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15章 破茧成蝶,作茧自缚
    苏离直视着离暮雪,离暮雪也同样正视着苏离的双眼,眼神平静,表情坦然。

    显然,如果不是有绝对的底气,那么离暮雪绝不会有这样平静的双眼,也决不会有这样坦然的表情。

    但,离暮雪的底气又自何而来?

    来历无非两个方面。

    一方面,他苏离无论如何获取天机气运,最终都一定会还回去。

    另一方面,如果能解决华紫漓的命劫,那么离暮雪可能非但一定不会死,也一定不会有损失。

    那么,他苏离动用了这样的手段,华紫漓会不会动用这样的手段?

    如今看来,不仅会,而且还会继续倒打一耙。

    所以,他在准备算计华紫漓和离暮雪的时候,恰恰别人已经针对他的计划而设置了一层杀局,让他的所有布置都像是一个笑话。

    所以——

    苏离痛心打开了系统面板,定格了刹那时间,然后他心中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是否我通过人生档案系统查看到的人物信息和心理活动都是假的?都是别人希望我看到的?

    而我心中所想,反而恰恰是可以被感应到的?

    若是如此,我处处落入下风,那就可以理解了。

    不可能这些人的智力真的这么厉害,她们只是熟悉、精通而已。”

    沉思之间,苏离又盯着系统面板上的那个‘真虚体悟’功能看了好几次。

    他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去使用这种功能,可是很奇怪的,他每一次下达决定的时候,这种念头就会直接中断。

    就仿佛他自身拥有两种意志或者是两种自我存在一样。

    而这两种自我,相互之间其实又有着某种冲突。

    这感觉是非常奇怪的。

    “浅蓝,我要使用系统功能5,真——真——”

    苏离在心中凝聚念头,但是这念头凝聚到一半就中断了。

    甚至连呼唤浅蓝的过程,都中断了。

    浅蓝小精灵显然并没有什么感应。

    “不能用?还是有什么禁忌?抑或者用了这种功能之后,我就已经不是我了?”

    “我若不是我,我会是谁?是苏忘尘?还是苏离?这世间真有一个苏忘尘吗?”

    苏离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关闭了系统面板,随即重新看向了离暮雪,道:“好,那就不谈这个,这次就当是我的诚意好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离暮雪脸上绽放出了美丽的笑容,道:“放心,苏大师您若是真心付出了,好处自然是少不了的。万漓圣地还是有很多精英女弟子的,到时候,还不是让苏大师予取予求。”

    苏离心中已经明白,便也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他心中也已经没有了任何念头。

    此番经历有些特殊,他连连踩踏了很多陷阱,吃了很多亏,如今归来,他忽然觉得和这华紫漓去这个斤斤计较的算计,真的太过于小儿科了。

    华紫漓不值得。

    离暮雪也同样不值得。

    只是,她们从他这里得到的,也必将千万倍的奉还。

    离暮雪又道:“苏大师先前可是非常意气风发的,如今为何忽然情绪黯然了许多?”

    苏离没有反应。

    离暮雪又道:“苏大师,你所说的让我活下来,又是如何活下来的呢?”

    苏离道:“你原本便不会死,又谈什么活下来呢?你们还有着类似于分身之类的可以取代本体的手段吧?有这样的手段,那么我所提及的破解命劫之法,其实也就不是什么难度了。既然如此,为何还一定要询问呢?

    莫非,你仅仅是想看一看我这个落魄的大师的笑话?若是如此,你们已经看到了。”

    离暮雪笑道:“苏大师说笑了,苏大师其实也可以说一说若是没有分身本体之类的手段,那么暮雪又该如何存活下来呢?”

    苏离淡淡看了离暮雪一眼,道:“你替死一半,再让她父亲去替死就行了,这样他父亲也能扛一半,她就能完全的超脱,你和她父亲也可以获得极大的好处了。”

    离暮雪闻言,有些吃惊,道:“原来竟然是这样?”

    苏离道:“不然你以为是哪样?”

    离暮雪又道:“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岂不是——”

    岂不是什么,离暮雪也没有能说出来,但是苏离确实看出,她已经有些心动了。

    她本不该心动的。

    或者说,这种心动,应该是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因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可是她既然心动,就说明,她其实已经不是她了。

    那么她又是谁?

    苏离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离暮雪是谁了。

    但是苏离依然没有说出来。

    他仅仅只是打开了系统面板,调出了系统信息——他查看过双方的系统信息,所以也是可以继续锁定并开启的。

    不过系统锁定修行者,往往会让对方生出某种感应,只因,系统的等级确实是太低了。

    眼下欠下了一堆天机值的债,苏离却也不知道这系统到底如何用才不能被人察觉。

    苏离没有询问浅蓝,因为他如今发现,这浅蓝小精灵就是个智障玩意,而且经常给出一些错误的答案。

    苏离再次锁定了远处的华紫漓,然后看了系统面板上的信息一眼,这一眼,苏离就发现,远处他锁定的华紫漓的名字,竟然就是离暮雪。

    只不过,离暮雪在远处背着他拿着一面镜子似的东西在观看着。

    这般角度,苏离恰恰可以看到一丝端倪。

    如此说来,他身前的离暮雪,其实是华紫漓假扮的!

    所以,华紫漓从头到尾其实都没有真正的相信他,甚至是想要将他的信息和能力全部获取,然后再干掉他。

    无论华紫漓答应给他苏离多少天机气运之力,到时候,华紫漓亲手弄死他,这样一来,他获得的好处自然就会全部的归还回去……

    想明白之后,苏离不动声色,恢复了自身的所有状态之后,他才重新的关闭系统面板,并静静的等待着。

    这时候,他眼前的离暮雪也就是真正的华紫漓则美眸含笑,道:“若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苏离道:“我其实是想先提出一个巨大的要求,然后你们再适当的给予我一些好处,这样到时候我给予你们一个更好的结果,这样双方之间都显得很有诚意,同时也显得我苏离很有本事。

    可如今看来,你们其实已经有更好的办法取代这种方法,那么这种方法就不适用了。

    当然,确实命劫这种东西其实也不完全是坏事,毕竟任何坏的东西也都会有着好的那一方面。”

    华紫漓道:“不错,的确是这个道理。这片天地的规则也都是如此,任何凶险的规则区域,也必定隐藏着天大的机缘。在我看来,漓姐姐的天劫,也同样是如此。”

    苏离道:“所以,如果只是扛下一半的命劫的话,这种好处反而可以呈现出来,到时候就是命劫加身、命劫洗魂炼魄的结果了,到时候无论是生命的层次还是灵魂的底蕴,都会有一种本质的蜕变。

    平时这种生命本质需要蜕变是一定要累积无数才可以质变。

    但是这一次其实是不同的,这一次直接就可以质变。”

    华紫漓道:“竟然有这样的好处吗?”

    苏离想了想,道:“对,确实是有这样的好处,其实所谓的量的累积本身,终究还是累积的底蕴层次太低了,所以需要的时间才无比漫长。

    这类似于亚古兽的进食——亚古兽每天进食时间超过八个时辰,如果达不到八个时辰,肯定各种弊端就出来了。

    为什么呢?

    因为在亚古兽的食物结构中,以最低灵性气息的草料、树叶等素食为主,所以不吃够八个时辰或者八个时辰以上,灵性摄取便达不到自身需求,会产生各种体质、灵魂上的缺陷。

    这里我用的就是时间的规则,但实际上这是错的!

    现在我如果要豢养一只亚古兽让其长成巨龙,怎么养?让他吃树叶吗?

    当然不是,我只需要以不朽级的纯粹本源能量打入它的体内,它就不需要八个时辰就可以吃饱!

    而且,没有达到八个时辰的进食时间却也并不影响它的成长,因为不朽级的能量灵性本源比天然草料大多了。

    所以那些基本的规则其实一点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关键的地方给予关键的资源就行了!

    就像是这一次的命劫洗魂,就是这种机缘!

    说到底,我的想法……其实就是我自己也来扛一部分,这样能获得一些好处,同时表现出我愿意为了华紫漓圣女出生入死——我都愿意为她貌似顶替天劫了,她应该会很感动吧?

    你看,我的确是可以施展出很多手段的。”

    华紫漓闻言,美眸含笑道:“那为什么这般话语你不和漓姐姐说,反而忽然向我坦白了呢?”

    苏离无奈叹道:“因为我发现,好像你们都比我聪明,我心中想的那点儿事儿你们都可以猜测到,既然这样,我再在你们面前布局算计什么的,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说到底,我也是个少年嘛,也是要脸的嘛,毕竟你们都是漂亮之极的仙子,我之前那种飞扬跋扈、霸道洒脱的性子不行,就换一种性子和你们匹配一下嘛。”

    华紫漓闻言,‘噗嗤’一笑,道:“你若一开始就这样,我离暮雪也不会特意为难你啊,你这人呢,就是喜欢自作聪明。

    不过,你如何证明你的话是真的呢?你知道,让命劫加身,这事情确实是充满了巨大的危险,咱们不可能拿命去试的——当然,我离暮雪去试没问题,可是漓姐姐身份高贵是不能这么去以身犯险的呀。”

    苏离道:“这种事情,我能如何证明呢?没有任何办法证明。而且,如果能证明,我也不会藏着掖着了。

    毕竟,这话说出来其实按照我之前说的那样,我主动站出来顶替命劫其实是最好的结果,这样大家都好,你们也不需要冒险。

    可如果我说扛住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命劫,这样反而会有命劫洗魂的好处,多半你们会觉得我别有居心——包括现在大家坦白来说,却依然也是如此,我还能说什么?

    更遑论,这种命劫确实是很强,所以不让华紫漓圣女冒险,才是最好的操作。

    少一点儿机缘其实没关系的,她没有了命劫,机缘自然无处不在,不是吗?

    所以我想要你——要你的八成的天机气运,其实就是打算同时给你巨大的机缘与好处!

    试想,我拿八成的话,到时候你占据五成的命劫洗魂的好处,我就可以提取四成好处出来,我甚至都不需要历经凶险就可以达成目的。”

    华紫漓闻言,忽然道:“苏大师,要不你去扛天劫,分一半的好处给我……我的漓姐姐?”

    苏离道:“不,你弄错了,我没有办法主动扛命劫啊,唯有你离暮雪才契合华紫漓的命劫啊,而且其余契合的那一个就是他父亲,要么你们两个扛,扛住之后削弱一半的命劫之后,那时候我才能尝试着根据你们的变化来扛。

    不然我就算是想掺和也掺和不进来啊……”

    苏离给出了完美的解释。

    华紫漓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苏大师,你知道漓姐姐的身份吗?”

    苏离道:“我知道,而且你觉得以我的能力而言,我的身份会简单吗?我的背后更是洪荒皇族的存在啊,岂会欺骗你们?”

    华紫漓诧异道:“洪荒皇族?这是什么种族?还是说是异族?还有,你在这什么洪荒皇族里是什么身份?”

    苏离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洪荒皇族就是皇族,我代表的是皇族的人族,是天皇子!不过,这身份暮雪你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到处传啊,我作为天皇子,一定要保持低调低调再低调。”

    华紫漓笑道:“可是苏大师非但一点儿也不低调,还非常高调呢。”

    苏离道:“低调做人,高调做一些爱做的事儿。”

    华紫漓白了苏离一眼,道:“你怎么能证明你是洪荒皇族的天皇子?”

    苏离沉吟片刻,觉得自己一定得镇住此人,不然接下来的谋算很难以实现。

    是以,他的脑海之中不由开始回忆关于封神榜、西游记、洪荒神话故事等相关的故事场景。

    同时,苏离以一种蕴含深深执念与肃然的声音,沉声道:“在我皇族,但凡天皇子,都必须要牢记一段宏愿心声。”

    华紫漓道:“哦?苏大师不妨说来听听?”

    苏离的声音肃然而又凝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说着,苏离隐约觉得不够,是以再次开口道:“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秀,一气化苏离。”

    苏离这话说出来,华紫漓愣了好一会儿,一双眼睛都彻底变了色。

    好一会儿,她都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你先等一会儿,我……我和漓姐姐商议一番。”

    苏离同样愣了一下,因为当他将这一段话说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也处于一种非常怪异的状态。

    那话说出来之后,他有一种本能的烦闷欲吐的感觉,就像是做了一件对他自己非常不利的事情一般。

    反而,这种不利似乎又对于他自己非常的有利。

    这状态就非常奇怪了。

    而华紫漓离开之后,过了一会儿,华紫漓重新的走了回来。

    这一次,华紫漓又是华紫漓自身的状态,她从离暮雪的样子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而离暮雪原本化作华紫漓的样子此时也同样恢复了正常。

    也就是说,这华紫漓和离暮雪其实一直在进行‘互换’,以混淆黑白。

    不是分身,却当成分身之类的手段来用,可谓是手段百出,一不小心,反而就会被她们所欺骗。

    如果不是拥有系统锁定的功能,苏离恐怕都被她们这样的一手给欺骗了。

    所以,从头到尾很有可能‘离暮雪’其实都不知道华紫漓要执行的什么‘顶替命劫’的计划。

    “苏大师,你真的是天皇子吗?”

    华紫漓沉声询问道,这一次,她的语气格外的凝重。

    苏离想了想,直接从系统空间里,将那一幅画拿了出来,道:“给你看一幅画你就知道了。如果你还不信,那么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苏离说着,将那一幅画拿了出来。

    华紫漓看到那一幅画之后,若有所思,道:“苏大师,阿漓愿意给予苏大师一半的天机气运之力,甚至暮雪也可以答应苏大师的要求,但是苏大师必须先将这幅画抵押,苏大师觉得如何?”

    苏离笑道:“我帮你破命劫,让你拥有命劫洗魂的好处,结果我还要将这幅画抵押给你们?”

    华紫漓道:“苏大师,如今的洪荒皇族其实根本无法出世,不是吗?不然,堂堂天皇子又岂会落得如此狼狈的结局?”

    苏离道:“天降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只是皇族对于我天皇子的试炼罢了。你觉得狼狈?须知真正的强者,往往都是从狼狈开始,崛起于微末。”

    华紫漓道:“若是苏大师运筹帷幄,又何须在意这一幅画是否被抵押,反正到时候功成之后,终究还是苏大师的东西。”

    苏离道:“话虽如此,但是你觉得你配吗?你配和皇族相提并论吗?”

    华紫漓道:“配不配且不说,苏大师,请随阿漓前往万漓圣地一趟,苏大师见一个人之后,就该知道如何选择了。”

    苏离道:“见谁?”

    华紫漓道:“一个同样自称是皇族之人。”

    ……

    万漓圣地。

    苏离随着华紫漓和离暮雪到此地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沿途的路上,虽然有伏击,将是因为有提前的应对之法,所以那些伏击者,已经全部被万漓圣地的圣主华云霄击杀。

    华云霄就是华紫漓的父亲。

    华云霄沉默寡言,沿途没有怎么说话,也没有询问苏离的来历。

    到了万漓圣地之后,华紫漓也并不含糊,直接将一名紫衣纱裙少女带到了苏离暂时居住的云秀峰独院里。

    而苏离看到那名紫衣纱裙少女的时候,脸色也同样微微生出了一些变化。

    因为,这个紫衣纱裙少女的容貌,非常非常像是一个人——这个人,苏离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或者说不是一辈子,而是生生世世都无法忘记。

    这个人——就是零。

    但是,在这个世界,零的名字并不叫‘零’,而是叫‘公乘青蝶’。

    蝴蝶。

    破茧成蝶。

    这的的确确是零曾经最喜欢的也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她说她想做一只蝴蝶,想要破茧成蝶。

    而且,曾经的零经常在说的另外一句话就是——如果不能破茧成蝶,那就一定是作茧自缚。

    “苏大师,弟子公乘青蝶,见过苏大师。”

    公乘青蝶看到苏离的第一眼,美眸之中有一刹那的呆滞神色。

    但是很快,公乘青蝶就恢复了正常,并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态度非常的虔诚。

    “苏大师,你和青蝶大师好好交流一番,我们先行离开了。等苏大师有了想法,只需要拉响门口的铃铛,我和暮雪就会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华紫漓又交代了一句之后,便带着离暮雪离开了。

    苏离目送华紫漓和离暮雪离开,目光却落在了公乘青蝶的身上。

    “我帮你看看你接下来三天里的命格变化。”

    苏离开口道。

    公乘青蝶盈盈一礼,声音虽略带一丝冷意,但却也依然很悦耳动听:“苏大师,接下来,青蝶准备前往界水荒原之地走一趟,苏大师您觉得那里会有什么危险吗?”

    苏离直接锁定了公乘青蝶的人生档案。

    同时,他选择了查看公乘青蝶未来三天的人生档案。

    查看之后,苏离脸上显出一抹震惊之色,但是这震惊之色很快就消失了。

    片刻之后,苏离的语气肃然了几分,道:“你的问题其实并不严重,但是确实有一场劫难。”

    公乘青蝶道:“苏大师这样的说法,很笼统呢。”

    苏离道:“我的确有更加详细的说法,但是你能接受吗?你能确定这里不会有人监视窥视吗?”

    公乘青蝶道:“若是苏大师信得过,倒是可以直接说了。”

    公乘青蝶说完,拿出一个黑色的茶罐,并以鲜血之力摧动。

    茶罐上绽放出一股股青红色的光芒来,笼罩了两人。

    “这样,就没有任何问题了,苏大师请说。”

    公乘青蝶的语气温和了几分。

    苏离道:“虽然这样可能不会被窥视,但是我为何一定会说呢?”

    公乘青蝶道:“你会不会说不要紧,因为我终究还是会相信你的,你并不是第一个前来万漓圣地的天机大师。”

    苏离道:“以华紫漓的命劫而言,我不是第一个岂不是很正常吗?”

    公乘青蝶道:“但是来了万漓圣地的天机大师,除了一个诸葛青尘之外,其余并无任何天机大师还能活下来,更遑论是离开了。”

    苏离眉头一皱,道:“为什么?”

    公乘青蝶道:“苏大师不是已经推衍了青蝶未来三天的命格变化吗?那苏大师又推衍到自己的情况吗?”

    苏离道:“我有一件至宝,那是一幅画——那一幅画被华紫漓拿去了。我虽不愿意给,但是形势所逼。我若是出事了,那边合了华紫漓的心意。”

    公乘青蝶道:“她从来都是一个小人,当然我也是。”

    苏离道:“你的确是。”

    公乘青蝶道:“其实对付这种小人,也还有一个很不错的办法。”

    苏离道:“什么办法?”

    公乘青蝶道:“他可以剥夺你的宝贝,你也可以剥夺她的宝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苏离微微皱眉——这性格,太像零了。

    但是零不像是她这么冰冷无情。

    不,零也很冰冷无情,因为零所表现出来的温柔与美好,仅仅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苏离道:“我还能剥夺她的什么宝贝?”

    公乘青蝶道:“真相囚笼,来剥夺她的天机造化本源!我听华紫漓说,你是天皇子?”

    苏离道:“我的确是天皇子。”

    公乘青蝶摇头,道:“不,你不是天皇子。”

    苏离再次皱眉,道:“为何这么说?莫非你见过天皇子?”

    公乘青蝶道:“我见过天皇子,在一块黑暗的镇魂碑上,我看到了我的未来,我看到了天皇子。

    那是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男人,也是青蝶心中真正的男人。

    你虽和他很像,但是并不是。”

    苏离道:“是不是,其实也没关系。毕竟现在很像或许未来就是了。人总是会成长的。”

    公乘青蝶道:“人会成长,但是你再怎么成长都成不了天皇子。”

    苏离有些不愉,道:“我觉得你这话,太过于诛心。”

    公乘青蝶道:“我非但要诛心,还要诛人——为什么知道吗?因为这里你不该来的,更重要的是,你其实根本就不是你。”

    苏离眼瞳一缩,道:“这里是哪里?这里——”

    公乘青蝶道:“你丢失的那幅画里啊,你以为是哪里?而我一直被困在这里,但是很抱歉,我其实记得未来——或者说那不是未来,而是画中的我们活在过去,但是实际上,未来就在现实里。

    而未来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

    所以,你现在不该来这里,无论你有什么目的。

    我见过了那位黑袍大人,见过了真正的天皇子,而你又是谁?

    你以苏离而存在,你以苏离而自居,却根本不配是他。”

    苏离沉声道:“我怎么就不配了?”

    公乘青蝶道:“苏大师,喝一杯茶?”

    苏离呼吸一滞,看了公乘青蝶一眼,道:“好。”

    公乘青蝶拿着黑色的茶罐导出一杯茶来。

    清冽的茶水荡漾在青色的玉碗里,看起来蕴含着一缕缕圣灵般的气息。

    “请。”

    公乘青蝶淡淡开口道。

    苏离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却还是头脑发热,一咬牙,仰头一口将茶水喝了下去。

    然后,他脸色微微一变,接着将手中的碗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喀嚓——”

    那一只玉碗直接被砸得四分五裂!

    “醒了?”

    公乘青蝶浑身逸散出一缕缕七彩光芒之色,语气无比冰冷的询问道。

    而此时,苏离整个人的气质等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时的苏离,已经不再是苏离,而是货真价实的苏忘尘了。

    苏忘尘一字一句,咬牙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中断我的计划?为什么你又一次阻止我?!”

    公乘青蝶冷冷的盯着苏忘尘,道:“为什么?因为你不配自己去选择,不配,知道吗?”

    苏忘尘道:“配不配,也只有试过让自己选择才知道!”

    公乘青蝶道:“你莫非没有试过?那无数的复制体莫非不是在测试?有哪一个真正的做到了那一步?

    而且,即便是说什么高卧九重云,你也不敢说‘一气化忘尘’的话。

    忘尘忘尘,你当真是让我失望之极!

    你不是苏离,为什么还要让他去取代那一份洪荒皇族的因果?

    如果不是我提前前来此地蛰伏,截击了你,恐怕你会暴露的只会更多!

    你的行为方式,你的布局方式,你的所有所有一切的算计方式,都早已经被别人研究透了知道吗?

    这一次的杀局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囚笼!

    从烈阳失败到未知的黑暗魂毒弥漫开始,那时候,你就不该继续插手的!

    你要明白,你的布置本身是在无数次失败的情况下继续推进的,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你出现了这么多次失败,后续的进程就只会越来越偏差。

    这就存在了无比巨大的隐患。

    偏偏你还不愿意放手!

    你可知道,如果在这般过程之中,你一次次的被阻断、被牵引到对于一定时间断层里踩踏陷阱,那么你将来就会万劫不复。

    到时候别人用你的手段,以那些来覆盖掉现实,你将会万劫不复!

    你不作为就算了,你打算怎么对她?你将那个截断了血脉的女婴儿寄养所在我名下这么多年,你想过了结果了吗?!

    你要知道,沐雨兮取代——根本是不可能长久的。

    毕竟,作为沐君逸和穆清妃的真正孩子,有些事情,你以为还能隐瞒多久?

    你以为,一株忘忧草就能解决真正的忧患吗?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忘忧草的效果,已经不行了!

    我虽然一直在增加与她的母子情感,但是没用,因为无根本化不了祖龙魔!

    但是——沐君逸已经可以化身祖龙魔了。

    一旦这一点曝光出来,所有计划全部崩塌,那么到时候……”

    苏忘尘沉默许久,道:“忘忧草乃是我从皇族之中拿出来的至宝,不会有事的。”

    公乘青蝶道:“很抱歉,上一次从天皇子那边我查探到了一些信息——天皇子提及过,这世间有一种草叫‘断肠草’,它会让人恢复记忆,但它也可致命,一旦服之三天之内必会暴毙而亡。

    我觉得,如果青萱一旦质疑一些事情,并且想要找寻真我,就一定会寻找这种东西。”

    苏忘尘道:“苏离不会同意的。”

    公乘青蝶道:“你不了解天皇子——你觉得,《涅槃九变》或者《涅槃重生之术》对抗得了‘断肠草’的效果吗?到时候,青萱只要说她有办法救魅儿的七魄之乱,但是需要复苏记忆,天皇子就一定会提供断肠草!

    天皇子既然可以提供断肠草,也一定可以提供解决断肠草死亡的危机。”

    苏忘尘道:“我这一次布局的目的,是要逼死这里的魅儿、婉儿和沐雨兮,但是他们没有出现。

    但是没关系,我还需要做一件事就是进入溧河村,寻找那个小女孩,然后给予一些人希望之源。

    我只要也能做到这些,我就可以重新获取天皇子的位置,我一样能拥有希望之源——”

    公乘青蝶道:“不用试了,你从开始接触华紫漓开始,别人就知道了你的真正身份,因为你是为了好处,但是天皇子帮华紫嫣推衍天机提都没提好处。

    你们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所以继续下去的结果,一定是你将溧河村那些人全杀光,惹上一身的因果债,同时也不会给予你的伙伴什么希望之源,因为你根本就凝聚不出来。

    你能凝聚的就是黑暗之源,觉得所有人都会针对你!

    为什么你不敢让苏离直接取代你重新面对华紫漓?

    因为你害怕他继续凝聚出希望之源,害怕他再次在一念光明一念黑暗的时候继续选择光明。

    一旦那样,你就没希望了。

    所以你的布局就是覆盖他的做法以他的行事方式来应对这一局,可惜你是有所为而为,他是无所为而为。

    他帮华紫嫣推衍天机的时候,确实想的是抱大腿吃软饭,但是付出是实打实的。

    而你,光靠说,却没有办半点儿实事,其中还隐藏着连环无穷的杀机。

    一个心思单纯,只想混吃等死,有点儿好处就能满足。

    一个心思歹毒,妄图黑吃黑甚至将别人算计到死,还暗中布下歹毒的命劫灭魂杀机——偏偏你还真骗到了她。

    这一次,她只要让人扛命劫,并且引命劫加身,将会万劫不复,不死穿也会被重创。

    而且你这一次,不仅是把华紫漓弄死弄残了,还会让离暮雪、华云霄等一系列帮忙扛命劫的存在都会被命劫灭魂。

    你这手段何其歹毒?

    你觉得我要怎么信任你?

    原本,你在花月山脉的须弥古庙复苏,就相当于是重活一世,是一种最纯粹的状态啊。

    你立刻就变得这么歹毒了?

    可见你的本性就是魔,是恶!

    你……你好自为之吧!”

    公乘青蝶说着,眼中的神色也显得有几分黯然。

    这时候,苏忘尘却忽然道:“我之前去过几处地方,而且遇到了一些人,他们明显都有着未来的记忆。

    所以这一次,我进入了别人的壁画世界里?”

    公乘青蝶道:“我不确定,但是显然真相并不乐观。”

    苏忘尘道:“如此也好,不过,我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这一次我确实处处受到了掣肘,但我并非没有想到。”

    公乘青蝶道:“你想到了什么?”

    苏忘尘道:“我连环失败,其实早就想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了,如今我想到了。”

    公乘青蝶道:“什么原因?”

    苏忘尘道:“皇族的千里眼和顺风耳神通。”

    公乘青蝶道:“什么意思?”

    苏忘尘道:“千里眼神通被分化了,甚至是已经被研究出了对应的开启方法,但是效果未必有多么好。

    但是天机之眼之类的手段,就都是了。

    而顺风耳,就是谛听能力,也就是类似于‘尘寰之心’的能力,应该是已经出现了。

    所以,终究还是浅蓝负了我啊。”

    公乘青蝶闻言,情绪有些黯然,神情萧索道:“那位绝世不朽放弃了你吗?”

    苏忘尘看了公乘青蝶一眼,没有说话。

    公乘青蝶道:“你还要留在这里,还是离开?”

    苏忘尘道:“要不,你送我上路如何?你舍得吗?”

    公乘青蝶轻哼一声,道:“你又不是他,我有什么不舍得的?”

    苏忘尘道:“我越发羡慕嫉妒他了。”

    苏忘尘说着,闭上了眼睛,道:“来吧,我要离开了。”

    公乘青蝶道:“好,那我就将你杀出去好了。”

    公乘青蝶说着,她已经抽出了一把刀。

    一把很小巧、只有七寸长的刀。

    这柄刀抽出的瞬间,便被她猛的凝聚杀机,狠狠一刀刺向了苏忘尘的太阳穴之处。

    她的脸依然绝美,白玉无瑕,脸上依然还挂着甜美的、清淡的笑容。

    眼神也一如既往的蕴含灵性秋波,美丽动人。

    但是那一刀却又快又狠,蕴含的杀机也如能化作实质。

    这一刀,若是刺中的,必定能直接刺穿脑袋、刺穿识海的灵魂!

    苏忘尘有所察觉,或者说对于这一切早已经尽数知晓。

    但是他终究还是没有反抗。

    就像是对这世间的一切已经不再抱有希望般,傲然站立,慷慨赴死。

    (ps:第一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