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13章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忘尘在挨揍
    苏忘尘也就是苏离有些气急败坏。

    不过他还是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觉得他一定不能生气,一定要讲明!

    对,讲明,他妈的千万不能说他妈的脏话!

    苏离连连深呼吸了好几次,他一回想到这一系列的经历,就觉得他这一系列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的被‘浅蓝’彻底的控制了,已经成为了行尸走肉,已经在无数的陷阱里穿行了。

    这会儿,估计想要跳出来,怕是也已经不可能了。

    “我该保持足够的冷静才行,其实之前我面对那离暮雪,我就应该沉稳一些,实际上该焦虑的是她而不是我才对。

    可是,我都干了一些什么蠢事!

    我不能急,我他妈一定不能急!”

    苏忘尘也就是苏离在心中不断的嘀咕着,此时此刻,他的心情也很是糟糕。

    虽然吧,早就已经卖命了也认命了,但是被像是当成傻瓜白痴一般的对待,这滋味儿可也是并不好受的。

    苏离回忆之前的一系列经历,终究还是觉得这里的东西可能真不是什么宝贝,反而每一样东西都透出一股子古怪之意,就好像,这些东西是特意画出来的一样。

    这奇怪的感觉生出之后,便如黄河之水泛滥而一发不可收拾,顿时,更多的奇思怪想便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涌现。

    这智力方面没有变得发达,倒是胡思乱想的本领见长,苏离的心情也是哔了狗。

    “算了,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得了,无非也就是个死而已,如今也都已经毁容了,可去他妈的吧!”

    苏离喝骂了一句之后,他想了想,直接走向了那变得清澈无比的水潭,并在水潭边重新蹲了下来。

    随后,他将脸直接伸向了清澈的水潭。

    “不是厉害吗?我就用这潭水洗脸,你这人皮厉害?还是这潭水厉害?”

    苏离心中歇斯底里,整个人透出一股疯魔的劲头。

    下一刻,苏离凝神屏息,将脸直接塞进了那清澈的小水潭之中。

    这时候,一股冰冷、荒凉、阴冷的感觉忽然生出。

    同一时刻,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仅如此,苏离在此时甚至觉得,他好像变成了一只幽灵,穿行在神秘的黑暗虚空之中。

    这种感觉,就像是朦朦胧胧的梦境里,又像是一种幻境之中,非常的不真实。

    可是这种感觉却来得非常的真实,非常的铭心刻骨。

    黑暗的虚空之中,苏离觉得自己已经化作了一只幽灵、幽魂,轻飘飘的在到处飞。

    飞着飞着,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故人。

    这个人和他的关系还不错,只是很多年没有联系了。

    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袍,脸上似乎戴着一张面具?面具有点丑,像是一个骷髅似的。

    而且,很搞笑的是,这人手中竟是提着一柄镰刀?

    玩角色扮演,cosy吗?

    苏离心中怪异的想着,这时候,那黑袍故人看到了他,无比幽深深邃的双眼之中显出了一抹明显的怒意与恨意,但是随即又在仔细的打量他之后,神色变得平静了下来。

    苏离虽然看不清此人的剧情表情变化,却也可以看出,这位故人朋友已经没有了怒意,就像是已经不再责怪他了一样。

    这般时候,苏离心中其实也不由有些好笑——特么的谁稀罕你责怪不责怪似的,是不是有毛病?

    别说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怪异环境里,就是在现实里,我也不可能真的鸟你啊。

    我就是穷得讨饭捡垃圾也不会求你啊,我需要你原谅吗?还装模作样的显得自己很大方似的。

    苏离心中杂念纷呈,这时候其实他也已经发现,变得聪明之后他非但没有变得理智,而且还有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念头不时呈现,而且他的心性变得极其的狂躁、浮躁,变得极其容易发怒,而且做任何事情还有着一种极其急切的心思,恨不得所有的事情立刻无比完美的处理好,那样心里就舒坦了。

    这是一种强迫症达到了晚期绝症的地步!

    这样的情况,其实是让苏离非常抓狂的,但是他还是努力的压制着、隐忍着。

    所以,无论是拿脸探草丛……拿脸探小水潭还是拿人皮面具往脸上敷面膜的事情,他都无所忌惮。

    就是乱干一通。

    如今,他同样是这样的心态。

    “怎么?我很对不起你似的?摆着一张死人脸,看起来很牛逼一样?其实在我看来,你非但不就比,就这样子就是个牛逼!”

    苏离直接开口道。

    那黑袍鬼脸面具男子平静的看了苏离一眼,道:“自作孽,不可活。”

    苏离嗤笑道:“对,我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又怎么样?我会求你苟活吗?我会求我自己苟活吗?放心,我一心寻死,最好你现在就干死我,不然,不用装出那一副好像是已经原谅我的样子。”

    那黑袍鬼脸面具男子淡然道:“我原谅的不是你,你也不够资格,我原谅的是那一位宅心仁厚的真正人皇。”

    那黑袍鬼脸面具男子说着,又平静的道:“这种地方,你不要随便来了,这里算是皇族的无间地狱,你来此地受苦吗?”

    苏离嗤笑道:“还无间地狱,我呸!说得好像很牛逼似的,行啊!这里要是地狱,那就让我苏离永镇地狱吧!嗯,对,就是这样!地狱不空,我苏离誓不成佛!”

    那黑袍男子闻言,吃了一惊道:“好家伙,你这宏愿你也敢发,你是疯了吧?你没脑子到这个地步了?还是说你的什么计划出错了?”

    苏离闻言,见那黑袍男子非常吃惊,匪夷所思,顿时说不出的痛快。

    这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手段,确实是极其好使,而苏离也发现,这样的行为方式,完全超出了别人的预料,往往应该会是最好的结果。

    反正如果智力比不上别人,那么就这么来好了。

    苏离嗤笑道:“什么计划,还想奴役我苏离?无论你们定下什么计划,对于我而言就是没有计划,我只要我行我素就行了。”

    那黑袍男子道:“地狱不空,你誓不成佛?你是想成佛吗?佛又是什么?”

    苏离道:“算了,念在我们应该很熟的情分上,我就免费告诉你好了——什么成佛成魔的,都是小意思了,佛是什么,佛就是魔的对面。”

    那黑袍男子道:“魔的对面不是仙吗?皇族的仙。”

    苏离道:“非也非也,皇族不仅有仙,还有佛,更有魔。仙佛魔才算是三界完整啊!”

    那黑袍男子闻言,有些动容,也有些失望,道:“原来,皇族也有魔啊,如此看来,魔倒是无处不在了。那么,所谓的完美的国度,其实也就都是假的了。”

    苏离道:“完美国度?其实完美国度也是有的,盘古族人曾经创立了一个完美的永恒国度,可惜遭遇到了魂毒侵蚀,结果全部灭族了。”

    那黑袍男子迟疑道:“完美国度?真的有完美国度?盘古族人又是什么呢?”

    苏离道:“兄弟,好歹咱们也应该是熟人,你莫非连这些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

    那黑袍男子闻言,抱拳躬身行了一礼,道:“唉,说来话长,一言难尽,曾经的本我,因为心怀仁慈,怜悯兄长之成长故自斩天魂,结果天魂不死,我自己本体变成了傻子,天魂却被镇入了这皇族的无间地狱深处,不得安宁。

    其实这些也怪不得本体,至于我这本我念头,本身对于很多事情是不存在记忆的。

    毕竟,你也该知道,三魂七魄之中的七魄,才是主导记忆的。至于天魂,对于真正的天骄而言,其实就像是被斩掉了部分天赋,过一段时间也会自行的生长出来。”

    苏离闻言,有些奇怪道:“哟呵,我这遭遇和你其实也差不多,不过我的情况却好了太多了。不过,这世间还真有这种自斩为了兄长的傻逼啊。”

    那黑袍男子闻言,脸色顿时一沉,呵斥道:“不得如此亵渎心怀大爱的本体!”

    苏离嗤笑道:“行行行,你有爱心你有理。不过,你似乎对于我的来历有所知晓?”

    那黑袍男子道:“也说不上知晓,只是隐约看到过一些类似的场景,同时也和你有过几次的遭遇罢了。”

    苏离道:“你还真和我有所接触啊,那么你说说我当时的情况如何?”

    那黑袍男子道:“你确实是相当了不起,至于具体的评价……抱歉,我就不评价了。”

    苏离顿时喜笑颜开,道:“如此看来,那一定是特别特别厉害,以至于言语已经无法形容我的牛逼了。”

    那黑袍男子闻言,表情似乎僵硬了一下,随即变得精彩了几分。

    只不过,因为戴着面具,所以具体的情况也并没有显示出来。

    即便如此,苏离其实也有一定的判断,所以,苏离的心情也更好了几分。

    嗯,这小黑不错。

    “小黑。”

    苏离开口道。

    这称呼,称呼得内黑袍男子不由呼吸一滞,愣了愣。

    但他却也没有否定这个称呼。

    “小黑,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要出去的话,又该如何出去呢?”

    苏离询问道。

    他只记得他将戴着面具的脸塞在了水池之中,结果就来到了这个地方,这是怎么回事,到现在苏离也都没有弄明白。

    “这地方若是能出去,我早就出去了啊,困在这地狱之中的存在,不在少数,但是能出去的,至少我并没有发现。”

    黑袍男子小黑平静的回应着。

    苏离闻言,顿时也不由无语。

    这要是被困在了此地,那还做什么?

    那么,在现实之中,又会发生什么?他又需要做什么?

    系统如今又去了哪里?

    系统的功能如今又该如何去施展?

    系统怎么升级,怎么去升星?

    他要在归墟立洪荒并帮零实现那个计划又该怎么搞?

    毕竟答应了,如果可以做到的话,还是要做到的,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虽然他确实没怎么将这事情当回事儿,但是这不代表他想要失信于人啊!

    苏离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看向了那黑袍面具男子,沉声道:“那么,你是怎么进入这个地方的呢?”

    黑袍男子小黑闻言,摇了摇头,道:“不记得了,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我应该有一份刻骨铭心的感情吧。”

    苏离道:“还刻骨铭心的感情?你都下地狱了,肯定是个超级大渣男,大猪脚蹄子。”

    黑袍男子道:“什么大猪脚蹄子?什么意思?”

    苏离道:“意思就是,牛子小小,说话吊吊。”

    黑袍男子呼吸一滞,随即摇头,道:“还是不是很能理解,不过,大概上是明白你的意思了——不,你错了,我非但不是渣男,不是牛子小小,而且我还非常的专情,非常的痴情。

    若非如此,一个男人怎么会下地狱呢?

    只因,他需要为他的女人赎罪罢了。”

    苏离闻言,呼吸一滞,随即嗤笑道:“哦,说到底,原来你是只舔狗啊,抱歉了,你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老实人,难怪你能收获一份美好的爱情——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有点绿,不错不错,你不叫小黑,你应该叫‘小绿’才对。”

    黑袍男子闻言,脸色微微变得精彩了几分,但是他也没有生气,道:“其实她应该是一个非常完美也非常温柔的人,我到如今都还忘记不了。不过我终究还是忘记了,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定然是喝下了那碗孟婆汤。”

    苏离闻言,嗤笑道:“小绿兄弟,你在说梦话在想屁吃呢?还孟婆汤,那玩意根本就不是真的好吧!”

    黑袍男子摇头,眼神很坚定的道:“苏忘尘,这是真的!真的而不是假的,幽冥海中是有真正的奈何桥的!

    奈何桥上是有一位孟婆的!

    你以为这些是假的吗?

    我亲口喝过我岂会出错?”

    苏离闻言,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感情这非但是只舔狗,还是个二愣子,还是个精神错乱之辈啊。

    不过……好像也是有那么一点可能的。

    为什么呢?

    因为是‘归墟世界’,是虚拟现实的游戏啊,里面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道具也就正常之极了。

    这么一想,苏离顿时心情又变得有些糟糕了,一想到之前见到的娃儿他娘东方可儿是个npc,他的心态就有点儿失衡了——因为,他终究还是有些忘不了那个绝世美女。

    “行行行,你说有就有。”

    苏离也不再和黑袍男子争吵,一个名叫‘小绿’的黑袍疯子二愣子,有什么值得和对方去争吵的呢?

    在这般心态之下,苏离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黑袍男子道:“苏忘尘,你现在确实是已经变了,而且你竟是来了这里,还敢立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看来,你终究还是活成了你向往的样子了。”

    苏离刚想说话,忽然神情肃然道:“等等,你刚才喊我什么?苏忘尘?”

    黑袍男子道:“是啊,苏忘尘,莫非你不是苏忘尘吗?或者说,你依然觉得你是苏离?”

    苏离刚想拒绝,可是他想到他在东方可儿面前撒谎谎称自己是‘苏忘尘’,如果再承认自己是苏离,岂不是穿帮了?

    是以,苏离正色道:“我的确是苏忘尘,但实际上我名‘苏离’,苏忘尘,只是我随便给自己取的一个别称罢了,以诠释自己‘忘尘之心’。”

    黑袍男子摇了摇头道:“苏忘尘永远只可能是苏忘尘,永远都不会是苏离。

    同样的,苏离也永远都不会成为苏忘尘!

    所以,如果你是有对应的什么心思的话,趁早还是熄灭了的好,不用白白的浪费时间了。”

    黑袍男子的说法,让苏离有一刹那的沉默。

    这沉默,发自于本能,发乎内心深处,似乎,他内心深处有着某种不甘的执念一闪即逝一般。

    这种执念,他虽然抓住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这种说法。

    片刻之后,苏离还是认真的看着黑袍男子,沉声道:“苏离是苏离,也是苏忘尘。我不过是随意取了个别称罢了,你认不认可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我自己认可这一点就行了!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的呆着吧!我到处去看看,逛逛,然后我就要离开了。

    对了,你要离开吗?

    你求我,我带你离开这里。”

    黑袍男子道:“这地方,来了就不可能离开了,除非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苏离道:“我既然敢答应,我就自然有办法离开,你若是不信也没有办法——所以,要么求我,要么闭嘴。”

    黑袍男子道;“你是怎么来到此地的?”

    苏离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之前遇到了一张人皮面具,这面具……”

    苏离简单的说了一下这面具的变化,然后又讲述到他戴上那泛黄古书页之后、古书页变成了鬼脸面具的场景。

    这般说法之后,那黑袍男子呆滞了好一会儿。

    随后,他开始仔细的打量着苏离的脸。

    片刻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道:“你现在脸上也没有任何灼烧的痕迹,更没有任何面具。所以,你说的话,有些奇怪。

    而且,类似于这种鬼脸面具,从来都不是那什么泛黄的古书页能变化出来的,这是人皮,是人皮面具。”

    苏离道:“对,我差不多也完全知道了。”

    黑袍男子沉声道:“这面具本身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的脸所对应的小水潭,应该是幽冥海,也就是黄泉。

    在黄泉里洗脸,你是真厉害!你这是浪得飞起了!”

    苏离道:“别说黄泉洗脸,就是在太上老君的坟头蹦迪,那也是基操啊。”

    黑袍男子道:“苏忘尘你慎言,太上老君目前还在复苏状态之中,万万不可冒犯,要知道,祸从口出。”

    苏离嗤笑道:“呵呵,你是真没救了。”

    黑袍男子道:“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你现在是个什么状态了。行了,言尽于此,你走吧。”

    苏离道:“说了这么多话,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呢?现在你有想起来吗?”

    那黑袍男子淡淡看了苏离一眼,道:“怎么可能想不起来,我只是试探一下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而已,苏忘尘,你听好了,我名——”

    苏离道:“什么?”

    那黑袍男子的话像是被未知的雷霆之音忽然掩盖,以至于苏离根本无法听清。

    等苏离想要听清的时候,那声音也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苏离刚想要继续询问,那黑袍男子的身影像是幽灵一样,竟是刹那之间就消失了,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

    “苏忘尘,无论是否能从这里出去,记得小心路边的那些特殊的小动物哦,她们可是非常喜欢咬人的。”

    这时候,远远的传来了那黑袍男子的叮嘱的声音。

    那声音带着一种洒脱,一种庆幸以及一种说不出意味的——幸灾乐祸!

    是的,幸灾乐祸!

    这种语气这种语境,苏离一听就听懂了。

    这时候,苏离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你个绿光男,你这个渣渣,你这个丑货,都丑到灵魂深处了,还敢有脸在那儿幸灾乐祸?!!

    简直是!

    苏离心中很不忿,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他苏离在挨揍。

    这他妈的就离谱了。

    苏离刚想着,随即踏空走上了一条幽暗的灰色虚空桥梁上。

    俏脸上,一只只浅蓝色、深蓝色衣袍的、像是楚人美的幽魂不断的向前飘行着。

    苏离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顿时就有些不好了。

    那一刻,苏离想找个地方,换一条路走,可是当他回头却发现,回头的路,也同样是这样一座桥,而且,他已经站在了桥上已经下不去了。

    前行或者后退,都会走上那样一条路。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出去?”

    这时候,苏离的心情也更加复杂了。

    他其实真的不怕死,都已经到这地步了,就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啊!

    可是这他妈的什么系统不当人,将他引到这种地方来?

    这还是人呆着的地方?

    苏离想着,桥梁上忽然钻出一颗披头散发的人头来,同时,其双手显化出恐怖的白骨,猛的一下抱住苏离的双腿。

    “嗷呜——”

    接着,一种惨叫声直接发出,以至于苏离低头看的时候,才发现,这特么的就是‘贞子’啊。

    “卧槽!”

    苏离心中慌的一批,顿时也有些头皮发麻,脊背发凉。

    这是哪个不当人的玩意儿设计的这些东西?

    这是虚拟现实的游戏吗?这是鬼片吧?

    苏离想着,同时狠狠一脚踢在那人头的脑袋上,随后他像是提到了一团烂肉团上一样,那触感特别真实,但是也特别的恶心。

    好在,这种抓着他双腿的骨手被踢开了,苏离立刻向前跑去。

    这时候,一道黑影猛的窜了上来,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

    “啊——”

    苏离惨呼一声,随后才发现,一只长着一对碧绿色幽暗双眼、眼神冰冷、凶戾的野猫,竟是忽然出现在了此地,并死死的咬着他的肩膀!

    苏离猛的甩手,竟是甩不脱。

    这时候,苏离第一时间甚至想的是——他会不会得狂犬病?

    “滚!”

    苏离怒喝一声,同时强行的甩动肩膀,并以左手去撕扯那只黑色的野猫。

    这野猫力量巨大无比,凶戾之力,而且其咬合力非常恐怖。

    一口下来,苏离的肩膀上一片肉都被撕开,血肉模糊,惨不堪言。

    苏离的左手抓过去的时候,那黑猫身影一闪,一口咬在他的左手手指上。

    “喀嚓——”

    瞬间,手指的指骨就被咬断了一根。

    “啪嗒——”

    那一根手指的指骨被咬断之后,那黑猫还非常嫌弃的一口口水吐出,随同那血肉和手指全部吐到了桥下的黑水之中。

    黑水中,忽然生出了一片幽暗的血色火焰。

    火焰熊熊燃烧,而那一只指骨在燃烧之后,竟是化作了一枚碧绿色的骨玉玉片,沉入了水底,消失不见。

    而苏离肩膀上的模糊血肉,则全部烧成了齑粉。

    这时候,苏离也已经发狂了,他恨不得立刻将这只野猫弄死,毁尸灭迹。

    那一刻,他猛的用力,一把抓住了那只野猫的后腿,倒提着,狠狠朝着桥上砸去。

    “轰——”

    这时候,一只白色的小狐狸猛的窜了过来,双爪猛的抓向了苏离的脸。

    苏离怒不可遏,直接将那只猫狠狠砸向那只白色小狐狸。

    两者并没有在虚空碰撞,因为苏离没有砸中。

    反而,那只白色小狐狸冲出之后,双爪一抓,朝着苏离的脸猛的抓了过来。

    “噗嗤——”

    苏离的脸上,半边脸上的血肉全部被抓了出来,生出了撕心裂肺的剧痛。

    苏离怒喝一声,挥拳乱打,却根本没有能击中那只小狐狸和那只黑猫。

    这时候,黑猫挣脱了苏离的手心,跳了出去之后,在桥边和小狐狸一起站立着,双眼死死的盯着苏离,眼神冰冷而凶残。

    其中,甚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仇恨之意。

    不过,片刻之后,似乎察觉到了未知的大恐怖,小狐狸和黑猫有些惊悸,竟是立刻夹起尾巴猛的飞窜而出,并极速的逃遁消失了。

    苏离痛不欲生,浑身的伤势让他前所未有的愤怒。

    而这时候,天空中竟是飞过了几只七彩玄光闪烁着的凤凰。

    这些凤凰,每一只都无比美丽,无比高傲,竟是都从这黑暗的桥梁上空飞过。

    只不过,其中一只只有手掌大小的凤凰,身上竟是显化出了九种颜色,看起来更加的高贵和神秘。

    这只小凤凰飞过苏离头顶的时候,忽然停留了片刻,并莫名的朝着苏离看了一眼。

    这一眼,苏离也有所留意,是以他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这只小凤凰眼中显出了一抹戏谑、轻蔑和幸灾乐祸之色。

    这眼神嘲讽、戏谑而又高高在上。

    苏离的心态,在那一刻真的有些崩了。

    就好像,他就是一个跳梁小丑,所有的强者都在他的面前显化神通,而他自己却还在和一个金丹境的修行者在那里算计结果还算计失败了!

    苏离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这样下去不行!

    他知道,他必须要想办法极速成长起来,不然,从始至终,他一定会被彻底的按死,连丝毫的挣扎之力都没有。

    “这里是地狱?真的是地狱那我就走过这奈何桥看看,我倒是要看看是不是有孟婆,是不是有望乡台。”

    苏离的那股子逆反的心态生出,是以,他不再有丝毫的迟疑。

    他以一种无比坚定的心态一步步向前。

    这一次,虚空之中又出现了类似于九龙拉棺般的场景,不过苏离也已经不再去关注——因为他知道,别人在关注他的同时,也都在笑话他!

    那种戏谑的眼神,那种看小丑一眼的眼神,哪怕是他不去看,都可以感应到。

    这般,苏离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走过了这座幽暗的桥。

    而在桥头,苏忘尘见到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各方面看起来都很正常,是一个颜值和气质都和离暮雪、华紫漓等人差不多的存在。

    所以,这就是‘孟婆’?

    这么年轻貌美的孟婆吗?

    苏离走过来的时候,那一身紫衣纱裙的女子平静的看了苏忘尘一眼,道:你来了,现在这么狼狈了?”

    苏离若有所思,随即淡淡道:“我一向都是这么浪费,你莫非不知?”

    那女子闻言,微微皱眉,道:“你这次用力过猛,被算计了吧?好在你让我在这里留了一手,我在这里也等你很多年了。”

    苏离沉声道:“什么意思?”

    那女子道:“‘忘尘莫及’的意思。”

    苏离闻言,脸色沉冷了几分,道:“我和东方可儿只是隐瞒身份的言辞,我其实是苏离。”

    那女子道:“醒醒,现实一点儿,这里是什么地方,在这里说谎毫无意义,你非但不是苏离,还是苏离最大的敌人,也是他宿命之中的敌人。”

    苏离沉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那女子道:“你看来是真陷入了某种混乱状态,你被苏离算计了,这就是你的杀局?这一次一开始你就完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苏离道:“我是苏离,这是我坚持的本心,我若认为我不是苏离,那么恐怕我一定会失败!”

    那女子道:“行,你这么也那就当你是苏离吧!”

    苏离再次皱眉,神色极为不愉的盯着那女子。

    那女子叹道:“好,苏离,你就是苏离!我认可你的说法了!”

    苏离这才收敛了冷冰冰的表情,这一路走过来,时间不知流逝了多久,但是苏离脸上的伤势和手上断掉的手指也都恢复了正常。

    这时候,那女子才道:“我的名字你再次记录一下,我叫‘风婵’,风是风伏羲的风,婵是貂婵的婵。”

    苏离闻言,眼中显出一抹异色,道:“你知道风伏羲和貂婵?”

    那女子道:“当然,风伏羲是我风家皇祖,当然知道了。至于‘貂婵’,你曾经不是说在你心中,貂婵是最美的吗?而我就是你的貂婵。

    还说,下一次我学会了言出法随的能力之后,一定要回答你一个问题。

    你问——我的貂蝉在哪里?

    然后我答,你的雕缠在腰上。

    我现在已经学会了言灵族的那言出法随的本事,你可以问了。”

    苏离闻言,呼吸微微有些急促。

    这倒不是激动,这种事情他从来不激动,而是他发现,似乎……有可能,这和他苏离曾经在‘归墟世界’内测把这个世界通关了有关。

    那时候,他之所以能通关,其实有一点他内心非常清楚,那就是……一定要足够的浪。

    而如今,他却畏畏缩缩,忌讳太多。

    而且虽然有些事情他确实也是在莽,像是什么黄泉洗脸坟头蹦迪之类的,也能算,但是还不够。

    这般沉思之间,苏离直接问道:“我的貂婵在哪里?”

    那女子风婵笑道:“你的雕,缠在腰上。”

    苏离闻言,忽然发现,他似乎变大了,也变长了……

    这的确是这么久一来,他所历经的唯一一件好事了。

    只是……这么大这么长……这都可以当成皮鞭来用了啊……

    苏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是风家的风婵?”

    风婵道:“风家镇魂殿的风婵,在这里等你,是想告诉你,这一次,赶紧放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苏离道:“我放弃什么?”

    风婵道:“内心的执念,这一次,天皇子已经窥视到了未来,恐怕已经夺取到了一座非常厉害的远古镇魂碑,所以你所创造的一切过往经历,都只会成为他的囚笼。你这一次是彻底的输了。”

    苏离道:“不,如果我真能做到这一步甚至能算到我现在的遭遇,那么我非但没有输,反而还是势均力敌的局势。

    而且,我现在不够聪明,如果我真留下有什么手段,那一定会在关键时刻生效。

    所以我现在恰恰应该持续下去。

    吃亏犯错不是坏事,很可能还是一件好事。”

    苏离说着,又道:“你在这里是给我喝孟婆汤?汤呢?”

    风婵白了苏离一眼,道:“什么孟婆汤啊,这里就是天池血河之地啊,只是通过壁画画出来的而已,我来提醒你就是让你不要在这里多呆,这里是画中的过去,你待得越久你越是暴露得越多,就越是会出现危机。”

    苏离想了想,道:“壁画,就是类似于‘画壁’的世界?”

    风婵道:“什么画壁?”

    苏离道:“你口口声声说你认识真正的我,那你说几个我的特征?”

    风婵道:“云想衣裳花想容?”

    苏离道:“下一句是什么?”

    风婵白了苏离一眼,道:“我想睡你从不从?”

    苏离:“……”

    苏离道:“再来一个事实,我无法确认。”

    风婵道:“自古多情空余恨?”

    苏离道:“下一句?”

    风婵无奈道:“你这戒心是真的太严了——下一句是:雪地打炮冷不冷?”

    苏离道:“好像有那味儿了。”

    风婵道:“你就是太过于恣意妄为,放浪形骸,不然……”

    苏离道:“不然岂不是让你要喜欢死了。”

    苏离说着,又道:“只要功夫深?”

    风婵道:“铁棒磨成针?”

    苏离道:“不错,的确是有些可以说明问题了,那么,最后一句,你若是答得上来,那么,我就会彻底的相信你。”

    风婵道:“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你以为很高吗?”

    苏离道:“如果你能在这里来见我,那么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就一定非常高!”

    风婵道:“好吧,你不用问了,那句话的答案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可以告诉我。”

    苏离道:“你现在已经知道我要问什么了?”

    风婵道:“奇变偶不变,对吧?这一句从来都没有下,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给我这一句的答案。”

    苏离刚想回答,忽然脑袋猛的一痛,似乎有一道冥冥中的声音在呵斥道:“白痴,这种答案你给出去了之后,你就等着我们兄弟彻底完蛋吧!”

    苏离心中凛然,在心中回应道:“苏忘尘?”

    那声音淡淡回应道:“你哥苏离,你才是苏忘尘,你个没良心的小弟弟。”

    苏离闻言,心中嗤笑道:“又来,你觉得我会信吗?”

    那声音淡淡道:“白痴,你自以为没有漏洞的布局这一次错漏百出,这一次别人早就等好了你布局,然后全部手段都用出来了,你还在反复横跳,当真是在别人不朽神王的坟头蹦迪,作死之极!

    而且你再这样下去,把系统暴露了,那就真全部完蛋了。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好了!”

    那声音提及‘系统’之后,苏离整个人一个激灵,立刻有些毛骨悚然。

    这一刻,他仿佛真正的清醒了几分,随即他看向了风婵,笑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

    风婵美眸之中显出了一抹期待之色,笑道:“哦?那你告诉你的貂婵嘛。”

    苏离笑道:“奇变偶不变,我有千里眼。”

    风婵默默记录在心,喃喃念叨了好几句之后,才道:“这说法,倒是有些离奇,就是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苏离一脸自然而随意的意气风发的姿态,笑道:“奇变偶不变,就是道生一,一生二的变化,奇偶代表的是正阳和正阴,毕竟单阳双阴啊。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生万物等,都是从一的变化开始的,最终也从一为终结,这就是万物归一,但是其中其实是没有二的。

    所以这个二代表了偶,偶同时也是‘配偶’的意思。

    所以这种至阴是不会产生变化。

    这是一种至道,形容的就是千里眼的修行之法与总纲奥义!

    我显化我的千里眼给你看看!”

    苏离说着,直接凝聚先前冥想出来的‘天枢神眼’。

    那一刻,苏离冥想之后,眉心直接生出了一只神秘而蕴含神性、蕴含七彩神芒的天枢神眼!

    (ps:今天第二更1.03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各位亲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