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年代之悍妻超〕〔重生王牌妻:偏执〕〔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青萍〕〔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黄泉阴司〕〔梅府有女初成妃〕〔诅咒之龙〕〔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黄金召唤师〕〔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之彪悍奶爸〕〔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绝世战神〕〔星辰之主〕〔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345章 心妍合体,尘寰之战
    “你你你——”

    镜那一张蜡黄的美脸上,顿时显出了惊悚之色。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眼一下子瞪大了。

    她死死的盯着魁,道:“你你你,你是那小贱——那天皇子?”

    说到这里,她脸上的惊悚之色竟是很离奇的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轻蔑与戏谑之色。

    她不等魁回答,又嗤笑道:“你莫非以为数量多就行了?另外,我虽不知真正的魁在何地,但是你们敢冒充他,你们死定了!”

    魁冷声道:“愚不可及!”

    说话之间,魁的分身一道道的笼罩了过来,将镜团团的围困在了其中。

    “就这种数量,来再次也不过是滥竽充数,不堪一击!”

    镜显然很是不屑,是以,她的手一伸,一面菱形的镜子以被她汇聚在了手中,并刹那之间猛的刺向了她身边最近的那一个分身魁。

    只是,很不好意思的是,那是一尊上清分身。

    以魁为本体的本体施展出的一气三清之术分裂出来的上清分身魁,其战斗力是个什么概念呢?

    那就是一个战斗外挂!

    哪怕是现如今,苏离自己施展出《一气三清》之术衍化出一道上清分身或者是一道玉清分身,他自己上去打一场都要被分身吊打——本体打不过分身!

    就是这么离谱!

    而更离谱的是,以魁的存在,其衍化出来的上清分身都不知道比本体魁强大了何等的倍数——因为本体越强,分身的增幅越是变态!

    最开始,分身只是比本体强两倍,本体施展功法还有顿挫、僵直感,可是分身却顺滑流畅,没有丝毫顿挫。

    这是苏离最初的时候。

    那时候他的境界超低,实力不足。

    可如今他施展档案复印之后的对象,针对的可是魁啊!

    这是一尊绝世的神王,其境界已经达到了化神境九重圆满的极限了!

    这是一尊真正的绝世无敌级别的神王,比之那秦祖渊都还要强横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这是一尊魔灵之无上魔主,在幽冥殿之中也是副堂主级别的存在,地位仅次于‘祁’。

    这样的存在,其释放出上清分身出来,上清分身的战斗力有多强?

    苏离的本体通过系统计算了一下后发现,起码要比魁的本体(复印体)强上百倍!

    “我现在施展出的分身,增幅战力也不过十倍左右,这档案复印出来的魁施展出的分身,战力增幅了百倍!这境界确实是无敌!”

    苏离心中非常的震撼。

    特别是他自己掌控着‘魁’的时候,那种拿捏天地一切法则的感觉,确实是非常恐怖。

    这和他化身盘古又有着很大的不同。

    这种差别,已经无法形容。

    但是论真正的强大,档案复印出来的魁肯定是不及盘古的万分之一的。

    双方存在的天道和对应的法则都完全不一样,所以并没有什么可比性。

    即便如此,盘古终究是冥想之中的虚幻,在档案世界扭曲了天地法则之后,实际上就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私服。

    私服无敌,终究还是没有官服的碾压性质更加畅快淋漓的。

    而此时,档案复印复印出来的魁,就是这种无敌的存在。

    一个魁已经无敌,再加上一百零八道比魁强一百倍、十倍左右的分身……

    苏离觉得,他已经成为了无上的魔主,恐怕都有资格将一大片星域都横扫掉了。

    要知道,一个魁和一百零八个魁那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此时,镜施展出了绝杀的刺杀手段,猛的刺向了她身边的魁的一道分身。

    魁那一道分身则仅仅只是看了她一眼,闪避都没有闪避,在那一道菱形镜面刺过来的时候,魁分身忽然抬手,两根手指非常精准的夹住了那一枚菱形的镜面。

    镜子中倒影出了魁的上清分身倒影。

    倒影四方,立刻生出了许多黑暗的枷锁锁链,似要将魁的上清分身活生生的缠绕扭曲致死。

    但,当这些锁链全部攀附过来的时候,镜子中的魁分身仅仅只是震荡了一缕气血之力,顿时那菱形的镜面便立刻龟裂,并在刹那之间崩碎,化作一片银色齑粉。

    “啊——”

    镜娇躯一颤,惨呼一声之后,一口鲜血便已经无法控制的喷了出来。

    她的身影一个踉跄,似站立不稳,立刻因反噬而要摔倒。

    可借着这一个踉跄,她的身影如电,猛的冲向了另外一方。

    虚空中,拉出了大量的菱形镜面光影,其中每一道光影都像是一具本体一样。

    而镜的身影,则能在无数的菱形镜面光影之中穿行,以真乱假,以假乱真。

    这其中的变化如同契合天道之间的变化一般,十分复杂。

    更重要的是,这些变化里又蕴含着无比强横的魔灵气息,生生不息,不朽不灭。

    所以,这种过程正常情况下想要将其中断无疑是非常困难的,而这诸多菱形镜面光影若是无法阻止任何一道,那么镜就足以有能力逃脱。

    可此时,当镜毫不犹豫施展出这道身法来的时候,魁却忽然化作一道同样的光影,并释放出一片恐怖的魔灵灵域。

    “轰——”

    领域一开,顿时镜的无数光影分身以及那拉出的无数魔灵幻影,全部崩碎化作一片银光,并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面菱形的镜子。

    镜子落地的瞬间,魁抬手一抓,便将那一面镜子抓在了手中。

    “噗——”

    魁的手直接聚拢,像是捏鸡蛋一样用力揉捏,顿时,那一面菱形镜子便直接被捏碎了。

    “喀嚓——”

    “喀嚓——”

    这还不止。

    魁的手掌摩挲着,手心之中的破碎镜面被一次又一次的碾碎并发出‘喀嚓’、‘喀嚓’的刺耳的声音。

    而这般过程之中,不远处重新凝聚出的镜,那蜡黄的脸色已经完全扭曲了起来。

    她原本的丑脸被魁嘲讽针对之后,就已经有所修改——修改容貌对于这般强者而言,的确并不是问题。

    之所以表现得那么丑,对于镜而言是无所谓的,因为丑也不是丑的她自己——她反正都看不到。

    但是被魁教训了一番之后,她修改的容貌已经很是绝色,虽然和苏幼茹、诸葛冉婷完全不同,却也别有一番惊艳之处。

    可此时,惊艳已经没有了,已经变成了惊悚和惨烈。

    随着魁的手掌碾碎那菱形的镜子,镜的脸上便会炸开一片血光。

    这一次的血并不是鲜红色的,而是一种带着幽蓝色、暗褐色的诡异颜色,看起来像是蕴含着强烈腐蚀性的剧毒一样。

    这血液既粘稠又腥臭无比,令人作呕。

    这般情况下的镜,已经很是令人反感了。

    而更令人心悸的是,在这般过程之中,镜像是发狂了似的,形如厉鬼一般,脸上、脖子上和额头上甚至手臂手背上的青筋全部鼓起,如一条条的巨大蚯蚓在她的皮肤表层爬行一般。

    而她的脖子伸出足足半米长,向着四周蠕动着的同时不断的嘶吼着,发出惨烈而凶戾的咆哮嘶嚎之音。

    这声音仿佛从地狱深处传出,异常令人心颤。

    这种惨叫的声音,哪怕是苏离聆听到了,也不寒而栗。

    这般情况是之前他化身盘古的时候没有出现的,因为那时候,祝融施展火焰的时候,境甚至没有反抗的机会。

    此时,镜的表现显然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狂暴状态,是一种魔灵蜕变的状态,是很明显想要反抗的。

    苏离冷冷的看着,而他的另外一个身份魁,对于这一切却依然浑不在意。

    在镜发狂的时候,魁再次出手了。

    一出手就是同样的魔灵手段!

    无尽的魔灵之火熊熊燃烧,无尽的魔灵剧毒气息化作如锁链般的骨刺,汇聚如一柄柄的利剑或者箭矢,狠狠杀向了镜。

    这一次,魁直接出手,没有太多的保留,以至于,镜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镜的确很强,但是在魁的魔灵领域之下,本身就被压制了一大部分的实力。

    如今在这般领域之中,镜还妄图发狂进行狂暴,自然更加的不太可能。

    苏离没有给镜彻底狂暴的场中。

    他直接以魁的身份动用了绝大部分的战力,对镜下了非常狠辣的手段。

    一击绝杀,而且还是非常致命的手段,没有丝毫的保留。

    以这般的手段,足足百余尊分身的锁定之下,镜完全被碾压了。

    “噗噗噗——”

    魔灵的生命力很强,一次或者两次杀死,并不足以将其杀穿。但是连续无数次的杀死之后,魔灵无论有何等强大的生命力,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复生。

    所以,当魁一直盯着镜杀了足足七七四十九次之后,镜被彻底的杀穿了。

    镜惨呼着,化作了一片破碎的菱形镜片。

    而这一块镜片,却直接被魁收了起来,交给了苏离。

    苏离拿过这样一块镜片之后,直接以《皇极经世书》冥想。

    “轰——”

    《皇极经世书》中,顿时生出了一片虚空之火,这是三昧真火。

    《皇极经世书》吞噬了那一块镜片,却燃起了三昧真火,并将那一枚镜片彻底的炼化。

    镜片也在那一刻完全的消失了,最终,只剩下了一道淡淡的银光,被《皇极经世书》锁在了书页之中。

    镜就这样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被杀穿了。

    而且其被杀穿之前,她其实已经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她还是将信息传递了出去。

    至于说这份信息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她已经没有办法去想那么多了。

    那些,该是幽冥殿去头疼的事情了。

    可惜,镜并没有等来幽冥殿的接应和帮助,等来的,只有来自于魁的强大实力的截杀。

    镜被杀穿的第一时间,象就已经看出了端倪,是以立刻跪在了苏离的面前,虔诚而又惊悚的示弱。

    不过这象此时套的就是‘象作龙’这一尊分身,苏离对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的态度。

    是以,苏离看都没有看此人,念头传递给了魁之后,魁直接抬手一掌,将那独角青牛直接给拍成了一片血雾齑粉。

    相对于杀镜的复杂过程,要斩杀这‘象’,可就容易得太多太多了。

    而随着镜的湮灭和象的被杀穿,苏离清晰的感应到天机值又多了许多。

    这一次,因为借助于档案复印出来的‘魁’而为之,苏离清察觉到大部分的因果,都被‘魁’背负了。

    他的本体这边,倒是承受了一些因果和天机值。

    镜被斩杀掉了之后,苏离收获了足足8亿的天机值和30点的因果值。

    而象被斩杀之后,只有1亿的天机值和2点的因果值。

    所以这两人一死,苏离发现,他的天机值和因果值涨起来了。

    天机值:9,9321,6635。

    因果值:34。

    苏离看到这样的天机值和因果值数据,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镜被斩杀之后,显然是在过程之中将信息传递了出去。

    不过苏离并不急,因为他并不畏惧。

    心念一动,百余尊魁分身全身收起,魁朝着众人一笑。

    他依然戴着蜡黄的面具,记忆里也有着很多的禁忌记忆。

    不过这些禁忌记忆苏离并没有去窥视和触碰,这其中蕴含着的凶险是巨大的。

    至于魁脸上的面具,苏离也没有收起来。

    他仅仅只是在心中下达了一个指令。

    而后便不再理会。

    这是对‘风晗’下达的指令。

    至于为什么是风晗?

    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只是苏离打算干掉这个分身,让‘魁’接下来没有足够的容身之地。

    至于他的面具以及面具之下的容貌等因果,苏离也没有去理会。

    复印魁之后,苏离也完全的强烈了魁——或者说这个魁不是真正的魁,而是一个复制体!

    是通过无尽的功德复制出来的苏离化作的魁。

    而真正的‘魁’,实际上在被档案复印的那一刻,就被卷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永恒的迷失域之中了。

    此时,众人面对‘魁’的笑容,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特别是阙德和夏心宁,努力的憋着一张笑脸朝着苏离露出温和的微笑。

    只是那笑容,别说笑了,简直比哭还难看了。

    “啧啧啧,瞧瞧你们,就这点儿出息。”

    苏离以魁的身份打趣道。

    他的语气以及声音等一切,都是魁的,但是偏偏,所有人都能从他的身上感应到苏离的气息。

    这非常奇怪。

    这时候,阙德其实也早已经看出了问题的所在,是以他也忍不住眼皮子狂跳:“天皇子,你这一次玩得也太大了吧,你竟是将天机逆命术用在了这样一尊恐怖的大佬身上,你这简直是作上天了啊!”

    苏离笑道:“基操勿六。”

    阙德翻了个白眼,那一对老鼠胡须一翘一翘的,颇为滑稽。

    他的表情也颇为的精彩了起来。

    夏心宁听到魁这样的话之后,终于确定这个魁就是苏离,不由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你可真是牛逼!”

    苏离(魁)道:“基操勿六。”

    夏心宁苦笑道:“虽然如此,我依然难以置信,苏离,天皇子,你可真是厉害,你竟是对着这样的存在施展天机逆命术!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是疯了呢,还是疯了呢,还是疯了呢?!”

    苏离(魁)道:“什么疯了,我的天机逆命术命中率很高的好不好,基本施展了,别人就逃不掉,男女通用。要不你也试试?”

    夏心宁道:“别别别,我可没有这种恐怖的爱好,若是被你逆命,你倒是没什么,可我就难了——怕是要有一辈子的阴影。”

    阙德忽然补充道:“也可能是一被子的阴影。”

    夏心宁呸了一声,道:“缺德的老东西,你说什么呢?”

    阙德嘿嘿一笑,道:“不说这个了,话说天皇子,你——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看你的本体也没任何不妥啊?我发现,我拥有忘尘寰,竟是完全看不透你天皇子,以至于我觉得我一定是掌握了一个虚假的忘尘寰了。”

    苏离(魁)道:“不用问,问就是终极版本的‘天命逆魂术’。怎么,想深入了解一下吗?”

    阙德道:“我倒是的确想深入了解一下。”

    苏离(魁)道:“可惜,我不会给你机会。”

    阙德道:“没关系,给心妍机会吧。”

    苏离(魁)道:“这个倒是可以。”

    苏离(魁)说着,看了阙辛延一眼,道:“你就擅自作主了?有了决定了?打算来一次自我牺牲,然后彻底的自斩,以脱离舒服,让心妍可以和心妍融合?”

    阙辛延苦笑道:“兄弟,你看我都成啥样了。”

    苏离(魁)道:“所以说,你还是执着了,还是缺心眼啊,你看夏心宁既然存在,你莫非不能存在?很简单的道理,你直接独立出来就可以了。”

    阙辛延道:“这样,妹妹就不是无缺的了,就有了缺陷了啊。”

    苏离的本体走了过来,道:“天道尚且不完整,你们却在这里自证完美与缺陷,岂不是很可笑?你们即便证道得再完美有何用?天道本身依然是不完整的。

    所以,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今往后,你阙辛延就是阙辛延,是我好兄弟,好基友一辈子。”

    阙辛延呼吸一滞,道:“那祁云梦?你帮我追女?”

    苏离道:“你是真忘不掉啊,你知道她是个什么存在吗?”

    阙辛延道:“不知道,但是应该来历非常不凡。”

    苏离道:“她的具体来历我知道,不过目前暂时还没有定性,所以也不需要太过于关注。至于你们之间是否有缘分,就看你自己了——我只能说,如果她不作的话,我暂且给她一个机会。”

    苏离说着,又想看了阙心妍道:“我这里有孟婆汤,你要用吗?”

    阙心妍道:“可以不用,因为我并不想忘记过去啊,虽然过去并没有什么好的记忆,但也是一份经历。

    而未来,我们一同经历的话,我已经考虑和夏心妍完全融合,我们两方的忘尘寰和幽冥海也会选择融合,一起执掌,这样就可以增强幽冥海的实力,而不至于一直被侵蚀和干扰。

    这一次,魁的出现,恰恰证明了另外一部分忘尘寰的独立成长情况出现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苏离道:“这件事我早已经知道,所以我来了。”

    苏离(魁)道:“魁的事情无需担心,原本你们是有一劫的,而魁恰恰是刽子手。不过如今却恰恰相反,我亲自了促成这件事。”

    阙辛延道:“孟婆汤虽好,但是……确实也不适合我,我干啥要抛弃我那刻骨铭心的记忆,干啥要抛弃我那可怜又可爱的乔莲儿——”

    诸葛青尘无语道:“你大概是脑袋被驴踢了。”

    阙辛延道:“对,确实是被你踢了好几次。”

    诸葛青尘呼吸急促了几分,一副想动手的样子。

    苏离眼见这两人快干上了,不由无语道:“青弟,你赶紧的把那一颗‘尘心’使用掉,还留着过年?”

    诸葛青尘呼吸一滞,随即讪笑一声,道:“现在会不会有些碍事儿啊离兄。”

    苏离道:“碍什么事儿?放心好了。”

    阙辛延道:“看这脑残玩意儿,真是真正的阙心妍,你想想苏大师这么老远的送这东西给你,那一定是对你有极大的用处啊,你还留着?”

    诸葛青尘道:“我若是你,一口干掉孟婆汤,重新长点儿脑子。”

    阙辛延道:“我长你老母。”

    诸葛青尘道:“缺心眼的玩意儿,我看你是欠揍。”

    ……

    两人没说上三句话,顿时又开始干起来了。

    苏离也是无语之极——好家伙,这两人咋忽然之间就能这么跳了?

    之前两人不是相互有意吗?

    “你们真是一对冤家,要不你们组个cp,在我看来,你们的命格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简直是天作之合。”

    苏离笑道。

    阙心妍闻言,也不由捂着嘴儿轻笑。

    阙辛延作出了一副作呕的样子,道:“苏大师,我求求你当个人,你现在是越来越恣意妄为了!”

    诸葛青尘道:“是啊离兄,你可不能太过于放浪形骸了,不然会步某人的后尘的啊,可不能大意。”

    苏离哑然失笑,道:“这你们还真不用担心,我无论如何放浪形骸,都不会步苏忘尘的后尘的,毕竟——呵,我和他是完全不同的。”

    ……

    阙辛延终究还是选择了一份孟婆汤,将其和阙心妍相关的因果记忆全部选择了抹除。

    这样一来,他的人性便相当于是完全的独立了出来。

    同时,他在这一次入一次轮回,并利用壁画世界洗一次魂,就相当于是重新投胎活出了下一世。

    这样一来,他就算是完整的独立了出来。

    这是苏离所愿意看到的。

    诸葛青尘虽然也想再轮回一次,但是他一把年纪再轮回也差不多是一样的结果,因此也就没有提出这样的想法了。

    不过,当他吸纳了那一颗尘心之后,诸葛青尘的眼睛都红了起来。

    他一个大老爷们,却像是个少女似的,眼睛一直是红通通的。

    那样子,就像是遭遇到了意外的凌辱而无比的伤心欲绝似的。

    他这般样子,导致阙德和夏心宁不时以一种疑惑、诧异而又奇怪的眼神看向苏离,就好像那个使坏之人是苏离似的。

    对于这种眼神……

    苏离选择视而不见。

    毕竟,这种事情越是解释越是乱。

    所以,清者自清吧,毕竟,他苏离一向是一个非常清白之人,一向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人。

    在诸葛青尘吸收那份记忆的时候,魅儿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蜕变,终于消除掉了所有的隐患。

    那一刻的魅儿,当真是绽放出了独属于她的绝世妖娆与美丽。

    不过这一切她都收敛了起来,展现在外的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却不特别美丽的模样。

    而她的极致妖娆与美丽,就像是那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只会在私下里绽放给苏离一个人静静的观赏,深入观看。

    至于到时候是在苏离的身上呈现出一字形让苏离观看还是呈现出八字形让苏离观看,都没有关系的,只要苏离喜欢就好。

    这段时间里,阙德没有了后顾之忧,便和夏心宁一起激发了忘尘寰的权限,让两大忘尘寰的权限融合,并形成一个全新的忘尘寰。

    同时,幽冥海的融合,也因为跨越了虚空,而让整个幽冥海的范围更进一步扩大。

    这般情况下,苏离忽然发现,原来在浅蓝星,实际上最大的势力,原来还真的就要算阙德的幽冥海和忘尘寰了。

    这一次,阙德主动卸任忘尘寰的寰主之职位,但是夏心宁却同样谦让了。

    因而阙德依然成为了幽冥海忘尘寰的新寰主,夏心宁只是担任了一个副寰主的职位。

    这期间,轮回重新开启。

    苏离亲眼看到了忘尘寰上巨大的天命轮盘。

    那天命轮盘开始转动的时候,苏离发现四方的虚空都化作了黑暗的深渊与悬崖。

    而这般场景,苏离当真是非常非常的熟悉。

    苏离扫了系统面板上的系统功能‘天命轮盘’一眼,心神颤栗的同时,嘴角也不由控制的抽了抽——这他妈不就是他的天命轮盘吗?

    结果竟然就是忘尘寰的天命轮回通道?

    “我这系统什么来头啊,这么牛逼!”

    苏离心中越发震撼,但同时也因为震撼,而对于浅蓝的感官、感恩之心更浓了。

    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系统,他觉得他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一天都活不下去——即便活下去了,那也一定是一个疯疯癫癫、呆呆傻傻的白痴。

    不然,基本是没啥活路的。

    轮回通道开启,阙辛延还是选择喝下了那一杯孟婆汤,然后进入了轮回。

    而阙心妍和夏心宁因为‘阙辛延’的退出,而终于生出了属性与灵魂上的契合。

    是以,夏心妍凝聚出了独立的天人之魂,并借助于忘尘寰的轮回力量,终于和阙心妍走到了一起。

    其实,严格来说,夏心妍和阙心妍同样也可以像是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一样,独立出来。

    但是夏心妍非常愿意接纳阙心妍,阙心妍也非常愿意接纳夏心妍,所以她们存在的方式又不一样。

    “嗡——”

    当两人拥抱在一起,化作一道青光的时候,她们身上绽放出了无比唯美的白光。

    白光掩盖了一切。

    白光之中,一个无比圣洁的白衣纱裙绝美奇女子一点点的凝聚了出来。

    苏离能看透这白光,但是依然被这种圣洁的气息洗涤了身心,以至于他在刹那之间便如同拥有了无穷无尽的贤者时间和贤者状态一样。

    这般情况下,苏离心中竟是生出了一种不能有丝毫亵渎对方的奇妙的念头。

    只不过这念头生出的刹那,苏离的心中忽然微微心悸,接着,他的谛听能力在‘魁’那边忽然生出了一缕感知。

    之所以是在魁那边生出了感知,仅仅是因为魁足够强大。

    而这一缕冥冥中的感知,是一缕模糊的图腾场景,如同画卷之中的场景一样。

    那是一处白雪皑皑的平原。

    平原之中,他怀抱着白衣纱裙的阙心妍(夏心妍),阙心妍的眉心,破开了一道血洞。

    而阙心妍的身上的白衣纱裙,几乎都破裂了一大部分,虽然没有什么春光外泄,却显然是遭遇到了类似于羞辱的对待。

    但是看情况并没有失去清白,并没有被真正的羞辱。

    即便如此,也已经是非常的岌岌可危了。

    这一幕画面呈现之后,又出现了一道画面。

    白雪皑皑的天地里,远方出现了一跟银色的箭矢。

    那一根箭矢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其杀出之后,已经无可避免。

    阙心妍化作了一道如同轮盘般的灵魂体,挡在了苏离的身前。

    那时候,他身穿一身金色战甲,头顶似乎有三团紫气萦绕。

    只是,这般情况的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危机的状态。

    而在那般时刻,他的身边竟是仅仅只有阙心妍守护在身边。

    阙心妍挡住了那一根箭矢,却被杀穿了眉心。

    这其中,又惨杂着另外一道场景——黑暗的深渊里,又一个浅绿色纱裙的阙辛延被一名黑袍男子不断的逼退。

    随后,那黑袍男子枯骨般的手猛的抓向了阙心妍的纱裙。

    “喀嚓——”

    那是纱裙被撕扯掉了一部分的破裂的声音。

    “不——”

    阙心妍惊呼一声之后,身影猛的化作流光,脱离了黑暗的深渊,冲向了那一片白雪皑皑的雪原。

    ……

    这般场景,在苏离的脑海之中一闪即逝。

    或者说不是脑海之中,而是那种冥冥之中的感应。

    苏离若有所思,随即他准备动用‘人生档案’观察一番。

    可在他即将动用‘人生档案’的时候,浅蓝小精灵却忽然阻止了苏离。

    “主人,此处是忘尘寰,而且忘尘寰在产生变化,不能使用人生档案,不然会对忘尘寰的蜕变造成不可逆转的法则破坏。”

    “另外,这一次是以阙心妍为主题,夏心妍为辅佐而进行蜕变,如此一来,她们的命运会发生比较剧烈的变化,主人现在若是查看其‘人生档案’,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就是会出现‘即将殒落’的结果,而且一旦看出这个结果来,那么她们的命运就会定在这种‘命格’上,很难以挣脱了。”

    浅蓝小精灵一板一眼,说得煞有介事。

    苏离看着她无比专注认真的样子,心中颇为欣慰。

    小浅蓝,还是长大了不少,如今已经能真正的从大方向上去分析和独立思考了。

    苏离在心中回应道:“嗯,我知道了。不过我之前产生了一些冥冥中的感应,这……浅蓝你可知晓原因?”

    浅蓝小精灵柔声道:“主人,浅蓝当然知道啊,这就是登峰造极的《皇极经世书》以及如今的‘尘寰之心’的被动效果了,同时,这也是将来必然会发生的一些事情,所以主人一定不能大意呢。”

    苏离闻言,心中一惊,道:“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这种说法,有些可怕了。

    浅蓝小精灵肯定的道:“一旦主人生出了这般冥冥中的感应,那就是命运轨迹之中毕竟重要的‘点’被提前窥视到了,像是这种非常重要的‘点’,一般情况下是必然会发生的!

    而且,这种想要逆转改变,就是真正的逆天改命,往往会得不偿失。”

    苏离微微沉吟,刚准备继续和浅蓝交流一会儿,却从魁那里感应到了一种是熟悉的魔灵气息弥漫而来。

    那一刻,苏离知道幽冥殿的那位‘祁’终究还是来了。

    是以,苏离在心中正色道:“好,我知道了。浅蓝,你继续留心一下这里的情况,接下来主人我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这并不是硬仗,而是主人真正的展现自身的实力的时候到了!”

    苏离道:“你呀,尽说一些好听的。不过——既然这祁还真敢驾驭青铜巨棺而来,就就再杀一次好了!”

    苏离说着,默默的关闭了系统面板,同时抬眼看向了远方的虚空。

    虚空中,黑暗弥漫,血雾朦胧。

    (ps:第三更九千字奉上~今天三更3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

    另,非常感谢书友‘寸许芳华末年’、‘三狼不拼命’、‘冷雨夜伤心’、‘雪初见’、‘蝶心衣’、‘太上幽梦元灵道君’、‘我s唯一’各3000币打赏支持~

    非常感谢‘书友20200813200637586’666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月山雪’、‘_山海_’、‘henpenghe1’各100币打赏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万界圆梦师
  sitemap