身上就行了。

    方法,离暮雪不是愿意为你去死吗?那就转移到她身上,让她把灾劫全部牵引过去不就行了吗?”

    华紫漓道:“苏大师,暮雪其实年少不懂事,她其实很善良的。”

    苏离道:“我的确也是借这种手段杀人,将她干掉,没毛病。但是——除了她之外,你还可以选择你爹啊。你爹华云霄,包括他另外一个分身华九耀一起帮你替死。

    这样也可以。

    你要明白,能拥有这种命格甚至替你去死的,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而已。

    那么,你不想死你就想清楚了。

    当然,你也可以谁都不选,自己承受命劫,然后彻底化道。”

    苏离的语气很随意。

    华紫漓道:“那你说屈指可数的几个……还有其余存在?”

    苏离道:“对,还有——比如说我,我也可以。所以你现在直接杀了我,那么,你就一定可以脱离这一次的命劫,而且你还能不支付给我五成的天机气运之力。”

    华紫漓苦笑道:“苏大师说笑了,阿漓怎会对苏大师动手?”

    苏离道:“你把我当那些舔狗一样的对待,就不会有心里负担和心魔了,所以只需要一剑,就可以将现在这种状态下的我干掉——但是你要抓住机会了,因为半个月之后,我就彻底的恢复了。

    那时候,你想杀我就没机会了。”

    华紫漓摇头道:“我是不会对苏大师出手的——暮雪仅仅只是显化了刹那的仇恨眼神,苏大师随手就让我将她干掉。这样的手段,阿漓还哪里敢有异心?”

    苏离道:“所以你是不敢,而不是不想。”

    华紫漓道:“不仅是不敢,也是不想。因为这样的苏大师,活着比死了更加的有价值。”

    苏离道:“不错,谈利益这样大家就都能放开手脚了。”

    华紫漓道:“怎么破解命劫?”

    苏离道:“让你父亲收集一些奇怪的灵石,打造一尊九窍石胎,到时候……”

    华紫漓震惊道:“这样……那岂不是离暮雪非但要死,还要受尽羞辱折磨而死……苏大师该不会是想通过这样的方法采补离暮雪吧?如果苏大师想要我直接将暮雪赐予苏大师当个随身丫鬟。“

    苏离道:“不,我对她没兴趣,所谓的受尽羞辱折磨而死,仅仅只是幻境罢了!此人,我很是不喜欢,所以我不会让她有好结果。”

    华紫漓道:“将她封镇到九窍石胎之中,然后以九耀命劫将其镇杀,以绝断我的命劫……她真的能完全代替我吗?”

    华紫漓显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

    关键是,这种手段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不过,华紫漓还是在犹豫之后,默默的认同了苏离的提议。

    见华紫漓同意,苏离眼瞳深处显出一抹不屑之色来。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淡然道:“现在,你可以去和离暮雪交流一番了,你可以告诉她真相,也可以隐瞒,这个你自己决定。”

    华紫漓迟疑片刻之后,语气肃然了几分,道:“苏大师,其实除了离暮雪之外,我们万漓圣地有一名天之骄女,也特别的出色,甚至,如果不是因为我父亲是万漓圣地的第一任圣主,恐怕她的地位比我还要更高更出色。

    那么,她行吗?”

    苏离道:“你是说公乘青蝶?那个非常理性、也非常冷酷大师姐?”

    华紫漓道:“的确是她,苏大师觉得她如何?”

    苏离道:“你担心一个还不够稳定,担心命劫扛不住,所以还备选一套方案?”

    华紫漓道:“其实我只是不希望因为意外而导致损失惨重罢了。如这种事情,很难一次成功的,如果因此而失败,离暮雪的牺牲岂不是白白牺牲。”

    苏离深深看了华紫漓一眼道:“你告诉她还有一线希望可活,这样她可以拼命爆发所有潜力。

    不然她若是知道你必死,她就不会尽全力,一旦有异心,你必死无疑。”

    华紫漓道:“好,我……试试。只是苏大师不会……不会暗中又和离暮雪联手吧?这样一来,阿漓便不好应付了。”

    苏离道:“你的命格是什么?她的命格又是什么?我在你这里随意弄点儿好处,远远超过她所能付出的全部。”

    华紫漓道:“苏大师觉得她适合采补吗?”

    苏离道:“抱歉,我对你们这些圣女之类的玩意没半点儿兴趣。倒是你说的那只什么蝴蝶女,我倒是有想法见识一下,但也仅仅只是见识一下。”

    华紫漓道:“如此,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了。毕竟,离暮雪的体质是难得的双修体质,若是在她死前还能将其价值好好运用一番,倒是很不错。”

    苏离道:“这说这般话,就不怕我回头在她面前挑拨一番吗?”

    华紫漓道:“苏大师,你觉得她信你还是信我呢?而且,苏大师显然也不是这种人对吗?苏大师是个聪明人,断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之事。”

    华紫漓很自信。

    苏离笑道:“不错,的确如此。”

    苏离说着,又道:“你先和她说会儿话,交代一些事情,事后,我再和她谈谈。”

    华紫漓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离一眼,道:“苏大师——”

    苏离道:“一个时辰之后,你会遭遇危险,解决之法是让你父亲亲自出面守护你回万漓圣地。

    一天之后,到时候会有异常的情况发生,到时候……”

    苏离随口将华紫漓接下来的三天的经历说了讲述了一番。

    这般,的确是直接震住了华紫漓。

    随后,苏离才道:“此次,有些事情我单独交代离暮雪,也是她所需要面对的。放心,你听话保你不死,到时候你当了女帝,我就混吃等死混好处就行了。”

    华紫漓闻言,顿时露出了美丽的笑容,道:“好。”

    华紫漓离开之后,和离暮雪说了会儿话,苏离没有听,但是他通过‘以理服人’能观测到一些信息。

    只不过‘以理服人’这个能力偏弱,信息似乎并不全对。

    “看样子,系统等级越高才越强。”

    苏离思忖之间,离暮雪已经一个人冷着脸走了进来。

    “苏大师。”

    离暮雪躬身行了一礼,虽然心中不愉,但是她还是表现得颇为有风度。

    苏离看了离暮雪一眼,道:“我给你看一段有意思的画面,到时候,你若是愿意听话,我保你不死,但我要收你从今往后七成的天机气运命格之力。”

    离暮雪道:“那我选择不看。”

    苏离道:“你区区一个贱婢你有资格选择吗?你能选的就是听话或者是死。”

    离暮雪道:“那我宁愿选择死。”

    苏离道:“挺好,我一向对女人的尸体很感兴趣。”

    (今天的更新奉上~年底了打打年货,整理了一下房间~耽搁了码字啦~残剑会努力的~嗯,还是觍着脸求下全订阅和月票~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20190419081728226’1600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小虾’300书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道乄不孤’、‘芙蘭朵露斯卡雷特’、‘西行寺管家幽风’、‘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