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12章 时空之子,杀局对拼!
    苏离有些异样的看了过去,透过那炸开的水中,苏离好像发现,那水潭深处的虚空仿佛裂开了一样,出现了一片光明。

    光明之中,虚空裂开之后,那一根小长条腿骨,竟是开始剧烈膨胀变大,下一刻化作无尽漆黑色,如遮天蔽日一般,朝着下方的浩瀚世界猛的砸了过去。

    苏离眼中显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他隐约之间觉得,这般场景有些熟悉,他似乎经历过。

    可是具体在哪里经历过,他却并不能记起。

    苏离继续的盯着那一座巨大的、黑色的染血骨碑,心中还想着,这东西朝着那下方的神秘世界砸过去,该不会使得下方的神秘世界灭世吧?

    只是,这般想法生出的刹那,苏离就看到了不远处那破裂的虚空之地,出现了一只无比浩瀚的星空巨坟。

    那星空巨坟像是有意识一般,直接张开了如黑洞般的巨口,张口一吸,竟是将那一座黑色的骨碑吸了过去!

    “轰——”

    那黑色骨碑狠狠插在了那星空巨坟之上。

    便在这一刻,苏离发现,这星空巨坟好像变得更加的完整了。

    而这巨坟又在很快消失不见,如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时候,那黑暗的小水潭也已经恢复了正常,变得一如既往的平静。

    小水潭里的水也再次的变得清澈了起来,亮晶晶的,像是一泓灵泉似的。

    只是,苏离此时对于这小水潭也已经半点儿都不敢小觑了。

    这些东西,或者说这里的东西,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浅蓝忽然将他带到这里来是做啥?

    莫非,零还有什么其余的新计划?

    抑或者是……觉得想要我进行某种测试?

    苏离沉思之间,又看向了之前他扔进火焰里的另外一截腿骨。

    这一次,苏离看过去的时候,那腿骨也已经燃烧完成了,再次的化作了一块小长条。

    这一次,苏离真正的认出了这东西不是什么小型的水泥块,这就是一块骨碑!

    以大腿骨通过某种神秘的火焰自然炼制出来的东西。

    关键是,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无意识的吧?

    是没有人控制的吧?

    那为什么骨头丢进去会烧成骨碑、形成墓碑呢?

    这是什么逻辑?

    大腿骨烧成了墓碑,那么其余的部分烧了会烧出什么来呢?

    苏离想着,随即再次的捡起了那一块小型的骨碑。

    这一次,这骨碑在他的手中,他没有立刻丢进小水潭里,而是在手中反复的端详着。

    好一会儿之后,苏离才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小说之中都说滴血?我试试看能不能行,反正贱命一条,死则死吧!”

    苏离念头一动,想了想,他走了过去,伸手朝着那火焰一伸。

    “轰——”

    他的手伸过去的时候,那火焰猛的暴动了起来,像是有什么大恐怖要降临一般。

    苏离的手并没有燃烧起来,但还是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痛,一下子刺中了他的神经。

    苏离收回手,看了看他自己的手,也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他眼下这种存在的状态,也不过只是处于一种冥想出来的意识状态罢了,并不一定是完全真实的。

    至于是个什么状态,苏离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这是在‘系统’的某种状态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然,有问题也无所谓,反正已经卖命了。

    这般心态下,苏离拿着骨碑,朝着自己的左右的手心猛的划了一下。

    刹那之间,的确有血水流淌而出。

    不过苏离发现,他的鲜血似乎并不是纯粹的红色,而是带着一点点的的鲜红色和淡金色,这血水似乎有些奇怪。

    苏离没有来得及质疑,此时,他的血水开始渗透那石碑之后,石碑上面的黑暗颜色,立刻一层层的被洗去。

    就像是时间被加速之后的石碑的风化过程被直接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呈现了出来一样。

    这一幕非常的神奇。

    但是更神奇的是,这一块骨碑在褪去了黑色之后,竟是化作了苍古之色,带着一股浩瀚的波澜与荒古气息,仿佛来自于非常古老的时代一样。

    苏离看着这骨碑,隐约之间,他从骨碑上发现了一些字。

    这些字并不复杂,在苏离看来这,这种字他是认识的。

    这是一种类似于甲骨的字,但是好在他如今的智力今非昔比,曾经的前一世他对于这些东西也比较熟悉,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这骨碑上的字为‘镇魂碑’。

    看到这一幕,苏离啧啧称奇。

    一根大腿骨,被未知的火焰焚烧之后,化作了黑暗的镇魂碑?

    这镇魂碑被他滴血之后,竟是真的褪去了黑色,显化出了真形?镇魂碑?

    苏离想了想,又再次走到了那小水潭的旁边,然后抬手将这镇魂碑丢入了小水潭里。

    果然,这一次苏离一丢进去,立刻就像是银色的纯钠丢入水中一样,瞬间‘轰’的一声再次发生剧烈的爆炸。

    “轰隆隆——”

    苏离甚至看到,东南西北四方,都出现了四条闪电巨龙!

    是的,闪电竟是显化出四种颜色,而且还化作了闪电巨龙,在虚空咆哮。

    虚空中,隐约出现了非常刺耳的莫名的‘摩挲’的声音,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异常情况出现。

    小水潭中的清水,全部的变成了黑水,黑水炸开之后,水中的虚空都龟裂了起来。

    与此同时,裂开的虚空里,镇魂碑猛的坠落了下去。

    这时候,苏离又看到,虚空中出现了一名白衣纱裙女子,抬手凝聚出一只虚空巨手,抬手一抓,并将那镇魂碑抓在了手中。

    只是,这镇魂碑被她抓在了手中之后,她似乎察觉到了对应的血脉气息,竟是直接抬手一抽,将镇魂碑之中、苏离渗透的血水收集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白衣纱裙女子显出了一抹异色,似乎喃喃道:“没有想到,竟是有这样的血脉?”

    那白衣纱裙女子喃喃自语,随即竟是同样凝聚出一道血脉来,并将这血脉与那鲜红色、暗金色的血脉开始融合了起来。

    “嗤嗤——”

    虚空之中,出现了非常神秘的变化。

    一缕缕扭曲的虚空之力四散而开,同时,白衣纱裙女子身边四方再次出现了紫色的闪电。

    闪电密密麻麻,但是那女子竟是直接站在其中是,像是根本不被影响一般。

    苏离默默看着的时候,那女子结合双方的血脉之力,竟是凭空捏造出了一个婴儿出来。

    那婴儿浑身闪烁着一缕缕神秘的火焰之力。

    不过,那女子做完这一切之后,抬手将婴儿抓了起来之后,在苏离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直接拧断了脖子,将身体丢弃了出去。

    那婴儿的身体被扔掉之后,落入虚空下方的世界,也不知道多久,苏离看到,深海之中,一只巨龟忽然冲天而起,一口咬住了那没有脑袋的婴儿,接着一卷,将其卷曲深海深处。

    而那婴儿的脑袋,则被女子无比小心的按入了那镇魂碑之中。

    片刻之后,苏离看到,那镇魂碑之中,竟是出现了一个漩涡,漩涡之中出现了一道浅蓝色的光门。

    光门出现之后,那婴儿的小脑袋刚好卡在光门之地,并在此时,开始吸收那光门之中的某些能量。

    那婴儿非但没有死,还立刻变得活灵活现了起来。

    苏离看得十分狐疑,也十分奇怪。

    不过他觉得,他不该看的,这似乎牵扯到了什么巨大的秘密。

    “好看吗?”

    这时候,耳边似乎传来了那神秘的白衣纱裙女子的声音。

    苏离心中亡魂大冒,此时此刻,他处于这样的环境里,那白衣纱裙女子竟是能有所感应,甚至还能和他说话?

    苏离不敢有丝毫的应对,整个人只觉得非常的难以置信。

    要知道,这是在系统牵引的某种虚空幻境里啊,怎么可能有其余的生命能进入此地和他交流?

    苏离想着的时候,那白衣纱裙女子仿佛透过下方的小水潭的虚空残破区域看到了苏离。

    苏离看到,那是一双充满了神秘意志、冰冷而又蕴含着法则道韵气息的美丽双眼。

    这样的双眼,让他有一刹那的迷失。

    而那一刹那,他几乎都可以为对方去做任何事情!

    但,苏离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因为他并不是一条舔狗,所以他绝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所以,苏离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并以一种冷冽的眼神看着那白衣纱裙女子——无论对方是否看得到都无所谓,他苏离又需要担心什么?需要忌惮什么?

    这种心态之下,苏离的眼神更冷冽了几分,同时他直接张看一口吐沫吐向了那黑色的小水潭。

    “唉,看来你的来历是真的很神奇,不在轮回之中,不在因果之内。而正是这样的来历,才适合帮我培养一个孩子啊。

    好了,算是借你血脉一用了啊。

    今后,我是会还你的。”

    那白衣纱裙女子轻声开口道。

    “不用今后,现在就还吧。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历?还有你之前拿的镇魂碑,也是我的。”

    苏离直接开口道。

    “我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行走在时光之中,我好像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了。”

    那白衣纱裙女子喃喃,有一刹那的茫然。

    苏离皱眉道:“你这么强,能行走在时间中了都,竟然还没有名字?还忘记了?你觉得我这么愚蠢这么容易被欺骗吗?”

    那白衣纱裙女子摇了摇头,淡淡道:“什么意思呢?难道行走在时间之中不是无法记住很多事情吗?这难道不是真相吗?”

    苏离道:“那么,你将行走在时间之中的能力,用来回报我吧!你好像不仅借用了我的血脉之力,还借用了我的镇魂碑,拿去养婴儿?”

    那白衣纱裙女子道:“镇魂碑不是你的,你不能随意将血脉融入其中,这样只会给你带来无尽的灾劫!镇魂碑是假的,那只是尸骨,在尸骨上留下血脉之力,到时候尸骨复苏,你们将全部成为血食啊!

    所以其实我是救了你。”

    苏离道:“随你怎么说,你现在报答吧。”

    那白衣纱裙女子道:“算在孩子有你的血脉这一点上,也行吧,我教你《时光溯源之道》吧。这种功法,修行到了极致,就可以行走在时间缝隙里了,这样可以避免十万年的归墟浩劫。”

    苏离诧异道:“十万年的归墟浩劫?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孩子有我一份?想要孕育孩子,难道不是我先干你几场,然后你再怀孕吗?我都没爽到,你也没有以身体孕育,结果孩子都出世了?”

    那白衣纱裙女子闻言,倒是也没有生气苏离的孟浪说法,而是解释道:“十万年的归墟浩劫,就是这世间的生命,所有都只能活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岁,到了十万年的最后一刻,都必定会化作归墟,成为天地之间的一缕尘埃。

    天地间的一切,都会湮灭!

    这就是归墟。

    但是,如果学会了《时光溯源之道》,并且将其修行出不朽的神性来,达到一种出神入化的层次,就可以以这种功法行走在时间长河的缝隙里,而不至于死去。”

    苏离道:“我大概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了——这就是活在了过去或者是现在的某个时间节点里对吧,相当于是苟且偷生了。”

    那白衣纱裙女子道:“对,就是这意思。”

    苏离摇头道:“这种功法很多人会吗?”

    那白衣纱裙女子道:“也不是很多人会,应该屈指可数吧,功法毕竟都是易学难精的东西,更遑论,要凝练不朽的神性,至少要感悟一道不朽的道痕才行。

    可这世间是没有真正的不朽道痕存在的。”

    苏离闻言,不屑道:“可笑之极,这世间怎么可能没有不朽?我难道不是不朽?”

    那白衣纱裙女子愕然道:“你是不朽?”

    苏离闻言,笑道:“不错,我若是不朽,以你这种存在,还能用我的血脉来锻造后代?只不过,和你的情况差不多,毕竟,大象无形对吧?你行走在时间长河之中,尚且还遗忘诸多。

    而我其实和你差不多,但是我遗忘得更多。”

    苏离说着,眼珠子骨碌一转,随即笑道:“说了这么久,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忘尘’,苏是万物复苏的苏,忘尘就是忘记了红尘的意思。”

    那白衣纱裙女子闻言,有些震撼,也有些感慨,道:“苏忘尘……的确是好名字,可惜,我不记得我自己的名字了。”

    苏离笑道:“那我帮你取个名字好了。”

    白衣纱裙女子闻言,美眸之中充满了期待之色:“那,便多谢了,这是我行走无尽岁月一来,第一次还能遇到能和我交流之人。”

    苏离道:“你的长相,很像是我的故乡洪荒世界里的东方仙女,所以便以‘东方’为姓氏吧。然后……你看起来非常可人,而在我的故乡,形容女孩子像是天使一样,多半会以‘anl’来形容,不过我不喜欢那些老外,所以就以拼音的方式——‘安可儿’来命名吧。

    所以,你的名字是‘东方可儿’,也可以是‘安可儿’,看你喜欢哪一个吧。”

    白衣纱裙女子闻言,美眸一亮,道:“这两个名字都不错,就这个吧。”

    东方可儿说完,才又看了她身前不远处的镇魂碑一眼,道:“那么,这孩子你也取个名字?”

    苏离呼吸微微一滞,道:“真有孩子了?这么快就生了?可是咱们这还没一亲芳泽啊!”

    东方可儿笑道:“苏大师当真不愧是‘忘尘之心’的拥有者,对于凡尘,反而如此记忆牢固,令人钦佩。

    东方可儿说着,又解释道:“其实养育后辈,就像是普通的野兽进食一样。”

    苏离奇怪道:“哦?还有这种说法?”

    东方可儿道:“类比于进食,比如亚古兽每天进食时间超过八个时辰,如果达不到八个时辰,肯定各种弊端就出来了。

    为什么呢?

    因为在亚古兽的食物结构中,以最低灵性气息的草料、树叶等素食为主,所以不吃够八个时辰或者八个时辰以上,灵性摄取便达不到自身需求,会产生各种体质、灵魂上的缺陷。

    这里我用的就是时间的规则,但实际上这是错的!

    现在我如果要豢养一只亚古兽让其长成巨龙,怎么养?让他吃树叶吗?

    当然不是,我只需要将镇魂碑激活,将其中接近不朽的骨髓、血脉之力和其中的灵性神性气息抽取出来,直接炼化化作纯粹的本源能量打入它的体内,它就不需要八个时辰就可以吃饱!

    而且,没有达到八个时辰的进食时间却也并不影响它的成长,因为不朽镇魂碑的灵性本源比天然草料大多了。

    所以那些基本的规则其实一点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关键的地方给予关键的资源就行了!

    所以,时间重要吗?

    时间其实也不重要!

    亚古兽需要每天吃八个时辰才能活着,这是亚古兽的真理,是它们的法则。

    人类需要孕育下一代而产生阴阳合道,这是生物的阴阳合道理论,是他们的法则。

    但是这法则真的是对的吗?

    其实不是。

    所以,你有血脉之力,你的血脉之力已经被提纯到了极致,蕴含古皇气息,蕴含不朽道韵,蕴含着没有上限级别的生命底蕴层次。

    这样的血脉我将其提取出来,凝聚成为能量精粹,与我自己凝聚出的一滴血脉之力组合,将其衍化成为一个新的生命,这有什么不对?

    这哪里需要一年或者更长时间去孕育啊。

    合道终究还是有意外,生出的孩子有可能会先天残缺。

    但是我这么通过炼器般的手段炼制出来的孩子,放心,不会有意外可言的。

    绝对是天骄中的天骄——现在明白了吗?”

    苏离闻言,表情变得颇为古怪。

    这种事情,这么专业真的好吗?

    他原本想的是魅可辣舞,结果???特么的就这?

    结果就是一人一滴血,在虚空炼器?炼制出一个孩子?

    这就多了个娃?

    苏离的三观受到了很大的颠覆。

    但是他同样也知道,这应该就是这种修行世界里的现实。

    “对了,孩子你觉得应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东方可儿询问道。

    “魅可辣——”

    苏离刚脱口而出,想说真心话的时候,却终究还是愣了下,随口道:“莫拉”。

    东方可儿轻轻点头道:“那就‘莫拉’好了。

    她说着,想了想,又道:“只是这样一来,他一旦成长之后,就无法行走在时间之中了,要不,你将他带在身边?我的确是占了你一些便宜,待会儿,我便将《时光溯源之道》全部烙印在这一座镇魂碑上,然后通过‘天降镇魂碑’的方式降落下去。

    到时候,你就可以领养他了。”

    苏离不以为然道:“如这种事情,何须太担心?既然是我的儿子,还怕他活得不潇洒吗?随便放养就好了,真强者,从来不惧怕任何考验。”

    东方可儿先是一愣,随即若有所思,道:“的确如此,真强者,从来不畏惧任何黑暗。”

    苏离道:“不是黑暗,是艰难。”

    东方可儿道:‘对于我而言,艰难便是黑暗,而唯有永恒不朽的光明,才可以驱散黑暗。”

    苏离道:“光明不可能驱散黑暗的,在任何光明的背后,都是黑暗。因为,黑暗就像是影子,如影随形。”

    东方可儿道:“是吗?那么,你现在又是在何处,为何可以窥视到时间长河?”

    苏离道:“我反而很奇怪你能看到我。”

    东方可儿道:“我仅仅只是感应到了窥视,而并不是看到了你,因为我连你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苏离道:“我长得就像是你心中的男人的样子。”

    东方可儿道:“可我心中没有任何男人,有的只是我自己。”

    苏离道:“那我就是你的样子。”

    东方可儿笑道:“苏忘尘,你可不要乱说话哦,我会把这句话当真的。”

    苏离道:“莫名其妙的我就中了你们的圈套,被拿去当种子了,我随便说话又如何呢?算了,不和你说了,我一直在吃亏。”

    苏离说着,转身之后移开了目光,同时也不去看那水潭里的白衣纱裙绝美仙女。

    和这女子比起来,什么华紫漓什么离暮雪,都差了很多了啊。

    “这般世界,要是能睡几个这种极品的绝世仙女,倒是也不枉此行。

    不过目前为止,好像连续都被别人算计了。”

    “之前我想算计离暮雪,却被她故意识破,以退为进,反而得到了她想要的‘投影’。

    这一次的镇魂碑,更是莫名其妙就想着要滴血,并将镇魂碑丢入水中去试试。

    就好像思想被牵引着走一样。

    虽然这确实都是我自己做的事情,但是有种不受我自己控制的趋势?”

    “潜移默化的影响吗?”

    苏离思忖半晌,随后又离着那水潭远了一点儿。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那水潭变得平静了下来,苏离看过去之后才发现,水潭里的水又变得清澈了起来。

    那里面那位他恨不得天天那啥无数次的绝美仙女,也彻底的消失了。

    出现莫名其妙的东西,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然后莫名其妙的被借种生子,接着又莫名其妙的被威胁……

    苏离心中很是不痛快。

    这系统带来的什么天帝宝库啊这是。

    还说什么一幅画。

    一副什么画啊!

    苏离心中腹诽着,走了几步之后,他走到了一具女子的尸体面前。

    这女子的尸体只有一颗头颅。

    但是苏离能看到,她同样非常的美。

    只不过,苏离仔细去看她的脸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脸竟不是真的脸,而是一张人皮!

    苏离呼吸一滞,随即他还是蹲下身来,朝着那张人皮揭了起来。

    “嗤嗤——”

    人皮被揭下来之后,那一瞬间,那女子的脑袋立刻腐烂风化,并开始冒出大量的黑烟。

    “哐当——”

    这时候,两颗眼珠子像是两颗玻璃球一样滚落了出来。

    亮晶晶的,看起来有些怪异。

    苏离看向那两颗眼珠子的时候,那两颗眼珠子里蕴含着奇奇怪怪的光泽,也在看着他。

    或者说,不是看着他,而是看着他眼中的这种人皮面具。

    苏离看向这种人皮面具,心中发寒。

    他是肆无忌惮,无所顾虑,但也就是个穿越者小萌新啊,忽然遭遇这种情况,说是不恐惧那都是假的。

    苏离心里慌的一批,却还是镇定的看了一眼手中的人皮。

    想了想,苏离一咬牙,直接将这张人皮丢进了前方的那一团火焰里。

    “嗤嗤——”

    火焰猛然膨胀了起来,火苗顿时窜起好几丈高。

    这种情况,看起来有些恐怖。

    可正是如此,火焰逐渐变小之后,苏离选了一根大腿骨当火把,直接将那人皮面具给拨弄了出来。

    拨弄出来之后,这一张人皮化作了一张泛黄的古卷,像是一页书页一样。

    看到这一页书页,苏离心中微微一动,觉得自己一定是得到了某种武功秘籍,觉得自己终于有点像是得到其余一般。

    苏离走过去,伸手触碰了一下这泛黄的古书页,却发现,这书页像是美女的肌肤一样,非常的柔软有弹性。

    这般,苏离甚至莫名生出一种很大胆的想法,这要是用这包着……

    算了,苏离摒弃杂念,将这张书页持在了手中。

    想了想,苏离也不在乎是不是会被利用,再次的用之前划开的手心的血往这书页上抹。

    这一次,这一抹,苏离就发现了一些离奇的事情。

    “苏忘尘你好,我是苏离,也是你。”

    “当你看到这一封遗书的时候,恭喜你,你取代我已经成功了,所以我在无力挣扎之后,留下了这样一封遗书给你,当然,也是给我自己。”

    “很奇怪吗?我知道你一定会很奇怪,但是请不要奇怪,也不要询问原因,因为,你与我都失败了。”

    “你不是一直要要灭杀我取代我吗?这一次,我给你一次机会,看你有没有能力真正的取代我好了。”

    “你现在没有复苏记忆,所以你不知道你是谁,这同样也没有关系。

    接下来,你看到那两颗眼珠子了吗?捡起它们,将它们投入火焰之中焚烧,到时候,会烧出两颗琉璃珠来。

    那两颗琉璃珠出来之后,你将它们全部滴血之后,再通过冥想的方法放在眉心之处。

    这样,你就能开启天枢神眼了。

    当然,你如果不愿意这么做的话,那么也没有关系的,因为你不这么做,接下来你还是会被收割被毒打的。

    我原本是打算回到过去来看看这一次你的遭遇,但是我运用了人生档案系统的某些权限,结果我发现,我竟是可以查看你的档案!

    而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意味着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所以,前世我们其实本来是双胞胎,但是死了一个对吧?

    但是我们的灵魂却交织在了一起。

    只有这样,才能证明,那一次测试,那么多人为什么都失败了而只有你一个人成功了,因为你其实也没有成功,真正成功的是我。

    不过,这些你肯定也不会相信。

    没有关系的,我不需要你相信,我只需要告诉你,这些我都知道就行了。

    至于小浅蓝为什么带你来这里,这里的确是天机商城,是天帝宝库,也是系统被杀死之后的特殊地方。

    但是这里又并不是真正的‘天帝宝库’。”

    “苏忘尘,接下来,如果你能相信光明,那么你才真的拥有希望。

    可是如果你一如既往的陷入黑暗,那么你只能走回你的老路!

    另外,你即便相信光明,你也顶替不了我——最多,你能顶替掉我的天人之魂。

    但是天人之魂承担的某些因果,甚至是你无法想象的!

    这世间从来都不是游戏,从来都不是!

    苏忘尘,你好自为之。”

    看到这一页泛黄古书页的时候,苏离先是呆愣了好一会儿,随即才不由失笑。

    随即,他刚准备将这古书页丢入火焰之中,抑或者是丢入水潭之中,但是下一刻,他还是放弃了。

    想了想,他还是将古书页搓了搓,往他自己的脸上戴。

    这既然是人皮面具,戴着试试看呗。

    反正,随便尝试,死不死的无所谓了。

    他苏离也不是被吓大的!

    至于什么兄弟,双胞胎之类的,简直是无稽之谈!

    像是他有个哥哥或者弟弟这种事,真有的话,父亲母亲岂不是早就会告诉他?

    虽然,他有时候确实是有些双重人格的表现,但是那个只是现代生活的压力太大所导致罢了,根本不能这么去判断。

    “阴谋,当真是莫名其妙的阴谋啊。”

    “不过,我却也不会在意。”

    苏离不以为意,直接将这泛黄的古书页贴在了脸上。

    贴上去的刹那,苏离忽然觉得脸上像是焚烧了起来一样,那是一种源自于身心、灵魂上的刺痛。

    这种刺痛,让他浑身巨震,同时忍不住猛的朝着脸上撕扯了起来。

    “啊——”

    他咆哮着,将脸上的书页撕扯下来,想要扔掉!

    可是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撕扯不下来了。

    那书页重新化作面具,化作了血色的、像是燃烧着火焰般的鬼脸面具!

    而那火焰焚烧之下,苏离感觉他的下巴等都完全的烧穿了,连骨头都渗透了出来。

    苏离立刻跑到了水潭边,朝着水潭里看了过去。

    随后,他看到他自己脸上多了一张染血的鬼脸面具。

    而通过面具的缝隙,他看到了他自己的脸像是被削掉了一般一样,全部都腐烂了,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的狰狞。

    “啊啊啊——”

    苏离咆哮如狂,浑身巨震。

    这时候,苏离想到了什么,立刻跑去将那两颗眼珠子捡起来,丢入了前方的火堆之中。

    “嗤嗤嗤——”

    这一次,火焰熊熊燃烧之后,果然,很快两颗琉璃珠便滚落了出来。

    苏离捡起两颗珠子,却并没有将两颗琉璃珠通过冥想按入眉心之中。

    但是,他原本想将两颗珠子丢出去,也没有丢出去。

    苏离先是重新寻找了一块大腿骨,丢进火焰之中燃烧成为黑色的魂碑之后,这一次他没有释放鲜血。

    想了想,苏离还是冥想了起来,将两颗琉璃珠按在了眉心。

    这一幕开始做的时候,苏离觉得,他应该是中了数不清的陷阱了。

    但是,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法了。

    这古书页里提及的苏忘尘和苏离,至少还好像是个兄弟。

    这如果不能信的话,其余的一些信息和没头没脑的判断,就更不能信了。

    但是,此时这一切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冥想之后,苏离就像是一瞬间开启了灵智一样,那一刻,他忽然福至心灵,并在瞬息之间陷入了一刹那的茫然状态。

    这时候,苏离忽然睁开了第三只眼。

    这只眼睁开的时候,其中绽放出了七彩琉璃般的灵性辉光。

    “终于还是出来了,不容易了。这一局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先看看再说。”

    苏离喃喃自语,眼神平静。

    随即,他朝着四周看了看之后,走到了那小水潭之处。

    来到小水潭之处,苏离开启第三只眼,看向了水潭之中。

    这时候,他戴着鬼脸面具,模样看起来有些狰狞,但是苏离丝毫不以为意。

    苏离重新调出系统面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处于紊乱状态,系统的等级也变得一片模糊,若隐若现。

    同时系统的星级也同样有些不稳定。

    不过,苏离还是立刻关闭了系统。

    这时候,他双眼凝聚出一道神华,显化出了无比可怕的力量。

    “轰——”

    水潭之中,猛然炸开一片巨浪,其中,有虚空裂痕显化。

    裂痕深处,出现了一片白光。

    白光里,东方可儿的身影若有若现。

    苏离看到了东方可儿之后,直接道:“东方可儿。”

    东方可儿闻言,有些诧异,道:“嗯?你来了?咦你怎么……怎么这么丑了?”

    苏离道:“我一向并不俊俏。”

    东方可儿道:“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你,血脉气息对上了,之前你是怎么回事?真的已经忘尘了、彻底蜕凡了吗?”

    苏离道:“我时间不多,交代你做一件事。”

    东方可儿道:“我们之间并无因果,莫拉如今也已经成人了。”

    苏离道:“我不想见现在的你,你施展《时光溯源之道》,我要见那个刚与我说话的那位。”

    东方可儿道:“《时光溯源之道》用在我自己身上?”

    苏离道:“对。”

    东方可儿道:“好,我试试——这次,就信你一次吧。”

    苏离道:“到时候,我救你出这里,这是承诺。”

    东方可儿道:“没事,反正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这么做吧。”

    东方可儿说着,开始施展出《时光溯源之道》来。

    随后,不过呼吸之间,虚空完全扭曲了起来,一道道的白光和紫色的雷霆不时扭曲,简直像是时空风暴在爆发按一般。

    但是,苏离的眼中,这一切都非常的稳定。

    片刻之后,东方可儿的身影重新显化了出来。

    这一次,非但是在交流之后,反而还在交流之前。

    苏离二话不说,施展天机玲珑手段,就的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投影给了他。

    “那血脉之力?”

    “血脉之力我提供给你,还在我认,将来我好好教导他,你放心。”

    “好,那我接下来就这样和他说?为什么要这样?”

    “这个理论,就是养猪理论。至于具体的养猪理论,你将亚古兽换成猪,理论上也是成立的。你这样说他就会配合。”

    “可是,我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你想要的,都可以实现。”

    “真正的不朽?!”

    “真正的不朽!”

    “你行吗?!”

    “你觉得我不行吗?”

    “不,我觉得你超行,你很厉害!”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

    苏离和东方可儿交流很是顺利。

    等东方可儿记住了接下来的举动之后,苏离才道:“后面,帮我做一件事,如果你发现在时间长河之中,一个名叫‘沐雨兮’和一个名叫‘南宫婉儿’的女子若是被未知的时空流浪者镇压、封镇抑或者是搜魂,一定要救下她们!”

    东方可儿沉吟道:“我……我可能实力不够,毕竟,能行走在这种地方的存在,我未必是对手。”

    苏离道:“不,你高看了别人,小看了自己!你很强,远远比你想象的强!另外,我传你一份功法——钉头七箭书!学会了,到时候,那些存在,以你的能力,随意秒杀!

    只要你将那些存在秒杀,就没有人会知道,你到底有多么强!”

    苏离说着,将钉头七箭书直接凝聚化作希望之源,传授给了东方可儿。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只因为,苏忘尘的‘未来七天’非常可怕!

    若非如此,此次回来,他必定会第一时间显化为‘苏离’,而不是处于‘隐藏’状态。

    只不过,一次的‘太初时代’,实在是有些邪门,而且还隐藏着非常巨大的危机。

    至于苏离记忆之中的‘零’,苏离反而并没有去相信。

    无论真假都无所谓。

    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其中定有更大的因果,此时的他也无法处理得了。

    可如果是假的,而他若是去信了,就真的被苏忘尘给顶了,以至于,他会陷入无止境的被动状态。

    甚至,这一次苏忘尘做得很毒,因为这个身体本身,就是苏忘尘的身体而不是他苏离的身体。

    苏忘尘不是想替换掉他苏离抑或者是‘天人之魂’吗?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而已。

    苏离以天枢神眼凝聚希望之源,将‘钉头七箭书’传授给了东方可儿。

    这种传授,也并不是直接传授,而是经过了《皇极经世书》的修正之后的《梅花七阴杀》的手段。

    这种手段,是最适合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的,相当于是量身打造一般。

    东方可儿感悟到这种蕴含希望的功法,顿时也无比的震撼,震惊。

    好一会儿之后,她反而朝着苏离深深鞠了一躬,以表示感谢。

    苏离则默默的收了希望之源,并淡淡的看了这一片天地一眼,接着眼中显出了一丝遗憾、难过的神色。

    又过了片刻,苏离才呼出一口浊气,念头一动,眉心之中的希望之源天枢神眼,在这刹那之间化作七彩色的气泡,并重新的没入了眉心深处。

    与此同时,苏离也就是苏忘尘的天枢之眼重新睁开。

    在他的眼中,这一刻,这片天地变得充满了七彩霞光、韵彩连连。

    天地仿佛充满了神秘的神性气息,一种种仿佛不朽般的造化气息弥漫四方,让他心神为之动容。

    “看来,那古书页上所说即便不是真,也差不多是正确的!”

    “那么我……我其实是苏忘尘而不是苏离?不,我不能这么想,一定是那苏离想要取代我!”

    “不,这一定是浅蓝他们的某种计划,觉得我已经不受控制,想要复制出一个复制体来取代我!”

    “对,一定是这样!该死,之前那东方可儿拿到了我的血液,一定是拿去复制了!”

    “那什么莫拉也不是我儿子,估计就是复制的我自己!”

    “该死的!”

    “我一定是又中招了!”

    苏忘尘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极其的难看了起来。

    (ps:第一更11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某黑壄窫’、‘书友20201226002824161’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