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17章 太乙仙丹,顶替忘尘
    “一颗太乙仙丹,以及,一碗孟婆汤。”

    苏离无视了苏忘尘的戏谑与嘲讽,开口说道。

    苏忘尘闻言,脸色微微沉重了几分,道:“你如何知道我有孟婆汤?我的确是将此物刷了出来,而且,在这天帝宝库里就有——但是,我不可能给你的。”

    苏离淡淡道:“今生已知前生事,三生石上留姓氏,不知来生她是谁,饮汤便忘三生事。传说世间有一种药叫‘孟婆汤’,它能使人还阳,但却令人忘却过去——是不是我已经喝过了此物?你在斩掉良知的同时,他其实是活不下来的,但是你给他喝了孟婆汤,所以他没有了过去,对吗?”

    苏忘尘避而不答。

    他思忖了许久,才淡淡回应道:“太乙仙丹和孟婆汤都可以给你,但是——你能告诉我,我你打算怎么分配吗?”

    苏离道:“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分配。”

    苏忘尘道:“不,你已经想好了。”

    苏离道:“东西呢?”

    苏忘尘道:“关键是——你若是真的斩了自己的心,你若已经不是你,你还会继续坚持自己的执念吗?”

    苏离道:“那已经与你无关。”

    苏忘尘道:“也对,那的确与我无关。”

    苏忘尘说着,转身看向了巨大的天帝宝库。

    “轰隆隆——”

    那一刻,天帝宝库剧烈的震荡着,其中,逐渐出现了一层层的湛蓝色的光圈。

    光圈之中,多了一件又一件的宝物。

    这些宝物,密密麻麻,多不胜数。

    其中,什么混天绫照天印风火轮等等,应有尽有。

    而且,甚至各种颜色的混天绫、风火轮等都有。

    这些东西,都是苏忘尘的宝贝。

    但是他却根本不怎么在乎。

    这些宝贝都很强,但是大部分应该都只有一击之力。

    这些东西本身不足以震撼,足以震撼的是,这些东西如果都是定向刷出来的话,那简直无法想象。

    “是不是很震撼?觉得无法想象?无法想象就不要去想象了。这世间的一切死活,与你其实都没有关系的,你的根在华夏,你操心这样一个数据世界毫无意义。

    那些生命在我眼中,就是可以随意屠杀的npc和野怪。”

    苏忘尘说着,伸手拍了一下苏离的肩膀,道:“我承认,我们的关系或许并不仅仅只是我们自己或者是双重人格,但是你没有办法否认我们就是同一个人,只是我们的时间不属于同一个时间节点罢了。

    你想影响我,是影响不到的,就像是我尝试着去影响你,尝试着逼迫你去入魔而无法做到一样。

    在关键时刻你就想办法帮我救我,而同样的在关键时刻,我也在帮你救你。

    同样的,我们之间也会有默契,一种无法形容的默契,就像是我们联手干掉了烈永生一样。

    接下来,你留意一下炎姬和诸葛浅蓝。

    诸葛浅蓝为什么叫‘诸葛浅蓝’,这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苏忘尘说着,拿出了两个玉瓶,一个玉瓶里盛装的是一颗金色的如同蕴含着神魂之力的丹药,这是太乙仙丹。

    号称可以长生不老的太乙仙丹。

    一颗就可以飞仙。

    但,这东西如果是真的,苏忘尘会有剩余吗?

    但这东西既然是系统出品,总归也不会是假的。

    另外一枚玉瓶,内蕴空间,其中是孟婆汤。

    “拿着吧,给魅儿吧,让她解脱好了。太乙仙丹,我知道你是准备拿来给云青萱尝试的,因为太乙仙丹我没吃,我留着。”

    苏忘尘沉默半晌,忽然他拿出一盒烟来,落寞道:“华子烟,抽不抽?”

    苏离若有所思看了苏忘尘一眼,道:“你这是恶趣味吗?你心理阴影很严重啊。”

    苏忘尘道:“你不懂。”

    苏忘尘说着,手指摸了一下那根烟的前端,将其点燃之后,一口便将一整根烟全部吸完,然后直接将烟蒂丢在了地上,用脚狠狠的碾压。

    随后,他吞下了那一口烟之后,过了许久才长吐出一口烟气。

    又过了片刻,苏忘尘拿出了一份一模一样的孟婆汤,接着,他忽然仰头直接‘汩汩’的喝完,完全没有丝毫犹豫。

    苏离见状,微微有些动容。

    这时候,苏忘尘的性格忽然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般,顿时浑身又多了一股‘舍我其谁’、‘恣意妄为’的气势,多了一种‘肆无忌惮’的气质。

    苏离微微皱眉,道:“怎么回事?”

    苏忘尘不以为然道:“日常心性不稳定,和你无关。另外,孟婆汤我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次,你觉得你真喝过这东西?这东西对于我而言已经失效了,就像是太乙仙丹对我失效了一样。

    但是对于那些土著而言,都是不可遇也不可求的顶级至宝,对于他们的效果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好。”

    苏离道:“好,我明白了。”

    苏离说着,从乾坤戒指里拿出了白宇魔神耀光弓,递给苏忘尘道:“你安排在我身边追踪的武器,还你了。”

    苏忘尘道:“看样子,你也早就知道了。”

    苏离连带着将乾坤戒指也都递给了苏忘尘,道:“这个也不需要了。”

    苏忘尘道:“这个没什么问题。”

    苏离道:“算了,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留着好了。”

    苏离说着,拿出轩辕天邪剑,对着自己的胸膛就要一剑刺下去。

    “且慢。”

    苏忘尘说着,又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半的心,一半的眼睛。左右你可以随便选。”

    苏离深深看了苏忘尘一眼,道:“好!”

    苏离说着,手中的轩辕天邪剑猛的对着自己挥砍了下去。

    “噗——”

    血光迸射而出,血水四溅。

    ……

    时光荏苒。

    一座座的镇魂碑,不时从空中降落。

    人族一次次为了镇魂碑而征战。

    这一天,‘苏离’终于收集到了九十九块镇魂碑并融合为一,形成了祖龙碑。

    可这一天,他的兄弟、朋友以及与他联姻的恋人背叛了他。

    浅蓝星星空之外,天河战场上。

    ‘苏离’的道侣公乘青蝶在前线的战场上,正和风婵、华紫漓等人说笑。

    却不想,关键时刻,华紫漓痛下杀手。

    与此同时,和公乘青蝶在一起的养女公乘芸萱在那一刻受到刺激后,直接血脉狂化半入魔,化身祖龙魔,却被人族天骄们定为耻辱、异族、叛徒。

    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一个阴谋。

    在这种情况下,即将碾压烈阳星天骄烈永生、炎姬的‘苏离’,在那一刻彻底的陷入了呆滞。

    随后,他整个人完全陷入了疯狂之中,咆哮着杀向了烈永生。

    人族的强者,原来早已经和烈阳星有所勾结,所以哪怕是平时为人族付出了无数心血的‘苏离’,此时也成为万夫所指的叛徒,人族的奸佞!

    无数曾经他所拯救的修行者、他所并肩战斗的战友,他所真心结交的兄弟,他所供养出来的天骄,都将武器指向了他。

    在这种举世皆敌的情况下,他亲眼看着公乘青蝶被一次次的杀死。

    公乘青蝶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

    眼中除了无奈以及遗憾,以及那一份深挚的情感之外,没有丝毫的后悔。

    而那时候,他还想要支取系统来拯救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系统早已经负债累累,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荣光。

    “啊啊啊——”

    ‘苏离’跪在地上,任由无数的攻击落在了他的身上。

    但这世间,却没有任何攻击可以破开他的防御。

    “噗噗噗——”

    血水四溅。

    公乘青蝶万箭穿心,被杀穿了足足九次。

    再有一次,公乘青蝶就必定会万劫不复。

    “住手!我认输!我听话!我愿意臣服!”

    ‘苏离’怒吼着。

    但是,那攻击并没有停下。

    “噗噗噗——”

    更凶猛的攻击落在了公乘青蝶的身上。

    公乘青蝶化作血茧,笼罩了同样被万箭穿心的公乘芸萱的身上。

    她在以死保护着她的女儿,那个并非亲生实则只是领养的女儿,那个原本被仇人杀死之后根本就没有救、被沐君逸夫妻默默埋葬在旌阳村的弃婴。

    “苏……苏离……生而为人……宁死……不跪……不要求他们,也不要……为我报仇……更不要……入魔……”

    “我们的死……不是……死……是……解脱……不用……难过……”

    公乘青蝶最终,说出了泣血的话语。

    “噗——”

    血茧炸开,化作血雾齑粉。

    公乘青蝶,便如这这世间翩翩起舞的蝴蝶,就这样的在‘苏离’的眼前烟消云散。

    而那血茧之中,染上了一层鲜血的公乘芸萱记住了现场的所有天骄,记住了这里的所有一切。

    “天魔!天魔!天魔!”

    四面八方,到处是天骄们咆哮着的声音。

    不远处,华紫漓冷冷的看着,烈永生、炎姬等人的表情冷冽而戏谑。

    当举世皆敌之时,‘苏离’才发现,他所有的信仰、所有的执念都在这一刻崩塌。

    “对,我是天魔。”

    “我就是天魔又如何?”

    ‘苏离’仰天咆哮,声音如狂。

    那一刻,他乱发狂舞,血脉逆转。

    那一刻,他眼中淌出了血泪。

    他伸手一抓,从远方的杀戮囚笼之中抓过来满身是血的女儿公乘芸萱。

    但是在这关键的时刻,公乘芸萱却忽然发狂,猛的一掌打穿了他的胸膛,抓出了他的心脏。

    “你这个该死的魔头,都是你该死了娘亲,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公乘芸萱双眼闪烁着幽冷的血光,咆哮着,狠狠将‘苏离’的心捏碎。

    现场,忽然一片安静。

    接着,便是一片嘘声。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苏离做错了什么?我苏离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我还不够仁义?难道我还不够悲天悯人?

    我给这浅蓝星带来了全新的希望,我推翻了归墟之后的黑暗深渊时代,我让太渊时代化作了完美的新时代,我甚至已经将自己活成了真善美的化身,可是最终我得到了什么?”

    “这世界,本就该黑暗,本就该让他们烂到骨子里才对。”

    “我真的错了。”

    “我就不该有感情的。”

    “可,公乘芸萱你是青蝶的女儿,所以无论你做什么,我都绝不会怪你的。”

    “无论你怎么看我,也都没有关系。”

    “我‘苏离’自斩来生,也一定会留下一缕信念,也一定会守护你们周全!”

    ‘苏离’闭上双眼,淌出血泪,随即将自己的情感彻底剥离,并在关键时刻,冥想魔道,彻底入魔。

    在入魔之前,他自斩了自身的情感,自斩了那一缕信念。

    这自斩的情感,这自斩的信念,却仿佛在此时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与天地宝库之中的苏忘尘身前的那个苏离的自斩,契合到了一起。

    刹那之间,天旋地转,日月无光。

    刹那之间,苏离的双眼和心灵,都斩成了一半。

    他看起来很惨烈。

    但他看起来也很真实。

    那一刹那,所有的记忆流淌而来,所有的一切,都涌入了他的内心。

    苏离有一瞬间的沉默。

    但是这时候,苏忘尘却忽然看向了苏离,道:“没也想到,你真的愿意自斩。其实我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

    苏离道:“你不必说,我什么都知道。”

    苏忘尘转过身道:“一个虚拟现实的游戏世界,是不值得投入真感情的。天帝宝库我要带走了,这地方,短时间不会再开启,忘尘寰你也不要再去触碰。

    那个地方,是我设置的赌场,想要什么,就要去付出对应的代价,我用这个来还债的。

    你将这地方理解成为八号当铺就行了。”

    苏离道:“你果然是我,为什么先前想要分化?”

    苏忘尘道:“我不是你,我们是孪生兄弟,但是有一胎胎死腹中,所以有可能我是哥哥,也有可能我是弟弟,我们只是一体双魂罢了。

    这种情况,在这个世界恰恰完全的呈现了出来。”

    苏离道:“到了现在还要自欺欺人吗?什么一体双魂,你把善念斩出来了,恶念留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又不想被恶念控制?另外,你出卖了什么?你为什么要镇压浅蓝?浅蓝根本不会负你!”

    苏忘尘道:“不要问,也不要查询关于浅蓝的任何事情。你的浅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我的不是。

    其实之前我都一直以为我们的系统是一个系统,但是直到这一次,系统面板定不住时间的流逝,我才发现了问题。

    好在,我即便是复制出了系统面板也留了一手,所以我们的秘密是没有暴露的。

    另外,无论什么语言,对句等等,不要再给出真正的答案。

    这世间从来没有什么守口如瓶,但是我现在能信的只有你苏离。

    我苏忘尘走错了一步,满盘皆输,所以我会以最严格最狠毒的手段来布置每一次的杀局,甚至不惜牺牲我自己。

    我害怕迷失在感情里,所以我斩了感情,和你没有关系。

    你是我留下的那一缕信念,所以你好好的守护她们的周全。

    青蝶我不知道有没有问题,云青萱肯定是没大问题的。

    但是你要留意一下魅儿的来历。”

    苏离道:“那是因为安若萱和婉儿在奈何桥上咬了你?”

    苏忘尘道:“那都是意外。”

    苏离道:“你是在攻心吗?”

    苏忘尘道:“动动脑子,拿卖惨来攻心吗?我这人,从来不诉苦不卖惨。”

    苏离道:“对,除非实在是没法,毕竟到处都是杀机,连这么隐藏的局,藏在壁画里,还以祖龙船跑了无数片区域,又被我衍化了一道真虚,结果竟还是被人追杀了过来,可见你还有什么办法?”

    苏忘尘道:“很多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看我笑话的。”

    苏离道:“没人想看你的笑话,你别太以自己为中心。”

    苏忘尘道:“但事实的确是这样。”

    苏离道:“所以镇魂碑是你干的?”

    苏忘尘道:“不是我,是系统。”

    苏离道:“你觉得我会信?就你这做法,不当人的就是你。”

    苏忘尘道:“逼死青蝶,必死青萱,还得我想尽一切办法才算是让她们有机会活出下一世,代价是什么就不说了。

    但是我绝不会让这些人好过,是的,浅蓝星的遭遇有我一部分原因,人族被碾压奴役也有我的原因,但我只是催化了这件事,而不是我本身是罪魁祸首!

    更遑论,我在前线战斗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你以为云启明的事情是什么?

    我不希望云青萱忘记了这份仇恨,所以让云家重演了一幕类似的场景。

    那虽然是演戏,但同样也是真的知道吗?!

    只是,真相比这演戏更加的绝望!

    演戏我云启明可以不在场,但是……

    真相是什么?

    真相是我在场都被算计了,无力回天!

    我只能在过去寻找时间断层点,去拦截!

    但是很可惜的是,我忽视了青蝶对我的感情。

    所以她觉得回到过去的我不是我,因为我太狠太歹毒,不是那个身怀阳光与希望的男人了!

    我能怎么办?

    这世间最过于可笑可悲的是,我为了她而回到了过去,我付出了所有代价背负了一身的巨债获取了对应的机会,却得不到理解。

    就好像包括你现在都不认为我是你一样。”

    苏忘尘说着,又长叹了一声,道:“苏离,你还是你。但是你现在已经斩掉了一半的希望之源和一半的良心,你还是你吗?

    你回去之后,魅儿不会认你,雨兮不会认你,甚至安若萱、妖岚都不会认你。

    这,就是我给予你的答案,就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有时候,你付出一切的时候你会发现,真的不值得!

    你的良心我不会要,因为我苏忘尘,从来不走回头路。

    所以,良心我会放在天帝宝库里,我会开启这里的权限八天。

    为什么是八天呢?

    因为很快你的系统应该就会刷新购买资格了,你看看你能购买到什么。

    甚至,包括下一次的系统刷新,我都不会干涉你。

    所以你总共有两次开启天机商城的机会。

    你好好看一看,哪怕是我给了你所有的机会,你也无法解决这种问题。”

    苏离淡淡道:“良心、希望这种东西,从来都不会因为只剩下了一半就不能用,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东西。另外,付出也从来不存在值得与不值得。

    是的,那些叵测居心之辈算计陷害了你,陷害了公乘青蝶和云青萱,那么,就针对这些人往死里弄好了。

    我不是没有杀过修行者,也不是什么真正仁慈之辈。

    青帝宫出来之时,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也不知道杀了多少,都是成群成片的屠杀,我也没说什么。

    但是,像是感情这种事情,你若是想着要去考验身边的人,当这种念头出现的瞬间,你自己就是不值得她去爱的。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我向来认为,人在做,天在看,任何事情,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真正的问心无愧,便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人。

    你之所以如此,便在于你太过于偏激。

    青蝶之死的确令人惋惜,青萱被刺激发狂仇恨你那也一定有你的原因。

    是非不分,黑白不明,这本身就有你自身的各种原因。

    良心我给你了,希望我给你了,你爱要不要,但是我劝你还是拿着。

    这样,系统会有些恢复,甚至说不定能帮你升星——但是,苏忘尘你记住一点,很多事情都是你自己作的,而不是别人弄的。

    不遭人妒是庸才,但是当你将妒忌、诽谤你的人远远抛在身后,那么别人唯有仰望你的背影而不会再嫉妒了,因为他们连嫉妒的心思都升不起——一个乞丐会去嫉妒一位首富吗?

    那个乞丐只会嫉妒那些混得比他们好的乞丐。”

    苏离说着,抬手朝着他自己的心口和眼睛一抹,丢失的眼睛和破开血盆大口的心口,全部被重新覆盖。

    看似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的本源损失了一半。

    但是那又如何呢?

    他和苏忘尘同根同源,如果不管苏忘尘,这一次苏忘尘完蛋,系统都要连带着没了。

    所以这一次苏忘尘做的是一件什么事情?

    他把他自己连同系统直接斩出来挨毒打——你苏离不管我我就直接死了,所有秘密就曝光。

    这样的手段,苏离是不得不插手的。

    更重要的是——苏离也不是白白插手,而是同样有所应对。

    他没有办法解决魅儿的问题,他也已经察觉到了云青萱的不对劲。

    只不过他前来此地,为的就是应对苏忘尘的那一份执念。

    苏忘尘道:“你的话我会考虑的,但是现在,浅蓝不能释放出来,她一定是有问题的。”

    苏离道:“你放了她,如果她真的有问题,一切责任我来背负。或者说,你将她交给我。”

    苏忘尘道:“这一点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另外,趁早放弃浅蓝星,其野心勃勃,欲望膨胀,已经没救了!任何阻碍‘它’步伐的存在,下场都会无比的凄惨。

    我的过去,你也知道了一部分,那是我第一次穿越乃至于入魔的经历,和你现在的经历很相似。”

    苏离道:“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你或许以为,经历类似就是相似了,其实不是,在人心方面,你做得不够。你没有真正的诚意,所以便连我都没法完全相信你,但是我还是在尝试着去信任你。

    但也仅仅只是尝试。

    另外,你的经历的确可悲可叹,也的确很容易让人感同身受,但是同样的环境下,我不会因此而入魔。

    更遑论,公乘青蝶到死都在求你不要入魔,结果你还是入魔了,所以这就是你所谓的浅薄的感情?”

    苏忘尘道:“你难道没有说过一旦你心爱之人被陷害或者是被人下狠手,就毁灭世界的话?”

    苏离道:“我确实说过,也确实产生过类似的恶念,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有理智。”

    苏离说着,又道:“你不愿意释放浅蓝,那么,请对她好一点,你已经背负了太多太多了。你也知道,人生得一知己足以,而她,无论是她告诉你她卖血还是她没有告诉你,她养你养到了现在不是吗?你在这世界为所欲为的所有资本都是哪里来的?

    你不喜欢华紫漓,甚至憎恨她是白眼狼,那么相对于浅蓝而言,你是什么?连白眼狼都不如吗?”

    苏忘尘冷哼一声,语气阴沉道:“我说了,她居心叵测!”

    苏离‘呸’了一声,道:“居心叵测?苏忘尘,从你压榨他、甚至拿动画片欺骗她还故意显摆给我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永远都不出那种事情,而我也永远也无法原谅你做的这种事情!”

    苏忘尘不以为然道:“是吗?你说这种话,和那种劝别人大方的恶心之徒有什么区别?你有本事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或者,你成为我,我成为你?我们以虚幻世界为例,你去曾经那战场之中,把青蝶换成魅儿,青萱换成苏荷!你试试看?!”

    苏离道:“凭什么换?”

    苏忘尘道:“你体会不到我的痛,就不知道我有多么恨!”

    苏离道:“现在,你先把良心装上,把我的那只眼睛装上再和我说这句话!”

    苏忘尘闻言,凝视着苏离,道:“我害怕我不够狠辣,再次给了那群贱人、畜牲希望。”

    苏离道:“公乘青蝶根本就没死你知道吗?你说公乘青蝶像是零,如果你乱搞,她故意刺激你入魔呢?那么你就是个傀儡工具罢了!你知道你的表现在青帝宫那幅画里的人看来是什么吗?是非常失望啊!”

    苏忘尘道:“我在乎他们失望?他们有脸失望?他们都是我刷出来的好吗?我若是不信口开河,说这世间有皇族,如果没有人相信,就不会有皇族!

    我算是他们的‘复活’的关键存在啊,他们失望?

    失哪门子的望?这和你说的‘升米恩斗米仇’又有什么区别?”

    苏忘尘说着,又冷冷的盯着苏离,道:“你不敢代替我去尝试,你害怕你也入魔,这样你我就合体了!但是,你我合体有什么不好?我们本就是同根生,本就是一体,我是黑暗你是光明,我是阴你是阳,为什么不能同存?

    你在感受阳光的温暖的时候,难道你的背面就没有影子吗?”

    苏离道:“我只是觉得我跳进去,你的青蝶就是我的了,但是我不愿意牵扯这份感情明白吗?

    我从来不担心我自己失去什么,我只是害怕我出事之后,魅儿雨兮她们因此而伤心绝望。

    既然你已经为了这个世界而努力过,那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陪着青蝶一起死不是出路?

    这世间有忘尘寰,就自然有真正的公道。

    那么,如果因为你和公乘青蝶的死,导致这个世间陷入无尽的黑暗动乱——那么将来,向往光明的那些修行者,其名字必定是会被镌刻在不朽的丰碑上的。

    他们的名字,将永垂不朽!

    世人愚昧,可以欺骗。

    但是历史却不可以欺骗。”

    苏忘尘道:“天真,恶人没有恶报,正义之士却反而曝尸荒野,一生凄凉,这岂不可悲可叹?我所做,不过以恶制恶罢了!”

    苏离道:“你佩戴上那份心脏,融合那一颗眼睛,这样拥有我的权限之后,浅蓝就会少受很多罪了。另外,我回到过去,给你解决战场背叛的问题。”

    苏忘尘道:“不怕你取代我、我取代你,彻底成为现实?”

    苏离道:“怕。但是更怕你彻底的走向末路,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

    苏忘尘道:“造化笔给你!时间断层点这里有很多,我都可以指定方向!当初我入魔之时,我逆转时空,定向刷了十次天机商城,将天地法则都刷炸了!你去取代我,你怎么做?你要为他们公开洪荒功法?你要教他们不朽之法让他们不朽?你要原谅他们的背叛?”

    苏离道:“你看着。”

    苏离说着,拿出造化笔,画出了一幅画。

    苏忘尘眼中显出了一刹那的不忍之色。

    他移开了目光,但却在沉默片刻之后,还是再次看向了苏离笔下的那幅画。

    下一刻,那幅画画了出来,这时候,正是公乘青蝶被刺杀九次而‘苏忘尘’睚眦欲裂的时候。

    苏离的身影一动,消失在了原地。

    这时候,苏忘尘看向了他身边的那一只眼睛和半颗心脏。

    这时候,如果他要直接融合,他就可以彻底的锤死苏离,让苏离取代画中的‘苏忘尘’,而他则激活系统,让系统升星同时强行剥夺苏离的所有系统权限。

    这一点,苏离也同样知道。

    但是苏离为了去拯救公乘青蝶,而直接去做了。

    苏忘尘的手伸出了好几次,但是他的目光终究还是落在了那幅画上。

    最终,他伸出的手垂落了下来。

    两滴泪水,从他的眼中滑落。

    泪水,模糊了苏忘尘的双眼。

    而此时,画中的场景,出现了一丝波动。

    “噗噗噗噗噗——”

    那一刻,苏离取代了苏忘尘,出现在了战场之中。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苏忘尘的强大和无敌。

    但是,此时他身陷绝境,前有恶敌,后方的战友背叛。

    所有人,都觉得他才是异族,他是叛徒,要弄死他!

    “轰——”

    苏离施展出身法来——身法施展他才发现,这身法就是筋斗云。

    果然,苏忘尘的所有功法都是最强的功法。

    苏离调出了系统。

    此时的系统已经55级了,浅蓝小精灵还活着,但是是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儿。

    苏离打开了系统面板之后,浅蓝小精灵蜷缩在了一团,像是一只受伤的、独自舔舐伤口的流浪狗一样。

    苏离的心,忽然变得一片宁静。

    “浅蓝,对不起。”

    苏离眼睛微微泛红,声音格外温柔。

    浅蓝奄奄一息,眼皮都已经快睁不开了。

    她歉意的看了苏离一眼,喃喃自语、愧疚无比的道:“主人,她不会有事的,只要主人信念坚定,她一定可以涅槃新生……主人,不要再强行逆转天地造化了。”

    苏离柔声道:“浅蓝,我要将天帝宝库里的所有宝贝全部都出售给系统,这样可以抵债吗?”

    浅蓝闻言,微微有一刹那的错愕,但还是摇了摇头,道:“主人,系统是无法回收的,而且这些宝贝对于主人都有着很大的用处。

    以后,浅蓝若是没法陪着主人,主人还能用这些守护安全。

    主人,这一次就是一个陷阱,主人不要相信,这些都是虚幻的。”

    苏离道:“没事,无论真实还是虚幻,有些事情总是要去做的。你好好睡,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无论负债多少,我苏离背了。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划分得那么清楚,不该抛弃你不管的。

    对不起,我错了。”

    浅蓝闻言,凹陷的眸子里显出了一抹疼惜之色,她柔声道:“主人,因为浅蓝知道,主人最终一定会回来,所以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主人,能在临死之前见到主人,浅蓝这辈子都值得了呢。

    主人,浅蓝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呢,只是,浅蓝没法长大、没法嫁给主人了。”

    浅蓝说着,浅蓝色的、小小的身体忽然之间崩溃了。

    苏离的心微微一痛,心中顿时生出一种难言的怒意——苏忘尘为了逼他入魔,强行在这里加了浅蓝的戏。

    但是很快,苏离就冷静了下来。

    他不能愤怒。

    他更不能入魔!

    如果这么做了,他和苏忘尘又有什么区别?

    苏离深吸一口气后,冷静了下来,同时默默的关闭了系统面板。

    “轰——”

    他的身影一刹那之间出现在了公乘青蝶的身前。

    那一刻,公乘青蝶几乎刹那之间便将目光锁定了他。

    “你……你回来了。”

    公乘青蝶忽然笑了。

    哪怕是被无数神性之力的箭矢杀穿了身体,哪怕是万箭穿心,她都依然在笑。

    他出现的刹那,她就认出来了。

    没有苏忘尘所说的那一切。

    不远处,公乘芸萱化作祖龙魔的身影,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嗡——”

    刹那之间,她便化作了正常的状态。

    年纪很小,一身是血,但是浑身流淌着血色的毛发,看起来像是一只小怪兽。

    “我的女儿长大了,会保护父亲和母亲了。”

    苏离招手,将云青萱抱在了怀中。

    他并没有因为她有着野兽的气息和狂暴的魔气与血气,而有任何的反感和嫌弃。

    那一刻,原本狂躁的云青萱,忽然之间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嗯,我回来了。”

    苏离情感开口。

    “天魔!天魔!天魔!”

    “叛徒!叛徒!叛徒!”

    “杀死异族!杀死魔头一家人!”

    “杀杀杀!”

    ……

    四周,无数的天骄嘶吼声,此起彼伏。

    “诸位安静,且听我苏离一言。”

    “黑暗将至,动乱伊始。如今,战场上的所有人,都是兄弟姐妹。大家先一致对外,斩杀外敌,然后,再来对付我苏离即可。

    或者说,大家既然对我苏离所作所为不满,这世间也容不下我苏离一家人——那,我苏离的确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现在,我且问大家——我苏离,我道侣公乘青蝶,我女儿公乘芸萱,如今正在为驱赶浅蓝星的异族而血战,正在为人族的未来而生死奋战。

    那么,大家的真的容不下我们吗?

    大家真的觉得我们一家人是叛徒吗?

    若是大家真的不认可,我这一家人,不用大家再动手,我们自我了断。”

    苏离的声音很大,振聋发聩。

    这时候,还有无数的杀戮剑气、箭矢、长枪刺杀而来。

    但是苏离都没有防备,任由这些剑气、箭矢和长枪轻而易举的贯穿他的身体。

    不过,他每一次都避开了云青萱和公乘青蝶,所以攻击两人的杀机全部都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苏离目光看了过去,有很多熟人,也有很多陌生人。

    这些人,大部分都带着凶戾之色,杀戮之意。

    显然,一部分修行者是被带了节奏,而一部分显然是容不下他的。

    但更多的天骄,则只是冷眼旁观,像是看戏一般。

    为何会如此?

    只因,在先前抢夺镇魂碑的过程之中,苏忘尘的手段太过于狠毒,失了人心。

    虽说都是为人族未来,为自身的未来拼命,但是不给别人留一口汤喝,事事做绝,如今落得被人排挤,倒是也并不奇怪。

    不过,这些天骄并没有真正的遭遇过战场上的毒打,而总有一天,他们会醒悟的。

    苏离目光逡巡了一圈之后,抬手一扬,将从镇魂碑之中抢夺的很多镇魂秘宝弹射逸散了出去。

    “轰隆隆——”

    顿时,一片哄抢发生。

    原本针对他的杀戮,也立刻溃散了很多。

    “诸位,这些年我所抢夺的镇魂秘宝,如今已经全部散发而出。”

    “如这般事情,大家不满我苏离,便对我出手便可,何必伤及家人?如今有这般表率,从今往后,你们也是天骄,你们也有一天会站在领袖的地位,若是到时候他人如法炮制,你们该当如何?

    我看过你们的表现,看清了你们的眼神,也明白到了你们的内心。

    既然这世界如此黑暗,既然大家不需要我苏离为之奋斗,那,我们便放弃好了。”

    苏离说着,又看向了公乘青蝶道:“青蝶,你可畏惧一死?”

    公乘青蝶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能与苏离你死在一起,死而无憾。”

    苏离又看向青萱道:“芸萱你呢?”

    公乘芸萱道:“能与爹爹娘亲死在一起,死而无憾。”

    苏离道:“好——那我们一起。”

    苏离说完,又打开了系统面板,在心中许下宏愿道:“我背负的天机与因果之债,若有来生,我来生再还,必不亏欠一分一毫。”

    说完之后,苏离直接自斩。

    而此时,无尽大道气息崩裂,天地无数的道痕崩塌。

    “轰隆隆——”

    公乘青蝶和公乘芸萱还没有自斩,就忽然之间被天道之力锁住,无法动弹。

    而这时候,无比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

    “嗤嗤——”

    那一幅画忽然之间燃烧了起来。

    画中,苏离的身影重新的凝聚而出。

    他平静的看着苏忘尘道:“把浅蓝放了。”

    苏忘尘此时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他身边的眼睛和心脏都已经消失了。

    “好。”

    沉默片刻后,苏忘尘忽然开口。

    在那要而,苏忘尘竟是忽然答应了释放浅蓝。

    苏离道:“为什么这么做?”

    苏忘尘转过身,淡淡道:“她临死之前想见你一面。”

    苏离道:“她喜欢的其实是你!而且,她其实没有任何问题!”

    苏忘尘道:“我不这样你愿意去承受一些因果吗?你放心,浅蓝的情况并不差。”

    苏离道:“我猜到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人族的叛徒会这么多。”

    苏忘尘道:“人族叛徒多,居心叵测者更多,没有谁是真的愿意人族变得更好,很多存在想的仅仅只是怎么获利,怎么不朽,别人死活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

    包括云青萱,都被灌输了可怕的仇恨思想,但你知道,我其实根本没做错什么。想抢宝物,手段歹毒,我以毒攻毒我错了吗?我不让别人喝一口汤我错了吗?

    算了,这些且不说了,这次我把你拉到天帝宝库来,是想你帮我参谋一下,如何解除‘浅蓝’封锁的问题,以及如何灭掉一个大敌。”

    苏忘尘说着,又道:“愿意配合吗?”

    苏离沉声道:“你说呢?!”

    (ps:第三更1.1万字奉上~今天总共2.9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另,非常感谢书友‘douma’5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