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入骨宠婚:误惹天〕〔修罗丹神〕〔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32章 三大禁忌,嫦娥奔月
    苏离一边抚琴,一边道:“对于我而言,当年的事情就发生在之前不久——所以,我这一次是从时间的空间里走过来的。

    反而是在未来、也就是现实之中,我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了。”

    诸葛浅蓝闻言,芳心轻颤,道:“莫非,你还愿意见到我吗在我看来,你只怕是会无比的恨我吧。”

    苏离道:“哦恨意从何而来”

    诸葛浅蓝轻轻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炎姬看了看诸葛浅蓝又看了看苏离,轻叹一声道:“你哥他还好吧”

    苏离看了炎姬一眼,道:“你何必问我你若是这么问那我就会说他不行了,弥留之际想看你一眼。”

    炎姬:“……”

    炎姬瞪了苏离一眼,道:“天皇子你近乎于拥有言出法随的恐怖效果,不要随便乱说,苏叶他的命格可经不起你瞎说。”

    苏离道:“怎么,心疼了心疼了让他知道啊。”

    炎姬道:“还不是怪你阻拦,若非如此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苏离道:“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要事事的因果都搪塞在我身上——不过,若是你在某次的过去和他真发生了某些不愉快的话,若是有机会我帮你处理看看,看下能否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

    倒是你,当什么不好,要选择当一个两面三刀的叛徒。”

    炎姬轻啐一口,道:“我呸,什么叛徒姬家目前的情况呆得下去吗一个个都像是疯子似的。

    而且,我若是呆下去我必须要和姜家或者是镇魂殿联姻啊,这种事情我自是不会去做的。

    再者,烈阳星本就是盘古族人的血脉衍化,又蕴含着金乌血脉,这本身与我的传承不违背啊。

    更遑论,烈阳星有些存在确实是阴谋不少,但不是所有的修行者都是这样啊。

    天皇子你倒是有些担当,令人钦佩,却也不能和其余修行者一样啊。”

    炎姬有些激动了。

    苏离笑了笑,道:“我若是和其余修行者一般,又岂会和你们交流”

    苏离说着,神色凝重了几分,肃然道:“苏叶的情况,目前而言没有太大的风险,但是你该知道,他已经去了紫微星的天河区域边缘,那片区域,危机是很大的。

    而且,他的性格你也知道,肯定是不会太顺利。

    再加上如今他拥有着和我类似的天池血河的初级版本,他的情况能好才怪了。

    所以我说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未必不是真的。

    我之前也帮他推衍过,结果并不是很乐观。”

    炎姬闻言,神色顿时同样严肃了许多。

    “那……那我若是想帮他,该如何做”

    炎姬迟疑道。

    苏离道:“想帮他那么你离着他越远越好。”

    炎姬闻言,俏脸上的表情顿时都变得精彩了起来:“天皇子,你这样就不厚道了。”

    苏离道:“忠言逆耳,我的话不好听,但是这是事实。短时间你还是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不然他恐怕会对你不客气。”

    炎姬道:“这么痛恨我”

    苏离道:“估计比你想象的痛恨还要痛恨千倍万倍。”

    炎姬道:“你如何知道”

    苏离道:“我曾逆命过他,所以你觉得我是如何知道的”

    炎姬闻言,表情顿时再次变得精彩了起来。

    过了片刻,她神情更显沮丧了几分:“看样子,我在他心中终究还是没任何地位。其实我的情况到底怎么回事,我相信这世间哪怕是所有人的不理解我,但是他却是一定可以理解我的,只是,他现在没有选择罢了。”

    苏离道:“你这想法足够自我安慰,确实不错。”

    炎姬白了苏离一眼,道:“天皇子难道不想趁此机会拿下我吗还是说,不想在诸葛浅蓝面前动手”

    苏离道:“我拿下你做什么”

    炎姬道:“为人族效力啊。”

    苏离道:“你是在冷嘲热讽吗你若是这么说话,那苏叶那边我是半句好话都不会帮你说了。”

    炎姬有些错愕,随即立刻老实了起来,道:“好吧,其实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一次你会取代那人出现在此地。我们确实有猜测到那人出了事情,只不过又害怕那是他的阴谋诡计。

    甚至,恐怕到现在,浅蓝其实都不能完全确定你的身份吧。”

    苏离道:“那你又这么直接的说了出来”

    炎姬道:“他不会这么说话,但天皇子你会。不过,他恐怕会想方设法的取代天皇子,所以我依然没法确定。”

    苏离道:“你这人就是因为口是心非,所以才命途多舛。诸葛浅蓝早就知道我是谁了,而你与她一起,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是你一定是了解她的,所以你还来这一套”

    炎姬:“……”

    炎姬轻叹了一声,道:“你不是有些……有些笨嘛,怎么忽然变得这么聪明了,想混点儿好处都那么难。”

    苏离道:“混什么好处我给你算一卦吧。”

    炎姬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将美丽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算了,天皇子你还是别算我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炎姬说着,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诸葛浅蓝。

    诸葛浅蓝也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你啊,真是糊涂,既然知道是天皇子,就收起那些小心思吧,天皇子厌倦了那些小动作了。”

    苏离道:“对啊,你看诸葛浅蓝就比你懂男人的心思,所以,好好学习学习吧。”

    炎姬无语,道:“还请天皇子不吝指教。”

    诸葛浅蓝闻言,也不由美眸含笑,双眼绽放出如月亮般的光泽。

    苏离道:“若他涉世未深,就带他看尽人间繁华;若他心已沧桑,就带他坐旋转木马。若他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你就灶边炉台。”

    炎姬朝着诸葛浅蓝示意道:“听到了吧,天皇子已经给出了答案,浅蓝,你快上吧。”

    诸葛浅蓝白了炎姬一眼,道:“别瞎闹,天皇子的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你要是想和苏叶重归于好,那么你要付出你的诚意了。”

    炎姬道:“我倒是并非不想,只是,我若是现在露面,我怕是还没来得及表现诚意,被被他一剑杀了个对穿,甚至连天魂都给杀穿了。”

    诸葛浅蓝道:“如此一来,倒是的确便宜了那帮人了。”

    炎姬道:“可不是吗”

    苏离道:“所以你们想说什么”

    诸葛浅蓝道:“天皇子,此次原本我们是准备夺取天枢神眼的,只是没有想到你主动给了……获取天枢神眼,我们其实也只是想要堪破一些秘密,关于浅蓝星和烈阳星之间的重要秘密。

    这份因果,我应下了,你放心,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苏离道:“报答倒是不用,只是希望将来若是有黑暗降临,人族濒危,你记得出面制止一下。”

    诸葛浅蓝道:“我是守护者,这种事情你不说我也一定会去做的。”

    苏离道:“若是如此那自然更好。”

    苏离说着,这才看向了炎姬道:“炎姬,我问你一件事,如实回答我,不然我可能真的会对你不客气。”

    炎姬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炎姬说着,终究还是拿出了一幅画,道:“天皇子你自己看吧,这幅画或许是唯一可以证明我其实很无辜的东西了。不过天皇子若是看不出因果,那炎姬也无话可说。”

    炎姬说着,拿出了一幅画递给了苏离。

    苏离沉思了片刻之后,终究还是抬手拉开了那一幅画。

    那一幅画中,是一片迷雾。

    迷雾中有一片小竹林。

    竹林里,有一座凉亭。

    凉亭里,有一个很特殊的少女,有些像是华紫嫣,又有些像是华紫漓,更有些像是……苏忘尘记忆之中的那个很离奇的少女‘零’。

    而那凉亭之中的少女,坐在一条板凳般的凳子上,凳子旁边的石桌上,摆放着一部类似于笔记本电脑的东西。

    除了这个东西之外,少女身边,还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物体。

    那长方形的物体,像极了他穿越之前的那款近七寸屏的黑科技手机。

    只是这一幕画面非常的模糊,并不是很清晰。

    所以没有人知道那少女坐在凉亭里到底在看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少女身边摆放着的东西是什么。

    只不过,苏离看了一眼之后,便神色很是平静的关闭了画卷,道:“这是华紫嫣还是华紫漓”

    诸葛浅蓝道:“不知道,像是她们两个之一,但是没有办法确定,因为穿了一种特殊的洪灵宝皮肤。”

    苏离诧异道:“洪灵宝皮肤”

    诸葛浅蓝道:“就是那位苏忘尘天皇子提及过的洪皇族的特殊分身手段,凝聚一个分身,将分身炼制成为一层人皮,这个就叫做‘皮肤’……天皇子你莫非不知”

    苏离道:“我真不知道。”

    诸葛浅蓝道:“那位天皇子所知晓的秘密非常了得,而且实力不凡,智力也是奇高,的确是令人忌惮万分。

    而且他所提及的三大‘核心禁忌’,是我们所有修行者都不愿意去触碰的东西。”

    炎姬接口道:“不错,三大核心禁忌——壁画,皮肤,背景板。”

    苏离:“……”

    苏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是他也不想去打消诸葛浅蓝和炎姬的积极性——这是被忽悠瘸到极致了啊!

    还真是神特么壁画皮肤背景板。

    炎姬道:“天皇子可不要不当回事,事实还真就是这般。所谓的壁画就是画壁之类的小世界,这个天皇子你也应该知道了,这东西本身就有些恐怖;其次就是皮肤,这就是类似于画皮、人皮面具,套上就是另外一个人,堪比十八层洗魂了。

    最后就是背景板——那位天皇子的口头禅就是:你狂任你狂,背景镇你娘。

    就是将人镇压在壁画里的背景里锁住,所有的因果对于的壁画世界的背景全部用这一个背景,那么就相当于是以因果为镇压的武器,将修行者钉死在这种壁画背景里,永世不得翻身。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尝试过这种背景板。

    一个是雪峰之巅的白衣女子,不知是谁,将是多次会出现在雪峰背景之类的世界,一辈子孤苦无依。

    一个是雪原之中的战斧男子,同样也是差不多的结果。”

    苏离闻言,呼吸微微凝滞了刹那。

    他立刻想到了他之前看到的某一幕场景——他在获取到三生石之后,在那三生石之中看到的那一幕场景。

    那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有一座苍古的巨型仙宫漂浮于虚空之中。

    仙宫中,有一座庞大的雪山。

    雪山上,一位白衣儒衫青年静静的站立于那里。

    他一动不动,如一柄绝世孤傲的神剑。

    他的身前远方,虚空中有紫色的闪电闪烁。

    雷霆闪电之中,有一条苍古的神龙遨游。

    那个白衣儒衫青年……

    苏离没有去完整的回忆那一幕的经历。

    因为那一幕的经历很残忍,他不愿意去面对。

    但是,那白衣儒衫青年最终说出的那一句简单的话,苏离却已经深深牢记——诸葛浅蓝,天池血河。

    苏离看了炎姬一眼,道:“这些事情,我倒是的确忽略了,行,我留意一番。”

    苏离说着,又看向了诸葛浅蓝,道:“诸葛绮妍还好吗”

    诸葛浅蓝轻轻点头,道:“她挺好的,不过你要见她吗”

    苏离道:“算了吧,现在的她也未必记得我,只要知道她过得好就行了。

    这里应该是天帝宝库吧,你们除了想要天枢之眼之外,还想要什么”

    诸葛浅蓝道:“这里的宝物都是不能随便动的,其中有很多陷阱。另外,如果那苏忘尘真的被镇压了的话,那么天皇子你也要多加留心,小心被他的因果囚笼所顶替。

    另外,他做任何事情,往往都会想到最糟糕的结果,所以未必不会想到他此时的结果因而留下一些手段来应对。”

    苏离道:“这些我都有想过,不过他被镇压是被皇族的因果所镇压的,皇族的因果方面还是很厉害的,若是有什么居心叵测的修行者妄图去清空地狱而将他释放出来,只怕是会真正的万劫不复。

    更遑论,以这一方世界如今的情况来看,地狱空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他的手段再厉害,也顶替不了因果。”

    苏离说着,才再次看向了炎姬,道:“画我的确没看太明白,要不你与我说说看”

    炎姬叹道:“我又能说什么呢别说不知道,即便知道,对应的记忆也早就已经自行斩掉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存活着

    至于你所提及的过往的魅儿的情况,天皇子,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一方面,魅儿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另外一方面,沐雨兮也同样如此——你身边的那些人,恐怕很多都是被洗魂洗出来的而并不一定是真正的她们。

    不过洗魂十八层几乎可以完美取代了,这其实也是一种‘占据因果’的方法。

    所以……天皇子,你明白了我的意思吧

    同样的道理,苏叶为什么没有形成复制体

    就是因为这其中的变数太多,所以天皇子要想避免诸多复制体的出现,永远也不要让别人太过于了解你。

    无论是底蕴还是性格,抑或者是某些优点或者缺点。”

    苏离诧异的看了炎姬一眼,道:“这样的话你竟是能说出来你还真是不怕事啊。”

    炎姬道:“你知道这话的重要性就好,所以,今后有机会,帮帮我吧,不然我恐怕和苏叶是彻底的没机会了。”

    苏离道:“他哪里好值得吗”

    炎姬道:“感情的事情从来没有什么值得和不值得的,他固然未必有多么好,但是我喜欢啊。喜欢他不需要什么理由和原因的,仅仅是纯粹的喜欢罢了。”

    苏离道:“你们有在这里见到过时光神女吗”

    炎姬道:“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没有遇到过,更没有见过。”

    苏离道:“那风遥和其母亲呢”

    诸葛浅蓝闻言,有些诧异道:“风遥的母亲早就被画成了背景板了啊,怎么可能遇到”

    苏离道:“什么画的背景板”

    诸葛浅蓝道:“缘分一道桥,雷峰塔,倩女幽魂之类的背景板吧。反正就是桥边姑娘吧,只要是桥,桥边那道永恒的幽魂就是了。”

    苏离微微沉吟,道:“什么桥边姑娘。”

    炎姬道:“暖阳下我迎芬芳,是谁家的姑娘”

    诸葛浅蓝看了苏离一眼,柔声道:“我走在了那座小桥上,你抚琴奏忧伤。”

    炎姬道:“桥边歌唱的小姑娘,你眼角在流淌。”

    诸葛浅蓝道:“你说一个人在逞强,一个人念家乡。”

    苏离:“……”

    苏离无言以对,这确实很苏忘尘。

    沉吟片刻后,苏离询问道:“他母亲叫什么名字”

    诸葛浅蓝狐疑的看了苏离一眼,道:“当年画画题字的正是你啊,缘分一道桥不是你画的吗所以他母亲你该很清楚才对。”

    苏离道:“镇魂殿风婵”

    诸葛浅蓝摇头,道:“镇魂殿的风婵,就是镇魂殿的异端,不过她和烈诗倪是一伙的,效忠的是苏忘尘。不过镇魂殿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说呢——都是各自为政吧。

    不过风遥的母亲并不是风婵,而是风乾云的姐姐风月影,风月影和风婵的容貌气质等是非常相似的。”

    苏离:“……”

    苏离道:“我之前历经过一件事,你们帮我分析一下”

    诸葛浅蓝闻言,美眸之中多了几分诧异之色:“天皇子,你这是……这么信得过我们了”

    炎姬也有些不可思议,道:“你这家伙……该不会又是那苏忘尘冒充的吧”

    诸葛浅蓝道:“不会,这一点我能确定。”

    炎姬道:“好吧,只是这样,反而让我觉得很是怪异。”

    苏离道:“我之前经过了一处地方,具体说是无间地狱吧,我以逆命之术逆了苏忘尘,然后发下宏愿,永镇无间地狱,将苏忘尘彻底镇压了。

    随后我出来之后,就上了奈何桥,然后遇到了一些事情。

    诸葛浅蓝道:“这件事我知道……因为我的出生和你背后的那位不朽前辈有关,所以你甚至能算我半个父亲,诸葛九凤能算我半个母亲。”

    苏离道:“别说这个,把我说老了。”

    诸葛浅蓝闻言,不由美眸含笑。

    苏离道:“那之后,我在奈何桥上遇到了风婵……”

    苏离将对于的经历讲述了一番。

    除了系统等核心秘密没有提及,其余的某些事情,苏离大体都讲述了。

    甚至,连同风婵配合他算计、斩杀风月影和风止水的事情,苏离也讲述了出来。

    这般情况下,苏离自己也通过《皇极经世书》冥想思索了一番,心中也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但是,他还是想听一下诸葛浅蓝和炎姬的看法。

    真真假假,有时候在这样的事情上更能看明白问题的所在。

    果然,无论是诸葛浅蓝还是延迟,都显出了深深的思索之色。

    “天皇子,若是如此,那只能说,其实是我们出错了,抑或者,风婵从一开始就欺骗了所有人——实际上她才是风遥的母亲,风月影并不是。

    抑或者,风月影和风婵是一个人,只是在自导自演一场布局罢了。”

    诸葛浅蓝分析道。

    炎姬道:“我看反而并非如此,风月影的确是风遥的母亲,但是套上了一层皮肤,化作了另外一层的存在。

    而他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天皇子更专注的去扮演苏忘尘,以至于‘弄假成真’。

    若是如此,到时候恐怕那镇压的结果就会逆反,天皇子你现在很危险。”

    苏离道:“这种事情属于皇族传承的斗争,他是被皇族镇压的,我只是代为执行权力罢了。所以他即便取代我也没任何用处,依然会有新的皇族强者出世来镇压他。”

    苏离说着,又道:“风遥呢你们有知晓他的情况吗”

    炎姬道:“不知,我们能知晓的信息其实很少,你放心,就凭你现在这么给力,我肯定是会站在你这边的。”

    苏离道:“你现在说好听的话,也改变不了我对你的不好的印象了。”

    炎姬眼中显出了泪眼汪汪的哀求神色——这当然不是真的。

    苏离道:“你这一套用在他身上,应该比较管用。”

    炎姬道:“可拉倒吧,用他身上几剑就刺死我了——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所以,天皇子要多帮我说说好话啊。”

    苏离道:“那你还当叛徒嘛”

    炎姬:“……”

    炎姬道:“天皇子,魅儿的事情和我无关,婉儿的事情我也不知情,你要知道,在复制体泛滥、分身混乱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清白是多么的重要么我可是真的被害惨了——我一直都跟着诸葛浅蓝的。”

    诸葛浅蓝道:“这点我可以作证。”

    苏离道:“我差不多知道了。”

    苏离说着,又道:“你们还需要一幅画对吗”

    诸葛浅蓝和炎姬呼吸急促了几分,眼中隐约有期待之色,但是又有些难以启齿。

    诸葛浅蓝迟疑了一会儿,其在看向苏离的双眼却见到了一双很清澈的眸子之后,终究还是默默低下了头。

    “天皇子,来一幅‘嫦娥奔月’的画吧,行吗”

    苏离闻言,脸上有一刹那的凝重神色:“你确定”

    炎姬道:“天皇子,烈阳宫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终结的,所谓的终结只是有人不希望这件事继续发展下去强行中断因果罢了。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魅儿的情况变好了吗现在是没有的。

    另外就是,镇魂碑本身也是大忌啊。”

    苏离道:“行,这幅画我画给你们,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诸葛浅蓝道:“天皇子请说。”

    苏离道:“对于你们而言,现在是什么时间点”

    诸葛浅蓝道:“云历3030年10月19日下午17时。”

    苏离道:“不是过去”

    诸葛浅蓝道:“不是,是现在,是当下。”

    苏离看了系统面板一样,系统面板上的时间,也是这个时间点。

    这个时间点,竟是和诸葛浅蓝的时间点是同步的。

    这就有意思了。

    苏离道:“九凤告诉我,这次的时间节点是在两万年前,要进行一些覆盖,那么这是什么情况”

    诸葛浅蓝道:“可能和我有关,两万年前浅韵有些劫难,我需要通过这个时间点去处理一下。”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诸葛浅蓝一眼,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诸葛浅蓝道:“我基本算是模仿的诸葛浅韵的命运而生,虽然我拥有独立的生命,但是我的经历以及……

    很多东西,其实严格说来我就是诸葛浅韵的复制体,所以我和诸葛绮妍的情况其实是差不多的,只是经历不同罢了。

    并且,我因为被那位不朽强者‘浅蓝’看重了,给予了一缕不朽传承,所以才有了独立自我。

    所以我考虑和她成为真正的姐妹,完善这一份因果。另外,我顺便了解一下,两万年前的那位黑袍强者到底是谁。

    这件事情,是肯定要调查清楚的。”

    苏离道:“炎姬跟你一起”

    诸葛浅蓝道:“对,因为炎姬也回到过两万年前,其中也有因果,所以她也是需要进行一次覆盖的。”

    炎姬道:“如果可以,我想找到那个黑袍人,质问一下他为什么这么针对我,另外,我也不会再任性了,苏叶他说什么我都会听他的。”

    苏离道:“我估计情形不容乐观。另外,两万年前那一个时间节点里,此时怕是充满了各种恐怖的陷阱,你们不跳进去还好,一旦真的跳进去了,只怕是会真正的万劫不复。

    话我就说到这里,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随你们自愿。”

    诸葛浅蓝道:“天皇子,这东西给你。”

    诸葛浅蓝说着,拿出了一块天机圣玉。

    碧绿色的天机圣玉充满了灵性,美丽得惊心动魄。

    可是知晓这种东西的来历,苏离却觉得此物充满了罪恶。

    苏离道:“你这是”

    诸葛浅蓝道:“这是这一次烈阳域里出现的镇魂碑,九十二号镇魂碑和九十五号镇魂碑,我无以为报,这两块镇魂碑就赠予你了。你放心,这两块镇魂碑我夺取的时候,使用的手段很特殊,而且其中还留下了虚假的镇魂碑,短时间是无人能发现的。

    即便发现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拿走了真碑。”

    苏离感应了天机圣玉一番,这一番感应之中,天机圣玉内的空间,完全呈现了出来。

    其中除了两块镇魂碑之外,竟然还有一幅画,画中画的是一个身穿浅绿色纱裙的美丽小女孩儿。

    苏离看到这小女孩儿,几乎立刻就想到了苏荷以及诸葛染月。

    只是,这小女孩儿显然并不是苏荷也并不是诸葛染月。

    因为气质和模样有许多的不同。

    苏离之所以想到,仅仅是因为小浅绿色纱裙小女孩儿这种装扮本身的相似罢了。

    苏离道:“这里面,好像还有一幅画。”

    诸葛浅蓝闻言,俏脸莫名的一红,道:“这幅画上,沾染了镇魂碑的气息,而这幅画,你可以看成是一款‘皮肤’——你明白吧所以就放在里面就好。不过,你不要随便套在身上,不然会出事的。”

    苏离哑然失笑道:“我有这样的癖好吗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八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啊,我套在身上……我疯了吗”

    诸葛浅蓝闻言,似乎有些醋意

    她轻哼了一声,道:“那请问当初谁把分身炼制得和公乘青蝶一模一样不论那分身皮肤是哪里来的,某人不是用得很爽吗”

    苏离狐疑的看了诸葛浅蓝一眼,道:“你的性格怎么在变化”

    诸葛浅蓝疑惑道:“有……有吗有变化吗”

    炎姬道:“看样子时间……在产生变化,我们要走了。”

    诸葛浅蓝闻言,神色立刻凝重了许多,道:“那幅画别动,不然会很烫手。如果可以,你将其焚烧处理掉。镇魂碑你可以在记忆禁区里去慢慢研究,但是一定不要让气息外泄。

    两块镇魂碑,目前而言是你的极限,你好好参悟一下上面的秘密。

    这样,你心中很多的疑惑就都会有答案。”

    苏离道:“好,我知道了,但是我的要求还是要提。”

    诸葛浅蓝道:“嗯,那你说吧。”

    苏离语气肃然道:“好好善待诸葛绮妍和诸葛浅韵以及你自己。”

    诸葛浅蓝闻言,美眸之中显出一抹讶然之色:“就这个要求吗”

    苏离点了点头,道:“就这个要求,能做到吗”

    诸葛浅蓝深吸一口气,道:“我能做到,那么现在,我答应你,如果你有致命的危险,那么你把那幅画上的那套皮肤拿出来,套在身上就一定可以解决。”

    苏离闻言,忽然笑了,然后,他拿出了造化笔,直接在祭坛的那一幅空白的壁画上,绘画出晒一幅‘嫦娥奔月’的画卷。

    在画卷之中,苏离甚至题下了一行古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诸葛浅蓝默默的看着那幅画,以及上面的题字,眼神深邃之极。

    那一刻,她像是在缅怀着什么一般。

    苏离抬手一卷,将壁画卷了起来,形成一个长筒,递给了诸葛浅蓝。

    诸葛浅蓝伸手接过之后,又看了炎姬一眼,炎姬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斧头,扛在了肩膀上。

    诸葛浅蓝柔声道:“天皇子,此次一别,不知何日能再见了。或许下一次我们会以一种很特别的方式相见,抑或者,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见了。”

    苏离道:“放心,很快会再相见的。烈阳古遗迹关闭之后,我会全力晶莹天池血河,那时候,你常来玩,我热烈欢迎。”

    诸葛浅蓝闻言娇躯一颤,轻声道:“我……可以吗”

    苏离道:“当然可以,天池血河上,也有奈何桥,我静候佳音。”

    诸葛浅蓝轻轻颔首道:“我尽力来吧,如果不能的话,绮妍会代替我来。”

    苏离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与这一片宇宙的天道真正的诚意合作,好好的打造出一个洪归墟时代,化归墟为洪世界。而这一切,将要从天池血河开始。

    诸葛浅蓝,你觉得这个想法如何”

    诸葛浅蓝迟疑了片刻,道:“这想法挺好的,不过目前很难,很难。好了,时间已经变得很不稳定了,我们要走了。

    这里,终究还是属于你的世界。

    不过,此地也不宜久留,再就是,无论这里的宝物多好,还是不要执念太深了。”

    苏离道:“放心,我这人从来不贪。更遑论,这里的宝贝,囚笼一堆,也不是那么好用的,我自己有皇族诸多宝物加身,无需贪图更多的东西。”

    诸葛浅蓝闻言,微微松了口气,道:“我们走了——对了,这曲子的名字是什么非常好听。”

    苏离道:“凤求凰。”

    诸葛浅蓝美眸一下子瞪大了,喃喃念叨那三个字,仿佛有一刹那的痴了。

    她还想说什么话,但是天地间的环境仿佛忽然扭曲了一下。

    只扭曲了一下,诸葛浅蓝和炎姬的身影便立刻模糊了起来。

    苏离喃喃道:“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

    这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表达的意思,其实就是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故事。

    卓文君,一个美丽聪明,精文,善弹琴的女子。可叹的是十七岁年纪轻轻,便在娘家守寡。

    某日席间,只因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多情而又大胆的表白,让久慕司马相如之才的卓文君,一听倾心,一见钟情。

    可是他们之间的爱恋受到了父亲的强烈阻挠,卓文君凭着自己对爱情的憧憬,对追求幸福的坚定,以及非凡的勇气,毅然在漆黑之夜,逃出卓府,与深爱的人私奔。当垆卖酒为生。生活艰难,但两人感情日深……

    这也是一直流传至今的爱情故事里最浪漫的夜奔之佳话。

    此时,苏离提及这一曲《凤求凰》的意思,只是希望,诸葛浅蓝不要成为天道之下的傀儡。

    只是,苏离喃喃那简单的两句,也并没有表明太多。

    但是很明显,聪明如诸葛浅蓝,其实是完全听懂了的。

    正因为听懂了,她才有一刹那的痴呆。

    而为什么苏离忽然不计较诸葛浅蓝的问题了呢

    不是苏离没有怀疑诸葛浅蓝,而是苏离在诸葛浅蓝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守护气息。

    这种守护气息,像极了那位系统化作现实之后的‘诸葛浅蓝’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苏离打开系统面板之后,小浅蓝看着诸葛浅蓝双眼就已经不转弯了,眼中充满了深深的喜欢和迷恋之色。

    这是一种自发的亲近以及自发的喜欢。

    在这般时刻,苏离拿出凤凰琴抚琴的同时,不仅开启了尘寰之心,还开启了《皇极经世书》的冥想,结果他发现,诸葛浅蓝给予他的感觉,和沐雨兮给予他的那种亲近感、真诚感近乎于完全一样!

    那一刻,苏离反而意识到了一件事——诸葛浅蓝并没有问题!

    如果说诸葛浅蓝没有问题,再加上诸葛绮妍也没有问题的话,到底是谁有问题

    但是,当诸葛浅蓝忽然显化出一缕‘醋意’的时候,那一刻,苏离反而忽然觉得诸葛浅蓝非常非常的危险。

    这时候,苏离立刻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诸葛浅蓝恐怕不仅仅是诸葛浅蓝,其还代表了浅蓝星的某种天道意志!

    也就是说,诸葛浅蓝有可能是浅蓝星的天道意志和借‘系统浅蓝’的一缕‘血脉’,妄图窥视不朽而活出的一种生命体。

    这种生命体也是生命,但是其实也不完全是生命。

    具体说来,其存在的方式,就像是苏离的太清分身被剥离出去之后形成的那种存在一样,可以算是独立的生命存在,但是也可以不算。

    “天池血河,诸葛浅蓝。”

    这几个字,是三生石中,那白衣儒衫男子一字一句说出来的,如今,仿佛完全应验在了此地。

    这一点,苏离在来到此地第一眼见到诸葛浅蓝,就已经差不多冥想到了。

    如今,他说这些话,一方面是表现出他对于‘诸葛浅蓝’的亲近,另外一方面,就是真正的‘联姻之心’。

    他要拉着这个世界的天道来一起立洪归墟世界。

    因为结合苏忘尘的那些经历,苏离想到的是另外一种情况——血脉复苏!

    这一点,苏离早就已经有所怀疑。

    而当他看到了炎姬给的那一幅画之后,几乎已经有了很大一部分的把握,某些事情一定是真的。

    所以,归墟立洪的事情,半点儿拖延不得,势在必行了!

    不然,十万年浩劫再次降临,怕是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

    苏离念叨完毕,诸葛浅蓝美眸之中带着不舍,很快消失不见。

    不像是离去,而就像是虚空扭曲之后的虚空隔离一样。

    很奇怪的变化。

    但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的苏离,也早就已经不再将这些奇怪的变化放在心中了。

    苏离的伏羲琴还在轻轻的弹奏着,并没有停下。

    美丽而悦耳动听的声音也依然在持续。

    琴声之中,不远处,一只九色的火羽小雀儿,化作流光飞了过来。

    片刻之后,它轻轻的落在了苏离的伏羲琴的一侧。

    它美丽的双眼里闪烁着如火焰般流转的彩光,看向苏离的眼神,则充满了一丝好奇之意。

    “人皇天皇子”

    片刻后,歪着头的小雀儿忽然说出了无比清脆、悦耳动听的女子声音。

    (ps:第二更1.05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各位亲们另,新的一月,泪求保底月票,拜谢拜谢另感谢书友‘风雨雷电响’、‘灭绝z’、‘路人伊伊归迟暮’、‘昵称都存在烦死了’、‘清风浮云’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