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我的傻白甜老婆〕〔春回大明朝〕〔我创造的万事屋〕〔首席继承人陈平〕〔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无敌医仙战神〕〔星辰之主〕〔都市之魔帝归来〕〔帝国萌宝:薄少宠〕〔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重生之彪悍奶爸〕〔都市之兵王归来〕〔嫡女贵嫁〕〔仙君重生〕〔总裁老公太凶猛〕〔极品废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25章 九凤八卦,太清耍帅
    苏幼茹眼中满含期待之色。

    不过这一次苏离并没有掩饰那一份沉冷的脸色,所以苏幼茹的表情便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我可以帮你找苏太清和诸葛九凤,甚至可以出手帮你洗魂,但是你只是苏幼茹,苏家的苏幼茹,和赤水女子献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不仅你和赤水女子献没关系,那什么姬魃也和赤水女子献没关系。”

    苏离的语气很是决绝。

    这件事情上,他在一番思考之后还是拒绝了。

    苏幼茹凝视着苏离,眼中带着几分疯狂、危险之色:“我本就是赤水女子献,本就是姬魃,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嫉妒我”

    苏幼茹处于一种爆发的边缘,只不过,这时候苏离却抬手,直接将震天弓拿了出来。

    震天弓蕴含着无比恐怖的杀戮之意,其正是大羿射日所使用的‘射日弓’,这东西依然并不是什么正品,但是以如今系统的能力而言,天机商城之中出品的这种东西,已经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是比这个世界的强者手中的‘仿制品’要强太多太多的至宝了。

    所踹,这震天弓一出,针对的恰恰是拥有‘日’属性的苏幼茹,以至于,苏幼茹立刻感应到了精气魂的刺痛。

    苏离冷冷的盯着苏幼茹,沉声道:“且不说姬魃,就说女魃的下场是何等凄惨,就说你顶上这份因果,牵扯到的因果,足以让这个世界覆灭。

    洪皇族可以出世,但是这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结果,你是苏幼茹抑或者是诸葛冉婷都可以,但是其余的暂时就不用想了。

    这方面,相关的因果如今谁都顶不上!”

    苏离说着,抬手拉弓,直接将震天弓拉出一个满月。

    那一刻,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狠狠的充斥着苏幼茹的身心,以至于,苏幼茹在此时也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了‘嗷嗷’的低吼声。

    这是源自于她体内的烈阳般的力量的沸腾与咆哮。

    苏离冥想后羿射日的经历,化作天机玲珑,随后将其投影引入《皇极经世书》中一番修改之后,直接以‘天机混沌’的功能打入了苏幼茹的脑海之中。

    这一次,苏离是直接动手施展系统功能而没有半点儿犹豫。

    果然,原本狂躁无比的苏幼茹立刻冷静了下来。

    那一刻她所产生的那种源自于冥冥之中的感应,让她忽然意识到,如今在面对天皇子的时候,如果不够冷静,以现在天皇子的能力,是足以让她碎尸万段的。

    只是,到了这一步,历经了如此诸多的苦难,她实在是不想——实在是不想就这样的放弃。

    特别是‘她’腹中的婴儿。

    “可是……可是我的孩子……”

    苏幼茹在反复盯着苏离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妥协了。

    或者说那也并不是妥协,而是在面对一种生与死、寂灭与轮回之中,选择了妥协。

    苏离沉默半晌后,沉声道:“你目前的情况,其实也仅仅只是沾染上了一些不必要的因果,这件事情你若是能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解决。

    当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自己行动了。

    另外,你的生命气息、生机气息都是我所提供的,你觉得真正与我动手的话,你有出手的机会吗

    我如今做事,害人之心不存,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失。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苏离看着眼前化身青衣纱裙女子的苏幼茹,语气冷冽了许多。

    苏幼茹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轻轻点头道:“好,我答应,但是我被窃取的身份……”

    苏离道:“如果是窃取你的命格什么的,可以给你洗回来,所谓的‘洗魂十八层’,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轮回方式吧,这方面你尽管可以放心。”

    苏幼茹闻言,随即朝着苏离深深鞠躬行了一礼,以表示感激。

    这时候,苏离才微微沉吟,道:“这一次,你这方面没有问题了,但是你告诉我,那青铜巨棺是怎么回事”

    苏幼茹摇头道:“此事我也不知,只是我当初被炼死之后,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状态,没有任何感觉。

    直到这一次我忽然苏醒,于无尽的黑暗之中,仿佛有人在我耳边轻轻诉说着什么。

    具体诉说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听得很清楚像是有人在说话,而且还提及到了什么‘惊雷’、‘惊魂’,所以我才惊厥、惊醒了过来。

    随后,我才发现,不知何时我竟是已经躺在了青铜巨棺之中。

    这青铜巨棺,与我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整体,甚至我都可以以它来当作兵器来使用!

    这兵器,非常非常的不凡,其完全不下于一件顶级的镇魂秘宝!”

    苏幼茹在这件事上倒是也没有什么隐瞒,或者说,她的本意就不是隐瞒。

    只不过,此时苏离开启着尘寰之心,是以可以清晰的判断出苏幼茹的心态和情绪上的变化。

    苏幼茹的话都是真的。

    但是不能信。

    因为,什么‘惊雷’和‘惊魂’这种事情,苏离是不能接下一句的。

    苏幼茹的经历看起来离奇,但是这离奇的背后就是囚笼,其身上已经挂满了一身的囚笼,可谓是触碰之后就会引火上身。

    如这般事情,苏离也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他可以避免的是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避开各种凶险暗藏的试探。

    比如说苏幼茹提及的‘惊雷’和‘惊魂’,如果他苏离回应一句,是不是‘耳边炸响惊雷声以及午夜惊魂的震撼感’之类的话,恐怕立刻就要出大事。

    至于会发生什么,苏离目前还不知道,但是他的‘尘寰之心’能察觉到这其中必定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苏离微微点头,思忖片刻后回应道:“也就是说,你对于那青铜古棺的来历一无所知,但是却可以将这青铜古棺当作兵器来使用是,甚至如挥臂使”

    苏幼茹美眸之中有刹那的迷茫之色,她像是在仔细的体悟那青铜巨棺的那种使用感受。

    片刻之后,苏幼茹认真点头,道:“的确是这样,就好像身心一体,就好像,唯有躺在青铜古棺里,内心才可以安宁平静,一旦被打扰了这种安宁而平静的状态,就会变得无比的狂暴暴戾,无比的饥渴。”

    苏离道;“很明显,你被炼制、镇压到了这青铜古棺里。这青铜古棺却不知道其具体的来历,不然就可以解决你现在存在的问题了。

    现在需要忌惮的就是——一旦洗魂十八层之后,你是否能脱离这青铜巨棺

    而到时候无法脱离的话,一定你沉睡到青铜古棺里的话,那么你又会被继续的炼制,到时候你还是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你这是被人炼制成了尸体傀儡,抑或者是某种魂食之类的东西,要被人生生世世收割。”

    苏幼茹道:“我想到了这一点,而且,在这之前,我刚刚都被收割了一次,就是一身强大的血脉之力和强大的七魄之力,忽然之间都消失了。

    你之前也看到过,我刚才的样子,连说话都说不出来,身体都已经彻底的干涸枯竭了。”

    苏离道:“对,干涸枯竭了就会出世,出世就会吞噬大量的精气魂,到时候你成长起来又会被再次的收割,随后元气大伤陷入沉睡,接着恢复了基本的能力之后复苏,再次出世……

    如此循环之下,你永远就会生活在这样的魂食状态,逃脱不了这种囚笼。”

    苏幼茹道:“如这般半段,那一定只有他才会这么做。”

    苏离道:“谁做的都没有关系,等你脱困了之后,你就会有自己的决定了。现在既然你无法判断青铜巨棺的来历,那么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帮你。”

    苏幼茹恳求道:“天皇子,那不如您帮我推衍一番”

    这一次,苏幼茹已经连‘您’字都用出来了,可见在这般结果下,她也已经扛不住了。

    苏离心中思量的同时,已经确定苏幼茹同样是一个‘探子’,一个很凄惨的工具人。

    只是,她既然出身苏家,为何会这么惨烈

    苏家人有这么歹毒的人吗——当然,苏忘尘除外。

    苏忘尘此人已经不是歹毒可以形容的了,他是根本就没有将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当人!

    这种人,不提也罢。

    苏幼茹的情况,是真的凄惨。

    而且,无论她是否顶上那个因果,她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洗魂十八层,确实是她的出路。

    只是如果洗魂十八层的话,这其中……具体对应的因果又是什么

    苏离想了想,随即还是看了苏幼茹一眼,道:“你现在的情况,我是没有办法推衍的,因为你不是纯粹的生命体,你是不存在的。这种情况,没有任何人能帮你推衍未来。”

    苏幼茹想了想,道:“天皇子,那可以给予我一个大体的生存方向的卜卦吗”

    苏离道:“这样吧,你以自身的能力,凝聚出六根蓍草吧,单阳双阴,你自己卜一卦,我帮你看卦象。这样的话,问题不大。”

    苏幼茹闻言,轻轻抿了抿嘴唇,道:“天皇子这么不愿意牵扯苏幼茹的因果吗还是说,天皇子嫌弃幼茹是一个弃妇,是一个不祥之人”

    苏离闻言,深深看了苏幼茹一眼,道:“如果我是你的相好,那么就你现在这种表现,我也一定会和你分手,不会再与你多说半句话。”

    苏幼茹闻言,眼瞳微微一缩,眼中多了一缕缕的黑暗冥雾与绿光。

    苏离甚至听到了她脑袋里那只绿毛猴子在哪里‘龇牙咧嘴’,气势很凶。

    但,片刻之后,苏幼茹就收敛了所有的不满,轻叹了一声,道:“天皇子您实力超群,来历惊人,您该明白,幼茹本身便如蝼蚁一般卑微,如今更是落得这般田地。

    有些事情,幼茹的确知道,但是幼茹却不能说出来,不然只会万劫不复。

    天皇子您背后有洪皇族,自是无惧一切,但是幼茹如今不过一缕浮萍、一尊傀儡罢了,又如何能挣扎呢”

    苏离闻言,忽然笑了:“所以,你弱你有理你在隐瞒重要的信息,却在我身上来压榨各种好处

    我给予你血脉是希望你自己能站起来,但是你却选择跪着。

    这也罢了,我愿意给予你机会和希望,你却想拉我下水给你当垫背的

    苏幼茹,你觉得我苏离很愚蠢很傻吗

    一个和你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却还愿意帮你的人,你不感恩也就罢了,如今还在想方设法的拉我下水

    我原本同情你的经历和遭遇,同时也同情你的无知——无知而乱顶因果,想顶的因果还是非常非常凄惨的因果!

    我也知道你很想知道赤水女子献到底是个什么下场,但是我不会说。

    或者说将来我会说,却绝不是现在。

    所以,你苏幼茹好自为之!”

    苏离握紧了震天弓,盯着苏幼茹看了一眼,身影一动,便已经后退了三千米左右的距离。

    苏幼茹一咬牙,眼中显出了几分决绝之色,道:“等等!”

    苏离的身影停了下来。

    苏幼茹沉声道:“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甚至也可以告诉你关键的因果,但是——你真能帮我彻底解决‘洗魂十八层’的问题吗洗魂十八层不是活着才能洗吗死了还怎么洗

    我现在的情况,你看还像是活着吗

    我希望你帮我推衍,希望你卜卦,其实就是想知道我现在这种情况是活着还是死了。”

    苏离凝视着苏幼茹道:“你能说出这句话,证明你还是活着的,至于以什么形式活着这并不重要。而在我的眼中,若是死了,那必定是连存在都不曾存在过。”

    苏离说着,忽然祭出了轩辕天邪剑,并直接念头一动,剑心通明,剑道通神。

    这时候,苏幼茹已经开口道:“青铜巨棺的来历,来自于星空巨坟——”

    “轰——”

    便在此时,一道无比粗壮的紫色雷电汇聚血色的巨龙虚影,猛的从虚空显化而出,直接朝着苏幼茹的脑袋劈了过去。

    “叮——”

    此时,苏离的身影之中,身外化身已经显化《天罡神体》功法,同时汇聚希望之源衍化的七彩光圈笼罩自己,并手持轩辕天邪剑,一剑狠狠斩向了那一道无比粗壮的紫色雷电。

    “轰咔——”

    虚空猛的震荡了起来。

    一种扭曲的力量弥漫虚空四方,身外化身分身的身上,无数的紫色雷光流转,但是他却不受到任何的影响。

    对于苏离而言,身外化身本就拥有强大无比的盘古血脉和鲲鹏血脉,其自身更是精通无比强横的《玄心奥妙诀》!

    《玄心奥妙诀》其中的玄术、咒术绝大部分都和雷霆有关。

    如今,苏离的《玄心奥妙诀》结合《皇极经世书》以及苏离自身的境界,已经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般情况下,这些雷霆之力虽然神秘而强横,却对于苏离没有什么大的威胁。

    反而,手持轩辕天邪剑的身外化身分身,简直是强横无敌,所向披靡。

    其结合《鲲鹏逍遥游》身法之后,一剑就已经斩断了雷霆,并在下一刻以肉身冲入雷霆之中,主动吸引了雷霆加身,避免了那苏幼茹被攻击。

    至于那巨龙身影,更像是笑话一般。

    “嗡——”

    苏离分身显化出极致的炎黄血脉气息,那气息显化之后,苏离的血脉之中仿佛显化出了神龙般的龙魂咆哮之音。

    这声音显化的刹那,那血色的巨龙虚影,立刻就被震退了。

    与此同时,苏离双眼一凝,手持震天弓,冥想《皇极经世书》后生出一道以神性、自身的灵魂灵性之力汇聚出来的绝世杀机,衍化成一根‘射日箭’。

    “嗡——”

    苏离猛的拉开震天弓。

    那一刻,虚空和天道仿佛都在这一刻彻底的扭曲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震天弓猛然膨胀,达到了苏离整个身体大小。

    弓拉满之后,射日箭猛的激射了出去。

    那一击,其威力如同大羿射日,要将整个天地都射穿一般,实在是恐怖绝伦,威凛如同能盖压九天十地一般!

    “噗——”

    箭矢杀出的瞬间,就已经直接穿透了虚空,并当场击中了那紫色雷霆之中遨游的巨龙虚影。

    “嗷呜——”

    “噗嗤——”

    这时候,那无比粗壮的紫色雷电图腾之中的巨龙虚影被这一道箭矢贯穿了身体,引出一片毁灭的震荡能量涟漪。

    随后,巨龙虚影惨呼一声之后,身体直接从内部炸开,化作一片血雾齑粉。

    其强横与恐怖,根本没有坚持到一个呼吸,便被苏离以无比强势的手段斩杀了。

    苏离抬手,手中巨型的震天弓再次收缩回了正常的弓箭大小。

    这时候的他,对于自身的战力,也了一层全新的认识。

    到了这一刻,他的战力,算是真正的和苏叶等人达到了一个相似的水平线了。

    这其中,或许各自都有所不同,但是天骄之中已经必将有他苏离一席之地。

    只是,苏离此时并没有关注这些。

    将那血色的巨龙虚影直接射杀之后,苏离这才再次的看向了苏幼茹,道:“继续说。”

    苏幼茹显然也受到了一些惊吓,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苏离怀疑她就是故意的。

    抑或者说,她也在借他苏离的手来排除异己,借刀杀人。

    不过,对于苏离而言,任何结果都没有关系,反正这些存在都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苏离杀之而后快。

    苏离收回弓箭之后,苏幼茹才继续道:“天皇子……您如今已经这么强大了,真的是太好了。这样,苏家的崛起也就指日可待了。”

    苏幼茹看起来是真的开心。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这世间的女修行者,除了历经过他考验的那一些之外,其余的苏离是一个都不信。

    苏离刚准备说话,忽然有所察觉,随即抬头看了一眼虚空深处的星空天河一眼。

    天河深处,一只带着淡淡韵彩色的火红色小鸟,竟是在一团星河云雾中静静的蹲着,像是看戏一眼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苏离见状,呼吸也不由微微一滞——这家伙,看热闹看到了这里来了

    苏离看过去的时候,那小鸟儿圆溜溜的眼中竟是显出了一抹诧异之色,显然她似乎也没有想到,看热闹看得好好的,竟然被发现了

    那一丝诧异还传递出了一缕信息,那就是那小鸟儿对于她自身的身法和隐匿之法非常的自信,却没有想到竟是有人能察觉,以至于才有刹那的错愕。

    “这是诸葛九凤不当礽子的东西,哪里有热闹哪里有你!”

    苏离心中嘀咕着,随即瞪了诸葛九凤这小鸟儿一眼。

    小鸟儿在一刹那的错愕之后,随即以一种戏谑、鄙视的眼神看了苏离一眼,那眼角的旁光里分明表现出了非常傲娇而清高、鄙夷之色。

    好家伙,你偷窥被逮着了结果还能这么的趾高气昂

    苏离也是无语之极。

    苏离同样以一种戏谑、鄙视的眼神回敬了回去,这就叫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反正翻白眼的人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白眼的,至于翻得好不好看,那得看那些看白眼人的心态了。

    苏离收回目光,再次将目光落在苏幼茹身上,语气随意道:“苏家崛起是否,这种事情不提也罢。你所说的星空巨坟之中盛产青铜巨棺而你占据了星空巨坟古棺之中的一个名额,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啊。”

    苏幼茹皱眉道:“天皇子何出此言”

    苏离道:“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过去、抑或者是未来呢我大概已经找到了可以真正帮你的人了。”

    苏幼茹道:“一切全凭天皇子定夺,天皇子且先看看这一卦如何解”

    苏幼茹说着,汇聚血脉之力——这时候,她汇聚出来的血脉之力,正是苏离之前提供的血脉之力。

    运用这血脉之力,她凝聚出了六根蓍草,并在心中默念天皇子的未来,并将蓍草对应的卦象显化了出来。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苏幼茹一眼而没有说话。

    苏幼茹说话之间,六根蓍草显化出了一个非常神奇的卦象,或者说是一个近乎于无敌的卦象——乾卦!

    看到这个卦象之后,苏幼茹自己也呆住了,苏离则莫名的露出了一个很阳光的笑容。

    这笑容,在苏幼茹看来,则非常的讽刺。

    苏幼茹呆了呆,忽然‘啊’的发出了无比凄厉的尖叫声,浑身开始冒出大量的绿烟和黑烟。

    这一幕,发生得非常的突兀也非常的怪异。

    星空天河深处那一团云雾之中,那只火红色带着氤氲彩光光晕的小鸟儿,此时也不由瞪大了圆溜溜的双眼,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是明显,她也显出了一刹那的异常情绪——事情的发展,完全的超出了她的预料。

    苏离平静的看向了苏幼茹,道:“自作孽,不可活。姬魃啊姬魃,对于能施展天机洗魂术的诸葛九凤和苏太清而言,无论谁是赤水女子献,无论谁是姬魃都并不重要啊!

    重要的是,洗魂之后的那个谁是谁。

    这其中,并没有因果,所以你们顶不上。

    因为这就是一个杜撰的故事,其中有些因果是存在的,但是也有些因果是不存在的。

    而你用我的血来卜卦,让我推衍你的同时,实际上是希望我推衍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个地方,必定是推衍谁谁就会出问题,更重要的是,你身上或许蕴含着某种类似于诅咒的效果。

    原本,我本来就是推衍谁谁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旦我推衍到了自己也必定会满足这样的条件。

    可惜了。

    可惜终究你的手段还是不够。”

    苏离说着,看着化作一团绿烟的干尸女子姬魃,语气平静而随意。

    有尘寰之心在,无论对方有什么目的,除非对方不显化,不然只要有蛛丝马迹,一切就会无所遁形。

    这还是苏离没有将姬魃的一系列经历放在《皇极经世书》中去判断,不然这其中的疑点就更多了。

    至于为什么开始给血,苏离终究还是抱着一份仁慈与宽容之心去对待——同时,也同样是一种时代。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付出一些东西,不踩一踩敌人的陷阱,又如何知道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危机呢

    毕竟,在档案世界里,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所以,这里对应的结果就是——如果此时出现的是苏忘尘,那么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而此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又是苏离而不是苏忘尘,其中蕴含的意义可想而知。

    “啊啊啊——”

    “嗷——”

    绿烟黑雾之中,那苏幼茹化作的干尸嘶吼连连,化作了绿毛猴子般的怪物,引出了一系列恐怖的动静,其浑身的气息更是狂躁凶煞。

    只是,其被反噬的那种火焰依然不断的焚烧着。

    这种反噬本身并不是苏离的某种手段,而是触碰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东西——那似乎是系统的禁忌。

    抑或者,就是他苏离那无比强大逆天而有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独特命格。

    所以,在如今他苏离这么强大的情况下,有人竟是以他苏离的血脉凝聚蓍草来卜卦他苏离的命运,这简直就是寿星佬上吊——嫌命长了。

    苏离心中不由想到了伏羲,想到了女娲,想到了系统,想到了盘古,想到了三清……

    这些存在,几乎都‘挂’在了他的身上,好家伙,这苏幼茹这么莽的算了一卦。

    而且还是一个气运正如日中天的‘乾为天卦’!

    卦的的确确是算出来了,对于苏离而言,无论是他自己算还是苏幼茹算出来的,结果都一样——甚至,苏离不需要算都知道,有‘浅蓝小精灵’的系统的他苏离,不是乾卦是什么

    至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他的卦象必定都是乾卦而不会是别的卦了。

    若非如此,苏忘尘为什么希望系统复活

    就是因为,一切顺风顺水,什么危机和凶险系统都能兜底啊!

    而苏离知道这样的结果,却并不会直接的去测试,为什么

    因为他心疼浅蓝小精灵,心疼系统,并不会让系统去兜底。

    就像是很多次关键的时刻系统被杀出来、显化一抹浅蓝色的虚影形成巨大的守护虚影一样。

    到了那一刻,一旦浅蓝的守护魂影出现之后,就是不朽级别的存在,但同时也会被杀穿而殒落。

    如今系统复活了,苏离想做的就是好好的培养,另外就是真心诚意的获取一些功德。

    这是想法,但是在真正的去付出,在以人族的德行去真正的‘以德服人’的时候,苏离也没有想过更多的东西。

    这就是一种无为而为的心态。

    如果苏幼茹或者是姬魃没有异心,也没有算计,愿意真心恳求,苏离也是愿意帮她的。

    可惜她充满了算计,并且进行各种试探,甚至还想要牵引出《山海经》的因果。

    这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意志’,似乎对于这件事也乐见其成。

    可苏离却不会这么认定这一切。

    如今,苏幼茹被反噬,被未知的火焰焚烧,在苏离看来,这未知的火焰,就是源自于因果的业火。

    牵扯的因果太大,最终被巨大的因果业火焚烧,这苏幼茹无论是旱魃、姬魃还是什么其余的玩意儿,如今等待她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的寂灭。

    火焰之中,苏幼茹最终显化出了姬魃的身影来,那并不是一个红袍纱裙女子的身影,而是一个青衣纱裙女子的身影。

    这是真正的姬魃,而所谓的窃取身份也是真的,只不过是苏幼茹抑或者诸葛冉婷本身就已经先行一步顶上了那份因果罢了。

    而洗魂十八层恰恰也已经完成了,所以才有了一个和诸葛冉婷无比恩爱的诸葛春秋。

    这就是叠加了好几次的套路,一旦苏离真正相信了她,将她给洗成了诸葛冉婷,那么她可以反手将肚子里的婴儿生出来,化作天道和魔道双体的诸葛青尘。

    青当然是青衣的青,尘就是苏忘尘的尘。

    除了这个目的之外,再有一个目的就是——婴儿被旱魃化、魔化了,需要孟婆汤和太乙仙丹来救!

    因为孟婆汤和太乙仙丹针对的都只能是一个人,但是苏幼茹是一尸两命。

    那么,苏离救不救

    救了,阙辛延就没有孟婆汤了。

    救了,太乙仙丹再少一颗,云青萱和魅儿之中只能救一个了。

    不救的话,天皇子所代表的洪皇族人皇的仁德,就明显德不配位!

    毕竟,号称所谓的‘大公无私’并没有做到。

    而按照苏幼茹的身份来说,苏幼茹的父亲是苏星曌,是苏星河的弟弟。

    苏幼茹就是苏离的堂妹。

    也是亲人级别的关系,这种关系是比之云青萱和魅儿如何

    所以,到时候是亲情的选择还是爱情的抉择

    这其中,更隐含着更多的东西。

    甚至,还会有一些选择是苏离无法判断出的因果。

    苏离最忌惮的就是,这‘姬魃怀孕’,会将‘苏忘尘’生出来,那就是真的搞笑了。

    以苏忘尘浪破天际的手段,还真有可能设下这样的局。

    这就是向死而生,没有死,哪里来的新生

    一个执掌忘尘寰近十万年的存在其对于‘死’与‘生’的理解,恐怕已经远远不是普通的修行者可以想象的了。

    所以苏离也不得不谨慎!

    而这种可能性有吗

    别说有很大的可能,就算是有一丝非常非微弱的可能,苏离都不会去忽视。

    要知道,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最最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往往最最最可能发生!

    而若是担心一件事情会变坏,那么不用担心,其一定会变坏。

    苏离看着业火之中焚烧着逐渐化作虚无的苏幼茹,神色无比的平静。

    时间又流逝了足足近小半个时辰,业火之中变得无比狰狞、声音凄厉嘶嚎的‘姬魃’终于化作了虚无。

    这时候,一道碧绿色的玉光,在火焰灰烬之中若隐若现。

    虚空的地面,凝聚着一层淡淡的光影。

    光影里,玉光闪烁。

    苏离若有所思,轻轻吹出一口气。

    “呼——”

    一阵清风吹拂而起,吹散了那‘姬魃’的劫灰。

    光影地面上,出现了一块碧绿色的灵玉。

    这灵玉呈现出一抹青绿色,看起来绿得有些喜人,像是顶级的冰种翡翠一样鲜艳欲滴,带着那种菠菜绿的色彩。

    流光溢彩之中,苏离眼中微微有些动容。

    这时候,这灵玉已经被苏离一招手抓在了手中。

    随后,苏离看了一眼,这是一块无比纯粹的天机圣玉!

    是的,天机圣玉!

    所以,纯粹的天机圣玉其实就是将怀孕的‘旱魃’炼死之后,利用其记忆禁区抑或者是‘肚子’里的胎儿的记忆禁区第一层,用来盛装生命

    抑或者是用‘肚子’来盛装生命,形成独立的内空间

    苏离看着这无比美丽的天机圣玉,想到之前诸葛春秋、诸葛青尘手中那一块块的天机圣玉,顿时再次有些毛骨悚然。

    苏离将天机圣玉握在手中,冥想感应了一下天机圣玉内部的空间结构,结果清晰的感应到,那是一种类似于子……紫宫般的环境区域,这是将孕育空间、记忆禁区以及生命诞生之地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空间。

    以这样的空间形成一个整体,其内部就可以盛放生命了。

    普通的‘乾坤戒指’之类的,也是独立的空间,但是完全不能盛放生命,这其中的差别,就在这里。

    苏离看着美丽无比的天机圣玉,却如同握着一手的罪孽。

    那一刻,他的心情也微微有些不平静了。

    这么歹毒的炼器手法,来自于谁

    女魃死了之后,青铜巨棺上的某种因果牵连,似乎也开始溃散了。

    在静立虚空片刻之后,青铜巨棺的棺盖忽然‘轰’的一声自行的封锁了起来。

    “嗤嗤——”

    随后,无数的诡谲仿佛被神秘的力量控制,竟是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只无比巨大的诡谲。

    这只诡谲,更像是一只无比凶残的绝世凶魂,其显化之后,看起来非常的怪异!

    其背生双翅,而且是那种如同蝙蝠般的翅膀,只是这翅膀全部都是由黝黑色的骨头生出,骨头上还有如同羽毛般的骨刺!

    它的脸如同牛头,长着四只眼睛,脑袋像是青铜打造,额头像是烧红的钢铁。

    它的双翅之下,生出了足足六只手,没一只手都拿着一柄神奇而又极其强大的镇魂秘宝。

    它的脚也不是正常人的脚,而像是牛蹄一样的蹄子。

    这蹄子仿佛蕴含着踏破虚空、碾碎天道的力量,似乎一脚踏出,天道都能被粉碎一般。

    非但如此,它的体型还异常巨大,苏离此时其实已经在星空之中显化出足足十九米的身高,可是此诡谲,却足足有近两百米高大。

    其乘坐骨龙,驾驭青铜巨棺,那四只眼睛同时盯住了苏离。

    那一刹那,被这样的怪物的四只眼睛盯住,苏离也不由有些头皮发麻。

    但,苏离还是一抬手,抓出了震天弓,同时身外化身再次显化在了他的身边,手持轩辕天邪剑。

    苏离目光同样锁定了这怪物。

    这一瞬间,苏离忽然获知了此物的名称——‘蚩尤魔’。

    是的,这种名字,来自于系统的智能扫描能力。

    苏离在锁定此物的时候,如今的系统几乎立刻启动的类似‘扫描’、‘鉴定’的能力。

    如此一来,这怪物的信息,苏离一旦锁定,心中就有了答案。

    就像是之前锁定那碧绿色的玉片的时候也在瞬间知道了那是‘天机圣玉’一样。

    那‘蚩尤魔’的四目盯着苏离手中的震天弓和分身手中的轩辕天邪剑之后,眼中的忌惮之意立刻生出。

    片刻之后,它本能的后退,并逐渐拉远了和苏离的距离。

    “咻——”

    下一刻,它忽然化作光影,猛的窜向了远方。

    只是就在这一刻,那云雾之中的小鸟儿,忽然张嘴,喷出一口毁灭的九色天火。

    天火如狂,瞬间席卷向了那蚩尤魔。

    与此同时,小鸟儿的身影陡然显化而出,同时她淡淡的扫了一眼云雾之中的另外一边,道:“老梆子快滚出来帮忙!”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怎么肥(飞)也肥(飞)不高——”

    一道白袍身影自黑雾之中无比潇洒的走了出来,随后他诧异的看了苏离一眼,嘿嘿一笑道:“嘿嘿,来了啊小老弟。”

    苏离闻言,呼吸一滞,脸上的表情顿时也精彩了起来。

    这不是苏太清吗这老梆子原来一直在这里也在看八卦

    好家伙,你们这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而且,这是真黄雀!

    “一群不当礽子的玩意!”

    苏离忍不住吐槽道。

    苏太清嘿嘿笑道:“不是,我们难得见到天皇子的绝世魅力,天皇子的表现当真是让人震撼啊!”

    苏离:“……”

    苏离此时也是无言以对,这苏太清一群人这么浪的

    苏太清见苏离不说话,又笑道,来,打起节奏——卡懵被逼来死狗,跟我一起唱:“怕什么天道轮回,什么魄散魂飞,若没有你那才叫可悲;

    怕什么西行无归,什么事与愿违,这一世换我护你一对……”

    诸葛九凤冷声道:“老东西你再不出手我就要放手了,这蚩尤魔要是逃了,你就没研究对象了。”

    苏太清道:“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我们相守若让你付出所有,让真爱带我走。”

    苏离:“……”

    苏离此时也很是无言以对,熟悉的人,熟悉的风格,熟悉的孟浪的节奏。

    特别是,苏太清唱情歌,给苏离的感觉就是法海在唱《法海你不懂爱》,那感觉,就别说了。

    苏太清虽然说话浪破天际,但是手下还是真不留情。

    他抬手就是一座古鼎——这鼎生九角,看起来苍古霸气之极。

    这是……禹王九鼎乾坤鼎

    “轰——”

    苏离锁定那鼎的时候,那鼎直接化作天降巨物,狠狠砸在了那蚩尤魔的脑袋上。

    “噗——”

    一击之下,虚空都炸了,那蚩尤魔直接被打爬在地上,脑袋翻滚了两圈之后,当即就动弹不得了。

    苏离见状,眼瞳微微收缩——好家伙,说说笑笑,出手就是死招,狠得一批。

    这时候,系统信息传递而出,苏离获取了这古鼎的信息。

    【乾坤鼎:高仿级‘极品先天灵宝乾坤鼎’。】

    获取到这样的信息之后,苏离看向苏太清的目光,多了许多凝重之色。

    老家伙这是真的猛啊!

    苏太清抬手收回了鼎,看向苏离道:“天皇子,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的脸会红得像苹果。”

    苏离:“……”

    苏太清笑道:“这鼎不错吧想不想看看你想看看的话,我一定会不给你看的。”

    苏太清说着,将手中的鼎缩小,往眉心一拍,随即看向诸葛九凤道:“浪费我表情,就是个银样镴枪头的废物而已,还以为多厉害。”

    诸葛九凤道:“那是这蚩尤魔没化身蚩尤,不然打得你跪地喊爹。”

    苏太清道:“那可别,我若是下跪我自己都害怕。”

    诸葛九凤道:“天皇子,你过来,帮我合道炼它,我要把它炼成我的娃!”

    苏离听得一脸懵逼你们这是说的什么意思难道我的语文水平是数学老师教的

    苏离狐疑道:“我与你合道让它变成你的娃什么意思”

    (ps:第一更1.1万字更新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风雨雷电响’2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三竹木’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好色小姨〕〔吞噬星辰变〕〔万界圆梦师〕〔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