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14章 剥夺千里眼,获取震天弓
    风婵盯着苏离眉心的那一只七彩色的天枢神眼,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期待以及羡慕之色,只不过,这种羡慕和期待并没有直接呈现,反而隐藏得很深很深。

    苏离开启了天枢神眼之后,其实是有所察觉的,但是他已经不再那么直接的表现出来,反而直接的收敛了所有的情绪。

    这种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就像是可以对于一切都运筹帷幄一般。

    如果说之前没有开启天枢神眼的情况下,他对于潜龙丹和洗髓丹的药效无法发挥到极限的层次,可是如今开启了天枢神眼,苏离觉得,他已经变得非常聪明了。

    至于说那风婵的一系列表现,他心中其实依然未必完全相信,不过对方竟然能懂得这么多‘对句’,这就奇怪了。

    “苏离,这就是你所谓的‘千里眼’吗?只是,你的说法,好像和你之前给的答案不一样啊。”

    风婵有些不依不饶,继续撒娇,声音无比的妖媚入骨,让苏离都有些难耐了。

    关键是风婵言出法随,之前说什么貂婵,确实是让他有些亢奋了。

    苏离想了想,道;“哦?,哪里不一样了?要不你让我仔细检查一下,是变大了还是变深了?”

    苏离的话,让风婵轻啐了一口:“坏人,看样子你这本性是真的一点儿都没有改呢。”

    苏离笑道:“既然是本性,那自然是不会改的,本性之所以是本性,不就是本性难移吗?”

    风婵道:“你之前告诉我,‘奇变偶不变’的下一句是‘上正下不正’,抑或者是‘猫欺狐也欺’。

    苏离:“……”

    苏离瓮声瓮气道;“你一定是在故意说笑,看我笑话,之前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野猫和野狐狸欺辱我,怎的也不见你出手?”

    风婵道:“那到底是哪一句呢?”

    苏离无奈道:“看样子,你是对于我一点儿基本的信任也都没有,这样我真的很为难啊。”

    风婵道:“你给我完整的答案,我自然是不会让你为难的。”

    苏离道:“我给了答案,你却觉得我所说是谎言。”

    风婵道:“自然是有测试之法,不然,又岂会如此为难与你。”

    苏离道:“你也知道是在为难我,好了,这句话的答案就是‘我有千里眼’,你信也是这个,不信也是这个,我苏离说的!”

    风婵道:“也就是说,你定义了这句话的答案是这个了吗?”

    苏离道:“我的确是定义了这菊花。”

    风婵颇为无语,却不再询问,因为她已经察觉到了苏离的态度,如果继续询问下去的话,就只会适得其反。

    这样好吗?

    这并不好。

    毕竟,薅羊毛也不能一口气逮着薅光啊!

    风婵喜笑颜颜,只不过苏离却神色平静。

    “你已经得到了答案,那么,能说说这里是怎么回事吗?”

    苏离说着,又道:“还有,不将你擅长的本事表现一下?比如说吹箫巫山云雨之类的?”

    风婵白了苏离一眼,道:“我的老相好他叫‘苏忘尘’而不是‘苏离’啊,既然你是‘苏离’,我岂会和你好?岂不是对他不忠?以他那苛刻的性子,我若是表现出半点儿不忠来,岂不是不得好死?”

    苏离无语道:“那苏忘尘就那么凶的?”

    风婵道:“只会比想象之中更凶。”

    苏离道:“那为什么还要和他好?”

    风婵道:“没办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正是因为他坏得冒烟儿了,所以才爱不释手,就像是中毒了一样。”

    苏离闻言,不再说话。

    风婵美眸凝视着苏离,柔声询问道:“苏离,你不是说有什么‘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吗?那‘千里眼’的能力既然在你的身上,那么,那‘顺风耳’的能力呢?在哪里?”

    苏离闻言,想了想,道:“那‘顺风耳’的特殊神通,那可是极其了得的东西。这东西,真正的名字也不叫‘顺风耳’,而是‘谛听’。

    这个名字,来历是极其神秘的。”

    风婵闻言,美眸微微明亮了几分,道:“那这个‘谛听’的能力,又在谁的手中呢?”

    苏离笑道:“你猜。”

    风婵立刻的道:“不,我不猜,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

    苏离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这种能力到底在谁的手中,毕竟,我拥有了千里眼,如果还有顺风耳的话,那么我还需要这么被动吗?”

    风婵若有所思的,道:“那你觉得,会不会在那位神秘的天皇子的手中呢?”

    苏离道:“什么天皇子?”

    风婵道:“就是那位非常神秘的存在,将来会继承人族大统,代替皇族在现实之中行走的那位。”

    苏离道:“皇族的事情,我目前一无所知,你问我其实也恰恰是我很想知道的答案。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去进行一番测试的。”

    苏离说完,这才看了风婵一眼,道:“你没有孟婆汤的话,这条路我走过来的意义何在?所以,我就不在这里多呆了,我先离开了。”

    苏离说完,朝着风婵挥了挥手。

    风婵这一次眼中显出了无比真实的羡慕之色,这一次的羡慕也没有丝毫的隐瞒,所以,她的眼神一下子显得极其的真实,也极其的具有感染力。

    这种眼神,一般情况下普通修行者是很难以拒绝她的。

    不过,苏离虽然不是普通的修行者,也有些被吸引。

    可这一次,苏离却非常果断的按照之前的‘自称’是‘苏离’的神秘声音的话来冥想,并显化天枢神眼之后,以天枢神眼形成七彩色的气泡。

    七彩色的气泡显化出来之后,苏离身影一动,直接钻入了气泡之中。

    这时候,他的天枢神眼忽然变得一片清凉,而他的面前,那所谓的风婵,其实是一具形容枯朽苍老丑陋的腐朽尸骨。

    “这可真是红粉骷髅啊!”

    苏离顿时也有些怪异,之前他心中念叨着的绝世奇女子风婵,竟是真正的红粉骷髅?

    七彩色的气泡出现在这样的一方天地之中,似乎立刻被排斥了。

    就像是沉入水底的皮球一样,立刻被推着向上飞速攀升。

    这般情况下,七彩色的气泡飞天而起,并逐渐的将包裹之中的苏离携带着冲上了万里云霄之上。

    而气泡之外的红粉骷髅还在尽情的卖弄着风情,却不想,其落在苏离的眼中,却已经丑态尽出。

    “这真的是令人恶心了啊,竟是这种情况!”

    对于之前的心动,苏离也是颇为无言以对。

    不过在这样的气泡之中,苏离看到了外面的无尽黑暗虚空,也看到了虚空之中一片片的七彩色的气泡。

    只不过,其中很多的七彩色的气泡都已经没有了光泽,变得无比的黯淡。

    除此之外,便只剩下另外一种气泡了。

    那种气泡,有且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血红色。

    这种血红色从其开始升腾起来的时候是红色,再到逐渐上升的过程之中血色消退之后,便开始变成无比浑浊的黑色。

    这种黑色无比的幽深也无比的阴寒,蕴含着无比恐怖的煞气与杀机。

    似乎,一旦被这样的黑色气泡锁定,似乎会被一下子杀穿似的。

    苏离看了一会儿之后,就不再看那黑色的气泡,因为这种东西看着会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而那些七彩色的气泡虽然好看,但是这些气泡却已经没有了光泽,所以也已经很难找到让他眼前一亮的东西了。

    这般状态下,苏离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终于,他聆听到一种‘啪’的一声破碎的响声出现。

    这声音出现之后,苏离发现,他的脸不知何时已经离开那小水潭。

    而他整个人,则处于一种失魂落魄般的状态,坐在水潭边有些发呆。

    苏离抬头看了一眼小水潭,他脸上的伤势也已经没有了,同时手指也并没有受伤,脸上的面具,则早已经化作了一张泛黄的书页,已经出现在了那一个看起来很浅的小水潭之中。

    小水潭的潭水此时依然无比的清澈。

    其大小看起来,也依然不过巴掌大小。

    但是之前那一系列匪夷所思的经历,却让苏离久久难以忘怀。

    苏离冥想天枢神眼,这时候,他的天枢神眼效果依然还在,而且,在天枢神眼的帮助下,这一次,苏离无论是看远处的大量的尸体还是看其余的东西,都多了一丝‘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

    所以,这一次他再次前行之后,他没有捡取骨头丢入火焰之中,也没有去尝试那火焰厉害与否,而是凭借着某种感觉,一路向前。

    这种情况下,苏离很快又穿行了很遥远的一段距离,直到他看到了一座有些神秘的祭坛。

    祭坛上刻画有非常神秘的符。

    这些符,这一次苏离是完全不认识的,不过其中的一些符号他还是认识。

    这些符号就是周易里面的卦象的一系列符号,由最基本的乾坤坎离等八卦组成。

    苏离看了看这些符号,随即又将目光落在了那祭坛上。

    祭坛上空荡荡的。

    但是祭坛旁边的高台上,却挂着一幅画。

    那一幅画是模糊的,上面的画面早已经被抹除了,已经看不清真实的情况。

    但是,苏离的天枢神眼,却隐约可以看到其中出现了某个女子的轮廓。

    那女子倒是极为美丽,身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纱裙,虽然只是出现了一道轮廓,却依然让苏离有些心痒。

    这时候,哪怕是苏离再愚蠢也意识到,他的确有些不对劲——他绝不是一个轻易会因为女人而心动之人。

    特别是,面对这样一个在他看来如同数据般的世界,更是如此。

    可是此时——他竟是会心动?

    这是有问题的!

    苏离看了远处的火焰一眼,又看了看那一幅画,想了想,他走上了祭台,抬手就将那一幅画取了下来,接着他直接提着那一幅画,走向了一撮燃烧着还很是旺盛的小火堆之处。

    随后,苏离又看了看手中的这幅画一眼,画面之中的浅蓝色纱裙女子的轮廓似乎更加清晰了几分。

    不过苏离也已经不再等待,而是直接动手,将手中的那幅画抬手扔进了那片火堆之中。

    “轰——”

    火堆里的火焰像是被泼上了一层火油一样,猛烈的炸开了,形成了大一片的火焰并熊熊燃烧了起来。

    而原本仅仅只有轮廓的那一幅画,在火焰焚烧之中,竟是逐渐的形成了一名栩栩如生——不,甚至就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浅蓝色纱裙女子。

    看到这绝美的女子,苏离的呼吸微微凝滞了一刹那。

    “终于来了!”

    “定!”

    那浅蓝色纱裙女子显化的刹那,目光陡然锁定了苏离。

    同时,她眼神一凝,手中的白色镜子也在此时立刻抬起,朝着苏离的眉心一照。

    那一刻,苏离浑身一震,接着眉心像是中了一剑一样,生出了一股撕裂般的剧烈刺痛感。

    同一时刻,苏离的身体、灵魂也完全动弹不得,而那浅蓝色纱裙女子身边,则出现了一名身穿火焰霓裳羽衣的女子。

    那女子手持一柄战斧,抬手就朝着苏离的脖子砍了过来。

    苏离的意识一黑,那一刻,他发现他的视野发生了某种偏离。

    这种偏离很奇怪。

    但是更奇怪的是,他聆听到了一种很奇妙的声音——那是他自己的脖子被斧头砍断了之后发出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原来脑袋被砍会是这样的声音。

    原来人在死亡之前人头飞起还能有一刹那的视野偏离!

    原来人在死亡之前的瞬间还能有一系列的思考!

    所以,在这时候,苏离的在诸多情绪滋生的刹那,又忽然之间陷入了某种寂灭的状态。

    同时,他强大无敌的天枢神眼,也在此时,被那浅蓝色纱裙女子和那血色火焰霓裳羽衣女子挖了出来。

    这个时候,苏离发现,他虽然‘死’了,但是竟然还拥有一种很神奇的视野。

    这种视野就像是神奇的上帝视野一样。

    只是这种视野他并不能移动,只能默默的看着。

    这种情况下,苏离的视野也注意到,那两名女子已经开始交流了起来。

    “好了,答应你的,已经帮你做到了。”

    血色火焰霓裳羽衣女子语气有些冷冰冰的,态度并不是很好。

    显然,这两名女子之间的关系也未必有多么的亲近。

    浅蓝色纱裙女子淡淡道:“嗯,确实已经到手了,接下来,我只需要通过天机种魂术来进行一番操作就可以了。

    就像是收割天人之魂和镇压天人之魂那样,这千里眼镇压和种魂,其实也不是太难。

    不过这其中的关键,还是需要你去处理一番。”

    那火焰霓裳羽衣女子闻言,随意道:“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我一定是会做到的。

    至于说这些变化,其实都是基础的变化,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至于说那份造化之心以及那份造化至道的显化,如今看来,这种研究依旧还不够全面。”

    “有效果已很是不容易了,放心,我也不会奢求太多。”

    浅蓝色纱裙女子语气随意。

    她反复打量着她手中被挖出来的‘千里眼’,越看越是满意,越看神情越是激动。

    苏离这一次没有直接的观看,反而以一种散射的状态没有焦距的观察。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不想再被‘察觉’到了。

    只是,这种观察终究还是没有能持续多久,也就百余个呼吸,浅蓝色纱裙女子和血色火焰霓裳羽衣女子的交流持续了片刻,就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接着,苏离的意识一黑,便重新的回到了那金碧辉煌的大门之外。

    “主人,主人您醒醒啊。”

    这时候,浅蓝小精灵还围绕着苏离旋转着,并不时尝试着呼唤苏离。

    但是,苏离却只能聆听到很是朦胧的声音在呼唤。

    好一会儿之后,他终究还是清醒了过来。

    不过这时候,苏离看向浅蓝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想了想,苏离调出了系统面板看了一眼,他的系统,面板等信息都处于很正常的状态。

    等级方面,也已经成长到了10级,该有的功能也都有了。

    但是有些奇怪的是,天机值莫名其妙的就负了九千万的债。

    等级:10

    天机值:-9376,3328点。

    功能1:明察秋毫:查看生命体过去、现在的人生档案,非异常情况下,此查看无天机值损耗。

    功能2:掌控未来:可消耗一定的天机值,查看生命体未来三天的人生档案。天机值多少视生命体的实力、以及未来三天天机变化高低而定。生命体实力越强,未来档案信息越是简略。

    功能3:天机商城:每周一的凌晨,商城会随机刷新一件天机物品,可用天机值购买。每周,可额外刷新物品两次。

    功能4:以理服人:人生档案在手,不怕没有朋友。那些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之人,是不道德的。此功能,可自动获取‘心口不一’之人的档案信息,然后,以理服人,可获取大量天机值。

    功能5:真虚体悟:消耗大量天机值,锁定当前世界的时间不变,并以‘档案人物’形式,进入‘掌控未来’所在的档案世界。‘真虚体悟’期间,仅可使用系统功能1和3。另,第一次使用为体验模式,不损耗天机值,时间期限——未来三天。

    附属功能奖励——档案复印。

    每一次使用‘真虚体悟’完毕、回到现实世界之后,皆可获得一次‘档案复印’的机会。

    档案复印:复印一位‘直接关联’人物的档案,并进行复刻,可在‘真虚体悟持续时间:’之内,拥有该人物所有能力,并完全取代该人物!取代该人物档案期间,该人物,将历经未知因果,暂时永镇‘迷失域’!

    功能6:???

    ……

    看到这种系统信息,苏离的心情很平静。

    按说,系统已经达到了10级,还开发了足足五个功能,这应该是非常牛逼的。

    但是苏离非但觉得不牛逼,还觉得这系统有些菜鸡。

    且不说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就光这金色的大门之外,他苏离被未知的风险拉着‘碾压’了一波,结果这系统什么都不知道?

    “我之前做了什么?”

    苏离沉吟片刻之后,冷声询问浅蓝道。

    浅蓝摇了摇头,道:“主人站在这里,像是被一种梦魇所侵蚀一样,在那里大呼小叫,不时挣扎和狂笑……自言自语……”

    苏离道:“除此之外,你没有发现别的?”

    浅蓝摇头,道:“没有啊主人,您看系统上的时间流逝啊,这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系统锁定的时间是等同于现实的时间的。

    而现在系统是没有流逝的,所以现在的时间点是主人您和离暮雪的交流过程之中啊。

    这里发生的一切,仅仅是主人的冥想状态。

    不过,如果是冥想过程被什么心魔入侵只在的,则有可能出现一系列异常的情况。”

    浅蓝的解释,显然并不能解除苏离心中的疑惑,不过这时候,苏离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其实也很清楚,如这种事情,且不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他什么都知道,也没有任何益处——说到底,他甚至已经不相信浅蓝了。

    “你之前说这天帝宝库之中有宝物,那宝物到底是什么呢?我如何进去看一看?”

    苏离询问道。

    浅蓝道:“主人您直接走过去,推开门就可以进去了。”

    苏离询问道:“那浅蓝你能跟着进来吗?”

    浅蓝道:“浅蓝一直追随主人,主要若是愿意,当然浅蓝也就可以跟进去啊。”

    苏离闻言,眼中显出了一丝迷茫与疑惑之色。

    很快,苏离便重新走向了那天帝宝库之门。

    这一次的感触和先前差不多,但是这一次似乎反而更加的真实一些?

    苏离推开了天帝宝库的大门,随后发现其中的环境,的确和先前他见到的那什么密集的尸体,巨大的广场完全不同。

    这里就是一个藏宝阁的布局环境,整体也不大,里面都蒙上了一层白光,笼罩着一系列十分重要的宝物。

    苏离打不开那些白光区域,也无法通过某些手段强行夺取。

    不过他也不在乎,他的目光转过一片区域之后,最终,他看到了他之前凝聚出来的那块玉牌、那一座黑暗的镇魂碑以及那神神秘秘的人皮面具。

    这些东西,竟是都收集在了天帝宝库之中。

    只是,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却有待考量。

    苏离继续寻找,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张弓箭上。

    随后,他看向了那弓箭,心中一热,眼中执念凝聚,道:“浅蓝,这张弓,我要了!”

    浅蓝飞舞着飞了过来,挥动着美丽的翅膀,柔声道:“主人,这张弓若是要拿走,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呢。”

    苏离道:“尽管付出代价便是,莫非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

    浅蓝只能再次打开那白色云雾笼罩的区域,从中拿出那一张弓和对应的箭矢。

    随后,苏离又来到了没有白色雾气守护的那一片区域之地。

    这片区域里,有一幅画平静的挂在一处至宝白光守护区域中间,不过这一幅画并没有白光守护,已经形成了独立的个体。

    苏离走过去的时候,也与冥冥之中某些感应休戚相关。

    他站在了那幅画的面前。

    浅蓝这时候苦兮兮的道:“主人,您只能拿一样宝贝啊。”

    苏离不以为然的回应道:“之前那张弓不是买下来的吗?不是已经付出了代价吗?”

    浅蓝道:“对啊,所以一样宝贝已经拥有了啊。”

    苏离道:“那是你拥有的,不是我。现在我要拿这幅画。”

    浅蓝道:“这幅画本该是主人拿的,这样不需要付出代价。可是主人拿过了一次别的宝贝之后,就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了。”

    苏离道:“两样都要,有什么代价你先付上,还怕到时候还不起怎么的?”

    浅蓝闻言,只好再次开始释放出神秘的浅蓝色能量源泉,去获取那幅画。

    那幅画上,画的是一座巨大的神山,高不见顶,山中有浮云。

    山顶有一座宫殿,有一片分割阴阳的黄昏曲线?

    具体看不清晰,但是苏离隐约认识那神山上的宫殿,似乎,这宫殿似曾相识。

    但具体是什么,说也说不出来。

    这一幅画被浅蓝收起来之后,苏离发现,他的冥想状态忽然之间便松动了。

    一种疲惫、困乏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时候,苏离隐约感觉,那神秘的宫殿里,走出来一名白衣儒衫男子和一名浅绿色纱裙的绝美女子。

    两人站在那宫殿门口,以一种冷漠、以及失望的眼神在看着他。

    苏离生出这种奇怪的感觉之后,心中有些不适。

    不过还不等他表现出什么情绪来,下一刻,苏离发现,他已经自行的脱离了系统的那种奇奇怪怪牵引的冥想状态,并在现实之中清醒了过来。

    “苏大师,你发呆有一会儿了,不知道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离暮雪此时已经看完了苏离给予的投影,已经知道了苏离和华紫漓的交流的所有内容。

    是以,此时离暮雪像是已经吃定苏离一般,笑着询问道。

    苏离回过神来,同时关闭了系统面板。

    与此同时,苏离淡然回应道:“的确是在想很重要的事情——那事情是,你若是活下来,八成的天机气运之力没问题吧?”

    离暮雪道:“抱歉,这方面暮雪依然还是无法答应苏大师。”

    (ps:第三更奉上~今天2.85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zunher0’10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