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23章 黄帝之女,赤水河畔
    苏离感应到这一幕经历,也不由微微有些动容。

    与此同时,一种很糟糕的感觉油然而生。

    苏离并不担心苏忘尘夸夸其谈的弄出一系列洪神话故事,毕竟这些故事是有体系的。

    但是他在此时想到了一种更糟糕的情况——这不是顶旱魃的因果,而是顶《山海经》里面的女魃的因果。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更大条了。

    因为对于《山海经》,苏离虽然看过完整的图文精装版本,但是保存了大量上古神话传说的《山海经》中很多的东西都是无法形成体系的!

    这些传说里面的很多因果本身都是支离破碎的。

    魃,名从‘魑魅魍魉魃魈魁’,除了‘魁’之外均为鬼怪类,是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一群。

    其最常出现的说法是旱魃——旱魃一出,赤地千里。

    在魏晋时期成书的《神异经》中曾出现魃的形象:“长三四尺,袒身,两目顶上,行走如风”。

    但,此时出现在青铜巨棺的女子,显然并非此番形象。

    而在《山海经》的《大北经》中,女魃和旱魃的形象汇合了。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女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

    原来女魃本为天女,因为有神力可以止雨,被皇帝请下来止住蚩尤带来的大风雨。自此神力耗尽,不能回到天上,只好在人间居住,但她居住的地方,不下雨。

    就这样,天女魃变成了旱魃。

    带来旱灾的女魃被皇帝安排在了赤水之北。

    女魃不甘于被囚禁,经常逃出,她逃到哪里,哪里大旱。于是人们举行某种仪式,传达皇帝的命令,请‘神北行’。

    除此之外,还有可考证的地方在于——在《山海经》中还有一说法是——女魃是黄帝之女,也就是天女,也就是赤水女子献。

    天女本居于昆山共工台,曾在涿鹿之战助黄帝打败蚩尤,后流落至赤水之北。

    赤水女子献作为被放逐的帝女,她居于赤水河畔,身穿青衣,以白纱蒙面,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也没有人知道她要到哪里去。

    只知道每到傍晚,她便会独自一个人到河边驻立良久,仿佛在回想什么,连别人走到身旁都没有察觉。

    有人偶尔见到她真容,其美貌惊为天人,虽然岁月流逝,但那个女子还在河畔,而且容颜依旧。

    ……

    此时,苏离想到的唯一因果,就是《山海经》,苏忘尘在利用《山海经》来编造神话,并且利用类似于复制体的手段,弄了一个又一个的巨大陷阱,等着一些极其强大的修行者去填。

    这一幕,是非常可怕的。

    因为无果是《山海经》结合《皇极经世书》来改编的话,苏离无法拿捏到这一系列因果之中的任何蛛丝马迹。

    这就几乎等同于,苏忘尘抛弃了洪的一系列因果,甚至立下了一个以他的某种因果理论为基础的因果世界。

    这其中,《山海经》就是最大的根基。

    为什么怀疑是《山海经》而不是《封神榜》或者是其它

    因为此次‘天帝宝库’的暴露,以及苏忘尘忽然的‘摊牌’让苏离意识到,苏忘尘急需无比强大的《皇极经世书》来填补某些因果。

    不然,以苏忘尘之前失败了一次的经历而言,他不至于这么焦虑和急切。

    忘尘莫急,望尘莫及。

    一直都有人或明或暗的在提醒苏忘尘不要急,但是他还是急了。

    这是苏忘尘愚蠢吗

    不是,是因为有些事情的发生可能已经导致了苏忘尘不得不行动起来了。

    此时,苏离从这只绿色皮毛猴子般的怪物的某些经历里,察觉到了一丝异常的情况。

    这东西,出现在九龙拉棺的青铜古棺里,也就是说,天女已经脱困了

    赤地千里是说烈焰域已经成为了其领地了吗

    所以这东西的真正目的地是要前往烈焰域,只是在此时被自己截住了

    苏离沉思之时,继续的感应。

    这一次,他清晰的感应到了后续的一系列经历——那浑身绿毛的小猴儿僵尸怪物形成的胎儿一直在那红衣纱裙女子的腹中成长。

    直到有一天胎儿成长完毕之后,竟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彻底的镇压。

    随后,一群黑袍看不清容貌的修行者出现在了那片墓葬之地,挖开了坟墓,清空了墓葬之中的血水,将其中的七彩色的水晶棺直接挖开。

    挖开之后,那群黑袍修行者都看到了,在那棺材内,女尸腹中已经空空如也,而在女尸的头顶的一角,蹲着一只浑身绿毛、长着僵尸獠牙的绿毛小猴儿。

    随后,黑袍修行者们施展出各种凶狠的手段,将这只绿毛小猴子围困了起来,并进行各种手段将其身体以蕴含着黑暗魂毒的毒雾能量一点点的同化,看着绿毛小猴儿的身体一点点的膨胀,增大增粗,最终化作如祖龙魔般的异常怪物之后,控制不住而直接炸碎。

    那时候,七彩水晶棺的女尸彻底的魔化了,一身暗褐色的红裙再次变得鲜艳如血,却被那群黑袍修行者各种针对,各种火焰、雷霆之力不断的炼制。

    女尸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其在疯狂狂暴之后,浑身长满了绿毛,一身红裙更是被绿毛覆盖之后,化作了一身青衣。

    青衣。

    干尸女子。

    这就是女魃的特征。

    这也是天女的特征。

    额可惜,当女子显化出了这般特征之后,天地间忽然出现了一般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巨剑,一剑便刺中了那干尸女魃的眉心,将其活生生的钉死在了虚空之中。

    “啊——”

    那女尸发出了无比凄惨的叫声,那种凄惨声并不是身体或者灵魂上的痛苦,而是一种类似于情感上的绝望的痛苦。

    就仿佛是被心中最爱之人斩杀一般。

    “滴答——”

    干尸女子的眼中甚至不断的淌出血泪。

    这般场景之中,一群黑袍人纷纷显出了无比喜悦之色。

    苏离在那一种源自于绿毛猴子眼中感应到的场景里,这些黑袍修行者的眼中的喜悦之色是非常明显也非常清晰。

    就好像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机缘和奇遇一般。

    金色的剑光逐渐的化作了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而这时候,女魃似乎还没有完全死透。

    可这时候,那群黑袍修行者,每一位都施展出了自身的绝杀手段,这些手段,有巨剑,有战斧,有神鞭,有镜子,有宝塔,有古钟,有巨鼎……

    这些东西,都毫不留情的朝着女魃的脑袋狠狠的砸了过去。

    “噗噗噗——”

    强横如女魃,此时也被砸成了血肉齑粉,其幽魂更是破碎成了齑粉,被一群黑袍修行者纷纷哄抢。

    其残余的七魄之力在被粉碎之后,更是被一些封禁的符印封锁,连同着那金色的火焰和雷霆之力,被直接焚烧成为了灰烬。

    在这期间,苏离无比清晰的聆听到了那女尸旱魃无比凄厉的哀嚎声。

    那种痛苦和绝望,实在是震撼心神和灵魂,哪怕是苏离都觉得很是触动,很是毛骨悚然。

    这其中蕴含着的一缕信息是——那女魃体内的胎儿就是那个施展出金色剑光的男子的胎儿!

    那男子……

    苏离无法去想象。

    但是,当那女魃被彻底的焚烧寂灭、彻底杀穿之后,那一片天地,竟是开始出现了神秘无比的雷霆之声。

    那雷霆声轰隆隆的炸响,那炸响声,和苏离曾经听到过的雷霆声完全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沙沙沙——”

    这一次不是翻书的声音,而是下雨的声音。

    雷声炸响,暴雨倾盆。

    只是这暴雨却更像是天地大道的悲泣。

    这种因果,对于的类似于‘打旱魃求雨’的因果手段,但是这种手段无疑是非常非常残忍的。

    更恐怖的是,求的雨也并不是雨,而是一种天地间的灵泉。

    这种灵泉之中,仿佛蕴含着洪时代之中的某种因果。

    这种灵泉,苏离感应了片刻,就感应到了‘四海龙宫’的气息。

    在感应之中,系统信息产生了一刹那的提示。

    或者说是系统智能‘扫描’的结果。

    “四海龙宫,无根神水。”

    那一刻,得出这样的‘扫描’结果的苏离,心不由猛的一沉。

    此时此刻,那小小的绿毛僵尸小猴子,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苏离。

    苏离也在此时定定的看着那女子头顶出现的那小猴子。

    他原本握着的拳头,忽然慢慢的松开。

    小猴子干尸眼中显出了几分忌惮以及求恳之色。

    苏离沉吟半晌,忽然道:“你们这是要前往何地谁是主事之人”

    苏离忽然开口,那绿毛小猴子似乎有些惊恐,但是很快却也渐渐的放松了心神。

    它目光四顾,看向了四方的虚空。

    好一会儿,它才‘吱吱’的叫着,忽然化作一道绿光,重新的钻进了那暗褐色纱裙的女子体内。

    那干尸女子一如既往的枯朽干涸,像是被风干的腊肉一样,看起来有些恶心。

    但是苏离的心情很是平静。

    这种时刻,他是不能表现出任何情绪上的异常的,非但如此,还要表现出非常淡然、镇定以及一种平凡朴实的状态,以放下这女干尸的戒心。

    果然,苏离等待了片刻之后,那女干尸似乎确定了没有太大的危险,这才渐渐的重新从棺材里站了起来。

    她站起来的时候,苏离才发现,哪怕是成为了干尸,却依然可以从她干涸的、皮包骨头的脸上看到她曾经是多么的风光。

    她站起来之后,苏离甚至聆听到了她的身体里的骨头关节摩擦之后发出的‘咔咔’的破碎声。

    “我需要一份血脉之力来维系片刻的生机,你愿意给我吗”

    这干尸女子忽然开口道。

    那声音格外的沙嘎难听,就像是破锣一般,还带着一种‘呲呲’的声音。

    如果不是苏离如今的六识极其的了得,恐怕他还不一定能听到这种声音。

    苏离道:“你需要什么样的血脉我身上有三种血脉之力,一种是浑厚类型,一种是温和类型,一种是风云类型。”

    苏离提及的三种血脉之力,浑厚的是盘古血脉,温和的炎黄血脉,最后一种是鲲鹏血脉。

    干尸女子道:“三种都来一份可以吗这样会让你损失三成左右的本源。”

    苏离道:“我不是不愿意给,而是你现在的情况承受得住吗”

    干尸女子道:“我承受了这世间最歹毒的折磨,如何承受不住这样顶级的血脉给予的好处呢”

    苏离道:“行,我给你。”

    苏离说着,凝聚出了一道本源血脉之力,化作三个部分,每个部分只有一缕。

    对于苏离而言,本源血脉损失一点点其实没有关系的——关键是,这青铜巨棺和这天女本身,是个什么情况,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一股血脉之力汇聚成为三份,涌向了那干尸女子。

    干尸女子先是怔然了刹那,随即默默的开启汇聚一股恐怖的烈阳之力,吸纳了苏离的三份血脉之力,随后将其融入眉心之中。

    片刻之后,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丰满了起来。

    不过片刻,她身上的暗褐色的纱裙并从鲜艳的大红色化作了一身无比美丽的青色。

    青色的纱裙上充满了无法想象的灵性光泽。

    光泽之中的,倒影出一个苏离完全无法想象的身影——这个身影,苏离非但认识,而且还有些熟悉。

    此时,苏离看到此人之后,也忍不住呼吸为我凝滞了一刹那。

    但是很快,苏离就再次的保持了心态上的平静。

    “天皇子你好,谢谢你的那一份血脉之力,你果然不愧是天皇子,在这样的时间点,在这样的环境里,在这样的险地,竟是毫不犹豫的将你的血脉给予了我。”

    那青衣纱裙女子说着,美眸之中显出了深深的钦佩之色以及一丝难以言述的黯然之色。

    看到这般眼神,苏离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之意。

    “诸葛冉婷,这是什么情况”

    苏离沉默半晌后,轻声询问道。

    这青衣纱裙女子,正是苏忘尘也就是诸葛春秋的道侣诸葛冉婷。

    只是此时,诸葛冉婷的情况就不需要多说了,其生命历程、人生遭遇,只要不是白痴都能知道,其有多么的凄惨。

    苏离甚至想过,一个女人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会格外的惨烈,却没有想到,诸葛冉婷才是最悲剧的那一个。

    “我不是诸葛冉婷,或者说我的下一世可能是诸葛冉婷——现在,我叫‘苏幼茹’,苏家的‘苏幼茹’。

    苏离闻言,呼吸再次微微凝滞。

    这个信息量,有些大了。

    “我以为我能找到解脱,找了很久很久,最终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但是苏应龙告诉我,我的因果在赤水河畔,对于这一点,我想天皇子应该比我更清楚。”

    青衣纱裙女子苏幼茹柔声说道。

    说着,她眼神黯然的看了看身边的九只枯骨巨龙,又道:“天皇子,巨大的危机已经开始了,天皇子已经准备好了吗”

    苏离覆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苏幼茹轻声道:“天皇子,意思就是,这片区域里面已经有赤水河畔这个地方了。”

    苏离闻言,没有继续开口。

    苏幼茹道:“天皇子,我在前行的过程之中,忽然遗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也是一个非常仇恨的人,天皇子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ps:肩膀已经不痛了,明天开始爆发求一下全订阅和月票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