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27章 青衣蚩尤,凤凰魂梦
    苏太清和诸葛九凤听到苏离这一番说辞,顿时心中一阵舒适——就是那味儿。

    天皇子还是很不错的,这就获取到了其中的深邃内蕴,明白到了什么是从心法则,不错不错,不愧是新一代的天皇子。

    苏太清老怀大慰。

    而诸葛九凤美眸之中则更多了几分欣慰之色。

    两人的表现,苏离也都看在了眼里。

    可想而知,当年苏忘尘都干了些啥了。

    当然,无论其当年干了啥,如今也是往事如风,不提也罢。

    苏离这一番‘以德服人’的话说出来,那绝美的青衣女幽魂顿时就陷入了一种完全自闭的状态。

    好一会儿,她才幽幽叹道:“曾经姐姐告诉我,这世间有一种男修行者,你只要看他一眼,就知道他一定不是个好东西,看第二眼,就知道这人一定是一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自私自利而又阴狠歹毒之人,我原来是不信的,如今却是信了。”

    苏离道:“多谢夸奖,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有这么多的优点。”

    那青衣幽魂道:“天皇子,我才是真正的姬魃啊,所谓的‘蚩尤魔’,只是一个囚笼罢了。天皇子,我父亲乃是姬家的姬无虚,我母亲乃是姜嫫,天皇子,您该明白,以我的来历,将来会有多么高的成就吧?

    天皇子,我们联姻吧,我可以各种满足你,你那道侣会的我都会,她不会的我也会。”

    苏离道:“你唯一让我觉得诧异的,仅仅只是你的名字而已——你这个名字取得很好,有嘚瑟的意思。”

    青衣幽影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深的怨念,她很明显感应到了苏离的那份不屑与冷漠嘲笑。

    她沉默了片刻后,才叹道:“天皇子,你知道我为了这份机缘有多么努力吗?”

    苏离道:“所以,只要你努力,没什么事情是你搞不砸的。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都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所以,努力既然不一定成功,那么不努力肯定会很轻松。好了,安心上路吧,你要想一想,你的死换来了我手中无数修行者的生,这必定就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苏离没有和这青衣幽影交流太多,这东西到了这种地步了,竟还想着要当姬魃?

    这姬魃对她就这么重要吗?

    这东西,没了姬魃就不能活了吗?

    苏离很是费解,关键是,姬魃是个什么结局?

    那结局当真是很凄惨的,怎么着就全往这坑里跳呢?

    青衣女子幽影眼见没有了希望,顿时张牙舞爪、形如厉鬼般猛的朝着苏离的脑袋扑了过来,其模样刹那变得无比的丑陋。

    其模样,当真是锤额蹙颚,形粗色黑,佝偻矮小,颧骨突出,双眼凹陷,鼻梁塌陷,嘴唇肥厚,巨齿外翻……

    苏离看到这种样子,胃部顿时一阵翻滚——人就是这样,美丽的仙女看多了,看到一个正常的清秀少女都会觉得其相貌平平。

    更遑论这种是真丑——论颜值,如花和她一比,顿时都能称之为‘貂蝉’了。

    苏离这一次是真的见识到了这世间的丑,这简直是丑出了国际水平。

    前世的时候,有沙雕网友形容他人容貌丑陋会说什么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的话,苏离完全没放在心上,只觉得那是夸张或者是恶搞的说法。

    但是这次,苏离是真的看了一眼之后就胃部痉挛,竟是真的差点想吐了。

    这青衣幽魂女子并不是恐怖狰狞,而是真的丑。

    对于拥有‘强迫症晚期’属性的‘苏忘尘’而言,这种刺激更是夸张。

    苏离现在在扮演‘苏忘尘’,所以他第一想法就是——去你大爷的吧,我直接施展一道地水风火将你炼化回炉重造得了。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你特么出来恶心人就是大错特错了。

    苏离被这丑陋的模样丑得愣了一下,但是那凶戾的幽影则扭曲着虚空般,猛的扑向了他的眉心。

    这时候,苏离身边不远处的诸葛九凤美眸一眯,接着纤纤玉指一点,道:“定!”

    “嗡——”

    虚空一颤,下一刻,时间都仿佛定格了刹那一般。

    “天皇子还愣着做什么?快炼死她啊!”

    诸葛九凤立刻催促道。

    苏离回过神来,有些吃惊的看了诸葛九凤一眼——你特么的还会定身术啊?

    猴子定住七仙女的那种仙术?

    苏离思考之间便已经直接凝聚,引出一股强大的玄术火焰。

    火焰显化之后,呈现出一缕缕紫红色,看起来非常妖艳但是也非常的惊人。

    火焰猛的席卷那青衣幽魂之后,其形如干尸般的幽魂虚影立刻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惨厉咆哮声。

    “啊——苏忘尘,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诅咒你生生世世被永镇迷失域,不得翻身,不得好死!你如此利用我你该死!该死!该死!”

    女幽影咆哮如狂,声音凄厉而怨毒。

    随着她的凄厉喝骂与怨毒的强横执念,这些诅咒竟是化作了一缕缕的黑烟猛的朝着苏离的头顶覆盖而来。

    苏离明显察觉到这无比歹毒的诅咒神术手段,同时也感应到了这种诅咒手段之中那无比凶戾而阴狠的杀机。

    苏离微微皱眉,心中多了一丝异样之意——这女幽影的诅咒竟然这么歹毒?

    诸葛九凤和苏太清这是想针对苏忘尘?

    苏离心中隐约有了答案,却没有多说,而是凝聚和自身血脉之力,将玄术火焰施展到了极致。

    以他如今的血脉之力摧动这的火焰之力,再加上他自身的强大因果能力和炼虚合道圆满级的实力,其威力几乎能相当于弱化版的三昧真火的效果了。

    这般情况下,那青衣幽影在极致痛苦嘶嚎之中,幽影很快化作劫灰,并开始消散。

    这并不是完全被灭杀了,而是被暂时的斩杀杀穿之后,其原地的执念沉入到了‘无间地狱’之中。

    到了那里,恐怕这幽影是可以见到真正的‘苏忘尘’了。

    到时候,真正的苏忘尘会让‘她’觉得‘她’错怪了苏忘尘,一切的因果其实并不是苏忘尘造成的,而是那个顶替了苏忘尘的存在造成的。

    于此,苏忘尘才脱离了因果的束缚。

    不过,这些苏离在顶上这份因果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

    此时面对那无尽的黑暗诅咒之力加身的时候,苏离也装作浑不在意的任由这些诅咒之力加身——只不过,因为他蕴含着真正的希望之源,再加上他身上有,所以这些诅咒之力是无法对他生成任何影响的。

    当这些诅咒之力加身的刹那,便主动的运转了起来。

    同时,苏离的身上也多了一层淡淡的浅蓝色的光晕。

    这是小浅蓝自发的保护。

    很快,这些黑暗的诅咒之力化作的无形黑烟便被全部吸收,并化作无比纯粹的本源能量流淌而出。

    苏离将这些能量全部赠予了浅蓝小精灵,自己并没有吸收炼化。

    他目前的境界达到了炼虚合道圆满之后,已经并不却缺乏本源能量,而是缺乏一种蜕变和感悟。

    这方面已经不是靠吸纳精气魂本源能量可以突破了,需要的是机缘造化以及一些特殊的人生、天道上的感悟。

    不过呼吸之间,苏离身上笼罩的一层层的黑雾便很快消失不见。

    苏离将其炼化之后,又一块碧绿色的天机圣玉掉落了出来。

    这时候,诸葛九凤也已经收回了那种类似‘定身术’般的功法,她仔细打量了苏离一眼道:“这种诅咒之力,对于你没影响吧?”

    苏离道:“没什么影响,我被诅咒不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吗?”

    苏离说着,抛了一下手中的天机圣玉,疑惑道:“这东西,就是这种来历吗?”

    诸葛九凤道:“这不应该是那位天皇子该询问的话啊。”

    苏太清道:“天皇子一向恣意妄为,有什么该和不该的区别吗?不过不得不说,这东西的的来历确实很离奇啊,天皇子可知这其中的因果?”

    苏离道:“请赐教。”

    苏太清道:“我正是不知,所以才请教天皇子啊。”

    苏离闻言,心中也是鄙夷之极,这老梆子不知道还装得像是什么都知道似的?

    诸葛九凤道:“但凡能盛装生命的,不是女修行者的元婴紫府、宫廷,就是初步开启的记忆禁区。

    但是记忆禁区难夺取,女修行者的元婴紫府、宫廷却很好夺取,所以你觉得这东西是什么?

    所以,每一个小世界,每一幅壁画本身,你可以当成是一个特殊的生命被炼制出来的。”

    苏离道:“这的确是有够残忍的。”

    诸葛九凤道:“你依然不该这么说。”

    苏离道:“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你们两个知道我的身份,我需要那么刻意吗?再说了,首位天皇子是足够的冷漠无情,但是也未必一无是处。

    一个不羁放纵之人,任何表现都并不会突兀,你们着相了。”

    诸葛九凤道:“有道理,不过那人什么都会有,却绝不会有仁义,你要表现出这些来吗?对于他而言,无论做什么,从来不会讲究是否亏损,他只要觉得爽就够了。

    如果做的事情不满意,那仅仅只是不够爽而已。”

    苏离道:“天机圣玉、人皮面具,剥离的记忆禁区这些,在这个世界如此大行其道,你们没想过要阻止吗?或者是想办法废弃掉这样的方式,用别的方法取代天机圣玉、人皮面具?”

    诸葛九凤道:“那是天道需要考虑的事情,天皇子,蚩尤魔被灭掉了,血脉我也已经提取了一部分出来,天皇子真的不愿意以血脉之力与我合道吗?

    你知道,一旦以血脉之力合道的话,苏大师的天机能力会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很多天机大师从天机灵师晋升超凡大师的时候,都会选择一次血脉上的合道。

    这对你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对于我而言,也是一份传承延续的根本。

    同时,这也是天机阁和洪荒皇族的一个正面的结盟的象征,这其中的意义是很大的。

    天皇子要不要再好好的考虑一下?”

    苏离皱眉道:“我不是让你不要执着于这份因果吗?你听不懂话吗?我要离开你也不让,我也不太想和你出手,但是并不代表我真的无法奈何你。”

    诸葛九凤道:“我当然知道你能奈何我,只是这份因果参与了就不那么容易退出的。天皇子,要不你先看看这份‘蚩尤魔’的血脉再说吧。”

    诸葛九凤说着,拿出了一颗类似于琉璃珠般的东西。

    这琉璃珠不仅仅是蚩尤魔的眼珠炼制出来的,其中更是凝聚了很多的本源血脉之力。

    而这种特殊的血脉之力,正是来自于蚩尤魔的血脉之力。

    这东西还在,虚空中的青铜巨棺也就还能存在。

    如若不然,青铜巨棺必定会失控。

    苏离默默调出系统面板,这时候,浅蓝小精灵已经在面板上雀跃飞行,翩翩起舞。

    她飞行着转了两圈,美丽的光影快得拉出了美丽的浅蓝色幻影。

    片刻后,她朝着诸葛九凤手中的琉璃珠看了几眼,眼中多了几分欢喜之色,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很好玩的玩具一样。

    “主人,那是血脉凝聚出的本源琉璃珠,这珠子里有强大的魔属性的血脉之力。其中,还隐藏着一些因果,主人可以通过冥想来观察。”

    浅蓝小精灵扫了一眼琉璃珠后,就已经有了答案。

    苏离并没有对小浅蓝发号施令,但是小浅蓝却非常的主动。

    她声音清甜、悦耳动听,让苏离心情忽然变得好了许多。

    这时候,苏离忽然发现,哪怕是为了小浅蓝,多累积一些功德也是好事,就当是给小浅蓝累积福报。

    苏离回应了浅蓝小精灵一个肯定的、赞赏的眼神,同时在心中道:“小浅蓝实在是太厉害了,这都看出来了呢。”

    浅蓝小精灵格外的骄傲自豪,双手叉腰,很是得意的道:“是的呢主人,小浅蓝其实也没花多大的力量啦,主要是小浅蓝实在是太强了,区区本源珠而已,不够看啦。”

    小浅蓝说着,还表现出一副自己很厉害很厉害的样子,简直是萌翻了。

    苏离心情更加愉悦了几分,是以又和小浅蓝交流了一小会儿,随后才关闭系统面板,看向了诸葛九凤。

    对于诸葛九凤而言,被系统开启后锁定的时间本身就是不流逝的,所以她也没有任何异常。

    苏离微微点头,道:“也好,你将‘蚩尤魔’的血脉珠子拿过来我看看。”

    诸葛九凤闻言,顿时也不由松了口气。

    苏太清则似乎想到了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整个人显得略微有些心不在焉。

    诸葛九凤很快拿过来那一颗蕴含着血脉之力的琉璃珠,并认真叮嘱道:“天皇子,你观看的时候专注感应就可以了,其中蕴含着一些神秘的信息,但是我无法全部读取。

    而且,因为担心其中有会被触发的危险,所以我在得到此物的时候,没有特别用心的去感应,而是留有一丝余力以防万一。”

    苏太清附和道:“这种东西我也有所感应,不过情况差不多,不过我看到的东西和九凤看到的又不一样,其中似乎和蚩尤魔的起源有关。

    天皇子稍微留心一些便好,以天皇子的能力而言,灵魂不炸,问题不大;灵魂炸了,问题也不大。”

    苏离:“……”

    苏离拿过来拿一颗琉璃珠的时候,立刻感觉到有些烫手。

    这琉璃珠到了他的手中之后,开始还温度正常,可很快就变得无比的炽热。

    只在刹那之间,这东西就变得通红一片,其中仿佛产生着极其可怕的某种聚变变化,其内部空间竟是如同开始坍缩一般,有些恐怖。

    这时候,苏离若有所思,他打开了系统面板。

    浅蓝小精灵主动的飞了出来,双眼盯着看向了那琉璃珠。

    “小浅蓝,你别看了,免得有危险。”

    苏离在心中关心道。

    “主人没事啦,主人冥想,然后观看就可以了,其中会有答案的主人。

    至于浅蓝,浅蓝这么厉害,怎么会有事呢?”

    小浅蓝显然是没有将那琉璃珠放在眼里的。

    苏离看了小浅蓝的美丽的眼睛一眼——小浅蓝的眼睛里,都已经倒影出了那通红的琉璃珠的火焰颜色,以至于,小浅蓝的双眼像是被火焰倒影染红了似的,忽然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苏离没有多想,凝神屏息之后,开始冥想,尝试着在中思考一下这一颗‘琉璃珠’的部分因果。

    这般思考之中,苏离发现,这琉璃珠中,隐藏着一本书。

    这本书的书名,名为。

    看到这本书的书名,苏离就知道,这是一本什么内容的书。

    苏离冥想这本书的时候,这本书在中很自然的虚浮了起来,并开始逸散出一道道清冷的梦幻辉光光晕。

    那辉光光晕看起来有些光怪陆离,十分奇异。

    但是更奇异的是,那本书自行翻开之后,其中竟是有凤凰般的小雀儿出现,那凤凰般的小雀儿的身影,非常非常像是诸葛九凤,只是——诸葛九凤怎么在这本书里?

    苏离心中疑惑,但是心神更加的宁静,处于冥想状态的他完全达到了一种类似于绝圣弃智的状态,再加上他身上一直套着玉清分身,所以其实他前所未有的冷静。

    苏离再次翻开一页,却又在书中看到了一股股剑气弥漫而出。

    这些剑气每一道都非常的神奇也非常的强大——关键是,这种剑气苏离很熟悉,这不就是苏叶的记忆禁区天池血河里的剑气杀机吗?

    怎么这些东西出现在了这本书里?

    而这本书又隐藏在蚩尤魔的琉璃珠里?

    琉璃珠从来都是代表的希望之源啊!

    苏离持续感应,这时候,书中又多了一个一道幽影。

    这一道幽影,明显就是先前蚩尤魔化身的那一位青衣女子幽影的化身,只是她看起来还没有那么丑陋罢了。

    这不是姜嫫的样子,也不是姬魃的模样,而就是传说之中的‘蚩尤’的模样!

    这青衣女子幽影出现之后,竟是产生了一道类似于梦境般的场景。

    这场景,在这青衣女子幽影的梦境之中显化而出的时候,苏离心中微微一凛,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因为在这青衣女子幽影的梦中,苏离见到了一个人——一个根本不可能出现却依然出现了的人。

    这个人,就是苏忘尘。

    但是此时的苏忘尘还非常的年轻,其非但不苍老,还非常的俊逸超凡。

    甚至,苏离看到此人,立刻就知道,这就是那个雪山之中很像是苏叶的人,也是那个非常像是他苏离的人。

    而这个人,苏离第一想法就是苏忘尘,但是随即他又否定了——这有可能是复制体!

    是不是,很快就会有结果。

    苏离默默的看着——这只是死去的蚩尤魔的希望之源里的一本书中的梦境投影罢了。

    这就相当于是一部影片里面的某个人物一样,现实里,可能那个人物早就已经不在了,可是在影片里随时观看他随时都还是活着的。

    这种情况,在前世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在这个世界,就不普通了。

    此时,在那个形似蚩尤的青衣女子的梦中,这苏忘尘化作一个无比伟光正的巨大‘天神’,并念叨道:“蚩尤,你本与炎帝源自于同一部落,而如今,若想证得不朽果位,当需讨伐炎黄……”

    这种声音,仿佛是一种强度极高的催眠术,不但攻心甚至还能攻入轻易女子的灵魂深处,让青衣女子认为她就是蚩尤或者是蚩尤的后人,要继续延续正统,推翻炎黄部落的统治。

    苏离感应到这般结果,也是无言以对。

    要知道,在山海经的传说之中,蚩尤是上古时代九黎部落联盟的酋长,也是牛图腾和鸟图腾氏族首领,有兄弟八十一人,个个本领非凡,骁勇善战。

    他本和炎帝同属一个部落,因矛盾而离开炎帝自行发展。

    盖因蚩尤做异梦奉天之命以讨伐炎黄,就与炎帝大战,把炎帝击败。于是炎帝与黄帝一起联合来共抗敌手。最后蚩尤率领八十一个兄弟重组联军北上抵御黄帝部落,在涿鹿展开激战。

    这才有了涿鹿之战以及后续的赤水女子献的故事。

    苏离沉思之间,继续冥想,这时候那巨大的‘天神’又在继续循循善诱,其显化出的手段正是类似于天机玲珑和天机混沌之类的手段。

    所以,在轻易女子幽影的梦境里,甚至显化出了‘魔改版本’的涿鹿之战,那一番战斗场景,其简直堪比超级科幻洪荒大片的效果了。

    苏离一看这种场景就认出来,这正是修改出来的‘特效大片’。

    只不过,这种特效别人看不出问题来,苏离却一眼就能看出很多很多的漏洞——关键是,苏忘尘没有告诉这些人,蚩尤是男人!

    “诸葛九凤看热闹,怕是三魂之一的某道魂被困在了这书中。”

    苏离若有所思,没有再继续冥想,而是收回了冥想的状态,同时看向了小浅蓝。

    这时候,小浅蓝已经没有看向那火红色的琉璃珠了,但是其眼中,竟是还闪烁着鲜红色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