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小炮灰今天成首富〕〔叶凡唐若雪〕〔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我创造的万事屋〕〔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41章 十二祖巫,极道碾压
    诸葛青尘摇了摇头道:“当时的情况,具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但是一定是已经发生了意外。

    而且,当你身边的人都出事了之后,离兄,你的心态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其实,你也明白,人在劝别人的时候总是很理智的,但是轮到了自己,这个坎就很难迈过去。

    我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却能判断出,当时你心态发生了很大的问题——可能是真相很残酷,以至于你走向了另外一种极端。”

    诸葛青尘的语气很是凝重。

    苏离深以为然,他很清楚,这应该就是这一次的问题的关键。

    那么,什么事情才会导致他心态失衡,从而走向了另外一种极端呢?

    苏离没有去深想。

    因为有些东西一旦去想,结果就会很残酷。

    关键是,既然那些事情暂时还没有发生,那么也没有必要去当作已经发生了去应对。

    因为对于苏离而言,未来其实还并没有到来,所以在未来的过去也依然是他的未来,很多事情也依然没有发生。

    没有发生,那么只需要让其不发生就行了。

    苏离沉默之时,诸葛青尘又认真道:“若是真发生了冲突,具体结果是什么结果却也难说,通天教主这样的存在若是出现,那什么‘魁’显然也是不够杀的。只是魁并没有出事,而你却出事了,这反而才能说明问题。

    对于这件事,我认真思考了三年,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是他们那群存在拿捏到了一些关键的点,对你进行了某种制约,以至于你没法请出‘通天教主’。

    而且这非常关键的点,极有可能是类似于‘众叛亲离’的情况,甚至是极其残忍的背叛,抑或者是侮辱。”

    苏离若有所思,道:“嗯,你的说法有一定的可能性。”

    苏离说着,又看了看诸葛青尘道:“你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诸葛青尘道:“我现在已经好了很多,而且,因为这一颗太乙仙丹,不仅寿命有所增加,本源有所蜕变,生命层次也拔高了很多。这般情况下,我是可以抵御这种魂毒的侵蚀的。

    所以我准备到处去看看,准备继续查询当年的事情的真相——当时我其实已经快要确定‘镜’的具体身份了,可惜我自身的隐患全部爆发了,以至于我不得不苟活下来。

    不然,这一次恐怕连向你传递信息的机会都没有了。”

    诸葛青尘说着,又道:“对了,那‘魁’你能认识吗?”

    苏离道:“没法认识,这位存在我并没有见过,不过风晗此人,我倒是有印象——因为我曾经逆魂过风遥,风遥对于此人还是很熟的。”

    苏离提及到了风遥,一时间,心中也有些唏嘘。

    诸葛青尘却有些发懵:“风遥?风遥是谁?”

    苏离道:“风遥是镇魂殿风苍穹的儿子。”

    诸葛青尘闻言,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道:“不对,镇魂殿从来没有一个名为‘风遥’的存在。”

    诸葛青尘说着,又反复的回忆了起来,结果,他终究还是没有能想起一个名叫‘风遥’的人来。

    苏离也不由愣了愣,但是很快,苏离就知道,风遥应该是从这个世间彻底的消失了。

    也唯有那种真正的消失,才会真正的被人遗忘。

    但是,像是沐雨兮当初消失,被逐渐遗忘之后,可一旦被提及,还是有人能记起来的。

    如今,风遥的存在竟是连诸葛青尘也已经忘记了吗?

    苏离道:“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应该是已经被天道抹除了吧,天地间的规则自行修复,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诸葛青尘道:“不,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离兄,或许对于你而言,是一件好事。”

    苏离道:“你说的,我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对于你而言,或许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诸葛青尘道:“那也未必——其实无论如何,只是,那一个世界的我,还是有你这样一位好兄弟对吗?”

    苏离道:“对。”

    诸葛青尘道:“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我终究还是死了,活在最后的,反而是壁画之中的我自己,一个没有沾染许多因果,却知道自己是诸葛青尘的复制体。”

    诸葛青尘说着,露出了一丝苦笑以及一些唏嘘之意。

    苏离拍了拍诸葛青尘的肩膀,道:“自己复制自己,那终究也还是自己不是吗?这世间的死和活其实也没有什么严格的定义。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而有些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

    诸葛青尘道:“是啊离兄,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竟然是我自己的复制体,而且还是当时在万漓圣地的时候进入镇魂秘境之中留在壁画之中的一个复制体。

    也只有这样,我是历经的一切,才可以和外界的因果不相关,才可以真正的活到现在。

    而未来的我,削掉了很多不相关的记忆,就为了保存那一份三年前的因果记忆,然后融合到了壁画之中的我这个复制体的记忆里。

    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坚持下来。

    但这样的我,其实对于真正的我而言……也只是一个载体了。

    离兄,很抱歉,可能我没有办法活下去了,浪费了你的太乙金丹,我真的很惭愧。”

    诸葛青尘说着,再次深深鞠躬行礼道歉。

    他的语气非常的萧索,索然。

    这不是遗憾,而是终究没有办法去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

    苏离摇了摇头,道:“青弟你不必如此,我们既然是兄弟,又何必这么见外?我其实也没有想到会因为风遥的问题,而牵扯出这样一个秘密,以至于打破了你的生命底蕴,牵扯出了这样的真相囚笼,反而因此而害了你。”

    诸葛青尘道:“离兄,和你没有关系的,而且就算你不提,一旦我继续查询对应的秘密的时候,我会发现我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依然一无所知,那时候我就会怀疑自己,甚至会出更大的事情。

    到时候一旦入魔的话——离兄,那我就越是愧对于你的栽培了。”

    苏离叹道:“看样子,当初的你的本体就已经发现了在劫难逃,所以就留了这样一条后路。”

    诸葛青尘道:“也还要感谢你的画,不然即便是有这样一条后路,也没有办法坚持下来。”

    苏离道:“可是你坚持下来之后,最终却还是为了帮我。”

    诸葛青尘道:“也是帮我自己,如果你可以改变过去的也就是你自己即将要历经的一切,那么我这个底牌和后路,也就可以废除掉了。”

    苏离道:“但是你却可能会永远的活在壁画里。”

    诸葛青尘道:“壁画里若是不发生归墟浩劫的话,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世界啊,很舒适和惬意,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而且还舍弃了人间的喧嚣以及一系列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唯一可惜的,便是……”

    诸葛青尘说着,眼中多了几分思念之色,但是这份思念,很快就被他驱散了。

    苏离道:“我再想想办法。”

    诸葛青尘道:“对于我而言,这个世界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是没有办法的了,还不如你来改变我的过去,这样我的一切境遇就会发生改变。

    或许,下一次,当我从一种朦胧的幻境、梦境之中清醒,却发现,这一切的黑暗不过是幻梦一场,这岂不是更好吗?”

    苏离道:“既然存在,就是真实。”

    诸葛青尘道:“是啊,但是时间点并不稳定,可以覆盖啊,就像是拼图重新组合一样,只要最后是完整的,过程错乱也是没有关系的。”

    苏离点了点头,道:“我试试看吧。”

    诸葛青尘道:“我是的确一点儿关于风遥的记忆都没有,但是我能判断出,这样一位存在应该是存在的。另外,如果风遥是风苍穹的儿子的话,那么风婵是‘镜’的可能性,就需要增加一成了。”

    苏离道:“为什么?”

    诸葛青尘道:“执掌忘尘寰,就可以掌握‘尘寰天书’,有了‘尘寰天书’,就可以——就可以——”

    诸葛青尘连说了两次,却在说到关键的时刻像是被消音了一样,竟是说不出来。

    苏离眼瞳一缩。

    诸葛青尘也发现了这般情况,苦笑道:“看样子是没法具体明说了。这样吧,我为你演示一下‘魁’的形象,这样一来会受到一定的反噬,但是不要紧,影响不大,离兄不用担心——因为,离兄如果无法感应到他的气息的话,是无法认定这位存在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

    诸葛青尘说着,就要演示。

    可是这时候,苏离却阻止了他:“你这样模拟是会很危险的吧?你不要乱来。”

    诸葛青尘认真的看了苏离一眼,道:“离兄,你觉得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活着的价值和意义呢?我是复制体,是基于壁画而存在的复制体,有这一点基础存在,就足以说明我其实没有了未来。

    入魔就是我的未来。

    入魔了只会让魁之类的势力获取更多的走狗而已。

    所以我不可能走那条路的。

    所以,那还不如趁着现在我有那么一点儿价值,将一系列的因果都告知你,然后真正的显化出那位存在的某些特征,这样让你可以更好的去应对。

    离兄,咱们是好兄弟,所以你不需要阻止我——我的本体已经化道了,作为一个复制体,而且还是蕴含了本体一缕记忆的复制体,在这样的忘尘寰之地,你觉得还有任何出路吗?

    你的太乙仙丹这次当真是浪费掉了,我没有办法脱离这片区域了,没有办法去查询更多的真相来回报你,那么我就将那位‘魁’模拟出来,让你牢记,这样,将来你在应对的时候,不至于很突兀。离兄,是兄弟就不要阻止我,请成全。”

    诸葛青尘的语气格外的真诚。

    这样的语气,让苏离的话到了喉咙,却已经说不出来。

    站在诸葛青尘的角度,他才发现,诸葛青尘其实早已经死了,现在留下的只是一缕存活的记忆执念,以及一具早就准备好的复制体,而且是那种同样没有未来的复制体。

    苏离的心情很是沉重,这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好。

    这世界或许依然无比的黑暗,但是有些人,却始终保持着那一股清凉,那一丝阳光,让自己不至于迷失。

    此时,诸葛青尘的选择,让苏离无从阻止。

    “嗡——”

    那一刻,诸葛青尘浑身逸散出了七彩色的玄光。

    玄光之中,诸葛青尘的身影化作了一张纸片——而那一张纸片,正是他曾经帮诸葛青尘画的那一幅画。

    这一幅画里,寄存着的是诸葛青尘临死之前对于那些秘密的记忆。

    此时,这一幅画呈现了出来,也就是说,诸葛青尘的确是已经死了,眼前的诸葛青尘,也的确只是一具复制体,一具用来传递最后一道信息的复制体。

    诸葛青尘自己复制了自己,并给自己留了这样一条后路,以防万一。

    他没有用这一条后路来逃生,而是选择了传递出信息,并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苏离静静的看着,双眼有些发酸。

    诸葛青尘的身影一点点的扭曲、凝聚,很快,一个面色蜡黄的、浑身气息恐怖之极的蓝袍男子身影逐渐显化了出来。

    他显化出来的同时,他的手中,还有一幅画——那一幅画,正是被苏忘尘献祭掉的‘青帝宫’的那幅画。

    所以,当这幅画落入了那面色蜡黄的男子的身上的时候,苏离心中立刻就知道,为什么通天教主没有出现了。

    因为‘青帝宫’这幅画已经被别人夺走了。

    虽然说这幅画影响并不会很大,因为真正的青帝宫就在他苏离的记忆禁区第三层——但是如今他的记忆禁区一直处于封锁的状态。

    所以,这本身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通过这点点的细节,苏离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苏忘尘在出卖他。

    他镇压了苏忘尘,苏忘尘或许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所以同样也在针对他的某些弱点来进行打压。

    因为,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任何人干掉了他苏离,那么苏忘尘就算是自由了。

    为什么?

    因为,他苏离和苏忘尘其实是一体的,两个之中一旦一个被真正的干掉,另外一个必定自由了。

    到时候,系统会自动解除权限并将权限自动归属给苏忘尘。

    那么,苏忘尘若是设计干掉了他苏离,无论是谁动的手,苏忘尘就可以重新拥有系统。

    一旦拥有系统,想要脱离地狱,那就真的不难了。

    “记忆禁区被封锁,所以无法释放出青帝宫,而青帝宫的画又落在了‘魁’的手中,再加上变异的黑暗魔灵魂毒侵蚀,以及烈阳荒域和那一片未知的大帝墓所引出的强横碾压规则覆盖之下,我的记忆禁区无法动用了。

    也就是说,苏忘尘是知道,洪荒皇族实际上是存在于‘记忆禁区’里的。

    而记忆禁区封锁,就代表废掉了我最大的底牌。

    没有了通天教主出手,没有了诛仙剑阵发威,我自身的能力,想要应对‘魁’这样的魔灵之无上魔主,那显然是极为困难的。”

    “苏忘尘这是已经不择手段了!”

    “如今我将系统培养得如此之好,一旦我出事了,所有‘财产’,就直接被他‘继承’了!”

    “这一手,也是厉害了!”

    “这就相当于是上了好几层的保险,反正他的敌人又强又多,我顶替了他之后,他的敌人就都成了我的敌人,一个不小心我若是被他的那些敌人干掉,我的一切就瞬间被他‘继承’了。”

    苏离一番分析,结合尘寰之心的强大,立刻就获取了对应的因果。

    是以,这一刻苏离的脸色也变得颇为的阴晴不定了起来。

    这一幕,也是他远远没有想到的。

    “之前,很多方面我也都想到了,甚至想到了他不可能从地狱里挣脱出来,事实也是如此,却唯独没有想过,一旦我自己入魔变成了他,或者是一旦我被人杀死了之后被他所直接取代、夺权的问题!

    好在这一次,青尘给予了我极大的帮助!”

    “而且这一次,是我先示以诚意,才有了这样的回馈,若是我不先帮他稳住状态,恐怕以他的真实情况,顶多也就告诉我将来出事了等一些简单的粗浅信息。

    关键的信息,甚至是魁的模样等等,怕是完全呈现不出来。

    不是他不愿意,而是有心无力。”

    “一切,果然是百因必有果。”

    苏离有些唏嘘。

    真心付出,获得了更加真心的回馈。

    但是他却颇为难过——因为他很清楚,以‘魁’的强大存在,诸葛青尘这般的去模拟他,而且还是神形兼备的那种,结果有且只有一个。

    那就是——崩溃。

    果然,在‘魁’的身影显化的刹那,诸葛青尘的身影忽然之间便崩碎了。

    七彩光芒在那一刻绽放出了生命最后的余晖,像是黑夜之中烟花绽放之后又陷入的黑暗。

    有了烟花盛开之后的黑暗星空,会显得更加的黑暗,更加的死寂。

    最灿烂的烟火,总是先坠落。

    诸葛青尘的七彩光芒,在这一刻忽然黯然。

    在这黯淡的光影之中,他的脸上却带着解脱而欣慰的笑容。

    那一刻,那一道身影在苏离的心中定格。

    寒风呼啸,魂毒肆虐。

    寒风吹散了壁画,吹散了虚空之中的残影,也吹散了虚空之中很多混乱的气息。

    天空中,巨型的彼岸桥忽然破碎了。

    血海里,翻腾的血海也忽然渐渐的变得黑暗了起来,并被无尽的魂毒彻底的侵蚀。

    整个世界,像是被腐蚀了一层又一层,开始变得更加的极端了。

    但苏离却没有离开。

    他拿出了造化笔,凝聚了一道替身纸人分身化作了冥纸,在上面画上了诸葛青尘立的身影溃散之前的那一道明媚的笑容身影。

    随后,苏离沉吟片刻后,在上面题字道:“天青色等烟雨,我而在等你——诸葛青尘。”

    画完之后,苏离在这片废墟之地挖了一处古墓,设置了一些封镇,将那一幅画埋在了墓中,并拿出了那诸葛浅蓝给予的镇魂碑中的第九十二号镇魂碑,并将其立成了诸葛青尘的墓碑。

    墓碑上,仅仅只有一行简单的字。

    诸葛青尘的一生,如今却也被压缩成了这如此简单而又直白的一行字。

    这些做完,苏离的目光看向了那壁画破碎的地方,那个地方,一直有一个闪烁着的时间断层点。

    那一个时间断层点,却恰恰是通往三年前的时间点。

    “青弟,一路好走。”

    苏离喃喃道。

    随即,他深吸一口气,身影一动,化作流光遁入到了那一道时间断层点之中。

    “轰隆隆——”

    血海毁灭,彻底的化作黑暗废墟。

    无尽的凶魂,也开始尽数被黑暗魔灵魂毒吞噬。

    一时间,这个世界开始急速的腐朽。

    ……

    “嗡——”

    苏离从时间点中走出的刹那,他便出现在了祖龙战船的船舱上。

    这里还依然是档案世界。

    所以苏离并不忌惮。

    只是他刚出现,他便看到了三道幽影显化了出来。

    “轰——”

    一个如同天罗地网般的囚笼猛的笼罩了过来,直接锁住了他的身体,以至于,他就像是当初苏星河利用‘天罗地网’将他锁住一样。

    “出来了!”

    为首的幽影身影显化,化作一身蓝袍、脸色蜡黄的面具人。

    面具人身边,是一个身材炸裂、却同样戴着人皮面具的丑陋女子。

    光看身材,其倒是一等一的逆天,像极了炎姬当初呈现出来的火辣身材。

    可是这人皮面具的颜值,实在是口歪眼斜,让人不敢恭维。

    这人身边,则是一名青衣青年,青年眉心生出了一只闪烁着雷霆之力的独角,看起来异常的凶戾。

    苏离一看这三人,立刻已经知道,这三人到底是谁——很明显,这三人就是诸葛青尘所说的‘魁’、‘镜’以及‘象’了。

    苏离并没有立刻反抗,在档案世界里他还害怕这三位存在?

    只是,这三位存在一出来,苏离就发现,他的档案世界存在的时间又被削掉了六个小时以上。

    如此一来,正常情况下,他的档案世界存在的时间,就只有六个小时了。

    这种存在时间本身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可问题在于,档案世界存在的时间的长短决定了他‘档案复印’所使用的时间的长短。

    这样一来就有些亏了啊。

    苏离心中思量着的同时,还是打开系统面板看了一眼,浅蓝小精灵此时并没有看动画片,反而在系统面板开启的瞬间,就站在了系统面板上,对苏离无比亲昵的说道:“主人不用担心,直接以最强大的手段出手吧,这样的话就可以释放系统和档案世界的最大潜力了。

    到时候,主人无需担心‘档案复印’的效果变差的,因为那十天时间是不会缩短的呢主人。”

    浅蓝小精灵的话,让苏离立刻放心了起来。

    随即,苏离看向了浅蓝小精灵道:“浅蓝,那么眼下能判断出夏心妍等人的情况吗?还有,如何解除记忆禁区的封锁问题,这一次的记忆禁区封锁,不仅仅是我的记忆禁区开启不了,甚至是其余的修行者记忆禁区也是开不了的。”

    浅蓝小精灵道:“很简单,以绝对的实力粉碎封锁就行了——主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虚幻的世界重拳出击,在真实的世界利用档案复印出来的存在来为所欲为。”

    苏离道:“我明白了。浅蓝,你真厉害。”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其实道理很简单啦——很明显通过这次的事情能判断出,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意志已经不想立洪荒了,或许是某些事情导致失望,抑或者是有更好的出路?比如说那什么五大势力联合以及研究出了某些替代的方式,所以不愿意让强大的洪荒立道了。

    但是最终的结果显然是很糟糕的。

    天道未必不知道这般结果,因此就出现了‘骑墙’的行为。

    而面对这样的行为,其实有一个很好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做些更过分的事情然后再给点儿好处就行了。”

    苏离若有所思,道:“的确如此。其实如这般事情,就像是周树人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华夏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你真聪明,这就理解了,就是这个意思。天道不愿意立道洪荒?行,让这些势力引来毁灭浩劫,那么天道立刻就会愿意了。其实这仅仅只是平衡没有做好。对于天道而言,天道没有损失。

    但是对于这些势力而言,主人就是最大的挡道者,他们当然想要碰一碰。

    天道也愿意双方的势力正面碰一碰的。”

    浅蓝是小孩子,但是在大事情上的分析和判断是非常精准的,而且这种情况下,浅蓝代表的是系统智能结果,执行的系统信息与意志。

    苏离深以为然。

    浅蓝小精灵又道:“所以,主人该知道怎么做啦,不用害怕浅蓝出现什么损失——要知道,这是功德世界,兜底之类的事情就是自己给自己虚拟财富然后又自己花出去啊。

    这有什么好损失的呢,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之法——但是主人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因为这样的用法,就形成了习惯在外面也这么来,那样才确实会出事。”

    苏离道:“我之所以没那么做,就是因为怕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啊。不然,我老早就这么用了。”

    浅蓝小精灵道:“所以主人才是最好最好的好主人啦。”

    苏离道:“那我就直接用洪荒手段展现一下无敌风姿就行了?”

    浅蓝小精灵道:“是的呢,主人,主人争取这一次拿到一个完美的评价,这样的话,会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奖励哟。”

    苏离道:“什么奖励。”

    浅蓝歪着头道:“浅蓝也不知道呢,但是根据判断来说,一定会非常非常好——曾经……嗯,好像浅蓝能隐约记得,上一代的主人费劲很大的心血都没有能拿到呢。”

    苏离心中一动,道:“好,那我试试。”

    苏离说着,同时关闭了系统面板。

    随后,他抬头平静的看向了魁、镜以及象三人。

    这三人,以魁为首,镜是辅佐的存在,而象其实就是一个仆从。

    但是,即便是一个仆从,苏离都隐约觉得,这‘象’竟是十分强大,其能力,怕是不比那秦祖渊神王的实力差。

    而这‘魁’和‘镜’,显然是比烈永生还要强大的存在。

    这种隐藏级的老怪,在这时候出现,显然是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一次如果不限制苏离、针对苏离,怕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因为苏离的成长确实是太强大太可怕了。

    更重要的是,天剑道神妖岚竟是被救好了!

    而那变异的黑暗魔灵魂毒,竟是对于苏离毫无影响!

    “这是特意针对皇族的‘天罗地网’,这般手段,还要感谢你父亲苏星河提供了。想不到,当年将他废了,没有让他当成天皇子,结果你竟是在十八年后崛起了?而且崛起的速度这么快?”

    魁居高临下的盯着苏离,淡淡开口道。

    说着,他抬手一抓,他的手心,出现了一名女子。

    那女子正是夏心妍。

    或者说不仅能是夏心妍,还看是阙心妍。

    但,此时的阙辛延,已经被活生生的炼制成了一具干尸,看起来非常的凄惨。

    若非是那熟悉的气息,恐怕苏离都无法认出,这就是阙心妍了。

    “苏离……抱歉,我没有……死在你怀里,却死在了自我入魔的……魔障之中……”

    见苏离看来,化作干尸的阙心妍的语气非常非常的低落。

    魁看了苏离一眼,道:“想救她吗?你以为这是假的吗?”

    魁说着,手猛的一捏。

    “噗——”

    那一具干尸阙心妍,当场就被捏成了血雾齑粉,彻底的被杀穿了。

    苏离眼瞳微微一缩。

    这时候,那戴着面具的丑陋女子抬手一抓,自虚空镜面光影之中抓出了另外两人。

    那两人,正是魅儿和云青萱。

    两人被抓出来的刹那,苏离就知道,这就是魅儿和云青萱。

    只是,魅儿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变得气息完全不同了起来,甚至还特意显出了一丝黑暗的魔气,以不让苏离认出她来。

    但是苏离的目光,却只是凝视着魅儿。

    “苏——”

    云青萱察觉到了魅儿的情况,原本想自斩以免苏离被威胁,却忽然又停了下来。

    那一刻,云青萱也强行扭转了气质,并故意装作很可怜的样子道:“苏离,救,救我,我是云青萱啊!”

    她特意这么说,就是希望苏离判断出错,认定她是假的云青萱。

    可是,苏离却只是轻叹了一声。

    “你们想要如何,说吧。”

    苏离开口道。

    那名为‘镜’的女子淡淡道:“想如何?不想如何,就是想当着你的面,让‘魁’凌辱她们,你觉得如何?”

    苏离微微皱眉,道:“你们不怕吗?你们可知道,我现在是有足够的能力让你们整个势力灰飞烟灭的!”

    镜闻言,嗤笑道:“哦?你到现在还有这样的能力?你可知道你身上笼罩着的是真正的天罗地网,是天帝宝库之中的天罗地网啊!”

    苏离道:“这些能奈我何?”

    苏离说着,一步走出,那天罗地网,就彻底的失效了。

    苏离的身影,出现在了天罗地网之外。

    镜那丑陋而蜡黄的脸上,显出了无比惊骇之色。

    而那名为‘魁’的男子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道:“真虚?”

    苏离道:“我苏离所存在的地方,就是现实,所以你觉得是真还是虚?蝼蚁般的东西,也敢冒犯皇族之威?你们以为你们能一直让苏忘尘这位曾经的天皇子吃瘪,就认定皇族没有真正的大能?

    就认定皇族不敢开启上位者之战?

    敢动我的女人,行,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皇族!”

    苏离说着,心念一动,冥想已经开启。

    这一次,苏离没有冥想三清,也没有冥想人皇女娲,因为这些受到了青帝宫的一些干扰。

    这一次,苏离直接冥想的十二祖巫!

    是的,苏离直接准备开大招!

    十二祖巫!

    亦称十二魔神,天生肉身强横无匹,吞噬天地,操纵风水雷电,填海移山、改天换地,为洪荒神话中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当十二祖巫一个不差聚集在一起使用十二都天神魔大阵的时候,可凝聚出盘古真身,开天辟地,毁天灭地,圣人之下鲜有其匹!

    而此时,苏离直接发了狠心,玩了一手无比凶猛的手段!

    这般冥想开启,甚至经过《皇极经世书》冥想增幅之后,苏离感觉这一片天地都要崩裂了。

    但是,这片天地还是没有崩裂。

    为什么?

    因为这一片天地乃如今的系统所衍化而出,乃是功德世界衍化的档案世界,是可以有非常恐怖的底蕴兜底的!

    那一刻,在苏离冥想之中,苏离眉心陡然绽放出了恐怖的七彩玄光。

    而这时候,七彩算光之中,开启了一座诸天万道的毁灭之门。

    这一道门,如同那无尽恐怖的黑暗悬崖上空的生死轮回之门,其中有万界的生灭衍化!

    这般场景一出现,顿时,魁的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

    而魅儿以及云青萱,则娇躯颤栗,美眸如水,几乎都看湿了。

    苏离神色平静,眉心万道生死之门开启,其中,十二祖巫纷纷走出。

    其每一位,皆为绝世不朽,毁天灭地,强横无敌。

    帝江: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为空间速度之祖巫。

    句芒:青若翠竹,鸟身人面,足乘两龙,东方木之祖巫。

    祝融: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南方火之祖巫。

    蓐收:人面虎身,身披金鳞,胛生双翼,左耳穿蛇,足乘两龙,西方金之祖巫。

    共工:蟒头人身,身披黑鳞,脚踏黑龙,手缠青蟒,北方水之祖巫。

    玄冥:乃一狰狞巨兽,全身生有骨刺,雨冰之祖巫。

    后土: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双手,双手握腾蛇,中央土之祖巫。

    强良:嘴里衔蛇,手中握蛇,虎头人身,四蹄足,长手肘,雷之祖巫。

    烛九阴:人首龙身,全身赤红,时间之祖巫。

    天吴:八首人面,虎身十尾,风之祖巫。

    翕兹:人面鸟身,耳挂青蛇,手拿红蛇,电之祖巫。

    奢比尸:人面兽身,双耳似犬,耳挂青蛇,毒之祖巫。

    ……

    当十二祖巫汇聚,其每一位都毕恭毕敬的站在苏离身后。

    苏离的身影在这一方虚空,只有一米九左右。

    但是这些祖巫,每一位巨大如山岳,狰狞如绝世凶兽,气息浩荡,碾压虚空,让天地颤栗,日月色变。

    十二祖巫出现之后,每一位的目光,都平静而冰冷的盯着魁三人。

    魁、镜以及象在这一刻,呼吸忽然之间就急促了起来,浑身都无法控制的颤抖。

    要知道,这种真正的皇族强者,其那一股血脉气息的压迫之力,都足以压死这所谓的绝世神王了。

    更遑论,十二祖巫一起出现,是可以显化盘古真身的!

    “咕咚——”

    魁强行吞了一口唾沫,身体剧烈颤栗,他示意了镜一眼,让镜枷锁住手中的筹码,不要有意外发生。

    至少这样还能有一丝挣扎之力。

    可是,此时的镜浑身发软,站都有些站立不稳。

    别说他们的身体大小实际上有将近十九米,但即便如此,在这十二祖巫面前,也是孱弱如蝼蚁,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更遑论,这是身体大小的区别吗?

    这简直就像是凡人和神灵的区别啊!

    “该死,我们被苏忘尘那小杂种算计了!这天皇子是真天皇子、是被皇族看重的传承者,而他是个骗子,是个假天皇子!”

    这时候,魁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脸色如死了爹一样难看了起来。

    (ps:今日第二更万字奉上~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鞠躬拜谢~晚上会有第三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