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30章 红粉骷髅,为子卖命
    苏忘尘是什么样的存在,没有人比苏离更了解。

    所以,苏忘尘绝不会因为风婵的话去证明他自己就是苏忘尘,这是其一。

    其二,苏离也不会去证明自己是苏忘尘,若是如此,恰恰就会导致因果替换。

    苏忘尘被镇压在了无间地狱,这种事情对应的因果,也是可以顶替的。

    另外,苏离若是真正的证明了他是苏忘尘,这意味着苏忘尘随时都可以逆转因果而取代他——因为这里同样也代表了过去,同时这里是奈何桥。

    在奈何桥上说话,对应的因果会被增强无数倍。

    那么,若是真正的苏忘尘,此时会如何应对呢

    档案世界里,苏离和风婵接触了一番,但是结果却一直是苏离要求风婵证明她自己值得苏离相信。

    而风婵反而非常的配合。

    此时,风婵反而废话的不配合,其原因在于,风婵无法完全确定此时她面前的是苏离还是苏忘尘。

    为什么无法确定

    因为风婵输不起。

    苏离深深看了风婵一眼,他联想到了在档案世界里的时候,他利用天枢神眼看到带风婵的场景——那是一具形容苦修而苍老丑陋的腐朽尸骨!

    这一幕回忆生出,苏离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是以,他语气淡淡的开口,吐出了四个字。

    听到这四个字,风婵的娇躯猛的一颤,俏脸立刻变得无比的苍白。

    “噗通——”

    下一刻,风婵直接在苏离的前面跪了下来,态度在那一刹那变得无比的虔诚、无比的恭敬,甚至,无比的敬畏。

    她的眼中,还有着深深的恐惧之色,就像是被毒打得丧失了所有反抗之力的小孩子一样,生怕有任何地方没有做好而再次引来毒打。

    跪下来的风婵,爬到了苏离的身前,拿自己紫色的纱裙衣袖帮苏离擦拭靴子。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无比的专心致志,无比的恭敬和虔诚,不敢有半点儿造次。

    苏离没有说话,神态也一如既往。

    好一会儿之后,风婵将苏离的靴子擦得干干净净——实际上苏离的靴子也并不脏。

    毕竟到了这般境界,浑身早已经是纤尘不染的。

    更遑论,这般世界并没有污染,空气之中灵气或者魔气浓郁,反而几乎没有灰尘。

    即便有,也会因为大量的灵气而变得纯粹。

    所以,这样一个世界,给苏离最大的感触其实更多的还是——干净、清爽。

    这是真的干净。

    像是一些古庙、野小镇的院落的角落里,都像是被吸尘器吸过似的,很少能见到什么堆积的灰尘。

    眼下,这片奈何桥之地,苏离甚至感应不到虚空之中有灰尘。

    但是即便如此,风婵也没有丝毫大意,她无比专注的将苏离的靴子擦拭干净之后,又以灵气附着上了一层,没让苏离的靴子更多了几分特殊的灵性光泽,看起来非常的闪耀,就像是打蜡之后的中年男人秃头上的反光一样耀眼。

    “主人,一切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主人按照原计划行事就好了。”

    风婵跪着回话,连站都不敢站起来。

    苏离居高临下的看了风婵一眼,随即抬脚,踏在了风婵的香肩上,风婵主动压低了一些肩膀,让苏离的脚踏着的姿势更舒服一些。

    苏离想了想,当着风婵的面凝聚出了一道分身,这一道分身为替身纸人分身。

    分身出现之后,站在了苏离的身前,其脸上多了一些腐烂的痕迹,看起来形容有些惨烈。

    苏离的脚往前推了一下,风婵跪着的身体后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但是她抿着嘴唇,没有说话,态度一如既往的虔诚。

    至于苏离身边的那道分身,她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

    苏离的身影一动,顿时化作了一缕尘埃,落在了替身纸人的肩膀上。

    而替身纸人这时候则看了风婵一眼,道:“你先起来。”

    风婵这一次则没有拒绝,而是很随意的站了起来,道:“恭喜主人大获成功。”

    替身纸人分身淡淡道:“还早。”

    风婵道:“主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达成心愿不过迟早之事。”

    替身纸人分身道:“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等我这次验收你的成果之后,会给予你一个评价,到时候你会有什么结果,就看你这一次的表现了。”

    风婵忽然再次就要下跪。

    苏离的替身纸人冷冷的看向了风婵。

    风婵的身体微微发抖,脸色更显苍白了几分,但是她抿着嘴唇,犹豫了起来。

    苏离的替身纸人没有说话。

    好一会热,风婵才叹道:“你说,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是求你放过遥儿,他是无辜的。”

    苏离的替身纸人不动声色道:“你觉得呢”

    风婵轻叹道:“这一切都是苍穹的原因,我确实——确实已经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了,我也知道我的存在没有任何价值,而且你一直都嫌弃我有过道侣,但我可以去轮回,甚至可以以少女时代的我制造一具复制体来伺候你。

    主人,我没有对你有任何的不忠,但是……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迁怒到他身上好吗给他一条活路好吗”

    苏离依然没有说话。

    风婵叹道:“其实这一切,都是风晗的手段,主人您太过于相信风晗的话了,他的确足够中心,也的确非常擅长斩杀记忆帮主人保密,但是这种人是完全不值得相信的。

    以他的心性,他不会屈居于任何人之下。”

    苏离沉吟片刻,道:“你好好办事,其余事情无需多担心,那不是你该去理会的,明白了吗”

    风婵闻言,神色黯然了几分,默默点了点头,道:“主人,您还是不愿意原谅吗”

    苏离皱眉,道:“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一切待此事完结之后,我自会给予你一个答复,你现在急也没有任何用处。”

    风婵还想说什么,嘴巴动了动,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而这时候,苏离衍化出的替身纸人则已经汇聚出一道血色的气泡笼罩了自身。

    气泡在此时忽然从这片区域里飘飞了起来。

    这般过程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而苏离处于气泡内的那一缕尘埃,却一直留意着风婵的举动。

    许久之后,气泡已经完全升入黑暗的夜空深处,消失不见。

    而风婵则依然站在这里。

    渐渐地,她的身体开始腐朽,并很快化作了一具腐尸。

    看起来,就像是腐烂之后的、包括着骷髅的很是不堪的血肉。

    而那鲜活的紫色,也在此时早已经黯淡了下来。

    这,正是苏离曾经在档案世界里以‘天枢神眼’看到的那一幕的风婵的模样。

    这似乎是真正的红粉骷髅。

    只是,事情的真相,永远都是扑朔迷离的。

    不到最后,谁都不会知道答案。

    苏离此时,本体和替身纸人都随着那血色气泡,已经离开了此地。

    而此时,此地,仅仅只剩下一具红粉骷髅风婵。

    时间流逝。

    很快,苏离的本体和替身纸人分身融入的那颗血色气泡已经穿过了无尽的黑暗虚空,苏离再次看到了虚空之中那一片片的七彩色、却已经没有了光泽而变得非常黯淡的气泡。

    而苏离自身这血红色的气泡,则很快融入到了另外一片血色的气泡之中。

    这些气泡上升之后,血色开始蜕变消散,并逐渐转变成为漆黑色。

    苏离化作的气泡也同样在发生着这样的变化,而且气泡开始变成黑色的时候,那种无比幽深阴寒、无比恐怖的煞气与杀机也变得个来的炽烈。

    时间依然在流逝。

    这般时间,的确有些漫长,漫长得超出了苏离的预计。

    苏离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这般时间,只怕是超过了三天以上。

    这一天,这一颗无比黑暗的气泡终究还是冲出了一片神秘的液体区域里,并发出了‘啪’的一声炸响声。

    那破碎的响声出现之后,苏离发现,他已经回到了天帝宝库之中的那片小水潭的区域,整个人还在那里发呆。

    这一幕,和曾经的经历有些相似,但是又有了一些细微的不同。

    苏离想了想,本体脱离了出来,化作这片天帝宝库里的一缕属性完全一样的灵性气息,跟随着替身纸人向前。

    而另外一边,奈何桥之地。

    这时候的风婵已经化作了彻底的骷髅躯体了。

    她身上的骨头根根晶莹如玉,像极了那种不朽骨。但是骨头上,已经没有了那些腐烂的血肉。

    “吱嘎——”

    “喀嚓——”

    风婵活动了一下白玉骨头身体,身体发出了骨头摩擦之后的响声。

    片刻之后,风婵活动完毕,这才扭动着雪白的骷髅头,双眼之中闪烁着紫红色的幽冥鬼火,眼神阴鸷而邪异。

    “你可以出来了,他已经去了他的宝库。”

    这时候,风婵的声音有些低沉而沙哑,听起来非常的难听。

    这和她之前那绝美而动听的声音有很大的不同。

    这座奈何桥桥头,此时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怎么,还担心什么我若是要出卖你,还需要等到现在”

    风婵的声音依然沙哑难听,但是却也多了几分嘲讽讽刺之意。

    “嗡——”

    便在了此时,奈何桥桥下,一道黑暗的幽影凝聚了出来,化作一身黑袍,凝聚出了部分的身影轮廓。

    黑袍显化之后,它双眼同样幽冷而阴寒:“你想做什么这种时刻,你要有丝毫的大意!”

    风婵淡淡道:“你放心,他暂时不会为难我的。更遑论,他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

    黑袍人影道:“确定是他”

    风婵道:“除了他之外,不会有人能看穿我的本质的。”

    黑袍人道:“哦他连这个都已经看穿了吗”

    风婵道:“是的,所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

    黑袍人道:“那他答应你了没”

    风婵道:“他从来不会真正的答应,只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说是满意了就会给我满意的答复。但是以他的性子而言,满意基本很难。”

    黑袍人道:“看来,他的想法挺不错,挺大胆的。”

    风婵道:“他此时已经进入了皇族宝库,甚至还是以分身进入的宝库,本体是蛰伏在分身附近暗中观察。”

    黑袍人道:“这一点哦我吗已经发现了,你做得很不错。”

    风婵道:“那,你们答应的……”

    黑袍人道:“放心,等事成之后,他必定可以活出一个璀璨的下一世。这方面,我们早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风婵道:“现在还不算事成吗”

    黑袍人道:“现在我们不确定你是不是在演戏,所以,待我们达成目的后就好了。”

    风婵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黑袍人道:“你放心,我们答应的事情,是一定会办到的,这一点和那人不同。”

    风婵道:“其实他答应了的事情也都办到了。”

    黑袍人冷笑道:“可惜这一次他没有答应你。”

    风婵那一具骷髅头空洞的双眼里,幽冥之火闪烁不定。

    最终,她还是微微点头,道:“那便也只能如此了。”

    黑袍人道:“天帝宝库的位置能锁定吗”

    风婵道:“可以凝聚血色气泡飞上去,你们可以试试。”

    黑袍人道:“你先试。”

    风婵道:“我不能离开此地,不然会被他怀疑,他的警惕心非常严重。而且,我一旦离开此地,他发现之后,你们一旦以这样的方法前往了天帝宝库,你们若是被伏击了,反而会责怪我的消息出错,这件事,我是不负责的。”

    黑袍人道:“你凝聚一道造化本源分身,给我们带路。凝聚出来之后,斩却记忆和其一切,只保留一缕关键的信息,知道这条路怎么走就行了。

    其余都不需要记住。”

    风婵道:“以他的智慧必定已经想到过这般情况——而且,不是我说,你们现在的实力和他相比,还是差了太多的。一旦他在暗而你们在明,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黑袍人思索了片刻,道:“可是现在他在明,而我们在暗。这样吧,你害怕被发现,那就进天机圣玉吧,我们这里有一枚天机圣玉,你斩下一道分身留在这里,本体进入天机圣玉。

    这一次是你唯一的一次逃脱他控制的机会,你要想好了。”

    风婵犹豫了起来。

    黑袍人又道:“你好好想一想,想好了再回答。”

    风婵沉思了许久,才语气肃然道:“我有保留我儿的一份本源之血,你们答应我夺取到天帝宝库之后,给我一颗太乙仙丹,我要让我儿真正的获取不朽的神性之力,成为绝世天骄而不再是一个被人嘲讽、看轻的废物。”

    黑袍人道:“太乙仙丹且不说天帝宝库里有没有,就算是有,也不可能轮到你的——因为,你不值得。”

    风婵冯炎,一张骷髅脸的光泽都明显黯淡了许多。

    风婵道:“我或许不值得,但是我却可以利用他来将你们全部干掉。”

    黑袍人道:“他若知道你利用他,必定会让你以及你那孩儿万劫不复!你要想一想,你儿子的天人之魂已经被抽了,被镇压在了炼狱之地,每日遭受无尽的苦难与折磨。

    这只是对于你的教训。

    而他若是知道了你在出卖他,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无论如何,起码现在来说,我们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弄死他,毁掉他在洪皇族中的地位并夺取他的传承宝库,并将我们镇魂殿发扬光大。

    这个目的和大方向,才是我们一致的努力方向。

    无论如何,镇魂殿往往不会亏欠自己人,不是吗

    更遑论,你孩儿可是真正的皇族嫡系血脉而不是旁系血脉。

    再者——风苍穹也在我们的手中啊,你真对他没有半点儿感情了”

    风婵的脸色微微一沉,道:“不要在我面前提他。”

    黑袍人冷笑,语气无比戏谑道:“你看样子是那人的活儿太厉害,以至于你食髓知味,觉得你那道侣不行而那位更厉害,能让你**蚀骨,彻底迷恋。”

    风婵那如玉般的骷髅脸部,隐约有‘耻辱’、‘愤怒’等羞辱之气息呈现。

    很明显,对于风婵而言,这般话语就是彻头彻尾的羞辱。

    但是她没有办法反驳。

    风婵沉默好一会儿才道:“你们,也不过是姜天枢的走狗罢了,将镇魂殿的脸全部丢尽了!”

    黑袍人冷笑道:“那比你主动和那人乱搞相比又如何只怕是以那人的手段,都有投影记录你们的合道场景吧他不是最喜欢拿这一套来威胁么”

    风婵没有回答。

    黑袍人又道:“凝聚分身在此地守护,本体进入天机圣玉,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风婵道:“你们真的是丧心病狂之极,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黑袍人道:“我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你现在要么从,要么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黑袍人说着,竟是当场就开始计时了起来。

    许久,风婵才叹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对不起我那苦命的孩儿了。”

    风婵说完,幽冥火焰闪烁着的双眼中,一片冰冷之色。

    那黑袍人微微迟疑了片刻,道:“怎么,以为我们是吓大的吗”

    风婵叹道:“我那孩儿到如今受苦遭罪不小,如今既然我即便是卖命也无法救他,那么我还能如何呢

    有些事情我会做,有些事情我不会做。

    因为我不希望将来有人指着我孩儿的脸说,他母亲就是个贱人之类的话。”

    黑袍人嗤笑道:“现在说这种话迟了!难道你还不够贱么”

    风婵没有再次回答。

    黑袍人又挤兑了几句,但是风婵依然一言不发。

    黑袍人眼中显出了厉色,双眼死死的盯着风婵。

    “这样吧,你本体跟着我们一起,到时候夺取到了天帝宝库,若是其中有孟婆汤,给予给你儿子一份,这样让他有一个好的轮回,同时忘记你的存在。

    这样他也不会觉得有一个耻辱的母亲,而你也不用担心你的一系列下作的事情被宣扬出去。”

    黑袍人开始妥协了。

    风婵道:“我没任何不可告人的事情,也没任何耻辱的事情发生。”

    黑袍人道:“他是什么好东西不成,难道还放着你这样的大美人儿不动”

    风婵道:“他当初救了我,而我对风苍穹的许多做法确实很失望,所以我主动喜欢的他。这并不算错——而且他很强大很霸道,每一个女修行者都会喜欢这样才存在。

    可惜他嫌弃我乃是有夫之妇,而我在没有和风苍穹分道扬镳之前也不可能做出什么违背自身原则的事情。

    所以我答应他,愿意帮他做事,等之后我孩儿的问题解决了,我就走入忘尘寰,洗掉过去,重新活出纯洁的一世来当他的道侣。

    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之间清清白白——至于那什么合道投影,别人我不清楚,但是我身上是没有的。

    你们说这句话,羞辱的不是我和他,而是你们自己。

    他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非常有原则。

    而你们自称是自己人,是同宗同族,甚至是同一个血脉分支,但你们的做法,比他过分得太多太多!”

    黑袍人道:“他既然这么好,那你还背叛他看样子你是真的彻底不想救你那孩子了。”

    风婵再次缄默。

    黑袍男子沉默了许久,随后拿出一面镜子来,仔细的来回观看着。

    这时候,他身边再次的出现了一名黑袍男子。

    这男子出现之后,先是朝着拿着镜子的黑袍男子躬身行了一礼,然后道:“少主,经过分析,没有任何异常。另外,天帝宝库那便的投影显示,那人的分身已经进了宝库区域的祭坛。

    那祭坛反馈出来的是那人的分身,不过其本体在他分身不远处暗藏着。

    黑袍人道:“本体和分身都在天帝宝库吗”

    “是的少主,少主您请看。”

    那躬身行礼的黑袍男子立刻将镜子呈现给了黑袍人。

    黑袍人扫了一眼,眼神立刻多了几道精光。

    “不错不错,看样子他对于风婵的奴役还是相当自信的。”

    黑袍人说着,又看了风婵一眼,道:“你没有撒谎,也没有与他联手与反算计我。不错,天帝宝库内的祭坛如今已经激活了,其中的壁画也开始即将复苏现世。

    到时候,必定是会有至少一份孟婆汤的。

    我可以承诺给你——如果有超过两份的孟婆汤,我给予给你孩儿一份。”

    风婵道:“太乙仙丹呢”

    黑袍人道:“若是有超过三颗的太乙仙丹,可以给予你孩儿一颗,但这两者,最多只能给一份,倒是允许你选择。”

    风婵道:“好,那我现在自斩分身,本体进入天机圣玉。”

    黑袍人道:“这次你为何信了”

    风婵道:“因为你们已经知道了他的具体情况了,已经不再怀疑我了,那么我自然也不会再有顾虑。”

    黑袍人道:“果然足够谨慎。”

    风婵道:“你们害怕我与他联手,我如何不害怕你们借机镇压我,然后控制我去算计他,并将我当成是先驱者和弃子

    这些我并不在意,可若是我被镇压了,你们的承诺就没有了兑现的必要了,在这样的宝物面前,没有人再主动提及,这件事你们就一定会装作没发生过。”

    黑袍人道:“此话不假。”

    黑袍人说着,又道:“斩吧。”

    风婵也不含糊,竟是当场凝聚出一道分身,并开始盘坐着冥想,驻守此地。

    而她的本体,则毫不犹豫的化作流光,遁入了黑袍人拿出的碧绿色的天机圣玉之中。

    刚进入天机圣玉,黑袍人便笑道:“终究还是进来了,啧啧啧,多么伟大的亲情啊,可惜——可惜了。”

    黑袍人身边的黑衣青年虚影疑惑道:“少主您这是——要镇压她”

    黑袍人道:“你说,若是将她进行天机洗魂术,洗成一个对那人非常重要的人,你觉得会是什么结果”

    青年虚影迟疑道:“少主,这只怕是很难。”

    黑袍人道:“确实有些难,但是不代表不行。而且这仅仅是我个人的考虑。好了,你去准备一幅苏荷的字画,到时候我杀给那人看看。”

    青年虚影道:“这样一来,他若是发狂的话,只怕是会引起很可怕的灾难。此人一旦发狂魔化——”

    黑袍人道:“那我求之不得。”

    青年虚影眼中有了几分迟疑之色,又道:“天帝宝库我们真能夺取到吗那人真的盗取了皇族的天帝宝库”

    黑袍人道:“盗取是真,但应该只是初级宝库——即便如此也已经很不错了。

    更遑论,重要的是其中的传承而不是宝物不是吗

    上一次,我们的人暗随了过去,获取了那极道变化神通《**玄功》,其效果已经何其逆天。

    这一次,我们全面占据了上风,自是要获取更大的好处。

    只是风婵,废物一个,白痴般的东西,就是用来卖的,她竟然不愿意卖

    那还要着做什么”

    青年虚影道:“可是我们已经答应了她……”

    黑袍人道:“对啊,答应了他,但,天帝宝库里不可能有孟婆汤和太乙仙丹的,即便有,也不可能超过两份,最多只会有一份。”

    青年虚影有些吃惊,道:“少主您……您竟是对天帝宝库如此了若指掌……”

    黑袍男子笑道:“不错,我非但了若指掌,还知道,这天帝宝库之中到底什么东西才是最珍贵的!好了,开始剥离掉她的记忆,然后准备好壁画。

    这一次我亲自操刀洗魂。”

    (七千字章节更新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各位亲们另,非常感谢书友‘对自己快绝望的人’2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敲难的我’、‘贪睡的炫风’各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倒影_流年’2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御剑飞星’、‘昵称都存在烦死了’、‘路人伊伊归迟暮’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