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26章 从心法则,以德服人
    诸葛九凤瞥了苏离一眼,道:“天皇子,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你以前不是说‘狂浪是一种态度’吗?我们现在就是要你足够的释放自我,而不是一直压抑自己,这对于你的成长是很不利的。”

    苏离闻言,心情更加怪异了。

    他看了看诸葛九凤,若有所思道:“怎么释放自我?在你们面前来一发?”

    苏太清笑道:“你若是有这般兴趣的话,我们当然也有兴趣看一看了,只是,你确定对着这种狰狞的魔物?”

    苏太清的话,说得苏离简直是无言以对——好家伙,你们这是咋了,怎么说话浪成这样了啊?

    苏离还待开口,诸葛九凤则不由笑道:“算了,毕竟天皇子现在也不是法海,无法一眼识破这般妖孽,所以才会觉得那什么姬魃漂亮。”

    苏离:“……”

    苏太清道:“这就是你不如他的地方,你要顶替他的话,至少在某些方面要表现出来啊。”

    苏离狐疑道:“我顶替谁啊我?”

    苏太清闻言,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苏离,道:“你说顶替谁?这里是两万年前啊,但是我和九凤现在也是在两万年前啊,不是在两万年后——所以我们的性格是不同的啊,要我说得这么明白?

    你小子,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苏离也被苏太清这说法给说懵了——关键是,这说法有问题啊!

    你们如果是从两万年后来的,在此时才会说这里是在两万年前。

    如果你们此时本身是两万年前的你们,你们怎么会说‘两万年前’?你们难道不应该说是‘现在’吗?

    苏离下意识的看了苏太清一眼——这苏太清也不像是傻瓜啊,说话里这么多漏洞?

    苏离没有时时刻刻保持在那种‘绝圣弃智’的特殊状态,再加上这些疑惑本身牵扯的因果目前并不多,所以苏太清和诸葛九凤到底是什么目的,苏离还不太清楚。

    但是苏离知道,这两人的确应该是没什么坏心思——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就是两个老痞子、两个为老不尊、不当礽子的东西。

    苏离迟疑片刻,若有所思道:“示范示范?”

    诸葛九凤秀眉蹙起,有些狐疑的看了苏离一眼,又反复打量了苏离一会儿,随即看了苏太清一眼,道:“你看我这双腿漂亮吗?我这身材还好吗?”

    苏太清瞥了诸葛九凤的那双修长而笔直的大长腿一眼,赞叹道:“你这大长腿,这身材——不去蹬三轮车真的是太可惜了。”

    苏太清这话说出来,诸葛九凤又看了苏离一眼,道:“懂了?”

    苏离面色古怪,终于确定,苏太清和诸葛九凤到现在还以为他苏离在模仿苏忘尘呢!

    所以才觉得他说话不够浪。

    关键是,他现在也不是苏忘尘啊!

    更遑论,他也没有必要去模拟苏忘尘啊!

    苏离想着,刚想继续提醒一声,苏太清叹了一声,道:“天皇子,你还没理解吗?”

    苏离道:“我理解了。”

    苏太清道:“你理解了?那你告诉我,战神归来发现老家积水严重该怎么办?”

    苏离此时完全处于懵逼状态,这特么什么跟什么啊这是?

    这苏忘尘在这世界搞什么了?

    苏离再次迟疑了一下,略带试探的询问道:“战神回到家,发现老家积水严重,一声令下,十万将士纷纷赶来,一人喝了一口,将积水喝完了?”

    苏太清鼓掌道:“不错,不错,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觉得你说的很厉害,当初你顶替因果之人就是这么说的。”

    诸葛九凤也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毕竟是第一代天皇子啊,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乐趣的,虽然很多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么说就是觉得——嗯,有逼格?对,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反正就是‘不明觉厉’了。”

    苏太清道:“不错,这就是‘从心’的修行,想什么说什么,而且也不一定是特意去模仿,因为他这种‘不羁放纵’的行为方式,确实非常容易让念头畅达,以至于‘无为而为’,是很舒服的。这就是第一代天皇子最常用的法则——从心法则。

    天皇子你继承‘天皇子’之位并不是很稳定,如今来到这两万年前的区域里,顶替了首位天皇子的因果,那自然要推行这‘从心法则’了。

    这一点对于未来很多方面都有巨大的因果影响的,甚至恐怕无论是忘尘寰和这一方宇宙的天道意志都已经认可了这种‘法则’。”

    苏太清的话,让苏离再次哭笑不得。

    更可笑的是——从心法则,从心啊,这不是怂吗?

    好家伙,将‘从心法则’说得这么的高大上?还不羁放纵?

    就这种说话的方式,恐怕在这种世界没几天就要被人打死了。

    果然是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这苏忘尘将这一些套路玩出花儿来了,将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忽悠得全成脑残了都……

    苏离内心也是有一点点受伤——苏忘尘这是真没将这世界当回事啊。

    只有完全不当回事,才会这么的恣意妄为,无法无天。

    不然,其但凡有一点点顾忌,又岂会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说,什么狗屁事儿都做?

    不仅如此,苏忘尘给出的洪荒因果结果全部往《山海经》上套?

    就像是之前的倩女幽魂和雷峰塔之类的故事,根本就都并不是完整的,而是魔改了一半的故事。

    等真的想要立因果的时候,根本就不完整,以至于对应的因果会出现很严重的问题。

    也就是说,苏忘尘在给出‘因果’的时候留了‘亿点点’手段,种下了‘亿点点’囚笼,这些玩意,不仅把这个世界所有修行者坑了,恐怕连这片宇宙的天道意志都被坑了。

    所以,这人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冤枉吗?

    这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冤枉。

    所以,苏忘尘但凡真正的给点儿好处给别人而不是这么吃独食,岂会落得如此下场?

    “好家伙,这是真的不当礽子啊,看样子我还错怪这片宇宙的天道意志了,估计那什么未知的虚空魂毒所谓的‘灭世’,还以为像是上封神榜一样,以为死了就可以真正的超脱了?”

    “苏忘尘这是在布置他一旦出事之后让这片宇宙的天道意志自取灭亡啊!”

    苏离隐约想明白之后,也是哭笑不得。

    这会儿,他整理了一下思想之后,又冥想了一下《皇极经世书》并开启了尘寰之心。

    那一刹那,苏离想不明白的问题又想得更加的明白了。

    同时,他真正的明白苏太清的意思是什么了。

    苏太清和诸葛九凤显然通过某种手段知道‘苏忘尘’应该已经出事了,所以这时候不是认为苏离是在顶苏忘尘的因果,而是在提醒他苏离要装作是在顶苏忘尘的因果这样去面对,以‘引出’更多的因果来,布局接下来的路。

    也就是说,让苏离‘模仿’苏忘尘来办事,完成接下来需要应对的某种布局。

    这一点之前苏离确实没有想到,因为这其中的意思已经有好几层了。

    苏太清将这种说法定在苏离‘顶因果’上,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有些话是不能直接说的,特别是牵扯到苏忘尘的因果方面。

    甚至,就连苏忘尘的名字,能提及的修行者都不多——既不愿意提,也不太敢提,同时也不喜欢提。

    至于他主动去扮演‘苏忘尘’,这并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这样并不会导致苏忘尘脱离无间地狱,抑或者导致他被认定为‘苏忘尘’。

    更重要的是,苏离知道诸葛九凤有可能是被‘女娲’认可的人之后,就不是太怀疑了。

    当初,洪荒皇族还没出世之前,他在面对众神的威慑的时候,诸葛九凤一行人就站出来过。

    如今,苏离虽然还是存有一些防范之意,但是却也不是太过于忌惮诸葛九凤一行人。

    沉思之间,苏离关闭了尘寰之心,脱离了《皇极经世书》的冥想状态,随即这才看向了苏太清道:“作为天皇子,创造这‘从心法则’,的确是一种很特殊的法则。”

    苏离这话说出,苏太清整个人立刻释然了许多。

    苏离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他认可了自己是‘苏忘尘’这份因果。

    苏忘尘被镇压在了无间地狱,这件事目前也只有苏离和太上天魔分身知道。

    太上天魔分身自然不会到处乱说,苏离也不会乱说。

    但是苏忘尘本该存在这里却不再存在,就一定要有一个‘苏忘尘’来顶替。

    甚至,苏忘尘‘欠下’的因果,也一定要有一个牵引,不然过去甚至某个未来的时空节点,就会出现坍塌的情况。

    这种时间坍塌导致的结果就是时间断层点,以及大量的区域里的修行者忽然莫名消失不见,像是被抹除了一样。

    这种情况之前的苏星河、苏荷甚至是沐雨兮都曾经出现过。

    这就好像是一座阁楼,底层被抽空了之后,需要重新奠定一个底层进去,不然上层的建筑就会坍塌。

    苏离帮苏忘尘还清了债,无论是天机值还是因果值,都清空了。

    这的确没问题,因为忘尘寰变得正常了不少,因为对应的很多因果的相关修行者都已经忘记了苏忘尘的存在。

    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余的东西吗?

    就像是公司破产了,管理层全部离职一样,公司本身是在运转的,是要继续去推动的!

    眼下,苏离就是这个全新的推动者。

    苏离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的回答,算是一个让诸葛九凤和苏太清都非常满意的回答——因为两人基本确定,苏离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关键是,从这一点来看,两人也确实有些刻意了——两人从两万年后过来,顶两万年前的他们自己的因果?然后还要应对某种布局?想做什么?

    这时候,苏太清才感慨道:“真是不容易,天皇子又开瓢了……开窍了。”

    苏离看了苏太清一眼,鄙视道:“你这么浪真的好吗?”

    苏太清道:“天河水浪打浪,一浪更比一浪强,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苏离:“哟呵,这……要不咱两改行说相声去?”

    苏太清道:“万物皆可盘?”

    苏离向着苏太清比了一个大拇指:“暴躁老哥,在线说相声,一个字,牛逼!”

    苏太清道:“具体有多牛逼,一句‘祖安七年有爹娘便足以概括。”

    苏离闻言,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他发现,论说话的本事,他好像不是这苏太清的对手?

    不,不是好像,应该把好像去掉——他就真不是这苏太清老梆子的对手。

    诸葛九凤也松了口气,道:“这次呢,你就荣幸一下,临时冒充一下的我道侣吧。”

    苏离迟疑道:“是名头上的道侣?还是行动上的道侣?是白天的道侣还是晚上的道侣?”

    诸葛九凤道:“我说是晚上的、行动上的道侣你乐意吗?”

    苏离道:“我乐意没用,要雨兮和魅儿乐意才行。”

    诸葛九凤道:“我了解她们,她们肯定乐意。”

    苏离道:“那也不行,我乐意没用,要我眼下这身份所代表的家伙乐意才行。”

    诸葛九凤闻言,俏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苏离这句话说出来,她确实是没法接口了。

    苏太清顿时眉飞色舞,看起来很是……幸灾乐祸?

    苏离瞥了苏太清这老梆子一眼,道:“你这老家伙,怎么能幸灾乐祸呢?算了,我也忍不住了——”

    苏离看着诸葛九凤吃瘪的模样,顿时也不由好笑。

    诸葛九凤轻哼了一声,随即看向了被她镇压的那只‘蚩尤魔’,这才收敛了一些情绪,分析道:“从这蚩尤魔被打趴的姿势来看,它的能力其实还是非常强的,这种被打趴的姿态若是没好好练习过,肯定不会被打得四分五裂还这么均匀。”

    苏离呼吸微微凝滞了刹那——这话说的,还真是挺有水平的。

    所以这蚩尤魔连死都是练习了无数次的?

    这说的是人话吗?

    苏离询问道:“我们现在若是道侣,那么要做什么?把这蚩尤魔生出来?怎么生?怎么合道?”

    诸葛九凤略显几分风情与柔媚之色道:“想要复杂一点,阴阳合道交流也是可以的,不过这样估计也生不出来啊。

    而且,你现在虽然不是他,但是代表的是他啊,对于此人我却也不愿意有所牵扯,所以也没办法让你得偿所愿了。

    等咱们这件事情办完,你化作真正的天皇子,到时候咱们随便怎么玩都可以啊。”

    苏太清道:“天皇子曾经说过,任何享受白嫖的快乐,都会引来将来惨烈毒打的隐患——你们两个在我这老单身狗面前说这些,真的合适吗?”

    诸葛九凤道:“老梆子你有完没完?一边儿去歇歇。天皇子,你之前不是让莫拉出世了吗,一样的手段,借用血脉之力就可以了。”

    苏离道:“然后你抽这蚩尤魔的血,再用我的血弄出一个什么东西来?”

    诸葛九凤道:“我的血,是我的血啊,要这蚩尤魔的血做什么?我现场给你用血脉打造出一个娃来,化身蚩尤岂不美哉。”

    苏离道:“你怕不是疯了。”

    诸葛九凤道:“蚩尤魔就在这里。”

    苏离道:“这什么‘蚩尤魔’只是一种称呼罢了,不必执着于表象啊!名可名非恒名啊!此名非名,只是名为名罢了。”

    诸葛九凤道:“听话,时光神女可以,我也一定可以的,莫非你嫌弃我不能生?”

    苏离:“……”

    苏太清感叹道:“天皇子是不是心有戚戚焉——能得此女夫复何求?”

    苏离心道:“是啊,等过几年就腻了。”

    苏离道:“我嫌弃你做什么?你这样一个绝世的真女神愿意给我生娃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但现在却不行啊!”

    诸葛九凤语气舒缓了几分,沉吟道:“怎么就不行了?你前一个呼吸能掏出巨剑斩强敌,后一个呼吸便可能拿出巨弓,弯弓射大雕!你再化身天皇子,衍化强大的血脉帮我生个娃儿咋就不行了?”

    苏离无奈道:“蚩尤魔你们想要研究也可以,血脉组合什么的你们自己去测试,反正蚩尤魔也已经落入了你天机阁之手。

    但是如这种事情,就不用拉上我了。至于用我的血脉和你的凤凰血脉组合造一个娃儿,还是不要这么做了,孩子是无辜的,没想过怎么对他,就不要随便作出决定。”

    诸葛九凤道:“想好了啊,我是仙凰孔雀,我生出孩子来,可以是如来可以是蚩尤还可以是——”

    苏离闻言呼吸一滞,顿时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好家伙,你们聊,我先走了。

    苏离二话不说,身影一闪,《鲲鹏逍遥游》身法施展而出,化作流光自虚空落下。

    诸葛九凤抬手显化一张古图,朝着苏离一照。

    “嗡——”

    虚空猛的缩小,苏离发现,那一张古图竟是瞬间变得极大,并将他完全笼罩在了图画里。

    接着,诸葛九凤雪白如玉的手掌朝着古图里一抓,直接将苏离抓在了手心之中。

    “唉,还是太弱了,天皇子你看看你现在还这么弱——姐看上的男人,还能掏出……逃出姐的手掌心吗?”

    诸葛九凤说着,手掌伸开,将苏离重新释放出来。

    苏离心中简直像是哔了狗——这特么的一群疯子吧?

    诸葛九凤道:“天皇子你别激动,也别害怕,我不会真吃了你的,放心吧。你先看看这蚩尤魔是个什么东西再说。”

    苏离道:“还能是个什么东西?”

    诸葛九凤道:“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不如天皇子你施展点儿那洪荒皇族的传承绝杀火焰,将它先行炼死看看。”

    苏离道:“你不是说他装死很专业?”

    诸葛九凤道:“是啊,装死装习惯了,练成本能后这次被苏太清老梆子真的打死了,结果还是假死的模样。”

    苏太清道:“不是老梆子,是老帅哥。”

    苏离懒得理会这老夯货,他深吸一口气,心念电转,身影顿时从他自己的那种气质变得浪荡不羁了起来——苏忘尘需要扮演吗?

    他都复印过苏忘尘,再加上他和苏忘尘本就是一个人,要模仿都不用化妆的!

    是以,运转《道生一之神隐篇》后,苏离的气质瞬间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随后,苏离才带着一缕桀骜之意来到了蚩尤魔面前。

    这时候,那蚩尤魔似有所感应,其身上竟是生出了一缕黑雾,黑雾又极短的时间里化作一道幽影。

    此时,这幽影汇聚出一个青衣绝美少女的模样,脸上带着痛苦和卑微、以及哀婉之色,她看向苏离的时候,眼中显出了深深的恐惧和绝望之色。

    但是她还是无比恭敬的道:“天皇子,您,您饶了奴家吧,奴家愿意当您的舔奴……”

    苏离刚准备说话,苏太清忽然咳嗽了一声,道:“我饮过风咽过沙,浪子无钱逛酒家;闻琵琶,谁人画,不再春风如寒鸦。”

    苏离道:“白痴。”

    苏太清顿时眉开眼笑,非常满意。

    苏离知道苏太清这是在提醒,所以他以一种冷傲戏谑的眼神扫了一眼那幽影,有些惋惜道:“我倒是想饶你这娇嫩的美人儿,我也不喜对那些绝美女仙子动粗!

    像你这样的绝色仙女,本该是正处于被疼爱的时刻,可没办法啊,不打你你又不说实话,饶了你,我的道侣又会非常的不满,会让我心情抑郁而到处杀人。

    所以,只能委屈你去拯救那些要被我杀的修行者了,你去给他们陪葬吧!

    这也算公平对吧?我这人一向以德服人,有理说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